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胡桃夹子

时间:2020-01-08 17:28:17     作者:余聚辉      浏览:3039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

胡桃夹子

文/余聚辉


“徐梦洁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话音刚落,周遭的学生便哄堂大笑起来,而提问的余老师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有什么可笑的。

而这位叫徐梦洁的女孩缓缓地站了起来,只是她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

余老师是新来的,今天是他在这所学校的第一堂课。他见梦洁不说话,还以为她在害怕,便鼓励道:“梦洁,不要害怕,你可以的,相信自己。”

梦洁依然不说话。

周围的同学不断地起哄:“老师,她是个哑巴,哈哈哈……”“老师,别白费心思了……”

哑巴?可在余老师看来,她并不是个哑巴,倒更像是一个心理上有障碍的孩子。

余老师摆手示意让梦洁坐下,笑道:“同学们,我是新来的老师,对你们都不太了解。没关系,我们以后慢慢培养感情……好,我们接着上课。”

下课之后,余老师在办公室里询问了一下以前的老师,道:“你们知道徐梦洁这个同学吗?”

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老师们的态度充满了不屑和心烦:“你说那个闷蛋啊……”

“好像是说她家里出了什么事,所以才造成她这个样子吧……”

“就跟个胡桃一样,说句不好听的话,那就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可不愿意教这样的学生……”

“余老师,你遇上她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其他的话余老师没听进去,不过那句“就跟个胡桃一样”他倒是有所感触。

每个周末,余老师都会去墓园拜祭:“女儿,你过得还好吗?前些天,爸爸遇到了一个跟你当年很像的女孩。当年是爸爸不好,为了工作忽略了你,害得你年纪轻轻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的出现,也许是上天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吧。既然她是胡桃,那我就当一个胡桃夹子,把那层坚硬的外壳给弄碎。女儿,你放心,爸爸不会再让同样的悲剧发生了……”

言罢,余老师又拿出了一份病历,道:“女儿,爸爸很快就可以来陪你了。只不过,爸爸要完成一件事情才能去找你,你会原谅爸爸的对不对?……”

此后,余老师一改其他老师对梦洁的不闻不问,他总是在空闲时间带梦洁去各种地方游玩,鼓励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很快,余老师便发现梦洁拥有很高的音乐天赋,而且她也特别喜欢唱歌。渐渐地,梦洁开始变得越来越开朗,也开始愿意和周围的人交流了。但是由于她以前留给别人的印象过于根深蒂固,从而使很多人不但不接受,反而还捉弄她。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很快就到了,班上的同学都想尽了各种方法设计礼物,准备给余老师一个惊喜。梦洁送给老师的是一个移动硬盘,硬盘里有她唱给老师的一首歌。

而余老师来上课的时候,发现讲台上堆满了学生们送的礼物,不禁又惊又喜,道:“你们给老师这么大的惊喜呀,我得认真看看才行。”

有几个学生笑道:“老师,梦洁送您的礼物听说别出心裁,您要不要赶紧看看?我们也想看看呢。”

余老师不明就里,便找了找梦洁的礼物,他看到了一个盒子上写着“徐梦洁”三个字,便打开了。

余老师看到里头的东西,先是楞了一下。学生们大叫着:“老师,她送的是什么呀?”

余老师保持着微笑,举起那个礼盒给大家看。同学们一看到那朵凋谢枯萎的花便笑了起来,笑声之大完全掩盖了梦洁的惊讶以及她的那句“这不是我送的……”

余老师示意让同学们安静下来,缓缓道:“梦洁同学送的礼物,我很喜欢,寓意非常深刻。”

所有同学一听这话顿时鸦雀无声,齐刷刷地盯着余老师。

余老师不慌不忙,笑道:“同学们都学过龚自珍的《己亥杂诗》,其中有一首是这样的,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下两句是什么来着,同学们背一下?”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他们异口同声。

余老师继续道:“没错,这朵凋谢的花,就相当于这句诗里的落红。你们想,落红可以化作春泥去保护花,老师不也是这样吗?老师也是放下自己,然后托起你们。所以,梦洁同学送的这朵凋谢的花,其实是在表达她对于老师的理解,我很感谢她。”

说完,余老师还特意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教室里也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放学后,办公室里的老师陆陆续续地走了,只剩下余老师一个人。梦洁敲门而入,道:“老师……”

余老师微笑道:“怎么了?”

梦洁把手机拿出来,道:“老师,这首《胡桃夹子》,才是我真正送给你的礼物。”

余老师接过来听完了全曲,不禁泪流满面,而梦洁再也按耐不住,冲上去抱着老师,啜泣道:“老师……不,我可以在没人的时候叫您爸爸吗?我的爸爸很早就去世了,妈妈后来改嫁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有个儿子和女儿,他们都比我大,整天欺负我,妈妈对此也是不闻不问……是您,给了我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温暖……”

余老师摸了摸她的头,把一张申请表交给她,道:“孩子,你现在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唱歌,喜欢音乐。所以,去更大的舞台,把你的歌声,带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梦洁颤抖着双手,道:“我害怕……我做不到……”

余老师蹲下,让自己保持和她同样的高度,道:“孩子,别怕,拿出勇气,你要坚信,尝试未必成功,但是不尝试却一定不成功。”

梦洁点了点头,道:“爸爸,能让我再想一想吗?”

“当然可以。”

只是,爸爸快没有时间了……

没过多久,余老师便再也没有出现在课堂,有个老师来代课,说是余老师身体有些不舒服,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梦洁十分担心,因为各种方法都联系不上老师。而不知是巧合还是上天安排,她经过办公室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一个让她心碎神伤的消息:余老师患上了绝症,已经是很严重的晚期,只在这几天了。

梦洁不管不顾,听到余老师所在的医院之后,马上冒着滂沱大雨飞奔而去。医院的护士问她是否家属,她脱口而出,自己是余老师的女儿。

而当她看到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余老师时,她跪在床边痛哭流涕,而余老师的嘴巴在动,似乎是要说什么话,梦洁凑上前,隐隐约约听到了微弱气息所发出的四个字:“胡……桃……夹……子……”

梦洁明白了,这是余老师的心愿。她二话不说,让老师握着手机,放在耳边,道:“爸爸,等我。”她在余老师的额头上深情一吻,便离开了。

梦洁一路过关斩将,很快就杀进了学校的决赛,只要拿下决赛冠军,就能代表学校去参加市级甚至省级的比赛了。梦洁在比赛前,拨通了余老师的手机,她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听到,但是,这是她唯一可以为他做的。

一曲《胡桃夹子》由梦洁亲自钢琴演奏独唱,使得全场听众潸然泪下,演奏结束之后,台下久久没有掌声,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那伤感情绪里无法自拔。

而远在医院的余老师,眼角流下了一行清泪,面带微笑,十分安详地合上了双眼:“加油……”

多年后,梦洁终于成为了世界一流的钢琴演奏家和歌手。她在一个颁奖礼上说了一句话:“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是我的母亲。但让我努力活到现在的,是我的老……不,是我爸爸。”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上一篇: 长乐 回到列表
下一篇: 我亦飘零久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