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等待花开,遇见沧海

    兰兮,原名满华彩,女,90后,广东云浮人,现居广州。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曾入围第二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作品散见于相关刊物,有作品被广东省高校校报研究会评为“2014年度高校校报好新闻专题类三等奖”,个人获校国庆征文二等奖。等待花开,遇见沧海我很喜爱花朵,各种各样不同时令的花朵我都喜欢,因为看着绚丽多彩的花朵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人生世界。这不,故乡马路边上的木棉花又开了,血红的花色染遍了整座城市,真是好了一个人间艳红天!木棉树又被称为英雄树,树干挺拔峻峭、笔直利落,树干表面布满小指头般大小的刺,犹如战士的盔甲坚硬;木棉花是英雄之花,花型正直气派,宛若饭碗一般大小,花托五瓣,花瓣坚韧不易折,花色血红却不妖娆,五片血红花瓣把绵密的黄色花蕊紧紧围绕在中心。每每春季,木棉花开得最旺盛时,木棉树枝头基本上没有一片绿叶,整整的一株木棉树都被染红了,如果是进了木棉林或者走进种满木棉的小城道路,看到的就是半边天都被血红色渲染了。  晚春初夏,当英雄花带着不褪去的血红色、一朵一朵“啪”地掉落到地下,木棉树的枝头开始慢慢长出绿叶时,总会把一切引向一个无比安然、令人沉思的世界。木棉花的傲人风姿下总有木棉树顶天立地的形象。木棉树的一生很长,有数百年,甚至千年的寿命。小木棉苗成长为一株挺拔、能开满血红色花朵的木棉树,那是要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在窗外淅淅沥沥的春雨的滋润下,许多年长的木棉树又开出了强劲的木棉花,每一朵花都像极了英姿飒爽的侠客女子——热烈、洒脱、珍贵。红花摄人心魄,小木棉也迫切地希望成长,希望花开成景,希望惹人注目。于是,她拼了命地生长自己的根,植根沃土,饥渴般地吸收阳光和雨露。春去秋来,一年过去了,小木棉汲取了许多养分,但她依然还是只长了那么一丁点儿,她沮丧地与旁边年长的木棉树抱怨道“春天的雨露,我喝了许多,夏天的阳光,我吸收了不少,甚至连秋天的萧瑟、冬天的严寒,我都抵挡过了,为什么我还是没长大呢?身高也没见长多少呀?”老树哈哈大笑慈祥地对小木棉说“你可真着急啊,哈哈,慢慢来,不要着急!时候到了你就会长高,就能开花的,放心吧!”小木棉小小的身躯随风摇曳了几下,万分失落,心想什么时候自己才能不随随便便被讨厌的风轻易摇动啊!无奈的小木棉很想快些长大,但等待时间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等待一个个春夏秋冬过去,等待大地一次次地绿装换红妆;等待斗转星移,等待汲取足够的阳光和雨露,最重要的是等到时间慢慢流逝……小木棉终于长大了!开出了血红色的木棉花,一朵朵都精神抖擞的……小木棉嘻嘻哈哈地叫嚣着风雨,生怕风雨不够大,生怕身旁的老树不知道她已经长大,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但是当经历一个又一个的冬去秋来,小木棉终会像老树一样慢慢变得平和、安逸,繁花落处尽显一片真淳!木棉树是一株值得敬佩的英雄之树,木棉花也是让人惊叹的花朵。木棉树的一生很长,但木棉花的一生很短,而木棉树最荣光的时候是木棉花绽放的刹那光景。风雨里数载,木棉花虽只是片刻繁华,但木棉树的挺拔身姿不变,反而愈加健硕,风落红花、掷地有声,木棉花的掉落也是那样的有重量,仿佛在告诉世人,纵然花落,风度依然!时间流逝,当木棉花落,铅华洗净,万事万物都会归于平静,木棉树依旧是芸芸众生中最平凡的那一抹绿色之一,而木棉花即使花落尘埃、香气渐淡,但她那一抹血红就是曾经沧海,令人念念不忘,铭记一生!

    2017-08-18 00:17:40 作者:兰兮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4022
  • 秋天不会来

     杨斐,男,85后,陕西泾阳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大学地质工程专业在职研究生,广东省有色地质勘查院工程师。在广东省有色金属地质局杂志上发表多篇作品,并有作品入选广东省地质局编著的专著。在校求学期间,多次在校报上发表文章,并获得优秀通讯员荣誉证书。曾获“青春在有色绽放”征文比赛三等奖。                秋天不会来翻开一本书,一片金黄的银杏树叶落了出来。瞬间,北方的秋意侵入。我认得那是一片南郊中学的银杏树叶,在那个中学银杏树叶被寓意为思念。那带着春夏滋润的叶子,在颜色变得金黄之后,留存住了整个春夏的记忆。怀念北方那落叶纷飞的季节。每到秋天,大学校园的后山总是漫山遍野的红色,枫叶的特殊颜色警示着人们秋天的到来。也许秋天是颜色最丰富的季节,而我唯独喜欢这样的红色。伤感和落寞的秋天总在这样的色彩中变成一个不再孤独的季节。家乡的苹果山该有多久没有去过,孩提时代的我,在秋天的时候总是穿梭在苹果树之间,寻找那最大的一个果实。忙于收获果实的农民辛苦之中总是透露出难以掩饰的喜悦。年少的我坐在山坡上,对着满山的秋色,望着茫茫的远方,想着天边应该是不一样的情境和故事,厌倦了身边的金色和硕果,而对远方充满了向往。现在的我距离家乡越来越远,才明白家乡的秋色是多么亲切和朴实。记的那年的秋天,我们一起肩并肩走过的异地他乡,是多么的快乐,微风吹到我们脸庞,才知道幸福是什么模样。那飘荡于枝头香甜果香的味道,让人不禁感慨自古红尘有真爱。看到同学微博更新的内容:“早晚温差变大了。你好,秋天!”原来北国的秋天悄无声息地到了。相比于家乡初秋的清凉,这个城市多一些夏日的燥热。一个人走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心中充满了荒凉。每天的绿色,一程不变,让人都有些感觉厌倦了。一夜大雨过后,早上睁开眼睛,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一片黄叶缓缓飘落在我的窗前,让我感到心里一片温暖;坐在办公桌前,一个个忙碌的背影,让我感到充实;领导悉心的指导,同事的热情的关心,让我倍感亲切……在这个城市秋天不会来的城市,其实一切也会过得安详和平静。

    2017-08-18 00:16:29 作者:杨斐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3438
  • 稻草人

    陈玉梅,女,75后,笔名情韵悠然,广东江门人。2015年加入江山文学网,2016年成为江山签约作者,现为江山渔舟社团副社长和编辑。2017年加入中国西部散文学会、深圳市龙岗区作家协会。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擅长写散文和诗歌,作品发表在《西部散文选刊》《德州晚报》《陵城区报》《法治》《东莞常平党委报》《辽源日报•作家周刊》《古城文艺》等纸媒及多个纯文学网站和自媒体。有作品被选入江山散文集《岁月静美》。稻草人有一个稻草人,孤独了很久,迷茫了很久。此时,凉风习习,吹醒了稻草人。稻草人睁开眼睛,她冲不开记忆的闸门,想不起自己为何成为稻草人。她的灵魂只有一半,她没有家。风餐露宿,早已成为稻草人的习惯,寻觅另一半灵魂也成为她的习惯。稻草人拉着风的尾巴,出发。去寻一个家,去寻那另一半灵魂。走入一条沥青路,突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单看见那一个个长得跟自己同样有着嘴脸和手脚的人,便慌了神,相似着,却又陌生着。或许曾经自己也跟他们有着相同的表情。想找一个人问话,却感到自己的语调与他们格格不入。听着自己的发音,似远离尘世伤害的纯嫩的声音,是因为从来没有受到伤害,原本就纯嫩着?还是因为受伤害太多,在蜕变中返纯归嫩了?稻草人好像根本不懂自己,许多问题总是想到一半就放弃。一直默默地走,从白天走到黑夜,始终只有风的伴随。突然,下起了细雨,稻草人张开嘴,大力吸吮着雨滴。饱了,身体恢复了能量。只是,灵魂还是那么不充实,家还不知在哪里。忘了是怎样的姿态,躺在了一块大石上,冰凉冰凉的大石用指尖轻抚她的肩膀,一阵舒畅降临,感觉灵魂一下跳跃起来,老高老满的。好像自己的灵魂是整个,不再是一半了。稻草人惊讶于这一发现,原来只需一点温柔,灵魂便可自动膨胀!她欣喜若狂,贪婪地想捉住这份感觉,让它永恒。她紧紧地靠着大石,大石是不动声色的宁静……稻草人好像躺在自己家里,安心地睡着了。她拉着大石的手,一起攀山涉水,一起走在沥青路上,一起走入繁华的街道,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幸福着……“不要走,不要走……”稻草人突然大叫,惊醒了,原来是梦。全身发抖,一张久违的脸庞出现在脑海里,记忆的闸门打开了……所有过往汹涌而出,流入泪的海洋。原来,是长期的压抑封锁了记忆。稻草人的身体在不断变化,她用手摸自己,发现皮肤弹起来了,脉络顺畅了,跟沥青路上的人越来越神形兼似了。是因为大石,是因为大石的温柔唤醒了自己的知觉,感知了曾经的痛苦。可是,此时望着大石,她的心是甜的。稻草人温暖的泪水湿了大石的手臂,大石轻拍她的背,像拍自己的孩子。稻草人抱紧大石,说:“我永远不离开你。”大石拿下她的手,说:“我们不能长时间在一起,我属于这个地方,每天有人累了,需要我。而我,早已习惯了给予来去匆匆的路人温暖。我觉得很幸福。你休息完了,便可以离开了。若喜欢我,便将我的温暖收进心底吧!”稻草人又痛苦地哭了,可是这痛又怎痛得过曾经的痛?如果可以忘记曾经,现在何尝不能?原来,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原来,付出可以不求回报,如大石,大石的影子微笑着走进了稻草人内心深处……稻草人站起身,潇洒地挥挥手,离开大石,行走在一条条路上。对着路上一个个跟自己相似的人笑着。她遇见了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石,还有万千事物。她,边走边注视,边走边遗忘……稻草人已然不再是稻草人,她已复活。是有肉有血、有整个灵魂的人,是内心注满了温暖的人。此时她正站在一棵大树底下,看一个白头苍苍的老人听着音乐舞着太极,一下一下,在岁月的腹中画满美好……有些幸福,是一次曾经拥有的霎那永恒;有些幸福,是伤痕结疤后的坚强;有些幸福,是看到了美丽风景,或是成为别人的风景;有些幸福,是放开后的坦然。走在路上,望那山的安然,水的静谧,树的挺拔,花的娇媚,人亦坦然地美丽。稻草人感觉自己灵魂已完整,她的家是任何地方。稻草人,只是迷失时的一个名字。

    2017-08-17 23:16:05 作者:陈玉梅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4992
  • 如果我有爸爸

    作者简介:肖学岭,笔名雪花飘,山东济南人,在读研究生,挚爱诗歌、散文,喜欢朗诵、旅行……曾获韩国文学翻译院读后感征文大赛全国优秀奖,作品《家》发表于大学生简报,桂林八校联盟诗作获二等奖,“国家资助,助我成长”主题征文荣获二等奖,作品《人生就是不停地擦拭堆积的尘埃》发表于大学生外国语学院网。作者诗观:茶余饭后的食粮——随心随性地记录所到之处的点滴。诗可以让我与爸爸对话,它简短精练,却字字珠玑;它三言两语,却也出神入化。诗是我卑微的身躯,是我低入尘埃的“梦想”。在诗中,忘却了时间、空间;忘却了季节、朝夕……诗是心与心的约定!假如时光可以停留在那个秋日。我要狠狠抓住凝固的光阴,用我稚嫩的小手紧紧抓住爸爸的衣角,只有这样,也只有这样,在每个放学的傍晚,才可以在熟悉的街口,依旧看到爸爸,看到手拿棉花糖的爸爸,在街口把我张望。假如时光可以停留在那个秋日。我会学着爸爸给我呼呼的样子,给爸爸呼呼,告诉爸爸,不要怕,不要担心女儿,女儿长大了,她可以学着爸爸的样子,拿起锄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会再躲在爸爸的身后,让暴风雨无情地打在您身上。我会冲在爸爸前面,学着爸爸的样子,张开双臂,告诉暴风雨:不要淋湿我的爸爸,如果可以,请加倍淋湿我吧!假如时光可以停留在那个秋日。我不会再流下怯懦的泪水,我会笑着对爸爸说:爸爸,女儿长大了,她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风雨,不怕烈日,她怕爸爸离开,她怕熟悉的街口不再有爸爸的身影。她怕没有人像爸爸一样,亲切地唤她的乳名,她更怕“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假如时光可以停留在那个秋日。爸爸,我不会再任性地让生病的爸爸送我去学校,我会自己换上雨鞋,踏过泥泞的小路,笑着和爸爸挥手:爸爸,我去上学了,你回去吧,外面凉,别冻着。虽然,一路上,跌倒爬起来,跌倒爬起来……可她知道,爸爸依旧在看着她,不能哭!假如时光可以停留在那个秋日。爸爸,我会把您最爱吃的鸡蛋面,送到爸爸面前,幸福地看着您吃下女儿做的鸡蛋面。竖起大拇指,说一声:闺女,你真棒!我的小棉袄终于长大了,长成了小小的“男子汉”。假如时光可以停留在那个秋日。爸爸,我不会再嫌弃您是农民,不会再嫌弃您满头的白发,不会再嫌弃您衰老的容颜,我会骄傲地告诉全世界:我有一个好爸爸!假如时光可以停留在那个秋日。爸爸,您可不可以再牵着我的小手过马路?爸爸,您可不可以再拿着棉花糖出现在熟悉的街口?爸爸,您可不可以再给我呼呼?爸爸,您可不可以再为我遮风挡雨?然而,然而这一切却成了枉然,爸爸,是不是我太任性惹您生气了?否则,为什么叫一声爸爸,再也没有人应了;再也没有人跑过来,像爸爸一样把我举得高高的逗我笑了?爸爸,是不是我做的鸡蛋面不好吃了?否则,为什么爸爸总是躺着,再也不为我的鸡蛋面竖起大拇指了?我醒了。那次,小朋友问我:你爸爸去哪儿了?好久没见到你爸爸在街口等你了。是啊,我的爸爸呢?我的爸爸去哪儿了?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就这样,不知道多少个漫漫长夜,喊着爸爸从梦中醒来,呆呆地看着小时候和爸爸的合影,眼睛不忍再闭上,我怕闭上眼,梦里见不到朝思暮想的爸爸。拖着流血的翅膀,我飞翔着!爸爸,今天我能高飞像一只老鹰,全因你是我翅膀下的风,没有你,我什么都不是。秋风咋起,夹杂着几丝凉意:爸爸,我好想你!在遗忘的角落里疗伤她将所有的痛苦隐藏瞒过了太多人担忧的目光夏夜的风并没有怡人的凉爽冷到骨子里,冰冻起我的心房她对所有人昭示出她的坚强任脸上的肌肉笑僵仍固执地说,再痛的打击也能扛不懂感情的虫蚊,将它们肆意吻痕印上了她肌肤阵阵的痒却痛在心上似乎,似乎连它们都在嘲笑她稚幼的倔强很想尽情地释放所有的悲伤却找不到可以依靠的肩膀很想痛快地卸下所有的伪装硬撑的坚强使她迷失了方向当千疮百孔的心再也承受不住深入骨髓的痛她一个人在被遗忘的角落里疗伤GROWTH成长

    2017-08-17 22:57:57 作者:肖学岭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4495
  • 我听到故乡有一片叶子凋零

    万琼兰,女,85后,湖北襄阳人,现居珠海,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鸡蛋的幻觉》获得湖北省共青团一二九诗赛特等奖,《诗选刊》2009年第一期中国女诗人专号。编著《达尔文传》、动漫剧本《动奥总动员》、儿童剧本《你是我们的一员》、执行主编《每一个都精彩》。现居珠海。POEM诗歌我听到故乡有一片叶子凋零秋天刚刚收获完,玉米面还没有打好你就要把自己种在土豆地里叶子要落了,弥留之际你看着众人围着你痛哭的样子终结的时候,你看着你离开那具疼痛的肉体中午刚刚被红薯白菜和贫穷喂养的躯壳昨天买回来的稻谷酒还没喝一口此时只能洒在你坟前的土地上颂悼你生而为人饱受苦难落地的声音稀薄得像一粒尘埃像一片落叶砸在棺木上那棵大树要了你的命,此刻光秃秃的在哀嚎声中瑟瑟摇晃,像一面祭旗POEM诗歌九州岛所幸,我们还不是一个世故的人所幸,抵达之前我们没有被大海收走与九州岛关联的词语是:原始,真实和淳朴这里,没有淡水,没有食物,没有道路仅能容下双脚的小径上长满垂直的荆棘大大小小的礁石留在岸边听海浪寂寞的涛声在这里,你可以放逐自己所有的爱与恨,甚至连你自己都可以统统放下那些汇成大海的河流不是波澜壮阔,是无边的荒凉 POEM诗歌用石头在大地上写字——给桐桐你三岁了。世间万物有了新鲜的眼睛遇见一截断树枝也要捡起来你说可以听见它保存着往昔鸟儿的欢唱整个下午可以什么都不做,跟随一只毛毛虫在叶子的背面慢慢蠕动,直到时光变得透明几声空旷的鸟鸣目睹了一个小男孩对一块石头感兴趣的全过程通往石溪的林荫道铺着方形的红砖你拿着废弃的小石头在方砖上写写画画嘴巴念念有词,大地变成你的稿纸东倒西歪地写满了横竖撇捺多么像人类童年的一个隐喻你是那么专注,以至于我听到微小的尘埃落到地面的声音你周围的树林枯物沉积只有神迹没有被荒草湮没因为这些字,道路变得轻盈,开始上升那些被折叠的万水千山也在你面前徐徐打开在道路延伸的远方我看到属于你的一片江山POEM诗歌路边的长凳黄昏降临,我走进简单纯粹的生活路边的长凳也有不为人知的内心它张开嘴巴,对着天空企图吞下比它更大的孤独行人匆匆,一滴雨追赶另一滴雨偶尔一片叶子停在它的身上像一根刺,深深嵌入了空旷的内心我迷恋着这种轻盈日复一日,扑向生活的低处POEM诗歌最初不相识,最后不相见在海洋里,有无数条鱼提着小灯笼为了安全,簇拥在相似的陌生和孤独中风的能量积聚在一个浪头里两只鱼被带到海岸线上它们见过日出、晚霞和白色的鸥鸟它们似乎离开了那宽阔得没有边际的苦楚一只蝴蝶扇动翅膀,羽翼还没有完全展开大海就涨潮了。两只鱼回到了海洋没有鸿雁传书,它们早已散落人间这低处的沉默和爱情,像是在远方闪耀而被辜负的一个灯盏

    2017-08-17 22:55:42 作者:万琼兰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3550
  • 母女缘

    作者简介李文宏,女,山西省柳林县庙湾小学高级教师,本科学历,在教育事业上兢兢业业二十余载,爱好文学,工作之余,常握一支素笔记录流年过往,品味人生杂尘。曾在晨光文艺社发表散文《我的父亲》;《新课程学习》中发表《浅谈小学数学教学中的思维训练》论文;东南文艺上发表小说《父亲陪我去看病》;《中国散文名家》书上出版《长兄如父》《海哥哥》《姐爱如母》等散文。人生格言:只要有爱,生活就是一支开不败的万花筒。母女缘二零零年八月的一个晚上,女儿从护士怀里抱出与我第一次见面时,医生、护士均赞不绝口,说太漂亮了,不像才出生的孩子,体重不重,却像个大孩子……我仿佛偶然间获得一种超然上升的体验,有种特别的暖流在滋润着我的心田。我暗暗地祈祷着,此幼小的生命不能如我童年,我要尽力让其有个好的环境,在女儿还在肚里是就起好了名字叫佳妍,“佳”是好的意思,“妍”是漂亮,希望女儿的人生如名,顺顺利利,灿烂生辉,长的漂漂亮亮的,望着窗外夜行的车辆,一阵秋风徐来的惬意、月星之下的静谧。回过神来,见到女儿的第一眼——她没有刚出世孩子那种抬眉皱褶,红红的小脸庞,淡淡的弯眉毛,细细的双眼皮有种生命的灵性,又像一尊绝伦神奇的塑像,这相见第一眼的时空,便凝固成一个永恒的感动,镌刻在我的脑海。后来的日子里,常常想起她出产房的那个晚上,像是在生命旅途中的车站标牌,离开了一个二人世界的站台,就匆匆走向另一个三人世界的前方。夜里,带着疲劳的睡态,我在想女儿如同天外来客一般进入我们这个平凡琐屑的家庭,我能给她带来什么。我暗庆自己得了个千金,我深知自己将平淡一生,遇事不争,必定阮囊羞涩,不可能给孩子优渥自在的富足享受;我知自己如一片瓦砾,无所大用,必定身处低层,不可能给孩子显赫耀眼的家庭条件。我知道这种孜孜于沉郁的自卑潜意识里,是不利女儿的成长的。这些想法当然也是悖论形成的心理矛盾。即希望女儿一生幸福于物质丰厚、华贵心悦的生活中,又提前惭愧于为母无能、不善进取的思考中。她咿呀学语时,香香软软的唇间会随着我们而说出一些不成腔的儿语,她蹒跚学走时,细细短短的小腿也会随着我们的步伐迈出歪扭的脚步。一直到女儿上小学时,特别腼腆,可能因为我们过分地呵护她的缘由,女儿听话懂事,使我很省心,女儿的幼年时光,我利用自己一切可能挤出的时间,陪着她,让她有温暖的亲情之爱,让她感到这个家庭还有值得留念的温情,我给她的心灵涂上细细的点点暖色。我陪着她读书学习、散步聊天,学骑自行车,像朋友一们尊重她的人格,做她的知己,我经常给女儿说,并不期望她能有多大的出息,只要能过正常人的生活即可。甚至想到存一笔钱财作为她将来濒临绝境被淹没前的那个可扶浮的救生物。时光是单程前驶的车辆,不可能从逝去的岁月中返程,但我仿佛握住了一种时光的溅溢。虽然如今女儿的性格受我的影响有些忧郁,心理承受能力也如我较弱,但我看着出落的特别秀气,雅致的女儿,心里很是高兴,希望女儿在明年的高考中,如她所愿,能考取自己理想的学校,感谢女儿带给我的快乐,这也许是普天下父母的爱,是一种对儿女天生的爱,自然的爱。犹如天降甘霖,沛然而莫之能御。这也是能够维护生命之最大、最古老、最原始、最伟大、最美妙的力量吧!

    2017-08-17 22:52:45 作者:李文宏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 0
    • 3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