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诗歌·词赋·歌词

【荐读】郭浩杰:世界美好相遇,不期而遇

时间:2020-12-12 17:48:06     作者:郭浩杰      浏览:8398   评论:0   

世界美好相遇,不期而遇

作者:郭浩杰

命运,也许是人们相信存在巧合后最为无力却又最为奇迹靓丽的解释,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个不起眼的琐事,一张不明所以的信笺——正如苏菲一样在伊甸园里着迷沉思的问题,从来没有预示过开始与结束的可能,却已经深深地痴于世界的端末。

孩童时期,总能乐此不疲地探索世界,诸多发现皆为奇妙般的存在,如果说年龄的增长让探索的思维逐渐变懒,那么是否可以理解为,孩童的我们本就是冒险家,我们走的路,经过的风景旅程发生细微巧妙的变化,才使得每个人贴上了不同职位的标签,即便皆为自己世界里面的哲学传人,也终只有那童心未泯的老顽童,仍然在不停的探索奥秘,方可胜任着“魔术师礼帽”般的哲学家,是谓之——流转不尽的“好奇心”。

女娲用泥土造人,何以有繁多的动植物?上帝倘若存在,为何每天都要吃苹果?天空蔚蓝,彩虹缤纷,人间大海可有帆船,银河上的牛郎织女何不尝试渡河?神话,从艺术的角度来看,是为了渲染美德、营造凄美氛围或者赞叹人间瑰丽奇美,而从哲学的角度呢,没有什么是说不通的,神话可以千姿百态,无非就是为了给某一个案例增加可信服度,神话,能够体现哲学之美,缠绵于宗教,却又能够超脱宗教信仰的范畴,每一个人都可以创造属于自己不灭的神话,哲学家泰利斯将水归为源泉,生命的存在与消融皆为水之道;中国的老子何尝不是一个集大成的哲学家,一本道德经涵盖宇宙万物之理。常人看似习以为常的事物,在哲学家眼里,便是美妙、单一、奇特、无限和有限的结合。

人类的传神之处在于,能够各执己见,比如《苏菲的世界》中所举的两位观点南辕北辙的哲学家帕梅尼德斯和赫拉克里斯,前者认为我们的感官认知是不可靠的,后者则认为我们的感官认知是可靠的,二者表面上虽然矛盾不相容,实则是思考的方式和侧重的方向不一样,世间的事物息息相关,微不足道的举动完全可以产生较大的能量波动,换个词代之则为“蝴蝶效应”,眼见为实,也不为实,经历的不一样,自然无法达成共同的见证。在哲学里可以表达丰富的内涵和思想,凡事维系自圆其说,定论是一种思维定势,哲学思考的人,会愿意放开思维。

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梦境伴随着晨间的闹钟破灭,幻美悠长我不愿忘,可终究我成第三方,只爱一个世界注定要离开两个世界,多想继续为你续写诗篇,终期不过一厢情愿,我的生活里,唯一爱的,是你,唯一恨的,是你的他!

浮生进退皆自然,梦里花落尽余生。

别离江月情心白,诗中年岁已无声。

喜欢是一种赞美,喜欢精致的容颜,骄傲的笑脸,喜欢高贵的品行,优雅的气质,喜欢举手投足间轻觅的温柔,喜欢片刻闲暇散发的魅力,喜欢可以无所求,无所思,无所谓,它价值连城而又不值一提,不过是没有吝啬的兼爱。众多的喜欢,唯凝成了一份爱送给一个灵魂,即便那灵魂心有所属,爱仍可以化为很多喜欢,只是再也不可能凝成相同的爱。

以小见大,以微妙观宏伟,德谟克里特斯把世界积木化,用原子来替代大自然的定律,进行分裂组合解释,人生有许许多多可话的点,关键不在于正确还是错误,而在于理论的可行性与合理性。画家的眼里能够把碎片融合成整幅图景,颜色和线条就是构成一切物体的基础;同理,音乐家眼里便是音符,建筑家眼里便是堆砌的积木。

不是所有的理论都是哲学,但是哲学可以解释世界上大部分的问题和困惑,它,有逻辑且有想像,有道理也有大彻大悟。在《苏菲的世界》这本书里,本身就是借用人物经历的故事模式来打开读者关注哲学、了解哲学的视野,我们都是故事里的主角,活着,就是一种哲学。

生来死去,人间常理,但为何而生,答案都会不一样,千百年来,古人也在不断地探寻,命运还是幸运,奇迹还是偶然,如果不可能,为什么又会发生。2020年7月2日围棋八段的职业选手范蕴若结束了他的巅峰人生,不论是对于混迹在围棋界的人还是棋局外的人来说都是一种感叹和遗憾,是什么驱使他一步步走向灭亡的道路,命运么?心理、生活环境、社会压力、个人身体、兴趣爱好等这些都会成为改变我们个体的因素,综合起来,不仅仅是宿命,更不是神的收殓与惩罚,死去的人会被活着的人评价,而这种评论有好有坏,有怜悯有叹息,有愤怒也会有悲愁,世界虽然只有一个,人心却有数不清的心绪。抛出一个问题,不叫哲学,思考它也不一定是,却是哲学的必经方式,不断地提问与探索,给出合理的解释,哲学的路上充满神奇的色彩,研读一本书,是迈向哲学的开始。

意义何在?不一定每件事都是有意义的,只不过当它们叠加起来,会有无穷尽粘合的可能,便可以产生足够的作用。一张白纸,没有意义,如果加上文字,便成为了珍贵的信笺,苏菲的经历看上去是不可思议的,无形之中便已经踏上了哲学的旅程,不以为意的生活开始变得有韵味,一点点案件就足够支撑起发觉秘密般的决心。

人类,不是创造世界的主宰,却是发现和探索宇宙的领袖,时而在想,这不尽的百年轮回与无穷的沧海桑田的演变是多么惊人的相似,昔有恐龙霸绝地球,可一眨眼,连如何覆灭的都无法知晓,哲学就是把问题抛给本源,整个过程会让人兴奋,即便没有结果,也会收获满满,原来,世界美好,与自己缓缓相遇。

我始终相信,人是有灵魂的,但是它依赖于人的身体而存在,同生同灭,生,是永恒,死亦是!于时空而言,我们是拼凑流河的重要然微妙的碎片,只不过,我们有自己局限于时空的场景,于是有学习,有经历,有思想,越长大,越注重了这份狭隘,不得不说,我们的每一次相遇都充满了奇迹般的美好。

 

作者简介:郭浩杰,南边文化艺术馆2020届文学创作委员会会员,兴趣爱好广泛,热衷于阅读、写作、网球、棋术、书法,喜欢自由创作,灵感即笔,专注于文字的体会,追求生活与文学中的“真”“善”“美”。

 


责任编辑:沃沃鸾
0
欠扁
2
支持
2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