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新闻> 璀璨文坛

诗和远方|著名诗人、评论家温远辉仙逝

时间:2019-09-21 12:03:07     作者:      浏览:2871   评论:0   

惊闻噩耗,悲痛不已!著名诗人、评论家、羊城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经理广东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兼秘书长、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顾问温远辉,于2019年9月20日在广州病逝。“诗和远方常驻心中,爱与尊严永不泯灭!


   温远辉,1963年出生于海南,广东普宁人。中共党员。1985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留校任教,历任助教、讲师。1993年调入广东省作家协会,历任《作品》杂志部副主任、党组秘书、副主编,副编审。曾任广东省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兼秘书长、办公室主任、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中西诗歌》执行主编。文学创作一级。2012年调入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任副总经理。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200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论集《诗必须有光》《身边的文学批评》《善良与忧伤》、散文集《文字的灵光》和长篇报告文学作品多部。选编各种文学体裁作品选本多部。曾任全国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评委。曾获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文学类)、广东省文学评论奖、《小说月报》百花奖责任编辑奖、广东省“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等奖项。系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关睢爱情诗》季刊编委等。


温远辉评论集《善良与忧伤》

温远辉作品


我抚摸大海的皮肤
 
我抚摸大海,以为抚摸着大海的皮肤
只是一个巴掌的宽度
我以为自己抚摸了整个大海
 
我在冥想,大海多么宁静呵
像快要熟睡的孩子
远处隐约的涛声是催眠的谣曲
晶亮的星辰慈爱地看护浩瀚的睡姿
 
夜色已经迢遥,天边即将鱼肚白
这浩瀚的宁静多么让人依恋
皮肤下无数条蓝色的血管
即将醒来而咆哮。被抚摸的孩子
一眨眼成为乖戾的巨人
 
让我抚摸大海的皮肤,抚摸这一刻
和这一刻的宁静。
我轻轻地抚摸,以为传送了我的心灵
在冥想中,在宁静与关注之间
我曾经的渺小不再惧怕,在苍茫里
我抚摸着,传递着——我的慈爱
 
浪漫海岸是一座城堡
 
在南海,海岸怎么可能不浪漫呢
浪花又白又硕大,映衬着新娘的婚纱
沙滩被波涛的手打开
像打开手风琴,欢快一波又一波
流淌出来。这样的沙滩比目光还漫长
足够新郎洒满逶迤不尽的花瓣
 
让人惊喜的,还有空气中的生命
亚热带的潮润,舌尖上淡淡的咸味
蜻蜓和粉蝶在夕晖里波动如海潮
海湾那一面的古博贺港
传来远航船舶的气息
南风吹起,薄荷和柠檬的香味丝丝缕缕
 
但抓住目光的,不是仅有海岸和浪花
面朝大海的山岭,葱茏如同围堰
山脚下的古驿道,镌刻着最古老的爱情传说
汩汩涌出的温泉弥漫神秘的雾岚
园圃里,荔枝,龙眼,无花果和石榴
木瓜树如怀春的袅娜身姿。南风一吹
这里就走出四季的花神
 
南风吹吧,南风将荔枝的脸吹红吹出蜜
南风也将新娘的脸吹红吹出蜜
在浪漫海岸,这是不设防的城堡
山,泉,果树林和清澈的笑声,温柔地相拥
激情澎湃的大海
每一个人在海滩幸福地祈祷
就打开城堡的门扉
 
浪漫即景
 
一个人坐在沙滩上
涌上来的海水吞没他的双脚
 
不远处,一对恋人挽着手
沙滩上是一串麻花一样的脚印
 
他们头抵着头,互瞅着,私语着
他一直眺望着远方
 
沙滩为他们铺开柔软的毯子
大海为他升起光芒

麋鹿的眼神
 
一束阳光打在麋鹿身上
它眼神单纯,抬起头看看天空
白云就在其中
孩面猴在树杈间跳跃,蜜蜂嗡嗡
蝴蝶翕动翅膀将绿色的气息扯动
花朵,一盏还是一簇
都在摇响秘密摆放的时钟
 
前面是一条河流,弯曲着流向海洋
挥洒的阳光下波光粼粼
仿佛每一片水花都在歌唱
野鸭子,泅渡的牛群和马群
飞鸟起伏,岸边是小船
还有一排白房子,比阳光更加晃眼
 
一米阳光打在窗玻璃上
麋鹿的眼神,仿佛也在窗玻璃上
真实的世界离我们有多远?
一张纸,写下我和你之间
辽阔和苍茫
 
珊瑚岛屿
 
沿着管状通道上升,它们在海洋里抛出一片衣裙
层层叠叠形成一座塔状岛屿
中间有了泄湖,像一朵花盛开
一朵海洋里缄默而博大的淡黄色莴萁
 
生命的形态一开始就是迷蒙
一定有呼吸亘久绵延,缓缓诞生生命
从最深处开始,岁月诠释砥砺和坚忍
一点又一点享受荣光的悲愤
 
海胆依偎珊瑚,白色砗磲告诉红口螺私语
一条鱼穿梭带出海沟的涟漪
灯塔在海潮拍打中低泣
它看见珊瑚的秘密
熟悉的船回来了,又驶过去
告诉你,祖先的呼唤在梦里


奔跑的欢乐在这里停留
 
一个奔跑的城市能有多少欢乐
一个城市的欢乐能够奔跑多远
沿着深南大道  年轻的城市在奔跑
那奔跑的欢乐卷起巨大的浪潮
淹没了一条谷  以及明媚的港湾
欢乐细碎的浪沫
让一个城市心跳加速
 
欢乐就是海洋!欢乐就是风暴!
在深圳,还有什么比欢乐更巨大
欢乐像永不停止的运动会
像璀璨的永不歇息的音乐会
它欢呼,它奔跑,它加速
它声浪巨大的漩涡  让时光变得单调
让无数双眼瞳寻找飓风中心外的船帆
成为永恒的剪影
 
奔跑的城市终于缓了一缓
欢乐的浪潮也温柔地弯了弯腰
沿着深南大道  多么幸运呵
一页白色的张拉蓬泊在边上
泊在欢乐边缘
它象征着归航  无声地抚慰
和平息那欢乐的风暴
 
奔跑的欢乐终于在这里停留
棕榈树、沙滩和拱桥
还有绿意掩隐的静谧
它把巨大的狂欢  轻轻地涂上
小夜曲温柔的色调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1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