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杂文·评论·奇章

杂文·评论·奇章

  • 我的学校我的班我的同学

    我的学校我的班我的同学 也许真的如此,这个世界无论如何的瞬息万变,人总是要读书,而且还要认真的读选择的读,因此学校班级甚至是同学就显得特别重要,要在好学校好班级周围是好同学,这些就是现代的观念。也许我真的很不幸运,小学读的是基本无人知无人晓的“麻雀小学”,中学读的也不是一所特别优秀的中学,只是比小学好一点,有一部分人知道,我也许注定要平凡的过完我的读书生涯。但是久而久之,我也发现了许多平凡中的美丽,泥土中的辉煌。 我的学校,说它差它其实也不差,毕竟它也是我们区的重点中学,与其它中学一样,我的学校总喜欢在宣传栏中吹嘘自己那些有点虚伪的功名。这是一所地段中学,这也是我进这所学校之前所最担心的一点,因为有许多不好的地段生,所以我很担心自己会学坏,一开始我还去报考了许多学校,不过最后还是回这所学校读了,毕竟它还有一个优点。这个优点也称不上是地广人稀,不过这所学校确实很大,多了许多活动场所,因此我还是选择了这所学校。也许这个理由优点牵强,不过毕竟那些地段生多的问题是可以弥补的。 我的班级,说它差它确实是很差,无论是成绩还是体育方面都是全级倒数的,因此原本开学高兴的心情,这股火焰马上就被这盆冷水给浇灭了,虽然是全班第一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相信这种第一名也没有人想拿,毕竟在我们班的第一名,在那些好的班级只是第五或者第六名,虽然如此,我在这个班还算是混的下去,毕竟这个班还有一个我喜欢的地方,那就是语文和数学的老师很让我满意,当然英语和政治的老师也不差,这是给我的感觉没有那两科的好罢了,毕竟语文和数学都是我喜欢的学科。虽然在这个班会遇到不少的麻烦,但总有这么好的老师在我的身边,这些不愉快都被化解了。 我的同学,不怎么特别,一样是有好有坏,但这种只不过是所谓的同学罢了,并不是朋友,我所想说的是那些对我有利的好同学。也许友谊也是需要培养的,经过半年的相处,我在新的班级上也培养了不少的友谊。这些同学吧!有时帮我有时损我,有时因为开玩笑过火而惹我生气,有时算是打发时间的运动与我追追打打,不过我想这种曲折的校园生活是必要的。这些同学大部分都是我倾诉和交流的对象,如此一来,让我忘掉了许多忧愁,得到了许多快乐。现在似乎又多了一种说法,那就是周围有好同学的人既会开心也会生气。 回想半年前,我还为学校班级不好同学之间的友谊少而烦恼,到如今我觉得我有这么好的学校这么好的班级这么好的同学,我还希求什么呢?也许真的,所有的事物都是好的,只是看你有没有发现它好的一面。 我的学校我的班我的同学,这些一开始让我认为坏到最后认为好的事物,到了今后我想都将会成为我美好的回忆。

    1970-01-01 08:00:00 作者:lushan1919
    • 0
    • 6126
  • 关键字错吓死人

    关键字错吓死人 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中期,那些读中学的青少年,充当了“文化大革命”的急先锋。为了揪出文化、教育战线上的“走资派”,他们停课、停学,成立红卫兵战斗队,三五成群,八九成队,进行煽风点火,大搞串联。直到最后发展到拉帮结派,文攻武斗,全国大乱。还美其名曰:“乱了敌人,锻炼了群众。”就这样折腾了七八年,那些连初、高中文化都不具备的学生竟然成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对象。黄埔街有位仅上过初中几个月的女青年,为了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同胞兄一起到海南岛某农场插队落户。初到生产队时,队长派她养兔,后来因不胜任此项工作,队长又调她去了打石场。由于文化太低,她到海南岛近半年了还没给家里写过信,因为有兄长代劳。可十多天前,她哥因工作需要上调农场办公室工作,无奈,她只好亲自动笔写家信。由于这封信的一些关键字用了错别字,差点没把父母吓死!此信是这样写的: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因我有依耐(赖)思想,一直没给你们写信,请原谅。近来你们身体好吗?我很想念你们。下面把我的情况向二老会(汇)报一下。初到农场时,队长照顾我养鬼(兔),由于我不小心,结果使一百多个鬼(兔)跑了一半,而且跑掉的都是些大鬼(兔)。给生产队造成了很大损失,我再也不好意思干下去了,于是,我主动要求到石场打石,此项工作虽说是累一点,但因是同男生们一起睡(捶),他们对我非常体贴关照,所以我感到很开心。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磨)炼,我的肚(胆)子也越来越大了。由于哥哥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我想这些事他早就写信告知二老了。另外,前几天,哥哥因受领导气(器)重,上吊(调)场部了。好了,请二老多多保重!当她父母收到这封信后,差点吓得半死。俩口子哭哭啼啼的拿着这封信去找女儿原来学校的班主任。班主任看过信后笑着说:“请你们别伤心、难过了!是你们女儿将信中的关键字写了错别字。”接着老师将错别字更正后念给他夫妇听。他夫妇听后,顿时悲消愁散,啼笑皆非地叹道:“咳!连这些字都不会写,还称是知识青年呢!作孽啊!” 

    1970-01-01 08:00:00 作者:陈绪生
    • 0
    • 6154
  • 至校长的检讨书

    心灵独白慕然回首,自己已经走过进十七个春秋。回望回忆的脚步,竟没有一丝可以让我骄傲的东西。我,终究不过是一个失败的人。大致地计算一下,我写的检讨书也不下于二十封了吧。这算是个笑话吧。我总欣赏:随心所欲才是人生的天性。于是,我便不在意别人嘲笑和厌恶的眼睛。摸摸自己的脸,不知何时变得如此不知羞耻。我终究也不过是一个悲哀的人。皮斯说过:12岁到17岁的这一段时期,它能使人的身心迅速变化,同时会使父母衰老20岁。我想当我父母可能会衰老50岁还不止。我从不顾虑父母的想法,更从不在乎长辈们的心情。我常常去追求脱俗,却常常让自己落入俗套。于是,我成了一个浑身缺点的人。那么也许你们对我失望。我想:也许很多同学跟我一样。我恨应试教育,所以我常以违反纪律来表示我的不满情绪,虽然明知道这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于是直到现在,我依然是个吊儿郎当不折不扣的坏小子。始终固执着他地认为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才叫有个性。因此别人上课我看小说,别人上自习我在操场上打篮球。那么也许你们对我厌恶。有时我会照镜子,望着自己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然后思想像潮水般涌来——我明白:我始终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子。有时,心血来潮之时,我也会去考虑什么叫前途以及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然后反省自己,下一个天一般的决心。接着象征性去伪装几天,以后依然过着我那浑浑噩噩的生活。这时也许你会对我同情了。我罪恶昭彰。因为我辜负了父母的期望,也辜负了学校的期望。其实我倒是懂得的:学校再怎么样,也不会去害学生。追根就在,错的依然是我自己。不懂  事也不过是我的接口罢了。如果可以,让这些都过去……凝眸来时的路,曾经留下的足迹如沙滩上的脚印。而此时,我希望潮来。潮来潮去模糊我的脚印。让我的思想画出一片空白,也许我该从头再来。我不知请求原谅是不是一个愚昧的动作,但纵使是愚昧的,我想我还是必须做——请求你们的原谅。也许以后我会改变,也许不会。也许以后我会奋斗,也许不会。但唯一可以保证的是:我一定会努力。聆听……注视……反思……我已完成一次对心灵的荡涤。那么我该增添一个尾声——给自己立一个座右铭:昨日之事不再有,明日之事不可测,今日之事胜黄金。那么我要开始努力了。但在此之前要最后说一句话……请原谅我们年少轻狂。

    1970-01-01 08:00:00 作者:黄旭伟
    • 0
    • 6105
  • 尽享天伦乐无边

    尽享天伦乐无边 吴大叔的儿子娶了个漂亮媳妇,小俩口恩恩爱爱,和和睦睦。媳妇对两位老人也很体贴孝顺。两位老人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一年后,儿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小宝贝是家庭亲和的小天使,自打有他后,一家老小乐不可支,其乐融融。为了相互照应,孩子们搬来和老人一起住,让两位老人尽享天伦之乐。不过,在尽享天伦之乐的同时,还要注意一些难言之隐的小事,弄不好就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这不,一次儿媳妇刚给孩子喂完奶,爷爷便走过去乐呵呵地说:    “小宝贝!来,快让爷爷抱抱。”爷爷一边说话,一边从儿媳妇的怀里接过小孙子,但他的手背却无意中碰到了儿媳妇的奶头。儿媳妇当面不好发作,但却暗暗记在了心里。后来由于这类事发生多了。儿媳妇便怀疑公公是不怀好。    一年后,小宝贝开始学走路,学说话了。儿媳妇特意买回大小两只乌龟,放在自己的房间里。乘教孩子说话之机,故意含沙射影地道:    “小宝贝,这是两只乌龟,大的是你爷爷,小的是你爸爸,它们的俗名叫王八……”    刚巧,这些话被在门外的婆婆无意中听见了。老太太是位急性子人,忙进屋揪住老头子的耳朵审问道:“死老鬼!你快说,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老头子辨解道:    “你别冤枉好人啊!我什么事也没干过!”    “无风不起浪,罚你跪在搓衣板上,不说你就休想起来……”老头子摸着脑袋,想啊,想啊,他终于想起来了。便对老伴说:“我想起来了!有时我从她怀里接过小孙子时,一不小心就会碰到她那……”老太太听后忙抱怨说:     “你犯傻呀!儿媳妇那儿是你能碰的呀!对你来说,她那儿是红灯区!是老虎屁股!碰不得,摸不得的呀!”“那我该死!我该死……”老实巴尖的爷爷一边抽自已的耳光,一边忏悔地自骂道。“你也不必过于自责,知道错了,以后多加注意就是了。”老太太见丈夫如此诚心忏悔,便改换口气地安慰道。有诗为证:       天伦之乐乐无边,       千万小心闯红灯。       生活细节多注意,       避免家庭闹分心。媳妇误会公蒙冤,婆婆罚夫家法严。搓衣板上做反省,有则改之无则免。只要仁厚心术正,家庭和睦敬如宾。 

    1970-01-01 08:00:00 作者:陈绪生
    • 0
    • 6143
  • 问话不用脑的人

    问话不用脑的人 一个说话不用脑的男士与一位小姐共舞。男士问:“你结婚了吗?”小姐回道:“还没有。”男士又问:“你有孩子没有?”小姐大怒,拂袖而去。男士寻思:下次不能再这样问了。过了不久,该男士又与一少妇跳舞。男士问:“你有孩子了吗?” 少妇回道:“有一个。” 男人又问:“那你结婚了吗?”少妇忙松开他借故道:“我要上卫生间。”可心里却在想,原来是个神经病!但转念一想:他这样问也不无道理,现今是有不少未婚妈咪。说不定他是在打我的主意呢!为了弄清他胡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于是她在卫生间稍待了一会,忙又回到舞厅请那位男士重跳。跳舞间,男士又老话重提地催问道:“我刚才问你结婚没有,你还没回我话呢!”“呵呵,你真逗,没结婚哪有孩子呢!”“那你孩子结婚没有?”“难道我有这么老吗?”少妇推开他生气地道。“不,不!你一点都不老,比我妈年轻多了!”“神经病!”少妇气的终于骂出了口。“请别骂我神经病!是我嘴快说漏了字!我本意是想说你比我孩子他妈年轻多了……”“那你问我孩子结婚没有又怎么说呢?”“那你也不能骂我神经病呀!我所听到的责备都只说我是‘问话不用脑’的人……”

    1970-01-01 08:00:00 作者:陈绪生
    • 0
    • 6231
  • 造句漏字惹笑话

      造句漏字惹笑话 盛夏的一天晚上,三年级的王老师在批改同学们的作业时,发现小明同学的造句很不雅,便拿起电话给小明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正是老师要找的小明的爸爸。老师说:“小明他爸,你好!有件事我想和你勾通一下,请你转告小明他爷爷,叫他以后穿短裤时最好多注意一点,不要穿裤腿太大的短裤。”“出什么事了吗?”“事倒没出什么事,只不过是我从你孩子的作业里,感觉到他看到了他不该看的东西!”“什么东西呀?”“什么东西你就别问了,你只要检查一下小明的语文作业就知道了。”小明放学回家,爸爸忙检查他的语文作业。当翻到最后一道作业题时,真叫他哭笑不得!原来作业的题目是:请用形容词“皱巴巴的”造句。而小明的造句是:“我爷爷的一对蛋全都皱巴巴的。”于是便没好气地责备道:“你这浑小子,什么不好形容,却偏拿这不好启齿的玩艺来形容!”“什么叫不好启齿呀?我听不懂。”“就是说不出口的意思!”“这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儿子反驳道。“你还不认错?竟敢和我驳嘴!”“我不明白,我究竟错在哪里?”“你还敢嘴硬?”他爸气愤地将作业本扔给他道,“你拿去看看,看你是怎么造句的!”小明接过作业本看了看,接着一边摸着脑袋一边“嘿嘿嘿”地笑道:“哦!原来我在蛋字前面漏写了一个字!”“漏写了什么字?”“漏写了一个脸字。”小明忙将漏掉的脸字补上。他爸爸再接过作业本一看:“我爷爷的一对脸蛋全都皱巴巴的。”便笑着道:“你这小子也太粗心大意了,刚巧漏写了这关键的一个字,害得你老师打电话来向我和你爷爷‘问罪’……”  

    1970-01-01 08:00:00 作者:陈绪生
    • 0
    • 6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