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尘若染,唯寻心之澄净

    个人简介:赖丹丹,笔名瑾昕,广东河源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爱阅读好诗词歌赋,曾任珠海市《珠海青年》《中国航展》《赤藤》杂志副总编,大学期间参与校报及《创造》杂志的编辑,并在校刊发表多篇文章。曾多次在学校"创造杯"征文大赛中获奖。尘若染,唯寻心之澄净 曦微破晓,晨风夹带着微寒的湿润拂面而来。青草的微语,花香的弥漫,树叶的密响……大自然的天籁之音在耳畔轻轻奏响,万物酿造出一派空明、澄净之景。不自觉间,一份悠然自乐之情油然而起,蔓延返璞归真的纯美。这样恬静安然的场景最近频现梦中,带着回甘留香的意味。奈何梦醒之际,目之所及依然是现世庸常的繁琐细碎。也罢,倘若将如此美好的梦携带进凡尘俗世,怕也会轻易被无孔不入的喧嚣所惊扰,抑或因熙来攘往的躁动而遁形。大自然在展露或消逝的瞬间,触动了我所有关于澄净、朴素、质美的情感,于是,一颗于尘缘中疲惫漂浮的心慢慢苏醒。心底有个压抑已久的声音喷涌而出,那是对于寻觅内心澄净的迫切渴望,以及骨子里对于远离世俗框囿的向往。时光摇曳,吹皱一席记忆的锦。未曾料想,那些几经尘封的儿时旧事,如今忆及依然鲜明如昨。炙热的午后,你是否忍不住追忆沙滩上的嬉戏打闹?风起的日子,你是否会怀念草地上放逐天涯的自由?这些藏在时光深处的童年画面纯真而美好,不掺杂质,醉了流年,唯美了记忆。儿童的内心铺满了洁白如羽的底色,澄澈的眼眸能轻易隔离俗世尘浮里的纷扰繁杂。犹且记得,儿时的我总是满脸新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每天怀着期待起床,揣着满足入梦。瞳孔中映射的是所有关乎于真善美的事物,如今想来,那时的自己倒颇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味。然而时光流韵,年岁不再,一眼回眸却发现已然丢失了年少那番简单的情愫。当辗转光阴雕刻出成长的年轮,我们也不可避免地在社会的浸染下变得浮躁与麻木。物质崇拜的时代,到处笼罩着无以复加的浮华与喧嚣,也或多或少地熏染着人与人之间那种纯粹的情感,以及灵魂深处的澄澈与宁静。在快节奏的驱赶下,人们早已习惯了走马观花式的匆忙,习惯了擦肩而过却视而不语的前行。迎着生活的节奏匆忙地消费一切,享受灯红酒绿的奢靡与刺激,已很少有人会停下脚步静听心灵之音。或许正因为内心的澄澈已日渐远离,所以才会愈加怀念。我虽达不到超凡脱俗的境界,但也一直在寻觅那份静若止水,澄澈透明的心境,故而独爱干净透亮的天空,爱它白云浮动的柔美,爱它湛蓝如洗的透彻,爱它云销雨霁的澄澈。自然的每一番景象都自有造物主的一片心思,不妨让心在自然中轻走徐行,飘如缈烟,动若流水,不惹丝尘。或是到郊外踏青,观赏每一道陌上风景,嗅着空气中的泥土气息;或是扬眸远眺隔岸烟火,目送着海上轻舟渐行渐远。那份远离喧嚣的静谧,那份涤荡心灵的洗礼,无不让人倍感心境澄明、悠然惬意。固然,我们都背负着现实的压力,也无法完全摆脱俗世的纷扰,但大可静品一杯清茗,于浮世清欢里观人生起伏;或手捧书卷与笔墨书香作伴,在白纸黑字间重拾素雅心境,在感知与悟道中让灵魂得到净化和提升。选一个月朗风清之夜,读一卷静如秋水的书,悟一番俗世人生的通透,涵养一份素雅淡泊的心性。如此,便不枉辜负这锦瑟年华。时光流转,季节向暖,安守一场春暖花开,静候一席平湖烟雨,将自然与人事的每一份温存都珍藏于心。淡看市井喧嚣,任它浮华如梦;不计宠辱得失,方知苦乐随缘。尘若染,不问红尘琐碎,唯寻心之澄净。

    2018-04-27 21:47:45 作者:赖丹丹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343
  • 细雨闲花皆寂寞

    个人简介:李娜,笔名:风凝。蒙古族,90后,双鱼座,中共党员,写暖心文字。朝阳市作家协会会员,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曾获2010年第六届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2012年第八届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一等奖等奖项。散文、诗歌等散见于:《中国文学》《作家天地》《辽西文学》《燕都晨报》《朝阳周刊》《塞外风》、“朝阳作家网”、“今日朝阳网”等媒体。细雨闲花皆寂寞“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潇潇暮雨,点点滴滴都是诗情画意,故而记起了刘长卿的诗句。细雨蒙蒙,像往常一样徒步,美其名曰:风雨无阻!于是,撑着一把心爱的淡紫色小伞,听着雨,看着雨,踩着雨,来到了目的地——大凌河畔。若是往常,这里本是人山人海、比肩继踵才对,而此时此刻,却空无一人。心也跟着空空的。不知是心如止水,四大皆空的“空”;还是让心归零,空杯心态的“空”;抑或是无物无我,放空自己的“空”,还是别的什么。有人说,人生本来一场空,有无之间的更替便是人生,得失之后的心态决定苦乐。缘来不拒,境去不留,看淡了得失,才有闲心品尝幸福。我庆幸,自己能够在灰蒙蒙的天幕下,依然保持着一颗有如梵高笔下向日葵的心。河面碧波荡漾,层层涟漪四散开去,无数个小酒窝在水中回旋。一不留神,一脚踏进了水坑里,溅起晶莹的水花,湿了裤脚,湿了心爱的运动鞋,索性像小孩子一样,丢下手中的伞花,肆无忌惮地在水中欢呼雀跃,这一刻,观众是唯一的,就是我们朝阳人的“母亲河”。我猜想,大家不出门,不是不喜欢雨,是讨厌雨中的泥泞。周围静得出奇,只能听见细雨打伞花时的沙沙声,和自己有节奏的心跳。时不时的,望见远处的麒麟桥上疾驰的车辆,和凌河对面隐隐的灯光,寂寞如同爬山虎无数细小的卷须,在甘露的滋润下,野蛮生长,沿心墙蔓延开去。雨,一直下,不疾不缓,不疏不密,就在这样的雨中,不知不觉走了很远,从凌凤大桥走到了麒麟大桥,又从麒麟大桥走到了凌凤大桥。桥还是原来的桥,路依然是往日的路。每天看到不同的人,不一样的风景。唯有今天,此刻,雨中,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细雨闲花皆寂寞,望着凌河的烟波,望着隔岸的灯火,望着身旁步步退后的风景,望着身后隐隐约约的足迹,再看看湿透了的鞋子,想想曾经脚上磨出的水泡,都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晚风吹过,丝丝凉意袭来,曾几何时,河畔出现一位披蓑戴笠的钓叟,见证了那句“斜风细雨不须归”。我想,与捕鸟老人一样,这位渔翁钓不钓到鱼没有关系,因为他钓的是生活,钓的是人生。夜色渐浓,晚风渐寒,此时此刻,斜风细雨早已连同我的衣裤也打湿了。对于大自然的这份恩赐,我还真是无福消受呢。不过,我依然心存感激,感激这蒙蒙细雨,一点一滴打在身上,看不见,听无声,如同心灵深处的一处花冢,被寂寞上了一道锁。“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纳兰是寂寞的,“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也是寂寞的。而雪小禅的高不可攀的寂寞也令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个人的寂寞可以被印在书上,刻在碑上,也可以被镂在骨子里。细雨闲花所给的寂寞,是那种白开水般澄澈、透明、清淡,永远不会觉得腻。

    2018-04-25 10:30:05 作者:李娜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327
  • 听春

    个人简介:李浩言,原名李雨心,生于1999年,现为广东省肇庆市肇庆学院附属中学高三学生。曾在2016年度荣获全国“百名少年作家”,两度在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获奖。作品散见《端城学生报》《广东省第二课堂》《中国少年作家》等杂志,合集出版书籍《心跳未央》《在春天与繁花相遇》等,诗歌作品《小时候》收录于《全国中学生优秀诗歌作品选-第二季》中。听春南方的春天来得总是早。一个短短且并不算冷的冬过了,春天便早早光临了这小城。霎时间,老套的春暖花开,所谓的万物复苏,似乎都化作了声响,叩响了人们的耳膜。蓦然地,我想听一听这春,听一听这生机。小草破土的声音,虽小却不失铿锵。小小的芽尖儿奋力顶穿坚硬的土层,一定会有伤痕吧?不然为什么刚出土的草总会湿漉漉呢?我撕破这伤痛的表象,听到了一种精神。如春一般的温和,却包裹不住倔强。想让世界听到的声音如此强烈,这大概也不失为“春”吧?屏息。你听,又一株小草在庆生。春雷总是来得突然,使人没有防备。老人说,春雷是春的使者。可依我看,它更像是春的来客,它叩响天门,昭告世界自己的光临。再划破带着潮气的静寂,蓦地炸开了。被春雷撕裂的天幕总是不甘,便阴沉下来,如对峙似的。这不速之客又怎会认输呢?听,那天边的叫嚣,像极了它的嘶吼。沉寂一整个冬天的世界终究是再次动起来了。鸟儿归巢,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金蛇狂舞,游走四方,潇洒至极;树林翳影,斑驳镂空,无垠印迹;猿猴嬉闹,一如梵音,此乐何极!枯黄的叶儿绿起来了,旧年的鸟儿飞回来了。树林复苏的声音,羽翼张开的声音,如此空灵,如此生机。树叶的脉络之所以繁复,皆因不知道一个春究竟是何种色彩。当它明了。树干里的年轮无声地又平添一周。时光摩挲着尘世间,在“沙沙”声中,带来一个又一个春天,却不易察觉。你永远不会知道,蜷缩在树下的小蛇,是否会缺席下一个春天。今天盛开的这株桃花,是不是如去年般美艳。此刻的飞鸟,是不是越过了一个四季。而此刻在沉思的你,是不是一如曾经的记忆。我听见了改变的声音。小城的春啊,总让我思绪翻腾。耳朵却无比繁忙,它听到了太多太多。我却未曾问过它——你听到最难忘的声音了吗?大抵是明了的。呼吸的是些许凝重的空气,脑海却充斥了欢快的回忆。南方小城的春天,像醇酿,愈品,愈香。耳得之,笔成色。“你听到最难忘的声音了吗?”“我听见了。”我听见了,又一个流过的四季。

    2018-04-25 09:59:12 作者:李浩言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423
  • 父亲的邮包

    个人简介:黄春宇,笔名春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揭阳市青年文学协会副会长等;作品散见《中国作家网》《散文百家》《散文选刊》《中国国门时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参花》等报刊,被《社区》《新阅读》《中华文摘》《今日文摘》《小品文选刊》《党员干部之友》等转载;文章入选《中国散文作家精品集》《“散文百家”2001-2010十年精选》《高考试题库2013高中语文散文阅读素材》等,曾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一等奖、广东省青年岗位能手称号,出版有个人散文集《温暖》《温度》、文学作品合集多部。有一种爱,是无言的,是厚重的。当爱在时往往微不足道,无法细诉;当爱失去后却让人时时想起,终身难忘。“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家里墙上挂着父亲楷书的对联,正是他一生的写照。父亲于1938年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为了填饱肚子,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磨难,人生道路坎坷曲折。虽然当时生活极度贫困,可也阻挡不住父亲对知识的渴望,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他便吵着要去读书。上学后,他刻苦学习文化知识,特别是在画画方面表现出了特有的天赋和兴趣。有着优异成绩的父亲,在参加高考时却意外落选。父亲高中毕业后,便当上了一名代课教师。后来,为了承载家庭的重担,他改行做了一名油漆师傅。记得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父亲还患有哮喘病,一到秋冬季节便经常发作。虽然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但父亲还是用他勤劳的双手为我们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搬新家、娶媳妇等喜事都习惯请木工师傅做家具并油漆一新,不像现在都是买成品的。那个年代,父亲穿乡过岭、风雨无阻,方圆几十公里的乡村都有父亲的足迹。尤其是每到年底,办喜事的人家渐渐多起来,父亲也就更加忙碌了。每当寒冷的冬夜,父亲收工回家时,家人都已进入甜美的梦乡。而当次日早餐时,看到父亲那布满血丝的眼睛,还有疲倦的身子,我就知道他又辛苦了一夜。父亲哮喘发作时十分辛苦,母亲便劝他在家休息,但父亲服过便药后还是坚持出去干活。父亲为人厚道,手艺精细,名声渐渐传开,上门来找他做活儿的人也越来越多,家里的生活也慢慢好了起来。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不用挨饥受饿的生活无疑是难得而又满足的。父亲就这样用他勤劳的双手,用一颗舔犊之心来抚育儿女。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深深体会到父亲历经艰辛的呵护确实来之不易。父亲喜欢读书,也希望孩子能够识字。我虽然一直求学,但求学之路并不平坦。中考成绩不理想,复读一年考上中专。院校招生的负责人留下他的联系电话和地址就走了,但厚道淳朴的父亲没有多想,我也因此阴差阳错地上了高中。当时家里还不宽裕,很多人不理解父亲支持我上高中。好事多磨,第一年高考失利,我心里既难过又想逃避,常常乱发脾气。父亲有些遗憾,但更多的是包容,他默默地陪着我,连一声埋怨也没有。在家休息了一年,我又回到学校复读一年,终于考上了大学。开学前,母亲不停地叮嘱,还偷偷地抹了几次眼泪;但父亲很少说话,只是不停地往书包里塞东西:食物、便药、日用品……就怕他的孩子在千里之外不习惯,会受苦。父亲,平凡、伟大而又慈爱。上学后,我便开始给家里写信,收信也成了父亲最大的期盼。父亲说每次收到信,他读了一遍又一遍,信中的每句话都记得烂熟,还将信装订成册保存起来。其实,我的信也没啥内容,无非是一些问候的话,写得也不勤。后来家里装了电话,我就不再写信了。也许他老人家在读信的时候,是在享受这个过程,在搜寻着儿女的什么信息,也算是寄托思念的一种方式吧!在学期间,每年的中秋节我都会收到父亲的邮包:月饼、腊肠、便药……宿舍的同学很是羡慕,也称父母亲为咱爸妈,到收发室拿邮包的那天便是我们宿舍开荤的日子。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是邮局专用的纸箱,六个面都被父亲用漂亮的楷书写上了收发地址和收件人;箱体虽然有些变形,但要拆开却并不容易——整个箱子都被密密麻麻的宽胶带封好,显然是父亲早已料到了包裹在运输过程中会发生撞击与摔打。打开纸箱,又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塑料袋包装着,这也是父亲的杰作。每年放假前,我照例往家里打电话,这也成了父亲的牵挂。当我踏入家门的那一刻,就能感受到暖暖的亲情。听母亲说,父亲按照我的行程计算好时间并和她一起回想着我以前喜欢吃的各种饭菜。想起了一大堆,但哪样是我最爱吃的又拿不准,便拿着笔逐一记下来。经过几天的准备和忙碌,才有了那顿全然合我口味的丰盛晚餐。父亲是个节俭之人,从不在自己身上多花一分钱,但在儿女面前他是最大方的。在那个清贫的年代,这样的专宠,相信不是每个孩子都能享受得到的。今天回想起来,更多的是感动和惭愧。儿女们长大了,父母亲也老了,但他们对儿孙子女的爱却丝毫未减。那根根白发,丝丝皱纹,记载了对儿女无限的爱。在日常生活中,父亲比较细心,总会叮嘱母亲打电话提醒我注意饮食起居。每次回家,父亲总是亲自到市场买菜并忙前忙后为我张罗可口的饭菜,看着我狼吞虎咽地享受美味,老人家就特别满足。前些年,父亲身体不太舒服,我就经常回家看望他。每次临走时,父亲坚持要到糖铺,亲自买我喜欢吃的花生糖。在不惑之年,还能得到老父如此疼爱,真是我的福气。年老的父亲不再出去做活后,就把关爱转移到孙辈们倾情爱护。“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父亲因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出院后约莫半年,就带着满脸的倦怠和遗憾走了。父亲啊,您的儿女心里明白:您真的累了!您为子女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和心血,留下的却是满身的疲惫与苍桑。身为子女的却无以为报,也没能让老人家安享晚年。每每想到这个,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愧疚和自责。父爱如山,只怪自己当时太年轻,没能好好地体会和尽孝。父亲节来临的时候,父亲病逝的场景常常浮现在脑际,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总会让我泪流满面。千万次想写下父亲的爱,但因他的爱太朴实、太厚重,苍白平淡的语言又怎能达意,一笺白纸又怎么承载得了……这,就是如山的父爱。

    2018-04-24 16:02:58 作者:黄春宇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 0
    • 2201
  •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个人简介:格德沃·志玛,曾用笔名格德瓦·志玛,海棠。汉名:王建琼。就职于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瓦多乡人民政府。有杂文、散文、诗歌、小说散见于《中国作家网》《中央统战部信息中心》《中国民族宗教网》《西部散文选刊》《藏人文化网》《西藏诗歌》《内蒙古名人》《四川诗人》《四川文学》《攀枝花文学》《凉山文学》《贡嘎山》等,曾获2017年度首届仓央嘉措诗歌节优秀奖,2018年“相约北京”全国文学比赛一等奖等奖项。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一下车,香樟树的馨香味儿就深深浅浅地氤了行人道,无形地匍匐在我的身外,我的每一根神经都枕在这安息的沙发中。缓缓下斜的草坡,春草都被割倒,散开在脚下的破地上。群草斜放一身的散软,越接近草埔,阳光,雨露沐浴后愈是散发出收割后带有日色浓浓地成熟的味道,我为之沉沦,如同每一次成功后的欢呼,一轮红日在在心底缓缓升起。顺着草芥衰衰的草坡放眼看下去,水渠中,有柔波的流水,泛着粼粼波光流向时光深处。温热的微风拂过我的发丝,暖流从肌肤流入皮肤毛孔,顺势浸入我的血管,这温暖沉浸入骨髓。望向远处,几丝云彩稀开的缝隙间淡淡、浅浅的蓝色是涂抹上去的吧。蓝色的玻璃门窗是造型新颖,颇具国际风格,高大楼房的建筑丛林。房屋林立间,丛林分布其间。人们长期在城市浓重色彩的掩映中,心情不免会有些许沉重。这抹绿色的海洋,也是我们成天行色匆忙之余、工作之余,内心的一扇窗,心头的一抹小清新。我想,在心田种一从希望,如同鲜花、树木,只要播种、浇灌、悉心照料就会有希望、就会有收获。在耍都,一股浓浓的中国风拂面袭来。街头艺人,一曲又一曲弹唱《成都》歌曲唱道: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走到玉林路的尽头,走过小酒馆的门口……我有大海般的怀恋,只是俄罗斯的风情没有我的热情,恋人永远得消逝在中秋前夜,说不出再见,大悲无泪,有大海般的千万波涛长久地荡漾在我的心头、《广东十年爱情故事》歌唱到:安静地离去,和孤单一起,拥挤的回忆,时间抹去。人在广东已经漂泊十年,有时也怀念当初一起经已改变。让这天空将你我相连怀念你,走了云的天空还任性,是否它相信在乎反而容易放弃,非要最后一无所有才无所畏惧,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怀恋的人,依旧是心地最单纯、青涩的记忆,一切却已逝去,只留故人在故地惆怅、徘徊久久无法释怀。悠扬的歌在长长的街道游走,如同我远去的爱情被时光偷走……成都的四月是个适合怀念的季节。因为有音乐,因为音乐在浓浓的生活氛围中,我不能忍受没有音乐的生活。于我来说,生活没有音乐就像爱情的酒窝没有酒,劳累后的我,总是在夜色中徘徊,任由疲惫的身躯同夜色一同坍塌在耍都深深沉醉、悠长曲折的巷子里。在车站,火车有长长的嘶鸣声,是我流放一地的哀怨,它倾倒地面的一切悲哀,就像在夜色的撩人里,我独自在玻璃窗户里遥望街头、桥巷,万千行人里,千万个身影始终都不及你。我试图呼喊,声音却在喉咙里嘶哑,热泪快要溢出眼眶,又快速发散在眼角。我用力,触摸。始终做不到的是,牵你远去的手,去最美的湖,看最美的景。当我仰望天际时,并不浓重的云彩程羞涩状,任由上天的调色师轻描淡写亦或庄重涂抹。一切终将远去,无论草木青黄不接亦或秋草碧水连天。你带走对我的丝丝留恋,我难以忘记你的温柔。终于啊,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2018-04-22 15:47:35 作者:格德沃·志玛
    • 0
    • 2848
  • 为你守住春天的花儿

    作者简介黄秀君,女,95后,广东惠来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财政职业技术学校在校生、校绿潮文学社副社长。曾获校征文比赛三等奖、校2016年语文应用能力大赛二等奖;参与举办过文学交流会、文学讲座、全校征文比赛。为你守住春天的花儿//黄秀君那年九岁的冬天,小巷头的邻居搬家,房子已经置空。搬家的那个邻居隔壁有一块空地,空地那里有他们家种的一棵木棉。早几年已经种了,挺拔的树干分叉出许许多多的枝条,只剩下光秃秃的繁枝细条,看上去显得高大而威猛。是夜,伴着忽地一阵凛冽凉嗖的风吹过,看着那紧闭的大门,门上的挂着的灯笼昏暗无光,被风吹得摇摇欲坠,每次晚上回家经过那里不敢逗留太久。转眼到了初春,原本光秃秃的的树梢上逐渐添了许许多多的橙黄,使这棵树有了光彩,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而这棵树上潜伏着星星点点的小嫩绿,蓄意待发,有时候我很好奇这棵树为什么是先开花后长叶。 一周后,这棵树已经有了新的“主人”,那小巷头的空房子已经出租,而新主人也是刚刚搬过来,处于一贯小孩子的好奇心,使我经常“自来熟”地跑去他们家串门,后来知道这房子里只有一个妈妈和一个大我两三岁的女孩,她们是从外地过来这边的。而那女孩,成为后来我整个童年的见证人。那是我们的第一次深入接触,我拿着一张小椅子去“探望”那棵木棉树,发现之前蠢蠢欲动的小嫩绿已经长成了浓密的小绿叶,此时的花也由橙黄色而蜕变成娇艳欲滴的大红花。颇有种“绿叶衬红花”的感觉,一种春意油然而生。也让人感受到一个充满生机、希望的季节。呆了一小会,只见大门口的你走了出来,看见我对我点头微笑,白皙姣好的面容中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像那课文里的春姑娘一样,像这春天里的吹过的风儿一样,轻柔温和,令人舒心。你说你很喜欢这树,于是我像个八卦的老人跟你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关于这棵树的事情及来源。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去找你玩,玩到晚上很晚的时候,经过那房子见到的是敞开的大门上那灯笼为我照亮了路,好像在对我摇头招手。由于小巷里只有我们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又恰好性格很合得来,于是我们逐渐成了彼此的影子。你是我学习上的小老师,也是生活上的知心好友。记得有一次做作业计算题不会做的时候,你很爽快的帮我解决了。从那以后,每次学习上遇到不懂的不会的都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你家“串门”,最后满载而归。每当生活中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的时候,你总是我的第一个聆听者,在旁边开导着我,鼓励着我。你也是一个乐于助人、热爱自然的人。有一阵子,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木棉树结的果有药用价值。于是你“扼杀”了正在周末早上睡梦中的我,从此每周末早上的我们就踏上了拾花的旅途中,不亦乐乎。你一边捡起那些掉落在地的果实,一边自言自语地为他们生命的失去而感到惋惜。我安慰你说花无百日红,一样东西的逝去预示着另一样东西的到来。我们的袋子装满了肥嘟嘟的果实,于是扛回家晒干,我们把晒好的果实分给左邻右舍的人,他们直夸我们懂事,有时候还硬拉着我们留下来喝他们煲的木棉花汤。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我小学毕业,而你临近中考。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又快速的,那年你们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回去外地的老家。而临走时又恰逢春天,我们站在树下,你对我笑,就像又回到那年冬夜里经过空房子的时候从我耳边刮过的风一样,你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这春天里绽放的花,充满春意希望的季节。会有的,一定会有的,我在心里不断地默念着。我突然想到为什么这树是先开花而不是长叶,好比人一样,像花一样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潮起潮落,循环起伏,忽然闯进来了像那叶子般的的人,点缀了生命里的光彩。后来呢?后来,我们距离很远。不再是小巷尾的我走几十步就可以见到小巷头的你。那空地还在吗?告诉你吧,那空地如今已经成了一所建筑物。那还继续拾花吗?没有了。那,那棵树呢?不清楚,可能去了一个叫春天的地方吧。为什么要去那里?因为春天需要他。那春天又在哪里呢?春天在……我的心里。亲爱的,如有重逢,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即使我们回忆的根源已经中断,我也愿意为你守住那春天的花儿!

    2017-08-18 23:06:20 作者:黄秀君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4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