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小说·故事·奇幻

小说·故事·奇幻

  • 放手

    邓新拖着行李箱,稳健的向前走着,心里划过一丝甜蜜,这条路的尽头,是他现在爱着的女子的等候。他很想笑,但他的嘴角刚刚向上扬起个小弧度就僵住了,因为肖桃现在站在了他面前。邓新微皱起眉,他认为他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了肖桃,分手吧。邓新只是稍微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拖着他的行李箱走着,而经过肖桃的身旁时,是坚决的,没有多余的停留,甚至根本没看肖桃一眼。­肖桃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不许哭,不许求他,但她在眼泪决提的瞬间还是立刻转身向前跑了几步,拉住邓新拖着行李的手,“别走!别离开!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了,你别不要我...”肖桃哭着求着邓新。可邓新只冷冷的说了句“放开我”。肖桃睁大了双眼,拼命摇头:“不!我不放!如果你走了,我决不会活下去了....我不会了...."肖桃一直重复着,声音愈来愈低...邓新转身,低头,举起另一只手,慢慢靠近肖桃的头顶,顿了下,最后还是轻轻的抚摸了下她的头。肖桃像是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般地睁大了朦胧泪眼,抬起头来望着邓新,像是想望进邓新的心里,期待着他说出不会离开。邓新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只是这四个字却不是肖桃想要的。邓新说:“你放手吧。”肖桃忘了接话,邓新抬起肖桃的尖削下巴,又轻轻的吐个单音节词:“嗯?”­肖桃这才回过神来,“不,新,你知道的,我是不能没有你的,你......别走......”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是泣不成声了。过了许久,邓新才叫了下她:“桃儿。”肖桃闻声仰起朦胧的泪眼,这双眼睛曾令邓新爱上了肖桃,现在这双眼睛含着泪珠,惹人怜惜不已。邓新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肖桃的眼,拭去了那滴泪。邓新只觉那泪有些烫手,于是他立即把手收了回来,“别哭了,也许以前只要你哭,我什么都会依你,可是现在,你的眼泪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你还是别把眼泪浪费在我身上了。”­肖桃只觉世界陡然之间安静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父母把自己丢在了托儿所,现在邓新也不要自己了,狠心的要离开,肖桃的世界又只剩肖桃一个人了。一种无力感突然就袭了上来,肖桃失重般跌坐在了地上,邓新并没有扶她,任由她往地上跌去。­肖桃的眼神逐渐变得空洞,呆呆地看着邓新对自己无动于衷,看着自己的手还拉着邓新的手,肖桃的眼神开始涣散。未几,肖桃还是松开了邓新的手,邓新自由了,可是肖桃的心却狠狠的痛了一下。曾经邓新是那样深爱着她,爱她爱到可以为她做任何事,甚至是死,他也愿意。邓新曾经对肖桃说过:我,邓新,永远会爱着肖桃,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爱肖桃一个人,不离不弃!这是邓新对肖桃的誓言,可是,他没有兑现,也许他永远也兑现不了了。这辈子他爱上了肖桃以外的人,下辈子,下下辈子呢?此刻的肖桃深深的觉得曾经的海誓山盟是如此的幼稚可笑,神马海誓山盟,那全都是浮云!肖桃直到刚才还固执地认为邓新还是爱着自己的,还以为只要她求邓新别离开,他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相爱的。现在的肖桃明白了,就算邓新留下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事实还是邓新不是只爱肖桃一个人了。呵呵,肖桃在心里笑自己傻,笑自己太过依赖邓新了,对邓新的话从来就是深信不疑的。肖桃终于发现爱已经变质。以前在邓新面前,肖桃是高贵的,像个受尽邓新宠爱的小公主,总是爱无理取闹。一次肖桃当着邓新的面把邓新和其他女人的合影剪碎后,还对邓新撒娇:“新,以后只能和我照,不许你和其他女人一起合影,不然我就不理你了。”邓新虽觉肖桃霸道得不可理喻,却也从没有对肖桃说出过狠话。肖桃是孤儿,性格孤僻,在遇见邓新以前,肖桃的世界只有肖桃;在遇见邓新以后,肖桃自动缴械,邓新成了肖桃的世界。肖桃总是向邓新撒娇,邓新一看到肖桃流眼泪,就会什么要求都答应,绝对的宠着她。肖桃还从没如此地求过他,这样卑微的求他别离开自己。可是邓新已经不爱肖桃了,邓新会狠心地说出伤害肖桃的话,邓新看着肖桃哭泣也不会再无条件地什么都答应她了。肖桃看清了现实,应该庆幸自己终于看清了的,可是肖桃有点承受不了这该死的事实。为什么要看清邓新已经不爱肖桃的事实?肖桃不停地在问自己。事已至此,,肖桃不想再在邓新面前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了,哭着求他已经冲破了肖桃的底线,她不想教邓新瞧扁了她。也许就是当初太轻易向邓新丢盔弃甲,轻易爱上邓新,邓新才会变心。肖桃想证明给邓新看,就算邓新不爱肖桃了,肖桃也还是那个高贵的肖桃,肖桃会过得更好的。肖桃倏地站了起来,泪水也被随着震出了眼眶,划过因哭久而嫣红的脸颊。肖桃用手在脸上胡乱擦了几下,看着邓新的深瞳,笑了下,说:“好......邓新,我放手......你放心,我不会把眼泪浪费在你身上。你睁大眼睛看着吧,我会活得比以前更好!......再见......再也不见!”最后四个字是肖桃在心里说的。说完,也不等邓新的回应,转身,提脚,一步一步地远离了那个她曾经将他视为自己的整个世界的男人。风儿吹起了肖桃飘逸的长发,树叶也被风儿吹落下来,在空中徐徐旋转,最终还是停了。肖桃以为不会再流泪的眼睛,在起风的时候还是不听话地潮湿了,她也不去擦了,就一次性的流尽吧,就当是祭奠她那死去的爱情。­邓新一直没转身,他凝着肖桃离开的方向,那边的天空红通通的,晚霞洒在肖桃的身上,令邓新觉得有些朦胧。邓新就这样看着肖桃消失在地平线......

    1970-01-01 08:00:00 作者:付紫君
    • 0
    • 6279
  • 放生

    邓新拖着行李箱,稳健的向前走着,心里划过一丝甜蜜,这条路的尽头,是他现在爱着的女子的等候。他很想笑,但他的嘴角刚刚向上扬起个小弧度就僵住了,因为肖桃现在站在了他面前。邓新微皱起眉,他认为他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了肖桃,分手吧。邓新只是稍微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拖着他的行李箱走着,而经过肖桃的身旁时,是坚决的,没有多余的停留,甚至根本没看肖桃一眼。­肖桃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不许哭,不许求他,但她在眼泪决提的瞬间还是立刻转身向前跑了几步,拉住邓新拖着行李的手,“别走!别离开!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了,你别不要我...”肖桃哭着求着邓新。可邓新只冷冷的说了句“放开我”。肖桃睁大了双眼,拼命摇头:“不!我不放!如果你走了,我决不会活下去了....我不会了...."肖桃一直重复着,声音愈来愈低...邓新转身,低头,举起另一只手,慢慢靠近肖桃的头顶,顿了下,最后还是轻轻的抚摸了下她的头。肖桃像是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般地睁大了朦胧泪眼,抬起头来望着邓新,像是想望进邓新的心里,期待着他说出不会离开。邓新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只是这四个字却不是肖桃想要的。邓新说:“你放手吧。”肖桃忘了接话,邓新抬起肖桃的尖削下巴,又轻轻的吐个单音节词:“嗯?”­肖桃这才回过神来,“不,新,你知道的,我是不能没有你的,你......别走......”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是泣不成声了。过了许久,邓新才叫了下她:“桃儿。”肖桃闻声仰起朦胧的泪眼,这双眼睛曾令邓新爱上了肖桃,现在这双眼睛含着泪珠,惹人怜惜不已。邓新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肖桃的眼,拭去了那滴泪。邓新只觉那泪有些烫手,于是他立即把手收了回来,“别哭了,也许以前只要你哭,我什么都会依你,可是现在,你的眼泪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你还是别把眼泪浪费在我身上了。”­肖桃只觉世界陡然之间安静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父母把自己丢在了托儿所,现在邓新也不要自己了,狠心的要离开,肖桃的世界又只剩肖桃一个人了。一种无力感突然就袭了上来,肖桃失重般跌坐在了地上,邓新并没有扶她,任由她往地上跌去。­肖桃的眼神逐渐变得空洞,呆呆地看着邓新对自己无动于衷,看着自己的手还拉着邓新的手,肖桃的眼神开始涣散。未几,肖桃还是松开了邓新的手,邓新自由了,可是肖桃的心却狠狠的痛了一下。曾经邓新是那样深爱着她,爱她爱到可以为她做任何事,甚至是死,他也愿意。邓新曾经对肖桃说过:我,邓新,永远会爱着肖桃,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爱肖桃一个人,不离不弃!这是邓新对肖桃的誓言,可是,他没有兑现,也许他永远也兑现不了了。这辈子他爱上了肖桃以外的人,下辈子,下下辈子呢?此刻的肖桃深深的觉得曾经的海誓山盟是如此的幼稚可笑,神马海誓山盟,那全都是浮云!肖桃直到刚才还固执地认为邓新还是爱着自己的,还以为只要她求邓新别离开,他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相爱的。现在的肖桃明白了,就算邓新留下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事实还是邓新不是只爱肖桃一个人了。呵呵,肖桃在心里笑自己傻,笑自己太过依赖邓新了,对邓新的话从来就是深信不疑的。肖桃终于发现爱已经变质。以前在邓新面前,肖桃是高贵的,像个受尽邓新宠爱的小公主,总是爱无理取闹。一次肖桃当着邓新的面把邓新和其他女人的合影剪碎后,还对邓新撒娇:“新,以后只能和我照,不许你和其他女人一起合影,不然我就不理你了。”邓新虽觉肖桃霸道得不可理喻,却也从没有对肖桃说出过狠话。肖桃是孤儿,性格孤僻,在遇见邓新以前,肖桃的世界只有肖桃;在遇见邓新以后,肖桃自动缴械,邓新成了肖桃的世界。肖桃总是向邓新撒娇,邓新一看到肖桃流眼泪,就会什么要求都答应,绝对的宠着她。肖桃还从没如此地求过他,这样卑微的求他别离开自己。可是邓新已经不爱肖桃了,邓新会狠心地说出伤害肖桃的话,邓新看着肖桃哭泣也不会再无条件地什么都答应她了。肖桃看清了现实,应该庆幸自己终于看清了的,可是肖桃有点承受不了这该死的事实。为什么要看清邓新已经不爱肖桃的事实?肖桃不停地在问自己。事已至此,,肖桃不想再在邓新面前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了,哭着求他已经冲破了肖桃的底线,她不想教邓新瞧扁了她。也许就是当初太轻易向邓新丢盔弃甲,轻易爱上邓新,邓新才会变心。肖桃想证明给邓新看,就算邓新不爱肖桃了,肖桃也还是那个高贵的肖桃,肖桃会过得更好的。肖桃倏地站了起来,泪水也被随着震出了眼眶,划过因哭久而嫣红的脸颊。肖桃用手在脸上胡乱擦了几下,看着邓新的深瞳,笑了下,说:“好......邓新,我放手......你放心,我不会把眼泪浪费在你身上。你睁大眼睛看着吧,我会活得比以前更好!......再见......再也不见!”最后四个字是肖桃在心里说的。说完,也不等邓新的回应,转身,提脚,一步一步地远离了那个她曾经将他视为自己的整个世界的男人。风儿吹起了肖桃飘逸的长发,树叶也被风儿吹落下来,在空中徐徐旋转,最终还是停了。肖桃以为不会再流泪的眼睛,在起风的时候还是不听话地潮湿了,她也不去擦了,就一次性的流尽吧,就当是祭奠她那死去的爱情。­邓新一直没转身,他凝着肖桃离开的方向,那边的天空红通通的,晚霞洒在肖桃的身上,令邓新觉得有些朦胧。邓新就这样看着肖桃消失在地平线......

    1970-01-01 08:00:00 作者:付紫君
    • 0
    • 6307
  • 青春不张扬

                        青春不张扬  文:马田 我还是难以记清你的容颜,在这阔别已久的时刻。 我曾经这么认为,要是那天遇见你的时候,正值青春韶华;又或者,恰逢大雨倾盆,你我困在雨中,彼此都走不了,我能否清晰地把你的轮廓记在心底。然后你以一种更鲜活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曾经我是这么认为的,至少该是这样的吧! 我记得那天雨下的不大,细雨纷纷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显得格外惆怅。你快步往前,为匆匆擦身而过的我撑起了伞。就像夏蝉闯入春末,你闯入那一刻的我的生命中,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荡起不小的涟漪。当我到达宿舍门口的时候,我轻微地说了声“谢谢”随即转身。那时的我,很少遇到如此容易让人意乱情迷的桥段,内心不觉有些微慌乱。而雨中的你,竟回头轻轻道“下次不要再一个人淋雨了”。望着你消失在雨中的身影,我嘴角轻微翕张。 这是那晚切实发生的事,我深刻地记挂着那鲜活的身影。我记得起每一个发生细节,记得起你说话时轻柔而细腻的语调,记得你如此地让我怦然心动,唯独记不清你的容颜。我记得,有一个穿着灰色运动裤的女子闯进我的心房,记得她上身的白色短袖,齐肩的短发显得甚为清秀。我记得她本能地为我撑伞,记得她唤我“下次不要再一个人淋雨”,记得在她白色透明的伞下,我在细雨中开始急促地呼吸。独独忘记询问她的名字,独独记不清她的容颜。然后我开始醒来。                                  [一]我叫马田。二十二岁。应届毕业生。斯文干净。擅幻想,能读写。窝在宿舍待业中。这是我对自己全部的评价。孤单且乏味的生活开始使我很难提起精神认真地思忖自己今后的生活。 我从被窝中翻身下床,利索地穿好衣服,一如往常地打开窗户,午后的阳光顺着窗沿渲洒在地板上,切割出成明暗有别深浅不一的形状。然后燃起一根烟,让缓慢飘散开来的蓝色烟雾尽情地拥吻温暖的午后。这是我每一天生活的开始。 我坐在窗前,桌子很乱,烟灰缸中横七竖八地躺着很多烟头。我总是觉得文人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子的。所以也就懒得去收拾,生怕一不小心破坏了那种独特的味道。 金融市场学和莫言的《檀香刑》安静地堆在角落里。窗外瓦蓝瓦蓝的天空被夕阳踱上了金黄色的边,看起来恰如其分却又格格不搭。忽的我想起,高考的时候自己不好好用功,以致入错了门遁错了甲,没有选上心仪的专业,这让我着实后悔了好一阵子。 后来,我在无尽惶惑之中来到这座城市,开始了我成年后的第一份工作。老板是旧识,待我很好,每天的工作便是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街头发传单。发完传单便开始在后台干些洗碗摘菜的活。或者站在档口前,看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会否有潜在的隐形顾客。日复一日周而复始。上班的时间很是人性化,整整一个多月,我被安排在午后开始工作,直到隔日凌晨。在据档口百米开外,经营着一家便利店。每天早晨下班,我总是习惯性地前来买雪糕,坐在门口看刚送到的广州日报。早餐看店的是两个16岁的女生,一个负责送货一个负责看店。后来我知道,她们都是因生活拮据辍学挣钱。而清晨工作的她们,无形中成了那时候我生活的一部分。9月初,临近开学,我结算完工资后辞职了。收拾好行李。清晨6点多,天刚亮,街道上没有多少往来的行人,整座城市似乎还陷在沉睡之中,我手上拿着当日的报纸,头也不回地走了。而至今,从未回去看望过。 我回了一趟家,发现朋友大都备好生活用品准备开学了。像往常开学一样,我开始购买生活用品。那几日里,陆陆续续送走了许多同学,每次都倍感时光流逝之快;等到坐在车上的时候,我开始有条不紊地清理着到校后的思路。现在我坐在车上,周围都是一同前往的学生,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他们大都第一次背井离乡,活生生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带车的师兄很高,坐在我身边一张张地数着车费。我从没想过,后来有那么一天,我和他一样做着包车,一张张数收上来的车费。我想,那时候的我,在同龄人眼中,是那么的不一样吧。自信洒脱无所畏惧。 进宿舍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赵某某,杂乱的胡渣显得特别的老成。我没和他打招呼,他看起来长得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大抵看到他的新生,都会以为他是老师吧。我径自走到床边,打开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连同学到来了,穿着很是fashion。他爸爸妈妈也在,此刻正忙着帮他收拾床铺,而他站在旁边兀自玩着手机。不多时,均少也来了,那个总是抬头闭眼吟诗的矮个子男孩。我们叫他“诗人”。但他只会吟一些语文课本上教过的古诗,而且大都不明其意。同行的还有他的两个姐姐,一个高一个矮,一个显得保守一个感觉开放。一进宿舍便招呼均少帮我收拾床铺。她们都是善良的吧,至少她们待我很好。然后“大叔”也来了,现在的他刚拿到中国移动的offer,老是装着成功人士的模样,甚为讨人厌。最后到来的是吴某某。勤奋却不得其法,节俭却经常网购些三俗产品,终日好寻花问柳。他大学几年做了无数份工作,短则几小时长则几天,但是总是不超过那么几天,转輒又找了很多项目。他从没有一个项目做成功过,而又坚持不懈地做项目。他总是很穷,从没有小康过。他最早离校。他让我印象异常深刻。我们几个人一起,总算混得不错。                                   [二]这个城市有许多大学,大学里有各种名目不同的专业。在我们还没很好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的大学生活就悄然开始了。 吴某某算是市场营销专业的奇葩,我们其他几个人都是金融专业。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专业不同,也就直接导致了行为上的差异化。军训过后,吴某某就开始跑他的业务。他这几年,赚过钱亏过钱,站过街头坐过办公室,晃荡一圈之后又灰溜溜地回来。他回来了之后什么事也不做,就整天呆在宿舍玩《大话西游》,宿友看他萎靡不振,关切地问候他在外混迹的生活。他倒好,大言不惭“你们都吃不了苦”,活脱脱一副小鬼见阎王的嘴脸。加上平时言谈又夸张,说话不尽不实,渐渐地众人都开始不把他的话当回事。眼见自己不讨其他人喜欢,他就终日穿梭于烟花柳巷之中。我们另外几个人,志趣尚算相投。军训期间,赵某某就接管了宿舍的财政,分管着其他人的生活饮食,上至充电缴费买纸巾,下至叫外卖买洗洁精换饮用水,等等诸如此类的都是他负责,事无大小必躬身自行,很是有使命感,大伙也就都把生活费扔给他管理,乐得个清闲。也就是从这里开始,个体行动融入到集体之中。无论吃饭上课或者外出,大都是集体一起行动的。这都是赵某某的功劳,他天生是会计的好苗子,而其他人一直没为宿舍做出什么重大贡献。与其他的许多同届的学生无异,军训后我们就开始忙着各种社团的面试与动员会。在师兄师姐各种花言巧语之下,尽管当时还没有面试,我们每个人成功地被骗了数十元入会费。 我申请的是学生会的组织部和青年志愿者协会的环保队。均少和我一样。我们是一起去面试的。因为高中我常混迹于各种社团,所以面试的时候毫无感到压力,环保队也好,组织部也好,纯粹是抱着“玩玩”的态度去的。社团面试大都差不多,都是填填简历自我介绍。简历只有一张纸,纸的末端为数不多的空间里写着[可另附纸写]。我像往常一样当了一回傻子,另附一张纸工工整整地写满了一张纸的废话,只有傻子能最快被接受,因为他们听话,我照做了。这是我高中面试别人的常用技巧。没有意外,只有我这么一个人这么做了,这在师兄师姐眼中就显得与众不同。我被点名表扬,连下三关顺顺利利地进入最后一轮的面试。我以为也就这样了,进不了学生会压根就是不可能事件,但是它却偏偏发生了。 我还记得面试我的是学生会的主席,期间他就只问了我三个问题:“你有没有抽烟?”“你有没有喝酒?”“你是坐xxx的包车来学校的吗?”我愣了一下,镇定地回答了他的这些问题。随后只听他说“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勤奋的学生,希望你加入到学生会后能做好社团的事,尽力发挥你的能力…”等等诸如此类的话,我以为也就这样了。 放榜的时候,我真就找不到我的名字了。我开始仔细地回想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可问题就是没有问题。我还真就想不明白了。又过了些许时日,我终于知道了这是暗箱操作。这样算怎么一回事儿!这件事对于还未踏入社会的我伤害很大。结果均少进了学生会生活部,负责后勤工作。我们都进了青协环保队,同行的还有同宿舍的吴某某。此外吴某某还进了图书馆。也罢,后勤我是万万不干的!只不过,单纯的我刚上大学,就被学生会伤害得怎么深。这事让我一直耿耿于怀。                                [三]大学的生活很是轻松闲适。对于刚挣脱高考枷锁的我们,是有很多的时间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比如说读书,比如说旅游。吴某某就是这样破天荒的头一个。 他旷了一星期的课,跑到湖南凤凰古城去游玩。买不到火车坐票,便用80块钱买了张广州到湖南的站票。整整15个小时呀,他就这样坚持着到达目的地了,着实让我诧异。他走的时候只是简单地带了几件衣服。他回来的时候买了些廉价的泥猴桃和姜糖送给朋友,其他人怎么做我不知道,只晓得宿友没人收他的礼物,大家都嫌太寒碜了。他也就不再勉强,自己留着慢慢吃。他这趟旅行是很开心的,除了手机被偷,预算严重超支之外,认识了些许志同道合的驴友。后来有一天他聊起这次旅游的时候,他说有一天晚上,就在他住的廉价旅店里,他听到了巷子里有女生呼叫求救的声音,他说他没有下去看看怎么了、也没有帮忙报警。他说对于独自外出的一个学生来说,他很害怕。我骂他埋没了良知……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和他说话,因为这事,我打心眼瞧不起他。 大叔也去旅游了。而且此况是一发不可收拾。大学里,宿舍就他去了最多地方。他哥在“美孚”工作,这为大叔的出行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以及足够的资金,也因着他哥在“美孚”的缘故,大叔终于在大上海住进了梦寐以求的四季和威斯顿各种国际知名的酒店,他总是喜欢吹嘘。大叔不怕没钱花,他姐也在深圳蠢蠢欲动,整天打电话来问他有没有钱花够不够钱花。我想他是很幸运的。为着他跑到南京买了“一两”雨花茶给我,我就该感谢他,至少那时,他真心待我好过。 大叔第一个去的地方是厦门,一个传闻中让人充满小资情怀的海滨城市。他是晚上10点多上车的,兴之所至,晨曦初现时便穿梭在安静的小巷之中了。他在风靡很多年的鼓浪屿等待了黎明,看太阳初现;在大街小巷中兜兜转转地不亦乐乎,在“赵小姐”的店里为我买下了英国的早餐茶。我想我也是幸福的,为着此后大叔在南京买来送我的唐诗宋词元曲、以及那支很快就坏了的烟斗,为着这一切,我和他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以后1年,他又去了乌镇重游了南京大上海,走了许多我一直想去的地方。只是他再也没有为我买来心仪的东西,甚至乎连不心仪的礼物也没有。只是,他不曾记起有这么一个在他出行的时候,翘首盼望候他回来的男生。我着实很惭愧。 连同学待我也是很好的。大二那年他便去了台湾旅游。他和我一样喜好饮酒,所以每次外出酒吧便是不二之选。他也带了大批大批的礼物回来,其中不乏各种地道的风味小吃,还有镀金的两张孙中山纪念纸币、一本送给吴某某的AV杂志、和两瓶调和好的威士忌。威士忌自然是送给我的,而后我在喝的时候,也不觉有什么不一样的味道。原来台湾也不过如此,和大陆的东西没什么差别,大抵是同一个国家的缘故。台湾不再特别地使我趋之若鹜。台湾之行对于连同学的感触很大,很长一段时间的晚上,他总是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台北博物馆,以及各种各样他所见识到的风土民情和我们大陆的有什么不一样。他也是幸运的。因着台湾是有钱人去的地儿,因着我们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感叹“终于来到台湾了”、“原来台湾是这样的”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语。他是宿舍里最富足的主儿,他有钱,他很幸运。他在台湾邮递了一种名叫“日月潭”的烟回来,他待我也很好。 后来某一天,我们在宿舍组织发起了我们6个人的毕业旅游,只可惜没成功。去旅游过的不想去,没去旅游过的没钱去。均少就在此时偷偷地踏上了他广西阳朔之旅。均少去的很匆忙,我们都没把他放在心上。他也没有带回礼物。而我们,只晓得他是因着众多的女生一同前往才去的,而对于他旅途中的点点滴滴,没人知道也没人去过问。他也不说。就这样,广西阳朔之行便成了大家都不愿提起的伤痛。 迩后,我和均少去了一趟新会。终究毫无兴趣。 而我,在他们这些年出行的时候,一直安分地呆在宿舍或者图书馆读书。从莎士比亚的《麦克白》开始,一直到托马斯曼的《魔山》,我始终没有什么作为。我终究对许多人许多事提不起兴趣。                               [四]我认为每一个上过大学的人都会有这样一个想法:大一,忙着面试各大社团招新,规规矩矩地上课、写着社团的策划做总结;大二,忙着社团的换届选举,以及组织开展各种义务性的活动;大三除了考证之外,便是努力地寻找兼职或者全职。拍完毕业照之后,很快就是实习期,正常学生大抵走过这3、4年,6月份的时候就能顺利地从大学拿到毕业证毕业了。   不得不说,大三的时候是大多数学生思想觉悟性最高的时候。通常这一个时期,父母亲多年来辛勤劳作养育我们成人的形象尤为鲜明。我们开始感恩,并且尝试着去独立生活。而刚刚接触社会的我们,总会处处碰壁伤痕累累。吴某某便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不过他却是毫不气馁坚挺不屈。并且在吉他弹奏上有着很深的造诣。在经历了快餐店员、发传单、卖衣服、卖玩偶钥匙扣、琴行等等众多挫折之后,他顺利往“宜家”挺进了!同时还兼职着另一家公司关于艺术手册的收集工作。他煞有介事地工作着。闲来之时,总会拿起吉他弹奏几曲。 流行歌曲在他眼中是没有什么难度的。所以他一贯练的大都是古典曲。押尾桑的“黄昏”“天空之城”之流的歌,或者“大教堂”、“西班牙斗牛曲”、“梦中的婚礼”,甚至于莫扎特的“田园交响曲”“圆舞曲”“土耳其进行曲”等等等等无一不会无所不晓。他弹奏的时候是深情款款且忧郁不能自拔地。每一个见着他弹奏吉他曲的,都被他的信手拈来和即兴创作深深折服。因此,总是有很多女生和他混得很好。而他,总是趁机骗她们和他上床淫乐。这让我觉得很不耻。特别是在他丰富的私生活过后,总是要往大腿上涂抹各种各种的药膏,很恶心。可是恶心恶心着,竟也就习惯了。在这样的恶心中,我们听了各种各样内容纷杂不一的关于就业创业等等的讲座。然后拿着准备好的简历,和大学期间考到的证书复印件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校园招聘会之中。我们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拍毕业照的时候,各大院系毕业晚会早已经落幕。我始终没赶得上去观看这一段学生精心准备的关于大学生活的舞曲。这让我很是遗憾。错过了的东西总是不复返。我就站在青春的尾巴上,不断地从擦身而过直到错过。而我始终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弄不清自己的追求。 我还记得那天拍毕业照,来了很多发小的朋友。他们送我酒壶,送我skyy送我威士忌送我摩根船长送我黑方送我杰卡斯。送这许许多多我们心领神会的东西给我,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知道我喜欢。 二蛋背着他的单反,满场跑着帮我们拍照留念。因着有了他们,此刻我是幸福的。 赵先生不拍毕业照。吴某某早我们十几天拍完了。大叔当下正在上海旅游,赶不及回来。就这样,照片中,只有连同学、均少和我三个人。我们三个人,凑合凑合着也就算了。                                 [五]我们开始走上了投简历、不断面试的道路。机会很多,一不小心总是着了各种各样的道儿就通过了。我们在试工与实习间小心翼翼地寻找着自己喜欢的以及发展前景比较好的职业。 大叔则成功拿到了中国移动的offer。现在的他,每天早晨6点起床梳洗,然后匆匆忙忙地跑到车站赶车去上班。周而复始。 连同学回家了,他志向远大,准备到英国留学。 赵先生依旧一成不变地呆在宿舍看小说。他已经看了三年了,孜孜不倦。 吴某某也回家了,电话里听他说乡村的生活很是惬意及舒适。他每天趁着有空,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弹弹吉他养养植物,忒是别有情调。 均少还操刀干他的老本行,整天四处游荡和各种各种良莠不齐的师姐师妹鬼混。独有一番趣味。他总是说要找工作好好发展等等这些豪情万丈的话,但是他总是没怎么去找,客服就自己找上门,渐渐的,他除了当客服就没什么其他的想法了。我总是很难理解他的想法。  阳光和煦。忽的我看见十一月遇见的那个女子,撑着白色透明的伞,在雨中缓缓的向我走来。我听见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我此刻正呆在宿舍坐在窗前,喝上一口威士忌任微风吹拂脸颊。看指尖腾起的硝烟,一点点充满微张的嘴角。顿觉,原来我的青春不张扬。 

    1970-01-01 08:00:00 作者:马田
    • 0
    • 6381
  • 你往哪里逃

               你往哪里逃                                           吴天祥 客车转出了高速公路在蜿蜒的山路吃力的咆哮着……。“各位旅客,大家乘车辛苦了。让我们来做个游戏!好不好?”这时有位青年人突然站起来,说着手里边拿着红绿颜色各异的两支铅笔边在来回的套着。 也许是大家都看透了这种骗人的鬼把戏了吧。无论他怎么说,大家都无动于衷。于是该青年就主动上前逐一问道:“老兄,是不是玩一玩,如果猜中了,奖你100元。”连连问几个还是没有人理彩他。最后,他走到一位“睡”得呼呼叫的外地老板模样的中年人身边说:“喂,老板,来个游戏怎么样?”“什么?你说我没有买车票?”外地老板醒后勃然大怒,说着就急匆匆的掏出车票在那年青人面前一晃,然后用力的猛推,将那青年人推了个面朝天!且脸色变得非常可怕。搞得全车的人一下子紧张起来了。可那青年人却装着若无其事的上前一步有礼貌地说“老板你误会了,我是说跟你玩个游戏,你看这两支铅笔,我套,你猜,猜中了奖你好100元!”说着就为外地老板点上一支香烟。“什么,你怕我没钱,广东老算什么东西。”说着外地老板就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大捆100元一张的崭新的钞票,在那青年人面前晃了一下,以显示自己的财力,又深深的吸了几口香烟。“我知道老板你有钱,那你压多少?”青年人迫不及待地说。 “一万!”外地老板说着就伸手从袋里掏出钱。一定是那位外地老板喝多了。此时车上的人都不由得为他担忧起来:万一他输了怎么办?说时迟,那时快,正当那位外地的老板准备把钱压下之时。坐在他后面的一位斯文人马上站起来阻止说,“你这个笨蛋,快把钱收住!他是在骗你的!”说着就令那青年人快点下车,否则就不客气了。那青年人眼见到嘴边的肉就被人摳了出来,大怒。朝那位斯文人狠狠的就是一脚,然后叫司机停车想跳车逃之夭夭。就在此时,全车的人都似乎异口同声地向司机大喊,不要停车!不要放过他!把那骗子送到派出所去!然而司机却无视众人的反对还是把车停下来,让那骗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溜之大吉了!之后,乘客的吵骂声起伏不断像一盆盆冷冰冰的水向司机泼来,司机自知亏心似乎也显得面红耳赤来!“你是哪里人?”那位斯文人开始关心那位外地老板起来了,并火速将对方的烟踩了说,“这烟有毒!不能吸”。“我是海南的,今天来广东做生意的。”“你带多少钱?”“广东老,你怕我没钱,这包都是钱!“那个青年人想骗你,知道吗?”“骗什么骗?广东老,你怕我没钱!”斯文人见他如此不通情达理,就顺水推舟的提高嗓子叫:“各位乘客,大家看见了,刚才我帮了他,他好心不得好报,拿就他的钱买矿泉水分给大家喝。好不好?”车里有人说好,并有掌声响起。“什么,你叫我出钱?来,咱们先来比试比试,谁输谁出钱!”斯文人见外地老板如此爽快,就从地上拾起刚才那青年人丢下的两支蓝铅笔和绿铅笔与外地老板比试起来了。 “赢!还是赢!”几次都是那斯文人赢!没几分钟,那斯文人就赢了几个仟元!于是那外地老板就有些坐不住了。他离开座位往车里跟愿意上套的乘客设赌:赢!后座的一位中年人又赢得几仟元!看着那外地老板的血汗钱大把大把的洒出。乘客们都在为他着急,可着急归着急,没有谁敢出声。这也许是精心设计的一场骗局!为让他们的阴谋不得程,于是我也装样叫了起来“各位好心的旅客请不要跟他赌了,他是喝醉了!再赌会出事的!”“你小子,你没钱就别乱叫?你别多管闲事,当心我揍你!”那“外地老板”冲着我骂!我的天,好在我还来个转弯,要是直说的话,我不知道被他们揍成个什么样!后来我还想过打手机报警但都被那伙人可怕的目光给打消了。 这时斯文人乘机扇动大家:“各位旅客,这人也太不通人情了。肯定是刚才他吸的烟有毒,有种的都来赌吧,把他的钱分光才叫过瘾呢?来阿,大家来阿,不要白不要!”这时真的有几个民工模样的人不断的离开自己的座位去跟那位外地老板赌钱去了。那位斯文人也主动地帮做起公正人来。“输,还是输!”这回不知怎么搞的,乘客的钱一压上去就进了那个外地老板的包里了!没几个回合,那外地老板的包又重新鼓起来了!这倒让乘客们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了。难道他们是……?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时,“外地老板”突然冲着司机大叫停车,他想没等那些想贪小便宜的人反应过来就跳车溜之大吉!然而,司机却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开他的车且好像在逐渐的加大了油门!那“外地老板”发怒了:“停车!快停车!否则就我就不客气了!”样子十分的可怕。良久,司机这才不紧不慢面不改色地说“大老,你忙什么忙,还有我没有赌呢,等会儿有空了,再跟你玩几手!怎么样?”“好啊,那就先把车停下吧!”看还有大鱼要上钩,“外地老板”喜不自禁语气也好了许多。“这儿停车不安全,等会,待我把车停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再说,……”话还没说完,此时,司机发觉全车的乘客鄙视的目光像一把利剑般的正向自己刹来于是又一次的有些面红耳赤起来了!我也在想,到时一定要找个机会报警,连这无良司机一起捉!然而就在我绞尽脑汁想怎么让这伙骗子尽快落网的时侯,客车突然“吱”的一声停了下来!我迫不及待的下车想找个地方报警,突然见几位戴着大沿帽的人冲上车来了……那几个骗子也乖乖的束手就擒!我再往外一看:哈哈,不知什么时候司机早已将车开到派出所门口了来停了! 

    1970-01-01 08:00:00 作者:消遥游
    • 0
    • 6460
  • 张鸿雁传奇

           九寨沟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漳扎镇,是白水沟上游白河的支沟,以有9个藏族村寨(又称何药九寨)而得名。九寨沟海拔在2000米以上,遍布原始森林,沟内分布108个湖泊,有“童话世界”之誉;九寨沟为全国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并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九寨沟蓝天、白云、雪山、森林、尽融于瀑、河、滩、缀成一串串宛若从天而降的珍珠;篝火、烤羊、锅庄和古老而美丽的传说,展现出藏族羌族人民热情强悍的民族风情。九寨沟,一个五彩斑斓、绚丽奇绝的瑶池玉盆,一个原始古朴、神奇梦幻的人间仙境,一个不见纤尘、自然纯净的“童话世界”!她以神妙奇幻的翠海、飞瀑、彩林、雪峰等无法尽览的自然与人文景观,成为全国少有拥有“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生物圈保护区”两顶桂冠的圣地。九寨沟以原始的生态环境,一尘不染的清新空气和雪山、森林、湖泊组合成神妙、奇幻、幽美的自然风光,显现“自然的美,美的自然”,被誉为“童话世界九寨沟"的翠海、叠瀑、彩林、雪峰、藏情、蓝冰,被誉为九寨沟“六绝”因其独有的原始景观,丰富的动植物资源而被誉为“人间仙境”。

    1970-01-01 08:00:00 作者:旗飘扬
    • 0
    • 6441
  • 张鸿雁传奇2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轮台县地处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这里有世界上面积最大、分布最密、存活最好的“第三纪活化石”——40余万亩的天然胡杨林。胡杨林是塔里木河流域典型的荒漠森林草甸植被类型,从上游河谷到下游河床均有分布。虽然胡杨林结构相对简单,但具有很强的地带性生态烙印。无论是朝霞映染,还是身披夕阳,它在给人以神秘感的同时,也让人解读到生机与希望。       胡杨是第三纪残余的古老树种。胡杨生长期漫长,由于风沙和干旱的影响,很多胡杨树造型奇特、诡异,有“活三千年不死,死三千年不倒,倒三千年不朽”的说法。全世界的胡杨绝大部分生长在中国,而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胡杨林又生长在新疆塔里木河流域。胡杨,维吾尔语叫“托克拉克”,意为“最美丽的树”。由于它顽强的生命力,以及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人们又叫它“沙漠英雄树”。胡杨,还有红柳、梭梭、沙枣等沙漠植物,它们的一生是一部启示录——有关生命与死亡、大漠守卫与绝处逢生的启示录。

    1970-01-01 08:00:00 作者:旗飘扬
    • 0
    • 6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