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刀背的救赎之旅

    刀背的救赎之旅 生下来和活下去是一门艺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在有限的生存资源前,活法分为两种,一种是富有,另一种是贫穷。我更愿意把前后者称为:刀刃与刀背。关于生活,刀的锋利告诉我,富有是一把刀刃,能够收割许多烦恼,甚至让苦难退让三步。而贫穷,这把刀背,站在远处看,似刀刃般光芒闪烁。站近了看,也就这么回事,甚至略带铁锈。我生来悲悯,想让所有人拥有刀刃的锋芒,就像我拥有诗歌,以此保持挺拔的姿态与生活抗争。我的笔是磨刀石,让刀背磨炼出收割的锋芒,能往枯萎的山川劈斩出一条清流,在边上放牧成群的牛羊。我要写刀背的真实。所以,我毫不动摇地保持笔的真实就如同我先天保持祖辈们传下来的那红土地上特有的真实。除此以外,还远远不够,我还要生活在最真实的环境里。这里有满脚泥巴的农民、抽着廉价香烟的清洁工、通宵上班的保安、加班熬夜的上班族,以及那些在大风中寻找归宿的人,他们对生活的感悟恰似我那疼痛的诗句一样,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隐隐作痛。我要写的不留余力。只有不留余力,才足够深刻,这份深刻总是会在刀背不能收割美好的时候出现。美好,或许是一份健康的亲情、一份无忧的爱情亦或一个长寿的身体。刀刃的锋利告诉我,必须用诗歌将生活进行包裹。当诗句落地,刀背有发光的锋芒相伴。所以,在大雪封山前,手中的笔必须拼尽全力迁徙。个人简介:蔡建壮,笔名南山人,原名蔡建壮,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中国诗歌学会》《中国诗人》《长江诗歌》《中国当代微信诗人》《企业家日报》《大西北诗人》《大平原诗刊》等刊物,有诗歌入选《世纪诗典·中国优秀诗歌精品集》和《诗谱》。

    2018-09-05 11:01:33 作者:蔡建壮 来源:青年作家
    • 0
    • 3037
  • 城市的温度

    屋檐                                    把斜坡的屋顶向外延伸,把艺术的美呈现在温情的世界。是茅草,青瓦,抑或琉璃? “鸟鸣庭树上,日照屋檐时。”一声鸟鸣,惊醒了晚起的诗人白居易,一道阳光穿透诗人的心,满屋的舒适、惬意在鱼鳞一样的屋檐下荡漾,一片青瓦,一方天地给予诗人小小的满足,灵感在屋檐下避开了风雨……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低矮的茅檐触手可及,茅草在潺潺溪水边泛着柔白的光。一片新绿的青草散发着芬芳。屋檐下走出来一对白发的老夫妻,操着软绵绵的醉人的吴地口音……生活的气息跃然纸上。辛弃疾喜欢的茅檐,我也喜欢。 一枚锈蚀的小铜铃,挂在翘起的雕花的古典屋檐。风起了,清脆的叮当声唱在在光阴的流转里,迎来送往多少旧时光。一根根晶亮的雨线,从屋檐串起。沙沙沙沙,是流动的琴弦,啪啪啪啪,踩着节奏的鼓点,弹奏着四季的交响乐。屋檐,仅仅是椽子上的茅草或瓦片吗?仅仅是和风雨有关吗?春意烂漫,当枝头的第一朵桃花绽放在屋檐旁,惊醒了窠巢中啾啾呢喃的小燕子,我的心是何等喜悦啊!粉红的花碧蓝的天,妆扮着黑色的屋檐,我就坐在屋檐下静静地看,呆呆地看,思绪随着淡淡的馨香飘散。小时候,喜欢坐在茅檐下看雨,透过宽宽的雨帘,看树林隐入烟雨迷蒙,看村庄隐入如梦似幻。那颗沉静的心在茫茫大千世界中浮想联翩。更喜欢暑热难耐的时候,和家人躲在屋檐下,吹着一阵一阵的凉风。大人们纳鞋底、织毛衣,话家常。我呢?就在一旁看着书,写写作业。一行行安静的文字为我打开一扇窗,带我走向远方的世界。长大了,常常行走在繁华的都市。夏雨滂沱,从天而降,淋湿我的头发,我的衣衫,一阵寒意从脚下袭来。哪里去躲雨啊?看,伸出大楼的水泥板屋檐下,一排行人,在屋檐的庇护下缓缓前行。我也快步加入。风,不再吹乱我的头发。雨,不再打在我的身上,一丝暖意从心底窜起。沿着城市一栋栋大楼的屋檐行走,我走回了温馨的家。屋檐,一个城市的温度。屋檐下,明媚的时光,演绎着一些温情的过往。 路灯       夜的帷幕落下,月光退到最初,星子躲进云层。 黑暗中,你挺了挺瘦骨的身躯,一道亮光,喷薄而出。你,华丽地绽放在午夜之后,照亮天空,照亮城市的角落,照亮风儿回家的路,照亮那些晚归的人群。我无法想象没有月光也没有灯光的夜晚,像泼了黑漆的深渊。找不到方向,迷航! 时光停止,恐怖接踵而来,渗入骨髓,连呼吸都变得沉重。我却可以想象,风雨的黄昏,你没有瑟缩在阴霾的天空,而是挺直了冻僵的脊梁,任凭冷雨敲打。把暖色的灯光投给落寞的路人,直到匆匆行走的背影抵达下一盏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有月光的夜晚,我还是愿意站在路灯下等待,月光太朦胧,我怕与我的爱擦肩而过。我愿意我心中的期待一如这盏璀璨的灯火,流光溢彩,闪闪烁烁。路灯,黑夜的眼睛,黑夜的导航,黑夜的希望!你把勇气、力量注入每一个夜行的身影,伴他们走过一段黑色的旅程!人生路上几多沧桑,总会遇见风雪的暮霭,愿你在小巷的转角遇见一盏暖暖的明灯!暮色中的河      奔腾的河流,在夕阳的余晖中散发着水汽。河,没有因为暮色的降临而停下,波涛汹涌,如跌宕起伏的人生,波峰到波谷,逝者如斯夫。时光如水,朦胧中,隔岸灯火次第亮起,光映着翻滚的水面,留不住他急走的脚步,黄昏到清晨的距离又近了,近了……那些腾起的浪花,是白色的,如绽放的雪莲,牵连不断地盛开又牵连不断地枯萎,兴盛之间,送来一阵阵清凉的风,风打着旋儿,绕着圈,在河岸、绿树、花草的缝隙里奔跑。无数乘凉的脚步纷至沓来,沿着河边,映着晚霞,把一天的劳累、惆怅和心事抛给湍急的流水,再把悠闲、愉悦的心情打捞,把明天的美好畅想。月光升起,灯火辉煌,露珠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钻石,趴在草叶上闪闪发光。听,隆隆的水声和着美妙的旋律唱醉了夜,飞旋的舞步,跳不尽盛世太平兴旺富庶。悦耳的歌声,唱不完人间天堂繁华快乐。桥,河上最热闹的地方。生人熟人,见面皆交谈甚欢,家长里短,新闻旧闻,如河水一般滔滔不绝倾泻而下。桥,连接着此岸彼岸,也连接着一颗颗友善的心。夜风更凉了,一只水鸟斜飞在水面,眨眼间抓住了一根摇晃的芦苇,把人间灯火打量。暮色中的河,继续奔腾,不为谁的到来而停滞,也不为谁的迟到而等待。他热闹着、繁华着、凉爽着,像城市的血脉,把温润、繁华、清凉、生活的气息输送到每一个角落!暮色中的河,涌动着生命的活力! 行道树       烈日下,你落下斑驳的光影,在炽热的水泥地上摇晃着,像一片遥不可及的海,绿色的波浪带来片刻的阴凉。你的名字叫银杏、梧桐、榕树……如一排美人站在大路两边,伸开玉臂,举起手中层层叠叠的扇子,挡住七月的阳光。每一片叶子在毒花花的太阳下蒸腾着水汽,透支着生命。实在抵挡不了,才垂下头来避开直射的阳光,等待夕阳西下,等到露珠晶莹,你又恢复了生机,神采奕奕摇曳在风中。 你,有时候真的很执着,很顽强! 你的一些叶子好细好小啊,比如槐树、比如柳树,然而成千上万的小叶子重重叠叠在一起也会遮挡一片云彩。 团结的力量真的不要小瞧!弱小的生命有时会释放巨大的能量!此刻,我正撑一把伞,追逐在你的光影之下。日上中天,燥热袭来,我的脚背和小腿晒得生痛,可一走进你的绿荫,就像蹚进一条清凉的河。当季节翻转,秋色染上你的身子,那一片流金溢彩的金黄在碧蓝的天底下熠熠生辉,油画一样点缀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而那些灰暗的日子,你就像一盏盏灯照亮了城市的街道和天空。在即将坠落的日子里也要活尽精彩,活尽辉煌,也要把人生演绎得如此壮丽! 而你的一片片叶子在飘飞之后,已经是初冬了!和煦的冬日暖阳从你光秃秃的树枝间洒落下来,落在行人的肩膀。 该退场的时候,你优雅得体地退场!把暖阳留给脚下的土地,留给每一个需要温暖的路人。你,也是一个城市的温度!个人简介:彭丽,笔名松间明月。都江堰人,团结小学语文老师,都江堰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文字,写点小诗,散文,作品见于《华西都市报》《四川广播电视报》《西南商报》《都江堰报》《羌族文学》《上师大报》《玉垒诗刊》《都江堰文学网》《四川文化网》《中国诗歌网》及一些教育杂志。

    2018-09-04 09:17:34 作者:彭丽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557
  • 尘埃(外一章)

    尘埃 天沉沉,疲惫的冬寒苟延残喘,徒留下北风憔悴。日光苍白,映照人世悲欢。东山之巅,村子离太阳最近的峰,方圆五里的世界,一场盛大的闭幕礼,随着火、随着烟、随着与枯草为伍的白布,拉开序幕。新起的泥土,带着昨夜微醺的不舍,倾听呜咽的低语,等待着日后,祭奠人的回忆与安抚。昨夜,月亮旁的星星又陨落了一颗。东山坟地,阴气重了一层。牛羊的叫声中,阳气多了一分。空屋余下一座,下一个春天,不会再有问候的笑声穿过。哀乐一重重,激荡活人的眸子,无名的岁月终将无名,坟茔,无限期沉睡。东山之上,一万瓣桃花一万次落下,他独自而来,独自而去。当送殡的人也老了,他便永远,永远,成为土地上,一粒尘埃。 命运书 生活,藏匿着雕刻者。时光的锦帛,遗存命运的刀痕。将岁月一帧帧展开,魏晋风流,汉唐遗风,古往今来,轨迹交错的人生缠满缘分的蛛网。雁过留声。雁,埋葬在未知的坟茔,传唱的故事如同戏中木偶,忘却了典故的由来;声,响彻云霄的浪花,在风中滔滔不绝,撕裂锈迹斑斑的枷锁。分毫不差的雕刻,掩盖了命运的诘屈?缘分的哲理无从解答艺术品的造价;抓不住的尾巴,源于放逐的视角?风雨是巨人脚下易碎的玻璃。山上有月,月下有人;江边有柳,柳旁有舟。哪怕命运是风之影,成全与拆分,终将展现真实的形体。雕刻者,骨子里有山河的魂魄。抓住命运的刻刀,雕绘命理的纹系,巧夺天工。不拘一格且和而不同。一滴泪,接近于汗水的排列,足以清澈所有的纷杂。

    2018-09-01 14:22:10 作者:鲍伟亮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676
  •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记那日,他们带着爱和温暖从南到北奔赴而来,为了一个使命,伏案执笔苦苦坚守,牢记党的号召,为缩小城乡婴幼儿教育差异尽微薄之力。祖国的土地上,有他们服务奉献的汗水,留存下的青春足迹。八月酷暑,我跟随烟台大学文经学院新闻头条实践队踏上了助力“一带一路”教育行动之旅,这一行,便注定会留下此后永生难忘的故事。荷风送香气,青年三下乡,竹露滴清响,泼墨染童香。为了更深入了解城乡婴幼儿教育发展的差异,响应国家“幼有所育”的号召,团队决定走进乡村幼儿园,从教育理念、基础设施、婴幼儿成长环境等方面全面探索乡村幼儿园发展现状,将城市幼儿教育理念传播到乡村,为城乡幼儿教育搭建互相的学习桥梁。汽车缓缓驶入惬意宁静的乡村,清癯的炊烟徐徐升起,蝉鸣在林荫中唱着乡村古老的歌谣。一股清风拂过,稻穗的香气扑鼻而来,池塘里蛙声一片,在村口撒欢的鸡鸭扑着翅膀四处撺掇,乡村在我们欣喜的眼眸中,飞驰成永生难忘的记忆。我们在热心村民的指引下到达乡镇中心幼儿园,宣传墙上“在充满爱与包容的环境中,让每个孩子成为独特的自己”的标语赫然入目,门前烂漫的牵牛花吹响它红色的小喇叭,似乎在欢迎远方的客人,我们的心也跟着兴奋起来。在园长的许可下我们进到了园内,一座新粉刷过的三层教学楼吸引了我们的驻足,“这几年随着咱们国家经济的发展,对婴幼儿教育的重视度也在加大,各种相关政策相继出台,并对乡村幼儿园给予特殊关照。这教学楼啊是在国家财政补助下这两年新盖起来的,今年又特意粉刷了外墙,想让园里的孩子们享受到最好的条件。”园长好像看出了我们的心思笑着说道。为了不打扰孩子们上课,我们只派出了五名队员,在园长的带领下参观了小班和中班。    走廊上贴满了记录孩子们成长的照片,窗台上摆满了孩子们的手工作品,望着那一张张绽放的笑脸,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感动触动着我的心。时光越走越远,照片也会渐渐泛黄,但见证孩子成长的地方,会永远是他的港湾。那一摞一摞的照片,带着童年的印记,沉甸甸称量出爱的温度。听见我们的脚步声,几个孩子害羞的跑到门口好奇的打量着这群陌生人。“小朋友们你们好啊”看着这群天真懵懂的孩子我忍不住搭起讪来。“你是新来的老师吗?”一个孩子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问我。我的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我们这些大朋友都是来和你们玩耍的志愿者哦”。屋里正在搭积木的孩子们一听有人要带他们玩耍,都纷纷跑出来,“姐姐,你会讲小猪佩奇的故事吗?”、“姐姐,姐姐,你能抱得动我吗?”孩子们闪烁着明亮的大眼睛兴奋的问道。“你们应该喊她阿姨,哈哈”一旁的队员打趣的说。面对此情此景,我也是哭笑不得。      在得到园长的许可后,我们被小朋友们簇拥着来到院子里玩耍,他们四处奔跑,异常兴奋,一会的功夫,孩子们便和队员们熟悉起来,他们紧紧的抱住队员们的胳膊,生怕我们离开。孩子们的世界纯净的惹人怜爱,哪怕是短暂的陪伴,他们也能满心欢喜一整天。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实践队,带着初心为播种而来,却能让孩子这般依赖。我只希望,这短暂的时光能够给他们带去一点点不同,哪怕是点燃他们心中理想的火苗。临走的时候,孩子们挥着小手,满是不舍的和我们说再见,一个女孩跑过来抱住我,悄悄地在我耳边说道:“姐姐,我不会忘记你的,希望你们再来。”我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在回去的车上,我提笔写下:看见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笑容,便相信国家婴幼儿教育的发展仍有前途,仍有美的境界在。路上的蒲公英随风飘扬,载着爱与希望飞向远方,幼儿园也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记忆的梗上,盛开着许多无名的花朵,一场相遇,落花幽梦,纵相逢如水,亦牵索于心;一次回眸,清澈懵懂,或云淡风轻,却惊艳岁月。我不知道和孩子们的这种缘分能走多远,但我知道,一群人为播撒爱和理想的火种而来,他们的青春身影必将开满温暖的花朵,洒下长久的情义。

    2018-08-31 15:02:13 作者:葛美臣
    • 0
    • 431
  • 白云深处,一路踏寻一路情

    八月初,有幸参加由广州市白云区文化遗产办公室与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散文委联合举办的“人杰地灵,美丽金沙”文学采风活动。参加这次采风活动,了解了白云区文化遗产的一些代表性建筑与人文故事,也认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文友。在江协楷主任、高东洲董事的引领下,我们先来到了金沙街沙贝村的陈子壮纪念馆。在黄剑丰老师的解说下我们知道了金沙街是一个由两条村组成的街道,虽是村落,但这里文化底蕴浓厚,人才辈出,陈子壮和招子庸就是这里文化名片。在陈子壮纪念馆,我们了解到陈门是当地的望族,在宋、元、明三代,先后出了7名进士,这7人中以陈子壮最为出色。他7岁善写诗文,24便中进士,后来官至吏、兵、礼三部尚书。走进陈子壮纪念馆,踏着青石板铺就的道路,跟随一幅幅画卷回到古代,回到那曾经的乱世朝代。明清灭亡之后,陈子壮领兵抗清,兵败被擒后的他不惧当局,不为利所用,最终被处以“锯刑”。也许同为军人,当看到这一幕时内心有很多感触,军人为国而战,当战场被俘,宁死不降的这种精神正是我们军人所需要的血性与品质。在历史底蕴浓厚的金沙街,除了陈子壮,招子庸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招子庸曾经在山东潍县做过知县,而潍县正是我的老家。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对他多了一份关注和了解。他擅长诗画,精通音律,创作了广州本土特色的《粤讴》。粤讴是粵地民歌,属于广州曲艺说唱艺术之一。他的画尤其擅长兰竹,其作品也被收藏在国家等博物馆。参观完陈子壮纪念馆,我们又驱车来到了兆年家塾,一进大院,一股浓厚的书香与茶园气息迎面而来。如果不是走进兆年家塾,很难想象在这城中村里还有这样一方心灵的净土,假山流水,繁华杂草,亭台茶盏,一切都是那样安谧与静雅。一只小猫悠闲的趴在石板上闭目养神,它对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倒是显得很平静。随着进入大堂,别致的建筑风格让人叹为观止,这里的木雕、砖雕、灰雕等工艺精致,具有很强的文化研究价值。之后我们采风团又参观了横沙村招氏大宗祠建筑群和财神大仙庙,走进村里,明清时代的祠堂跃入视线,让人忍不住走几步便停一下来观望和思考。沿着横沙村南围大道走,一座中式屋顶、西式柱子、黄墙黑瓦的建筑映入眼前,这便是卧云庐,也是我们采风团的最后一站。在这里我们环绕相坐,杯茶之间谈论的是人文,是文学。给我印象深刻的是黄剑锋老师,通过他的谈吐交流,我知道他是一个很有温度的记者,也是一个有情怀的作家。他著作的《白云深处》一书让我感到敬佩,这本书通过“镇街”“村落”“习俗”三大部分讲述了白云区历史建筑与人文故事,这些都是他靠着采访一步步完成的。在书的后记,也是文章的最后,黄剑锋这样写道,“一切都将过去,惟愿这些文字记住曾经一段马不停蹄的岁月。”这句话写的很好,很有情怀,是啊,时间流逝,我们终将成为过去,成为历史,惟有文字可以透过历史的尘埃清晰的浮现在大家面前,让曾经追求过的梦想,在未来中依旧闪着光芒。白云深处,一路踏寻一路情。愿我们的文字都有情怀,当踏过泥土与荆棘,愿我们一路高歌唱凯旋!

    2018-08-30 14:56:24 作者:李国良 来源:青年作家
    • 0
    • 509
  • 粤讴 ——吟唱在珠江边上的悲喜

    “听见你话死,实在见思疑。何苦轻生得咁痴!你系为人客死心,唔怪得你。死因钱债,叫我怎不伤悲!你平日当我系知心,亦该同我讲句。做乜交情三两个月,都冇句言情。往日个种恩情,丢了落水。纵有金银烧尽带不到阴司……”当你漫步在珠江边,这首带着广州本土浓浓气息的经典方言戏曲便如白鸽掠水,在烟波浩渺的珠江畔低吟浅唱。周日与一帮爱好文学的朋友结伴在金沙洲采风,路过粤讴的鼻祖—招子庸的故居。夏日的广州,阳光照得时间格外静谧,招子庸大师的魂灵一定在这静好的岁月里安眠,可他创立的粤讴,以及粤讴背后的传奇故事,穿越时光、穿越流年,在这个炎热又静寂的午后,固执地闪着光,深深地直戳我的心灵。有那么一个瞬间,我似乎横跨了百年的光阴,触及到诗人那音渺情深的忧伤和似断还连的心事。诗歌是浓缩的语言,粤讴通过传唱的方式把语言唱活、赋予它灵魂和情感,于是干瘪的语句鲜活了,于是我们那颗在尘世里干涩的心灵润了。粤讴作为广东曲艺说唱之一,与木鱼、龙舟、南音、板眼被称为粤调。粤讴起源于珠江一带的疍歌和咸水歌,本来是珠江花舫、妓院妓女唱咏的情歌,后来为岸上瞽姬师娘等人歌唱。《南海县志》招子庸传记曰:“虽巴人下里之曲,亦饶有情韵”,又话词中“粤东方言别字亦得所改正,不若诘屈聱牙。一时平康北里,谱入声歌”。珠玉一样散落在民间的粤讴曲作中,我独爱招子庸的《吊秋喜》。这首名作哀怨凄绝,一字一泪,即使隔着光阴的长河,诗人对秋喜的那份深情挚爱,悲怆怀念亦让人读之动容。《吊秋喜》以一曲风花雪月的情调,扣响几代人的心扉。总觉得粤讴的存在不仅仅是花间舫曲,它的存在让我们看到了顽强的地方语言,只要给它一点阳光,她们就能灿烂,开得多姿多彩,装扮着文学艺术这个百花园的春天。粤讴——一朵经年的戏曲奇葩,流失在珠江里的岭南绝唱,渐行渐远的广州情歌,愿它被珍惜,被传承,被吟唱,被拾慧,愿它如一朵“不死花”,盛开在美丽的珠江江畔,点缀着源远流长的岭南文化!

    2018-08-29 22:21:05 作者:龙彬 来源:青年作家
    • 0
    • 3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