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过去的脚步

    过去的脚步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会逐渐被琐事冲淡,有那么片刻怀疑,过去的是否真的成为了过去,而不是记忆存留在大脑之中徘徊。那天一群人聚集在白云区金沙洲采风,去的地方数来数去有四五六个,对于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人而言,家乡这个名词,都心底各持一方山水图画,可城市这个词,它包含着过去所发生的,未来即将要发生的变化。对于历史存留下来的遗产,谁又会去记录它的过去,从来都不是关心的话题,我们日常所看到的仅仅是它的繁华都貌。伴随着过去的脚步,我们第一站到了陈子壮纪念馆,出现在眼帘的是一个手持宝剑跪在大门口的雕塑,一开始虽然弄不清楚状况,只觉得颇有一种为民请命的滋味。由于天气炎热三三两两进来馆里,听黄老师站在大堂前讲解关于陈子壮的事迹,陈子壮原本是明朝的一名儒将,在国家危难之时,由文人变成了武将,而这以转变,有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那一刹那张望着大门口的雕塑,油然而生的敬佩这位民族英雄。或许对于每一个人而言,无论在何种岗位,都应该遵守自己的职责。过去与现在的碰撞,所擦出的火花,是神不知鬼不知哗啦啦流逝的年华,初见到兆年私塾,我们走了一段路程,穿过弯弯曲曲的小路,这里的周围已经被规划,独栋独栋的墙壁上写着大大的“**号”和巨大个字“拆”,这里早已经过了年代的替换,一代人一代人的换新没有了原本的面貌,起初有些怀疑为何到这里来,直到走进了兆年私塾,才清楚古色古味的“曾经”,尚且留着微弱的气息,在这个城市生存。尔后又陆续到了财神庙和卧云庐,迎面吹着江风,水跟着水流的方向去了远方,或许去了大江,或许去了大海。有时候去探究有多远的过去,才会成为历史保存下来,对于我们而言就像是镜中水月一般。可当太阳光芒四射的时候,才会觉得万物都需要生长,历史在受到“岁月”的洗礼时,会成为历史文物,树木的生长需要根茎的蔓延,而过去在受到后代人的灌溉,才会长久存留。下山的太阳黄灿灿的隐藏在云里,我们常常把“梦”埋在记忆中的尘土里,试图去掩盖那份痴心妄想,那份悲怆,如同空气中覆盖的雾霾,唯有如此,生命才能生生不息。

    2018-09-13 17:55:28 作者:郭建红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443
  • 东窗记

    床上休养,背靠东窗,借着天光,展书而读。门外的潮剧弦丝乐响起,不经意间,这场景熟悉得让人眼热心惊,一时之间有如"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浩荡,又有“岁月长,衣裳薄”的缱绻悠长……豆蔻年华,也在这个东窗读书。那时窗下摆一个书桌,屋内有衣柜缝纫机梳妆台和旧式眠床。红板砖,书桌边窗台下,读《吉檀迦利》,读《飞鸟集》,读刘墉写给儿女的一封封和蔼而励志的信。那些充满空性的诗性语言,那些凝结着父爱和睿智的语言,至今依旧温婉而深刻。初中时光,那时学习的压力正好,不紧不松;那时的心境正好,心无旁骛。每天早晨6点起床晨读,无论寒暑。晚上吃完饭,自觉走进房间自修。把当天该做的练习都做完,中间休息时原地跑步十五分钟,功课做完再读一点闲书,最后每天都写下密密麻麻的日记。那时特别迷恋姚明,搜集关于他的一切故事,托人找到他的自传《我的世界我的梦》,知道“穿一双合脚的鞋上路”的重要性,把他的头像贴在书桌边的墙上,然后学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那是最后在家的读书时光,充实,自律而美好。每个晚上,如期在东窗下,和自己约会。彼时,东窗外的巷子里,路灯开始亮起。一个个潮式民居鳞次栉比,木式土式山墙祥和地沐浴在昏黄的灯光下。若是夏夜,巷里人家都出来了。或端一碗饭边吃边聊,或围着工夫茶开始天南地北……女人的手工钩花也拿出来了,小孩摆弄着玩具开始畅玩……就着他们的嬉笑声,我开始演算,开始读诵……寒来暑往,巷子里有时热闹,有时冷清,有时欢笑,有时孤寂。有一天晚上,邻家一个女同学把家里的音响开得很大,单曲循环一首歌。窗里头的我可以想象窗外那头,她正坐在她家门前的藤条竹椅上,沉醉在梦和歌声中:阿拉斯加的山巅谁的脸出现海角的天边忽然的瞬间在那遥远的地点我看见恋人幸福的光点灵魂在招唤唱着古老陌生熟悉的歌谣天空在微笑我的世界缤纷闪耀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指引我们想要的未来魔力北极光奇幻的预言赶快去找不思议的爱于是,那种心头的悸动随着爱的那道光,指引着巷子里的姑娘们找到心中幸福的爱恋和想要的未来。许多年后,那些花儿都散落在五湖四海之间。有的在上海,这个国庆长假赶不上南京开来的回家的列车,她穿着越来越入时的妈妈欣慰地说:“她在每年妈祖诞辰乡里闹热的时候回来。”有的在深圳,育儿三个,作为全职妈妈每天开车接送孩子们上下学。有的在山东,随丈夫在他乡做生意打拼事业。她们虽读书不多,却心灵手巧,好风凭借力,在广阔的天地里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有时候,我的东窗下,也有特殊的来客。某个休息日的午后,倦意还未散去,老爸突然打开门送进来一封信,展开一看,那是远方笔友写来的,顿时精神抖擞。精美的信纸,用尺子划出整整齐齐的横线,字写得工工整整密密麻麻。信上所写而今想来无非是一些琐碎小事甚至无事呻吟,却写得情真意切,可爱的一片初心。有时在某个圣诞节或者元旦节过后,朋友的贺卡才姗姗来迟,卡片上的祝福却能一下子让人走心。有时临近考试了,邻家的男同学就会被他家奶奶赶过来跟我一起学习,于是他就不得不从命地抱着书来找我,临时抱佛脚之余,大人常会帮我们一起回忆:上幼儿园时,他家爷爷还在,和蔼的老人常常在早晨一手牵一个把我们送上学堂。有时调皮的男孙总自个儿跑到前头,剩下我跟着他爷爷慢慢悠悠地走着,于是过路人看着就爱逗乐说“到底哪个才是你的孙子哟?”老人已经离我们远去,一起长大的邻家男孩也成为人夫和人父。我们终究有自己的路要走下去。东窗外的路,以前是土路,现在是水泥路,十年前我们全家一起修的。那时候用斗车拉了石头和水泥,用铁锹一铲一铲铺平。那时一个卖豆腐、练拳且四海为家的朋友常在我家来往,铺路那天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哈,你个读书人,今天做了修路人。”时光在流逝,十年间发生了很多故事,或是事故。从一个读书人到修路人,其实没有那么明显的界限,并且两者越来越无限接近。

    2018-09-11 09:48:21 作者:杨美滨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307
  • 实习生

    提起“实习生”这个词,相信每个人都有经历过实习,每个人的经历,都会成为过去的一段回忆,而这些回忆又给你带来怎样的职场体验呢?实习生又被称为有经验的工作人员指导下学习实际工作经验的学员,说到这里,我想起我的一位好友小梅,原本个性开朗的她,一段实习经历,让她变得胆怯焦虑抑郁,看到她的样子感到很心痛。为何会变成这样呢?她是怎样熬过这段艰辛岁月的呢?背后隐藏着多少痛苦与泪水?最终她的职场道路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大学毕业的小梅,在学校一些招聘信息中,她认为不一定要找到专业对口的,靠自己的努力找到工作,不用面临一毕业就失业的困境,那时我也替她高兴。实习前她经常找我聊天,可后续没和我谈心,让我感到意外,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开初我估计她是工作繁忙,直到在路上遇见她,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当时她是抱着一副积极的心态求职,为何事情会变化得那么快?彻底改变她原本纯真开朗的心态,她说工作一段时间才发现很少人在上班。她告诉我刚开始上班的第一个星期,上级只是随便地讲解培训她,可当她出现不懂时,只好自己处理,她内心告诉自己不要被困难压倒,要敢于面对客户交谈的细节内容。有次她在处理客户订单,出现了一些错误,却遭到上司对她的不满。由于缺乏工作经验与社会阅历,很多事情她还要尽快适应及锻炼个人处事能力。她总被上司指点做一些岗位以外的零散活,她没埋怨、听从安排,可无论多努力付出,上级也没多看她一眼;她已尽职尽责做好每一天的事情,有些事项,不懂该如何处理,询问上司,却遭到一顿恶骂。总让她感到紧张与出错的事情发生;那段日子,她不敢与他人倾诉,怕被别人嘲笑。职场中没人帮过这位实习生初出茅庐的一片茫然,但她没放弃,咬紧牙关做好自己。不管上司对她的做事能力如何评价,她不会因此而放弃这份实习工作,继续坚持、慢慢积累经验。经过时间的磨练与浸润,她熟悉了公司的产品知识,与客户交谈中变得更加大胆。可上司对她非常冷淡,有什么琐碎小事也牵扯到她那里发泄,但她内心总安慰自己,别人批评就是让自己能进步多一点。她每天很早回公司搞好办公室卫生,然后又恢复个人份内工作。看得出她很勤劳,她是那种内心伤心但又不敢表达出来且一边鼓励自己不要跌倒的人,我很佩服她。她说每天都有让她担心的事情会发生,因她要负责保管公司货物,有次检查货物数量时发现少了一件,在没搞清楚事情真相,上司却一口咬定她把公司的东西弄不见要负责赔付,可小梅很委屈,什么都没做过。听说她上司也有她保管柜子的钥匙,小梅不在时,也可随时拿她的东西,为何要这样冤枉一个善良的实习生呢?最后她决定辞去工作,升学深造。“她上司狠狠给她泼一盘冷水,来刺激她内心的坚持。”她无法一次又一次地忍受下去,或许她需换另一个新环境工作。她的经历让她改变与学会很多,无论走得有多远,她都不会忘记当初走过的路。深深的告别当初的自己,那些难以忘怀的现实,终将以此结束。愿所有美好,如期而至。我在职场上遇到一位新来的实习生,总处理不好有关事项,不想面对工作。人生不经历一些艰辛,又如何换来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呢?天下没有这么大的馅饼摆在你面前等待你享用,要靠自己努力争取回来。不要因一些小事而做出急躁的错误决定,将会影响你未来的道路是否走得更远。别人指出你的错处,更利于改变自己的缺点。看到网上某些实习生的困境新闻,对于刚毕业的年轻人,面临着当下社会竞争压力大,专业不对口、找工难、找到合适稳定的工作更难。我们不要对刚起步的职位过于高要求,还是以求学的心态来学习积累经验吧。毕竟在校园里学到多为书本理论知识,社会经验要靠自己积累沉淀。我看过很多有关职场书籍,实习生刚入职都不被看好的现象,我认为积累好现时的经验,报读多一门感兴趣的专业课程,令个人能力水平有所上升,更易收到一份公司的offer,后续也得到心仪的工作岗位。后来我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小梅发表一则去旅行的照片,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她,照片中她露出了开朗的笑容。熬过艰辛岁月,换来一段美好的开始。总有一天,您会感谢当初的自己,相信这一切,都是实现更美好的明天。

    2018-09-08 20:12:17 作者:李斐敏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236
  • 刀背的救赎之旅

    刀背的救赎之旅 生下来和活下去是一门艺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在有限的生存资源前,活法分为两种,一种是富有,另一种是贫穷。我更愿意把前后者称为:刀刃与刀背。关于生活,刀的锋利告诉我,富有是一把刀刃,能够收割许多烦恼,甚至让苦难退让三步。而贫穷,这把刀背,站在远处看,似刀刃般光芒闪烁。站近了看,也就这么回事,甚至略带铁锈。我生来悲悯,想让所有人拥有刀刃的锋芒,就像我拥有诗歌,以此保持挺拔的姿态与生活抗争。我的笔是磨刀石,让刀背磨炼出收割的锋芒,能往枯萎的山川劈斩出一条清流,在边上放牧成群的牛羊。我要写刀背的真实。所以,我毫不动摇地保持笔的真实就如同我先天保持祖辈们传下来的那红土地上特有的真实。除此以外,还远远不够,我还要生活在最真实的环境里。这里有满脚泥巴的农民、抽着廉价香烟的清洁工、通宵上班的保安、加班熬夜的上班族,以及那些在大风中寻找归宿的人,他们对生活的感悟恰似我那疼痛的诗句一样,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隐隐作痛。我要写的不留余力。只有不留余力,才足够深刻,这份深刻总是会在刀背不能收割美好的时候出现。美好,或许是一份健康的亲情、一份无忧的爱情亦或一个长寿的身体。刀刃的锋利告诉我,必须用诗歌将生活进行包裹。当诗句落地,刀背有发光的锋芒相伴。所以,在大雪封山前,手中的笔必须拼尽全力迁徙。

    2018-09-06 20:28:27 作者:蔡建壮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258
  • 刀背的救赎之旅

    刀背的救赎之旅 生下来和活下去是一门艺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在有限的生存资源前,活法分为两种,一种是富有,另一种是贫穷。我更愿意把前后者称为:刀刃与刀背。关于生活,刀的锋利告诉我,富有是一把刀刃,能够收割许多烦恼,甚至让苦难退让三步。而贫穷,这把刀背,站在远处看,似刀刃般光芒闪烁。站近了看,也就这么回事,甚至略带铁锈。我生来悲悯,想让所有人拥有刀刃的锋芒,就像我拥有诗歌,以此保持挺拔的姿态与生活抗争。我的笔是磨刀石,让刀背磨炼出收割的锋芒,能往枯萎的山川劈斩出一条清流,在边上放牧成群的牛羊。我要写刀背的真实。所以,我毫不动摇地保持笔的真实就如同我先天保持祖辈们传下来的那红土地上特有的真实。除此以外,还远远不够,我还要生活在最真实的环境里。这里有满脚泥巴的农民、抽着廉价香烟的清洁工、通宵上班的保安、加班熬夜的上班族,以及那些在大风中寻找归宿的人,他们对生活的感悟恰似我那疼痛的诗句一样,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隐隐作痛。我要写的不留余力。只有不留余力,才足够深刻,这份深刻总是会在刀背不能收割美好的时候出现。美好,或许是一份健康的亲情、一份无忧的爱情亦或一个长寿的身体。刀刃的锋利告诉我,必须用诗歌将生活进行包裹。当诗句落地,刀背有发光的锋芒相伴。所以,在大雪封山前,手中的笔必须拼尽全力迁徙。个人简介:蔡建壮,笔名南山人,原名蔡建壮,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中国诗歌学会》《中国诗人》《长江诗歌》《中国当代微信诗人》《企业家日报》《大西北诗人》《大平原诗刊》等刊物,有诗歌入选《世纪诗典·中国优秀诗歌精品集》和《诗谱》。

    2018-09-05 11:01:33 作者:蔡建壮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681
  • 城市的温度

    屋檐                                    把斜坡的屋顶向外延伸,把艺术的美呈现在温情的世界。是茅草,青瓦,抑或琉璃? “鸟鸣庭树上,日照屋檐时。”一声鸟鸣,惊醒了晚起的诗人白居易,一道阳光穿透诗人的心,满屋的舒适、惬意在鱼鳞一样的屋檐下荡漾,一片青瓦,一方天地给予诗人小小的满足,灵感在屋檐下避开了风雨……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低矮的茅檐触手可及,茅草在潺潺溪水边泛着柔白的光。一片新绿的青草散发着芬芳。屋檐下走出来一对白发的老夫妻,操着软绵绵的醉人的吴地口音……生活的气息跃然纸上。辛弃疾喜欢的茅檐,我也喜欢。 一枚锈蚀的小铜铃,挂在翘起的雕花的古典屋檐。风起了,清脆的叮当声唱在在光阴的流转里,迎来送往多少旧时光。一根根晶亮的雨线,从屋檐串起。沙沙沙沙,是流动的琴弦,啪啪啪啪,踩着节奏的鼓点,弹奏着四季的交响乐。屋檐,仅仅是椽子上的茅草或瓦片吗?仅仅是和风雨有关吗?春意烂漫,当枝头的第一朵桃花绽放在屋檐旁,惊醒了窠巢中啾啾呢喃的小燕子,我的心是何等喜悦啊!粉红的花碧蓝的天,妆扮着黑色的屋檐,我就坐在屋檐下静静地看,呆呆地看,思绪随着淡淡的馨香飘散。小时候,喜欢坐在茅檐下看雨,透过宽宽的雨帘,看树林隐入烟雨迷蒙,看村庄隐入如梦似幻。那颗沉静的心在茫茫大千世界中浮想联翩。更喜欢暑热难耐的时候,和家人躲在屋檐下,吹着一阵一阵的凉风。大人们纳鞋底、织毛衣,话家常。我呢?就在一旁看着书,写写作业。一行行安静的文字为我打开一扇窗,带我走向远方的世界。长大了,常常行走在繁华的都市。夏雨滂沱,从天而降,淋湿我的头发,我的衣衫,一阵寒意从脚下袭来。哪里去躲雨啊?看,伸出大楼的水泥板屋檐下,一排行人,在屋檐的庇护下缓缓前行。我也快步加入。风,不再吹乱我的头发。雨,不再打在我的身上,一丝暖意从心底窜起。沿着城市一栋栋大楼的屋檐行走,我走回了温馨的家。屋檐,一个城市的温度。屋檐下,明媚的时光,演绎着一些温情的过往。 路灯       夜的帷幕落下,月光退到最初,星子躲进云层。 黑暗中,你挺了挺瘦骨的身躯,一道亮光,喷薄而出。你,华丽地绽放在午夜之后,照亮天空,照亮城市的角落,照亮风儿回家的路,照亮那些晚归的人群。我无法想象没有月光也没有灯光的夜晚,像泼了黑漆的深渊。找不到方向,迷航! 时光停止,恐怖接踵而来,渗入骨髓,连呼吸都变得沉重。我却可以想象,风雨的黄昏,你没有瑟缩在阴霾的天空,而是挺直了冻僵的脊梁,任凭冷雨敲打。把暖色的灯光投给落寞的路人,直到匆匆行走的背影抵达下一盏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有月光的夜晚,我还是愿意站在路灯下等待,月光太朦胧,我怕与我的爱擦肩而过。我愿意我心中的期待一如这盏璀璨的灯火,流光溢彩,闪闪烁烁。路灯,黑夜的眼睛,黑夜的导航,黑夜的希望!你把勇气、力量注入每一个夜行的身影,伴他们走过一段黑色的旅程!人生路上几多沧桑,总会遇见风雪的暮霭,愿你在小巷的转角遇见一盏暖暖的明灯!暮色中的河      奔腾的河流,在夕阳的余晖中散发着水汽。河,没有因为暮色的降临而停下,波涛汹涌,如跌宕起伏的人生,波峰到波谷,逝者如斯夫。时光如水,朦胧中,隔岸灯火次第亮起,光映着翻滚的水面,留不住他急走的脚步,黄昏到清晨的距离又近了,近了……那些腾起的浪花,是白色的,如绽放的雪莲,牵连不断地盛开又牵连不断地枯萎,兴盛之间,送来一阵阵清凉的风,风打着旋儿,绕着圈,在河岸、绿树、花草的缝隙里奔跑。无数乘凉的脚步纷至沓来,沿着河边,映着晚霞,把一天的劳累、惆怅和心事抛给湍急的流水,再把悠闲、愉悦的心情打捞,把明天的美好畅想。月光升起,灯火辉煌,露珠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钻石,趴在草叶上闪闪发光。听,隆隆的水声和着美妙的旋律唱醉了夜,飞旋的舞步,跳不尽盛世太平兴旺富庶。悦耳的歌声,唱不完人间天堂繁华快乐。桥,河上最热闹的地方。生人熟人,见面皆交谈甚欢,家长里短,新闻旧闻,如河水一般滔滔不绝倾泻而下。桥,连接着此岸彼岸,也连接着一颗颗友善的心。夜风更凉了,一只水鸟斜飞在水面,眨眼间抓住了一根摇晃的芦苇,把人间灯火打量。暮色中的河,继续奔腾,不为谁的到来而停滞,也不为谁的迟到而等待。他热闹着、繁华着、凉爽着,像城市的血脉,把温润、繁华、清凉、生活的气息输送到每一个角落!暮色中的河,涌动着生命的活力! 行道树       烈日下,你落下斑驳的光影,在炽热的水泥地上摇晃着,像一片遥不可及的海,绿色的波浪带来片刻的阴凉。你的名字叫银杏、梧桐、榕树……如一排美人站在大路两边,伸开玉臂,举起手中层层叠叠的扇子,挡住七月的阳光。每一片叶子在毒花花的太阳下蒸腾着水汽,透支着生命。实在抵挡不了,才垂下头来避开直射的阳光,等待夕阳西下,等到露珠晶莹,你又恢复了生机,神采奕奕摇曳在风中。 你,有时候真的很执着,很顽强! 你的一些叶子好细好小啊,比如槐树、比如柳树,然而成千上万的小叶子重重叠叠在一起也会遮挡一片云彩。 团结的力量真的不要小瞧!弱小的生命有时会释放巨大的能量!此刻,我正撑一把伞,追逐在你的光影之下。日上中天,燥热袭来,我的脚背和小腿晒得生痛,可一走进你的绿荫,就像蹚进一条清凉的河。当季节翻转,秋色染上你的身子,那一片流金溢彩的金黄在碧蓝的天底下熠熠生辉,油画一样点缀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而那些灰暗的日子,你就像一盏盏灯照亮了城市的街道和天空。在即将坠落的日子里也要活尽精彩,活尽辉煌,也要把人生演绎得如此壮丽! 而你的一片片叶子在飘飞之后,已经是初冬了!和煦的冬日暖阳从你光秃秃的树枝间洒落下来,落在行人的肩膀。 该退场的时候,你优雅得体地退场!把暖阳留给脚下的土地,留给每一个需要温暖的路人。你,也是一个城市的温度!个人简介:彭丽,笔名松间明月。都江堰人,团结小学语文老师,都江堰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文字,写点小诗,散文,作品见于《华西都市报》《四川广播电视报》《西南商报》《都江堰报》《羌族文学》《上师大报》《玉垒诗刊》《都江堰文学网》《四川文化网》《中国诗歌网》及一些教育杂志。

    2018-09-04 09:17:34 作者:彭丽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