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云游(5)

    (八)抱起她时,许七夜感到出奇地轻,似乎所有的伤害与忧郁一点点地蚕食了她的体重。肖濛的头往里靠着。他清晰得看到她皮肤上的毛细血管。他还记得在高中时,每逢假期不上课,他总花一下午的时间待在音乐室弹钢琴。钢琴室外面很幽静,有棵很高很高的树。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发现有个女孩坐在树下。许七夜从未发现这棵树很大,或许是女孩的身子太弱小。一到夏日,树木长得郁郁葱葱,在那庞大的树荫下,那个女孩就那样安静地坐着,大大的本子就摊在双膝上,一直在写着画着。不久,他认出那个女孩就是同班的肖濛。在外貌上,肖濛真的不出众,一个既不妩媚也不娴雅的女孩,如此沉默无闻的女孩,许七夜只是奇怪为什么自己无法忽视她的存在。“或许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个特殊。”许七夜这样对自己说。肖濛当然不知道那时段常常听到的钢琴曲是出自许七夜的手。她很喜欢待在那棵大树下,因为走到校园深处的人很少,这里成为她藏起自己的好地方。肖濛自认不懂音乐,但不知道从何时,只要听到那优美动人的钢琴曲,她发现她置身的这片树荫似乎在霎时成为一片变幻着色彩开满各色各异花朵的湖面,随着午后的旋律一张一合,像浪潮一样一卷一舒。在许七夜看来,肖濛身上似乎有种静止的傻。她和班上江少游的关系似乎很好。江少游是个很爱玩很好动的人,女生缘超好。他爱捉弄肖濛。肖濛不像有些被捉弄的女孩那样和江少游吵着闹着。她就那样抿着嘴坐着不说话。有时江少游玩笑开太大了,肖濛也就不理他,坐在教室里看她的书,反倒是她的同桌看不下去,捶着江少游的桌子吵着要江少游向肖濛道歉。江少游有时总和两三个女生同时一块说笑,但对着肖濛,哪怕四周还有谁在,他都只和肖濛一个人说话。许七夜经常看到江少游放学离开教室时,如果发现肖濛还没走,就会走到她身边:“喂,我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有一次放学后,肖濛还在和班上的同学围在一起谈论着什么,原本踏出教室的江少游折了回来,走到肖濛边,将头凑近肖濛耳边:“我走了。”说完转身走了。肖濛转过脸,天真地看着江少游的背景,觉得有些异样,叫住他。“干吗?”江少游不耐烦地问着,但脚却立即站住了。“站住别动。”肖濛跑上去帮他把书包的拉链拉好,江少游一动不动的。“好了,再见!”说完,肖濛跑回人群中。江少游也不回头地了离开。但只有许七夜看到,江少游走出教室的神情有些复杂的。许七夜不喜欢江少游那样的男生,但他无法否认他羡慕江少游和肖濛之间的感情,给他一种坦荡和清澈的感觉。对他来说最美的一幅图应该是那次放学后,对了,就是那样柔和的金色阳光散落在教室里。江少游那一整天的脸色很不好看。许七夜相信肖濛是察觉得到的,但肖濛好像并没有去过问,也没和他说过话。江少游那天放学后也奇迹般地没立马离开教室,像在等待着什么,又像什么都没在等。两人就这样,前后排安静地坐着。肖濛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在翻阅着桌面上的一本书。好久,江少游起身收拾书包,背上书包,正要转身,肖濛转过头,朝他点头示意,江少游像往常那样探过身,手肘撑着着桌面,而肖濛也往后靠着书桌,将书捧起来,指着书上的什么给江少游看,脸上满是期待的神色。江少游看后,笑了,起身朝肖濛摆摆手离开。肖濛脸上露出很纯真的笑容,然后点头,转身,继续看书。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许七夜一直不清楚,肖濛究竟给江少游看了什么,像是魔咒一样让江少游的心情在一瞬间起了变化。两个人的关系变僵似乎是在高一后半期。似乎没什么征兆。后来许七夜细细地想,可能与那件事多少有点关系。那天肖濛下午放学后没来舞蹈室画画,他估计她临时有事。所以弹完琴准备叫上四维一块回家。下楼时听见声响,奇怪,艺术楼这边很少有人出入的。快到在楼梯口时,他听见了江少游和伊诺的声音。他停住脚步,伊诺似乎在请求着什么,江少游只是拒绝。许七夜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见江少游用如此冷的语气在说话:“我是来找肖濛的。”说完很坚决地走了。只剩下伊诺站住那里,全身禁不住轻颤着。隔天班上开始关于江少游和肖濛的谣言。其实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只是两人都像不知道一样没反应,但这次感觉不一样,许七夜分明感受到一种沉沉的黑暗压了下来。江少游和肖濛开始避着对方。江少游也不再开肖濛的玩笑。肖濛要不一下课就不在教室里,要不就趴在桌面上,看情形她既像在睡,又像在哭,或许更恰当地说,她像死了。坐在飞机上,外面的云层翻滚着,像浪潮一般。许七夜不由得想起那多少个充满魔法的午后:树荫下光斑点点,就像泛着小小涟漪的湖面,开满奇幻的花朵,风一吹,光线变动,那些花瓣变得如同玻璃一般透明而脆弱。宛似大教堂中罗可可式的彩绘玻璃,肖濛就像坐在湖面上,白皙的脸被湖光勾勒得忽明忽暗,但不变的是那双平和的眼睛。肖濛就像玻璃那般易碎,可是那双眼睛中的静默和平让他出奇地感到心灵平静,似乎十多年来能给他这种平静的只有肖濛了。“只要能远远看着你就好……”(九)来到大学城,抬头望天。肖濛一片茫然,分不清是什么时候。肖濛宛如一只柔弱的蝴蝶,突然闯入异乡的世界,分不清气味,迷失方向。肖濛觉得内心像出现一条裂缝。汩汩而流的血染红了胸前纯白的玫瑰。只能剜肉补疮般地以往事来填补心灵精神上的空虚。但没想到,愈补伤痕裂得愈大,愈扩大愈要自欺欺人地用往事填补,似乎稍微放慢步骤就会逼得自己发疯,殊不知自己早就发疯了。她心里很明白和江少游的友情裂缝是永远弥补不了。“卸下军装等于卸下重负,但我却背上对您淡淡的思念。你现在在哪呢?”肖濛自言自语。如果心也有厚度,那么堆积到现在的思念想必已经高耸云端了,只是如此的高度会蒙受缺氧窒息的折磨。几天后,肖濛接到一个电话,是沈四维打来的。肖濛有些吃惊,这位高材生从未与她有任何交情。沈四维的嗓音很沉,他说先不要问他是怎样得知她宿舍的号码,此刻,他有极重要的东西要交给她。肖濛依约来到沈四维所说的Z大。沈四维推了一下眼镜架,把一封信递给肖濛:“阿七叫我给你的。”肖濛打开信,发现许七夜的字刚劲有力。肖濛:认识你的日子不算长。但回想起来却如三月的春雨那般绵长。曾经有种错觉,觉得你是我茫茫的人生行路上一方清新的水泽。几次想忘世,却又在山穷水尽处悄然相遇,其实仅是错觉。算来只是一种不舍。我知道,这方水泽是不会伴我同行的,上帝曾经将我的手置于你的手中,可是我从来都不是你最大的分享者,不,从来都不是分享者。你内心中丰溢的一切从未倾倒入我的杯中。除了四维,只有你看我的眼神是真诚的。我很想成为你的朋友,可你却从未发现我。是啊,又有谁会愿意和人们所说的不良少年交朋友。可我并没有做什么坏事。我怕你不能像四维那样承受舆论的压力。肖濛,你知道什么是爱吗?很有趣,汉语中说爱“上”了一个人,英语中却说“fall”inlovewith。一个是“上升”,一个是“坠落”。爱究竟是“上升”还是“坠落”?但认识你我坚信是“上升”。愿快乐!许七夜留字“还有这个。”沈四维从挎包里掏出一样东西来,“阿七他家老头子要阿七到国外去读书,他这次专跑来大学城是想和你告别。”东西是用一块白色的手绢包着的。肖濛伸出双手接住,是她当年的那块手绢,接过手,她触到一片冰冷。“我和他从小认识,他只是曾经为了救一个女生和那群混混惹上了,就被人传坏话。他和他家老头子关系不好,索性就借这件事装坏到底。”肖濛哆嗦着手打开手帕,是一把做工极为精细的银色口琴。沈四维笑得很难看,像是在哭:“他竟然舍得把这个送你。好好珍惜,他吹得很好听,当年他一直在音乐室里吹给你听,还和我一路偷偷护送你回家……他不回来了。你是唯一能让他下决心戒烟并记得那么久的女孩。”泪水悄无声息地滑落,肖濛哭泣得像个孩子。原来许七夜和她都像孩子一样渴望着温存。她渴望着江少游的温暖,而七夜渴望着她的温暖。他们各自窖藏了多年的情感如酒,不敢轻易开启,不是吝啬,而是怕品酒的人不懂,不懂酒的香、不懂酒的醇、不懂酒的味、不懂酒的醉。怕品酒者无法从自己的眼波中那一抹朦胧中看出令人心痛的清醒,无法从醉酒者香甜的双唇中舔到那一丝难言的苦涩和忧郁。大群大群的白色云层急速地掠过这个城市孤独的上空。肖濛霎时觉得天旋地转,过去不同的镜头被打碎了,不同的时间碎片好像都在这里遇到瓶颈,怎么也流不过去。那么多破碎的时光感情一下子涌塞住,被埋藏在一起不停地发酵……原来,一叶浮萍不是她可以停泊的地方,忧郁的海水也终将会流过心头,只是这陪伴了她多年的夜晚,是不是也被她错过了?“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2009-06-28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365
  • Imagine(上:夏菁的世界)

    ——文学院06级汉语言文学3班罗思娜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夏菁的世界夏菁喜欢黑夜,宿舍的人都已经睡下了,她用被子蒙住台灯躲在被子里看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夏菁在大学里表现得挺矜持的,大家都无法窥见她的内心,只知道她喜欢黑夜却不知道她还有一个世界,一个想象的世界。夏菁喜欢发呆,有人说,发呆的女人是美丽的。可是没人觉得夏菁是一个美人,她的脸色很苍白,而且经常吃着天王补心丸一类的药,自从高三那一年她就患上了神经衰弱症,时不时就会头痛,一头痛就不能看下任何的书,发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之前去看过一个医生,医生盯着她看了一会,说“成绩好吗?”她抬起头看了一下医生的眼睛,医生的眼神有点诡异,甚至有点可怕,但她还是点点头。“好,那我就好好地开发一下你的智力。”迅疾得写下药单,那字体是医生体,她看不懂,捡了药,一看说明书,功能主治大概是治智力有残缺的,她脸一红,感到了莫大的羞辱,随手把药扔在医院的垃圾桶里,她决定再也不相信医生。后来她一头痛,她就随便买点天王补心丸吃下去,睡一觉就好了,其实她的病并不属于大病,大概跟她个人的性格有关,她喜欢想,什么都想,思考也是一种痛苦,想多了脑子受不了就头痛。神经衰弱症,只是她自己默默地忍受着的煎熬,家里人不知道,她也不想让他们知道,她认为思考是她自己的事,不希望别人来干涉,来提醒自己注意身体。从小她就很独立,家里人从来就不管她,除了她爷爷。自从上小学她就跟着爷爷睡,冬天的时候,爷爷总会把小夏菁冰冷的脚夹到自己的腿上,给小夏菁讲老虎姐的故事,讲到老虎姐把小姑娘的骨头咬的“咯吱咯吱”响的时候,小夏菁就已经甜甜地进入梦乡。有时候爷爷还会教小夏菁背乘法口诀,小夏菁觉得很好玩,对于小夏菁来说,乘法口诀就像诗歌一样美丽,很快她就可以和爷爷一起躺在床上一起念“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一三得三……”。爷爷以前是村里的会计,算术很了得,算盘打得很响亮。算盘声是夏菁最喜欢的声音,很多年了,这种声音好像销声匿迹一样,越久远这种声音埋藏在心里就越深,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声音就会从心里升起,就像敲木鱼的声音一样,越是“哗啦啦’地响心里就越平静。夏菁喜欢跟爷爷睡,虽然爷爷身上有很浓的烟味,被子枕头也有很浓的烟味,但是夏菁还是很喜欢,这股味道让夏菁觉得心里很踏实。最好的东西终有一天也会消逝,爷爷的死让夏菁认识到这一点。那天半夜爷爷的去世是夏菁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最痛彻心扉的一次。爷爷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床上,还是那股烟味,夏菁轻轻地呼唤着“爷爷,爷爷……”,爷爷嘴角动了几下就再也没动了,夏菁贴近去听,可是一句也没有听到,她急得哇哇大哭,可是奶奶不让她哭,她躲在墙角默默地忍着,眼泪不断地往下掉。她看着亲人们为爷爷穿寿衣,那是一种很冷的紫色,一种很恐怖的紫色。穿好寿衣后,奶奶拿了一个碗,“砰”地一声摔到地上,亲人们都“哇”地一声哭起来。夏菁没有哭出声来,还是坐在墙角不断地抹着眼泪,这个世界好像要塌了一样,夏菁再也触摸不到那种熟悉的温暖,再也闻不到那股熟悉的烟味,再也听不到像流水一样熟悉的算盘声。夏菁深深地把这份感情埋藏,她就是这样的人,看上去冷冷地,其实每一份感情都那样地深沉。夏菁的男朋友就是因为这样而爱上她,他觉得爱上她就好像爱上一座迷宫,永远神秘莫测,永远也走不出来,既然走不出来索性就一辈子呆在那里了。她和她的男朋友是因为缘分走到一起的,不然也不会有什么男人会喜欢她,她本身就长着一张很容易让人忽略的脸。不抵达她的内心深处是看不见她的魅力的。她不知道她的男朋友有没有抵达,但是她感觉他在尽全力地呵护她。夏菁读小学时就是一个才女,文科理科都很好,每一次写的作文都是范文,每一次数学试卷发下来她都会被老师称赞。对于这些她既没有表示反对也没有感到欣喜。每次老师要读她的文章时,她都是绷紧了弦,心里仿佛有一个小鼓在敲打。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她在为证明着自己的存在而紧张吧。小学六年级,她的文章就在当地的报纸上发表,校领导看到这篇文章激动不已,在全校学生做早操的时候,校长还特意声情并茂地向全校师生读了她的这篇文章,她还记得当时校长每读几句就说一个“好”,那种得意仿佛这篇文章就是他写的一样。夏菁很紧张,她已经听不进去了,两耳嗡嗡地响,腿在发抖,可是她还是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等待校长念她的名字。当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去领那本教育局奖励的笔记本和十五元的稿费时,她几乎要晕眩过去,此刻,她觉得她是赤裸裸的,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人的目光戳穿。对于别人来说这是一次光荣的体验,但是对于她来说,则是一次难受的过程,心理承受过多负担的过程。后来就有很多陌生的崇拜者写信给她,请求能和她做朋友。她满不在乎的,生活本属于一个人的,不需要别人来打扰。她的男朋友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做起朋友来。她并不随便和别人做朋友,她和他做朋友只是因为他和她有某种相似之处,让她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一种心心相恤的感觉。他是一个很棒的乒乓球运动员,也是因为六年级代表市里去香港比赛而载入了学校的史册。但是光荣不代表幸运,幸运不代表幸福,每个人都需要一片净土,在那片净土里,忍受不了被人蜂拥而上,一扫而光。夏菁在学校里不是一直都一帆风顺,有时候受到的打击是别人所看不到的,或许那就叫做隐痛。她喜欢音乐,只要一听到音乐就欢欣鼓舞。可是就是因为音乐,她开始痛恨自己。孩子们之间的世界是荒凉,萧瑟的,她这样认为着。六一儿童节的晚会班里要出一个节目,文娱委员是夏菁的好朋友娟子。她挑选了几个人组成了一支舞队,那里面就有夏菁,夏菁高兴得不得了。可是他们每次排练时只让夏菁把那时孩子间比较稀有的录音机带过来,那台录音机是夏菁的命根子,爷爷省吃俭用买给她的。他们并没有让夏菁一起跳,准确地来讲,就是根本就没有理会她。夏菁不知道这就叫做伤害,每次她都坐到他们排练的道观大院的角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手足舞蹈的,陪伴她的还有道观角落里的土地公公。每一次结束时她都会问娟子,娟子说:“你先看看吧,以后会让你一起跳的,记得明天也把收音机带来。”娟子每一次都这么说,夏菁每一次都信以为真。但是最后演出时,舞台上还是没有夏菁的影子。夏菁没有哭,或者她已经忘记了如何哭。孩子间的欺骗,特别是好朋友间的欺骗,给夏菁带来的是一种说不出滋味的隐痛。纯洁、快乐是孩子间的主基调,现在什么都变味儿了。夏菁默默地坐到了晚会结束,眼睛里映着一脸的苍茫。男友说:“夏菁,你就像乌青的《屋顶上的孩子》一样,让人感到心疼。”夏菁没有否定,“作为一个孤独的孩子/我热爱屋顶/那上面一个人也没有/我热爱在屋顶上奔跑/感觉象飞/然后一不小心/我从高高的屋顶坠了下来/作为一个孤独的孩子/我没有发出一声叫喊”。当所有的世界抛弃夏菁时,夏菁感觉好像从高高的屋顶坠落一样,夏菁没有发出一声叫喊,那是因为夏菁还有一个世界,一个属于她自己的世界。

    2009-06-26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364
  • 命运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06级1班林宗衡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灯光铺就走不完的路深夜的校道我一个人在走天飘着数不清的细雨片片的叶旁若无人地落梦牵着我走近地铁口我拉着梦回到昏暗的路口把伞收起,点烟,徘徊脚步里出现火车站的民工臭味熏天,一堆一堆堆满可堆的道旁挤压叹息怅望抑或麻木一个秋天跟来一个冬天一个春天带走一个冬天挤上苦等的火车却载向离家离梦愈远的他乡大学的列车驶往何方你我皆是在校园等待的民工

    2009-06-27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361
  • 海边的故事

    广州大学城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06级1班林宗衡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夕阳很柔和。退潮的海多了几分恬静,夕阳的余晖从遥远的海天相接的缝隙一直铺延到另一边的天际。赶海的人提着沉甸甸的篮子唱着跑调的歌儿,逐渐消失在岸边的村落里。几只海鸥时起时落,在海面盘旋了一阵子突然“噗”的几声已扎进芦苇深处……强子用满是肌肉的双臂垫着头,黝黑的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洁白的沙滩上,双眼一直盯着夕阳渲染下的天空,好像要把大海以外的世界看透。“哥,吃饭了。哈,你又躺在沙滩上了,可别把沙滩给染黑!”玲玲的话刚完,人也来到了强子的身边,小巧的手指在他的大腿上拈了一下,“啊”的一声他笑着直躺了起来。他们肩并肩迎着夕阳走进了海边的一个小院里,身后是四排深深浅浅的脚印。院子的四周只用高低不齐的栅栏围着,里面有三间小屋。严格来说,大海才是真正的院子,因为屋子面朝着大海,也拥有着大海。涨潮的时候,潮水会涨到小院的门前,有时还会有大大小小的鱼儿跳进院子里。潮退后,沙滩像刚洗完澡一样,湿漉漉的,各色各样的贝壳满处都是。父母早逝,兄妹俩与爷爷捕鱼为生,相依为命,风风雨雨,已在这院子里度过了二十余载。爷爷正在院子里收拾着渔具。黄昏下的老人佝偻的腰背对着兄妹俩,稀疏的白发一根一根迎着风飘着。痛失爱子和媳妇的爷爷,和大海拼搏了一辈子的爷爷老了,正如黄昏的落日。“爷爷,吃饭了。”玲玲的声音。吃完饭后不久,熟悉的笛声蜿蜒进了院子,幽怨的旋律缭绕着暮色,使大海和天空突然变得愁容满面。“星子哥又在吹笛子了。”玲玲睁着蓄满清泉的双眼对强子说。强子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玲玲问哥哥。强子和妹妹来到了一座各种各样的岩石堆积成的假山前。假山坐落在沙滩一侧,后面不远是一望无际的芦苇,前面是退潮后恬静的大海。星子盘坐在假山上,长笛横在嘴边,缓缓的音符从嘴边跳出来,蜿蜒到海上、芦苇里,和着海风“呼呼”的声音,消融在逐渐降临的夜色中。淡淡的夜色里还可以看清他眼镜后面的那双深沉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的大海。强子和玲玲走近的时候他未曾发觉。“星……”玲玲刚想喊他,突然被哥哥宽大的手捂住了小嘴。强子小声对妹妹说:“你回去拿几瓶酒几条鲜鱼过来。”玲玲只得走了,三步一回头。只要几天没见星子,她的心里就像缺少什么,又像掉了什么,她的骨子里似乎在冒泡泡,不停地冒,越冒越多,快把她给淹没了……星子在村里算是个人才,只是时运不济,连续两次高考都意外失败,第一次高考前发高烧,复读的那次却不小心摔断了右手。星子放弃读书后每天除了把自己关在家里,就是到海边散心。玲玲的一家人陪他走过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刻,这家人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玲玲把酒和鱼拿来了,强子叫她先回去。接着他找来一些干柴,在沙滩上就地烤起了鱼。有点咸湿的海风里霎时飘散着鱼香味。几只夜来犹未归宿的海鸟在附近盘旋了一会,徒有羡慕的情怀,无奈地叫了几声,飞远了。鱼烤得差不多的时候强子朝坐在假山上的星子喊道:“小子,别吹了,越吹越烦人,过来喝几口!”星子回过神来,看了看强子,又望了望夜幕弥漫下的大海,收起笛子,来到强子身边坐下,拿起酒猛然就喝了一大口。“星子,你觉得我妹怎样?”“今晚的夜色不错!来,干杯!”强子只好和他碰碰,一口气灌了大半瓶。“星子,你说这大海的尽头是什么呢?如果我能划着渔船到达大海的尽头,看看那里的世界,那就算一辈子不娶老婆也没啥了!”强子点了支烟,狠狠地吐了一口,烟雾在星子面前缭绕了片刻,散开了。星子把插在树枝上的鱼在火堆上翻了翻,“这鱼真香!”清晨的大海刚睡醒,露出鱼肚白的朝阳蹲在远方的海平面上,光辉很均匀地撒在目所能及的地方。岸边停泊着许许多多的渔船,渔民光着上身叼着一根烟,把不同的鱼挑出来整整齐齐地放好。有几只海鸟展开双翅悠闲地沾一下水面,然后“嗖”的一声飞到天空,不一会又落到沙滩上,轻盈地走了几步忽然又扎进了海边的森林里,不见了。星子来到小院的时候强子正在收拾着渔网。由于大鱼的挣扎,渔网有好些地方都出现了大洞。爷爷和玲玲在仔细挑着鱼,大部分的鱼只能呼吸,身体已没有力气动弹,但还有一些仍鼓着生气的大眼睛蹦来蹦去的。玲玲穿着一身紧身衣服,曲线展露无遗,被海风吹拂的长发稍微有点凌乱,有几根贴着脸颊,戴着黑色的手套的双手正灵活挑着鱼。“星子哥,早啊!”玲玲甜甜地叫了一声。“星子还没吃早饭吧?”爷爷问,又对玲玲说:“乖孙女,你先去做早饭吧。”玲玲脱下手套,挑了几条新鲜的大鱼,笑着看了看星子,往厨房去了。星子跟爷爷一起挑起鱼来。“星子啊,爷爷今天要好好跟你说说心里的话,说得不对的地方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咳咳咳……”“爷爷,注意身体啊!您说吧,星子一定认真听的。”“你是读书人,很多大道理你比爷爷明白,这海边的生活不适合你,这小村落也不应该是你呆一辈子的地方。高考失败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想它了。星子啊,你要趁着现在还年轻到外面闯闯。”星子不敢与老人的眼神接触,只是低着头挑鱼。他知道,这不仅是爷爷一个人想对他说的话,也是爸爸妈妈、乡亲父老想对他说的。他很矛盾,真的很矛盾。外面的世界真的像想象中的那么好吗?也许当初高考成功的话这些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他好羡慕斌子。斌子是村里唯一的一位名牌大学生,再过几年就毕业了,他是这海边小村落的骄傲。星子呆呆地想着,突然被尖硬的鱼鳃刺了一下,血缓缓流了出来。爷爷叹了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玲玲和爷爷去卖鱼了。强子和星子坐在沙滩上久久望着还没退潮的海,海浪冲上沙滩时把他们下半身冲湿了。强子点了一支烟,缓缓地抽着,轻轻的烟从鼻孔飘了出来。许久,他开口了:“星子,爷爷说得对,你应该出去。”“这里不是挺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呢?”强子狠狠地摁灭烟头,用复杂的眼神瞪了星子一眼,忽然站了起来,一句话不说便一头扎进了海里。他在海里浮沉着,双手狠命地拍着浪花,像一条发狂的鲨鱼。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冒出海面,向岸边游去,又坐在了星子的身边。“你说的这些话很让我瞧不起你!小子,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多想到外面闯闯吗?但我能出去吗?我有一个没有出嫁的妹妹还有一位年老的爷爷,我能抛下他们吗?你不同,你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你为什么窝在这小村里像个娘们?你要向所有的人证明你星子不是孬种!”星子一句话也没有再说,站起来走了,身后是凌乱的脚印,不一会被海浪淹没了,痕迹无存。夜晚大海的天空显得更加广阔,圆圆的月亮挂在半空,漂浮的白云从它身上飘过时天地一下子暗淡了许多。数不清的星星一颗颗在天上和海面闪烁,风一大,天上的星星不动,海面的星星却漂浮起来。渔船暗淡的灯火零星地分布在海上,随着波浪在摇曳……玲玲同星子并肩在岸边坐着。“星子哥,过几天我要到大都市当一个大老板家的保姆了。”玲玲望着星子幽幽地说。“当保姆?!”星子瞪大了眼睛。“星子哥,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精彩是吗?星子哥……”“你不能出去,外面的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里才是你的世界!”星子发怒了。玲玲哭了,哭得很伤心。星子第一次见到她流泪。玲玲还是离开了大海,离开她的爷爷与哥哥,还有星子,到遥远的繁华的大都市去了。星子呆呆地望着月台,玲玲拼命地向他招手,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玲玲每半年都回家一次,每次回来的时候不仅手上拧满形形色色的东西,头脑也装满了奇奇怪怪的都市见闻,她用她灵巧的嘴给村里的人建造了一座无所不有的新奇繁华的无形城市。村里许多的年轻人都想方设法到城市闯闯,星子被催得更急。一年后,对城市充满崇拜的玲玲再也回不来了。可怜的玲玲被人面兽心的老板奸污了,大海的性格让她抄起水果刀把老板浑身刺透,然后割断了自己的喉咙。爷爷卧床不起了,眼泪不断地从深凹的眼里流出,老人好像把一生储存的眼泪在这一刻才全部支取出来。强子在妹妹的床上静静地望着妹妹的每一件东西,静静的静静的,许久许久……笛声从星子唇边流出,消散在哀怨的海风里,两行清泪挂在脸庞,延伸到笛子上面。玲玲的笑容,玲玲的身影,玲玲的体温……一幕幕掠过。星子背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院子。“爷爷,我走了!”他拍拍站着的强子,说了声“照顾好爷爷,保重!”头不曾回,跨出了院子,泪水已忍不住在眼眶打滚。时间似乎在停止不动,又似乎在飞快流转。村里唯一的名牌大学生斌子毕业了,但不久斌子自杀的消息也传来。没人敢相信这是真的。可它就是事实,不可改变的事实,斌子真的死了,而且是自杀的!星子听了斌子的消息,一个人默默地倚在霓虹灯闪烁的街头的栏杆上喝着酒。身边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当小工,当保安,当苦力,踩三轮车,卖蔬菜……飘荡一年了,流尽汗水,受尽白眼,尝尽苦头,依然一无所有!往镜子看看自己的形象,好心痛好心痛,痛到麻木的地步!好想念海边的生活,那里的人那里的海那里的鱼那里的鸟那里的风那里的树那里的芦苇……星子不声不响地回来了。院子的门半掩着,院里没有了往日晾晒的渔网和挂在墙上的咸鱼,屋角垂着被海风吹破的蜘蛛网,静悄悄的,有一股浓浓的阴气……“咳咳咳……咳咳咳……”里面传来令人难受的咳嗽声。是爷爷!星子走了进去,只见老人躺在床上不断的喘息。“咳咳咳……咳咳咳……”咳嗽声又一阵阵响起。“强子呢,强子那王八蛋到哪去了?”星子在心里暗骂。“爷爷,我是星子。我回来了!”他哭着趴在床上紧紧地抱着老人。“星子……咳咳咳……真的是你吗?咳咳咳……”老人颤抖的手在“孙子”脸上激动地摸着。“爷爷,是我。我是星子……强子呢,爷爷?”两个月前,城里一个权势人物来海边的小村子度假,他来海边时强子和爷爷热情款待了他。一天他约强子到假山上聊天。“这个院子挺好的,我很喜欢,你开个价吧!”“这是我们的根!”强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年轻人,别激动。你好好想想,你爷爷即将寿终,你卖了就可以拿到一大笔钱,吃喝玩乐享受人生都随你了!”“你混帐!”强子一怒之下朝他脸上就是一拳,然后飞起一脚往他小腹踢去。他晃了晃,脚跟站不稳,从假山上摔了下去,头砸在石头上,死了。强子入狱后爷爷再也站不起来。村民轮流来院子里伺候老人。波涛汹涌,浪花滚滚,拍打着岸边的巨石。“啊!啊!!啊!!!”星子大吼了几声,拼命地朝海中央冲去……被惊动的海鸟逃命似的一头扎进了森林……

    2009-02-06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360
总28页,文章1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