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云游(12,完)

    (十九)早晨昏黄的路灯还没关,高高的灯柱,昏黄的光交汇成柔弱迷蒙的声波,宛如大雾一般漫过整条街道,轻笼整个晨空。肖濛第一次在大学城的中环上奔跑起来,她能感觉得到耳边的风吹很响。她的呼吸就像是被放逐的流动气息。落叶在她的脚下如同昨天已经被岁月纷乱的脚步堙没,可是我们记忆中是否还珍藏着那个完美如初的昨天?“中心湖……十五分钟后……后果自负……”肖濛感到伊诺的神智并不清醒,怎样都行,哪怕伊诺恨她也行,只要她平安无事。肖濛慢慢停住脚步,湖就在眼前了。她感到心脏前所未有地剧烈跳动着,她觉得除了心跳她什么也没听见。肖濛好像远远看到伊诺站在湖边,她想喊她,可是只有喘息声。肖濛刚想走过去,突然觉得自己左胸骨后还是心脏的地方又疼痛起来,最近心总会隐隐作痛。肖濛以为忍一下就行了,但这次疼痛像潮水般涌来,向左肩、左臂射辐射开来,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颤抖,冰冷在她身上自心脏处缓缓地蔓延到全身。肖濛感到头像灌了铅那般沉,不得不坐了下来,一手死死抓住胸口的衣服由于手抓得用力,手指关节部位呈现出绝望无助的苍白,胃口为虎作伥地翻腾起来,毛孔拼命地紧缩,浑身的骨头像要冲破肌肤蹿出来。肖濛急促着喘着气,瑟瑟发抖,眼神幽深得像长长不见尽头的画廊入口处,微微发出蓝白色的荧光,就像是从遥远星系飞来的冰陨石。肖濛清晰地感到一股股冷气从周身肌肤上的毛孔钻出,形成一层厚厚的重膜,将之包围住,乃至魂窍也被这寒意绕住了。手凉嗖嗖,她恍恍惚惚似乎看到父亲那双冰冷的手抚摸着她的额头,这种自父亲的手传递来的痛惜的温度只有在她发高烧时才能享受到。她很想开口叫声父亲,可是她怕一开口父亲就会离开,而且她喘着气,完全说不出话来。所以,她受不了乐言看她时那满是痛惜的眼光,她承受不起。乐言好像就那样痛惜地看着她,告诉她:“你要学会放松啊!这样活很累。”肖濛心里默默地念道:“我知道我这样过很累。可是,要是我现在肩膀放松,我会一下子就土崩瓦解的。我一直这样撑着,以前这样,现在如此,往后也只能这样活着。难道你想看着我分崩离析,像摔坏的玻璃杯碎片,一片一片无法再次修复。”“原谅我。乐言,不是我不知道你为我好,不是我存心在为难你,只是……就当是我在和自己怄气吧。”肖濛的呼吸越来越短促,同时心口如刀割般疼痛不息。“一切不过人走茶凉。”江少游冷冷的声音响起。“肖濛,我们永远是朋友,永远。”肖濛觉得心愈发得痛了:““游,其实我很想问一句,永远有多远?”肖濛的脉搏越来越细弱,似乎看见小蝶抱着鸽子对着她笑。肖濛紧紧抓住的手慢慢松开。那双曾经让人看不到底的眼睛再也不叫人迷惘困惑了,因为那长长的走廊上所有的灯光都已全部熄灭,像个黑森森的无底洞。就如大门一关,什么都看不到了……(二十)小暑才刚过一周,天气很闷热,一辆平车如同小舟划过湖面那么静悄悄地漂了进医院。女孩的五官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模糊,像是一湾浅浅清凉的水,随时可以变化……当医生走出急诊室时,江少游等人迎了上去。“通知家属……”他们走进去,肖濛安详地躺着。苏曼因的眼睛立即红了。江少游走了过去,坐在床上,突然,他拉开盖在肖濛身上的白布。“你要做什么?”伊诺叫了起来。江少游没有回答,依旧是苍白到没血色的脸,肖濛似睡着一样,睡的那么沉,就如沉进了深海,觉察不到一丝细微的睡息。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未如此认真地看过她,像个精灵,一个没有法力只会让人操心的精灵。他扶起肖濛,抱着她,轻抚她的头发,第一次感受到这瘦小身躯能瘦弱柔软到什么程度。“游!”方舒雅轻轻喊了一声,但江少游好像什么也没听见。方舒雅不再开口。伊诺忍不住上前阻止他。她情愿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是她自己。哪怕是处于现在这种状态。这一刻,江少游和肖濛对她来说,是如此地陌生。但方舒雅拦住了她,低声说:“由得他吧。”伊诺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她掩住口跑出病房。方舒雅静静地站着,江少游少有的忧郁呈现在她眼前,她似乎听到什么自遥远的云边传来……天似乎亮了,隔着窗,传来鸟的叫声。许七夜睁开朦胧的眼睛,黑蒙蒙的,从床上直接滚下来躺在地毯上,打开落地灯。起身拉开窗帘,外面的天还是黑的,隐隐有点亮光。远处的一切全笼罩在黑暗中。打开窗,风吹了进来,很清爽,卷动的窗帘像波浪一样。他的手触到钢琴,神经质地弹着。突然手像没力气似的一松,往琴键上一划,裂帛般的声响。许七夜惘然若失,心像是空出了一大块,耳边似乎有什么响起,像是来自极为遥远的云层中。篮球场上,几个体格健壮的男人正在打篮球。“乐言,接球!”乐言正上前想接住球,精神恍惚了一下,球从左脸擦了过去,脸顿时火辣辣的,红肿起来。“没事吧?怎么走神了呢?”“没事。”乐言捂住脸说着。“快到医务室看看吧。”有人故意大声说笑:“要不破了相看你怎么当新郎官。”旁边的人都笑了,知道是拿乐言已经订了婚的事情取笑。乐言笑了笑,跑开了。乐言坐在宿舍里,涂了药的脸有点热辣辣的。但他觉得砸到的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心,他的心好像装了什么东西,沉沉的。沉重得有些难受。他拉开抽屉,厚厚的相册下有一块淡绿色的手帕,整整齐齐地叠放好。他的心愈发得沉了,轻轻地合上抽屉。

    2009-06-28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64
  • 永不褪色的蓝

    学南6-627应金娜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莲花山的风筝赛场上,各式各样的风筝正飞翔在蔚蓝的天空下,众人心情飞扬,叫嚣着谁的风筝更高。其中,有个怪异的风筝,不像蝴蝶,不像蜻蜓,不像蜜蜂,谁也看不出是什么,简直就是四不像,它能飞起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它的主人是一个漂亮女孩,正叫嚷着身边的男孩帮忙再放高一点。与那边的热闹相比,亭子里显得异常安静,颜沫就坐在长凳上,倚着栏杆,眼底含笑地看着这一切。那个男孩叫浩,女孩是男孩的女朋友炎。沫怎么都不通自己是怎么被他们俩拉来这里当电灯泡的。一个人的时候,思绪就会飘得很远。沫和浩初中就认识了,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关系,曾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传出他俩的绯闻,但仅仅是绯闻而已。浩曾对外宣称:沫是我的知己。大家以为是两人不想早恋,上了大学就会有所发展,可是仍不像众人想象那般,浩已经交了两任女朋友的举动清楚地告诉众人:沫仅是他的知己,不是恋人。其实,沫也曾想过,像浩这么优秀的男生,自己怎么就不会像喜欢恋人一样喜欢他,而喜欢他当自己的朋友呢?结果是无解,感情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的。突然,又想起了浩的第一任女朋友柔。初次见面,沫就敏感地觉察到来自柔的微微敌意。在三人相处时,柔总喜欢黏在浩的身边,似乎在宣告着自己的所有权。之后,每当浩邀请她一起去吃饭或游玩,沫总是推脱。以为这样就相安无事了。直到有一天,在寝室楼下遇到了争吵中的两人,气愤中的柔看见了她,跑到沫的面前。“啪!”甩手就是一巴掌。所有人都惊呆了,柔也看着自己的手,似乎连她自己也无法置信自己会这样做。空气中,传来一丝叹息。沫抚着自己的脸,一脸平静,似乎,早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没有生气,没有伤心,甚至连一个指控的眼神都没有给柔。“你在干什么?!”浩反应过来,对柔咆哮。柔看着这个对自己发脾气的男生,这个她一直想要抓住的男生,眼底闪过一丝伤心,捂着脸跑开了。“沫,你怎么样?很痛吗?”浩想要拿开沫的手,看看伤得怎么样。还是不能避免吗?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吗?男生和女孩就是不能有单纯的友谊吗?沫抚着痛辣辣的脸,觉得心里,有什么裂开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沫只看见浩的嘴巴一张一合,却听不清他在讲什么。看着眼前有些慌张的浩,她觉得好累,好累。“我没事。”沫轻轻说道,避开他,一个人浑浑噩噩地走了。后来,浩告诉她,他们要分手,沫觉得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会在自己寝室楼下,那里并不是约会的好地方,浩却始终不肯说出真相。过了约一个月,柔找到了沫。“对不起,我上次太冲动了,你能原谅我吗?”柔眼里净是歉意。“没关系,我都忘了。”沫笑笑。上帝说,如果有人打你的左脸,你就把自己的右脸也凑上前让他打。可是,自己并没有那么伟大,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事。打回去吗?不,虽然自己只是不小心插进去的无辜者,但是她,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女生而已。“最近我想了很多,发现我做错了很多事。知道那天我们为什么会在你的寝室楼下吗?”柔的眼光有点迷离,“因为我觉得是你插在我和浩的中间,我想要你离开浩,我没有你的电话,只能直接去找你。可是,浩觉得我无理取闹,接着我们就分手了。”沉默了一会。“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有一种威迫感。总觉得你是我和浩的障碍,因为我知道你在他心里的地位很高。我曾经好多次提出要给你介绍男朋友,可是,浩每次都拒绝。他越维护你,我就越生气,伤心。那时我好害怕失去他。现在想来,那时的我好傻,因为浩太优秀了,我总是患得患失,想尽一切办法抓住他,结果不但失去他,还伤害了你,我都想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现在,离开了他,我反而轻松了,不会再担心失去,静下心来想想,才发现自己做了很多错事。其实,你是一个好女孩,成为你的朋友会是一件幸福的事吧。”原来,浩不肯说,是不想自己自责得更深,也想给自己喜欢过的女生留一点尊严。温柔的浩呀,你也没想过会发生更糟的结果吧。心里,有什么东西放下了。“谢谢你!”沫冲柔笑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一个月的时间不算长,但也足以够让迷茫中的人想清楚一些事。沫是想通了,可当想到有人还在伤心,心里仍不能释怀。既然她已经想通,自己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柔不明其意,沫却转身离开了,她要去做一件事,一件早就应该做的事。她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终于想通了吗?”电话那头传来浩沉稳的声音。沫愕然,“你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一个笨女孩把莫名其妙的事往自己身上揽,把多年的好友晾在一边一个月不理不睬,我有什么不知道的?”声音明显带气,“认识这么多年了,还不了解你这个笨丫头心里想什么才奇怪呢。我和柔分手是我们两个人的问题,你干嘛胡思乱想?再不想伤害别人了,就把自己藏起来。有时真想撬开你那个小脑袋瓜,看看里面到底在装些什么,怎么总爱钻牛角尖,还是越劝钻得越进的那种,所以不能主动跟你谈,只好等你慢慢想通啦。竟然一个月不理我,想想就有气。”“对不起。”有人生气自己应该担心才对,可沫的心情就是忍不住上扬。仿佛可以看见浩一边数落着一边翻着白眼。“行啦,想通了就好。不过还是得赔我点什么,我可担心了一个月呢。这样吧,今晚一起吃饭吧,你请客哦。”“好。”以为只是两个人,沫完全没有想过竟然有第三个人。当看到浩跟一个女生亲密地在一起时,沫好想逃。可是,来不及了,浩已经发现她了。“你没有告诉我还有别人。”沫低声控告。“告诉你的话,你还会来吗?放心吧,你会喜欢她的。”浩安抚有点不安的沫。在浩去买饮料的空趟,炎目不转睛地看着沫。沫故作不知,但心里极为不安。“浩经常提到你。”炎打破了沉默,“开始时我把你当情敌,可是,见到你后,我就知道我们会成为朋友。”沫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不解。“在我和浩决定要在一起的第一天,他就告诉我一件事。他说,你很重要,他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包括我。如果我让你受伤了,他会要我付出代价。听听,这是一个男生该对女朋友说的话吗?任谁听了都会生气的吧。”浩,你真的说过那样的话吗?你想害死我呀。沫在心里苦笑。“那时,我就决定,当我看见这个女生的时候,一定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我讨厌预埋的不定时炸弹。可是,当我看见你,我发现自己想错了。我看得出来,你和浩是真正的朋友。而且你的身上有让人安心的因子,我喜欢你。”“你一点都不介意吗?”从这一刻开始,沫觉得有必要好好了解眼前的女生了。“为什么要介意?我是他的女朋友,你是他的好朋友,我们一点冲突都没有,分工明确。”“也许,某一天会发生日久生情之类的事,他喜欢上我了,”沫的眼底闪过一抹恶作剧。也许,也是阻止另一个悲剧的开始。“你看看,我的拳头有多大?”炎把自己的手握紧,展现在沫的眼前。“呃?”沫不解。“听说人的心只有拳头那么大,我的拳头就只有这么大而已,如果我要担心每一件可能发生的事,烦恼就已经塞满我的心了,哪里还有空间装快乐的事?说不定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呢。再说,若真有那么一刻,让给你也无妨。我喜欢的是喜欢着我,宠着我的浩,若他不喜欢我了,也就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了,又何必强求?也许是我先喜欢上别人也不一定。”炎笑得坦然。“曾经有人把我当成是障碍。”沫低声说道,似在自言主语。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已经想通,仍希望有人能对自己说出那些话,其实也只是想找个人来代替自己说出心里话而已,而面前的她,似乎是最合适的人选。“她没有安全感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必要迁就她。就算没有你,她也会把别人当成假想敌。她以为除掉男生周围的枝枝蔓蔓就安全了,没有了遮蔽,她只会更加没有安全感而已。”沫有种错觉,觉得坐在自己面前的正是自己,她们,很像,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我保证,我和浩之间的线永远是蓝色的,永不褪色的那种。”沫知道自己即将多一个朋友,一个真正的朋友。“谢谢,我相信你。”两人相视而笑。回来的浩看着达成某种共识的两人,直觉自己以后的人生不太好过了。“沫,你也过来玩呀。我是叫你出来玩的,不是叫你来坐着的。”炎的声音唤回了沫的思绪。“好,我现在就过去。”空气里,弥漫的是幸福的味道。柔,若你看到这一切,会作何感想?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不同颜色的线。红色的色彩太强烈,让人难以平静;蓝色的色彩温柔,有让人安静的力量。曾经,他的红色的那一头是你,蓝色的那边是我。你以为蓝色总有一天会变成红色,想把它剪断。可是,若没有了蓝色,你让他那因为红色而起伏不定的心如何平复下来呢?所以,以后,不管红线的那边是谁,只要蓝线那边的他不放弃,我,也决不放弃。

    2009-06-28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64
  • 邂逅

    文学院中文系06级1班林宗衡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人潮中无意对视你不认识我正如我不认识你你微微的一笑我看清了一个世界白云红着脸停留直到飞鸟载走

    2009-07-05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63
  • 春日大学城遣怀

    广州大学城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06级1班林宗衡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其一孤城暮雨单飞燕,小道行人几落花。日晚擦肩撑伞女,清香淡淡白衣纱。其二苍穹万里朦胧色,最是人间浪漫情。细雨纷飞随意落,春风乱舞任花惊。珠江流水蓬莱尽,小岛清山蜀道平。戏酒狂歌仙上客,天涯纵马一身轻。

    2009-02-06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62
总28页,文章1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