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散文·随笔·短信

母爱

时间:2017-08-17 22:51:25     作者:李文宏      浏览:4599   评论:0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作者简介

李文宏,女,山西省柳林县庙湾小学高级教师,本科学历,在教育事业上兢兢业业二十余载,爱好文学,工作之余,常握一支素笔记录流年过往,品味人生杂尘。曾在晨光文艺社发表散文《我的父亲》;《新课程学习》中发表《浅谈小学数学教学中的思维训练》论文;东南文艺上发表小说《父亲陪我去看病》;《中国散文名家》书上出版《长兄如父》《海哥哥》《姐爱如母》等散文。

人生格言:只要有爱,生活就是一支开不败的万花筒。

想念母亲

昨夜又梦见母亲了。


母亲的面容很清晰,一点没有变样,还是那般的慈祥,带着微笑,静静地看着我,仿佛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是和她在时一样,碗团,莜面在那放着,菜早已切好,仿佛是正月里我们团聚的情景……等梦醒了,竟然是一个甜蜜的梦,这也许是太想念母亲了,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确如此…… 想着想着,母亲做饭的情景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


母亲的碗团是一种面食小吃,在离石、中阳、平遥、保德、陕北等地都有,但不如柳林的正宗,尤其是母亲做的更带有家的味道,母亲说:“碗团被称“碗团”之名的来源,是因为用圆圆的碗蒸出圆圆的碗团,象征团团圆圆的意思”。置于阔口浅底碗里,一层银圆薄厚略发乌色的面结晶,吃时用小刀把碗里那浅浅的一层面食割成自己喜欢的形状,拌以辣椒油、陈醋等佐料,入口咬嚼,柔韧、滑腻、筋道、香辣,霎时间酸甜咸辣味溢满口腔,四季食用,老幼皆宜,吃起来坚韧、醇香,每次妈妈要拿大铁锅蒸好多,因为人多,怕不够吃,是啊!我们至少吃上三个才能吃够,才算过了瘾。


      母亲的另一种美食是莜面棋子。大概与我们做面条和面一样,先拿温水和面,反复揉至表面光滑,然后让面醒十来分钟后,再把揉好的面分成大小均匀的小面团,取出其中一份用小擀面杖擀成厚度约为2厘米的圆饼片,直径小于蒸锅的直径,以便助于面饼片的成熟,大约蒸七八分钟,在这过程中,继续准备下一张,当莜面片表面呈透明状时,就可以出锅了,然后将蒸好的莜面放在案板上凉凉,将另一张备好的莜面放在蒸锅里,如此重复着,随后把凉好的莜面用小刷子涂上薄薄的油,以免粘在一起折叠成合页状,刀切成细条,用手抖开,最后是放上油扑辣椒、陈醋、蒜泥、黄瓜丝、姜面、味精等调料即可食用,吃到口中细腻坚韧,特有嚼劲,口感独特,营养丰富,母亲做莜面棋子的精湛手艺,已潜移默化的传给了我,每当吃莜面就想起母亲手把手教我的情景......


我像是伫立在瑟瑟的秋风里,凝望着飘然而下的落叶,心底苍凉,满目凄然,我想念母亲,想念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希望人至中年仍有慈祥和蔼的父亲和母亲相伴,想念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念我们大团聚时的欢声笑语……



责任编辑:
上一篇: 蓝色的爱 回到列表
下一篇: 母女缘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