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偶遇天门

    偶遇天门我是被朋友“诳”进天门大峡谷的。在伽师县前一晚,朋友们只说带我们去看大峡谷,一点都不介绍,说保持神秘感。以前对峡谷的认识,当然就是记忆中的三峡、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太行山峡谷、怒江大峡谷、虎跳峡等等的描写,还有科罗拉多大峡谷、东非大裂谷等;以为除此大概也没什么特别的,至于广东的峡谷,那根本排不上号。说起神秘,倒是觉得木卡姆(维吾尔族集歌、舞、乐于一体的综合艺术形式)、刀郎(维吾尔文化的一个分支,多以歌舞形式表现)神秘,都它尔(维吾尔族独一无二的民间指弹弹弦乐器)、热瓦普(南北疆都很普及的弹弦乐器)神秘,还有麦西来甫(维吾尔族人民集娱乐、品行教育、聚餐为一体的民俗活动),怎么能把热烈和欢快,真正的寓教于乐表现得那么酣畅淋漓?一路远远是山,山上没一棵草,仿佛归零到混沌初开。这是汽车从伽师县城驶出70公里一路感觉。待开出距喀什二百余里,才到了一个极简陋平常的大门,所谓大门,其实只不过用几块巨石垒起的一个架子,过了架子,就算进谷了。走着走着,也就是像戈壁一样,到处是石头,似乎也不怎么奇特。忽然就看到高峻的山壁,仿佛巨斧凌空劈下,劈为两截;近前却发现原来并不是刀斩斧劈那么齐崭崭,更似是一整块千年巨木,被无形之手硬生生从中扯断、撕开,那一层一层的肌理尽露。有的万千钧整块巨石嵯峨,有的千百丈层层叠叠,有的又被生生挤压扭曲,凝成奇特的盘曲虬结定格。造化之功。(与贾平凹老师合影)也许,自然伟力撕扯这壁立的大山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像我们轻轻地撕开一块千层面包。从一条不大的缝隙里,我们走进去就身处谷底。曲折迂回,最窄处0.3米,一人勉强挤过,宽处则达到100多米。据说,洪水期水深能高达30多米,比许多内陆湖比如洞庭湖都深。但现在许多地方地下仅有一层覆冰,厚的地方白茫茫一片,并且很滑;薄的如一张纸一踩就碎裂,下面是浅浅的潺潺流水。尽是脚下是千万年流水冲刷的嶙峋岩石,有的地方还得手脚并用地爬上去。虽近初春,却冽风有点刺骨,据说在风口能徒然地把坚实的帆布凭空撕开……怪不得朋友不讲明呢,早知这么艰辛,也许我不会来了。但既来则安,这千姿百态的古岩,尽可驰骋想象,似古堡幽城、如飞禽走兽、似人间万物、像千军万马,任什么形容词都能用上: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神韵流动、气势雄伟、巍巍壮观……这峡谷,有30公里长呢。一路上,俯首只有岩石砾土,仰头不见鸟兽踪迹。同伴们忽然惊呼起来:一根羽毛。那是一根大约手掌长短,灰白灰白的鸟羽,有点像西人用作羽毛笔那种,坚挺、粗壮,要在平时大概根本就无人注意,现在也好像新大陆似的,在大家手中传赏,久久舍不得放开。一路赏玩着那筋骨尽露的石、岩、山,忽然又发现,山是没有任何植物的。我们甚至没有发现绿色。这赤裸裸坦露在人面前的血脉贲张的自然肌理,难道不是力的象征?鸿蒙之中,高等生物还没有出现,大片的森林,生命顽强地与自然抗争。亘古沉寂中,日升月落,流星划过,只有地火在奔突,突然天崩地裂:地震造山,岩石的筋骨被撕裂、被扭曲、形成一层又一层的皱褶。然而山没有低头。它默默地承受、默默地用自己的脊背负着一切,已然变成弓形的脊梁,还在继续拱起,超越了许许多多高峰,但它仍然傲然背负无边的苍穹。多么悲壮的角力。一百年过去了。一万年过去了。一亿年过去了。漫漫4亿年过去了。高加索上的普罗米修斯也远没受那么长的惩罚。不,不,那是力的积聚,到了那一霎,力会突然迸发出来,那时,必是地动天摇。地质学家说,这是中国最大的断层陷落带,加上典型的丹霞地貌,已被定为全球优秀的地质公园。大峡谷不同时期的山体变化全面记录了近4亿年来新疆地质地壳运动变化的全过程,被称为中国第一的地质运动变化活化石馆,也是全球优秀地质公园。两侧断壁高崖,犹如山体强行撕裂而成。那是4亿年前印度洋板块运动所致,一场大地震令其撕裂陷落。大峡谷在当地维吾尔语里称为“斯瑞里克·吉力嘎”,意为神秘的峡谷。那就产生神奇的传说,正因其火热而毫不掩饰的力,产生深沉的感情,来得如此的彻底,这般的强烈。在很久以前,疏勒国王子打猎时受伤,被一个牧羊女所救。王子被牧羊女的美丽和善良打动,两人倾心相爱。国王听说后勃然大怒,便瞒着王子将牧羊女囚困在这“斯瑞力克·吉力嘎”迷谷中。王子悲愤不已,不顾阻拦,只身前往寻找心上人。七天七夜,水喝完了,干粮吃光了,王子筋疲力尽,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呼唤心上人的名字,震撼了天地,面前的高山顿时裂开一道缝隙,成为峡谷。牧羊女听到了王子的呼唤,泪如泉涌,眼泪化作溪流,顺着山谷奔流到王子跟前。昏迷中的王子尝到了牧羊女的眼泪,知道心上人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于是振作精神,拼尽全身力气沿溪流向山谷深处走去……于是便有了现在的情人之吻、寻情谷、连心溪、寻情脚印、王子古堡,一个一个的传说连着独特的憧憬与想象。当地的维吾尔少男少女相爱,会来到谷中,共喝一捧连心溪水,他们相信,这样就能两心相连,永不分离。有哪一种爱,比得上这种炽烈又深沉、浓郁而且色彩鲜明的情?这样层次线条分明的山,不正是她迸发的琴弦上的五线谱么?神秘的刻骨蚀心,我有点懂了。原来,不到天门,邂逅不到这山;不到峡谷,不知道山是有情的。这情是这么热烈,这力、这情、这景,原来是可遇不可求的。这就是天门,也是心中唯一的天门。

    2018-11-15 16:32:02 作者:邝穗雄 来源:青年作家
    • 0
    • 3312
  • 读书

    八月高温,特别是南方。气温高人也容易烦躁,如能静下心来捧书阅读,另有一番收获。书,经过了七月的艳阳炙晒,干干爽爽安安静静地呆在架上,在炎热的天气中散发出浓的香气充盈了书房的所有空间。生活中难免时常会困惑与迷茫叠加,内压外压齐发,连老天都应景地为你酝酿一场风雨欲来的压抑。人生不急于一时,放下一切,捧一本书坐在闷热的窗台上静读,雷雨中,泥尘终被冲刷进了下水道,烦躁的思绪,也被那智慧的句子抚平得如同小花猫的毛。 若有缘读到能解当下迷惑的文章段落,那情形,恍如六祖爷爷说的顿时明心见性,大彻大悟。写那文章的人也许远在古代,也许现在也和你一样在另一城市喝着茶,没有任何安排与设计,一切,只能用一个字解释:缘!此时,我愿再心中默念,铺开纸笔临一遍东波词《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解救困惑与迷茫的正是东坡式的豁达与乐观!都说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是人类的朋友,当然前提是指健康的书籍。只要你愿意在随手可及的地方多放几本,你会发现这些朋友“真够朋友”地充实着生活的内涵!比如:有时白天所见人事深刻的让人难忘苦苦思索,若临睡前还惦念着那人那事,必难入睡。干脆坐起,随手在枕下或床头柜摸到一本书,读之,静夜有了着落不再难过。一份微温的夜宵,一盏小灯,等待回家路上的亲人。牵挂让生活真实,盼望让时光放慢,用一卷书去冲淡等待的无聊与焦虑!包包里放本书,任何小空闲都可以阅读。要面对重大事情前看看修心的书还可以舒缓神经!女人多读书,恬静内敛,灵气不为物质所销,从容优雅。男人多读书,收张有度,勇气不为世俗所蚀,风流儒雅。清代诗人随园先生有名句“书非借不能读也”,这话很有道理,但若读书的习惯如吃饭睡觉一样自然,书,便会成为生活的必需品,爱书还会成为珍藏品。愿书香伴人生漫漫,心常净!

    2018-10-25 16:39:28 作者:梁凤萍 来源:青年作家
    • 0
    • 3088
  • 我该拿什么来感谢您

    悠悠华夏,上下五千年,由古至今,感恩是我们中华的传统美德。成长的路上,遇到的贵人和益师良友太多,要感谢的人也太多。可最需要感谢的人是我的父母,人生在世记恩情,父母恩情似海深。他们赋予了我生命,把我带到这美好的人间,十月怀胎,我住上了最昂贵的房子,一辈子也交不起的房租。但是,我该拿什么来感谢您呢?中国的父母,几乎都有一个宏伟的目标,并赋予自己终身伟大的责任,那就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如此般殷切的希望,我的父母也没掉队。从小,父母就把我们兄妹俩送进一系列的培养班,在教育方面,他们从不吝啬,可怜天下父母心,任凭他们怎么努力,我也不愿意去接受。如事与愿违,何必挂于心菲?渐渐,父母明白了强迫我成为他们理想中的标准是行不通的。最终他们选择让我健康成长成为最终目标,六年级那年,我学会了自强,自立,父母也开始背井离乡,外出打拼。我从刚开始的不适应自己在家,到爱上自己一人在家,随着时光的流逝,我明白了:一个人的世界未尝不好,只是梦醒时自己也云飞烟灭……唐朝诗人王维曾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是啊!每逢佳节,我便会格外思念父母,思也浓,念也浓,写尽相思春到冬!我又认为每逢佳节倍孤独,幸运的是有夜雨敲窗,就如一纸浅浅的墨痕,倾听我深深低诉。也正是这样一系列的磨炼,我变得更坚强,感谢父母没有像当初逼我学习那样心软。我经常会在夜里沉思,我该拿什么感谢您?到了大学,回顾成长之路,我明白了父母当初的用苦良心,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让我从小学会独立,明白他们为什么强迫我学习,使我认识到在这社会上没有知识会被淘汰,但是,我该拿什么来感谢您?大一时,参加学校的“校庆杯”征文大赛,抱着尝试的心态,意料之外,获奖了。当我把这成绩拿给父母过目时,他们喜笑颜开。这时,我意识到原来让父母开心是如此之简单,第一次意识到成绩的重要性。接下来的大学生活,我便发奋图强,参加学校的活动,参加比赛,通过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使父母感到欣慰。但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也足矣使他们产生担忧,哪怕是一次小感冒,哪怕是调皮受伤,手上缝的那十四针,他们嘴上训斥着,内心却比我受伤的手更疼,万爱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古人云: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但我目前唯有拿一张张成绩单来感谢您、一本本通红的荣誉证书来感谢您、一天天快乐而健康地茁壮成长来感谢您!除此之外,我还该拿什么来感谢您?

    2018-10-25 16:37:44 作者:梁华恩 来源:青年作家
    • 0
    • 4071
  • 虹七中的江湖

    虹七中的江湖 《虹猫蓝兔七侠传》(以下简称虹七)是由湖南宏梦卡通传播有限公司于2006年推出的一部长篇武侠动画,是中国首部武侠动画连续剧。主要讲述了以虹猫蓝兔等为主的七位侠客,为保护森林和大地的和平与安宁,与反派魔教相斗争的武侠故事。 这是一部真正的武侠。侠肝义胆、儿女情长、九死一生、义薄云天。入眼皆是“男儿有胆气,仗剑走天涯;女儿有剑心,柔情满山岗”的冲天豪气。它打破了常规脸谱化的角色设定,塑造出性格迥异而各有千秋的七位侠客。给我们构造了一群有血有肉的江湖儿女。勇敢坚毅、足智多谋的七剑之首虹猫,虽颇具领袖风范,却有些英雄主义。冰雪聪明、侠骨柔情的玉蟾宫主蓝兔,杀伐决断不逊色于男儿,在面对黑小虎的爱慕时,她发出“正邪不两立”之声。却也有时太过于单纯善良,被人利用。遭马三娘迫害的客栈老板娘莎丽,身残志坚、苦练左手剑法,但消极悲观情绪特别多,过于固执不听劝。仗义豪爽、好赌好酒的混世魔王大奔,纵然个性鲁莽却也是性情中人。悬壶济世、贪生怕死的神医逗逗,后期也慢慢成长为顾全大局、舍己为人的人。在魔教卧底十年,暗中帮助虹猫等人的跳跳,心思慎密、忍辱负重。还有竹林居士达达,仙风傲骨、一心归隐。对夫人情深义重,却过于儿女情长,也因此被迫卷入这场硝烟中。反派的塑造更是入木三分。无论什么都撼动不了称霸武林志向的黑心虎,在儿子死亡的那一刻,流下了全剧唯一的泪水。那声“虎儿——”悲愤凄切,响彻云霄。他放弃了垂涎几十年的天下,一心只为儿子报仇。在迷魂台闭关十年的黑小虎,他行事最是光明磊落、讲求正当手段。却一心爱慕蓝兔求而不得、妒火烧心,从而后期黑化。还有重情重义,与大奔结为生死兄弟的牛旋风,蛇蝎心肠、不择手段的马三娘,阴险狡诈、色胆包天猪无戒。 这是一场真正的江湖。风起云涌,血雨腥风,人心险恶,黑白分明。虹七却带给我们一股“过就要过的有滋有味、活就要活的神采飞扬”的令人酣畅淋漓的江湖气概。主角虹猫在一路寻找七剑的过程中,可谓是斗智斗勇,险象环生。而魔教与七剑都有各自的卧底,彼此间各种反间计、连环计、瞒天过海、借刀杀人等计策使用的惟妙惟俏。剧情堪称是跌宕起伏、精彩绝伦,用炫迈的广告来说,就是看了让人“根本停不下来”!动物的形象、直白的对话、吸引人的剧情使这部动画深受孩子们的喜爱。它建造了一个邪不胜正的价值观,体现了七剑的忠义、勇敢、情义和友谊。假设抛开动物原型,用真人去演绎这个剧情,完全可以是一部非常优秀的武侠电视剧。而在七剑与魔教的矛盾冲突下,一些支线剧情也是相当的精彩。比如虹猫与蓝兔之间出生入死、生死与共,比如黑小虎对蓝兔的情感纠葛、爱而不得,比如牛旋风与大奔的跨越正邪的生死之交,比如大奔与莎丽这对欢喜冤家、默默守护。 虹七中的江湖是极具悲剧色彩的,其中也颇具文学顾问余华老师的味道。在那个暗无天日、生灵涂炭的武林世界里。白猫为保麒麟而死,紫兔自爆就义,六嫂为救水火棍纵身跃火海。而七剑就在寻找下一剑、逃亡、被追杀、绝地突围、再寻找下一剑之中度过。玉蟾宫、金鞭溪客栈、六奇阁道观、快活林、百草谷……七剑的每一个落脚处都随之被踏平。顺便来看看反派人物,大BOSS黑心虎五十年如一日受病痛折磨,两次败在两代七剑下。魔教少主黑小虎自小闭关十年,出关后捕麒麟,杀七剑,能骑马追杀虹猫三天三夜不合眼。马三娘、牛旋风、猪无戒更不另说了。无论正派还是反派,配角还是主角,无一不是饱经风霜、历经磨难、千疮百孔。 除去本身的武侠特色外,作为湖南本土公司,宏梦最大程度展现了当地的美景风光。细心的朋友会发现,这里运用了3D与2D相融合的手法,使那激情澎湃的江湖能在一片广阔的帷幕下施展开来。比方说七侠所到之处:西海石林,天门山,金鞭溪客寨,六奇阁,十里画廊等。还有虹猫修炼火舞旋风之处索溪峪,魔教的老窝袁家界。 一说起江湖,便不得不提武打戏了。虹七团队请了专业的武术指导,真人定位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每个人的剑法都各具特色。剑名剑谱与各招各式相对应:火舞旋风、冰天雪地、紫气东来……精彩的打戏与精致的场景相结合,带给我们一场视觉盛宴。这里推荐玉蟾宫的荷池之战,虹猫与马三娘的地道之战,虹猫与黑小虎的宝峰湖伞战。当然,对于刷了N遍的我来说,还是觉得主角的打戏占比过大,吼声可以说是贯穿整段打戏,难免被后人诟病。现在脑子里还有他们出招时的:“嚯嚯嚯”的声音。 虹七还有蛮多值得关注的地方。比方那超燃的开头曲,和情义绵长的片尾曲, 108的集数,还有阵容强悍的CV们:配过虹猫、咖喱、淘气的付以琳老师,正太音与霸气声随时切换自如。晏婷老师的蓝兔声可坚韧、可柔情,完全符合侠骨柔情的设定。马三娘在剧中是潜藏在七剑的卧底,她在面对七剑时的知性音、面对魔教众人的御姐音、做蒙面侠时的男人音和假装勾引猪无戒时的娇媚音,都被卓文君老师诠释的很棒。 在我看来,小学的我们都还没到看金庸、古龙武侠书的年纪,但虹七却给了我们关于“武侠”,对于“江湖”的最初概念:关于儿女情长的柔美、大碗喝酒的快意、正邪两立的分明、刀光剑影的狂放……里边的兄弟情义、儿女情长、江湖情怀是那样的令人感动。                             刀光剑影漂泊于乱世,诗酒相邀谈笑尽韶华,致敬江湖,致敬童年。

    2018-10-22 09:28:08 作者:吴阳阳 来源:青年作家
    • 0
    • 4086
  • 时光甚好,相遇有期

    时光有记忆,有缘人相遇自有归期!——题记忘记了具体的时间,只记得那天天气甚好,有阳光,有微风!那是临近学期末,原本是多人的爬山之旅,却由于各种各样的小插曲,最后剩下了四人行。就如古话常说的:“冥冥之中,相遇自有天意”。也是那次,我们莫名地越来越熟悉,甚至有很多时刻,有股相识恨晚的强烈感!也许,你我都一样,也有那么一个或几个甚至是一群,相识恨晚的朋友!那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目前为止最后一次爬山。可能因为有些激动,以至于乘坐公交的颠簸以及下车随即而来的漫天灰尘丝也毫不影响我的兴致。原来心情美丽真的很重要,让你觉得所有平时可能接受不了的大问题都成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当天,在通往山顶的途上,遇到的行人并不多,我们时而面向前方走得飞快,时而背着前进的方向慢下脚步来,毫不陌生地敞开胸怀与自然对话,那一刻,好像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因为满足,所以觉得幸福!到达山顶后,徐徐的微风拂在脸上,很是舒服。那时候突然想起的,是诗人杜甫《望岳》中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高度,果然能给视觉一场盛宴,让人置身自然,抛掉烦忧,乐在其中。难怪爬山之人都向往顶峰!渐渐地,烈阳多了几分柔情,山顶的人随即多了起来。不知何时,连晚霞也妖娆了起来,还隐隐约约能看到彩霞汇成的一张温柔的脸,像是在冲你会心一笑。我想,这样美好的风景下,有三俩好友身边共享,如果许愿,会不会很快实现!如今,还是很清楚地记得山顶广场比我们晚来的那小妹妹。她拉着我的手说是要跳在幼儿园学到的舞蹈给我看,接着便真的踉跄地舞蹈起来!微光下的她,像极了一只小精灵。可能太久没人跟她好好说话,也许她本就生性外向热情乐于分享,以至于于我像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毫无陌生感。她淘气地缠绕着我同我玩耍,也说了好多话,直到夕阳落山,我们离去。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求不来,也躲不开。如若当时再是推迟几天,亦或是再多一些人,我想,“我们”应也不是“我们”了。时光甚好,奈何兜兜转转,还是不偏不倚地成就了“四人行”,很庆幸,也很珍惜!虽然爬山本是一件细微的小事情,但不可否认的是,和相处不累的人一起,是真的舒心!也许仅仅是安安静静地吹着山的另一边送来的风,沐浴着傍晚时分余温刚好的阳光。人的一生,漫长而短暂,会路过很多人,每一次的相遇都有它的意义,而我也刚好信奉恰到好处的相遇,不早,也不晚。哪天,或许你也不觉地会在记忆的海洋中搜寻,然后和期待的人不期而遇:“奥,原来你还在这里!”这,也是生命的曼妙之处!

    2018-10-18 09:34:17 作者:朱钰珊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617
  • 故土四物

      这条路被村子人叫做“石巷”,普通简单的名字,只是因为路是石碑铺陈的。至今为止我走过它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我却一直在找可以走过它的机会。父亲很少让我走出去外面,小时候的我每天都是在家里写作业背课文,也很少想出去走走——即使是在自己的村庄里。第一次父亲带我去,是因为那条路有他儿时住的房子。我只能看到一间很窄很小的屋子,旧木门有已经生锈的锁扣着,外面像是一个柴火间,父亲说那是养猪的地方,上面的棚子睡人。六口人住在这样小的一个地方,还有牲畜的圈子,父亲会开始讲一些他在这个屋子生活的时候发生的事情给我和弟弟听。这屋子旁边有一小块地,父亲在那里种了几株薯,带我和弟弟到那里,也纯粹只是看看它们的生长情况。石巷也不过是只有石碑板宽,爷爷在这个屋子旁边种了一棵树,父亲也不知道树名。我记得那棵树很高,在周围一片藤蔓野草中,它显得尤为独特。似是一个符号,区别开这个屋子和其他老屋;似是一个路标,错落的建筑群,老屋没有门牌,在此站住,便是这个屋子。对于爷爷,除了母亲说我只吃他种的小葱,就没有其他印象了。七岁时爷爷就西去,剩下记忆里他那掉光牙齿的样子,蹒跚的姿态,便再无其他。幼年的我曾每次都在野草堆里摘了几朵小花,放在这棵树下。多少年了,这棵树越长越大,根系支起了上方的石碑,虽说这条石路本来就崎岖不平。有人对父亲说不如砍了,免得碍着行人。父亲说不管了,行人也并不是没办法路过。后来在前些年的台风中,这棵树折了,阻挡了这条羊肠小道,父亲只好找人来把树锯了,运走。我已经想不起来树的样子,无法考证它的名字。这个老屋也在风吹雨打里坍塌,如今只剩下几面不足一个成人高的墙,青苔在墙面上贪婪地蔓延,杂草也肆虐地在缝隙间生长。那些父亲还没有给我讲的故事,那些连父亲也不知道的故事,就此被盖住,再也没有人去搬开一块石块,去探寻某些秘密。石巷不是很长,也不是很短,在任何一个岔口走开,都能到达另外一个区域。沿着高低不平的石巷走,眼帘里和老屋那样的断墙残垣比比皆是。没有了那棵树,老屋也跟它们没有什么不同了。一大株的五色梅长得已经高于墙体,石砌的门框还在,正面看进去,便像是一幅画。一簇簇狗尾巴草模仿稻穗的样子,在风里弯下腰摇曳。野生的爬山虎和喇叭花顺着电线围绕,层层包裹,一路攀上,将这些本来毫无相干的物体连接。有一口古井在再往前几步的地方。那是很大的一口井,六边形的井口,周围地面用石碑形成一个八卦方阵的图案。往水里看,只能看见自己的倒影,连同头顶的天空,在水面的成像里就在你背后了。大人不让小孩朝水里看,井口太宽,井墙太矮,生怕小孩子栽进去。从此处汲水的人越来越少,水面上落叶和灰尘也静止了。我猜想是否在遥远的某一天日落时分,在这古井边汲水洗头的姑娘,如瀑的长发和窈窕的身姿,惊艳了从石路走过的少年,伴着星辰和月色映入了他的梦里。我把手放在它太阳下晒得发烫的边沿上,没有听到回响,那温度应该也只是它想告诉我,它还活着,即使可能终有一天会被完全遗弃,被填平然后死去。千百年后的人们不知道曾经这里有不尽的清泉,滋养着行走的生灵。我也没有喝过它的水,但是我知道那些老一代人的乡愁来讲,一口便可以饮醉。顺着古井在的岔道走进一条巷子,有另外一座旧屋,母亲说那是父亲的外祖父母曾经住的地方。仅是由于他们的牌位依旧在那个旧屋里,每逢时节都要祭拜,我才跟着母亲去。相对完整的一座屋子,但是掩盖不住风吹雨打沧桑的痕迹。门口的瓦砾上一片红色,是前些时候过年祭拜完放鞭炮留下的。而醒目的是在这屋顶,开满了一种橘红色的花——棒叶落地生根,又叫不死鸟花。在瓦片堆里很常见这种植物,但能见到花开得如此繁茂的却极少。野生的不死鸟花,需要极为好的长势和足够成熟,才能到花开的时候。一朵朵的花冠像一个个小灯笼,没有叶子,只有灰白色似干枯了一般的茎,花冠由茎在一处弯曲向上支起,犹如手臂托起一团美丽。不死鸟来自传说,与凤凰一样浴火,永生。我仰望这橘色的火焰,它们燃烧,不会熄灭。它又有个更为温柔的名字叫做锦蝶,这种植物在夏秋时期枝叶上有褐粉色的花序想一只蝴蝶停在圆棒状的叶子上。而作为同属落地生根的植物,它便也一样,在离开母株后依旧顽强地存活,迅速繁殖出自己的枝叶——那些远行身在异乡的人,亦如同这花一样。我环顾四周,唯有这旧屋上方开得如此地多,如此地生机盎然,在周围一片冬日干燥的萧条和冷风里,在那些喑哑的颜色里,它们美得极为艳煞。阳光照在这幽静的石巷,木讷的旧屋,沉默的一花一木,时间却还在疾走,世俗的心不安地前赴后继。我站在午后的这条石巷里,等一声燕归来的鸣叫。却忘了还要再等几日,春暖百花开,才有新燕来。而我将又一次离开这里,去灯红酒绿熙熙攘攘的城市。我不知有多少人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像我一样为它落字成章。越来越少的人想要回到这里,石巷不会是他们留念的地方。而这些人慢慢扎根在他乡,他们的孩子,也不会走过这条石巷,他们的后人,不会有满是尘埃的乡愁。有一天一座座老屋会彻底风化成砂砾,或被替代成钢筋水泥;人们喝着自来水,不用再到古井边花费力气;野花野草也同样被出去,栽上一盆盆馥郁的温室花儿……我问它们需要足够的字数去描写,才能让自己多年后想起,曾经的这片土地,是怎样的一个故里。石巷、老屋、古井、锦蝶花,它们依旧不语,看着时光和记忆一起老去。

    2018-10-17 13:38:35 作者:赖思琪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