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 感天动地

感天动地

  • 一个饭盒的感人故事

    “你又来了!”中午,我站在学校大门口当交通导护,帮助一年级的小朋友放学。新勇的母亲,蹑手蹑脚提着一个便当在校门口。被我一喊,她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老师啊!……”“哎呀!我不是跟你讲了吗?学校不喜欢家长替孩子送便当。如果每个妈妈都像你这样,学校大门就挤满了人,那样,我们怎么放学呢?”“我知道!我知道!”“哼!知道了还送,简直是明知故犯。”“你不会让他自己带便当吗!”“我知道!我知道!”这些话,不晓得说了几次。每次一到中午,送便当的家长和放学的一年级小朋友常常相撞在一起,造成相当的困扰。新勇是一位沉默寡言,乖巧内向的小孩。有次上课,他竟然打瞌睡,我很讶异,把他叫起来。“怎么了?”他一脸迷惘站起来,不回答。第二天上课,也是这样,我实在受不了,狠狠地把他叫过来。“你到底怎么了?”我已经气得半死,口气已经控制不住。突然,他垂头淌下泪水。我暗自一惊。“说呀!到底为什么上课要打瞌睡呢?”“我妈妈住院了!昨天一直在医院陪她。”我一听愣住了,顿时,心中的怒气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无限惭愧。“她为什么住院呢?”“是肺癌!”我一听,心都凉到脚底。心中想到身体赢弱的新勇。如果,不幸那天来临,他将如何继续往后漫长的岁月呢?想到这儿,不禁鼻酸。吃饭时,妻子在喂儿子吃饭,我不禁想起,以前新勇的母亲偷偷摸摸替他送便当。第二天下班后,我骑着机车到医院探望他母亲。几个礼拜没见,新勇的母亲瘦得不成人形,苍白的脸,光秃的头,简直不敢相信就是她。她看到我,显得很惊讶,努力想站起来,但是,一咳嗽,整个人歪了一边。“不要站起来!不要站起来!”“老师!谢……谢谢你!”她吃力喊着,眼眶消出泪水。在医院的走廊,新勇的父亲对我说:“只剩下两个月了!呜!我﹍真的不知要怎么办?”他老泪纵横。回到学校,报告校长。“他爸爸已经六十多岁了,现在母亲又将离开人间,是不是我们可以发动全校募款。不管多少,都可以帮助他。”校长爽快答应。经过几天募款活动,我们总算募到五万二千一百二十元。把钱送到医院时,新勇的母亲已经陷入昏迷中。“我们准备今天送他回家!”新勇的父亲,脸形憔悴得发白。我一听,心头抽搐一阵。“老师!能不能帮个忙?”“请说!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答应。”“他前几天,一直拉着新勇的手,喊着:妈妈不能替你送便当了!我想,请老师再让他送最后一次便当,只有送便当时,他才真正感受到一位为人母亲的荣耀。”听到这儿,我百感交集地点点头。中午,一辆救护车呼拉拉开到学校大门口。新勇的父亲和一名医护人员,推着担架上的人。我泪水盈眶,站在旁边,伴当交通导护老师。“到了!到了!”新勇的父亲买了一个便当,躺在担架上的新勇母亲,伸出瘦细苍白的手,提着便当,在旁边人员推送下,慢慢靠近大门口的铁门。在铁门的另一边,新勇则伸出右手,接过母亲的便当。“妈!”新勇嚎啕大哭。这时,我清楚见到她母亲瘦削的脸颊,抽搐了一下,仿佛想说话,但是,又说不出来。“妈!我不要!我不要你走!”新勇呼天抢地叫着。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哗哗而落。我暗恨自己,以前是多么忍!隔天,新勇的母亲就去世了。新勇的母亲出殡后一天,新勇的父亲来到我办公室,递给我一包牛皮纸。“老师!这是你和学生们帮助我的钱,我认为还有更多的学生,需要这笔钱,所以,还给你们。谢谢你热心帮忙。”说完,钱一放,就掉头离去。这笔钱仿佛生热似,直烫着我心坎。我天天找新勇聊天话家常。深怕他经不起丧母的打击。“老师!你放心!我很好!你不要一直替我担心!”新勇对我说:“我很早就知道,我母亲就要死了,我也不是不想听你话,叫妈妈不要送便当。 因为,一天当中,只有中午,我才能吃到我妈妈煮的饭。”我心头一愣,“为什么呢?”“她很虚弱,家里都是爸爸在煮饭。只有中午爸爸不在,她才能偷偷背着爸爸煮饭。是她坚持要送便当的。” 说完,新勇淌出泪水。 

    2012-12-19 13:48:52 作者:佚名
    • 0
    • 8279
  • 妈妈,对不起!我们回家吧……

          媳妇说:“煮淡一点你就嫌没有味道,现在煮咸一点你却说咽不下,你究竟怎么样?”母亲一见儿子回来,二话不说便把饭菜往咀里送。她怒瞪他一眼。他试了一口,马上吐出来,儿子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妈有病不能吃太咸!”“那好!妈是 你的,以后由你来煮!”媳妇怒气冲冲地回房。儿子无奈地轻叹一声,然后对母亲 说:“妈,别吃了,我去煮个面给你。”“仔,你是不是有话想跟妈说是就说好了,别憋在心里!”“妈,公司下个月升我职,我会很忙,至于老婆,她说很想出来工作,所以……”母亲马上意识到儿子的意思:“仔,不要送妈去老人院。”声音似乎在哀求。儿子沉默片刻,他是在寻找更好的理由。 “妈,其实老人院并没有甚么不好,你知道老婆一但工作,一定没有时间好好服侍你。老人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看顾,不是比在家里好得多吗?”“可是阿财叔他……”洗了澡,草草吃了一碗方便面,儿子便到书房去。他茫然地伫立于窗前,有些犹豫不决。母亲年轻便守寡,含辛茹苦将他抚养成人,供他出国读书。但她从不用年轻时的 牺牲当作要挟他孝顺的筹码,反而是妻子以婚姻要挟他!真的让母亲住老人院吗?他问自己,他有些不忍。“可以陪你下半世的人是你老婆,难道是你妈吗?”阿财叔的儿子总是这样提醒他。“你妈都这么老了,好命的话可以活多几年,为何不趁这几年好好孝顺她呢?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待啊!”亲戚总是这样劝他。儿子不敢再想下去,深怕自己真的会改变初衷。晚,太阳收敛起灼热的金光,躲在山 后憩息。一间建在郊外山岗的一座贵族老人院。是的,钱用得越多,儿子才心安理得。当儿子领着母亲步入大厅时,崭新的电视机,42寸的荧幕正播放着一部喜剧,但观众一点笑声也没有。几个衣着一样,发型一样的老妪歪歪斜斜地坐在发沙上,神情呆滞而落寞。有个老人在自言自语,有个正缓缓弯下腰,想去捡起掉在地上的一块饼干。儿子知道母亲喜欢光亮,所以为她选了一间阳光充足的房间。从窗口望出去,树荫下,一片芳草如茵。几名护士推着坐在轮椅的老者在夕阳下散步,四周悄然寂静得令 人心酸。纵有夕阳无限好,毕竟已到了黄昏,他心中低低叹息。“妈,我.... 我要走了!”母亲只能点头。他走时,母亲频频挥手,她张着没有牙的 嘴,苍白干燥的咀唇在嗫嚅着,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儿子这才注意到母亲银灰色的头发,深陷的眼窝以及打着细褶的皱脸。母亲,真的老了!他霍然记起一则儿时旧事。那年他才6岁,母亲有事回乡,不便携他同行,于是把他 寄住在阿财叔家几天。母亲临走时,他惊恐地抱着母亲的腿不肯放,伤心大声号哭道:“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不要走!”最后母亲没有丢下他。他连忙离开房间,顺手把门关上,不敢回头,深恐那记忆像鬼 魅似地追缠而来。他回到家,妻子与岳母正疯狂的把母亲房里的一切扔个不亦乐乎。身高3尺的奖杯——那是他小学作文比赛“我的母亲”第一名的胜利品!华英字典 ——那是母亲整个月省吃省用所买给他的第一份生日礼物!还有母亲临睡前要擦的风湿油,没有他为她擦,带去老人院又有甚么意义呢?“够了,别再扔了!”儿子怒吼道。“这么多垃圾,不把它扔掉,怎么放得下我的东西。”岳母没好气地说。“就是嘛!你赶快把你妈那张烂床给抬出去,我明天要为我妈添张新的!”一堆童年的照片展现在儿子眼前,那是母亲带他到动物园和游乐园拍的照片。“它们是我妈的财产,一件也不能丢!”“你这算甚态度?对我妈这么大声,我要你向我妈道歉!”“我娶你就要爱你的母亲,为甚么你嫁给我就不能爱我的母亲?”雨后的黑夜分外冷寂,街道萧瑟,行人车辆格外稀少。一辆宝马在路上飞驰,频频闯红灯,陷黄格,呼一声又飞驰而过。那辆轿车一路奔往山岗上的那间老人院,停车直奔上楼,推开母亲卧房的门。他幽灵似地站着,母亲正抚摸着风湿痛的双腿低泣。她见到儿子手中正拿着那瓶风湿油,显然感到安慰的说:“妈忘了带,幸好你拿来!”他走到母亲身边,跪了下来。“很晚了,妈自己擦可以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回去吧!”他嗫嚅片刻,终于忍不住啜泣道:“妈,对不起,请原谅我!我们回家去吧!”

    2012-12-19 13:30:51 作者:佚名
    • 0
    • 8265
  • 开店情缘

     丁大昆的丁记麻辣鹅是一绝,其色泽像是涂了蜜油似的好看,离老远就能闻到浓郁的香气,而且吃在嘴里更是妙不可言,因此他的生意红火得不得了。有眼红的同行曾向管理部门举报过他,说他在调味里加了某些违禁物品,可“大盖帽”再三查验之后却郑重宣布:丁记麻辣鹅的所有原辅料都合格。结果同行这么一闹腾,不仅没有损害丁大昆的信誉,反而使他的生意锦上添花。这天傍晚时分,生意高峰渐渐淡去,丁大昆正想喝口茶歇一下,有个女人骑着辆破旧自行车在店门前停下来,然后怯怯地说:“大哥,给我剁八块钱的鹅。”丁大昆忙站起身,客气地说:“行啊,你稍等。”这女人以前也来买过鹅,不过不常来,脸上总是一副愁苦的样子,看样子日子过得不太宽裕。丁大昆两刀下去切下四分之一的鹅,放在电子秤上一称,九块三,便说:“九块三,算你九块好啦。”说着就要切片,就在这时那女人轻声叫了起来:“大哥,我只要八块钱的……”丁大昆一愣,再看女人,满脸通红神色惶恐,女人低头又说:“我只带了八块钱……”丁大昆在心里叹口气,这女人真可怜!嘴上笑着说:“这样好了,暂收你八块,下次如果路过这儿,你记得还我一块钱好了。”当女人骑着自行车叮叮当当地走后,丁大昆望着她的背影正有点走神,身后有人大声说:“我说小丁,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丁大昆被冷不丁吓了一跳,脸有点烫,回头一看,是邻居胖大婶。胖大婶退休前做过社区干部,一向快人快语热心肠,把摄合身边的孤男寡女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这几条街上无论谁家大儿属鸡小儿属狗、剩男待娶剩女待嫁,她都如数家珍。胖大婶大声说:“小丁,我那老头子要麻辣鹅下酒,你快给我剁半边。我说小丁,你老婆得病走了有好多年了吧,可怜你日做老子夜做娘的。现在好了,儿子出息了,大学毕业工作了,你也该考虑考虑找个人了。两个大老爷们,没有个女人家也不像个家嘛,再说也不利于社会和谐是不是?”丁大昆只是笑,手上咚咚锵锵地剁个不停,胖大婶只看一眼他的表情,心里就有了数,便又说:“刚才那女人我是知道的,她姓杨,叫杨梅,嫁个男人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两年前离了。如今在一家单位做保洁,收入低得没法说,日子过得比黄连还苦,偏偏女儿马上就要高考了,那闺女考上大学是三个指头捡田螺——十拿九稳!可问题是大学学费和生活费从哪儿来?这娘儿俩都快要愁死了。不过这女人你也瞧见了,生得是相当齐整,性格也好,小丁,你要有心的话,这媒包在我身上,不过你不要嫌人家负担重噢……”丁大昆脸更烫了,说:“我哪敢嫌啊,只怕人家嫌我粗手笨脚浑身麻辣鹅味道,不过大婶你也别忙着说破,我还不了解人家哩。”过了个把星期,又是一个黄昏,丁大昆正若有所思,随着一阵叮当响,正是杨梅来了!杨梅依旧难为情地要了很少一点儿麻辣鹅,丁大昆说:“是给你女儿吃吧?”杨梅点点头,说:“是的,我那闺女就爱这一口,快高考了,我也只能给她这么点营养……你是怎么知道我有个女儿的?”丁大昆一时心跳有些加快,说:“听人说的。”鹅切好了,杨梅付账时多给了一块钱,说:“这一块钱是上次欠你的。”说完就要走,却听到身后的丁大昆声音异样地叫了起来:“我说……我想跟你说件事。”杨梅有点诧异地住了脚,丁大昆脸红如血,说:“大妹子,你想学我这门手艺吗?”杨梅更吃惊了,丁大昆竭力镇定下来,说:“我的意思是,我想开一家连锁店,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包你做出来的跟我这一模一样,投资算我的。不过说是投资也要不了多少钱,就一间门面房,一点流动资金和几样家什就行了。”杨梅认真看着丁大昆,轻声说:“大哥,多谢你,可我想问你一句,我们素不相识,你为什么会选中我呢?”丁大昆笑着说:“因为我一眼就看出你是个做事麻利的人,我可不想倒了招牌,所以就选了你。”杨梅又问:“那我该给你多少费用?”丁大昆手直摇,说:“你把投资的钱还给我就行了,不要其他费用的,你生意做成了比什么都好,我的意思是你只需打出丁记麻辣鹅的招牌,这样一来就无形中扩大了我的知名度。”杨梅低头想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来时眼睛慢慢亮了,说:“大哥,我十分愿意!”丁大昆却面色郑重起来,说:“不过你还得保证一件事,这手艺只限你一人做,绝不外传别人,无论谁都不行。只有你不做了,才可以传给另一人,而你的徒弟也必须这样保证!”杨梅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会的人一旦多了,丁大昆自然赚不到大钱了。便有些调皮地回答道:“师傅,我一定做到!”两人一起笑了起来。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杨梅一连好几天跟着学手艺。丁大昆果然是有绝活的,他竟有一张绝密配方表,上面详细地列下配什么香料、多少份量、什么火候。丁大昆是毫无保留地倾囊传授,而聪明的杨梅也很快原汗原味地学会了全部手艺。这期间杨梅自然也知道了丁大昆的家庭情况。杨梅手艺学成离开的那天,丁大昆已为她租好了门面房,并送给她一整套设备,杨梅回去就可以上马开张了。杨梅慢慢骑着车,走了好远后终于红着脸回过头来,发现丁大昆站在店门口正呆呆望着自己。杨梅并没有看到丁大昆眼里那浓浓的失落。杨梅的生意很快就火了起来,最忙的时候大伙都排起了长队,一向羞涩的女儿高考一结束就挽起袖子来帮忙,这让杨梅很欣慰。而每天收了摊子一算账,竟有二百块左右的盈利,说实话她半辈子了也没哪一天赚过这么多钱,慢慢的,娘儿俩的脸色红润起来,家里也开始有了欢声笑语,杨梅每天快活地盘算着:再过多少天就可以攒够学费了。这天的生意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杨梅和女儿一边手脚利索地过秤、切鹅、收钱,一边随口问道:“我说各位大哥,南边一条街上我师傅丁大昆做的鹅比我还地道哩,我这手艺全是跟他学的,你们怎么不去他那买啊?”谁知不问还好,一问之下竟引起一片怨言:“还丁大昆哩,他早就不做了,好像就在你店开门前后他关门歇业的。嗨,可害苦我们了,大老远的到你这买,好在你这里的口味还真跟丁大昆的一样……” “铛”的一声响,杨梅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丁大昆是病了还是怎么的?可恨自个儿这么长时间一心扎在钱眼里,都没去看过他一次。第二天上午,杨梅精心选购了一袋水果去看丁大昆,也不知怎的,临出门时杨梅下意识地把头发梳了又梳,还穿上最好看的衣服,说实话这样的心情有几年没有了。女儿把妈妈的表现全看在眼里,忍不住偷笑起来。杨梅是跟丁大昆在门店里学手艺的,所以并不知道他家住哪儿。不过这难不倒她,她先来到丁大昆以前的店门口,然后跟人打听。这一招果然好使,很快有个大妈告诉了她。望着她脚步轻盈地走向丁大昆家,一边走还一边扯衣服角,那邻居惊讶极了,因为她正是那个热心做媒的胖大婶。当杨梅壮着胆敲开丁大昆的家门时,丁大昆眼睛瞪得溜圆,然后忙不迭地让座,他有点手忙脚乱的,其间还打翻了一只茶杯。杨梅抿嘴一笑,其实她心更慌,说:“我是来还师傅投资的钱的,师傅你瘦了,是不是以前忙惯了,现在不忙了才瘦下来的?”丁大昆忙摇头:“哪里啊,我这是减肥哩。”丁大昆的神情告诉杨梅她猜中了,老实人说不来假话的,便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做生意了?是不是故意让生意给我做?”丁大昆笑起来,说:“这倒不是,生意是做不完的,街面这么大,不存在让不让的。实际上有时候做某一行生意,做的人越多生意越好做,因为形成规模后更容易打出名气。”杨梅步步紧逼:“那你为什么关了门?”丁大昆一笑:“我不缺钱……”就在这时“咚咚咚”有人敲门,两人吓了一跳,孤男寡女的让人看到成什么话?可门还得开,丁大昆磨磨蹭蹭地开门一看,一下子失声叫了起来:“师傅,您怎么来了?”只见一个面色黝黑的老头背着手走了进来,杨梅一听吓了一跳,这是丁大昆的师傅,那可不是自己的师公?老头一进门就气哼哼地说:“我怎么来了?我路过你这儿,不允许吗?我问你大昆,你怎么不做生意了?”丁大昆低头不吱声,老头又发话了:“大昆,我还指望你把我这门手艺传承下去哩,你也太让我失望了,再说你儿子才工作,他将来要买房、结婚,你就不想帮他一把吗?你还像个做老子的吗?”丁大昆苦着脸说:“师傅,这事咱背后说好吗?”老头火气更大了,大喊道:“就在这儿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不能说?”丁大昆至此无路可退,只好搓着手说:“师傅,我把手艺……教给别人了,我从不敢忘记师傅的教诲,所以就只好不做了。”老头一听满脸的惊讶:“你教人了?教给谁了?为什么教他?”杨梅在一旁更是吃惊不小,忙双手捧上一杯茶,说:“师公,丁大昆师傅教的是我,可我不知道教会我后他为什么就不做了,实际上我也正是为这事来的。”老头听了左一眼右一眼地打量杨梅,看得杨梅直发毛,忽然间老头大笑起来,说:“大昆你好眼光!好吧,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原来,老头是外市人,有一年丁大昆到他那座城市讨生活,恰好遇上他被一辆车子撞倒在路上动弹不得,当时人来车往的没有人敢上前扶一把,生怕惹祸上身。丁大昆才不顾及这个,当即背起老头进了医院,还垫付了医药费,好在老头受伤不重,很快就痊愈了。当老头得知丁大昆是来讨生活后,便要教给大昆一门手艺——做麻辣鹅。原来,这老头是做麻辣鹅的顶尖高手。不过他要丁大昆切记一条:只限你丁大昆一人做,绝不外传手艺,只有你大昆不做了,才可以传给另一人,而且,你徒弟的徒弟……也必须这样保证。这是老头的师傅传下来的行业规矩,老头发过誓要一代代遵守的。所以现在丁大昆在教会杨梅后,他只好不做了,天天在家发闷。杨梅一时间心里起伏不平,老头眼里满是赞许的目光,说:“大昆,你果然记住了师训,更难得有这样的善心,我没看错你,好样的!可你正需要钱啊,不做可惜了,做又违背了师训,唉,怎么办呢?”就在这时,“咚咚咚”又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胖大婶。在胖大婶三言两语问明了全部经过后,于是整幢楼都听到了胖大婶的大嗓门:“我说你这个老师公,你左脑子里是水,右脑子里是面粉,一晃荡全是浆糊了是不是?这事也太容易解决了——你做主让这两人成为一家人不就行了?”在师公的大笑声里,丁大昆和杨梅互瞟一眼,然后两人的脸红透了。

    2012-10-08 19:20:12 作者:佚名
    • 0
    • 8288
  • 墙贴里的爱情

     姚君益走到自家门前时,身体累得就像散了架一样。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刚加班回来。站在房门前,他在身上摸着开门的钥匙。糟糕!钥匙落在公司里了。他气得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门上。“咚”的一声,门发出巨大的声响。这声音让他迅速清醒过来:坏了,肯定吵到邻居了。果然,邻居林维维拉开门跑了出来。姚君益尴尬地解释:“对不起,我忘带钥匙了。一着急就……”林维维倒是没有生气,笑嘻嘻地上前一把拽着他就往她家里拉。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人已经跌跌撞撞地被她拉进了房间,直接倒在了人家的小床上。接下来,难道要上演桃色情节?姚君益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丫头看上去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就在他困惑的时候,林维维居然把灯也关了。她捅了他一下:“你瞧,房顶上。”当他仰望天花板的时候,终于明白她的意图了。许多荧光小星星布满了天花板,闪着幽幽的光,漂亮极了。他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童话世界一样,刚才的烦恼一扫而光。他乐呵呵地问:“怎么弄的?”林维维告诉他,这是一种特殊的墙贴,带荧光材料的,只要贴在天花板和墙壁上就可以了。接下来,她讲了许多关于墙贴的故事,姚君益乐呵呵地听着,时不时插嘴议论几句,两个人在床上躺着聊天,越说越兴奋,越说越开心……直到晨曦透过薄薄的窗帘,房间内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色彩,他们才意识到:哟,天都亮了。林维维毫无倦意,从床上一跃而起,跑到厨房做早餐。不一会儿,热腾腾的牛奶和吐司面包就端了上来。姚君益迟疑着开口了:“你能不能帮我布置一下,也贴上那种墙贴?”“这不是小事一桩嘛。”林维维乐呵呵地答应了。后来,姚君益配了一把钥匙交给林维维,以便她布置房间。几天后,当姚君益回家打开门后立刻目瞪口呆!咦,自己不会是走错了吧!房间里焕然一新,除了被打扫得一尘不染之外,墙壁上都贴满了美丽的墙贴,装饰得格外温馨。客厅是清新的竹林、飞鸟;卧室是温馨美丽的花朵,浪漫满屋;卫生间是海洋世界,各种游鱼无比可爱……他兴奋地冲到邻居门前,想请林维维吃饭以示感谢。可惜的是,她不在家,他只得失望而归。一连几天,他都看不到她的人影。这丫头哪去了?这天,经理把姚君益叫到办公室,将一本时尚杂志狠狠地甩到了他的脸上说:“你交给我的服装设计图,是抄袭玉凯公司的吧!”姚君益愣了,他翻开杂志,果然看到了模特身上穿着与自己的作品一模一样的服装。这些设计图可都是自己加班加点,甚至在家做到凌晨赶出来的,怎么可能是抄袭的呢?此外,经理还告诉他,现在服装界的一些网站论坛上都出现了对姚君益的个人诋毁,说他人品恶劣,水平低下。他急忙解释,经理根本不相信他,大发脾气让他结算工资走人。姚君益百思不得其解,这些设计图是怎么会跑到玉凯公司的呢?他无比郁闷地坐在位置上,顺手打开网页浏览玉凯公司的信息。当玉凯公司首席设计师的照片映入眼帘时,他似乎被人当头打了一棒!这不是林维维吗?一定是林维维抄袭了自己的作品。姚君益艰难地得出了这个结论。但是他在存设计图的电脑里设置了三重开关密码。林维维虽然有自己家的钥匙,如果不知道密码,她是很难将设计图盗走的。姚君益这样想着,决定立刻找林维维问个明白。回去后,他足足在林维维的房门前敲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人开门,看来这林维维根本就不在家。姚君益气呼呼地回到自己的书房里,当他看到墙壁上那些墙贴时,气不打一处来,疯狂扑上去开始撕扯。就在他扯下墙壁上的一朵大花时,突然一个摄像头露了出来。这个摄像头正对着他电脑的键盘位置。电光石火间,姚君益意识到,如果他输入密码的话,完全可以通过这个摄像头一览无余。这样一来,盗走他的设计稿就不费吹灰之力了。哼,这些墙贴原来是她为了掩护自己的行为设下的障眼法。怪不得她这么热情地张罗给自己布置墙贴,原来打的这样的鬼主意。自己居然被骗了。想到这里,姚君益感到非常恼火。林维维既然不回家,他可以去公司找她算账啊!当姚君益要见林维维的时候,玉凯公司前台小姐冷静地告诉他,林维维出差去了外地。姚君益气得在前台大喊大叫:“你骗我!你让她出来,我要当众把她的丑陋真面目揭发给大家看……”就在他失去理智地大喊大叫之际,有人走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咦,孙浩,你怎么在这儿?”他诧异地问。孙浩是他以前的同事,前不久跳槽走了,可是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他。孙浩劝他消消气,等林维维回来再说。他拉着姚君益喝酒解闷。一沾酒杯,姚君益的话就多了起来。他滔滔不绝的把自己和林维维之间的事情讲了出来,而孙浩同情地劝解。姚君益心里实在苦闷,很快就喝醉了。他嚷嚷着:“我一定不会放过她。抄袭我的作品,害我丢了工作,还在圈内把我的名声搞臭……我一定会找她算账的。”当两个人酒足饭饱走出来的时候,孙浩非要送他回家。就这样,姚君益稀里糊涂上了他的车。汽车快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醉眼蒙眬的姚君益突然精神一振:“这不是林维维吗?快,快开过去!林维维——”他居然把头探出车窗外,拼命地喊了起来。孙浩虽然喝酒不多,但也有几分醉意,闻听此言便照直冲了过去。而刚出差回来的林维维拖着行李箱正在走,听到有人喊自己便停了下来,路灯下看得不是很清楚,她下意识地拖着行李箱往车边一凑。只听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林维维砰地被撞出去好远……在路人的帮助下,她被送入了医院,紧急进行抢救。手术过后,林维维依旧昏迷不醒。姚君益看着她身上那或粗或细的各种管子,痛悔不已。如果不是自己执意要找她,也许这样的惨祸就不会发生了。但是当交警们进行实地勘察的时候,从刹车痕迹上发现,孙浩居然在到达林维维身边的时候加速了!也就是说,他是故意去撞林维维的。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这位孙浩还偷偷在自己的电脑里安装了远程监控设施,而监视的对象,就是姚君益。原来孙浩是林维维的前男友。两个人相处过程中,林维维发现他人品不佳,便提出了分手,还搬了家。孙浩怀恨在心,一直寻求机会报复。当他看到林维维从姚君益家中走出来的时候,误以为他们已经同居了。他开始对抢走自己女友的姚君益痛恨不已。当时姚君益还与孙浩在同一办公室上班。孙浩伺机趁他忘记带钥匙之际,私自偷配了一把。这样,他就可以自由出入姚家了。当时,姚君益正在进行一组重要时装的设计。他便在墙贴上安了一个摄像头,将电脑密码录了下来,并伺机从电脑中窃取了姚君益的劳动成果。这份设计,反倒成为了孙浩去玉凯公司求职的敲门砖。玉凯公司抢先一步发布了时装的样式,这就让晚几天公布设计方案的姚君益成为了抄袭者,有苦难言。在时装发布会上,通常是以公司的名义来公布作品的,这就让不知内情的姚君益以为林维维是始作俑者。为避免事情败露,再加上孙浩对林维维抛弃自己一直怀恨在心,醉酒的孙浩情急之下开车撞了她,想让她永远成为替罪羊。哪怕姚君益揭发,他也可以谎称这些设计图是林维维给自己的,反正她无法对证,自己只需负交通肇事责任就可以了。而那笔丰厚的设计奖金,足可以让自己舒服地过完后半生。林维维一直昏迷不醒,姚君益将她接到家中,精心进行照顾。新年来临,当他为卧室买来新的墙贴,想更换的时候,却在揭开墙贴后,发现了无数句爱情宣言。林维维用彩色水笔在墙壁上写:君益,我爱你。在每一朵花的后面,都有这样的一行小字。他忍不住湿润了双眼。也许是奇迹,恰在此时,林维维在床上醒了过来,她看到了房间里满眼都是美丽的墙贴,还有姚君益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

    2012-10-08 19:18:41 作者:佚名
    • 0
    • 8301
  • 电梯爸爸的纯手工爱情

     初相识时,她是女孩们都羡慕的白衣天使,而他只是机械厂的一个维修工人。第一次见面,她走进他们厂里,看到的是满墙贴着打倒他的大字报,但两人还是谈起了恋爱,她说她看到了他的踏实肯干、勤奋努力。八个月后,她背着个柳条箱子,里面放着她的衣物,从老家临沭坐公共汽车来到他的住处临沂。两人把各自的被褥放到一起,简单吃了一顿饭,就算结了婚。她说:“只要两人相爱,就是最大的幸福!”结婚后的第十七天,他便响应国家支援三线的号召,踏上了去云南的火车。未曾想,到昆明没几个月,他就患上了一种怪病,四肢绵软,只能说话不能动弹,经过几家医院治疗,最后确诊为“重症肌无力”。远在山东老家的她听说后,一定要到云南看望丈夫。一个人背上烙饼,从临沭到临沂,从临沂到济南,从济南到昆明,汽车、火车,用了七天七夜,终于走到了丈夫的身边。在她的精心照料下,他恢复得很快,半年后完全康复。时光流转,一晃到了2000年。他和她都退了休,儿女们都有了自己的小家,老两口没有了任何负担,重新回到了甜蜜的二人世界。可是幸福的道路并没有一帆风顺。结婚第32年,她患了脑中风。在他的悉心照料下,出院后,虽然偏瘫,但可以自己走动。他在楼道楼梯的右侧给她自制了多个扶手,他细心地在上面绑了层布,自己在下面帮着她抬脚,每天上上下下锻炼身体。白天自不用说,夜里,他时常醒来为她盖被子;她想上厕所,只要轻轻碰碰他,即使刚睡着,他也会马上醒来,抱起体重170斤的她。这样的坚持整整10年,3650多个夜晚。如果这样的坚持能够持续下去,他也会无限地感谢上苍,可偏偏不幸接踵而来。2008年的一天,上楼梯时她因体力不支猛地坐在了台阶上,这一坐就再也没站起来。他一人已经无法带她出门,天天闷在家里。天性爱热闹的她情绪不好,饭也吃得很少,有时哭得像泪人一样,甚至还要自杀。他看着难受,心里着急,偷偷躲在角落里哭了一次又一次。有一天,她拉着他的手说:“我以后再也下不去了,谁再陪你出去逛逛啊?”他抱着她,泪水滚滚,发誓说:“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再下去的!”于是他每天都在琢磨,怎么能独自把她带到楼下去……他看到附近一个工地正在施工,高高的塔吊把一小车水泥轻松地运到了楼上,他突发奇想,自己为什么不造一个类似电梯的东西,把老伴从楼上运下来呢?说干就干,凭借当年修理汽车的经验,他先是画草图,后来又结合想法修改。接下来,就该准备各种工具和用料了。每天早上照顾好她吃饭以后,他拿着采购清单,逐一购买。为了节约成本,他跑遍了全城所有的五金商店;为了尽快掌握焊接技术,他被电焊火光打了无数次眼睛,手被烫了无数的疤;为了检验电梯的牢固性,他把一千多斤的重物背上背下,直到电梯每次上下都牢固稳定。工夫不负有心人,数月后,一部凝聚了他心血的电梯终于大功告成。他给电梯刷了层新漆,挂上了鲜红的中国结;她洗了头,穿上新衣服、新鞋,转着轮椅来到电梯口。在按动开关,电梯缓慢而平稳下移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夺眶而出,这离她上次出门已整整过去了半年之久!他叫王忠玉,今年70岁,是山东临沂市的一名普通退休工人,被网友称为“电梯爸爸”;她叫卓宝兰,今年72岁。她说:“我找了一个好老头子,一直牵手,牵手到永远。今生一块走,下辈子还在一块走。”他笑得憨憨的,“我就是她的腿,会推着轮椅去她要想去的地方。”简陋的支架、用来挡风的塑料布和长短不一的木板,却载满了爱意与浪漫。爱情可以是一颗钻石,也可以是一部手工打造的电梯。

    2012-10-08 19:17:42 作者:佚名
    • 0
    • 8266
  • 很爱你,但不代表永远等你

     他又带着一身的酒味来按她家的门铃。这不知是他和她分手后,第几次的失恋。他总像只受了伤的狮子,站在她家门口,用最后仅有的一丝清醒说:“收留我,好吗?”然后,就倒在她身上,不醒人事了。她必须拖着他沉重的身躯到她的房间,再将他抬上床,帮他褪去身上的衣裤,拿着热毛巾,擦拭满身酒味的他,帮他穿上为他预留的睡衣。有时,还要应付他吐了一地的秽物。等一切都清洗、整理好了,她就躺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看着睡得正沉的他,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感觉到,他是属于她的。和他在一起两年,他始终不曾好好安定下来,被她遇见、听到的就有五六次,更别说那些数也数不清的女人。刚开始,她自然是又哭又闹,甚至还分手过一两次,但他总信誓旦旦地说不会再犯,然后又连哄带骗地求她回到他身边。所以,她说服自己,他是爱她的,只不过爱玩一点罢了,因此又回到他身边,做他身后那个默默的女人。维持两个礼拜后,他又犯了。日子久了,她也麻痹了,她自欺欺人地想,反正最后他都会回到她的身边,他还是爱她的,他不能没有她。但是有一次,真的是太过分了,他居然把那个女人带回家,女人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地,甚至于喧宾夺主地要将她赶出去,看着在一旁默不作声的他,她彻底绝望,将东西收拾好,就搬出他家,这次她是真的死心了。两个月后,他又一样地来求她,她说什么也不再妥协,虽然有几次差点心软地答应,但到最后,她都咬着牙,拒绝了他。她真的忍心拒绝吗?不!只是她觉得,他应该得到一点小小的惩罚,证明她在他心中的重要。他第一次在三更半夜喝醉来找她时,她心疼不已,边帮他换衣服边流泪。隔天醒来,他帮她盖了被子,径自换好衣服,就悄悄地出门去了。此后,她再见到他的时间,总是每隔两三个月的三更半夜,不知又是他甩了别人,还是别人甩了他,总之,她没再见过他清醒时的样子。有一次,她拨弄着他的头发,试探性地问半醉半醒的他:“今天……有人向我求婚了。你说……我该不该答应?”他没有响应,只是“嗯”了一声,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她叹了口气,流下了两行委屈的泪。她又熟练地将一切打理好,躺在他身边,拨弄着他的头发,看着手上的戒指。她答应了那个苦苦等了她一年的男人的求婚,再过一年,她就要迈入30岁了,她实在不能再给他机会,再给自己任何借口等他的承诺,他根本不懂得爱。她看着他,这是最后一次,帮他换上睡衣,擦拭满身的酒味,清理地板上吐了一地的东西,也是最后一次,她在他怀中,流着泪睡着。“以后我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她轻声说,已泣不成声,虽然她知道,他睡得正熟,根本听不到。隔天他醒来,惊觉到床的另一边是空的,只留下一封信。“很爱很爱你,所以始终默默守候着你,沉默地纵容你在我身边自由来去;很爱很爱你,所以让别人笑我傻,我也不埋怨,就算没有‘娶我’的那句承诺,我也能一直这样照顾你。只是,你始终不懂得该成熟一点,而是不断依赖我的爱。我退还了戒指,捥拒了他的求婚,但我想找回自己的生活,让你学会珍惜、懂得爱。因为我爱你,已根深蒂固,已无可救药……”他捏着信倒在床上,这次,他是真的哭了,而她是真的走了。

    2012-10-08 18:50:23 作者:文摘文萃
    • 0
    • 8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