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爱情原本的模样

时间:2020-05-27 20:18:14     作者:谢歆韵      浏览:4464   评论:0   


“达桩里,达哇哇,今够里,沙溜沙,阿爷出来畅摘爷,阿娘出来达惊沙,达得惊沙爱冻冻,大洋拙来爱添冯……(拍手掌,打哇哇,金瓤子,石榴花,爷爷出来唱个歌,妈妈出来打糍粑,鸟儿飞上我屋顶,太阳升起满天红)”一位年近百岁的老者半躺在公园的长椅上,眯缝着浑浊的双眼,从头顶树缝中,看着炫目的午后阳光,斑驳地洒在白色的水洗大衣上……远处几个小孩子被大人带着在一起玩耍,不时发出一两声兴奋的尖叫,打破午后的宁静……和煦的春风吹过,头顶上那一整树紫荆花的叶子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振翅欲飞,惊起那一树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冲向天空,他白色大衣上飞舞着蝴蝶细碎的影子,耳边仿佛响起那古老的歌谣……那一刻,他的心也如同长了翅膀的小鸟,飞呀飞,飞过那硝烟滚滚的古老城墙,飞过那载着她小小的坚毅背影离乡别井的东江,飞过那一山又一山的犹如落雪般的茶油花……

 

第一章初见阳光

 

(一)

我叫做骆秀莲,那一年,满山遍野的茶油花开了,白色的花瓣,嫩黄的蕊,风一过,就像数不清的白色蝴蝶在空中飞舞……

我刚六岁,扎着两只小羊角辫,很是活泼可爱。这天阿娘告诉我要去走亲戚,就给我穿着一身红色的小棉袄,那是阿娘新做的,脚上的鞋子也有阿娘新绣上的蝴蝶,就像树上的叶子一样,是绿色的,我很是高兴,除了过年阿娘都没有给过我新衣服穿。今天不知怎么就穿上了好看的新衣服,我求了阿娘几次,阿娘只是在不停地抹泪,我看着自己阿娘的眼泪不停地如珍珠一般从眼眶里面滚下来,干了又滚下来,我纳闷,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高兴。

我随着阿娘穿街过巷,打着青油伞,走在湿漉漉青石板路上,一路上,我一蹦一跳地,经过茶树林的时候,我摘了几朵茶油花,我显然高兴极了,就唱起了阿娘教我的歌“达桩里,达哇哇,今够里,沙溜沙,阿爷出来畅摘爷,阿娘出来达惊沙,达得惊沙爱冻冻,大洋拙来爱添冯……”稚嫩的歌声随着我的脚步,回荡在空荡荡的围墙上……

我们在一座高大的围屋外停了下来,我躲在阿娘身后,偷偷地往里面望,只见二门台阶上坐着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小男孩,他身穿白色的小长袍,留着小平头,一脸不高兴地睥睨着我……

阿娘拉着怯怯的我,径直走了进去,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她穿着一件藕色对襟大褂。脖子上戴着一个金灿灿项圈,头上斜插着碧绿色簪子,跟我阿娘身上黑色的土布衣裳很不一样。我正望着对面女人碧绿色的簪子发愣,那个台阶上的男孩子见了她,没好气地叫了一声:“阿娘”。他阿娘没回他,只对着迎面而来的我阿娘有一句没一句地寒暄了起来。我没听到她们寒暄啥,只怔怔地看着那个小男孩,他那双眼睛,如同天上的星星,明亮亮地,也正好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好像在探索着什么……

两位阿娘寒暄了几句,我阿娘就把我的手手给了别人的阿娘,然后摸了摸我的脸,叹了一口气,用颤抖的嘴唇,含糊着说:“秀莲啊,你在阿姆这里过几天,阿娘就过来接你回家哈”:“嗯”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胡乱地点了点头,很是疑惑地看着她扭转头,大步流星地往外跑,“阿娘!阿娘!”我心里害怕,往前追出几步,大声叫了出来,我咬紧嘴唇,眼前一片模糊,只见阿娘身形顿了顿,没停下脚步,捂着脸跑出了角门……泪,终究没流下来,手中的茶油花,却不知何时,撒了一地,就像坠落在地板上的蝴蝶,毫无生机……

 

(二)

我叫做谢景明,是家里的老六,我阿娘有八个孩子,男孩子中我是老幺,长工们都叫我“六少爷”。我家里在市集上有一家杂货商铺,卖米、油、盐、鱼等等,还请了几个长工帮忙干活。我有几个哥哥,他们都在外面干活,我最爱我的二哥,二哥是兄长里面最疼我的。他的笑容如同三月的春风一般和煦,他时常用温暖的大手摸着我的头叫我“小六”,手把手地教我读书写字。每次二哥回家总是穿着笔挺的军装,很是英俊潇洒,而我阿爸阿娘也总是以他为骄傲,逢人总夸他有本事。

这天,我阿娘跟我说,不让我去私塾读书,让我学算账,以后好管自家的店铺。可是,我就是想象二哥一样去读书,长大以后做军官,就赌气不吃饭跑出二门,坐在台阶上哭……

“达桩里,达哇哇,今够里,沙溜沙,阿爷出来畅摘爷,阿娘出来达惊沙,达得惊沙爱冻冻,大洋拙来爱添冯……”我忽闻得一阵歌声传来,我赶紧擦干了眼泪,我记得二哥说过男孩子是“流血不流泪”的。那歌声清脆如同夏日的莲藕般清甜入耳,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红色衣服跟我年纪相仿的小女孩,一蹦一跳地唱着歌向着我走过来,她手上的小花映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分外娇嫩,甜甜的笑颜如同一楼明媚的阳光,照进了我的心里……

我看着小女孩的阿娘离开,她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手中的花,撒了一地。我阿娘拉着她往里走,她害怕而失落的眼神,我看着,心里很是难受。

后来,我听带我的阿姆说,小女孩是我阿娘买回来给我的“童养媳”,她家有个大哥哥生病了,没钱治病,她阿娘就把她“卖”到我家,然后拿钱回家给她哥哥治病。当我知道这些以后,沉默不语,因为我觉得她,可怜。

 

第二章 青梅竹马

 

(一)

秀莲在“亲戚家”呆了半个月,依然没有等到阿娘来接她,她每天都会在二门的台阶上痴痴地等,从太阳从东边升起等到太阳从西边落下,每天都带着失望入眠。景明的阿娘很是凶悍,每天让她给景明端茶倒水,但也不愁吃喝,晚上就跟景明的贴身阿姆一起睡觉。但是她倒是很喜欢景明,他总是很沉默,有时候也会摘一些茶油花给我,她哭着要阿娘的时候,他总会递给她一个包子或者糕点,叫她吃着的时候就忘掉不快乐的事情。

原本景明阿娘不让景明去私塾读书,景明不肯,就趁他二哥回家的时候让二哥说服了他娘,景明就开始每天背着书包去私塾读书的日子。

 

(二)

景明每天上学后,我真的很无聊呀,就跟着阿姆学习针线活,当家阿娘说我还小,还不能像长工他们一样下地或者到店铺那里干活,就干点洒扫针线活。可是我也很想象景明那样去私塾读书写字,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我不是他们家的孩子,我父亲本是私塾教师,后来染上赌瘾,把家里的田和茶籽山都输光了以后,我们就食不果腹,我阿娘日日以泪洗脸,我天天挨家挨户地借粮,就像一个小乞丐被家家户户地赶出门……来阿谢家以后,虽然要干活,起码可以填报肚子,但是我再也见不到我阿娘了……

景明是个沉默寡言的男孩子,我习惯叫他“阿谢”,他很少话说,总是在默默地练字、读书,有着跟他年龄不想符合的世故和成熟,但是我叫他名字的时候,他总是很温和得对着我笑,就像午后的阳光一样温暖……

这天阿谢下了私塾,我像小鸟一样飞进书房,拿着一本他常读的《三字经》大声地告诉他:“阿谢,从今天开始,你教我读书写字好吗?”他先是一怔,温和地点头,然后打开《三字经》一字一顿地教我读:“人之初,性本善……”我跟着念,念完后,又缠着他教我写那读过的字……夏蝉冬雪、春花秋月,日子就在这郎朗的读书声中,一笔一画地过去了……

 

第三章 送别

 

(一)

秀莲稍大了一点白天就要到谢家杂货铺帮忙了,晚上到了掌灯时分才回屋继续跟景明学写字。由于白天的劳累,每晚都是秀莲呵欠连连,眼泛泪光撑不住先在外睡着了,每当这时候景明都轻轻地给她盖好被子,再踮手踮脚地回里屋梳洗安寝。

秀莲获得主母批准每月可以回娘家探亲一次,毕竟骆谢两家都是远亲。每次秀莲都是欢天喜地回来,拿着她阿娘给她做的艾糍粑,还高高兴兴地塞到景明嘴里,说她阿娘做的,最好吃了。

(二)

那一天,外面下了一整天的大雨,秀莲早上刚好回娘家了,到了傍晚还没回来,天越发地阴沉沉了,刚从家宴上回来的我,雷打得令我心里直发毛,我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在秀莲的小屋来回地踱步。最后,一个闪电下来,映照出我飞快撑起伞,冲进雨幕的坚决身影……

大雨冲得我双眼模糊,我一路飞奔向秀莲娘家,不料,一个趔趄,嘤嘤的哭声令我霍地停住了脚步,视线在墙根底下,蜷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秀莲!”我大声喊出来,飞奔过去,只见她全身湿透地蹲在大雨下的墙根,满脸都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我扶着她不断颤抖的双肩,“阿谢,我阿哥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一个人,抛下我和阿娘,先走了”我心里没有感到震惊,毕竟她阿哥病了这几年,只是感觉自己的心像一个气球,正迅速地被抽空了空气一般,我第一次感受到心抽痛的感觉……我轻轻地把抽泣中的秀莲拥入怀中,如同把一朵蘸着晶莹露珠的花蕾鞠入手心,那一刻,我仿佛拥有了世上最瑰丽的宝石……雨渐渐小了,我扶着她沿着墙根慢慢地走回院子,远处隐隐传来喜乐的声音,那是我大哥娶亲宴会上传来的,我抬头,屋檐上一朵白色的茶油花,正悠悠地飘落在湿漉漉的青石板上……

 

(三)

我大哥去世的那天,阿谢家的二哥娶了村里地主的女儿,同是妯娌,她过门后仗着家世老是欺负我,我知道我是谢家的“童养媳”,只是一般人家的女儿,我只能忍气吞声。平时都是我去铺子帮忙,卖货、送货、整理货物,整天忙到焦头烂额,她就只在家绣花扑蝶,吃饭的时候还时常大声地使唤我端茶倒水,而当家主母对她的各种刁难也视而不见。

……

那一天,我穿着粗布衣裳,头戴着深蓝色的头巾,围着黑色的大围裙在杂货铺忙里忙外的,家的小丫头跟我比较熟的,气喘吁吁地跑来跟我说:“秀莲,你快回家,你的阿谢被送到省城读书了,要上船了……”我心下一惊,没等她说完,便飞快地奔回家去,回到家一看,他的书房收拾得整整齐齐,我马上转头就向着码头飞奔而去……

码头上有一些商贾来来往往,渡头上停泊着几条船,我大老远就看到了穿着青布衫阿谢一步一回头地向前走着。“谢景明!谢景明!谢景明!”我大声喊着他的名字,他转身朝我飞奔过来,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一字一顿地说:“秀莲,我二哥叫管家送我去省城读书,你要等我回来,你要等我回来,等我回来!记得,等我回来”我拼命地点头,喉咙里面好像哽着一块石头,我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拼命地点头,我看着他的眼睛,移不开视线,他眼里亮晶晶的仿如昨夜星辰吸引着我,令我深陷其中,久久不能自拔……等我回过神来,景明和管家已经上到了一艘船上,我沿着河道奔跑,挥舞着双手向他道别,他也向我挥手示意叫我回去,身影越来越小,等到河道尽头,我大声地唱起了我们小时候经常唱的歌谣“达桩里,达哇哇,今够里,沙溜沙,阿爷出来畅摘爷,阿娘出来达惊沙,达得惊沙爱冻冻,大洋拙来爱添冯……”歌声飘过东江,滚滚的东江水,带走了我的歌声,也带走了我的心……

等他的船走远了,我呆坐在码头,心里像失去了什么一块东西似的,空空落落的,我失魂落魄地往回走,脚上一阵酸痛,原来刚才跑来的时候,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一只,只好一瘸一拐地挪回去,一阵风,送来了山茶花的香气,我一抬头,河对面山上开满了山茶花,风一过,像漫山遍野翩翩起舞的蝴蝶……

泪,悄然地滑落,不知所措……

那一年,我们13岁……

 

第四章 离乡别井

 

(一)

自从景明离开家乡后,我更忙碌了,每天白天就到谢家杂货铺帮忙,晚上就到山上去摘茶油果。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唯一的盼头就是景明写信回家,虽然每次他寄信回来都没有寄给我,但我总是心心念念信里面提到我那几句话,心里总是喘着一丝丝的甜蜜,好像一整天都喝了蜂蜜一样,美滋滋的。

景明自从离家后,都没有回来过,他的二哥偶尔会回家,不到两年,二哥的媳妇生了长孙,对我便更是颐指气使,而我早已习惯了对她的趾高气昂逆来顺受了。

不久,全国爆发了抗日战争,我们小山村没有受太大的波及,但是景明在省城要面对怎样的腥风血雨?这样的想法整日在我的头脑里面盘旋,弄得我提心吊胆、寝食难安。

一天夜里,下着大雨,我干完活带着一身的疲惫倒在床上。窗外的雨吹着树叶稀里哗啦地地响着,迷迷糊糊间,我听见有声音在叫我的名字:“秀莲……秀莲……”声音似远又近,影影倬倬,我在朦朦胧胧间听出那是景明在唤我,我心头一惊,踉踉跄跄地下了床,脚底一滑,一个激灵,梦醒了,身子止不住颤抖,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枕头都湿透了,不知是泪还是汗……

第二天,我萎靡不振地出到外堂给当家阿姆请安,只见几个叔伯都在外堂坐着,神色凝重地叹气,阿姆则眼睛红肿,哭哭啼啼,我心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上来。我战战兢兢地给阿姆奉茶,她也不接,别过脸一声不吭,我就惊慌失措地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踌躇中,只听到谢家四叔在那叹气说:“都叫小六不要去参加共产党了嘛,现在好咯,一打起仗来,就不知去向,生死未卜……”我的脑袋突然“嗡”的一声放大,只听到茶杯落地重重地“嘭”了一声……

 

(二)

我醒转过来,已经是翌日傍晚了,我收拾了几件衣服,跟当家阿姆告别后,就回了娘家。

我阿娘一听到我要出去寻找谢景明,大吃一惊,声泪俱下地哀求道:“你一个女娃连村口都没出过,怎么能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外面世界好复杂的,阿妹……”我头一梗,眼泪再次在眼眶里滚下来:“那我也不能叫阿谢死在外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那”阿娘见我态度坚决,泪如雨下道:“我没有了你哥,我要是再失去你,我就不活了……”我一时语塞,哽咽不语,同阿娘抱头痛哭起来。

最后,我阿娘拧不过我,便决定与我一同前往寻找景明。翌日清晨,隐隐的茶山还是黑黝黝一片,满山的鸟儿叽叽喳喳,船载着我和阿娘向东江外划去,山风撩起了我的辫子,这些年,我已经长成了长发及腰的姑娘了,我摘下一朵茶油花别在辫子上,伴着我,一路芬芳,带着对家乡深深的眷恋和对未来的憧憬和担忧,慢慢地驶向远方……

 

第五章  乱世重逢

 

(一)

自从离开了家乡以后,我就到省城的一间学校读书,在那里我遇到了在家乡那偏僻的小山村里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他们游行示威,登报出书,为救国家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凭着一颗颗赤子之心,不惜牺牲家庭幸福投身到革命事业中;为了把蹂躏中国土地上的日本鬼子赶出去,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以拳拳的爱国之心报效国家和人民。他们的名字叫做“中国共产党”!而我身为一名中国人义无反顾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

在那些战火纷飞的岁月里,我一边随着军队作战,一边坚持学习,我在军队里面担任新闻通讯员的工作。每天都在震耳欲聋的炮轰中,心惊胆战地挑灯夜战,力求用手中的笔把战场上的每一时刻都向祖国人民播报。

我对自己说“我不怕死,我就怕死了也看不到新中国”

每天看着不断有战友鲜血淋淋地从前线被扛下来,我就帮着护士们包扎伤口,照顾伤员,因为我知道那些痛苦地蜷着身子,嗷嗷直叫的伤员都是我们中华好儿女,人民英雄,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维护国家的独立和人民的群众的生命,更有甚者,连活着被抬回来的机会都没有……那些血腥的一幕幕就成了我晚上废寝忘餐、奋笔疾书的动力……深夜,冒着随时被炮弹炸飞的危险,把战友们用生命换来胜利的消息送出去……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艰苦,也是最畅快淋漓的日子,我把自己的青春尽情地挥洒在我深爱的土地上,哪怕那是充满血腥的战场。

 

(二)

秀莲从家乡出来,我全然不知情,如果我知情的话,我不会让她受这般苦楚。

我在城镇医疗所照顾上次战役救下来的伤员,这里的医护人员人手不够,我主动留了下来,打算把伤员安顿好再赶上先行部队。

“谢景明,有人找你。”我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十八九岁穿着粗布衣裳,扎着麻花辫子的女孩站在门口张望。我的呼吸一滞,日夜思念的她近在眼前,我却如此的狼狈不堪,她长高了,漂亮了,衣服虽然破旧,但还是很洁净,一张精致的侧脸即熟悉又陌生,耳边忽然响起那首童谣“达桩里,达哇哇,今够里,沙溜沙,阿爷出来畅摘爷,阿娘出来达惊沙,达得惊沙爱冻冻,大洋拙来爱添冯…………”这一切仿佛做梦一样……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猛一回头,她星星般的眼眸碰上了我的视线,她怔了一下,呼地一下就往外跑,我愣住了,心潮起伏,思绪翻涌,她怎么了?是嫌弃我当兵吗?还是我身上满是血污的吓到她了?我一着急,就跟着她冲了出门。

到了门外,我发现她背对着我掩面而泣,嚎啕大哭,我静静的站着,哽着声音说:“对不起,秀莲!”

 

(三)

那一刻,我见到他,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再见到他了,我使劲地用手锤他的肩膀,他长高了,肩膀也厚实了,但全身上下衣服没有一块是干净,全是血污,我没有见过这样的他,我当时害怕极了,万一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怎么办?万一我看到他断胳膊少腿怎么办?万一他快死了,那我怎么办?

为了寻找景明,我和阿娘从家乡出来后,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我去报社找了一份送报的工作,这样既可以免费看到景明的消息,还可以挣钱糊口。阿娘就打些零工,帮人做点针线活。我一边留意着部队的动向,一边想方设法打听景明的下落,今日,听说有个前线部队的伤员在附近的医疗所治疗,我就去碰碰运气……

 

(四)

景明跟着秀莲母女住了几天,他就要回部队了,每次秀莲都哭闹着不让他走,他都沉默不语。事后,他总是语重心长地告诉她:“只要有国,我们才会有家,现在国家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是每一个中国人应尽的责任。”秀莲似懂非懂地听着,眼泪像止不住的珍珠般地往下淌……

临走的那天晚上,秀莲把自己关在房间了,一关就是一整天,不吃不喝,景明心痛不已,只能在房门前徘徊,一遍又一遍,直到公鸡打鸣了,房门才“吱”地一声打开,秀莲拿着两个包袱出来,面容憔悴,但眼神坚定,她扔了一个包袱给景明,自己套上一个,用沙哑的声音说:“你走吧,我和阿娘回家了”说完,径直地走到门外……

景明又惊又喜,又愧又怜,紧紧地地跟了过去……

 

第六章  生变

 

(一)

秀莲回到了家乡,没多久,谢家的噩耗就接二连三地传来,先是景明的大哥在战场上被打断了一条腿的消息传来,全家人都惊慌了,大嫂日夜啼哭,当家阿姆当天就晕倒了,刚醒转没几天,再度传来噩耗,二哥被日本战机击中身亡……自此阿姆便一病不起了……

谢家的大院从此就像蒙上了一层灰雾一般,整个家都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秀莲的心每天都像在刀尖上趟过一般,她很害怕下一次的噩耗是景明的……

 

(二)

秀莲回乡后没多久,我就得到战报,二哥,我的二哥,牺牲在对日战场上。我刚听到消息的时候,几乎连脚都站不稳,趔趔趄趄地走到门边就倒了下午,泣不成声……

朦胧中,我眼前浮现了二哥的脸,扶着我的小手教我写字。他曾经把一张从县城买回来的地图贴在墙上,二哥指着地图上的一块地方郑重地告诉他,这是“华东,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在自己的国家遭到外国人的侮辱和蹂躏!”紧接着,他神情凛然,手指往地图下面移去,最后停留在南京这个地方,L“这是日本鬼子杀了我们中国三十万人的地方,他们在那挖一个大坑,把老人、孩子、孕妇都活活地埋掉……”二哥说这些话的时候咬牙切齿,双目通红,真的恨不得把所有的日本鬼子挫骨扬灰一般。我那时候似懂非懂地点头,暗暗埋下了为国为民报仇雪恨的种子。

如今的我,一定要继承二哥的心愿,在战场上不顾一切地浴血奋战,为了二哥,为了我的家人,为了全中国人民……

 

(三)

拼命的晃了晃发胀的脑袋,拖着疲惫的身子从街市那边收了店铺就回家,又累又饿,我瘫软在井口边上,从中舀出一勺子水喝,从怀里摸出一块馒头,那是今天早上一直揣在怀里,忙碌了一整天都没停下来。这会儿饥肠辘辘的我已经顾不得已经微微发馊的馒头,狼吞虎咽起来……

我一个人在水井边正狼狈地啃着馒头,忽然就看到二嫂像疯子一样,拿了一把厨房的菜刀,冲出院子,见人就乱砍口中还拼命地乱喊:砍死你这些日本鬼子,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身后几位家人壮着胆,从后面拦腰抱住她,把她手中的菜刀夺走,乱哄哄地把她拖进屋里……

我心一颤,昔日的那位高高在上,趾高气扬的地主女儿自从得知丈夫死讯后,变成蓬头垢面的一个疯婆子。我暗暗敷了一下心,发了一会愣,眼睛蒙上了一阵水汽,一种兔死狗烹的悲凉感涌上心头……

忽然,我的眼角不经意地看到,在墙脚黑暗的地方有个“东西”在微微的颤抖着,我静悄悄走近一看,原来是二嫂三岁的儿子小新,我拉开他捂住眼睛的小手,他眼里满是惊恐和不安,我紧紧地抱着他颤抖的小身子,他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嘴里含糊地叫着“娘”……我的心顷刻就软了,多日的委屈、恐惧、忐忑和担忧也一并随着泪水倾泻而出,一大一小的两人在院子里抱团痛哭……

 

(四)

自从那夜之后,小新就一直跟在我身后像个跟屁虫一样,从早上到店铺开店到晚上关门,他都一直跟着我,家里没人照顾他,我便当起了他临时“保姆”。没人的时候,小新会眯起他的小眼睛,奶声奶气地叫我“六婶”,干活的时候还会跟前跟后的给我搭把手,他的出现就像是一缕照进心房的阳光,温暖而甜蜜,也慢慢缓解了我每天的焦虑,生活也慢慢没那么苦累了。每天早上一个人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在店铺忙碌,家里出事了,原本家里的长短工都辞工走了,我只能咬紧牙关苦苦支撑这谢家,这唯一全家人的生活来源,晚上收铺,我还要步行几里路,去镇上药店给当家阿姆抓药。只有晚上,临睡前的时候,我总会强撑起不断往下盖的眼皮,在昏暗的灯影下教小新一笔一划地写字,孩童求知的眼神亮闪闪如同天上的星星般,纯净晶莹,郎朗的读书声,沁人心扉,画面温馨感人。不料此举却为我的将来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此是后话了。

 

 

第七章  成家立业

 

(一)

屋前的延绵不断的山头在青葱岁月里白了又绿,绿了又白,寒来暑往,春去秋来,一转眼几年过去了,景明的书信三月一次,再也没有间断过。我每次捧着书信都兴奋不已,这几年他的家书都只寄给我一个人,抚平了我惴惴不安的心。

小新已经到县里的私塾读书了,谢家也慢慢重整旗鼓,招了新的伙计,当家阿姆的身体虽大不如前,却也能行动自如,唯有二嫂仍旧疯傻,整日呆在自家院子里,目光呆滞,一声不吭,偶尔看到二叔生前的照片就眼泪涟涟止不住的往下流,那仿佛是她唯一存活在这世上的意识……

那一晚,我哄小新睡下便拿起包袱去向当家阿姆辞行。景明告诉我,仗终于打完了,他跟着部队在省城租了房子,叫我和我阿姆一起过去生活。

当家阿姆听我说完缘故,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朝我点点头,我刚转身想离开,她突然叫住了我,回身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个的翡翠镯子跟我说:“拿着吧,这么多年我都没给过啥好的东西给你,这是谢家的东西给你了,要是外面日子过得好,就不要回来了”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眼神闪躲。我受宠若惊地接过镯子,绿莹莹,碧清清的,很是好看,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件首饰,我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带在手上就像一汪清水绕在腕间。当家阿姆微笑地看着我,眼角含泪,深深地看着我,哽咽着说:“秀莲,谢家,谢谢你”

带着对新生活的向往我第二次离开了家乡,当我搭着船离开码头的时候,远远地听到一声稚气的童声“六婶”,我回头看去,只见小新小小的身影孤零零的站在出口茶树下,一双小脚满是泥垢,星星般小眼睛饱含着泪水,像星星倒映在银河里的影子,影影倬倬。我看着他的身影怔得出神,心下酸楚无比,我忘了他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不会再像小时候动不动就趴在我怀里哭闹了,但是看他这个样子,我心里却是更加的难过,外面的刚打完仗,满目苍夷,未来的日子如何我尚且还没确定,我不能让他跟着我受苦……“小新,快回家睡觉,等我日过好过了就回来接你!”我大声地对他喊道,那是对他的承诺,也是对自己承诺……

许多年后,当年老的秀莲回忆起这一幕的时候,满是愧疚地叹息“我最终还是没有实现对他的承诺,这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我没想到自从那次离开老隆,竟然是一别30多年”……

 

(二)

全国解放!举国欢庆鼓舞!我终于可以鼓起勇气写信跟秀莲说,我们有家了!兴奋得写字的手都颤抖起来。历尽千辛万苦,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了!当天安门前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的时候,我含泪在心里面把牺牲的战友们名字都默默地念了一遍又一遍,我要告诉他们,新中国成立了!你们的牺牲换回来全国人民千家万户的团圆,人民感谢你们……

我把秀莲和她阿姆从家乡接了出来,在省城安了家,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我们撸起袖子,满腔热血投入国家建设中去。
大年三十,万家灯火,鞭炮齐鸣,“哇”一声婴孩响亮的哭声,在鞭炮声中响起,我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我高兴得手舞足蹈,毛手毛脚地接过新生儿,看着孩子粉嫩的小脸,想起新中国刚刚诞生,便给孩子取名叫做“建平”,寓意新中国平安建设,秀莲也是很欢喜。

 

 

第八章  峥嵘岁月

 

(一)

建平六岁的时候,我和景明被派往粤西的一个小城镇参加油页岩开采工作。把建平和他外婆暂时留在省城家里。

我们白天在矿坑刨土挖地,晚上就睡在集体帐篷里面。祖国建设各方面物质匮乏,我们每天吃的是清得见底的清水粥,有时候连一口粥都吃不上,只是煮些野菜充饥。

长期的劳累加上早年在混黑的环境下看书,使我患上了眼疾,眼前的事物逐渐模糊起来,公社医生说可能是早期白内障,但那时候的医疗条件也艰苦,我想能拖就拖着,不料视力却越来越差。一次在工作中,我跟大家抡着锄头在一块泥地上劳作,突然头一阵头晕目眩,手一偏,把锄头砸在了大拇指上,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汩汩往外冒的血,竟是呆愣住了,我那时候像麻木了一样,行尸走肉般不觉得疼痛,不觉得累,幸运的是旁边的人,看到了,飞快地帮我包扎好伤口,我还是一滴泪都没有掉……

 

(二)

晚上,我得知秀莲受伤了,心如刀割,秀莲跟着我受苦,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的出身,要不是我的清高,秀莲就不会跟着我来到这寸草不生的地方,每天吃野菜过活。我抱着骨瘦如柴的秀莲,欲哭无泪,深深的自责和愧疚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把头深埋在秀莲柔弱的肩上,仿佛过了一世纪。秀莲幽幽开口说:“我又怀上了”这一次,没有喜悦,只有深深的忧愁……

为了照顾秀莲,我上广州准备把建平和他外婆接来这城市一起生活。这一天傍晚,我刚到广州回到小屋,却并未见到他们婆孙俩,我有些慌了神,便站在巷口等他们,夕阳把我的倒影拉得很长很长,脑海里不断翻滚着他们在广州如何生存下来的画面,心里又急又慌。等到太阳下山的时候,才看到建平远远地和几个同学打闹着走过来,一看到我就飞快地跑过来,大声叫了我一声:“爸爸!”我回过神,深深地望着我儿子充满稚气的脸,他只穿着一件短背心,洗的发白的蓝色短裤已经补了好几个洞,我低头一看,却蓦地发现,他的双脚满是泥垢,手里提着一双鞋。我禁不住就问他,:“你为何不穿鞋子?”他满脸堆笑,用少年稚气的声音回答“我怕穿坏了鞋子,上课就没鞋子穿了”我哽咽:“那地上不脏吗”“我不怕脏,就是有地板有点烫脚”说完笑嘻嘻地朝我做了一鬼脸,转身就跑回家了,我看着儿子的背影,颓然地垂下了头,再也忍不住,滚烫的泪湿了衣襟……

当年老的景明跟儿孙讲起这段岁月的时候,他总是说“后来,我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面,你们的阿祖靠捡垃圾来维持婆孙俩的生计,我的这个家全靠阿祖帮我撑下来的,所以这辈子,我也欠了她很多”每次都禁不住眼泛泪光。

回到城镇,我们就在集体宿舍外搭多一个小棚,就这么住了下来。秀莲的肚子一天天地大起来,阿姆在家接一些针线活来补贴家用。建平在小城镇里上小学。

 

(三)

在一个寒冷的夜里,我的第二个孩子就呱呱坠地了,是个女孩子。因为长期缺乏营养,这个孩子生的瘦小孱弱,怕她养不大,起名叫做“建英”。

看着她冻红的小脸,生产后第二天,我就爬起来去队里排队领食物。那地方一看,排队的人已经很多了,我心里又急,身体又弱,风刮得脸生疼,刮在身上的风如同钢针刺骨般,在我分不清是冷还是痛的时候,头脑一恍惚,一个趔趄,就往前栽,身后一个好心的大娘,稳稳地扶住了我,关切地问:“你怎么啦?”“我刚生完小孩,要领些菜回去吃,不然我没奶喂孩子”我虚弱地说,这大娘一听,立马就用宽厚的大手扶住了我的背,心疼地对我说:“坐月子的女人要好好爱惜自己身子,这会子冻伤了,这月子坐不好,老了可就有罪你受了,赶快回家去吧,这天冷得”,然后她叫了一个排在前头的熟人把手里菜让给了我,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呆愣在原地,不知该说啥好,她就快快推着我让我回家了。一路上回家,我竟然觉得身上没那么冷了。

多少年后,秀莲忆起这件事,总是心头暖融融的,她总是笑着说:“当时走得急,忘了问那大娘名字了,但是她的样子我总是记得的

……

(四)

“哇哇哇!”不知道是女儿总是吃不饱还是女孩子天生爱哭,这女娃娃哭得我心烦意躁的,我把尿片一扔,就直接摔门出去了,刚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闪进里屋。飞快地抱起床上哇哇大哭的婴儿,我一惊,连忙跑回去一看,是建平小心翼翼地抱着妹妹,一脸的憋屈说:“妈妈,妹妹拉臭臭了,你不理她。”我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接过妹妹,心想这孩子懂事了。这时,我阿姆拿着一个热乎乎的鸡蛋进来递给我,兴高采烈地说:“今天早上鸡下了一个鸡蛋,你赶快吃了补补身子吧”我看了一眼儿子,看着他盯着鸡蛋两眼发光,我迟疑了一下,拿过鸡蛋剥了壳,递给了他。建平赶紧一把抢过来,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一边吃还一边说:“妈妈,你怎么知道我饿啦?”我苦涩地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耳边传来阿姆的一声轻轻地叹息,左手不由得攀上了右手的镯子……

 

(五)

“爸爸回来了,可以开饭了!”房间里传来了小子快活明快的声音,我一愣,随机换下了工衣,围在小茶几上面准备开饭。

今天之所以建平那么兴奋因为家里杀了鸡,当鸡被端上饭桌的时候,我疑惑地看了看秀莲,她眼神闪躲着我,我看向她的手腕,我阿姆送她的她一直视若珍宝的手镯不见了,我缓缓地明知故问:“我阿姆给你的镯子哪去了?”秀莲故作镇定小声嘀咕:“丢了”……然后红着眼睛,一言不发地低头扒饭……

一整顿饭我都如同嚼蜡一般,那盘鸡肉我一块都没有吃,建平夹了一块鸡肉给我,我默默地夹给了秀莲,我心里像大海般翻涌着无边的内疚,久久不能平息……

我胡乱吃了几口,就进了厨房,看见秀莲的阿姆在偷偷地吃着眼前的一碟子鸡肉,看见我后眼神也有些躲闪,我转身,听见她在后面说:“这是我从市场捡来发病的鸡”,我猛地回头,拿起碟子立马走到垃圾桶边,阿姆仓皇拦我说“别倒,不要告诉秀莲,外面的鸡留给建平和秀莲吃……”我默默地放下手中的碟子,深吸一口气,狼狈转身。不断咽下的泪水,苦涩满喉……

 

第九章 勇往直前

 

(一)

前几天我收到老家的来信,说小新要到这南方的小城镇来探我们,我内心激动不已,对于小新,我的印象一直保留在他小时候,一脸的稚气却透着小小的坚毅,回忆中他郎朗的读书声把我的思绪带回了那久违的家乡,那满山遍野的山茶花,那萦绕山头的山茶花香一直都在我梦中反复出现。

对于小新,我是既高兴又带着深深的歉意,高兴的是这孩子学有所成,年少成名现在是一名城里的大记者,愧疚的是当年他小的时候父死母疯,我没有好好照顾他,甚至连答应他带他出农村,我也没有做到。

当小新拎着大包小包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当年的奶娃娃已经长成了一个壮壮实实的小伙子了,我不知不觉地湿润了眼眶,他一口一句:“六婶!六婶!”亲亲热热地叫着,我只点点头地应他:“好,好”心中一片欣慰……

小新说起了家乡的变化,说起了家族中的物是人非等等,皆是一片唏嘘,我看向景明,也是一片惆怅的眼神,心内越发纠结,张口了好几次,都没把那句“抱歉”说出口,欲言又止地看向景明。心中思虑万千。

小新在我这住了几天,平时不是跟景明叙旧就是带弟妹读书、写字,建平和建英两个孩子很是喜欢他,整天追着大哥哥的屁股跑,小新虽然童年艰辛却养成了一副乐观积极的性格,整天乐呵呵的,到了晚上就经常写稿到深夜。这几天我尽量做好多他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给他,什么艾糍粑呀等等,他总是笑着叫我别累着。可是,这孩子哪能知道我的心呐。

小新临走的那一天,我内心更是万般的不舍,很想把这孩子留在身边照顾,却也怕耽误了他的前程。吃饭的时候,我几次欲言又止,心中仿佛有着千言万语,却如鲠在喉一句也吐不出来,只拼命地夹菜给小新那孩子,希望他多吃些。小新傻傻地大口大口地扒着稀粥,明明只是青菜馒头仿佛那是人间美味一般……忽然他放下手中的碗筷,用衣角擦了擦手,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宝贝,笑嘻嘻地递到我面前,说“六婶,那,给你,这是我刚才上街捡到的,我看着很眼熟,看看是不是你不小心丢的?”我心下疑惑,接过来一看,满目震惊,竟然是我前段时间为了买米去当铺当掉的那只手镯。我怔怔地望着小新,只见他傻傻地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轻快地说:“六婶是你的吧,以后要好好戴着,千万别再弄丢了”……我再一次湿润了眼眶,重重地点了点头,心头的那一丝疑惑顿然解开,剩下的只有感激和欣慰……

景明默默地吃着饭,最后终于含糊着低低地说了一句:“小新终于长大了,二哥……”然后眼角泛着泪光,再也没吭声了……

 

(二)

小新回到了县城,但常常给我们夫妻俩写信,很快他就在省城落了户,娶妻生子,繁花似锦。

渡过了饥寒交迫那几年,国家的经济慢慢好转起来,百废俱兴,全国人民干劲十足。我因为写得一手好文章,得到了单位领导的重视,也小有提拔。秀莲因为我的关系也调到了机关党委当了一名打字员,虽说远离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但是秀莲的眼疾不减反增。我知道生育过后没有好好坐月子落下的毛病加重了她的眼疾,让她的身子越发地孱弱。

得到晋升后的我经常出差到外地,有时候一年都回不到家两次。但是每次回家我总是顾不得舟车劳顿的辛苦,把所有家务都大包大揽在身上,不让秀莲沾手。惹得秀莲是总笑嘻嘻地说就是盼着每次我回家,那样她就可以做甩手掌柜不用干活了。我每次听到这话的时候。心头总是一热,我离家的时候,家里都是她在操劳,我回家了,只要她开心,我做什么都愿意。

 

(三)

“达桩里,达哇哇,今够里,沙溜沙,阿爷出来畅摘爷,阿娘出来达惊沙,达得惊沙爱冻冻,大洋拙来爱添冯……我刚下班回来就听到家里建英咿咿呀呀唱歌的声音,我会心地一笑,工作一天的劳累很快在孩子的稚嫩的歌声中烟消云散了。这小妞唱歌真好听,唱起客家山歌来一点都不比她师傅外婆差。这几年的日子越过越顺畅了,可是孩子爸爸总不在身边感觉缺少了什么似的……

我在厨房窗口边发呆,只见建英一溜烟地拿着一张照片跑过来欢快地说:“妈妈,妈妈,您看看照片上的人,哪个是我爸爸?”亮晶晶的眸子充满了期待,我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指了指她照片上的爸爸,小心翼翼地问她:“为什么你要问爸爸呀?”小孩子嘟一下嘴,一脸的鄙夷:“邻居的小芳说我没有爸爸,我很生气我说我有爸爸,只是爸爸出差不在家了,我要拿照片给她看,哼,谁说我没爸爸”说完就飞似地跑出门了,我心一酸,手一颤,手边的菜刀割破了手指,我手忙脚乱地处理伤口,又把汤晒了一地……

我望着窗外日暮西沉,火烧流霞,偶尔几只飞鸟掠过天际,落下几点屋顶,羽毛被晚霞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心好累,人更累,恍惚中,我好像又闻到了山茶花香,那满上遍野的山茶花哦好像梦一般的遥远……

 

第十章  岁月静好

 

(一)

我叫做陈美灵,我有一个我崇拜的妈妈,她是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也有疼爱我的外公外婆。目前,我正在国外读博士,一年回家一次。

每年过年都是我最高兴的事了,我可以回到父母旁边,回到我外婆外公身边撒娇卖萌,别提多高兴了。我最喜欢听我外婆唱山歌特别是那首啥来着“达桩里,达哇哇……”,我不会唱,但我喜欢我外婆唱,那是很有独特的风味的山歌,那是一般流行歌曲都无法比拟的美。

我外公则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是他很宠爱我的外婆,我妈妈说我外婆是外公家的童养媳,我不信,因为这么多年,我外公外婆都非常恩爱。每次下楼梯的时候,外公总是小心翼翼地扶着外婆的手下楼,外婆眼睛不好,早年就得了白内障,视力模糊,外公就把家里的家务全包了,买菜做饭,扶外婆去散步,我甚至还看过外公偷偷帮外婆擦汗呢,哈哈,宛如神仙伴侣,要是我也能有这样深情的良人,那该多好呀!

 

(二)

我推着我的外公的轮椅去公园散步,自从我外婆去世后,我外公就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他老是以为我是我妈妈,我毕业回来后就一直留在老人身边照顾。

外公的病时好时坏,好的时候意识清醒,但往往又独自一人陷入深深的悲伤中,不言不语。坏的时候又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跟谁说话来着。不过有时候他清醒了,也会跟我说一些故事,说一些以前他打仗的故事。可我从未听过他提起他和外婆的爱情故事,每次我说起来,他都一笑置之,然后陷入沉思中……我知道那是一种种绵长的思念,那种思念像剪不断的毛线,缠绕着外公一辈子……

“达桩里,达哇哇,今够里,沙溜沙,阿爷出来畅摘爷,阿娘出来达惊沙,达得惊沙爱冻冻,大洋拙来爱添冯……”我表姐生的奶娃娃不到两岁,正在摇头晃脑,有板有眼的唱着跑调的山歌,惹得我哭笑不得,我笑着问她“咪咪,你的歌谁教你唱的呀?咪咪奶声奶气地回答:“姑婆教的”,“哦,姑婆教你的?姑婆好像没教你跑调哦”我调侃她,小孩子一嘟嘴,把屁股一扭就跑去她靠山祖爷那。

“秀莲……”我疑惑地望向外公,只听到他低声呢喃叫了一声。“外公,你说啥?”我问,外公再也不做声了,眼神直直地看着在公园一蹦一跳的小咪咪,渐渐眼神就涣散了……“外公,你怎么啦?”我惊呼出声……

 

“达桩里,达哇哇,今够里,沙溜沙,阿爷出来畅摘爷,阿娘出来达惊沙,达得惊沙爱冻冻,大洋拙来爱添冯……”快睡着的时候景明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一个小女孩,她穿着红色的小袄,手里拿着白蝴蝶般的茶油花,唱着熟悉的山歌,一蹦一跳地走在家乡青石板路上,阳光照在她身上暖暖的。突然间她停下了步伐,远远地回头一笑,向着景明招一招手,转身就往前跑去了,景明赶紧追了上去,可那小女孩却越走越远,身影越来越小,他追呀追,跑呀跑,却怎么也追不上……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小何编辑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