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文摘 > 感天动地

感天动地

  • 白色的风信子

      天晚欲雪,好友邀我去火锅城,说满腹心事要借火锅一涮。为着不肯做母亲,她与老公已成水火之势,欲借我这个过来人做灭火器,令我安置好女儿后速速赴约。    当初她也极力劝过我,做母亲投资太多风险太大,如果生个神童还好,当妈的里子面子全赚足了,万一生个木头木脑的呆瓜,连自己的快乐都得赔进去,实在是亏大了。那时我笑她像个人贩子,现在却觉得她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幼儿园门前熙熙攘攘,我牵着女儿的手,老师踌躇着,似有话要说。半晌,她微微叹道:这孩子含羞草似的,音乐课嘴闭成一枚坚果,舞蹈课总比别人慢半拍,就连游戏时,也是独自在角落张望。    我似乎感冒了,全身发冷,头痛欲裂。女儿将脸藏在我的大衣里,不安地蹭来蹭去,我愈发烦躁。一出世就得到病危通知的女儿,在这群活泼可爱的宝宝中间,不仅身高不足,性格也甚是木讷。    老师斟酌再三,又说了一件愈发让我尴尬的事,女儿这些天用餐控制不住食量,常常吃到胃痛还要求添饭。旁边有位家长擦肩而过,他好奇地回过头,望望女儿,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我在老师面前兀自强撑着微笑,心里却暴躁得想找谁大吵一架。    头晕目眩地到了家,一摊泥般软在床上。女儿推开门,期期艾艾地要我教她什么,我极力克制着恼怒,闭上眼睛不去睬她。可不一会儿,我刚昏昏欲睡,门又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她的脑袋在门边闪闪缩缩,心力交瘁的我终于爆发了,狂怒地指着她喊叫: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女儿惊骇地缩到墙角,过了好一会儿,才瑟瑟发抖地问:妈妈,一个人杀了自己的手,她会死吗?我气急败坏地将她藏在背后的手拉出来,头立时嗡嗡作响,那么多的血,那么深的伤口!连淘气都笨得险些杀了自己,老天啊,你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我们跌跌撞撞地往医院走,雪大起来,女儿没有哭也没有要我抱,一声不响地在我身后紧追慢赶,看来她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到了医院,医生说伤口太深,为防止感染,缝合后要输液,而且可能会留下永久性疤痕。好心的医生责备着我的疏忽,女儿默默听着,将瘦小的脸深深埋在膝间,长久地不肯抬起来。    打上点滴后,女儿在病床上睡了,方想起好友之约,急急回电说明原因,她幽幽地说:看来不要孩子是对的,太难了。一句话触痛我所有的暗伤,泪猛然间决堤。这些年丈夫远在外地,我独自在病弱幼女和繁琐工作间奔走,巨大的压力几乎辗我为尘,皱纹天罗地网般自心底罩到面上。当初我认为孩子是上天赠送的最好礼物,现在才知道,这礼物有那么多教人承受不起的附加品。    握着电话,忍不住向好友倾诉自己的委屈与懊恼,说到下午那位家长好奇的表情时,我已是泣不成声,好友连连劝我,说千万不能让孩子听到这些话。    我回头看看女儿,她向里睡着,眼睫毛扑簌簌地抖,像蝴蝶湿了的翅膀。到家已经很晚,一进门就听见电话铃响,女儿轻手轻脚去了卧室。女儿的老师说,她今晚一直在给我打电话,如果打不通她会内疚得连觉也睡不着的。    原来,那位听到我们谈话的家长去找了她。他说他的孩子和我女儿最要好,那孩子告诉爸爸,好朋友拼命吃那么多饭,不是傻,也不是贪吃,是因为她妈妈工作很辛苦,她要吃得饱饱的就不会老是生病,会快快长高长聪明,会给妈妈做饭,帮妈妈拖地,妈妈就不会再烦了。    说着说着,老师忽然哽咽了,她低声道:您的孩子还说,妈妈最爱吃苹果,她一定要学会削苹果。    我的心痉挛着,电光火石间忽然明白,她第一次进来,是想让我教她削苹果,我却没有睬她,她把自己伤得那么重,只是试图学着为我削一只苹果!    我来到她的房间,她居然换上了夏天才穿的公主裙,默默站在红地毯上,似一个小小雪人,仿佛太阳一出即会融化。一见我,她眼里闪过浓浓的歉疚,一下子,我的鼻子酸起来。她喃喃地说妈妈别哭,我给你跳舞,跳我刚刚学会的《风信子开了》。    我发现她右脚的袜子有些异样,她说,袜子破了一个洞,昨天脱掉鞋子进舞蹈教室时,有小朋友笑她露出的大脚趾,她便自己拿针线来缝,缝好后却成了一个小包。    我蹲下来,摸着那个疙瘩,硬硬地硌着手,也硌着我的心。她的脚被磨了一整天,我却不知道,她只有四岁半,怕妈妈会烦,自己苦苦琢磨着,竟然补上了这个破洞,做妈妈的却嫌她笨!    她轻轻唱着,缓缓摆动手臂,合拢的双手如一枚含羞紧闭的花苞。在灯光底下,花苞怯怯地打开,风来了,雨来了,她的单眼皮的黑眼睛一直看着我。她举在头顶的左手,还裹着厚厚的绷带,花瓣一点一点展开,女儿如同一个小小的勇敢的伤兵,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终于将自己开成了一朵比雪还洁白的风信子。    风信子低声说:“妈妈,小朋友都笑我开得太慢了。还有人说我是白痴。”我一震,心被烫了似地猛一缩。     她顿了一下,静静地说:“舞蹈老师告诉大家,我不是白痴,我是白色的风信子,很安静很怕羞,比紫色、蓝色和红色的风信子要开得慢一些,可等到开好了会最美。”全世界的雪都在瞬间融化,我的脸上溢过暖暖的柔波,我俯下身子,抱住她柔软的小身体,抱住漫漫红尘里离我最近的温暖。     她伏在我的胸前,我看见窗外路灯暖暖的光里,映着一个纤尘不染的琉璃世界。温柔的屋檐上,慈爱的树枝间,静默的巷子里,每一处,都盛放着白色的风信子。每一粒种子,都拼尽气力,自九天深处赶来,匆匆赶赴一场花的盛会,从天上到人间,只为让自己那一颗小小的心,开出一树一树的繁华。     我的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安然与甜蜜,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请允许白色的风信子害羞吧,因为,风雪再大,受伤再深,她都会拼尽全力为你开一朵最美的花。     明天,我将告诉我的好朋友,拥有任何一朵风信子都是一件幸运的事。

    2010-08-07 11:40:28 作者:佚名
    • 0
    • 6218
  • 张正祥28年如一日为保卫滇池而战

     看着滇池边的死鱼,张正祥很痛心。王晓斌摄 人物索引姓名:张正祥年龄:58岁职业:普通农民,从1980年起至今,守卫滇池28年。个性言语:谁敢破坏滇池,我就和谁拼命。  本报通讯员王晓斌本报记者储皖中28年如一日,张正祥始终为保卫滇池而战,为此,他多次遭人暗算弄得一身伤残、妻离子散;他散尽百万家财,如今倒欠下数十万元的债务。张正祥是在云南滇池边长大的孤儿,他常说,“滇池、西山是养育我长大的母亲”。张正祥五岁丧父七岁丧母,年幼的张正祥走出家门,进入滇池西山过上了“人猿泰山”般的孤儿生活。渴了喝山泉,饿了吃野果,晚上就睡在参天的大树上。他在树杈上搭了个小平台,那,就是他的家了。靠滇池里的鱼虾和西山上的野果活下来的张正祥,对这山这水有着常人没有的深情,他说:“我的生命是母亲给的,也是滇池给的。”说起环境问题,他发狠地说:“没有生态就没有生命,没有环保就没有一切。谁敢破坏滇池,我就和谁拼命。”“我每天24小时都与滇池有关”干净的白衬衣扎进深色西裤里,衬衣口袋别着支钢笔,皮鞋干干净净,手上拿个牛皮公文包。张正祥的身份是农民,但他不像农民,更像机关干部。与机关干部不同的是没有人给他发工资。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往外跑,他的作息时间也和政府机关同步,周一到周五,在滇池周边巡查,观察入滇河道有没有污染,回家后填写《滇池巡视保洁监督员周报表》,一天填一栏,每到周五,就骑着自行车跑二十多公里送到马街的西山区滇池管理局。周六、周日,他不外出,要在家里写材料,写滇池保护和有关村民生存的提案。他说:“我的24小时都与滇池有关。”5月30日,记者来到张正祥的住所。这是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小屋,屋子里有一张陈旧的书桌,桌上整齐地码放着《滇池保护条例》、野生动物保护法、文物保护法、《农民法律常识》一类的书籍。家里惟一的一个衣柜里,有三分之二的地方也放满了书。这些书分为两类,一类是关于滇池研究的,另一类是法律法规。张正祥说,国内的三百多部法律法规,他读了二百多部。单单是滇池的地图他就有近十种。“有些机关的滇池地图还没有我的全。”他有些自得。在书桌的柜子里,放着用牛皮纸袋装着的文字资料,近四十厘米高。张正祥说:“这是告状的材料。被烧了很多,如果没被烧,二十多年来总共要有两米高了。”在另一个柜子上,堆着两堆高及屋顶的报纸。张正祥说,是报纸有关封停西山采石场、保护滇池的报道,他买回来发给滇池西岸的农民们。他说这是为了“让滇池西岸的农民都明白保护滇池的意义”。张正祥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强,他很熟练地使着书面语言,有点书生味。其实张正祥从未上过一天学,他的法律知识和对滇池治理的专业程度,超乎我们的想像———他指着滇池地图上的蓝色密集线说,这是“海眼”,即滇池的地下水出水点。对160平方公里的滇池,张正祥熟悉得像是自家里的一切。据统计,滇池有二十多条入滇河道,但张正祥却言语激动地更正说:“河道也要算小的,大大小小算起来应该是三十多条。”与采石场老板的持久战西山与滇池血脉相连。由于西山地下埋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而且埋藏浅、品位高。从1992年开始,西山上开山炸石、取土、挖矿点越来越多,最多时竟有四十多个土、石矿开采点。著名的西山景点“睡美人”被挖得面目全非。在“睡美人”的脖子后,已挖出了一个大坑,只要再将前面的一个山丘挖掉,“睡美人”的“头”就断了。在家养猪、养鱼,一心想好好当农民的张正祥急了:“这种开采的代价是破坏西山和滇池的生态平衡。破坏西山就会破坏地下水资源,听专家说,滇池是由许多暗河注成的天然高原湖泊,最终滇池也会遭到破坏。我绝不允许他们这样做!”1994年,张正祥开始向村里、镇上、区里反映情况,开始了一场长时间实力悬殊的“搏斗”。“他当时就像着了魔一样。”女儿回忆说。为了取得采石毁山的材料,张正祥装备了两台照相机,两部手机,早出晚归,到处跟踪采石场的破坏行为,现场取证拍照,并及时向当地新闻媒体反映情况。采石场附近的村民经常看见他骑着破旧的自行车跑来跑去,口里嚼着蚕豆,渴的时候还喝路边水沟里的水。以一个农民微薄的力量和一群在西山采石的既得利益者对抗,无异于是以卵击石。张正祥走上告状路之后,他的养殖事业开始一路下滑。村民们说:“当时张正祥养的猪远近闻名,但自从他开始为采石场的事到处告状后,家境就一落千丈了。”“我这样天天举报,得罪了很多人,被采石场老板恐吓、打骂是常事,许多人把我当作疯子。但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睡美人’不能就这么让他们毁了。”张正祥说。“那天中午我正在煮饭,二十多个人把我包围住,他们眼睛血红,拎着刀,说要给我放放血松松骨头。我左腿上的伤疤就是被他们用斧头砍伤后留下的……”这样的经历,在旁人听来都感觉心惊肉跳,而张正祥说起来,平静得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我对他们说,你们的行为是违法的,法律保护我,不保护你们,你们把我杀掉只是牺牲我一条命,可你们一个也逃不掉。我活一天,就不允许你们破坏山上的一草一木!他们什么也说不出来,灰溜溜地走了……”在一次上山去一家采石场核实材料的时候,一辆迎面开过来的大卡车把张正祥撞下了公路边的高坎,张正祥当场昏死过去。他至今还记得醒来时的疼痛和无助,漫山遍野都是繁忙的运石车,没有人看他一眼,他一个人摇摇晃晃走到医院。右手摔成粉碎性骨折永远失去了劳动能力,视力严重受损,至今看东西还不太清楚。张正祥说:“什么是一无所有,我那时才真正体会到了。”“为了告状,我得罪了许多老板,他们先是采取报复手段来吓唬我,我不予理睬,那几个采石场的老板就凑了100万元的现金收买我,我没有搭理他们。”张正祥骄傲地说。到2002年,滇池西山风景名胜区核心处发展到三十余个采石场,当地媒体用“遍体鳞伤”、“千疮百孔”来形容当时的西山风景区。张正祥多次去北京,请来了中央媒体的记者曝光。2003年,滇池、西山风景名胜区和滇池自然保护区三十三个大中型矿、采石场和所有采砂、取土点被坚决取缔和全面封停,从那天起滇池再也听不到“轰隆隆”的拉炮声了。一个有“争议”的“昆明好人”在昆明市西山区的民间和官方,张正祥绝对是个名人。他的名气还在昆明市之外。媒体知道张正祥,是因为很多滇池被破坏的线索,是张正祥提供的。在云南省环保局、昆明市环保局,只要提起张正祥,很多人都说“知道”。2005年在“中国十大民间环保杰出人物”评选活动中,云南省的候选人仅他一名。今年,他被“昆明好人”评选委员会评为十大“昆明好人”之一。张正祥的名气源于他是个“告状大王”,并且告停了滇池西岸三十多个采石场、取土点;告倒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官员。告得一大群人提起张正祥就恨。在公路边的一辆手扶拖拉机旁,站着两个男人。记者上前问道:“认得张正祥吗?”年轻的男人打量着记者,半天才说:“认得。”语气有些不屑。记者问:“你对张正祥的看法是咋样?”年轻男人反问:“看法?”他想了一会儿说:“是个闹毛贼(昆明土话:捣蛋鬼)!”另外一个年纪大的人发动了拖拉机,在拖拉机徐徐离开时,年纪大的男人眼睛看着记者,慢慢地说:“张正祥是好人。”后来,张正祥告诉记者,年轻人是村干部的亲戚。他告封了采石、取土场后,人家就恨他了。为了听一听其他村民的声音,记者独自走进七拐八弯的村里。在一条小巷里,迎面走来一位一身军衣的老汉,问起张正祥,老汉说:“张正祥好呢!为我们告,现在卖地的钱分啦,每年分下来1000块,就是他领着告下来的。去年选村官,我们都选他,就是选不上。我们也没得办法。”一位老人热心地告诉记者:“张正祥是个好人呢。挖矿的人把山挖倒,张正祥就告,他告垮掉好些开矿老板,人家恨他呢,一些人还说要在‘黑处’把他杀掉。”村民刘顺德悄悄告诉记者,现在的张正祥靠借钱度日,欠了数十万元的债务,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是债主。他在乡亲家中蹭饭,每次都要吃得饱饱的,因为他经常饿肚子。但是每次有关于滇池保护的报道出来,他就掏尽身上的钱买报纸分发给村民,培养大家保护滇池的意识。当记者打电话到环保部门询问时,电话里说,不接受采访,对张正祥不作评价。由于经常熬夜写检举材料,加上心中郁闷痛苦,张正祥的眼睛高度近视。给记者指材料时,脸快贴在纸上才看清。如今的他,右手丧失了劳动能力,赖以为生的鱼塘也抵了债,三个儿女或远走他乡,或形同路人,最后媳妇也离开了他。但他那“没有生态,就没有生命;没有环保,就没有一切”的呼喊,得到越来越多的回应,许多普通市民加入到保卫滇池的行列中……    2009年度感动中国人物评选组委会授予张正祥的颁奖词:生命只有一次,滇池只有一个,他把生命和滇池紧紧地绑在了一起。他是一个战士,他的勇气让所有人胆寒,他是孤独的,是执拗的,是雪峰之巅的傲然寒松。因为有这样的人,人类的风骨得以传承挺立。感动中国推选委员会委员陈锡添这样评价他:一个农民,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了保护滇池,他不惜牺牲全家的利益,更不惜付出骨髓身残的代价,这精神何等宝贵!濮存昕:面对贪婪、愚昧和凶残的困境,他坚持信念,用勇敢不屈不挠的斗争证明,热爱祖国的山山水水不是一句空话,他是中国真正的环保大使。 

    2010-03-13 17:15:44 作者:佚名
    • 0
    • 6262
  • 张正祥28年如一日为保卫滇池而战

     看着滇池边的死鱼,张正祥很痛心。王晓斌摄 人物索引姓名:张正祥年龄:58岁职业:普通农民,从1980年起至今,守卫滇池28年。个性言语:谁敢破坏滇池,我就和谁拼命。  本报通讯员王晓斌本报记者储皖中28年如一日,张正祥始终为保卫滇池而战,为此,他多次遭人暗算弄得一身伤残、妻离子散;他散尽百万家财,如今倒欠下数十万元的债务。张正祥是在云南滇池边长大的孤儿,他常说,“滇池、西山是养育我长大的母亲”。张正祥五岁丧父七岁丧母,年幼的张正祥走出家门,进入滇池西山过上了“人猿泰山”般的孤儿生活。渴了喝山泉,饿了吃野果,晚上就睡在参天的大树上。他在树杈上搭了个小平台,那,就是他的家了。靠滇池里的鱼虾和西山上的野果活下来的张正祥,对这山这水有着常人没有的深情,他说:“我的生命是母亲给的,也是滇池给的。”说起环境问题,他发狠地说:“没有生态就没有生命,没有环保就没有一切。谁敢破坏滇池,我就和谁拼命。”“我每天24小时都与滇池有关”干净的白衬衣扎进深色西裤里,衬衣口袋别着支钢笔,皮鞋干干净净,手上拿个牛皮公文包。张正祥的身份是农民,但他不像农民,更像机关干部。与机关干部不同的是没有人给他发工资。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往外跑,他的作息时间也和政府机关同步,周一到周五,在滇池周边巡查,观察入滇河道有没有污染,回家后填写《滇池巡视保洁监督员周报表》,一天填一栏,每到周五,就骑着自行车跑二十多公里送到马街的西山区滇池管理局。周六、周日,他不外出,要在家里写材料,写滇池保护和有关村民生存的提案。他说:“我的24小时都与滇池有关。”5月30日,记者来到张正祥的住所。这是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小屋,屋子里有一张陈旧的书桌,桌上整齐地码放着《滇池保护条例》、野生动物保护法、文物保护法、《农民法律常识》一类的书籍。家里惟一的一个衣柜里,有三分之二的地方也放满了书。这些书分为两类,一类是关于滇池研究的,另一类是法律法规。张正祥说,国内的三百多部法律法规,他读了二百多部。单单是滇池的地图他就有近十种。“有些机关的滇池地图还没有我的全。”他有些自得。在书桌的柜子里,放着用牛皮纸袋装着的文字资料,近四十厘米高。张正祥说:“这是告状的材料。被烧了很多,如果没被烧,二十多年来总共要有两米高了。”在另一个柜子上,堆着两堆高及屋顶的报纸。张正祥说,是报纸有关封停西山采石场、保护滇池的报道,他买回来发给滇池西岸的农民们。他说这是为了“让滇池西岸的农民都明白保护滇池的意义”。张正祥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强,他很熟练地使着书面语言,有点书生味。其实张正祥从未上过一天学,他的法律知识和对滇池治理的专业程度,超乎我们的想像———他指着滇池地图上的蓝色密集线说,这是“海眼”,即滇池的地下水出水点。对160平方公里的滇池,张正祥熟悉得像是自家里的一切。据统计,滇池有二十多条入滇河道,但张正祥却言语激动地更正说:“河道也要算小的,大大小小算起来应该是三十多条。”与采石场老板的持久战西山与滇池血脉相连。由于西山地下埋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而且埋藏浅、品位高。从1992年开始,西山上开山炸石、取土、挖矿点越来越多,最多时竟有四十多个土、石矿开采点。著名的西山景点“睡美人”被挖得面目全非。在“睡美人”的脖子后,已挖出了一个大坑,只要再将前面的一个山丘挖掉,“睡美人”的“头”就断了。在家养猪、养鱼,一心想好好当农民的张正祥急了:“这种开采的代价是破坏西山和滇池的生态平衡。破坏西山就会破坏地下水资源,听专家说,滇池是由许多暗河注成的天然高原湖泊,最终滇池也会遭到破坏。我绝不允许他们这样做!”1994年,张正祥开始向村里、镇上、区里反映情况,开始了一场长时间实力悬殊的“搏斗”。“他当时就像着了魔一样。”女儿回忆说。为了取得采石毁山的材料,张正祥装备了两台照相机,两部手机,早出晚归,到处跟踪采石场的破坏行为,现场取证拍照,并及时向当地新闻媒体反映情况。采石场附近的村民经常看见他骑着破旧的自行车跑来跑去,口里嚼着蚕豆,渴的时候还喝路边水沟里的水。以一个农民微薄的力量和一群在西山采石的既得利益者对抗,无异于是以卵击石。张正祥走上告状路之后,他的养殖事业开始一路下滑。村民们说:“当时张正祥养的猪远近闻名,但自从他开始为采石场的事到处告状后,家境就一落千丈了。”“我这样天天举报,得罪了很多人,被采石场老板恐吓、打骂是常事,许多人把我当作疯子。但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睡美人’不能就这么让他们毁了。”张正祥说。“那天中午我正在煮饭,二十多个人把我包围住,他们眼睛血红,拎着刀,说要给我放放血松松骨头。我左腿上的伤疤就是被他们用斧头砍伤后留下的……”这样的经历,在旁人听来都感觉心惊肉跳,而张正祥说起来,平静得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我对他们说,你们的行为是违法的,法律保护我,不保护你们,你们把我杀掉只是牺牲我一条命,可你们一个也逃不掉。我活一天,就不允许你们破坏山上的一草一木!他们什么也说不出来,灰溜溜地走了……”在一次上山去一家采石场核实材料的时候,一辆迎面开过来的大卡车把张正祥撞下了公路边的高坎,张正祥当场昏死过去。他至今还记得醒来时的疼痛和无助,漫山遍野都是繁忙的运石车,没有人看他一眼,他一个人摇摇晃晃走到医院。右手摔成粉碎性骨折永远失去了劳动能力,视力严重受损,至今看东西还不太清楚。张正祥说:“什么是一无所有,我那时才真正体会到了。”“为了告状,我得罪了许多老板,他们先是采取报复手段来吓唬我,我不予理睬,那几个采石场的老板就凑了100万元的现金收买我,我没有搭理他们。”张正祥骄傲地说。到2002年,滇池西山风景名胜区核心处发展到三十余个采石场,当地媒体用“遍体鳞伤”、“千疮百孔”来形容当时的西山风景区。张正祥多次去北京,请来了中央媒体的记者曝光。2003年,滇池、西山风景名胜区和滇池自然保护区三十三个大中型矿、采石场和所有采砂、取土点被坚决取缔和全面封停,从那天起滇池再也听不到“轰隆隆”的拉炮声了。一个有“争议”的“昆明好人”在昆明市西山区的民间和官方,张正祥绝对是个名人。他的名气还在昆明市之外。媒体知道张正祥,是因为很多滇池被破坏的线索,是张正祥提供的。在云南省环保局、昆明市环保局,只要提起张正祥,很多人都说“知道”。2005年在“中国十大民间环保杰出人物”评选活动中,云南省的候选人仅他一名。今年,他被“昆明好人”评选委员会评为十大“昆明好人”之一。张正祥的名气源于他是个“告状大王”,并且告停了滇池西岸三十多个采石场、取土点;告倒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官员。告得一大群人提起张正祥就恨。在公路边的一辆手扶拖拉机旁,站着两个男人。记者上前问道:“认得张正祥吗?”年轻的男人打量着记者,半天才说:“认得。”语气有些不屑。记者问:“你对张正祥的看法是咋样?”年轻男人反问:“看法?”他想了一会儿说:“是个闹毛贼(昆明土话:捣蛋鬼)!”另外一个年纪大的人发动了拖拉机,在拖拉机徐徐离开时,年纪大的男人眼睛看着记者,慢慢地说:“张正祥是好人。”后来,张正祥告诉记者,年轻人是村干部的亲戚。他告封了采石、取土场后,人家就恨他了。为了听一听其他村民的声音,记者独自走进七拐八弯的村里。在一条小巷里,迎面走来一位一身军衣的老汉,问起张正祥,老汉说:“张正祥好呢!为我们告,现在卖地的钱分啦,每年分下来1000块,就是他领着告下来的。去年选村官,我们都选他,就是选不上。我们也没得办法。”一位老人热心地告诉记者:“张正祥是个好人呢。挖矿的人把山挖倒,张正祥就告,他告垮掉好些开矿老板,人家恨他呢,一些人还说要在‘黑处’把他杀掉。”村民刘顺德悄悄告诉记者,现在的张正祥靠借钱度日,欠了数十万元的债务,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是债主。他在乡亲家中蹭饭,每次都要吃得饱饱的,因为他经常饿肚子。但是每次有关于滇池保护的报道出来,他就掏尽身上的钱买报纸分发给村民,培养大家保护滇池的意识。当记者打电话到环保部门询问时,电话里说,不接受采访,对张正祥不作评价。由于经常熬夜写检举材料,加上心中郁闷痛苦,张正祥的眼睛高度近视。给记者指材料时,脸快贴在纸上才看清。如今的他,右手丧失了劳动能力,赖以为生的鱼塘也抵了债,三个儿女或远走他乡,或形同路人,最后媳妇也离开了他。但他那“没有生态,就没有生命;没有环保,就没有一切”的呼喊,得到越来越多的回应,许多普通市民加入到保卫滇池的行列中……    2009年度感动中国人物评选组委会授予张正祥的颁奖词:生命只有一次,滇池只有一个,他把生命和滇池紧紧地绑在了一起。他是一个战士,他的勇气让所有人胆寒,他是孤独的,是执拗的,是雪峰之巅的傲然寒松。因为有这样的人,人类的风骨得以传承挺立。感动中国推选委员会委员陈锡添这样评价他:一个农民,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了保护滇池,他不惜牺牲全家的利益,更不惜付出骨髓身残的代价,这精神何等宝贵!濮存昕:面对贪婪、愚昧和凶残的困境,他坚持信念,用勇敢不屈不挠的斗争证明,热爱祖国的山山水水不是一句空话,他是中国真正的环保大使。 

    2010-03-13 17:15:43 作者:佚名
    • 0
    • 6282
  • 母亲为割肝救子坚持日行10公里减肥

     “只要我多走一步路、少吃一口饭,离救儿子的那天就会近一点。”母亲陈玉蓉。    母亲陈玉蓉。本报记者王昱晔7个多月前,她被查出重度脂肪肝,割肝救子之门“砰”地一声被关上。医生说,要救孩子,你先试试减肥,才有可能减去脂肪肝。抱着一丝希望,从此,她奔走在江岸区谌家矶长长的堤坝上。春去秋来,风雨无阻,211天,每天暴走10公里。终于,奇迹发生了,重度脂肪肝消失了。母亲陈玉蓉,再次叩响了割肝救子之门。村民这大年纪了还减肥要那漂亮搞么事10月25日凌晨5点,江岸区谌家矶堤坝。这条为防洪而建的大坝,全长4.5公里,以先锋村为界,分为东坝和西坝。堤坝下,村庄静谧。“吱呀”一声,先锋村内的一家铁门开了。一个瘦削的女人快速闪了出来,朝坝上走去。她的步子迈得不算大,但频率极快。她的上身挺得笔直,远远望去,似乎只有两条细腿在快速拨动,像被上了发条一样。远处天兴洲大桥上的桥灯,形成了一条光带。借着微弱的光,她飞快地朝前赶。昏暗中,也有一些晨练的身影,但这些身影很快被那个瘦削的女人超越。“减肥那带劲,要那漂亮搞么事?”有人远远地朝女人喊话,喊话的人叫易宙梅,家住堤边,她告诉记者,虽然天没亮,但她一眼就能认出那个女人,因为坝上所有的人中,她走得最快、最急。因为自己做水果生意,每天要起早出门进水果,从年初到9月底,每天都能看到那女人暴走,一天都没有间断。除了易宙梅,记者在村子里遇到的十几个人都知道女人在减肥,但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减肥。母亲儿子病了18年我要给他一个肝这个减肥的女人名叫陈玉蓉,今年55岁,1996年从乡办企业下岗,目前在一家建材市场做会计。谈起她,村里人都夸,做事干练、热心快肠,对生病的儿子更是无微不至。但她儿子得的什么病,乡亲们也说不太清楚。陈玉蓉的儿子叫叶海斌,今年31岁。13岁那年,海斌突然变得说话结巴、连走路都走不直了,他被确诊为一种先天性疾病——肝豆状核病变,肝脏无法排泄体内产生的铜,致使铜长期淤积,进而影响中枢神经、体内脏器,最终可能导致死亡。陈玉蓉说,尽管知道儿子的病情凶多吉少,但真正让她感到死亡威胁的,是两次大吐血。2005年8月5日深夜,已经睡着了的陈玉蓉迷迷糊糊听到儿子的呕吐声,当她打开灯,发现客厅里一大摊的血。后来医生告诉她,叶海斌的肝已经严重硬化,需要做移植手术,否则很难说还能活多久。但30多万元的异体移植费用,对这家人来说,是个无法承受的天文数字。她选择了让儿子接受护肝保守治疗。在陈玉蓉的精心照料下,叶海斌的病情得到很大改善。此后3年间,叶海斌结婚、生子,还找了份临时工,但病情的再次发作打破了这一家的宁静。2008年12月14日夜里,在外出差的叶海斌再次吐血,被送到宜昌一家医院抢救。次日清晨,陈玉蓉坐早班车赶往宜昌,由于漫天大雾,高速公路被封,儿子生死未卜,母亲心急如焚。陈玉蓉默默祷告上天保住他的孩子,她愿意用自己的肝换取儿子的性命。叶海斌抢救成功了,几天后被转到武汉同济医院消化内科治疗,病情趋于稳定。陈玉蓉也决定履行对上天的承诺,把肝捐出一部分给儿子,并于2009年2月9日住进了器官移植病房。医生你有重度脂肪肝割了肝可能会死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打破了陈玉蓉捐肝救子的希望。2008年12月31日,陈玉蓉的肝穿结果显示:重度脂肪肝,脂肪变肝细胞占50%-60%。这种情况,一般不适宜做肝捐赠。考虑到叶海斌病情危急、陈玉蓉救子心切,武汉同济医院为其进行了一次大会诊,最终设计了一种“折衷”的手术方案。移植手术中,叶海斌保留部分肝脏,陈玉蓉捐1/3的肝脏给儿子。这样,陈玉蓉的肝脏能够为儿子代谢掉体内的铜,同时,陈玉蓉体内的肝脏也基本能维持自身的需要。手术原定于2009年2月19日进行。就在手术前一天,陈玉蓉被主刀医生陈知水教授叫到办公室。陈教授告诉她,手术前常规检查中,叶海斌被查出丙肝。如果按照既定的方案进行,叶海斌留在体内部分肝脏,会把丙肝病毒传染到即将移植过来的母亲的肝脏,再次导致肝硬化,最终浪费母亲的肝脏。基于这个原因,叶海斌的肝脏必须全部切除,母亲就需要切1/2甚至更多的肝脏给儿子。可是,母亲患有重度脂肪肝,1/2的肝脏不足以支撑其自身的代谢。无奈,捐肝救子的手术被取消。老伴她不让我捐肝坚持要走路减肥陈玉蓉的丈夫叶国祥和儿媳也想给儿子捐肝,但陈玉蓉断然反对。叶国祥是中国石化湖北石油公司的内退职工,2003年起就在油船上做杂工,每月将近3000元的收入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陈玉蓉说,儿子出院后要吃药,小孙女要养育,丈夫的身体要垮了,这个家还怎么撑下去?媳妇也不能捐,她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医生了解情况后,也建议叶国祥放弃,况且叶海斌的病情趋于稳定,还可以再等一段时间。如果陈玉蓉减肥,倒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脂肪肝。2月18日,陈玉蓉从医院出院后,当天晚上就开始了自己的减肥计划。由于医生叮嘱不能乱吃药,运动也不能太过剧烈,她选择了走路。从陈玉蓉家旁的巷子里走上堤坝,左边不远处,就是标志着“2”的一个石礅,这也是谌家矶东坝的起点。陈玉蓉就从这里开始,走到堤坝的终点——一个标志着“4.5”的石礅,走一个来回,正好5公里。陈玉蓉早上走一次,晚上走一次,一天就是10公里。每天早上,陈玉蓉5点不到就从家里出发。晚上,陈玉蓉一吃完晚饭就要出门,因为堤坝上没有夜灯,她不能回来得太晚。7月的一天夜里,坝上出了车祸:经常散步的一位中年妇女被摩托车撞死了。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晚上再无人到坝上走路。唯独陈玉蓉还在坝上走,“什么鬼我都不怕,对于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比失去孩子更可怕!”叶国祥夜夜在船上为妻子担心受怕。他说,有天妻子给自己打电话,说“走不回去了”,眼前一抹黑什么也看不见了,后来在坝上坐了很久,才摸着黑勉强回到家。他常年出船在外,妻子从来报喜不报忧。“那天的情形肯定很严重,要不然她不会说。后来她又一直嘱咐我不能告诉儿子。”即使不知道这件事,儿子对妈妈还是充满了愧疚。叶海斌说,妈妈每餐只吃半个拳头大的饭团,有时夹块肉送到嘴边,又塞回碗里去。陈玉蓉的大妹妹陈荣华说,姐姐只吃青菜,水煮的,没有油,根本难以下咽。对自己的节食,陈玉蓉并不满意。她说自己有时太饿了,控制不住吃两块饼干,吃完了就会很自责。每天10公里路,每餐半个拳头大的米饭团,常人难以想象需要怎样的毅力才能坚持。陈玉蓉说:“有时我也感觉看不到尽头,想放弃。但我坚信:只要我多走一步路、少吃一口饭,离救儿子的那天就会近一点。”母亲如果这次不能捐我会一直走下去9月21日,微明晨曦中,陈玉蓉看到了一面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这让她感到一阵欣喜,莫名的高兴。7个多月来,她的鞋子走破了四双,脚上的老茧长了就刮,刮了又长,而几条裤子的腰围紧了又紧。她觉得是时候去医院检验一下自己的成果了。这面红旗让她感觉是个好兆头。体重显示:她已从68公斤减至60公斤;肝穿显示:脂肪变肝细胞所占小于1%。脂肪肝没有了!这个结果让陈知水教授大为震惊,当时为了安抚她,说只要努力,半年也许可以消除脂肪肝,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这简直是个奇迹!”对此,武汉同济医院消化内科主任田德安也连声感叹:从医几十年,还没有见过一个病人能在短短7个月内消除脂肪肝,更何况还是重度。“没有坚定的信念和非凡的毅力,肯定做不到!”10月19日,在陈知水教授的建议下,陈玉蓉住进医院进行全面检查。24日晚,她做完了核磁共振检查后回了趟家。这是她的最后一项检查,她的老伴也从广水赶回来了。“住院的几天没怎么走路,我心里觉得有点不安,既然回来了,就还是走一走。”25日早晨,当陈玉蓉走完5公里路后,东方已泛起了红色的朝霞,远处天兴洲大桥上的灯仍亮着。陈知水教授称,未来两天,全院将进行一次大会诊,评估陈玉蓉此次是否可以给儿子捐肝。陈玉蓉平静地告诉记者:如果这次还不能捐,我会一直走下去。   2009年度感动中国人物评选组委会授予陈玉蓉的颁奖词:这是一场命运的马拉松。她忍住饥饿和疲倦,不敢停住脚步。上苍用疾病考验人类的亲情,她就舍出血肉,付出艰辛,守住信心。她是母亲,她一定要赢,她的脚步为人们丈量出一份伟大的亲情。感动中国推选委员会委员彭长城这样评价她:她疾走的照片,强烈地震憾了我的心灵。这种姿态,如此心酸、如此美丽。王晓晖:为了孩子,母亲可以奉献多少?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答案。陈玉蓉暴走七个月,朴素的母爱愈发沉甸。 

    2010-03-13 17:08:12 作者:佚名
    • 0
    • 6262
  • 母亲为割肝救子坚持日行10公里减肥

     “只要我多走一步路、少吃一口饭,离救儿子的那天就会近一点。”母亲陈玉蓉。      母亲陈玉蓉。本报记者王昱晔7个多月前,她被查出重度脂肪肝,割肝救子之门“砰”地一声被关上。医生说,要救孩子,你先试试减肥,才有可能减去脂肪肝。抱着一丝希望,从此,她奔走在江岸区谌家矶长长的堤坝上。春去秋来,风雨无阻,211天,每天暴走10公里。终于,奇迹发生了,重度脂肪肝消失了。母亲陈玉蓉,再次叩响了割肝救子之门。村民这大年纪了还减肥要那漂亮搞么事10月25日凌晨5点,江岸区谌家矶堤坝。这条为防洪而建的大坝,全长4.5公里,以先锋村为界,分为东坝和西坝。堤坝下,村庄静谧。“吱呀”一声,先锋村内的一家铁门开了。一个瘦削的女人快速闪了出来,朝坝上走去。她的步子迈得不算大,但频率极快。她的上身挺得笔直,远远望去,似乎只有两条细腿在快速拨动,像被上了发条一样。远处天兴洲大桥上的桥灯,形成了一条光带。借着微弱的光,她飞快地朝前赶。昏暗中,也有一些晨练的身影,但这些身影很快被那个瘦削的女人超越。“减肥那带劲,要那漂亮搞么事?”有人远远地朝女人喊话,喊话的人叫易宙梅,家住堤边,她告诉记者,虽然天没亮,但她一眼就能认出那个女人,因为坝上所有的人中,她走得最快、最急。因为自己做水果生意,每天要起早出门进水果,从年初到9月底,每天都能看到那女人暴走,一天都没有间断。除了易宙梅,记者在村子里遇到的十几个人都知道女人在减肥,但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减肥。母亲儿子病了18年我要给他一个肝这个减肥的女人名叫陈玉蓉,今年55岁,1996年从乡办企业下岗,目前在一家建材市场做会计。谈起她,村里人都夸,做事干练、热心快肠,对生病的儿子更是无微不至。但她儿子得的什么病,乡亲们也说不太清楚。陈玉蓉的儿子叫叶海斌,今年31岁。13岁那年,海斌突然变得说话结巴、连走路都走不直了,他被确诊为一种先天性疾病——肝豆状核病变,肝脏无法排泄体内产生的铜,致使铜长期淤积,进而影响中枢神经、体内脏器,最终可能导致死亡。陈玉蓉说,尽管知道儿子的病情凶多吉少,但真正让她感到死亡威胁的,是两次大吐血。2005年8月5日深夜,已经睡着了的陈玉蓉迷迷糊糊听到儿子的呕吐声,当她打开灯,发现客厅里一大摊的血。后来医生告诉她,叶海斌的肝已经严重硬化,需要做移植手术,否则很难说还能活多久。但30多万元的异体移植费用,对这家人来说,是个无法承受的天文数字。她选择了让儿子接受护肝保守治疗。在陈玉蓉的精心照料下,叶海斌的病情得到很大改善。此后3年间,叶海斌结婚、生子,还找了份临时工,但病情的再次发作打破了这一家的宁静。2008年12月14日夜里,在外出差的叶海斌再次吐血,被送到宜昌一家医院抢救。次日清晨,陈玉蓉坐早班车赶往宜昌,由于漫天大雾,高速公路被封,儿子生死未卜,母亲心急如焚。陈玉蓉默默祷告上天保住他的孩子,她愿意用自己的肝换取儿子的性命。叶海斌抢救成功了,几天后被转到武汉同济医院消化内科治疗,病情趋于稳定。陈玉蓉也决定履行对上天的承诺,把肝捐出一部分给儿子,并于2009年2月9日住进了器官移植病房。医生你有重度脂肪肝割了肝可能会死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打破了陈玉蓉捐肝救子的希望。2008年12月31日,陈玉蓉的肝穿结果显示:重度脂肪肝,脂肪变肝细胞占50%-60%。这种情况,一般不适宜做肝捐赠。考虑到叶海斌病情危急、陈玉蓉救子心切,武汉同济医院为其进行了一次大会诊,最终设计了一种“折衷”的手术方案。移植手术中,叶海斌保留部分肝脏,陈玉蓉捐1/3的肝脏给儿子。这样,陈玉蓉的肝脏能够为儿子代谢掉体内的铜,同时,陈玉蓉体内的肝脏也基本能维持自身的需要。手术原定于2009年2月19日进行。就在手术前一天,陈玉蓉被主刀医生陈知水教授叫到办公室。陈教授告诉她,手术前常规检查中,叶海斌被查出丙肝。如果按照既定的方案进行,叶海斌留在体内部分肝脏,会把丙肝病毒传染到即将移植过来的母亲的肝脏,再次导致肝硬化,最终浪费母亲的肝脏。基于这个原因,叶海斌的肝脏必须全部切除,母亲就需要切1/2甚至更多的肝脏给儿子。可是,母亲患有重度脂肪肝,1/2的肝脏不足以支撑其自身的代谢。无奈,捐肝救子的手术被取消。老伴她不让我捐肝坚持要走路减肥陈玉蓉的丈夫叶国祥和儿媳也想给儿子捐肝,但陈玉蓉断然反对。叶国祥是中国石化湖北石油公司的内退职工,2003年起就在油船上做杂工,每月将近3000元的收入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陈玉蓉说,儿子出院后要吃药,小孙女要养育,丈夫的身体要垮了,这个家还怎么撑下去?媳妇也不能捐,她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医生了解情况后,也建议叶国祥放弃,况且叶海斌的病情趋于稳定,还可以再等一段时间。如果陈玉蓉减肥,倒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脂肪肝。2月18日,陈玉蓉从医院出院后,当天晚上就开始了自己的减肥计划。由于医生叮嘱不能乱吃药,运动也不能太过剧烈,她选择了走路。从陈玉蓉家旁的巷子里走上堤坝,左边不远处,就是标志着“2”的一个石礅,这也是谌家矶东坝的起点。陈玉蓉就从这里开始,走到堤坝的终点——一个标志着“4.5”的石礅,走一个来回,正好5公里。陈玉蓉早上走一次,晚上走一次,一天就是10公里。每天早上,陈玉蓉5点不到就从家里出发。晚上,陈玉蓉一吃完晚饭就要出门,因为堤坝上没有夜灯,她不能回来得太晚。7月的一天夜里,坝上出了车祸:经常散步的一位中年妇女被摩托车撞死了。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晚上再无人到坝上走路。唯独陈玉蓉还在坝上走,“什么鬼我都不怕,对于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比失去孩子更可怕!”叶国祥夜夜在船上为妻子担心受怕。他说,有天妻子给自己打电话,说“走不回去了”,眼前一抹黑什么也看不见了,后来在坝上坐了很久,才摸着黑勉强回到家。他常年出船在外,妻子从来报喜不报忧。“那天的情形肯定很严重,要不然她不会说。后来她又一直嘱咐我不能告诉儿子。”即使不知道这件事,儿子对妈妈还是充满了愧疚。叶海斌说,妈妈每餐只吃半个拳头大的饭团,有时夹块肉送到嘴边,又塞回碗里去。陈玉蓉的大妹妹陈荣华说,姐姐只吃青菜,水煮的,没有油,根本难以下咽。对自己的节食,陈玉蓉并不满意。她说自己有时太饿了,控制不住吃两块饼干,吃完了就会很自责。每天10公里路,每餐半个拳头大的米饭团,常人难以想象需要怎样的毅力才能坚持。陈玉蓉说:“有时我也感觉看不到尽头,想放弃。但我坚信:只要我多走一步路、少吃一口饭,离救儿子的那天就会近一点。”母亲如果这次不能捐我会一直走下去9月21日,微明晨曦中,陈玉蓉看到了一面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这让她感到一阵欣喜,莫名的高兴。7个多月来,她的鞋子走破了四双,脚上的老茧长了就刮,刮了又长,而几条裤子的腰围紧了又紧。她觉得是时候去医院检验一下自己的成果了。这面红旗让她感觉是个好兆头。体重显示:她已从68公斤减至60公斤;肝穿显示:脂肪变肝细胞所占小于1%。脂肪肝没有了!这个结果让陈知水教授大为震惊,当时为了安抚她,说只要努力,半年也许可以消除脂肪肝,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这简直是个奇迹!”对此,武汉同济医院消化内科主任田德安也连声感叹:从医几十年,还没有见过一个病人能在短短7个月内消除脂肪肝,更何况还是重度。“没有坚定的信念和非凡的毅力,肯定做不到!”10月19日,在陈知水教授的建议下,陈玉蓉住进医院进行全面检查。24日晚,她做完了核磁共振检查后回了趟家。这是她的最后一项检查,她的老伴也从广水赶回来了。“住院的几天没怎么走路,我心里觉得有点不安,既然回来了,就还是走一走。”25日早晨,当陈玉蓉走完5公里路后,东方已泛起了红色的朝霞,远处天兴洲大桥上的灯仍亮着。陈知水教授称,未来两天,全院将进行一次大会诊,评估陈玉蓉此次是否可以给儿子捐肝。陈玉蓉平静地告诉记者:如果这次还不能捐,我会一直走下去。   2009年度感动中国人物评选组委会授予陈玉蓉的颁奖词:这是一场命运的马拉松。她忍住饥饿和疲倦,不敢停住脚步。上苍用疾病考验人类的亲情,她就舍出血肉,付出艰辛,守住信心。她是母亲,她一定要赢,她的脚步为人们丈量出一份伟大的亲情。感动中国推选委员会委员彭长城这样评价她:她疾走的照片,强烈地震憾了我的心灵。这种姿态,如此心酸、如此美丽。王晓晖:为了孩子,母亲可以奉献多少?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答案。陈玉蓉暴走七个月,朴素的母爱愈发沉甸。 

    2010-03-13 17:08:09 作者:佚名
    • 0
    • 6275
  • 最勇敢的人

    有一对情侣,男的非常懦弱,做什么事之前都让女友先试。女友对此十分不满。一次,两人出海,返航时,飓风将小艇摧毁,幸亏女友抓住了一块木板才保住了两人的性命。女友问男友:“你怕吗?”男友从怀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说:“怕。但一有鲨鱼来,我就用这个对付它。”女友只得摇头苦笑。不久,一艘货轮发现了他们,正当他们欣喜若狂时,一群鲨鱼出现了。女友大叫:“我们一起用力游,会没事的!”男友却突然用力将女友推进海里,独自扒着木板朝货轮游去,并喊道:“这次我先试!”女友惊呆了,望着男友的背影,她感到非常绝望。鲨鱼正在靠近,可它们却对女友不感兴趣而径直向男友冲去。男友被鲨鱼凶猛地撕咬着,他发疯似冲女友喊道:“我爱你!”女友获救了。甲板上的人都在默哀。船长坐到女友身边说:“小姐,他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我们为他祈祷!”“不,他是个胆小鬼。”女友冷冷地说。“您怎么这样说呢?刚才我一直用望远镜观察你们,我清楚地看到他把您推开后用刀子割破自己的手腕。鲨鱼对血腥味很敏感,如果他不这样做来争取时间,恐怕您永远不会出现在这艘船上……”

    2010-03-02 23:49:34 作者:佚名
    • 0
    • 6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