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杂文·评论·奇章

澄明的童话意境,闪亮的哲理之光

时间:2018-08-29 22:01:55     作者:谭科琦      浏览:2333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

澄明的童话意境,闪亮的哲理之光

——简析莫学平的《山野间的意外事件》

 

在我所读过的徐闻本土人写的诗歌中,莫学平的诗算是比较特别的,不论是写作手法,还是诗歌选材,抑或是审美视角都与众不同。他写诗就像打靶子一样,瞄准了目标就直奔中心,所以他诗歌的主题非常清晰。以前零星读了他的一些诗作,感悟不出他诗歌的风格,近日细细读了他十几首诗后似乎意识到什么,便精心琢磨,终于悟出点门道来。

莫学平的诗以叙事见长,运用优雅的童话语言构筑澄明的童话图景。在构思诗歌意境时,他采集的物象与编织的意象,总是呈放在大自然之中,这使他的诗歌很有自然的归属感。莫学平的叙事诗,故事情节一波三折很富有戏剧性,让读者读了感到有强大哲理的张力。由此可见,莫学平的诗歌已形成了他独自的风格:那就是外现童话意境,内含哲理思辨,使诗歌充满着一种外慧内秀的气质之美。下面赏析他的《山野间的意外事件》。

 

山野间的意外事件

 

远远的

土蜜蜂咬了野菊花一口

大黄蜂就不愿意了

那时,太阳公公从云端露出笑脸

那时,风轻轻的绕着山岚走

 

大黄蜂在后面追

土蜜蜂在前面跑

嘤嘤嗡嗡的

吵得不可开交

野菊花一脸茫然心中又窃喜

 

轻轻的

黄昏收起了翅膀

星星们流夜开会

讨论土蜜蜂和大黄蜂的问题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凡事不必然有结果

给你是吻给他也是亲

野菊花到底有没有花心

清风可以作证

太阳也可以明誓

 

渐渐的事件平静下来

野菊花枯萎了

再没有往昔的荣光艳丽

而土蜜蜂早已移情别恋

大黄蜂似乎也忘记了当初的信条

 

在生活中,莫学平对事物的观察非常细腻,思考问题趋向理性。例如在《山野间的意外事件》这首诗中,诗作者把土蜜蜂、大黄蜂与野菊花之间发生的瓜葛,写成一个三角恋的故事,以此评击现代社会那些亵渎爱情玩弄情感的乱理现象。这首诗语言清新,笔调悠然,诗作者似乎是用五彩笔绘制了一幅既现实又虚幻的童话世界。你看:远远的/土蜜蜂咬了野菊花一口/大黄蜂就不愿意了/那时,太阳公公从云端露出笑脸/那时,风轻轻的绕着山岚走。这个意外的事件即便是诗作者在不经意中发现,但诗人在事件描述当中表现得淡然,没有出现惊讶的表情,尤其是在评述事件中诗作者更是冷处理。如诗中写道:轻轻的/黄昏收起了翅膀/星星们流夜开会/讨论土蜜蜂/大黄蜂的问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诗人在这里没有渗透自己的主观臆断,只是让故事的本身意蕴着思想内涵。在故事的结局中,诗作者仍然表现出大度与豁达。他描述说:渐渐的事件平静下来/野菊花枯萎了/再没有往昔的荣光艳丽/而土蜜蜂早已移情别恋/大黄蜂似乎也忘记了当初的信条。一场争得你死我活的三角恋似乎随着时间的推进,就像一朵鲜艳夺目的花儿慢慢地蔫了。

据有关统计数据显示,在目前青年人当中离婚率很高, 譬如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离婚率竟达50%。但,这对于现代人来说已是见怪不怪的事情。读罢此诗,使我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作为人类的爱情本应是是一种高度文明高度责任的情感结晶,但如果我们肆意侮辱她、践踏她,长此以往,所谓文明的人类与野蛮的动物又有什么两样呢?!所以,在高度物质化的当今世界里,我们的文明是否跟不上节拍?

《山野间的意外事件》的可贵之处是诗人借助童话故事讽刺与批判现实的丑陋,虽然不是震耳欲聋的呐喊,但可以听得出是于无声处之惊雷!

 

谢胜捷的诗,漂泊着故乡的云

——读谢胜捷的诗

 

家乡在各人心眼里,体验不同感受也就不一样。故乡对游子来说是离愁别苦,但对于长期居住在家乡的人来说,有的感觉是熟悉无睹,毫无表情;有的感觉是美不胜收,放声歌唱。谢胜捷经历几年军旅生活之后回到家乡,对家乡便是一往情深。他对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土一瓦观察细微,满怀豪情。这里选发了谢胜捷十首描写故乡的诗歌。他把对家乡的情和爱都倾诉在他的诗歌之中。所以,谢胜捷的每一首抒写家乡的诗篇都是一曲深情的赞歌!

《徐闻,我为你歌唱》一诗浸透了作者的深厚情感。诗人把故乡的造化说成是盘古鬼斧神工的杰作;是汉风遗落的一颗明珠;是琼州海峡绽放的一朵浪花;是夏威夷岛美梦的化身;是菠萝的海酿造的一坛醇酒。这首诗,作者想象恢宏而奇丽。他首先把“徐闻”的传奇贴上盘古的标签,然后谈古论今,时而是视觉的察颜观色,时而是感官的至诚至理。徐闻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农业县,是两千多年前丝绸之路始发港。它面向海南,背依大陆,具有独一无二的地理优势、地缘优势和资源优势。那里拥有丰富的特产和美丽的生态环境。诗人张开情感的翅膀,飞越时空,探察故乡,瞭望故乡,歌唱故乡!在写作技巧上,作者运用多种修辞手法对家乡的美丽和富饶给予浓墨重彩,使得故乡奇丽得像一幅光辉灿烂的水彩画。谁不说俺家好?是的,诗人无不感叹:徐闻,向幸福出发!这一出发令人心花怒放,这一出发令人心胸亮堂,这一出发令人心驰神往!

组诗中作者具体写了家乡的几个地方。在诗人的梦境里,新寮岛是小船收起思绪, 惬意栖息在岸边,一幅绿与蓝的图画,如此写意清晰。在诗人的现实中,新寮岛是我从大海里釆拮来的诗句,装扮了梦里找回的衣裳。可见,梦里梦外,作者的心眼中,《新寮岛》都是一样的美丽与传奇。《许家寮,一颗散落在海岸的珍珠》写了许家寮过去凄苦的历史,更重要的是描绘了许家寮特定的现实境况,展望了许家寮的灿烂未来。《乌港村,从远古走来》写了乌港村历史的传奇与乌港村人物的厚重,勾勒了乌港村一幅明丽清新的图景。六极岛曾是被历史尘封、被人们遗忘的角落,但在新形势下却变成了“一元钱的船票,把来往匆匆村民与游客,邮进天堂的小岛”(《走进六极岛》)。角尾的夜静谧而骚动。夜访角尾,诗人很兴奋。“蝉鸣、吆喝、船号、渔歌”汇成了角尾的小夜曲,衬托了角尾夜的深情。《夜访角尾》想象遥远,意境梦幻,寓意华丽。拥抱角尾的夜,诗人在感叹:角尾——这个极南福地我童年憧憬的梦——唤醒”!

在另一组抒情短诗中,谢胜捷更是心潮澎湃,抒怀不尽。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菠萝——徐闻的名片,她在诗作者的心里是一位“纯真的少女”,“美丽的像个女神”。正因如此,徐闻的菠萝的海正招引着“五湖四海的来,这些来客就像春天的蜜蜂”。这一比喻,把徐闻写神了。徐闻是块甜蜜的土地,诗人笔端涓涓流淌着徐闻的蜜汁!《故乡的那场雨》《南方的冬日》都是写故乡景象的抒情诗。雨,在作者的思辨中是情景、是怀恋、是相思泪。故乡的夏日是热烈的;故乡的冬日是温顺的。“享受冬日就是享受生灵与万物的馈赠”,可见,南方的冬日是一笔丰裕的精神财富,尤其是一种特别的“恩典”。《乡恋》较之作者其他抒情诗,情感更加充沛,抒发更加直接,手法更加灵巧。《乡恋》构思精妙,比拟与排比运用恰当,意象阵势强劲,感情喷射丰满。《乡恋》是一首情感审美之杰作。

谢胜捷爱故乡,他的诗漂泊着故乡的云!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