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兄弟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06级1班林宗衡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哈哈哈,真是爽啊!华师的‘五星级宾馆’真是名不虚传!”阿熊躺在足球场上摆成一个“大”字,望着零星点缀的天空大叫。周围卿卿我我的情侣温柔美梦突然被阿熊穿透力极强的声响震碎,十几颗头齐唰唰地望过来。看到阿熊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他们又齐唰唰地转了过去,继续陶醉在温柔的梦乡里。“五星级宾馆”乃华师的球场、草地等地方。其实晴朗的夜晚躺在华师球场或草地上,看到的绝对不仅五颗星。我和阿熊从初一开始就是同桌,后来又一起考上了市的重点高中,而且还是同桌。做了六年的兄弟,到了大学我们还想继续做兄弟,于是同报华师,人算不如天算,我如愿进了华师中文系他却名落孙山。令人欣慰的是,我们都在大学城。自从上次在足球场过夜体验到什么叫“五星级”后,阿熊就一发不可收拾,每次来华师都是想着过“五星级宾馆”,如果那小子当官,必定是一个腐败的家伙!阿熊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看到周围的男男女女正沉醉在两人的世界里,他大吼道:“还有王法吗?你们这些人还有王法吗?啊?!”一对对男女像受惊的鸟儿,男的牵着女的,女的拖着男的,飞也似的跑了。于是球场只剩下了我们两个。校园已经没有一个人在走,只有路边的灯光还昏昏地从目所能及的一头铺到目所能及的另一头。“她还好吗?”阿熊犹豫了许久才说出这句话。我愣了愣:“很好。”她是我们高中的同学,也是阿熊心中的“白雪公主”,可惜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并不是阿熊。她也在华师。我清晰地记得当时我鼓励阿熊向她表白的情景。“阿熊,你是真的喜欢她吗?”“你连兄弟我是什么人也信不过?”“爱她,就要让她知道。她接不接受是她的事情,你有没有向她表白是你的事情。”于是我替他写了一首情诗:我可以用一个漫长的夜晚/为你写一首简短的诗/却不能用弹指的一瞬/整理我凌乱不堪的思绪/将为你准备的信封打开/要放进我所有的赌注/如果你烧毁我所有的承诺/就让属于你的灵魂坠入夕阳的云中/我将用一生在迷望……结果是,她拒绝了。“我们要开始实现我们的宏伟计划了!”我不想再提起他的伤心事,于是把话题转到我们的“宏伟计划”上。这个计划是我们上大学时制定的,内容是:大学的一切费用皆由自己承担。“嗯。我想我们一定能够实现的!”阿熊满腔豪情地说。大学城是一个潜在着无限商机的地方,于是我们把目光集中在大学城,想开店。但租费太贵,商品的进货也需要一大笔钱,而我们此时连吃饭都成问题。积累资金成了我们的第一目标。家教是我们首要的选择。大学城这个偏僻的小岛离市区太远,交通很不方便,等车是最头疼的事情。晚上做完家教从学生家出来,接着就是痛苦的等待。道路两旁的高楼大厦霓虹灯闪烁,街上人来人往。挤在等车的滚滚人海里极目向前方眺望,一辆车来又一辆车走,一拨等车的人来又一拨人走,而大学城的车却是久久不到。不过家教细尝起来又有另一番的甜蜜。我第一次领到工资时很豪爽地请舍友大吃了一顿,第一次听到学生进步的喜讯时兴奋了几个晚上,差点立志以后一定要当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我和阿熊曾经合教过一个初三的男孩,我教文科,阿熊教理科。后来男孩考上重点高中了。“是阿龙吗?我是吴阿姨。彬彬考上重点高中了,过几天我们想专门为你们设一个感谢宴……”我和阿熊都参加了宴会。宴会上吴阿姨向亲朋好友激动地说:“这就是彬彬的两位家庭教师!”“哥哥,谢谢你们!”我、阿熊、彬彬紧紧地抱在一起。我们兼职赚的钱都存在同一张银行卡里。经过将近三个月的努力,我们已经有五千多块入账了。“阿龙,我对不起你!”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阿熊的电话。“小子,怎么了?”我吓了一跳。“卡里的钱我花光了。”他说完这句话就挂了。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问题绝对没有那么简单,阿熊是不会背着我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的!我到银行查了帐户,里面的钱确实已被取光。“阿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拨通了他的电话。“兄弟,反正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再问了。”他又挂了。阿熊遇到麻烦了!我借了一辆自行车飞到他的宿舍,他不在。舍友说他已经两天没有回宿舍了。我差点瘫倒在地上。好不容易才拨通了他的电话。“阿熊你这王八蛋!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兄弟?如果我还是你的兄弟你马上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不要再问了……”“你想急死我啊?!”“钱我输光了……”他又挂了。“王八蛋!”我咆哮起来。我又拨了他的号码。“对不起,你所打的电话已关机……”这些天来我沉浸在异常的悲痛之中,我不是痛钱,而是在痛我们的友谊,我们的兄弟情,他背着我把钱输了意味着什么?天飘着丝丝细雨,一片片的叶在飘零。灯光铺就走不完的路,深夜的大学城我一个人在走。我的脚步一次次不由自主地往阿熊学校的方向走去,又一次次有意识地折回华师。“阿龙,我还需要一千块,你能帮我借到吗?”几天后他给我的第一个电话竟然是要钱!“你还赌?”“你能弄到一千块吗?我急用!”“阿熊,你听我说,回头是岸……”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挂了。第二天我向同学借了一千块,送到他宿舍。“阿熊,我们还是不是兄弟?”“阿龙,我现在有急事,我得先走了!”我随手抓起一个水杯,狠狠地摔在地上……“您好,请问是阿龙吗?我是阿熊的同学,叫阿靖……”一天,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说有事想跟我谈谈。“阿龙,真抱歉!因我的事破坏了你们的兄弟情,我想,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事情向你说清楚了。”一个月前阿靖的女朋友发现自己怀孕了,悔恨之后是无限的惊慌,除了打胎他们别无选择。他的女朋友身体本来就虚弱,一打完胎马上引起了一系列的身体问题。阿熊把这六千块全部填进里面了。借钱的时候阿靖一再央求阿熊不要再对任何人说,这关系到他与女朋友以后的尊严。“看到你们兄弟搞成这样,我无法再只顾自己的尊严了!这是我自己种下的苦果。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爱情与责任的关系!”一个月后,阿靖把一张银行卡放到我的手上。“阿熊说让你保管!”我来到电脑城配置了一台电脑,然后搬到阿熊的宿舍。“阿龙,你这是干什么?”“你是学理科的,你的专业需要电脑。钱我们可以慢慢积攒,但你的学习不能因为没有电脑而受到影响。阿熊,原谅我事先没有跟你说一声就自作主张地买了电脑。”“阿龙,谢谢你!”秋天悄悄地来了,夜的脚步也快了许多。中午还是艳阳高照,夕阳一下班,凉气也就上班了。校道上来来往往或背着书包或抱着书本的学生身上都添加了一件长袖衣服。阿熊穿着一条短衬衫溜进我的宿舍,一进来就喊:“冷死我了,冷死我了!”他把我床头的冬季校服披在身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起来。我吓了一跳,连忙把书抢了过来。“哈哈,小子,这本书一定有见不得人的秘密!拿过来看看!”他说完就抢。“阿熊,别闹了!你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打饭去!”“饭我是没吃,不过我现在更想吃精神粮食!”说完他又过来抢我的书。一封信在挣扎中掉了下来。阿熊眼明手快早就抢在手上,然后快速读了起来:“我在默默地等待/等待一个温柔的梦成为现实/一次次爱情在我的摇头里擦肩而过/我的柔情只为你蓄得满满/我不后悔所有美丽的错过/也许你可以成为我的诗/我却入不了你的梦……”当他看到署名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了,然后把信慢慢地放到我的桌面。“祝你们幸福!”那是她写给我的诗,我一直把它夹在她送给我的书里。当时收到这封信时我激动了几个晚上,真想大声呼喊:“你不仅可以成为我的诗,你也进了我的梦!”但一想到阿熊,我的心突然一阵失落,甚至一阵阵地发痛。我无法想像如果我和她走在一起,阿熊会以什么样的眼光看我,会以什么样的态度对我?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我给她回了一首诗:对不起/我知道我的回复伤了你的心/勉强造就的爱情/只是痛苦的延续/海鸥飞处隐匿了云翳/爱我不会有天晴/请你/熄灭错误的美丽/别再倾听我走不近的心/如果所有等待都属于过去/把曾经装进行李/顺便关上为我而开的窗/对不起/我不能为爱埋单……“阿熊,你误会了……”“走,走,吃饭去,饿死了!”他把披着的衣服往床上一丢就往外走了。“阿熊……”“妈的,真冷!”第二天阿熊发高烧的消息便传来。“他昨晚回来后用凉水拼命地冲头,然后一个人默默地喝酒,喝完酒回来吐了一地,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他发高烧了。”他的舍友对我说。“这王八蛋,这情痴,这白痴!”我大声地骂。烧退了以后,他装作若无其事,还很“自然”地说:“阿龙,你们真是天生一对,哈哈!”“阿熊,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我对她没有丝毫的感觉!”“阿龙,爱情是双方面的,只要你们是真心喜欢对方,那么你就没有对不起谁。你不要想那么多,我没事,我只是为你们感到高兴,高兴而已!”此时说什么也没有用。“阿熊,你会明白的!”一天,我和阿熊刚在华师站下车,天就飘起了细细的雨。任这丝丝的秋雨飘落在头上、身上,是一种惬意的享受。一对情侣手挽着手,共撑一把伞在我们前面亲密地走。那个女孩的身影很熟悉。是她!我突然有一种被判死刑的感觉,此时我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忘记她,我没有勇气接受她,却也无法忍受别人拥有她!阿熊也发现他们了。我和阿熊都是可怜的人!这个晚上阿熊在华师过夜,一样是睡“五星级宾馆”,周围仍然是卿卿我我的情侣。阿熊走到一对正在亲热的情侣面前,大喊道:“干什么干什么?还有王法吗?不好好学习谈什么恋爱?”结果一样,情侣都被吓跑了,又只剩下我们两个。“阿熊,不要忘记我们的宏伟计划。”“我想再补充一下计划的内容,改为:大学的一切费用皆由自己承担;大学四年坚决不谈恋爱;争取每年都拿奖学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是好兄弟。”“好!来,干杯!为了我们长久的友谊,为了精彩的大学生活,为了将来辉煌的人生!”

    2009-06-28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53
  • 距离

    广州大学城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06级1班林宗衡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你在遥远的天边我在缭绕的浓雾里面你抱着琵琶遮着脸柔波荡过我的双眼我骑马擦过你的香肩羞涩的回眸拂过你的眼神当我欲走近的时候却故意走远当你想把帏幕拉开却拉下余辉斜照的窗帘

    2009-02-06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48
  • Imagine(下:夏菁的亲人)

    ——文学院06级汉语言文学3班罗思娜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夏菁的亲人高三的最后几个月夏菁都没有回家,爸爸来过两次,给夏菁送来了参汤补身子。妈妈有时会打电话过来,奶奶总会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夏菁没有听到,但夏菁总会莫名地感动。在家里最让她牵挂的是奶奶,奶奶一把年纪了,自从爷爷去世以后,她就常常一个人偷偷地抹眼泪,夏菁看到后觉得很心酸,又不忍心打扰她,一个人老了,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世界被人遗弃是一种苍凉。高考结束后,夏菁告别了她六年的中学生活,六年的酸甜苦辣,告别了她亲爱的张珂,卷铺盖重新回到她熟悉的家,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家具,一切都让夏菁感到很舒服。夏菁回到家,也没有人问她考得怎么样,在这样一个家庭里是不会有人关心成绩的。夏菁坐在沙发上,双腿盘着,打开电视机,把所有台都按遍了,电视里都在放连续剧,她并没有想看什么,只是在享受这种闲适,很久没有像现在那样把日子过得虚无缥缈了,看着时间在眼前汩汩流过,一点也不感到心疼。妈妈也在家,但是一直坐在房间里,有时候出来厅里好像要找些什么,什么也没找到又进自己的房间。爸爸不在,爸爸经常都不在家,夏菁也习惯了。夏菁偷偷地翻过妈妈的抽屉,看过妈妈的结婚证,那时的爸爸妈妈长得都很清秀,烫了个爆炸头,她猜应该是那时最时兴的发型了,一看登记日期,妈呀,1989年2月!没想到妈妈比现在的人潮流多了,生下夏菁时,就是未婚妈妈。那时候的人不拿结婚证结婚是常有的事,夏菁从没怀疑过她不是妈妈生的,从她记事时起,她就经常被人说:这孩子,长得跟她妈一模一样!奶奶也瘦了不少,走路时整个身子都颤颤巍巍了,眼睛深陷着,夏菁喊了几声“奶奶”,她才反应过来,夏菁没有和奶奶说什么,她觉得心里像刀割了一样,年华逐渐老去,岁月却不是静好。太阳碾过山头,慢慢地掉到山的另一边了。“嘎——”夏菁听到一声刹车声,赶忙回过头来,原来是夏婷,夏菁的妹妹。她今天读高一,小夏菁两岁,人长得比夏菁灵动,夏菁最喜欢妹妹的笑脸了,妹妹一笑,就会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夏菁总会联想到阳光、大地,温柔的故乡一类的名词。“回来啦?”“嗯!有没有煲饭啊?饿死了,我今晚还要上晚自习呢!”夏婷放好自行车走进厨房看了看。“没有,我现在去吧!”夏菁此刻才想起吃饭时间差不多到了。妈妈还在房间里,虽然夏菁不像其他孩子那样很粘妈妈,但是妈妈今天的行为让夏菁有点不解,或许她太累了吧,或许她心情不好,更年期的女人心情不好很正常。夏婷一回到家就忙个不停,洗菜,切菜,炒菜……一直在忙活着,她和夏菁相反,在做家务方面,夏婷不知要比夏菁强多少倍,家里的卫生都是她搞的,她炒出来的菜也是可以和妈妈媲美的。但是她学习不行,从小就讨厌去上学,夏菁记得夏婷小学一年级的时侯,早上一到该上学的时候,她就哭着躲起来不要去学校,家里人哄也哄了,吓也吓了,实在没办法,奶奶就每天一手拿一根竹鞭一手提着她的书包,走在夏婷的后面,夏婷就这样每天都是哭着去学校的,有时送到学校了,她还是会跑回来,又一阵哭哭闹闹后才肯回去。她的不爱学习和夏菁的自觉一样都是天生的,在学校没有人欺负她,老师也从没骂过她,她就是要和书本保持距离,她就是不喜欢乖乖地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现在回过头来,夏菁觉得妹妹是一个天才,刚开始上学就发现学习的单调和枯燥,选择她的方式逃离课堂,逃离一个“b-p-m-f-d-t-n-l”的启蒙世界。妹妹风风火火做好饭后,匆匆忙忙一个人吃了就背起书包,踩着自行车到学校去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妹妹也学会了乖乖面对学校的一切,在学校里平庸地过着,未免不是上上策。夏菁独自一人把饭桌摆好,给每个人都盛好饭,便去喊妈妈和奶奶吃饭。妈妈的脸色不大好,夏菁看得出。奶奶一直给夏菁夹菜,叫她吃多点,夏菁敏感地呼吸到家里一切似乎有点不对劲,但是什么,夏菁始终没有想也不敢去想。吃完饭后,妈妈坐到夏菁的身边,想说点什么却又哽咽着不知道怎么说,夏菁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妈妈,她抚摸着妈妈的背,就像用天使的翅膀摩挲着浮云一样,轻飘飘的,却很有质感。“你爸……你爸,他外面有一个女人!“妈妈抽泣着,当一个女人被他的男人遗弃在这个世界是悲哀的,当一个女人不再漂亮,不再苗条,被男人抛弃更是痛彻心扉。“我知道他们住在哪里,今晚陪我去看看,再怎么样,我也要看个究竟!”“好的!”夏菁点点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什么都不说是最好的。夏菁和妈妈一同来到一个很偏僻的小巷,铁皮罩着黯淡的路灯,在晃啊晃的,夏菁觉得晕眩,她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下一秒意味着什么。妈妈没有去敲门,没有做出任何异常的举动,她只是静静地守在那里,看着屋里的那盏灯发呆,她不是泼妇,她不愿意这样冒昧,女人的心啊,像贾宝玉说的那样,是水做的。当事情的真面目摆在面前时,就不知道怎么面对了,夏菁觉得妈妈做得很对。这不算是默默地忍受,而是默默地承担着这一切。十点多了,夏菁和妈妈并肩走回家,那盏路灯还在晃动着,晃动着属于它的光阴,属于她们的心情。回到家,夏菁匆匆洗了个澡,自己的房间还来不及收拾,今晚只好和妹妹一起睡。妹妹已经睡下了,夏菁轻轻地爬上床。“姐,你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吧?”“姐,我每天晚上都不敢睡,我害怕听到爸爸的脚步声,我害怕听到妈妈和爸爸的厮打声。”“没事,睡吧!”夏菁的这种恐惧从妹妹那慢慢潜入体内,歇斯底里地在心里发出尖叫声。凌晨两点,夏菁被妹妹推醒,“姐,爸爸和妈妈又打架了!快起来!”夏菁赶快爬起来,她已经听到妈妈嚎哭的声音了。她看到爸爸揪着妈妈的头发,不停地咬牙切齿,妈妈一边嚎叫着,一边拉着爸爸的裆部。夏菁眼泪蹦了出来,赶忙拉住妈妈,妹妹拉着爸爸,他们都在挣扎,向对方扑去,两张面孔的狰狞是夏菁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奶奶踉踉跄跄地走进来,脸色铁青,手在颤抖着,她抡起她的鞋子拼命地打爸爸,“你这个狗娘养的,我没有你这个儿子!”爸爸挣脱妹妹,跑出门去,语无伦次地喊着“我找你哥去,我打死你们娘家的人……让他们把你带回去,我们离婚!”夏菁和妹妹跑出去追爸爸,舅舅家离她家很近,她不知道爸爸会做出什么来,奶奶和妈妈也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他们知道现在爸爸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也匆匆忙忙一起出来。爸爸拼命地敲舅舅的门,舅舅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就被爸爸抡了一拳,舅舅以前当过兵,身体很强壮,他一把拽住瘦小的爸爸,爸爸马上摔倒在地上,夏菁看到爸爸卧倒在地上,马上扑过去大叫一声“不许打我爸爸!”夏菁虽然不喜欢爸爸外面还有一个女人,但是爸爸始终是爸爸,这种血缘永远也抹杀不掉。奶奶看了看邻居家冒出来的人头,默默地抹着眼泪,没有说什么,回过头默默地走出来。妈妈站在一角,愣愣的。夏婷扶起爸爸,默默地走回家。夏菁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该怎么去面对,默默地跟着奶奶,默默地看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奶奶没有回家,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沿着公路走。公路上没有人、没有车,一切都是那么死寂。路灯把奶奶单薄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夏菁在后面跟着奶奶,泪如雨下,在这个时刻谁也不用安慰谁,一个人的悲伤赤裸裸地暴露在旷野里,任凭野兽的厮杀与狂吼。天一点一点地亮了,夏菁搀着奶奶往回走,一步一步地走回家。无力去思考,无力去悲伤,只想去那个想象中的乌托邦。夏菁回到家,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躺在床上,很困但是睡不着,突然想起已经尘封的一箱CD,一张一张地寻找她最爱的TheBeatles的《NO.1》,封面是红色的,上面用黄色的字体写着“1”这个数字,很简单很另类,但是在夏菁心中是独一无二的,打开CD,把音响调低,静静地蜷缩在沙发上听着TheBeatles的《.Imagine》,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Imaginethere""snoheaven想象没有天堂It""seasyifyoutry如果你尝试那会很简单Nohellbelowus我们下面没有地狱Aboveusonlysky只在属于我们自己的蓝天下Imagineallthepeople想象所有的人Livingfortoday为今天生存Imaginethere""snocountries想象没有国家Itisn""thardtodo那不会很难做Nothingtokillordiefor没有杀戮和生老病死Noreligiontoo也没有宗教信仰Imagineallthepeople想象所有的人Livinglifeinpeace生存在和平之中YoumaysayI""madreamer也许你会说我是一个梦想家ButI""mnottheonlyone但我不是唯一的一个Ihopesomedayyou""lljoinus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加入我们Andtheworldwillliveasone世界会和平统一Imaginenopossessions想象没有私人财产Iwonderifyoucan我想你可以做到Noneedforgreedorhunger没有贪婪或饥饿Abrotherhoodofman亲如兄弟的社会Imagineallthepeople想象所有的人Sharingalltheworld分享这个世界”

    2009-06-26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47
  • 三十年后的聚会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06级汉语言文学5班余婉娜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闷热的午后,一场及时雨冲走了笼罩大地的烦躁。“嘟嘟嘟……”手机响了,厂长老余赶紧放下手中正在清算的帐单去接电话。“老余啊,我是阿民。我们那个高中班长许旭生从美国回来了,说是要请我们这帮老同学去海龙酒家聚餐啊!你有空吧?等一下通知小陈啦。六点见!”“哇,他回来啦?都快三十年没见了。行,我再忙也会去的!”挂下电话,老余又紧接着打电话到小陈家里。“小陈,我是老余。许旭生从美国回来了,要宴请我们班的同学哦,等会海龙见!”电话那头似乎先是一阵沉默,接着小陈语气稍显为难地说道:“同学聚会?哎,你们一个个不是大老板大经理,就是大博士大县长的,我一个失业游民,去了又能做什么呢?聚什么会嘛!不好意思啊,你们不用等我了……”老余正想劝说什么,电话那头已是一片忙音了。眼看约会时间就快到了,忙碌的余厂长放下手头的工作,骑着他那辆本田摩托车朝海龙酒家的方向驶去。很快就到达酒家门外。老余远远的就望见停车场最西边,聚集着好些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士,定睛一看,阿民等平时经常来往的同学也在里面。呵,是他们了!“瞧瞧瞧,余厂长来啦!”只听人群那边有人嚷了起来。“嘿,是他是他!这么多年不见,还是那么高大魁梧,看来形势不错啊!”有几个同学议论起来了,接着便大声冲老余说,“余啊,车子停过来这边吧!”老余向大家打了声招呼,便把车子开了过来。只见一辆奔驰和一辆宝马紧挨着一排或进口或国产的摩托车,旁边还零星靠着两三架自行车。于是老余便把摩托停靠下来,然后走上前去跟老同学一阵握手一阵寒暄。大家就这样站在那里,一边闲聊,一边等待另外几位同学的到来。不多一会儿,大概该来的人都来齐了,大伙们相拥着走上四楼餐厅。一上楼,迎面坐在正中间的那一位一定就是许旭生了,呵,三十年前那个瘦瘦高高斯斯文文的班长,现在满面红光,举止儒雅,不愧是从美国归来的博士后导师。坐他身边的是庄县长,也是高中同学,只不过人家在地方台的电视新闻上曝光率比较高,即便与他来往不多的同学也可以一下子把他认出来的。许旭生见同学们都上来了,马上迎上前来,示意大家上座。县长大人官腔顿开:“同志们,赶紧就座!今天咱们包了四桌,大家千万不要客气。”座位本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也没有事先安排好位次,可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那些当官当干部的同学跟许旭生、庄县长很自然地坐成一桌,而老余、阿民等生意人又自成一桌,工薪一族成一桌,其他的无固定收入的同学也聚成的一桌。呵,三十年前,大家可都是同窗共读的学友,无所谓高低贵贱,更无所谓你强我弱,然而,三十年后再聚首,大家竟如此心照不宣地分出了三六九等。是什么让他们改变?进餐中,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畅谈当初的学生时代,回忆循循善诱的恩师,哀叹文革时期的辛酸,感叹造化弄人的命运……而后,像例行公事一样,大家相互询问起儿女的情况。“我女儿去年考上中大了!”“我儿子现在在省经贸厅当公务员。”“唉,我儿子读书不如意,自己出去深圳做手机生意,在那边买房了,呵呵!”“我女儿嫁了个金龟婿,这下我可就放心啦……”不知道是关心还是攀比,只是,当大家谈及儿女时,眼中总迸射出光芒。这辈人的较量还没有结束,下辈人的竞赛已经悄悄展开。

    2009-06-27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43
总28页,文章1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