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美食纪事

    爱是一回事,生活是一回事,而美食,是另一回事。——题记曾经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这样一段话:“我们知道四川火锅调料其实只需要香油蒜泥,我们知道豆皮煮软了包住牛肉吃简直是人间美味,我们知道街头巷尾里隐藏着千千万万流泪的原因——那些吃的,好吃哭了。当我知道自己可以爱上别人的时候,已经吃得很多了。”世上能使你产生感情的事物何其之多,可唯有爱情与美食不可辜负,后来我才想通这一点。爱情是生活的动力,而食物才是安身立命之根本。 日子过去得多了,吃食也变得繁多而杂乱起来。至今仍然记忆深刻的只剩小时候喝过的一杯樱花酒和有一次清明节吃到的艾草团子了。其实想起它们也是偶然。在看《秒速五厘米》的时候,有一句台词是:“听说樱花是以秒速五厘米飘落的”,思绪便忽然被拉回了童年随父母一道去的日本料理店。侍者从玻璃罐子里倒出来染上了樱花粉的白酒,端起搪瓷的小酒杯,抿一口,馨香入嘴而后烈酒烫喉,最后只在口腔中留下一股樱花与冰糖混合的清香。而关于艾草团子的回忆便没有那么清晰了,只是每当我的肚子发出饥饿的号令时,味蕾仍然想念着艾草裹着香软的糯米和咸味肉馅的这种美味罢了。最近一次想起过世的爷爷是在奶奶的生日上。父亲突发而来有了兴致下厨,因为正值酷暑,便为我们拍了一盘黄瓜当做凉菜开胃。黄瓜被端上桌时有着时令蔬菜特有的青翠欲滴,我却迟迟没有动筷——因为这是爷爷最拿手的菜式。朴朴素素、平平淡淡的一道家常菜,却裹杂了关于我的童年的美好记忆,触发的是我对于味觉的最初体验。依然记得儿时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趴在铺了方格布的餐桌上,隔着一道大大的滑动玻璃门往里看爷爷在砧板上拍黄瓜的背影。爷爷握着刀拍黄瓜,刀落在砧板上的声音有条不紊;奶奶则站在一旁翻炒着锅里的醋溜土豆丝。而后蒜香和醋香便会偷偷从缝隙中挤出来一并钻进我的鼻子里。有时窗外阳光正好,我会抓着一只布娃娃,搬来一张小板凳坐在拉开半边的滑动玻璃门前,眯着眼睛看着爷爷和奶奶的身姿被拉长做影子,相互交缠在一起,斜斜地躺在地上,被不断拉长又不断缩短。他们各忙各的,不说一句话,也就是在爷爷洗好菜刀时总能见到两根已经被洗净的黄瓜被安静地放在塑料筐里,奶奶炒菜时抽油烟机总会被及时打开罢了。这是我从爷爷奶奶身上看到的爱情,却比王子和公主的爱情更让我羡慕。如今想起来这些场景,我仍会感谢那时那般的岁月静好。因为这是美好甚于我所经历过的任何让我开心的事情千万倍的存在。那些画面十分温馨自然,是以后许多年来每当我想起童年时首先会想到的画面。虽说美食的极致并非属于一盘拍黄瓜,可它却是令我最怀念的。长条形的黄瓜淋上陈醋,撒上剁碎的蒜蓉后更是色香味俱全,无疑是一道开胃的佳肴。但这盘黄瓜终究是出于父亲的手,不会有令我思念的味道,也不会有爱情的味道。时光涨水。今天的我,若能越染尘的旧时光再吃一次爷爷亲手做的这道拿手凉菜,定会泪流满面。在吃完父亲拍的那盘黄瓜之后我就明白了,爱是一回事,生活是一回事,而美食,是另一回事。每到一个不同的地方,首先我会先去品尝一番当地的美食。我吃得了甜腻的美国果腹式大分量杯子蛋糕,也接受得了散发着浓郁德国乡村气息的樱桃黑森林蛋糕;我可以穿着一身开满白色大花的异国风情长裙去新加坡吃一顿墨鱼汁拌面和烟熏三文鱼,也可以专门去买一只柠檬将它切片,尝一下柠檬汁浇在欧芹、橄榄和蛤蜊搭配的意大利面上的滋味。我爱吃,也愿意接纳不同国家、不同款式、不同风情的美食,但我更希望的是在日新月异的变化中仍会有一处我所热爱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我眷恋且百吃不厌的美味。以前一直觉得,爱情没有菜谱重要,而美食也不过就是生活繁衍而出的必需品。可现在才逐渐发觉并非如此。一道菜肴,可以只追求味道而不在乎摆盘的样式,也可以让样式与口味共存。就如同一大锅煮到沸腾的蔬菜汤对比于顶级牛排旁边的配菜都要讲究精致一般。其实不用考虑那么多,因为它们之间本身就没有比较的必要。所爱的人依然爱着,美味的东西依然美味,生活所需要经历的依然经历着,这不就够了吗?有一个爱的人,有一道爱吃的菜,有一处能安身立命的归所,足矣。

    2018-08-29 21:46:42 作者:高静澜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639
  • 善待老人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

    迟暮之年,是每个人要经历的。一个人如果晚年境遇凄凉苦楚,缺乏关心和瞻仰,那是晚年人生最大的不幸,善待老人,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可谓至理名言。也许是我自幼失去爷爷奶奶的缘故,无论何时何地,看到老人我都会格外关注。清晨的菜市场热闹非凡,菜市场门前有一排风雨不改卖青菜的档口井然有序地排着,在路边摆摊不用交任何税费、铺位费,故而价钱也比较公道,无奈的是要提心吊胆,时而会有城管在溜达。卖青菜的这些老板们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还有不甘示弱的老爷爷老奶奶。这些老年人总会引起我的思考:按理来说,年过花甲的他们更适合在家里安享晚年吧!但是俗话说的好:有头发谁会愿意去做秃头呢?估计是生活所迫才会这样,但是我非常敬佩他们,因为他们凭自己的能力去赚钱,所以我每次去买菜,老爷爷老奶奶们的菜都是我的首选。前几天,我去买青菜,在场的每个档口老板们都很热情洋溢,向我喊着他们的菜有多么新鲜,价格有多么便宜,品种有多么丰富,我一边挑菜一边赞叹着他们这种难能可贵的精神,当我余光注意到对面那位年迈的老奶奶时,目光立即就拉直了,她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挂着一副慈祥的笑容,充满期待的眼神注视着我,一言不发,我扫视了一遍她的菜,只有一个品种——空心菜。尽管相比之下不是很新鲜,但我还是选择了她,我刚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奶奶用她那双饱经沧桑的手指着空心菜,小心翼翼地说一块钱1斤,不卖贵。我的心“咯噔”一下,这时有一个冲动,恨不得把她篮子里面的青菜都给买了,这样她便可以在黄昏之前赶回家。但是事实我只买了一部分,后来,我一直惦记着她,仿佛心上悬挂着一颗石头,直到现在。正如古代先贤所倡导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要像对待自己的长辈一样,善待天下所有的老年人,人的一生,免不了头发花白步履蹒跚的时候。大一时,学校组织了志愿活动,到敬老院探访老人,我知道敬老院是一个挺让人心酸的地方,他们操劳了大半辈子,本该在家舒心安享老年生活的时候,这些空巢老人却被送到敬老院。当我迈进敬老院时,心情五味杂陈,这里的老人,耳朵几乎不太好使,他们老人与老人之间沟通起来会非常吃力,所以干脆没有太多的交流,看起来他们身边的都是老年人,造成了大家认为他们有许多同龄伙伴,日子过得很愉快的假想,但事实并非如此,其实他们的内心都很孤独,长时间的孤独让他们形成了自我封闭,要融化这层隔阂需要时间,也需要关怀,刚开始我们一直在做沟通工作,尝试与他们沟通、交流。这里的爷爷奶奶都非常热情,看到有这么多学生去看望他们感到非常开心,我坐下与一个长年坐在轮椅上的奶奶谈话。那时正是寒冷的冬天,尽管奶奶穿着一层层棉袄,但她布满皱纹的双手却很冰冷,我一直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想传递给她温暖,她也紧紧握住我的手,讲着她的故事,当讲到她家人时,眼里透出了魂牵梦萦的情感,我用心聆听着,努力做一名合格的聆听者。但是,她有着讲不完的故事,我有着留在那里有限的时间,最后还是决定,抽出点时间去其他空间看一看。其中,却有一个房间让我惊呆了,那有一张床,床上面没有席子,只有一张具有历史性的棉被,看上去毫无暖和感,再走近仔细看,里面裹着一位骨瘦嶙峋的奶奶,斜着躺在那里,动弹不得,一双无助的眼神静静的看着我,表情非常吃力,我的心也非常难受。那一刻,我心如刀割,却无可奈何,不久,楼下响起了负责人喊集合的声音,还没来的及跟这位奶奶寒暄几句,却要和她挥手说再见,跟院里的爷爷奶奶简单的道了声别后就集合离开敬老院。走出院门口,整个城市笼罩在阴湿的雨里,我抬头仰望天空,深深地叹了口气。这灰蒙蒙的天空,也迟迟见不着阳光,让人感到莫名的沮丧,我走在街上想起那一幕就有一种落泪的冲动。躺在床上的那位老奶奶,那双无助的眼神,那副吃力的神态,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我多么想帮帮她,哪怕是帮她移正位置,让她躺得舒服点;哪怕是给她加一张棉被,使她在这寒气袭人的冬天里增添一丝温暖,但我却无能为力,这种无奈,只能在我心里挂着,挂一辈子!并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做人孝顺的人,正所谓百善孝为先。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善待老人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哪怕不是明天的自已,我同样会义不容辞的善待老人。

    2018-08-29 21:40:55 作者:梁华恩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185
  • 京漂与参军,这一路前行的梦想

    我喜欢跑步,跑步是锻炼身体的一种方式。在大院里有一个橡胶跑道,这里是我经常跑步的地方。伴随着夕阳西下,跑道上也会陆陆续续走来锻炼的人们,有悠闲散步的老人,有嬉笑追赶的儿童,也有和我一样不快不慢坚持跑步的年轻人。散步的老人喜欢三五结伴,有说有笑,从他们的言语中知道他们也曾当过兵扛过枪,他们自豪而又爽朗的讲述着那个年代军营里的故事,或是感叹、或是惋惜、或是怀念,我有时候会跟着他们身后小走上一圈,看着他们斑白的发丝和渐弯的后背,听他们讲述的同时内心多了一份敬意。听着老人们的讲述,我在感叹时间流逝的同时也会联想到自己,多年以后我是否也会像他们一样悠闲的回忆青春往事,回忆那些年我们在部队的日子。我跟着他们在后面走着,活动着胳膊做着热身,突然一位老人的一句话让我心头一震,他说,那个时候单位报我去北京学习,谁知道去了那边人说名额已满不愿意再接收,我跟老师看了自己写的文章好不容易才留了下来,那个机会真的很难得。听他的讲述我心头一震,我不知眼前这位陌生老人的故事,也许是因为有段相似的经历,让我也想起了自己那段进京追梦的日子。从小我就渴望军装、向往部队、羡慕军人那特有的气质,我很希望将来的自己会是一名顶天立地的军人,可以指挥冲杀于硝烟的战场。在我心里,参军入伍是那么的光荣,令人骄傲令人向往。读高中时我喜欢写点诗歌,我那自以为是的诗歌在学校里却很受欢迎,诗歌《理想》与《古槐》也在《读者》杂志上发表。那时候诗歌本经常被别班的同学借去翻阅,年少轻狂的我产生了大胆又天真的想法,因为想当兵,又喜欢写作,我想何不拿着诗歌去解放军艺术学院找一找老师呢,说不定既能收下我又能穿军装!带着这个想法,高考一结束,我便拿着自己的诗本从山东坐车来到北京。当我激动的要踏进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时候,警卫人员告诉我要进去必须要有证件。看着眼前的解放军艺术学院,看着繁华的北京城,我那天真的想法像睡梦一样一下子被现实惊醒,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我无奈的退了回去。本想回山东,但来北京一次我不想就这样伤感而失落的回去,抱着对另一份梦想的向往我又赶往了北京电影制片厂。就这样我误打误撞的进了北京电影制片厂的保安培训所,前两天里因为下雨不用干什么,我和几个刚来北京的青年躺在宿舍里无聊的玩着手机,打着扑克。第三天天气晴朗,经过简单的队列训练后,我在保安培训所的安排下开始在一座大厦外站岗。站岗的时间让我印象深刻,从上岗到下岗前后是六个小时,从漆黑的半夜一直到太阳高照的上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想写日记,却不知道写些什么。我高中时候是一直坚持写日记的,但在北京的那段时间,我却没有写,不是不想写,而是拿着笔总发呆,也许是累,也许是迷茫。在这站了两天岗,也许看我还是个孩子,附近的老伯了解我的情况后悄悄告诉我一个月后恐怕很难顺利的拿上工资,让我多留个心眼。回到地下室,看着昏暗狭窄的空间,看着沉默劳累的队友,我突然发现这里还真就我一个学生啊,我脱下印有“北京保安”的保安服选择了离开。刺眼的阳光照着明晃晃的楼群,车水马龙的城市一片繁华与忙碌。来北京的第六天我身上的钱也已经花的差不多,翻开口袋,只有回山东的路费了。我知道我必须找一份工作,来北京一次我不想存有遗憾。但对于北京,这样大的城市,我感到惊慌,感到陌生。我一个人游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心中想的是父母,还有我这背在包里的诗歌。到哪去找工作,谁会有时间听我来北京的故事?如果是追梦?追的是什么梦?后来我进入了一家洗浴中心干起了服务员,老板人不错,平常对我也很关照。带着对文字的热爱,带着对军装的渴望,在2010年在大雪纷飞的冬天我终于参军入伍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我喜欢写作,新兵下连后我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写点文字,写完后投给部队刊物,希望哪一天我的文字可以在军报军刊上发表。有时候晚上熄灯后我会一个人来到连队会议室,写下一天训练后的感悟。记得有一天晚上熄灯后我们教导员来我们连队看就寝秩序,在会议室看到了我在写文章,那晚教导员对我鼓励很多。终于我的一篇文章在《政工导刊》上发表了,教导员知道后比我都高兴,几次全营开会时也点名表扬了我。后来我陆续发表文章,当兵第二年我也由连队调往机关成了一名新闻报道员,那时我开始接触新闻写作。2013年12月我所在单位改编,由师级单位改为旅级单位,我虽是团宣传股的报道员,但因为编制需要我得回到连队,但我经常在报刊杂志上发稿,那一年我又被借调到集团军宣传处,报道工作也由文字新闻变成电视新闻,我也慢慢的喜欢上了影视的拍摄和制作。那时我和战友拍摄制作的电视新闻也经常在中央七套晚间《军事报道》播出,我在新闻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也看到了人生的方向。总有一个梦想,值得去坚持。2015年10月,我利用两年时间写的当代军旅长篇小说《兵路》也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了。走着,走着,我不知不觉跟着老人们走了三四圈,此时他们也早已转了别的话题。我赶紧从回忆中走出,又一次加快步伐跑了起来。我还年轻,路还很长,但只要一直在路上,总有一天能到达心中的地方。

    2018-08-29 21:37:08 作者:李国良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719
  • 白云向晚

    白云向晚 虽然在广州学习生活了多年,但由于平日较为忙碌,我很少外出旅游,偌大的广州,许多景点也还没逛完,在8月初的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跟随一群文友的脚步前往广州白云区金沙街沙贝村陈子壮纪念馆、兆年家塾和横沙村招氏大宗祠建筑群、财神大仙庙、卧云庐等白云区各大文化景点采风。来到广州打拼多年,在白云区暂时停下匆忙行走的脚步,在这次采风活动中,带给我最大震撼的是位于白云区金沙街沙贝村陈子壮纪念馆。陈子壮,一位明末抗清将领,被后人称为广东古八贤之一,更是一位民族英雄。与林则徐、邓世昌这些耳熟能详的历史英雄人物相比,陈子壮的名字似乎并没有那么响亮,甚至他留存于世的真实人物照片也没有,仅仅是一幅幅后人根据史书的记载为其画下的肖像画。我们没有生在陈子壮那个年代,也许无法切身体验到他当时慷慨就义的壮举,但从纪念馆留下的种种展览品,依然能感受到身处明末清初那个动乱年代的陈子壮虽然面临来自敌人的生命威胁,但依然坚守自身信仰的英勇精神。整个纪念馆的面积不大,摆放着后人对陈子壮写下的各种纪念词,同样也有陈子壮留下的真迹书法作品的照片。带给我最强烈感受的是,不是陈子壮英勇就义的壮举,而是他留下的那些豪迈和飘逸兼具的一幅幅书法和一首首诗作。作为一名明末抗清将领,陈子壮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武将,没想到他在书法和诗作也深有造诣。位于广州白云区金沙街沙贝村陈子壮纪念馆与其他大型的历史英雄人物纪念馆有所不同,这座纪念馆很接地气。在纪念馆的大门外,有一座陈子壮的雕像,其他纪念馆的伟人雕像一般都是站立的形象,这座陈子壮的雕像是单膝跪地,双手捧着一把象征着兵权的宝剑。据带领参观的新白云人,作家黄运丰介绍,当时陈子壮身为明代的抗清将领,在清兵兵临城下之际,临危受命,誓与清兵抗战到底。抛开朝代兴盛衰亡的必然结果不谈,陈子壮视死如归的英勇壮举让人们记住了一位来自岭南文化发源地之一的民族英雄。后人对陈子壮的评价很高,将陈子壮视为广州历史的杰出忠烈之一。在陈子壮纪念馆内,不知是由于建馆年代久远,还是纪念馆本身处于潮湿地段,在纪念馆内,所有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因为受潮湿环境的影响,已经长出了一层厚厚的青苔,正堂一条条写满豪迈壮词的匾额,一张张摆放整齐的太师椅,这些物品看上去已经具有一定的年份,在这些物品的衬托下,一方面让人对纪念馆内所有与陈子壮有关的物品倍感珍贵,另一方面对陈子壮的慷慨就义壮举肃然起敬。参观陈子壮纪念馆只是这次采风活动的第一站,随后我们又来到白云区兆年家塾和横沙村招氏大宗祠建筑群、财神大仙庙、卧云庐等景点。这些文化景点虽然各具历史特色,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都带着岭南深厚的文化。自古以来,广东作为全国历史文化大省之一,尤其是广州作为岭南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一直是外来人口最多的省份之一,更是一座繁华与古韵相结合的城市。在采风活动中,所有的文友都有幸获得了来自新白云人,作家黄运丰在白云区担任记者时采写的图书《白云深处》,正如这本书封面上的一句话所言,这是一本解读和融入白云文化的图书。既写出了白云区文化的精髓,又道出了一位新白云人对白云区文化的热爱,从这本书中看到了一位新白云人对白云文化的传承与坚守。在这次深入白云区各文化景点的采风中,我们还看到了广东南拳的风采,看到了清代风格的田园建筑。在广州能看到这样的景点虽然不是一个奇迹,但对于繁华的大都市广州而言,无论是明末抗清将领陈子壮纪念馆,还是清末民初的建筑群:兆年家塾、横沙村招氏大宗祠建筑群、财神大仙庙、卧云庐等,这样的文化景点已经成为一代又一代的后人了解岭南文化的一个重要渠道。在参观了解它们的同时,我们作为后人更应该成为保护岭南文化的领头人。一次采风,也是一场文化的大收获。当采风活动结束时,走在返程的路上,我看到了白云向晚的蓝天,看到了夕阳之下的白云百姓的民居,在蓝天和大地之间,看到的是岭南文化的深厚,看到的是豪情万丈地直面困境的精神,看到的更是勇敢迎向生活的狂风暴雨,最后终将迎来胜利的曙光。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我们每个人生活的担当。

    2018-08-29 18:26:32 作者:黄宇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688
  • 初夏

    初夏夜幕渐渐地降下,月儿偷偷地从那山谷之间钻了出来,那提着灯笼的萤火虫在空中飞舞着,就连天上的星星看到这美妙的舞蹈也擦亮了眼睛,在不远的山林里传来了美丽动听地歌声,那就是出自夜莺之喉的,还有从那田野上传来的阵阵蛙声,它们似乎在证明自己才是真正的大音乐家!晚饭过后,我走出家门,躺在那绿油油的大草地上,仰望着星空,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一阵微风轻轻地吹过,吹湿了我的眼帘,我不由自主地拿起我的左手擦拭我的眼睛,模糊之中我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她有着圆圆的脸蛋、细长的头发,还有那爱嘟囔的樱桃小嘴,特别是她那像雪一样白的牙齿,在月光的照耀下,她的牙齿发出银闪闪的光芒,身着白衣的她,在微风的吹拂之下,美若天仙。我的思维瞬间空白了起来,手不由自主地申向她那圆滑的脸蛋,当我即将触摸到她的那时刻,她如同幻影般地消失在我眼前……夜深了,一阵阴风吹过,把我惊醒了。原来这只是一个梦,她早已离我而去,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突然心生孤独、寂寞之感,不由地哭泣了起来,这凄凉的呜咽声把天庭上正在开蟠桃大会的王母娘娘激怒了,她派雷公、电母、风婆婆、龙王等大神来驱逐我。可怜了那萤火虫啊!它本来提着小灯笼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着,想不到风婆婆一来就把它的小灯笼吹熄,没了灯笼,它辨明不了方向,偏离了航线,不一会就撞在树干上了。那雷声和闪光吓破了夜莺的胆,它那美丽动听的歌声也渐渐地消失了;那黑兮兮的乌云把月儿和星星遮挡住了,大地之间顿刻昏暗了起来;那荷塘里的青蛙看见大事不妙,也趁机溜走了,只剩下我的哭泣声与他们作对,可我并不是它们的对手,他们也没有可怜我,在他们的虎虎作威之下,大地在顷刻之间下起了倾盘大雨,而我就在小黄指引之下,来到了一个小亭那避雨……我哭得也有点困了,于是在那小睡了起来。雨一直下,直到午夜它才肯罢休。小黄用它的舌头轻轻地在我脸上轻抚了几下,似乎在告诉我,雨停了,是时候回家了。雨过后,月儿和星星重现在那美丽的天空之上,可是我看得出这时的月儿、星星和先前的不大一样,现在的月儿、星星带着一份悲哀感,我在它们的眼睛里还看到了一层模模糊糊的泪痕,也许它们是在为我哭泣吧!树叶上的小水珠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晶莹剔透,就像是一颗千年珍珠一样,美丽极了;那些胆小的青蛙也冒出了水面,继续发出呱呱叫得声音;那夜莺也出来继续干它的工作了,可惜它的声音变得有点沙哑,可能是被刚才的雷声吓得哭泣了吧!那顽强不息的萤火虫又重新点亮了它的小灯笼,继续在空中飞舞。个人简介:莫乾旺,笔名莫雨,男,广东省肇庆人士,1993年出生,现居广州,喜欢文学艺术,曾在大学期间,以《我与北信那些事》荣获院级一等奖。

    2018-08-21 09:21:36 作者:莫乾旺 来源:青年作家
    • 0
    • 335
  • 返城前一天

    明天,我就要回上海了。在这个鸟都不肯拉屎的地方,好像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我已经呆了五年。五年的知青生涯,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说,不算太长,但也绝对不算短了。刚来的时候,我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很不适应。这里的冬天,冷得要人的命。而夏天呢,又热得让人受不了。目之所及,到处都是滚滚的黄沙。每天去劳动回来,身上都可以刮出半斤重的泥沙来。当初的激情,早已经荡然无存。那时候,我们满怀着梦想,响应党的号召,上山下乡,到群众中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可是,谁能想像得到,这里的条件竟然如此艰苦!面对生存的考验,所谓的理想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白天,我们要一刻不停地劳作,皮脱了,自己结痂自己好。药物,在这里是最缺乏的东西。因为连最近的镇里的卫生院也在50公里之外。夜晚,我们二十多个人并排着躺在冰冷的土炕上,听狂风呼啸着卷过大地。山里的蚊子,比人的小指头还要大。这些都还是小儿科,最难熬的是饥饿。我那个该死的胃,每天都积极的磨来磨去,却怎么也磨不穿。有时候,饿得四肢无力,浑身发抖,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最难熬的日子里,小芳啊,你就像是上帝派来的一个天使。你翩然地从我身边走过,披肩的长发,不断地飘来淡淡的发香。你挺着高高的胸膛,那姿态,多么的优雅啊!每天放工回来,我们这群知青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端着一盆稀粥,坐在土坎上,远远地看着你慢慢走过。你的长长的秀发,你的白皙的肌肤,你的矮矮的个子,你的鼓鼓的胸脯,你的粗壮的小腿,你的羞涩的微笑,你的那件蓝色的格子衫……这一切,都曾经给过我们无穷的快乐,无尽的想象啊!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我当知青的第三年的一天晚上,村里放电影,电影的名字叫《人生》。而你,就坐在我的身边。我殷勤地给你介绍剧情,给你讲解作者路遥的苦难人生。我看见,在你的眼睛里,闪烁着一道奇异的光彩。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并肩同行,热烈地讨论着影片的情节。我侃侃而谈,激烈地抨击高加林的始乱终弃,却给女主人巧珍寄予无限的同情。那天晚上,就在我们分别的时候,你轻轻的对我说:哥,我愿意做你的巧珍。你愿意一辈子留在农村里吗?听了这句话,我一下子愣住了,心里却是一阵一阵的翻江倒海。啊,我的女神!我们几百个知青心中的女神,你竟然喜欢我!你竟然希望我,做你的加林哥,你竟然希望我一辈子陪你留在农村里。一股狂喜充斥着我的全身,我快乐地颤抖着,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我用力地点着头!好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个不停!而你,却抿着嘴笑了!一部电影,竟然成就了我们的爱情。我心里多么激动啊!我要感谢电影《人生》的导演,我还要感谢小说的作者路遥。真的!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恋爱了。在旁人羡慕的目光中,我们常常并肩而行。月光下,小溪边,草堆旁,树林里,到处都有我们流连的身影……我甚至想,一辈子就这样。其实也挺好的!小芳啊,我的亲爱的巧珍姑娘!你是多么的可爱啊!你的巧手,给我织出了一件又一件的毛衣。这些毛衣,曾经陪我度过了两个寒冷的冬天。我真的很感激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啊!爱情,多么奇妙啊!她可以使工作的劳累程度减轻,她可以战胜饥饿、寒冷和痛苦,给人带来无尽的快乐!有好几次,我甚至大着胆子,摸了一下你的手。你的手软软的,非常的温暖!两年时间,一万七千五百二十个小时,好像一转眼就过去了。沉浸在爱河里的人啊,时间永远是流逝得飞快的!那是1979年12月12日,公社的李书记告诉我一个好消息:经集体研究,同意我回上海。因为我的本科学历,拟安排在同济大学任教师。李书记的话,好像晴天霹雳,把我炸懵了。这是真的吗?我日盼夜盼的回城的日子,终于到了吗?过了几天,直到一个公社干部通知我去拿回城的证明和新单位的报到通知,我这才知道,我真的可以回去了!分别的时刻,终于真的来到了。亲爱的小芳,真对不起!这里的生活,太苦了。这里除了你,只有寒冷,只有贫穷,只有荒凉!莽莽苍苍的群山,竟然连一棵果树也没有。这天夜里,在皎洁的月光下,我们面对面地站着村里的水井旁边,默默无言,唯有泪千行!你穿着一件红色的棉衣,一件黑色的长裤,一条长长的辫子垂在腰间。依然是那样的美丽!在你的面前,我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小芳啊,我愿意当你的加林哥,可是我实在是不能留在农村里啊!大城市,那才是我的家。大学,那才是属于我的舞台。那里,寄托着我的梦想,寄托着我的未来!你是一个农村姑娘。我爱你,可我终究不属于这里,我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啊!请你不要恨我,好吗……夜深了,月光如水,轻飘飘的雪花簌簌地落下。地面上,一片银白!亲爱的小芳啊,让我们分手吧!请你原谅我的自私自利!我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在回城和爱情之间,我终究,还是和高加林一样,出卖了自己的良心。我对不起你啊!午夜终于来临了,这时候,天空上飘来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的光芒。一块很大很大的阴影,洒在我们的身上。寒冷的北风呼啸着卷过,白茫茫的雪地上,只有成堆成堆的垃圾在飞舞……个人简介:吴卢明,男,广东省湛江市作家协会会员,湛江市红土诗社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中国文学》《时代文学》《湛江文学》《湛江日报》《湛江晚报》等刊物。

    2018-08-16 11:48:14 作者:吴卢明 来源:青年作家
    • 0
    • 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