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流动儿童家庭情况调研心得

    流动儿童教育公平问题近几年来越来越受国家、社会所重视,相关政策的出台以及相关研究的深入,使得流动儿童教育问题逐渐得到一定的解决。但流动儿童教育问题具有广泛性,复杂性,随着20世纪90年代后我国的人口流动出现的“家庭化”趋势,造成流动人口基数大,分布广,差异性大等特点,流动儿童教育问题仍有待我们深入调研。对此,我们调研队立足粤西地区,以湛江吴川市博铺镇为主要调研地,开展了一系列调研活动。在本次调研过程中,我们家访了许多流动儿童,了解了博铺镇当地流动儿童家庭的情况。他们大多数迁自贵州、广西等西部地区,博铺镇当地发达的塑料鞋生产工业为他们提供一份收入相对丰润的工作。由于家庭不方便等缘故,他们大都将孩子带在身边,平日里繁忙的工作,却又使他们无暇照顾孩子的日常生活起居。据他们讲,平日里他们早上六七点就要起床上班,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休息时间也是在厂里度过,工作强度大,基本无暇陪伴孩子,孩子都是自己照顾好自己。在这样的条件下,有些父母为了弥补孩子,会给孩子大量的零花钱,从物质上给予孩子安慰,但更多时候,孩子需要的却不是钱,而是父母的陪伴与关爱。在对一些学生的访问中我们了解到,孩子们更希望是父母能常常在他们身边,和他们一起玩。这种家庭关爱的缺位,使得流动儿童的身心发展受到一定的影响。在调研中我们发现,父母每天都会给孩子一定量的零花钱,希望他们能吃好,但许多孩子的金钱观尚未完善,有些孩子会压缩三餐开销,把钱花在玩乐上,这不仅影响他们身体的健康成长,也对学业产生一定负面影响。同时由于父母对孩子学业监管的少,孩子们作业完成情况并不乐观,孩子的学习自觉性并不高,导致孩子的学习成绩长期不理想。这些情况都使我们深思。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没有家庭教育的学校教育和没有学校教育的家庭教育都不可能完成培养人这一极其细微的任务。”流动儿童教育问题的解决,还有赖于家庭的大力支持,而现实中流动儿童父母工作的繁忙,家庭教育缺位,急需我们继续深入探讨,研究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2018-05-02 13:27:24 作者:李满
    • 0
    • 2791
  • 读书是一场饥饿

    个人简介:王晓娜,河南巩义人,供职于羊城晚报出版社,现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有评论、散文和中篇小说散见于《文艺报》《中华读书报》《南方都市报》《战士文艺》和《广州日报》等,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去你的,生活》,散文《洋槐和韶光都已老去》,长篇小说《原上烟雨——宋陵散》。读书是一场饥饿整个朋友圈都知道,我取消了在某逊的一笔购书订单,转而在某东下单。因为某逊发货太慢,周日晚上的订单,要第二个周六才能送到,这速度,怕我都可以读完其中的两本书了。某东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周一早上下单,晚上下班便拿到了书。一本毕飞宇的中短篇小说集《大雨如注》,一本阎连科的《写作最难是糊涂》,还有几本用来凑单免运费的诸如《茶花女》和《宋史》之类。小心翼翼地剪开纸箱,捧出心仪的书,轻轻抚摩封面、书脊,用指尖感受书页的质感,鼻子凑近了,去嗅那淡淡的墨香,记忆便随着新书那酸涩的纸屑味儿扑面而至。如果没记错的话,《芝麻街》是我童年时代,除了教科书之外,接触到的第一本课外书。记忆中,那是一本图文并茂的32开图书,目录之前的封二和扉页以漫画的形式排版了类似“十万个为什么”之类的益智性条目,正文以趣味性较强的故事为主,属于今天的儿童文学范畴。九十年代的我,刚上小学三年级,那天中午从爷爷手中接过这本书之后,眼睛便再也没有离开,凭着自己仅识得的千把字,一股脑地囫囵吞枣地读完了它。实在是太好看了,我从来没想到小小的一本书,竟能展现给我这么一个世界,和现实生活、和教科书中截然不同的一个世界!毫不夸张地说,是它开启了我对于文学的最初想象。接下来的几天乃至几个月,我一边回味无穷地继续“宠幸”它,一边如饥似渴地期待着爷爷能够带回下一本。可是,在镇中学做校长的爷爷,却一直没再带回第二本,原因无非是工资太低,维持生活已经不易,哪有闲钱买书呢?彻底失望的我,将目光转向了家里的一个老屋,那屋里堆满了整摞整摞的书,每摞都有桌子那般高,打着粗糙的绳结,老气横秋地站在屋正中斑驳的光影里,最上面的书上落满了灰尘,蜘蛛网到处都是。这些书是爸爸、叔叔和姑姑们中学时代的教科书,如今他们都工作或者上大学了,这些书便被“处理”到了这间空屋里。我用棍子拨开蜘蛛网,一捆一捆地打开绳结,专找那些书中的《语文》书以及与语文书内容相近的书来看,换句话说,就是找“故事书”看,找有故事的书看。在《语文》书中,先看叙事性课文,其次为散文,再次看议论文,最后看说明文。《语文》书看完了,便找思想政治、心理学、教育学之类的,最后连爷爷和爸爸备课所写的“课时计划”和“语法导读”之类的笔记本都翻出来看完了。幸好那个年代的老师们,人人都有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无论是笔记,还是写在书上的眉批,都字字工整,神采飞扬,以至于,小小年纪的我读起来也丝毫不费力。我想,我是爱上了那种在字里行间找乐趣、找故事的感觉。那种乐子呀,如今想来,就如同脊背上正痒痒而自己够不着的时候,有一只手目标准确地搔上来一样,那舒爽劲儿,直透到人心里去,满足且隐秘,太噬魂了!后来,连“课时计划”也看完了,语法书上的标点符号用法也都记得差不多了,我那个无聊呀,每天看见一张带字的纸片,都如获至宝,开心地看上大半天。家里的挂历、日历和电器说明书,甚至某天奶奶从外面买油条,那包油条的报纸,都被我据为己有。我现在还记得,那小半块被油条污染了的报纸,上面是一篇作文的前半部分,是在郑州读书的某个五年级小学生写的,题目是《打的士》。在乡村长大的我,自然没见过的士长什么样子,但通过他的作文,也大概知道了,的士是一种车。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本几乎被我翻烂了的《芝麻街》,某天被我带到班上,借给一个男生看。万万没想到,那次的外借,是我亲手将它性命的断送。男生借走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等待他归还。然而,一天天过去了,那坐在我前面的男生,似乎完全没感觉到我每天焦灼的心情,也丝毫不理会我即将刺穿他脊梁骨的愤恨目光。该上学上学,该下课下课,该扭转头来说笑还说笑,就是不提还书的事!最后,我只好转被动为主动,厚着脸皮提醒他,该还书了。谁知他听后,脸一下子红了,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的同桌——一个女生,也是他的邻居,忽如然惊讶地瞪起了眼睛,大声笑道,哈哈哈,原来是借她的书啊,你还说是你自己的?我正茫然间,那女生转头对我说,被我掉厕所了,我以为是他的,原来是你的啊。那一瞬间,我只觉得遍体冰凉,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原来是你的啊。小蹄子真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将我心爱的《芝麻街》的“牺牲事件”掩过去了。这句话她真是不应该这么说,她难道不该说,她对《芝麻街》的牺牲感到痛心疾首?不该说自己罪该万死吗?一个生命陨落了,牺牲了,她却笑嘻嘻地说,原来是你的啊。我被深深地伤害了,为我《芝麻街》的牺牲,为那句“原来是你的啊”,更因为是我自己亲手送它走上的断头台。后来的事情,大抵是那男生几天后给了我几块钱,作为赔偿。一大叠带着温度的角币和硬币,从他紧攥的手里落到我桌面上,应该是攒凑得颇不容易。我拿到钱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计划着到镇上的书店买书。买什么书呢?这也是一件令我费解的事情,那就到了书店看看再说。我每天精神振奋,充满期待,以至于不小心和妈妈分享了我的喜悦。最后,那五块钱当然没能买成书,而是被妈妈“骗”去买了日用品……有人说,读书是一场饥饿,而童年时代对书的渴望之于我,则成了一种病。就像小时候过年穿不到新衣服的孩子,长大了更容易变成购衣狂一样;就像小说《芳华》中,从小成长在畸形家庭里、极度缺爱的何小曼,长大后在文工团“偷”室友的军装去拍照一样;就像经历过饥荒年代的父辈们,买衣服总喜欢买大一码一样。诚如我对网站物流的要求,我不是非要第一时间就拿到我想要的书,天地良心,我只是怕夜长梦多,比如忽然缺货,比如包裹意外丢失。我缺乏的安全感,任我买下多少书,都不能弥补;任书堆得和屋顶一样高,也不能填满心底的那个窟窿。童年时代对于书和读书的期待,日积月累便成了一种病。这病,流着童年和岁月的毒,无药可医,诚如读书是一场饥饿,书海无涯,读海亦无涯。

    2018-04-29 22:35:40 作者:王晓娜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656
  • 张爱玲,我想捧着阳光送给你

       秋风瑟瑟,藏着一把锋利的刀割疼我的脸颊。漫天枫叶失望地飘下,似乎受了什么委屈,薄薄的身子竟疼得溢出血来,在地上哭成血红的一片。阳光已经抛弃了这个季节,只剩下冰冷的秋雨淅淅沥沥地浸透叶子,再力图腐蚀掉一切美丽的幻影。张爱玲是一个孤傲但又可怜的女子。我想,你的一生都染满了秋季的悲凉色彩,苍凉得令人哀婉叹息。深刻的人生悲剧性已浸入作品的灵魂里,反映的是时代的声音,也是你心灵的落寞啊!如果我能够穿透时光的城墙,越过季节的变换,我愿意在一个美丽的晴日把春季的阳光捧在手心送给你。   你怀揣着一颗敏感又干涸的心让感性认识超越理性思维,渴望爱情的永恒滋养,但却始终没看清你钟爱的人只能陪你度过一段短暂的时光。胡兰成是你生命里最难熬的劫难。尽管没有可靠的天长地久的承诺,他却披着虚伪的外衣,用深情款款的示爱迷醉了你的眼睛。你明明知道他不可能以忠诚之心待你,却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坠入爱河。你是爱他的才华横溢,还是念他的一时的浪子情深?在对方的世界里,不可能为一个人而放弃别人同样美好的爱,不可能一生只把你装在心里。你几乎把他当成全部,他却不会把你看成唯一,这是注定受伤害的不平等。爱情的利剑狠狠的刺透你的躯体,试图把你驯服为它最忠实的奴仆。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是否会捂着血淋淋的伤口,拼命地喊痛,声嘶力竭?人生似乎已渐渐蒙上秋天的气息。面对伴侣的背叛与无情,你是否会吞咽着苦酒,要哭瞎了眼睛?不平等的爱捆绑住你,你已成为可悲的囚徒。时光消逝,当娇美的容颜被刻上岁月的痕迹,悲剧性的爱情把辉煌的的日子都残忍地带走。女性的内心总是难以被洞察,被理解,被惦记。或者,当你费尽心血写出一段段包裹着爱与恨的寓意深刻的文字,还是走不进对方的心,被不懂你的人认为太过让人无语而矫情。你爱得可怜,爱得卑微,爱得身心俱疲。可是,亲爱的你啊,你在世人眼里却是那么高傲有个性,有独特的品味与追求啊!与胡兰成结束关系后,消沉颓靡的状态像恶魔般夺走你灵感的源泉。从那以后很少再有优秀作品从你的手中诞生出来。我只能不停地叹息啊!你能懂得红玫瑰与白玫瑰对男人的意义与最终沦落的悲惨命运,为何不明白自己不该在滥情的恋人面前摧毁自己?生命并非像你所想的那般没有价值,毫无意义。我多想把毕生收藏的阳光都送进你阴雨绵绵的秋季人生。哪怕你能感觉到有一点点暖都是值得的。极度虚无之感混淆着人生的委顿像一层层冰冷的雾,严严实实地包裹着你的人生与作品。   我不希望你沦陷于世情的薄凉与无奈。你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当文字从你的笔下流淌出来,表达的并非是岁月的丰盈,而是灵魂的悲悯,我一直都相信梦想会让人变得强大而有魅力。虽说你出生在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过早地接触太世俗而现实的世界,也无法从父母亲那里得到足够的关怀与宠爱,但你拥有武器来对抗心灵深处的绝望。那些武器是高质量的生活,爱情,名誉等世俗之物。可在你表达不满与英勇对抗的过程中,我却感到寒冷的凄凉,仿佛在晚霞里听到归鸟悲鸣,诉说着对黑夜的恐惧。当无望的爱试图熄灭你心灵里温暖的灯盏,你轻启朱唇,咏一句:“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你逼迫自己卸下那一身傲气,可是现实仍然给你带上新的负担,沉重地让你气喘吁吁。世间迷离,请你用精致优雅的微笑去点缀生活,好吗?总会有阳光愿意像花朵那般在光秃秃的枝头盛开。或许你忘记了,从指尖飘逸而出的文字凝结成一部部作品,最容易出卖你消沉的思绪,长出伶俐灵活的口齿。   《倾城之恋》的白流苏不仅要谋生,还要在车马喧嚣的尘世中谋爱。她没有什么可贵的资本,在饱受亲人的冷眼与嘲笑后,在承受了所谓缘分的交错与无理后,只能去当了范柳原无名无份的情人,世俗在一次次地碾压她的理想与期待。在这场情感博弈中,她小心翼翼地翻着手里的牌,害怕沦为输家。白流苏期待在男人面前保留独立性,得到足够的尊重与尊严以体现她这朵艳丽花朵的价值,不会黯淡得像陪衬,却在沉重的压力下终究还是变为廉价的附属品,枯萎之后静静地沉默,是最隐蔽最渺小的存在。两人分开之后免不了思念,却也免不了警惕与防备。谁主动谁就输了!他们在爱的拉锯战里都极度渴望爱情,又不能信任对方,内心痛苦不断纠结挣扎不得安宁,抓不住爱,又不甘心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最终还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才成就了那场本就不会产生的婚姻。当一个手无筹码的女子失去主动权之后,自己能做的只有一再地包容,退让与妥协。在失去而《金锁记》作为你最重要,最优秀的小说刻画出的人物形象与世界观更是极具代表性。曹七巧戴上用黄金做的枷锁,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在宽广的府院做着少奶奶,看似不愁吃穿,日子悠闲自在,但里面又有多少寂寞空虚,冷眼相待,辛酸苦楚?她在花了大半辈子将幸福快乐埋葬在阴冷的深宅大院里以谋得巨额财产之后,她又花了后半辈子去守住那笔财产。极度的精神压抑与不幸遭遇致使她心理变态,毫无情面,像个疯子一样急于寻求发泄与报复身边人的渠道以表达她对人生,对命运的不满与愤懑!她亲手摧毁了儿子与女儿的爱情,落得个人人憎恨的悲哀下场。在她那脆弱又无情,容易坍塌的世界里,什么是最重要的?与其说是使她心智混乱迷失的财产,倒不如讲是令她饱受煎熬,痛苦不堪的深宅岁月里渐渐遗失的对生活的美好憧憬与婚姻的希望!在《沉香屑第一炉香》里,葛薇龙被人间低俗的烟火染黑了目标与求学之梦。不思进取,贪图享乐的精神迷药使她中毒越来越深,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工具,被别人操纵的傀儡。   一个女人如果没有独立的思想,没有通过学习来提升自己以增添身上的光芒,怎么可能会得到优质男人的欣赏与珍爱?宠溺于骄奢淫逸与安逸自得,最终得到的只有苍老的容颜与日益空洞而不知所措的心。她委屈自己为不负责任的乔琪谋取钱财,为不怀好意的梁太太引诱男人。支撑她回头与挽救的道路越来越窄,忘记初心之后,退路又在何方?一支普通并廉价的火柴被点燃之后,只会剩下掉落在地上的灰烬!没有人会追忆它的功能与燃烧过程中的疼痛。当她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只能接受被轻视和被耻笑的结果,埋身于苍茫夜色的孤独迷离。无助的眼神在风吹过的时候,控制不住地颤抖。如果葛薇龙在黑暗的悬崖边勒住失去理智的马,也不会一事无成,让人世的尘土附在单薄的身子上怎么也掸不掉,铸成大错,丧失追寻梦想的机缘!在人生的这程旅途里,葛薇龙身影匆匆。年轻时不懂自己究竟真正需要什么,懂得的时候已经晚了。张爱玲啊,你的这几部作品都是描写女性在爱情,在生命里的悲苦以及被天意玩弄的悲哀,无不充斥着孤独文学的意象,无不反应着你绝望的内心世界。我们都知道,每个作家的作品绝对离不开时代或自己生活经历的影子。你是不是在借着小说女性主人公的遭遇,来表达你在爱情之路上的无奈辛酸与坎坷不平?伴侣给你太多的漠视与磨难,你只能用瘦弱的躯体默默地承受,从一段段文字里抒发你脆弱而细腻的情感,希望有读者能懂得你那颗敏感柔弱而千疮百孔的心!如果你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又怎么可能构思出如此凄凉的情节,扼杀了对远方的期许?   张爱玲,你说:“回忆永远是惆怅的。愉快使人觉得可惜已经完了,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但是既然回忆已成如流往事,为何不能让它在光阴的褶皱里沉眠,抬眸把微笑献给未来的蓝天?你蜿蜒在秋季的生命可否容下春日的气息?你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我想读你,我想懂你,我想爱你,我想在熹微的清晨邀你聆听花开的声音,我想捧着阳光送给你!   写作思路:众所周知,作品里面必定隐藏着作者的影子,可能有关生平经历,性格特征,价值取向等等。本次读书社的征稿主题是“现当代作家及其作品赏析”。这就意味着文章中应该提到作者,作品,以及他们之间的联系,这样才扣题。如果完全分裂开来只谈一个方面,很明显这并不妥当。在我看来,她的许多著作都跟她的感情线路有很大的关系。因此,我从她的经历为一个小的切入点,再延伸到她的作品。   张爱玲是一个优雅,精致而高傲的女人。她优美的文字与独特的气质对我的影响很大。我的感触很深刻。或许柔软动情的文字更平易近人,更容易感动读者吧!因此,我选择采用一种较为抒情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情感以及对她和作品的认识与评价。

    2018-04-28 16:26:26 作者:陈盈
    • 0
    • 2793
  • 尘若染,唯寻心之澄净

    个人简介:赖丹丹,笔名瑾昕,广东河源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爱阅读好诗词歌赋,曾任珠海市《珠海青年》《中国航展》《赤藤》杂志副总编,大学期间参与校报及《创造》杂志的编辑,并在校刊发表多篇文章。曾多次在学校"创造杯"征文大赛中获奖。尘若染,唯寻心之澄净 曦微破晓,晨风夹带着微寒的湿润拂面而来。青草的微语,花香的弥漫,树叶的密响……大自然的天籁之音在耳畔轻轻奏响,万物酿造出一派空明、澄净之景。不自觉间,一份悠然自乐之情油然而起,蔓延返璞归真的纯美。这样恬静安然的场景最近频现梦中,带着回甘留香的意味。奈何梦醒之际,目之所及依然是现世庸常的繁琐细碎。也罢,倘若将如此美好的梦携带进凡尘俗世,怕也会轻易被无孔不入的喧嚣所惊扰,抑或因熙来攘往的躁动而遁形。大自然在展露或消逝的瞬间,触动了我所有关于澄净、朴素、质美的情感,于是,一颗于尘缘中疲惫漂浮的心慢慢苏醒。心底有个压抑已久的声音喷涌而出,那是对于寻觅内心澄净的迫切渴望,以及骨子里对于远离世俗框囿的向往。时光摇曳,吹皱一席记忆的锦。未曾料想,那些几经尘封的儿时旧事,如今忆及依然鲜明如昨。炙热的午后,你是否忍不住追忆沙滩上的嬉戏打闹?风起的日子,你是否会怀念草地上放逐天涯的自由?这些藏在时光深处的童年画面纯真而美好,不掺杂质,醉了流年,唯美了记忆。儿童的内心铺满了洁白如羽的底色,澄澈的眼眸能轻易隔离俗世尘浮里的纷扰繁杂。犹且记得,儿时的我总是满脸新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每天怀着期待起床,揣着满足入梦。瞳孔中映射的是所有关乎于真善美的事物,如今想来,那时的自己倒颇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味。然而时光流韵,年岁不再,一眼回眸却发现已然丢失了年少那番简单的情愫。当辗转光阴雕刻出成长的年轮,我们也不可避免地在社会的浸染下变得浮躁与麻木。物质崇拜的时代,到处笼罩着无以复加的浮华与喧嚣,也或多或少地熏染着人与人之间那种纯粹的情感,以及灵魂深处的澄澈与宁静。在快节奏的驱赶下,人们早已习惯了走马观花式的匆忙,习惯了擦肩而过却视而不语的前行。迎着生活的节奏匆忙地消费一切,享受灯红酒绿的奢靡与刺激,已很少有人会停下脚步静听心灵之音。或许正因为内心的澄澈已日渐远离,所以才会愈加怀念。我虽达不到超凡脱俗的境界,但也一直在寻觅那份静若止水,澄澈透明的心境,故而独爱干净透亮的天空,爱它白云浮动的柔美,爱它湛蓝如洗的透彻,爱它云销雨霁的澄澈。自然的每一番景象都自有造物主的一片心思,不妨让心在自然中轻走徐行,飘如缈烟,动若流水,不惹丝尘。或是到郊外踏青,观赏每一道陌上风景,嗅着空气中的泥土气息;或是扬眸远眺隔岸烟火,目送着海上轻舟渐行渐远。那份远离喧嚣的静谧,那份涤荡心灵的洗礼,无不让人倍感心境澄明、悠然惬意。固然,我们都背负着现实的压力,也无法完全摆脱俗世的纷扰,但大可静品一杯清茗,于浮世清欢里观人生起伏;或手捧书卷与笔墨书香作伴,在白纸黑字间重拾素雅心境,在感知与悟道中让灵魂得到净化和提升。选一个月朗风清之夜,读一卷静如秋水的书,悟一番俗世人生的通透,涵养一份素雅淡泊的心性。如此,便不枉辜负这锦瑟年华。时光流转,季节向暖,安守一场春暖花开,静候一席平湖烟雨,将自然与人事的每一份温存都珍藏于心。淡看市井喧嚣,任它浮华如梦;不计宠辱得失,方知苦乐随缘。尘若染,不问红尘琐碎,唯寻心之澄净。

    2018-04-27 21:47:45 作者:赖丹丹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414
  • 细雨闲花皆寂寞

    个人简介:李娜,笔名:风凝。蒙古族,90后,双鱼座,中共党员,写暖心文字。朝阳市作家协会会员,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曾获2010年第六届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2012年第八届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一等奖等奖项。散文、诗歌等散见于:《中国文学》《作家天地》《辽西文学》《燕都晨报》《朝阳周刊》《塞外风》、“朝阳作家网”、“今日朝阳网”等媒体。细雨闲花皆寂寞“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潇潇暮雨,点点滴滴都是诗情画意,故而记起了刘长卿的诗句。细雨蒙蒙,像往常一样徒步,美其名曰:风雨无阻!于是,撑着一把心爱的淡紫色小伞,听着雨,看着雨,踩着雨,来到了目的地——大凌河畔。若是往常,这里本是人山人海、比肩继踵才对,而此时此刻,却空无一人。心也跟着空空的。不知是心如止水,四大皆空的“空”;还是让心归零,空杯心态的“空”;抑或是无物无我,放空自己的“空”,还是别的什么。有人说,人生本来一场空,有无之间的更替便是人生,得失之后的心态决定苦乐。缘来不拒,境去不留,看淡了得失,才有闲心品尝幸福。我庆幸,自己能够在灰蒙蒙的天幕下,依然保持着一颗有如梵高笔下向日葵的心。河面碧波荡漾,层层涟漪四散开去,无数个小酒窝在水中回旋。一不留神,一脚踏进了水坑里,溅起晶莹的水花,湿了裤脚,湿了心爱的运动鞋,索性像小孩子一样,丢下手中的伞花,肆无忌惮地在水中欢呼雀跃,这一刻,观众是唯一的,就是我们朝阳人的“母亲河”。我猜想,大家不出门,不是不喜欢雨,是讨厌雨中的泥泞。周围静得出奇,只能听见细雨打伞花时的沙沙声,和自己有节奏的心跳。时不时的,望见远处的麒麟桥上疾驰的车辆,和凌河对面隐隐的灯光,寂寞如同爬山虎无数细小的卷须,在甘露的滋润下,野蛮生长,沿心墙蔓延开去。雨,一直下,不疾不缓,不疏不密,就在这样的雨中,不知不觉走了很远,从凌凤大桥走到了麒麟大桥,又从麒麟大桥走到了凌凤大桥。桥还是原来的桥,路依然是往日的路。每天看到不同的人,不一样的风景。唯有今天,此刻,雨中,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细雨闲花皆寂寞,望着凌河的烟波,望着隔岸的灯火,望着身旁步步退后的风景,望着身后隐隐约约的足迹,再看看湿透了的鞋子,想想曾经脚上磨出的水泡,都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晚风吹过,丝丝凉意袭来,曾几何时,河畔出现一位披蓑戴笠的钓叟,见证了那句“斜风细雨不须归”。我想,与捕鸟老人一样,这位渔翁钓不钓到鱼没有关系,因为他钓的是生活,钓的是人生。夜色渐浓,晚风渐寒,此时此刻,斜风细雨早已连同我的衣裤也打湿了。对于大自然的这份恩赐,我还真是无福消受呢。不过,我依然心存感激,感激这蒙蒙细雨,一点一滴打在身上,看不见,听无声,如同心灵深处的一处花冢,被寂寞上了一道锁。“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纳兰是寂寞的,“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也是寂寞的。而雪小禅的高不可攀的寂寞也令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个人的寂寞可以被印在书上,刻在碑上,也可以被镂在骨子里。细雨闲花所给的寂寞,是那种白开水般澄澈、透明、清淡,永远不会觉得腻。

    2018-04-25 10:30:05 作者:李娜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406
  • 听春

    个人简介:李浩言,原名李雨心,生于1999年,现为广东省肇庆市肇庆学院附属中学高三学生。曾在2016年度荣获全国“百名少年作家”,两度在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获奖。作品散见《端城学生报》《广东省第二课堂》《中国少年作家》等杂志,合集出版书籍《心跳未央》《在春天与繁花相遇》等,诗歌作品《小时候》收录于《全国中学生优秀诗歌作品选-第二季》中。听春南方的春天来得总是早。一个短短且并不算冷的冬过了,春天便早早光临了这小城。霎时间,老套的春暖花开,所谓的万物复苏,似乎都化作了声响,叩响了人们的耳膜。蓦然地,我想听一听这春,听一听这生机。小草破土的声音,虽小却不失铿锵。小小的芽尖儿奋力顶穿坚硬的土层,一定会有伤痕吧?不然为什么刚出土的草总会湿漉漉呢?我撕破这伤痛的表象,听到了一种精神。如春一般的温和,却包裹不住倔强。想让世界听到的声音如此强烈,这大概也不失为“春”吧?屏息。你听,又一株小草在庆生。春雷总是来得突然,使人没有防备。老人说,春雷是春的使者。可依我看,它更像是春的来客,它叩响天门,昭告世界自己的光临。再划破带着潮气的静寂,蓦地炸开了。被春雷撕裂的天幕总是不甘,便阴沉下来,如对峙似的。这不速之客又怎会认输呢?听,那天边的叫嚣,像极了它的嘶吼。沉寂一整个冬天的世界终究是再次动起来了。鸟儿归巢,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金蛇狂舞,游走四方,潇洒至极;树林翳影,斑驳镂空,无垠印迹;猿猴嬉闹,一如梵音,此乐何极!枯黄的叶儿绿起来了,旧年的鸟儿飞回来了。树林复苏的声音,羽翼张开的声音,如此空灵,如此生机。树叶的脉络之所以繁复,皆因不知道一个春究竟是何种色彩。当它明了。树干里的年轮无声地又平添一周。时光摩挲着尘世间,在“沙沙”声中,带来一个又一个春天,却不易察觉。你永远不会知道,蜷缩在树下的小蛇,是否会缺席下一个春天。今天盛开的这株桃花,是不是如去年般美艳。此刻的飞鸟,是不是越过了一个四季。而此刻在沉思的你,是不是一如曾经的记忆。我听见了改变的声音。小城的春啊,总让我思绪翻腾。耳朵却无比繁忙,它听到了太多太多。我却未曾问过它——你听到最难忘的声音了吗?大抵是明了的。呼吸的是些许凝重的空气,脑海却充斥了欢快的回忆。南方小城的春天,像醇酿,愈品,愈香。耳得之,笔成色。“你听到最难忘的声音了吗?”“我听见了。”我听见了,又一个流过的四季。

    2018-04-25 09:59:12 作者:李浩言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