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小说·故事·奇幻

小说·故事·奇幻

  • 我的人生

    广东省对外贸易职业技术学校碧草文学社 0674张晓芬一我谨慎的走着,眼睛看前面几个女孩子,她们一边一边走,手挽着手,最靠里的侧背着一个黑色包,中间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手机,最外面的上衣袋子露出一个红色钱包,确定目标。距离越来越近,人越来越近,看清了,最里那个人一看就知道她的包里面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中间的手机是名牌的,最外面的在着装上很有品位,衣服也都是牌子货。15米,小声越来越大,10米,差不多了,我左手露出一把小刀,右手握紧拳,不要紧张,几分钟而已。5米,到了,1米……“啊,好痛啊,有没有看路的,没礼貌!”我从第二个人穿过,小心的用刀把她脖子上的手机带子割断然后顺着袖子流下去,右手顺便捉了那个钱包,接着以百米冲刺向前跑。“我的手机,有贼啊……”当她们反应过来已经看不到我了……二好累啊,可是却睡不着,昨天又下大雨了,广州最近的天气都这样,搞得我的窝老是湿湿的,本来自己已经够悲哀了,老天还要这样欺负我,不过对这种生活似乎已经习惯了。算了,开心点吧,抖抖衣服,走出门外。我的房子在最顶楼,所谓最顶楼就是在阳台上搭个篷而已,夏天热冬天冷的。向下望,下面的风景总会让我想起某些地方。高低不平的楼房,偶尔穿插几棵树,我的老家也差不多是这样,不过楼都不高于三层,树倒是很多也很高。还记得小时候我爬树,我爬的很高,那时的小孩都没有爬那么高的,明显我很为自己骄傲。可是不幸我摔了下来,我的脚扭伤了,很痛,我站不起来,蹲在那里哭。然后我妈妈走过来对我说;“孩子摔倒了要自己爬起来,才像个男子汉!”妈妈,我好想念你!我闭上眼睛。八楼就是不一样,风很大,雨好像把一切都洗净了,连风和空气都那么清。可是亲爱的妈妈,你知道么?我已经爬不起来了,我现在是一个贼,一个小偷,我每天晃悠在上下九或者状元坊两个热闹的地方寻找目标,然后下手,我什么都偷,大至上千下至几块钱。妈妈,你对我很失望对吧?但是我也不想这样的,谁不想有一份正当的工作….我忘不了那一天,我很饿,我走了两天两夜,来到广州这个陌生的大城市,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我恐惧,我害怕,我开始后悔离家出走,可是我又不想回去面对他,我很迷茫。看着前面的包子,想象里面的肉,我几乎看着它就能感觉它的味道,可是我只能空看,我没钱,我离家时,身上仅有的三十二块三毛丢了,我心痛得不得了。晚上,我拿着报子睡在旁边,我卷缩着,可是很冷还是很饿。我那时以为我会那样死去,可是想想又很不甘心,所以我开始偷,开始抢,我起初是对那些小孩下手,我抢他们的书包,我用我粗旷的声音逼他们给我钱,从他们身上我可以温饱一顿。可是渐渐的我发现他们并不能满足我,我要钱买衣服,要地方住。那次闲逛于上下九,我亲眼看到一个男的抢人家包包,我在想,以我的速度我也可以的,所以我开始从事于这项工作。虽然钱来得快,但有时候也会觉得很累,总觉得我走在路上,别人看我的眼神总是异样的,感觉自己赤裸裸的,跟他们比起来,我毫无尊严!   三肚子有点饿了,我决定下去找吃的。我走下楼梯,一步,两不,三步…呵呵~好好玩。其实有时想想我的生命也会不会这样一步一步或者一步踩空…在楼下拐个弯有一个电话亭,我经常要经过那里,那里的老板总是对我说:“小伙子,要不要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我总会很客气的说,不用了。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要给谁打电话,也没有人可给我打。自从我妈妈病逝了以后,家里就开始家徒四壁,那老头,不,那我父亲,他总是赌钱,输了就当家里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没得当了就打我。有时他会对我说:“为什么你不是女的?”,那时我恨得牙痒痒的,好在我没妹没姐,所以,我那时开始发誓:我要离开他!走着走着我撞到了一个人,抬头一看,是个学生,我想他应该急着去上学。我对他说,不好意思。看着他背着书包走的样子,我心里突然觉得很伤感,同样一样年龄的人,为什么差别就这么大?可是其实,我并不怪这个世界。吃完饭,我买了包烟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我也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开始会抽烟的,只是觉得烦的时候,吸一两口感觉蛮好的,有时候我一天会抽上两包。我在一张报子上看到说:抽烟太多很容易导致死亡。可是我并不怕死,我也不知道我的下一秒会是怎样,也许,下秒,我会因偷别人的东西被捉到,然后……呵~我笑了一下,这没什么,我的人生还不就这样……

    1970-01-01 08:00:00 作者:张晓芬
    • 0
    • 6302
  • 微型笑话两则

    拍摄金婚照 有对老夫老妻到照相馆拍金婚纪念照,摄影师问:“大爷,您是要侧光,逆光,还是全光?”大爷腼腆地说:“照什么光我倒无所谓,可我老伴思想很保守,你就让她留下条底裤吧……”                误当名字“玛妮格碧”是骂人 演出结束,领导上台拉住漂亮的蒙古族女演员的手嘘寒问暖不放手,还一个劲地问叫什么名字?女演员激动地说:“玛妮格碧!”领导听成“妈你个逼”。心想:“这演员咋这么没礼貌呀,我好心问她名字,她怎么出口伤人呢?”待该领导事后弄清此话的意思后,此话竟成了他津津乐道的笑料。  

    1970-01-01 08:00:00 作者:陈绪生
    • 0
    • 6389
  • 将日本人垫在屁股上……

    将日本人垫在屁股上…… 一个韩国人、一个日本人、一个中国人在丛林探险,结果全被吃人的部落抓去了。部落酋长说:“我今天心情特别好,不想吃你们,但你们都得挨一百板子,在挨板子之前,我可满足你们每人一个愿望。”先挨板子的是韩国人。他说:“挨板子前,请先给我屁股垫上一个海棉坐垫!”酋长满足了他的愿望后,板子象雨点似的落下……先前五十板还能凑合,五十板之后坐垫被打烂,然后就是板板见血。打完,韩国人摸着皮开肉绽的屁股“哎哟,哎哟……”的一拐一拐地走了。日本人见状,要求在屁股垫上一个床垫。1、2、3……打完一百板,日本人起身,拍拍屁股,没事。他沾沾自喜的想:还是咱日本人聪明。接着便坐在一边想看中国人的笑话。中国人慢慢趴下,然后悠哉悠哉地说:“来,把日本人垫在我的屁股上……” 

    1970-01-01 08:00:00 作者:陈绪生
    • 0
    • 6248
  • 猫小姐不肯陪老鼠(笑话两则)

    猫小姐不肯陪老鼠 由于大自然遭到人类的严重破坏,动物再也不愿与人类和平共处了,连猫也离开了对它宠爱有加的人类,宁愿到狐狸开的酒吧做坐台小姐。一日,老鼠来酒吧见到猫,非要点猫陪酒,以报往日受气、受害之仇。但猫誓死不从,狐狸大怒道:“你既然到我这儿来做坐台小姐,就应该拿客人当上帝,客人有什么要求,你都得满足……”还没等狐狸说完,老鼠忙接口冷嘲热讽地道:“是呀!想当初,你追咱追得死去活来,现在咱送上门来,你倒假正经起来了……” 它好歹是个空姐 有只老鼠因为生得丑陋找不到女友,它倍感伤心、自卑、孤独、郁闷。终于有一天,一只断了腿的麻雀答应嫁给他,老鼠十分高兴。它的同类、同性知道此事后,笑他找残腿异类,没眼光,丢人。可老鼠却自豪地道:“你们懂什么呀!她好歹也是个空姐!你们的老婆谁能同它比呀!它飞得高,看得远,很容易觅到美食。今后我跟着它肯定能吃香的,喝辣的,比你们谁都活得滋润!”“不管你怎么说,但它毕竟是异类呀!”“异类有啥不好哇!说不定以后我俩的子女因我俩的遗传基因,变成动物界的新品种,既有鼠类打洞的本事,又有鸟类飞翔的能耐。要真如此,那就可避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厄运。到时,说不定还会成为人类的宠物呢!”

    1970-01-01 08:00:00 作者:陈绪生
    • 0
    • 6222
  • 末日心愿

                                                                                           末日心愿        忽然间抬头,发现天空已然是黄昏,虽然没有那火红的夕阳。不知为何心生恐惧,还有两个月而已,如今的我已是经常被恐包围,总是神经质的想:2012的末日会不会提前。也总是无由地伤感,因为如果真的来临,自己的却心愿未曾了却。也总是想,自己还有机会去实现吗。子弹穿过1200米的距离,穿过了地心引力,空气的湿度和风速的影响,终于钻进了敌人的脑袋里,没有绽开血红的花,敌人已是向后倒去,这时空中传来旋翼划破空气的声音,抬头,空中骑士正在百米的高空俯瞰着基地。本能地他冲向了防空车。屏幕被防空车所替代。雷达扫向空中,急促的报警声已然响起,空中骑士显然也是发现了他,正把机头对准了他,他冷哼一声,按下了防空导弹发射键,导弹划破长空飞向了空中骑士。空中骑士调转机头,想逃跑,但这只是垂死的挣扎,这个高度对导弹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一朵灿烂的火花在空中绽放。但这不是结束,这时防空车小小的装甲上,想起叮叮当当的声音,才发现基地大门已不复存在,震惊的一目展现在眼前,一辆坦克正挑衅地把自己的炮塔转来转去,宣示着他们在它面前只是一个个小蝼蚁,同时几队小分队正从多个方向迅速向里面渗入。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草丛中的他,“终于要来了么”,闭上了双眼,轻轻地把防空车的炮台放平,在这个距离上,防空车正好可以打到那里,轻轻地按下了两个发射键,导弹和巨大的防空机枪的弹怒吼着向敌人飞去,这时世界“静”只剩下,导弹呼啸而出和机枪有规律的嘶吼声。最后,弹药用尽,慢慢地睁开双眼,一堆废弃的燃烧着大火的钢铁映入眼帘,至于那些小分队,那么往地上去看吧。事后他受到了队长的嘉奖,因为他,他们才终于赢得了这场战争。要知道,那时候如果被敌人摧毁了基地核心,那么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他能做到这样,很大程度上是运气的使然。对方的队长看见胜利的天平向他们倾斜时,就自己亲自来了,没想到却。。。但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眼睛,来到窗前,眼前还是刚才的画面。刚才的角色不是自己人生的追求吗,在国家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能出来扭转大局。而这种角色就是“军人”,保卫国家的钢铁卫士,不是为了在战场上洒热血,只为了能放飞那白色的和平鸽。如今的世界看似是一条平静的大河,也和其它的大河一样也是暗流涌动,战乱不断。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强大,才会被其它国家一次又一次地侵犯自己的领土主权,如果没有强大的国防,或许现在我们只是别人的奴隶吧。如果那样才是真正的末日来临。无论末日是否会来临,无论方舟是否已在喜马拉雅山建造。如果真的,那么我只是希望,在电影里的丑恶不要实现。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登上方舟,我只是想能让我所爱的人,带着我的梦想登上方舟,在末日结束后,能帮我把梦想实现吧。我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错误,如果在我死后不能上天堂,那么我就下地狱去闯荡吧。

    1970-01-01 08:00:00 作者:shafeifan
    • 0
    • 6244
  • 末日心愿

                                       末日心愿        忽然间抬头,发现天空已然是黄昏,虽然没有那火红的夕阳。不知为何心生恐惧,还有两个月而已,如今的我已是经常被恐包围,总是神经质的想:2012的末日会不会提前。也总是无由地伤感,因为如果真的来临,自己的却心愿未曾了却。也总是想,自己还有机会去实现吗。子弹穿过1200米的距离,穿过了地心引力,空气的湿度和风速的影响,终于钻进了敌人的脑袋里,没有绽开血红的花,敌人已是向后倒去,这时空中传来旋翼划破空气的声音,抬头,空中骑士正在百米的高空俯瞰着基地。本能地他冲向了防空车。屏幕被防空车所替代。雷达扫向空中,急促的报警声已然响起,空中骑士显然也是发现了他,正把机头对准了他,他冷哼一声,按下了防空导弹发射键,导弹划破长空飞向了空中骑士。空中骑士调转机头,想逃跑,但这只是垂死的挣扎,这个高度对导弹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一朵灿烂的火花在空中绽放。但这不是结束,这时防空车小小的装甲上,想起叮叮当当的声音,才发现基地大门已不复存在,震惊的一目展现在眼前,一辆坦克正挑衅地把自己的炮塔转来转去,宣示着他们在它面前只是一个个小蝼蚁,同时几队小分队正从多个方向迅速向里面渗入。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草丛中的他,“终于要来了么”,闭上了双眼,轻轻地把防空车的炮台放平,在这个距离上,防空车正好可以打到那里,轻轻地按下了两个发射键,导弹和巨大的防空机枪的弹怒吼着向敌人飞去,这时世界“静”只剩下,导弹呼啸而出和机枪有规律的嘶吼声。最后,弹药用尽,慢慢地睁开双眼,一堆废弃的燃烧着大火的钢铁映入眼帘,至于那些小分队,那么往地上去看吧。事后他受到了队长的嘉奖,因为他,他们才终于赢得了这场战争。要知道,那时候如果被敌人摧毁了基地核心,那么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他能做到这样,很大程度上是运气的使然。对方的队长看见胜利的天平向他们倾斜时,就自己亲自来了,没想到却。。。但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眼睛,来到窗前,眼前还是刚才的画面。刚才的角色不是自己人生的追求吗,在国家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能出来扭转大局。而这种角色就是“军人”,保卫国家的钢铁卫士,不是为了在战场上洒热血,只为了能放飞那白色的和平鸽。如今的世界看似是一条平静的大河,也和其它的大河一样也是暗流涌动,战乱不断。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强大,才会被其它国家一次又一次地侵犯自己的领土主权,如果没有强大的国防,或许现在我们只是别人的奴隶吧。如果那样才是真正的末日来临。无论末日是否会来临,无论方舟是否已在喜马拉雅山建造。如果真的,那么我只是希望,在电影里的丑恶不要实现。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登上方舟,我只是想能让我所爱的人,带着我的梦想登上方舟,在末日结束后,能帮我把梦想实现吧。我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错误,如果在我死后不能上天堂,那么我就下地狱去闯荡吧。

    1970-01-01 08:00:00 作者:shafeifan
    • 0
    • 6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