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长篇·连载·精品

曾经最美

时间:2009-02-05 00:00:00     作者:绿窗文学社      浏览:8815   评论:0   

 

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07级公共事业管理4  郑秀君

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推荐

 

 

 

 

 

 

那些少年过往的事,有那么一点点惆怅,那么一点点忧伤,偶尔想起还会有一点点心疼的感觉……然而,一切都会成为我们曾经最美的回忆。

 

——题记

 

(一)漓落

 

干冷的北风凛冽地刮着我的脸。我摸摸自己的脸,似乎听见皮肤僵冷的挣扎,脚下是枯叶心碎的疼痛。

 

冷冷的黄昏中,宣传栏孤零零地树立在那里,里面有年级各科和总分前十名的照片,或呆板或冷漠,或羞涩或孤傲。我找到夏雨,平淡而清丽的名字,高挂在高二语文的榜首,长发虚掩下淡淡的脸,苍白、平凡,惟一一双眼睛漆黑而清澈透明,眼眶里仿佛蓄满了泪水,左眼睑有颗小得可怜的红色的泪痣,那么清晰,仿佛是尘世间最后一颗孤独的眼泪。

 

但是,夏雨却是极少流泪的。

 

我望了一眼高三总分栏第五名,再望望四周无人。我好不容易伸出手,推开玻璃门,我右手中指的指腹轻轻碰到那张照片。。。。。。我,是知道他的,并非我八卦,而是他实在是太优秀了。每间学校都有校花和校草,游晞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草,他和学校篮球队队长李牧风,还有学音乐的邱泽组成的校园乐队“流年”总是女生们议论的话题。世俗的眼里,他们三人都是天之娇子,学习优秀,人缘好,高大英俊,家境优越,似乎他们三人在一起是为了吸引所有人的眼球。想到这一点是,我的心揪着疼痛。

 

第二天,我经过玉兰树下时,听见有些人在讨论宣传栏的照片失窃事件,也并不太在意。

 

裹紧围巾,轻轻转身,回教室。

 

寒假,淡淡的,就过去了。

 

 

 

(二)邱泽

 

文学社的第一次会议,我去的很早。开会的教室里都是阳光和玉兰花香,有个人男孩子在黑板上写字。我推开门说,请问。。。。。。然后男孩转过脸来,他说,你就是漓落,进来吧,我是邱泽。他的笑容温暖而清澈。

 

邱泽是我16岁以前见过的容颜最漂亮和笑容最干净的男孩。

 

他走过来,笑着看着我说,漓落,帮我炒一下这首诗。

 

开会的有十多个人,我坐在不起眼的地方,看他们高谈阔论。突然,邱泽问我,漓落,你有什么意见?我抬起头,碰见他灼热的眼神,一阵脸红,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漓落,你在你的文章里写道生活中没有人能够为谁而停留下来,也没有人能够要求任何人为谁而停留下来,除非他自己累了,想要停泊靠岸,但是,这是他未必能够找到一个可靠的港湾。一般而言,这不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的思维,可以说一下为什么你会有那么深刻的感悟吗?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在生活中感到的疼痛和受到的伤害告诉我的。我说这话时,几乎一直低着头,听见有人在议论,最后,望了一眼邱泽,看见他的眼睛里是分明的怜惜。

 

邱泽请呼一口气之后问我,漓落,可以说说你生活中很重要的事情吗?他的眼睛没有离开过我,我感到自己似乎赤裸裸地暴露在这个男孩面前。

 

随着心意做简单的菜。走路或散步。种花。喂一只小狗。红我妈妈开心。。。。。。平时除了写字,还会阅读,偶尔和好朋友见见面。

 

有人在笑,在嘲笑。

 

和男孩约会吗?还有不怀好意的问题。

 

好了好了,我们是以文会友,不讨论这方面的私人问题。还好,是邱泽帮我解围了。

 

会后,邱泽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我心里一阵紧张,谢绝了。

 

 

 

 

 

(三)婴宁和燕语

 

分班之后,我依然过着宁静、孤单、平淡的生活。自己一个人时,我会看安静的书籍,写安静的文字,偶尔停下来听校园广播,播放的是游晞他们的歌。我的好朋友婴宁和燕语偶尔回来找她,尤其是燕语,我也很喜欢她。

 

那天是周六,婴宁来找我。她齐耳短发,双眸漆黑,清爽如风。

 

两人在冬日的街头里游荡,婴宁挽着我的手臂说着话。她问我,知不知道邱泽,“流年”的主唱?那天我去看篮球赛,后来我们一起吃饭,他竟坐在我旁边,原来他不但吉他弹得好好,而且他还过了钢琴八级,好厉害哦!

 

我点点头,他是文学社的社长,我见过,笑容很干净。

 

当我回答她的时候,我想起自己第一次参加文学社的会议。那个放学后的下午,我推开会议室的门,只见一个那个高大挺拔的背影,他正在黑板上写字,听到开门声,他转过身来,说,夏雨,你来了,过来帮我抄一下这首诗。。。。。。。

 

婴宁扭转头,夏雨。。。。。。

 

我淡淡地微笑,咬了咬下唇,寂寞而倔强。

 

和婴宁分手后,我独自回家,夜色茫茫,撒着丝丝冷雨,握紧了经围巾,继续向前走。回到家里妈妈还没回来,我肚子洗菜、煲饭、做菜。那只不会长大的小狗一直跟在我的脚下,摇着它惹人疼爱的尾巴。

 

突然接到燕语的电话,她问我,夏雨,我今天下午放学之后过去找你,你那里去了?

 

我有事出去了。对不起,让你白跑一场。

 

没事。。。。。。。夏雨,我现在去你家,好吗?我很想去。

 

嗯。你来吧.我煮好饭等你。

 

。。。。。。

 

燕语一直在赞我做的菜比她妈妈做的还要好吃,还要我教她做豆角炒蛋,她还说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菜,我真想敲她的头。

 

 

 

(四)初遇游晞

 

教学楼楼顶的围栏很特别,是泛着蜡白的古朴的一米高栏杆。那儿,向着校外。那是上个学期我偶然发现的铁门的锁头坏了,可以到楼顶阳台。

 

在一个人的傍晚,我习惯一个人走到教学楼楼顶,带着书本,带着一身清新干净的香气坐在栏杆上。干冷的风吹着她湿湿的头发,脸颊霎时变得苍白冰冷,淡淡的芬芳在风中扩散。

 

这一天傍晚,我与平时一样来到楼顶,与平时不同的是古朴的栏杆上坐着一袭孤寂的身影,白色的风衣被风吹得鼓动,微微凌乱的头发,颀长的、寂寞的、与世无争的背影。

 

夏雨是公认的孤寂、另类、却乖巧、宁静的淑女。我若无旁人地向栏杆走去。

 

我不认为他是想自杀。

 

那白衬衫的主人突然回头,那一瞬间,我的世界里只有那张受伤脸,忧郁深邃、在流泪的双眼,那双眼睛里,也有藏不住的惊讶和羞涩。

 

夏雨,不漂亮的女孩子,悄无声息地递上纸巾,在男孩惊愕、来不及反应的目光中转身离开。

 

游晞,我好喜欢你。游晞,夏雨好喜欢你。

 

我在心中默默念着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名字,每一个字,都令她心里隐隐作痛。她的心,已近被他的眼泪浸得潮湿。

 

 

 

(五)我们都不是好孩子

 

   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在傍晚的时候就回家洗澡,也没有去楼顶吹风了。好多的作业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了。

 

已经差不多七点了,好累。

 

我揉揉额头,抬头望向窗外的白玉兰。

 

啊!游晞。我的心“咯噔”猛跳了一下。四目相凝那一刻,我知道,他是来找我的。

 

我收拾东西背着背包欲离开谦,再次望了一眼窗外,依旧是白色风衣的落寞的背影。我拿起木梳,将头发梳得柔顺贴服。

 

两人无言,我跟在游晞寂寞的身后,在一米左右的距离。他将双手放在风衣的棉袋里,并没有带手套。我们的脚下,发出枯叶寂寞的哭泣。

 

游晞带我到湖边公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是我不怕,完全没有害怕的意识,即使有点紧张。

 

我们靠着榕树坐在冰凉的草地上,我双臂抱着膝,很孤独的姿态。游晞从包里掏出两只苹果,粉嫩粉嫩的,很可爱。

 

当冰冷酸甜的汁液滑入我的喉咙时,我听到寂寞的声音。游晞望着我的眼睛说,我现在只有吃冰凉的东西喉咙才会舒服。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而不是问她的名字感谢她那天给与的温暖。

 

你比我更需要温暖,你知道吗?夏雨。。。。。。

 

我陷入了他那两泓深深的湖水里。

 

漓落,漓落。。。。。。游晞喃喃低语,我看过你在文学社的笔名,支离破碎零零落落。不吉祥,好特别。改了吧。

 

是。支离破碎,零零落落,就如我的生活一样。说这些话时,我的心口在疼痛不止。

 

冰凉清澈如水的月华浸漫着我们。

 

我好喜欢冬夜的月华,凄清的令人痴迷。游晞抬起头

 

“啪噗”。游晞扔到苹果心,打开一罐青岛纯生,在月光下冒出冷冷的水雾。他递了过来,我毫不犹豫地接了。

 

我就知道你不是好孩子。游晞打开另一罐青岛,他说,你骗得了其他人,但你骗不了我。

 

你也不是好孩子。我感到游晞望着我轻轻滑动的喉咙,那里发出寂寞的声音。

 

这是我第一次喝酒,却喝得很凶,但远不如游晞纯熟。

 

突然,我感到胃部灼热,盈盈的泪水似乎有缺堤的危险,双颊也已经发红发热。

 

游晞已经喝了三罐,我喝道第二罐。他望着我,伸手过来抚摸着我柔软的长发,他的手宽大而温暖,手指纤长,笑容有点邪气。然而,胃部的灼热变成了剧痛,我的青岛掉在地上,滚到枯草上,茶色的液体涓涓细流,散发着迷人的光。

 

“哇”,我转过身去,双手捂住胃部吃下的苹果连同苦涩的液体一同吐了出来。

 

游晞显得很吃惊,一瞬间似乎慌了手脚。他轻轻拍着我的背,那一刻,两人都有惺惺相惜的感觉。他长长的手臂环抱着我冰冷的身躯,没有欲望,没有越礼,只有彼此温暖着对方的身体,只有彼此的流泪,为他的十八岁,为我的十六岁。

 

他在我耳边喃喃低语,对不起,对不起。。。。。。

 

 

 

(六)空房子

 

游晞在最少人的七点时站在我教室门口那棵白玉兰下,透过窗户注视着我,直到我收拾完东西,,他就开始转身向校门口悠悠走去。

 

游戏将我带到空房子,空房子是一间休闲吧,来这里的人都是十五到二十五岁之间的年轻人,大家在这里可以喝柠檬草茶、上网,做作业,读书写字,或者轻轻地和其他认识、刚认识清或不认识的人轻轻说话,每个人在这里的消费是两元一小时。游晞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带我来这里呆上一小时。

 

空房子的墙是清一色的浅蓝,里面摆设干净舒适,每张桌子中央都摆放着一个清澈透明的、小巧玲珑的玻璃鱼缸,装着透明的营养土,养着红萝卜,鲜艳肥嫩的萝卜根,碧绿的叶子,很好看。游戏说我看着它们发呆时,我眼睛会微笑。

 

进门左边的几个男生在静静地上网;靠门口坐着的那位是店主,他带黑色框眼镜,身材颀长,脸容清秀,喜欢别人叫他John。但是,每当我叫他John哥哥时,他都会微笑叫我小雨。房子中央那张桌子周围的孩子也各忙各的;隔着蓝色纱帘进去里面那件小房间里,摆着一些木头桌椅,一些人在里面轻声聊天。

 

空房子,似乎与世隔绝,这里的人都显得礼貌而安静,孤独却又温暖。

 

我和游晞在靠窗的小桌子旁坐下,这时,那个清秀漂亮的大男孩会为我们端来两杯冰凉的柠檬草茶,他叫贤谦,有着漂亮的大眼睛和清爽的笑容,他的声音有磁性,很吸引人。贤谦很喜欢在得闲的时候坐在一旁用铅笔画画。我曾经见过他画很多很多的蒲公英,淡绿的背景,大片洁白如薄云的蒲公英,很好看。只是他画画的时候总是孤独一个人,也不喜欢别人在旁边看,那时的眼睛总是透着淡淡的哀伤。一个阳光的孩子,眼里不应该有那么多的哀伤。

 

大部分时间里我和游晞都静静地做作业,有时他会将一边的耳塞塞进我的耳朵里,在我海脸红耳赤、不知所措时靠近我的耳边轻轻说,这音乐很好,你听听,喜欢吗?我有时会突然抬头望着他,刚好碰上他有一点点忧伤的眼睛。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我从窗帘的缝隙里望着游晞在路灯下拉得长长的背影,心中涌起丝丝惆怅。

 

(七)迷途

 

日复一日,从春到夏。窗外的白玉兰开得更加繁茂了。

 

我们依然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在公众场合见面也不打招呼,只是心有灵犀地对望一眼。每次我都能发现游晞那深如湖水的双眸荡漾着柔情,又或是忧郁,或是欣喜的情愫。然而,却只有一瞬间,下一秒,那两潭湖水就被湖边丰美的水草掩盖了。每当那一刻,我的心总是情不自禁地疼痛起来。

 

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只迷途的羔羊。

 

婴宁偶尔过来找我,邱泽,这个词出现在我们谈话的次数越来越多。每当提起他是,婴宁的双眼总是弥漫着氤氲的水汽。

 

期中考试之后。

 

我和婴宁躺在公园的草地上,望着万里无云万里天。

 

婴宁说,夏雨,你恋爱了是吗?

 

哦。。。。。。我不知道,只是我早已经幻想无数次和他恋爱。

 

夏雨,别让自己陷得太深。

 

婴宁,你知道吗?他是我的劫。说这些话时,即使我表面风平浪静,波澜不惊,但我的心中却已经狂风大作,勇气惊涛骇浪。我告诉她,我的心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他。从我第一次在天台遇到他开始,我就在他忧伤的双眼里沉沦了,我的心,被她的眼泪浸透了,变得潮湿而柔软。

 

我理解。婴宁抱着我的头,轻轻梳理我的发丝,说,夏雨,我真的理解。

 

淡淡的夏风吹来,却吹不尽空气中弥漫的忧伤。

 

 

 

 

 

(八)贤谦离开了

 

那个下午,和平时一样,游晞带我去看房子,我们在靠窗的小木桌旁坐下,而这一次,给我们端茶的却不是贤谦,而是John哥哥。我问他怎么不见贤谦。他没有回答我,却微笑着摸摸我的头,说,小女孩,试试哥哥泡的柠檬草茶好喝,还是贤谦泡的好喝!

 

John哥哥,贤谦怎么没来?

 

他不会再来了。。。。。。

 

为什么?我吃了一惊。就连游晞和其他人也抬起头来,毕竟大家在一起久了,我们都成了朋友。

 

没有为什么,他去了西藏。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也许一年,也需两年、三年,也许十年,又或许不再回来。

 

John的话并没有激起骚动,只是似乎气氛突然变得沉重,我的心情也变得地落了。

 

给你。John突然递给我一个扁扁的、用褐色棉布包裹的东西。我疑惑地望着John

 

打开看看。

 

我慢慢打开棉布,游晞凑过来看。。。。。。。

 

好漂亮的画。是铅笔素描,米色的纸张,黑色的线条,镶嵌在画框里。画上的女孩正在发呆,风轻轻吹起她的长发,那双漆黑的眼睛茫然而不知所措,画的旁边是清秀而遒劲的字——只是一瞬间的感动——致空房子里最小的孩子。贤谦。

 

John告诉我们,贤谦很喜欢画画,但是他的家里没有多余的钱让他学画画,所以他想去西藏——那个充满灵气的、神圣的地方,希望洗涤自己的灵魂,继续画画。。。。。。他听了一阵子,继续说,他去西藏的旅费都是自己做几份兼职好不容易赚来的。

 

我轻轻抚摸着着自己的画像,指腹划过画面的每一处,心中有疼痛的感觉。

 

游晞温暖的手放在我的头上,我望着他,在他的眼睛里看见有个流泪的小孩。

 

 

 

 

 

(九)放纵

 

日子似乎又恢复了正常,一摸过后。高考越来越近,我和游晞已经不常去空房子了,甚至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见他了。

 

早上六点半,我在走廊里背书,天空阴阴沉沉,偶尔还有闪电,令人心里发慌。我回到教室坐下,头有点晕,于是趴在桌面上。。。。。。

 

我感到风吹了起来,从窗户里吹进来,我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风一定将我的头发吹乱了。还有打雷的声音。

 

喂,夏雨,你的电话。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叫我,我抬起昏昏沉沉的脑袋,只见一个Sony手机。

 

邱泽,请问有什么是吗?

 

你的电话。

 

我疑惑地接过他的手机,喂。。。。。。

 

夏雨,是我,我现在在空房子的门口,空房子关门了。夏雨,我好想见你。夏雨。。。。。。

 

我望望窗外,心脏疼痛起来。雨下了起来,而且很大,是倾盆大雨。

 

你别离开,我现在就过去。等我。

 

我将手机还给邱泽,拿起包包和雨伞,就要往外冲,但是邱泽拉住了我的手腕。

 

你疯了,去哪里?他怎么了?

 

对不起,邱泽,我要出去。

 

我甩开他的手,往外跑。

 

即使我打着伞,狂风暴雨还是打在我的身上,很快,我的裤子都湿透了。

 

我到了空房子,只见玻璃门紧闭,游晞浑身被雨水打湿,靠在墙上

 

   我急忙拿出纸巾帮他擦去额头上的雨水,闻到他嘴里的酒气,急得流泪,游晞,你别这样,就要高考了,一大早就喝酒,你喝了酒要出来林雨,要是你病了该怎么办?你的父母会很担心你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那句话说错了,他突然转身,将我进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墙上,失声痛哭,夏雨你知道吗,他们都有外遇,他们都有外遇,他们都不在乎这个家,不在乎我,这些天他们都几乎夜不归宿,我受不了。我受不了,我受不了那个冷冷清清的家。。。。。。

 

我的心疼痛起来,真的是就像有人拿着钝钝的生着铁锈的锥子钻我的心一样,一滴血也不留,但是却纠缠扭曲,疼痛不止。我抱住他不停砸墙的手,却被甩开,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我突然伸出左手,紧闭眼睛。。。。。。。

 

他的拳头落在我左手的手心上。

 

一切戛然而止。

 

他紧张地抱着我麻痹的左手,夏雨,对不起,对不起,很痛是不是,是不是?

 

我伸出颤抖的右手,轻轻放在他的脸上,游晞,至少,你还有我。。。。。。

 

游晞粗鲁地将我拥入怀里,紧紧地抱着我,那一刻,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在胸前,将自己和他隔开,

 

夏雨,抱紧我,抱紧我。。。。。。

 

游戏将我带回他家里。

 

他的家很大,是两层的别墅,一进屋子,就有说不尽的压抑和冷清。

 

他带我上了二楼。屋子也因为缺少人气而显得特别冷清和阴暗,家具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埃,落地窗的窗帘紧拉着,不透半点光,客厅的地毯上有零散的酒瓶和和一些残酒,发出颓废的气息。

 

夏雨,你先别收拾,去洗个澡吧,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别着凉了。

 

。。。。。。

 

穿着游晞宽大的衬衫,从暖暖的浴室里出来,游晞已经洗过澡,换了干净的白色T-shirt和棉质悠闲裤。在收拾地毯上的酒瓶。我站在那里,像个小丑一样,手脚都不知该放在那里才好。

 

游晞将一个CD放进电脑里,然后走过来,将手覆盖在我的眼睛上,沾了一手心的潮湿。

 

夏雨。。。。。。

 

我感到有点头晕目眩,如水的音乐流入我的耳中,是他经常给我听的那首歌——

 

我又不是你的谁,不能带给你安慰,忍心你枯萎,凋零的玫瑰,只是云和月,相互以为,是彼此的盈缺。。。。。。

 

 

 

 

 

(十一)妈妈

 

我站在那里,看着班主任看苦口婆心地向妈妈细数我的“罪状”,感到特别难受,为妈妈感到难受。。。。。。

 

刚下过雨后,玉兰花瓣落了一地,被行人践踏得伤痕累累,散发着腐烂的气息。

 

我和妈妈一前一后地走着,也不说一句话。

 

经过玉兰树下时,刚好有一片玉兰花瓣落在妈妈的发丝上,我走过去轻轻地帮她捏起。这时,我看见妈妈头上的白发,就忍不住流泪。她的白发,并非我不知,只是此刻的视觉冲击实在太大,我无法原谅自己让她操碎了心。

 

妈妈,我只是放纵一次,只是一次。。。。。。

 

妈妈,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让您丢脸了,再也不会。。。。。。

 

我哽咽着,在也说不出话来。

 

小雨,你怎么啦?这个可怜的女人,世界上最疼爱我的女人,她神色慌张地将手掌放在我的额头试探着温度,是不是还头疼呢?

 

她干燥的手掌上粗糙的裂痕刮得我的脸生疼,但是却是那么的温暖。

 

 

 

 

 

(十二)一切随风而去

 

高考结束后,我见过游晞一次,他说考得不错,我无言。

 

有一天,经过空房子,看见游晞和他的朋友在庆祝,邱泽和李牧风也在。他们没看见我。

 

暑假的时候,我在一家很多年轻人爱去的餐厅打工,看见游晞和他的两个朋友来吃饭,其中一个是邱泽,从此,再也不见他去那里,倒是邱泽来过几次。他告诉我,别等游晞,他会将我毁了。我说,我从来没有在等谁。

 

我可以为你停留下来,你可以停靠在我这里。这是对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当时我就想哭只是我的眼泪早已经跌碎在另一个人的手心里。

 

不久,我陆陆续续收到游晞很多明信片和风景相片,附有一些零碎的话语,欲言又止。

 

开学之后,我收到过邱泽很多的来信,他问我还有没有留在文学社,说他记得自己的承诺。他说,漓落,你是一个要人疼爱的孩子,游晞给不了你。

 

冬至那天,邱泽回来看我,婴宁就在我旁边,但是她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只是笑嘻嘻地问他的大学生活如何,聊了一阵就借故离开了。邱泽打我出去吃饭,逛街,他给我买了一条粉红色的温暖的羊毛围巾,很贵,我拒绝,他还是买了下来。我拿着漂亮的围巾说,邱泽,你知道吗?这条围巾抵得上我妈妈一个星期的工资了。

 

他将围巾为在我的脖子上,说,好好照顾自己。

 

我微笑着说好,一滴眼泪落在他的手背上。

 

进入深冬之后,我还收到游晞的明信片,在一个北风呼呼的下午。明信片是在布达拉宫寄来的。他说,夏雨,这里真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冬天的天空很蓝很蓝,云很薄很薄,空气洁净。我没有见到贤谦。在大学的第一次旅途里,我想的最多的还是你的好。今天我要结束旅程了。

 

想给他回信,于是找来一张素描画纸,写上“游晞”两个字。但是我执着钢笔的右手却僵在素描纸上,眼眶蓄泪,一滴,两滴,打在纸上。

 

语言在我们之间似乎已经丧失了力量,显得苍白无力;总是心中有千言万语,也不知该从何说起。第一次和泪写诗:

 

天涯海角意悠悠,

 

相思无言泪空流。

 

斗转星移又逢秋,

 

无望执手话哀愁。

 

我将诗句撕碎,推开窗,一切的随风而去。

 

这个冬天的第一滴雨冷冷地打在我的手心。

 

                                                                 2006年夏末秋初

 

 

 

 

责任编辑: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