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小说·故事·奇幻

小说·故事·奇幻

  • 末日心愿

                                                                                           末日心愿        忽然间抬头,发现天空已然是黄昏,虽然没有那火红的夕阳。不知为何心生恐惧,还有两个月而已,如今的我已是经常被恐包围,总是神经质的想:2012的末日会不会提前。也总是无由地伤感,因为如果真的来临,自己的却心愿未曾了却。也总是想,自己还有机会去实现吗。子弹穿过1200米的距离,穿过了地心引力,空气的湿度和风速的影响,终于钻进了敌人的脑袋里,没有绽开血红的花,敌人已是向后倒去,这时空中传来旋翼划破空气的声音,抬头,空中骑士正在百米的高空俯瞰着基地。本能地他冲向了防空车。屏幕被防空车所替代。雷达扫向空中,急促的报警声已然响起,空中骑士显然也是发现了他,正把机头对准了他,他冷哼一声,按下了防空导弹发射键,导弹划破长空飞向了空中骑士。空中骑士调转机头,想逃跑,但这只是垂死的挣扎,这个高度对导弹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一朵灿烂的火花在空中绽放。但这不是结束,这时防空车小小的装甲上,想起叮叮当当的声音,才发现基地大门已不复存在,震惊的一目展现在眼前,一辆坦克正挑衅地把自己的炮塔转来转去,宣示着他们在它面前只是一个个小蝼蚁,同时几队小分队正从多个方向迅速向里面渗入。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草丛中的他,“终于要来了么”,闭上了双眼,轻轻地把防空车的炮台放平,在这个距离上,防空车正好可以打到那里,轻轻地按下了两个发射键,导弹和巨大的防空机枪的弹怒吼着向敌人飞去,这时世界“静”只剩下,导弹呼啸而出和机枪有规律的嘶吼声。最后,弹药用尽,慢慢地睁开双眼,一堆废弃的燃烧着大火的钢铁映入眼帘,至于那些小分队,那么往地上去看吧。事后他受到了队长的嘉奖,因为他,他们才终于赢得了这场战争。要知道,那时候如果被敌人摧毁了基地核心,那么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他能做到这样,很大程度上是运气的使然。对方的队长看见胜利的天平向他们倾斜时,就自己亲自来了,没想到却。。。但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眼睛,来到窗前,眼前还是刚才的画面。刚才的角色不是自己人生的追求吗,在国家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能出来扭转大局。而这种角色就是“军人”,保卫国家的钢铁卫士,不是为了在战场上洒热血,只为了能放飞那白色的和平鸽。如今的世界看似是一条平静的大河,也和其它的大河一样也是暗流涌动,战乱不断。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强大,才会被其它国家一次又一次地侵犯自己的领土主权,如果没有强大的国防,或许现在我们只是别人的奴隶吧。如果那样才是真正的末日来临。无论末日是否会来临,无论方舟是否已在喜马拉雅山建造。如果真的,那么我只是希望,在电影里的丑恶不要实现。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登上方舟,我只是想能让我所爱的人,带着我的梦想登上方舟,在末日结束后,能帮我把梦想实现吧。我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错误,如果在我死后不能上天堂,那么我就下地狱去闯荡吧。

    1970-01-01 08:00:00 作者:shafeifan
    • 0
    • 6132
  • 末日心愿

                                       末日心愿        忽然间抬头,发现天空已然是黄昏,虽然没有那火红的夕阳。不知为何心生恐惧,还有两个月而已,如今的我已是经常被恐包围,总是神经质的想:2012的末日会不会提前。也总是无由地伤感,因为如果真的来临,自己的却心愿未曾了却。也总是想,自己还有机会去实现吗。子弹穿过1200米的距离,穿过了地心引力,空气的湿度和风速的影响,终于钻进了敌人的脑袋里,没有绽开血红的花,敌人已是向后倒去,这时空中传来旋翼划破空气的声音,抬头,空中骑士正在百米的高空俯瞰着基地。本能地他冲向了防空车。屏幕被防空车所替代。雷达扫向空中,急促的报警声已然响起,空中骑士显然也是发现了他,正把机头对准了他,他冷哼一声,按下了防空导弹发射键,导弹划破长空飞向了空中骑士。空中骑士调转机头,想逃跑,但这只是垂死的挣扎,这个高度对导弹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一朵灿烂的火花在空中绽放。但这不是结束,这时防空车小小的装甲上,想起叮叮当当的声音,才发现基地大门已不复存在,震惊的一目展现在眼前,一辆坦克正挑衅地把自己的炮塔转来转去,宣示着他们在它面前只是一个个小蝼蚁,同时几队小分队正从多个方向迅速向里面渗入。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草丛中的他,“终于要来了么”,闭上了双眼,轻轻地把防空车的炮台放平,在这个距离上,防空车正好可以打到那里,轻轻地按下了两个发射键,导弹和巨大的防空机枪的弹怒吼着向敌人飞去,这时世界“静”只剩下,导弹呼啸而出和机枪有规律的嘶吼声。最后,弹药用尽,慢慢地睁开双眼,一堆废弃的燃烧着大火的钢铁映入眼帘,至于那些小分队,那么往地上去看吧。事后他受到了队长的嘉奖,因为他,他们才终于赢得了这场战争。要知道,那时候如果被敌人摧毁了基地核心,那么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他能做到这样,很大程度上是运气的使然。对方的队长看见胜利的天平向他们倾斜时,就自己亲自来了,没想到却。。。但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眼睛,来到窗前,眼前还是刚才的画面。刚才的角色不是自己人生的追求吗,在国家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能出来扭转大局。而这种角色就是“军人”,保卫国家的钢铁卫士,不是为了在战场上洒热血,只为了能放飞那白色的和平鸽。如今的世界看似是一条平静的大河,也和其它的大河一样也是暗流涌动,战乱不断。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强大,才会被其它国家一次又一次地侵犯自己的领土主权,如果没有强大的国防,或许现在我们只是别人的奴隶吧。如果那样才是真正的末日来临。无论末日是否会来临,无论方舟是否已在喜马拉雅山建造。如果真的,那么我只是希望,在电影里的丑恶不要实现。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登上方舟,我只是想能让我所爱的人,带着我的梦想登上方舟,在末日结束后,能帮我把梦想实现吧。我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错误,如果在我死后不能上天堂,那么我就下地狱去闯荡吧。

    1970-01-01 08:00:00 作者:shafeifan
    • 0
    • 6105
  • 末日心愿

                                      末日心愿        忽然间抬头,发现天空已然是黄昏,虽然没有那火红的夕阳。不知为何心生恐惧,还有两个月而已,如今的我已是经常被恐包围,总是神经质的想:2012的末日会不会提前。也总是无由地伤感,因为如果真的来临,自己的却心愿未曾了却。也总是想,自己还有机会去实现吗。子弹穿过1200米的距离,穿过了地心引力,空气的湿度和风速的影响,终于钻进了敌人的脑袋里,没有绽开血红的花,敌人已是向后倒去,这时空中传来旋翼划破空气的声音,抬头,空中骑士正在百米的高空俯瞰着基地。本能地他冲向了防空车。屏幕被防空车所替代。雷达扫向空中,急促的报警声已然响起,空中骑士显然也是发现了他,正把机头对准了他,他冷哼一声,按下了防空导弹发射键,导弹划破长空飞向了空中骑士。空中骑士调转机头,想逃跑,但这只是垂死的挣扎,这个高度对导弹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一朵灿烂的火花在空中绽放。但这不是结束,这时防空车小小的装甲上,想起叮叮当当的声音,才发现基地大门已不复存在,震惊的一目展现在眼前,一辆坦克正挑衅地把自己的炮塔转来转去,宣示着他们在它面前只是一个个小蝼蚁,同时几队小分队正从多个方向迅速向里面渗入。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草丛中的他,“终于要来了么”,闭上了双眼,轻轻地把防空车的炮台放平,在这个距离上,防空车正好可以打到那里,轻轻地按下了两个发射键,导弹和巨大的防空机枪的弹怒吼着向敌人飞去,这时世界“静”只剩下,导弹呼啸而出和机枪有规律的嘶吼声。最后,弹药用尽,慢慢地睁开双眼,一堆废弃的燃烧着大火的钢铁映入眼帘,至于那些小分队,那么往地上去看吧。事后他受到了队长的嘉奖,因为他,他们才终于赢得了这场战争。要知道,那时候如果被敌人摧毁了基地核心,那么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他能做到这样,很大程度上是运气的使然。对方的队长看见胜利的天平向他们倾斜时,就自己亲自来了,没想到却。。。但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眼睛,来到窗前,眼前还是刚才的画面。刚才的角色不是自己人生的追求吗,在国家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能出来扭转大局。而这种角色就是“军人”,保卫国家的钢铁卫士,不是为了在战场上洒热血,只为了能放飞那白色的和平鸽。如今的世界看似是一条平静的大河,也和其它的大河一样也是暗流涌动,战乱不断。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强大,才会被其它国家一次又一次地侵犯自己的领土主权,如果没有强大的国防,或许现在我们只是别人的奴隶吧。如果那样才是真正的末日来临。无论末日是否会来临,无论方舟是否已在喜马拉雅山建造。如果真的,那么我只是希望,在电影里的丑恶不要实现。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登上方舟,我只是想能让我所爱的人,带着我的梦想登上方舟,在末日结束后,能帮我把梦想实现吧。我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错误,如果在我死后不能上天堂,那么我就下地狱去闯荡吧。

    1970-01-01 08:00:00 作者:shafeifan
    • 0
    • 6089
  • 末日心愿

                                   末日心愿        忽然间抬头,发现天空已然是黄昏,虽然没有那火红的夕阳。不知为何心生恐惧,还有两个月而已,如今的我已是经常被恐包围,总是神经质的想:2012的末日会不会提前。也总是无由地伤感,因为如果真的来临,自己的却心愿未曾了却。也总是想,自己还有机会去实现吗。子弹穿过1200米的距离,穿过了地心引力,空气的湿度和风速的影响,终于钻进了敌人的脑袋里,没有绽开血红的花,敌人已是向后倒去,这时空中传来旋翼划破空气的声音,抬头,空中骑士正在百米的高空俯瞰着基地。本能地他冲向了防空车。屏幕被防空车所替代。雷达扫向空中,急促的报警声已然响起,空中骑士显然也是发现了他,正把机头对准了他,他冷哼一声,按下了防空导弹发射键,导弹划破长空飞向了空中骑士。空中骑士调转机头,想逃跑,但这只是垂死的挣扎,这个高度对导弹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一朵灿烂的火花在空中绽放。但这不是结束,这时防空车小小的装甲上,想起叮叮当当的声音,才发现基地大门已不复存在,震惊的一目展现在眼前,一辆坦克正挑衅地把自己的炮塔转来转去,宣示着他们在它面前只是一个个小蝼蚁,同时几队小分队正从多个方向迅速向里面渗入。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草丛中的他,“终于要来了么”,闭上了双眼,轻轻地把防空车的炮台放平,在这个距离上,防空车正好可以打到那里,轻轻地按下了两个发射键,导弹和巨大的防空机枪的弹怒吼着向敌人飞去,这时世界“静”只剩下,导弹呼啸而出和机枪有规律的嘶吼声。最后,弹药用尽,慢慢地睁开双眼,一堆废弃的燃烧着大火的钢铁映入眼帘,至于那些小分队,那么往地上去看吧。事后他受到了队长的嘉奖,因为他,他们才终于赢得了这场战争。要知道,那时候如果被敌人摧毁了基地核心,那么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他能做到这样,很大程度上是运气的使然。对方的队长看见胜利的天平向他们倾斜时,就自己亲自来了,没想到却。。。但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眼睛,来到窗前,眼前还是刚才的画面。刚才的角色不是自己人生的追求吗,在国家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能出来扭转大局。而这种角色就是“军人”,保卫国家的钢铁卫士,不是为了在战场上洒热血,只为了能放飞那白色的和平鸽。如今的世界看似是一条平静的大河,也和其它的大河一样也是暗流涌动,战乱不断。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强大,才会被其它国家一次又一次地侵犯自己的领土主权,如果没有强大的国防,或许现在我们只是别人的奴隶吧。如果那样才是真正的末日来临。无论末日是否会来临,无论方舟是否已在喜马拉雅山建造。如果真的,那么我只是希望,在电影里的丑恶不要实现。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登上方舟,我只是想能让我所爱的人,带着我的梦想登上方舟,在末日结束后,能帮我把梦想实现吧。我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错误,如果在我死后不能上天堂,那么我就下地狱去闯荡吧。

    1970-01-01 08:00:00 作者:shafeifan
    • 0
    • 6083
  • 放手

    邓新拖着行李箱,稳健的向前走着,心里划过一丝甜蜜,这条路的尽头,是他现在爱着的女子的等候。他很想笑,但他的嘴角刚刚向上扬起个小弧度就僵住了,因为肖桃现在站在了他面前。邓新微皱起眉,他认为他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了肖桃,分手吧。邓新只是稍微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拖着他的行李箱走着,而经过肖桃的身旁时,是坚决的,没有多余的停留,甚至根本没看肖桃一眼。­肖桃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不许哭,不许求他,但她在眼泪决提的瞬间还是立刻转身向前跑了几步,拉住邓新拖着行李的手,“别走!别离开!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了,你别不要我...”肖桃哭着求着邓新。可邓新只冷冷的说了句“放开我”。肖桃睁大了双眼,拼命摇头:“不!我不放!如果你走了,我决不会活下去了....我不会了...."肖桃一直重复着,声音愈来愈低...邓新转身,低头,举起另一只手,慢慢靠近肖桃的头顶,顿了下,最后还是轻轻的抚摸了下她的头。肖桃像是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般地睁大了朦胧泪眼,抬起头来望着邓新,像是想望进邓新的心里,期待着他说出不会离开。邓新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只是这四个字却不是肖桃想要的。邓新说:“你放手吧。”肖桃忘了接话,邓新抬起肖桃的尖削下巴,又轻轻的吐个单音节词:“嗯?”­肖桃这才回过神来,“不,新,你知道的,我是不能没有你的,你......别走......”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是泣不成声了。过了许久,邓新才叫了下她:“桃儿。”肖桃闻声仰起朦胧的泪眼,这双眼睛曾令邓新爱上了肖桃,现在这双眼睛含着泪珠,惹人怜惜不已。邓新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肖桃的眼,拭去了那滴泪。邓新只觉那泪有些烫手,于是他立即把手收了回来,“别哭了,也许以前只要你哭,我什么都会依你,可是现在,你的眼泪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你还是别把眼泪浪费在我身上了。”­肖桃只觉世界陡然之间安静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父母把自己丢在了托儿所,现在邓新也不要自己了,狠心的要离开,肖桃的世界又只剩肖桃一个人了。一种无力感突然就袭了上来,肖桃失重般跌坐在了地上,邓新并没有扶她,任由她往地上跌去。­肖桃的眼神逐渐变得空洞,呆呆地看着邓新对自己无动于衷,看着自己的手还拉着邓新的手,肖桃的眼神开始涣散。未几,肖桃还是松开了邓新的手,邓新自由了,可是肖桃的心却狠狠的痛了一下。曾经邓新是那样深爱着她,爱她爱到可以为她做任何事,甚至是死,他也愿意。邓新曾经对肖桃说过:我,邓新,永远会爱着肖桃,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爱肖桃一个人,不离不弃!这是邓新对肖桃的誓言,可是,他没有兑现,也许他永远也兑现不了了。这辈子他爱上了肖桃以外的人,下辈子,下下辈子呢?此刻的肖桃深深的觉得曾经的海誓山盟是如此的幼稚可笑,神马海誓山盟,那全都是浮云!肖桃直到刚才还固执地认为邓新还是爱着自己的,还以为只要她求邓新别离开,他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相爱的。现在的肖桃明白了,就算邓新留下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事实还是邓新不是只爱肖桃一个人了。呵呵,肖桃在心里笑自己傻,笑自己太过依赖邓新了,对邓新的话从来就是深信不疑的。肖桃终于发现爱已经变质。以前在邓新面前,肖桃是高贵的,像个受尽邓新宠爱的小公主,总是爱无理取闹。一次肖桃当着邓新的面把邓新和其他女人的合影剪碎后,还对邓新撒娇:“新,以后只能和我照,不许你和其他女人一起合影,不然我就不理你了。”邓新虽觉肖桃霸道得不可理喻,却也从没有对肖桃说出过狠话。肖桃是孤儿,性格孤僻,在遇见邓新以前,肖桃的世界只有肖桃;在遇见邓新以后,肖桃自动缴械,邓新成了肖桃的世界。肖桃总是向邓新撒娇,邓新一看到肖桃流眼泪,就会什么要求都答应,绝对的宠着她。肖桃还从没如此地求过他,这样卑微的求他别离开自己。可是邓新已经不爱肖桃了,邓新会狠心地说出伤害肖桃的话,邓新看着肖桃哭泣也不会再无条件地什么都答应她了。肖桃看清了现实,应该庆幸自己终于看清了的,可是肖桃有点承受不了这该死的事实。为什么要看清邓新已经不爱肖桃的事实?肖桃不停地在问自己。事已至此,,肖桃不想再在邓新面前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了,哭着求他已经冲破了肖桃的底线,她不想教邓新瞧扁了她。也许就是当初太轻易向邓新丢盔弃甲,轻易爱上邓新,邓新才会变心。肖桃想证明给邓新看,就算邓新不爱肖桃了,肖桃也还是那个高贵的肖桃,肖桃会过得更好的。肖桃倏地站了起来,泪水也被随着震出了眼眶,划过因哭久而嫣红的脸颊。肖桃用手在脸上胡乱擦了几下,看着邓新的深瞳,笑了下,说:“好......邓新,我放手......你放心,我不会把眼泪浪费在你身上。你睁大眼睛看着吧,我会活得比以前更好!......再见......再也不见!”最后四个字是肖桃在心里说的。说完,也不等邓新的回应,转身,提脚,一步一步地远离了那个她曾经将他视为自己的整个世界的男人。风儿吹起了肖桃飘逸的长发,树叶也被风儿吹落下来,在空中徐徐旋转,最终还是停了。肖桃以为不会再流泪的眼睛,在起风的时候还是不听话地潮湿了,她也不去擦了,就一次性的流尽吧,就当是祭奠她那死去的爱情。­邓新一直没转身,他凝着肖桃离开的方向,那边的天空红通通的,晚霞洒在肖桃的身上,令邓新觉得有些朦胧。邓新就这样看着肖桃消失在地平线......

    1970-01-01 08:00:00 作者:付紫君
    • 0
    • 6089
  • 放生

    邓新拖着行李箱,稳健的向前走着,心里划过一丝甜蜜,这条路的尽头,是他现在爱着的女子的等候。他很想笑,但他的嘴角刚刚向上扬起个小弧度就僵住了,因为肖桃现在站在了他面前。邓新微皱起眉,他认为他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了肖桃,分手吧。邓新只是稍微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拖着他的行李箱走着,而经过肖桃的身旁时,是坚决的,没有多余的停留,甚至根本没看肖桃一眼。­肖桃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不许哭,不许求他,但她在眼泪决提的瞬间还是立刻转身向前跑了几步,拉住邓新拖着行李的手,“别走!别离开!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了,你别不要我...”肖桃哭着求着邓新。可邓新只冷冷的说了句“放开我”。肖桃睁大了双眼,拼命摇头:“不!我不放!如果你走了,我决不会活下去了....我不会了...."肖桃一直重复着,声音愈来愈低...邓新转身,低头,举起另一只手,慢慢靠近肖桃的头顶,顿了下,最后还是轻轻的抚摸了下她的头。肖桃像是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般地睁大了朦胧泪眼,抬起头来望着邓新,像是想望进邓新的心里,期待着他说出不会离开。邓新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只是这四个字却不是肖桃想要的。邓新说:“你放手吧。”肖桃忘了接话,邓新抬起肖桃的尖削下巴,又轻轻的吐个单音节词:“嗯?”­肖桃这才回过神来,“不,新,你知道的,我是不能没有你的,你......别走......”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是泣不成声了。过了许久,邓新才叫了下她:“桃儿。”肖桃闻声仰起朦胧的泪眼,这双眼睛曾令邓新爱上了肖桃,现在这双眼睛含着泪珠,惹人怜惜不已。邓新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肖桃的眼,拭去了那滴泪。邓新只觉那泪有些烫手,于是他立即把手收了回来,“别哭了,也许以前只要你哭,我什么都会依你,可是现在,你的眼泪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你还是别把眼泪浪费在我身上了。”­肖桃只觉世界陡然之间安静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父母把自己丢在了托儿所,现在邓新也不要自己了,狠心的要离开,肖桃的世界又只剩肖桃一个人了。一种无力感突然就袭了上来,肖桃失重般跌坐在了地上,邓新并没有扶她,任由她往地上跌去。­肖桃的眼神逐渐变得空洞,呆呆地看着邓新对自己无动于衷,看着自己的手还拉着邓新的手,肖桃的眼神开始涣散。未几,肖桃还是松开了邓新的手,邓新自由了,可是肖桃的心却狠狠的痛了一下。曾经邓新是那样深爱着她,爱她爱到可以为她做任何事,甚至是死,他也愿意。邓新曾经对肖桃说过:我,邓新,永远会爱着肖桃,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爱肖桃一个人,不离不弃!这是邓新对肖桃的誓言,可是,他没有兑现,也许他永远也兑现不了了。这辈子他爱上了肖桃以外的人,下辈子,下下辈子呢?此刻的肖桃深深的觉得曾经的海誓山盟是如此的幼稚可笑,神马海誓山盟,那全都是浮云!肖桃直到刚才还固执地认为邓新还是爱着自己的,还以为只要她求邓新别离开,他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相爱的。现在的肖桃明白了,就算邓新留下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事实还是邓新不是只爱肖桃一个人了。呵呵,肖桃在心里笑自己傻,笑自己太过依赖邓新了,对邓新的话从来就是深信不疑的。肖桃终于发现爱已经变质。以前在邓新面前,肖桃是高贵的,像个受尽邓新宠爱的小公主,总是爱无理取闹。一次肖桃当着邓新的面把邓新和其他女人的合影剪碎后,还对邓新撒娇:“新,以后只能和我照,不许你和其他女人一起合影,不然我就不理你了。”邓新虽觉肖桃霸道得不可理喻,却也从没有对肖桃说出过狠话。肖桃是孤儿,性格孤僻,在遇见邓新以前,肖桃的世界只有肖桃;在遇见邓新以后,肖桃自动缴械,邓新成了肖桃的世界。肖桃总是向邓新撒娇,邓新一看到肖桃流眼泪,就会什么要求都答应,绝对的宠着她。肖桃还从没如此地求过他,这样卑微的求他别离开自己。可是邓新已经不爱肖桃了,邓新会狠心地说出伤害肖桃的话,邓新看着肖桃哭泣也不会再无条件地什么都答应她了。肖桃看清了现实,应该庆幸自己终于看清了的,可是肖桃有点承受不了这该死的事实。为什么要看清邓新已经不爱肖桃的事实?肖桃不停地在问自己。事已至此,,肖桃不想再在邓新面前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了,哭着求他已经冲破了肖桃的底线,她不想教邓新瞧扁了她。也许就是当初太轻易向邓新丢盔弃甲,轻易爱上邓新,邓新才会变心。肖桃想证明给邓新看,就算邓新不爱肖桃了,肖桃也还是那个高贵的肖桃,肖桃会过得更好的。肖桃倏地站了起来,泪水也被随着震出了眼眶,划过因哭久而嫣红的脸颊。肖桃用手在脸上胡乱擦了几下,看着邓新的深瞳,笑了下,说:“好......邓新,我放手......你放心,我不会把眼泪浪费在你身上。你睁大眼睛看着吧,我会活得比以前更好!......再见......再也不见!”最后四个字是肖桃在心里说的。说完,也不等邓新的回应,转身,提脚,一步一步地远离了那个她曾经将他视为自己的整个世界的男人。风儿吹起了肖桃飘逸的长发,树叶也被风儿吹落下来,在空中徐徐旋转,最终还是停了。肖桃以为不会再流泪的眼睛,在起风的时候还是不听话地潮湿了,她也不去擦了,就一次性的流尽吧,就当是祭奠她那死去的爱情。­邓新一直没转身,他凝着肖桃离开的方向,那边的天空红通通的,晚霞洒在肖桃的身上,令邓新觉得有些朦胧。邓新就这样看着肖桃消失在地平线......

    1970-01-01 08:00:00 作者:付紫君
    • 0
    • 6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