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大学城缺少了什么?

    广州大学城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06编辑出版班张述远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在小谷围岛上的大学城生活了两年有多,我一直很享受这里的恬静清幽,但时间长了,我开始时常在思索着这样一个问题,大学城缺少了什么?已故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1931年在清华就职时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毋庸置疑,大学城是不缺少大楼的,坐381环绕大学城一圈,整齐林立的大楼令人目不暇接,这里俨然成了水泥森林,成了现代化建筑的一个缩影。那大师呢?曾有人戏言,大学城里的大楼比大师还多。不可否认,自高校扩招以来,教育产业化的弊病日益凸显,且当今社会浮躁之风肆意横行,能埋头研究学术的老师已不多见,更有甚者以打赌来论断学术观点的是否正确,这样的老师,我们能指望他成为大师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一个教授都只会打赌了,还能指望他教给学生什么?我们的高校教育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真是令人扼腕、叹息!高校教育应该是精英教育还是大众教育,这是教育界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但如今这个争论早已过时,高校扩招已成定势,我们都是高校扩招洪流中的一员,我们怀着对大学美好的憧憬来到大学城,经历过心理的巨大落差,然后渐渐习惯,渐渐适应,终于不抱任何奢望。其实我们很想改变这一切,但在现实面前,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我们唯一能能做的是让自己在高校这一堆数量庞大的产品中让自己优秀一点,不至于被洪流无情地埋没。高校里还有没有称得上大师的老师?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当今学术腐败之风蔓延,埋头研究学术的老师已不多见,但并不意味着已经消失。高校有大师,但大学城没有大师,因为大师都在城外。大学城本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在西方,大学城是自然形成的,是大学发展过程中,大学本身的规模越来越大,有的大学聚集在一起,大学周围或大学校园本身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城镇,自然而然形成的。然而,“大学城”这个概念来到我们国家却完全变质了,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大学城,是把“大学”和“城市”两个本毫无关联的概念生拼乱凑地凑到了一起,到头来,成了两不像,既没有大学本身的历史文化沉淀,也缺乏社会历史演化过程中自然形成的城市个性。大师都在城外,大学城俨然成了学生的城堡,学生触目皆是,大师却难觅其踪,即便邂逅,也都是行迹匆匆。本来大师就不多见,老师中能称得上大师的寥寥可数,而与大师相处的时间不过是课堂的一个半小时。当我抱着满腹的疑问在课堂结束时欲与大师交流时,却见大师已收拾行囊准备离去。我惊讶于大师匆忙的脚步,大师说:“我也很想留下来抽出时间和你们交流,但校车不等我啊。”大师不在城内,即便有这样的心,也没有这样的条件,何来面对面的交流?我很羡慕以往的大学生,那时老师和学生没有城的阻隔,老师和学生住得很近。《新周刊》副主编周可老师谈起他的大学生活,总是一副怀念的神情:“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事没事就爱往老师家跑,很多学问和感觉,都是晚上私下里在老师家喝茶聊天时收获的。”如今在城内的我是不敢奢望的了。时代在发展,老师和学生的距离却在拉远,大师都跑到城外去了。虽然现在通讯发达,手机、邮件都很方便联系,但缺乏与大师面对面的交流,得到的总没有想象的那么多,总是感觉缺少了点什么。最近听说城内有高校推出举措,新进的老师必须住在城内,以给师生更大的交流空间。我的心底陡然升起一丝希望,大师进城了,会不会回复到以前周可老师所说的师生喝茶聊天谈学问的日子?若是如此,将是莘莘学子之福,是高校教育之福!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不能对大学城太苛求,毕竟它还年轻,各方面都有待完善和改进,但我们有理由期待,大学城的未来是育人的天堂,是学术的殿堂!

    2009-02-06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93
  • 海边的故事

    广州大学城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06级1班林宗衡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夕阳很柔和。退潮的海多了几分恬静,夕阳的余晖从遥远的海天相接的缝隙一直铺延到另一边的天际。赶海的人提着沉甸甸的篮子唱着跑调的歌儿,逐渐消失在岸边的村落里。几只海鸥时起时落,在海面盘旋了一阵子突然“噗”的几声已扎进芦苇深处……强子用满是肌肉的双臂垫着头,黝黑的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洁白的沙滩上,双眼一直盯着夕阳渲染下的天空,好像要把大海以外的世界看透。“哥,吃饭了。哈,你又躺在沙滩上了,可别把沙滩给染黑!”玲玲的话刚完,人也来到了强子的身边,小巧的手指在他的大腿上拈了一下,“啊”的一声他笑着直躺了起来。他们肩并肩迎着夕阳走进了海边的一个小院里,身后是四排深深浅浅的脚印。院子的四周只用高低不齐的栅栏围着,里面有三间小屋。严格来说,大海才是真正的院子,因为屋子面朝着大海,也拥有着大海。涨潮的时候,潮水会涨到小院的门前,有时还会有大大小小的鱼儿跳进院子里。潮退后,沙滩像刚洗完澡一样,湿漉漉的,各色各样的贝壳满处都是。父母早逝,兄妹俩与爷爷捕鱼为生,相依为命,风风雨雨,已在这院子里度过了二十余载。爷爷正在院子里收拾着渔具。黄昏下的老人佝偻的腰背对着兄妹俩,稀疏的白发一根一根迎着风飘着。痛失爱子和媳妇的爷爷,和大海拼搏了一辈子的爷爷老了,正如黄昏的落日。“爷爷,吃饭了。”玲玲的声音。吃完饭后不久,熟悉的笛声蜿蜒进了院子,幽怨的旋律缭绕着暮色,使大海和天空突然变得愁容满面。“星子哥又在吹笛子了。”玲玲睁着蓄满清泉的双眼对强子说。强子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玲玲问哥哥。强子和妹妹来到了一座各种各样的岩石堆积成的假山前。假山坐落在沙滩一侧,后面不远是一望无际的芦苇,前面是退潮后恬静的大海。星子盘坐在假山上,长笛横在嘴边,缓缓的音符从嘴边跳出来,蜿蜒到海上、芦苇里,和着海风“呼呼”的声音,消融在逐渐降临的夜色中。淡淡的夜色里还可以看清他眼镜后面的那双深沉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的大海。强子和玲玲走近的时候他未曾发觉。“星……”玲玲刚想喊他,突然被哥哥宽大的手捂住了小嘴。强子小声对妹妹说:“你回去拿几瓶酒几条鲜鱼过来。”玲玲只得走了,三步一回头。只要几天没见星子,她的心里就像缺少什么,又像掉了什么,她的骨子里似乎在冒泡泡,不停地冒,越冒越多,快把她给淹没了……星子在村里算是个人才,只是时运不济,连续两次高考都意外失败,第一次高考前发高烧,复读的那次却不小心摔断了右手。星子放弃读书后每天除了把自己关在家里,就是到海边散心。玲玲的一家人陪他走过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刻,这家人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玲玲把酒和鱼拿来了,强子叫她先回去。接着他找来一些干柴,在沙滩上就地烤起了鱼。有点咸湿的海风里霎时飘散着鱼香味。几只夜来犹未归宿的海鸟在附近盘旋了一会,徒有羡慕的情怀,无奈地叫了几声,飞远了。鱼烤得差不多的时候强子朝坐在假山上的星子喊道:“小子,别吹了,越吹越烦人,过来喝几口!”星子回过神来,看了看强子,又望了望夜幕弥漫下的大海,收起笛子,来到强子身边坐下,拿起酒猛然就喝了一大口。“星子,你觉得我妹怎样?”“今晚的夜色不错!来,干杯!”强子只好和他碰碰,一口气灌了大半瓶。“星子,你说这大海的尽头是什么呢?如果我能划着渔船到达大海的尽头,看看那里的世界,那就算一辈子不娶老婆也没啥了!”强子点了支烟,狠狠地吐了一口,烟雾在星子面前缭绕了片刻,散开了。星子把插在树枝上的鱼在火堆上翻了翻,“这鱼真香!”清晨的大海刚睡醒,露出鱼肚白的朝阳蹲在远方的海平面上,光辉很均匀地撒在目所能及的地方。岸边停泊着许许多多的渔船,渔民光着上身叼着一根烟,把不同的鱼挑出来整整齐齐地放好。有几只海鸟展开双翅悠闲地沾一下水面,然后“嗖”的一声飞到天空,不一会又落到沙滩上,轻盈地走了几步忽然又扎进了海边的森林里,不见了。星子来到小院的时候强子正在收拾着渔网。由于大鱼的挣扎,渔网有好些地方都出现了大洞。爷爷和玲玲在仔细挑着鱼,大部分的鱼只能呼吸,身体已没有力气动弹,但还有一些仍鼓着生气的大眼睛蹦来蹦去的。玲玲穿着一身紧身衣服,曲线展露无遗,被海风吹拂的长发稍微有点凌乱,有几根贴着脸颊,戴着黑色的手套的双手正灵活挑着鱼。“星子哥,早啊!”玲玲甜甜地叫了一声。“星子还没吃早饭吧?”爷爷问,又对玲玲说:“乖孙女,你先去做早饭吧。”玲玲脱下手套,挑了几条新鲜的大鱼,笑着看了看星子,往厨房去了。星子跟爷爷一起挑起鱼来。“星子啊,爷爷今天要好好跟你说说心里的话,说得不对的地方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咳咳咳……”“爷爷,注意身体啊!您说吧,星子一定认真听的。”“你是读书人,很多大道理你比爷爷明白,这海边的生活不适合你,这小村落也不应该是你呆一辈子的地方。高考失败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想它了。星子啊,你要趁着现在还年轻到外面闯闯。”星子不敢与老人的眼神接触,只是低着头挑鱼。他知道,这不仅是爷爷一个人想对他说的话,也是爸爸妈妈、乡亲父老想对他说的。他很矛盾,真的很矛盾。外面的世界真的像想象中的那么好吗?也许当初高考成功的话这些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他好羡慕斌子。斌子是村里唯一的一位名牌大学生,再过几年就毕业了,他是这海边小村落的骄傲。星子呆呆地想着,突然被尖硬的鱼鳃刺了一下,血缓缓流了出来。爷爷叹了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玲玲和爷爷去卖鱼了。强子和星子坐在沙滩上久久望着还没退潮的海,海浪冲上沙滩时把他们下半身冲湿了。强子点了一支烟,缓缓地抽着,轻轻的烟从鼻孔飘了出来。许久,他开口了:“星子,爷爷说得对,你应该出去。”“这里不是挺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呢?”强子狠狠地摁灭烟头,用复杂的眼神瞪了星子一眼,忽然站了起来,一句话不说便一头扎进了海里。他在海里浮沉着,双手狠命地拍着浪花,像一条发狂的鲨鱼。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冒出海面,向岸边游去,又坐在了星子的身边。“你说的这些话很让我瞧不起你!小子,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多想到外面闯闯吗?但我能出去吗?我有一个没有出嫁的妹妹还有一位年老的爷爷,我能抛下他们吗?你不同,你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你为什么窝在这小村里像个娘们?你要向所有的人证明你星子不是孬种!”星子一句话也没有再说,站起来走了,身后是凌乱的脚印,不一会被海浪淹没了,痕迹无存。夜晚大海的天空显得更加广阔,圆圆的月亮挂在半空,漂浮的白云从它身上飘过时天地一下子暗淡了许多。数不清的星星一颗颗在天上和海面闪烁,风一大,天上的星星不动,海面的星星却漂浮起来。渔船暗淡的灯火零星地分布在海上,随着波浪在摇曳……玲玲同星子并肩在岸边坐着。“星子哥,过几天我要到大都市当一个大老板家的保姆了。”玲玲望着星子幽幽地说。“当保姆?!”星子瞪大了眼睛。“星子哥,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精彩是吗?星子哥……”“你不能出去,外面的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里才是你的世界!”星子发怒了。玲玲哭了,哭得很伤心。星子第一次见到她流泪。玲玲还是离开了大海,离开她的爷爷与哥哥,还有星子,到遥远的繁华的大都市去了。星子呆呆地望着月台,玲玲拼命地向他招手,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玲玲每半年都回家一次,每次回来的时候不仅手上拧满形形色色的东西,头脑也装满了奇奇怪怪的都市见闻,她用她灵巧的嘴给村里的人建造了一座无所不有的新奇繁华的无形城市。村里许多的年轻人都想方设法到城市闯闯,星子被催得更急。一年后,对城市充满崇拜的玲玲再也回不来了。可怜的玲玲被人面兽心的老板奸污了,大海的性格让她抄起水果刀把老板浑身刺透,然后割断了自己的喉咙。爷爷卧床不起了,眼泪不断地从深凹的眼里流出,老人好像把一生储存的眼泪在这一刻才全部支取出来。强子在妹妹的床上静静地望着妹妹的每一件东西,静静的静静的,许久许久……笛声从星子唇边流出,消散在哀怨的海风里,两行清泪挂在脸庞,延伸到笛子上面。玲玲的笑容,玲玲的身影,玲玲的体温……一幕幕掠过。星子背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院子。“爷爷,我走了!”他拍拍站着的强子,说了声“照顾好爷爷,保重!”头不曾回,跨出了院子,泪水已忍不住在眼眶打滚。时间似乎在停止不动,又似乎在飞快流转。村里唯一的名牌大学生斌子毕业了,但不久斌子自杀的消息也传来。没人敢相信这是真的。可它就是事实,不可改变的事实,斌子真的死了,而且是自杀的!星子听了斌子的消息,一个人默默地倚在霓虹灯闪烁的街头的栏杆上喝着酒。身边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当小工,当保安,当苦力,踩三轮车,卖蔬菜……飘荡一年了,流尽汗水,受尽白眼,尝尽苦头,依然一无所有!往镜子看看自己的形象,好心痛好心痛,痛到麻木的地步!好想念海边的生活,那里的人那里的海那里的鱼那里的鸟那里的风那里的树那里的芦苇……星子不声不响地回来了。院子的门半掩着,院里没有了往日晾晒的渔网和挂在墙上的咸鱼,屋角垂着被海风吹破的蜘蛛网,静悄悄的,有一股浓浓的阴气……“咳咳咳……咳咳咳……”里面传来令人难受的咳嗽声。是爷爷!星子走了进去,只见老人躺在床上不断的喘息。“咳咳咳……咳咳咳……”咳嗽声又一阵阵响起。“强子呢,强子那王八蛋到哪去了?”星子在心里暗骂。“爷爷,我是星子。我回来了!”他哭着趴在床上紧紧地抱着老人。“星子……咳咳咳……真的是你吗?咳咳咳……”老人颤抖的手在“孙子”脸上激动地摸着。“爷爷,是我。我是星子……强子呢,爷爷?”两个月前,城里一个权势人物来海边的小村子度假,他来海边时强子和爷爷热情款待了他。一天他约强子到假山上聊天。“这个院子挺好的,我很喜欢,你开个价吧!”“这是我们的根!”强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年轻人,别激动。你好好想想,你爷爷即将寿终,你卖了就可以拿到一大笔钱,吃喝玩乐享受人生都随你了!”“你混帐!”强子一怒之下朝他脸上就是一拳,然后飞起一脚往他小腹踢去。他晃了晃,脚跟站不稳,从假山上摔了下去,头砸在石头上,死了。强子入狱后爷爷再也站不起来。村民轮流来院子里伺候老人。波涛汹涌,浪花滚滚,拍打着岸边的巨石。“啊!啊!!啊!!!”星子大吼了几声,拼命地朝海中央冲去……被惊动的海鸟逃命似的一头扎进了森林……

    2009-02-06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92
  • 思想最深刻者,热爱生机盎然

    林妮文综2班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思想最深刻者,热爱生机盎然。这是德国哲人海德格尔说的。哲学家自有令人敬佩的远见,他们的目光是能穿透时空的。现在的人们动不动就自杀,视生命如鸿毛,昨天听一个学习很好的同学说想死,真是让我惊讶万分。原因是争夺利益之战让她心力交瘁,觉得生活得很不开心。我对她说生命是最重要的,有了坚强的生命才能在世界上乘风破浪。以前读张晓枫的《敬畏生命》,并不能体会那种深刻的含义,现在渐渐明白生命是这世上,或者宇宙间最值得歌颂和敬畏的东西。我说东西并不是怀有轻视之意,恰恰相反,东西,表明它是实实在在的。而正因为实在,它不容忽视,它值得热爱,值得尊重。现代的人们物质条件优越,反而不知道感恩了,容易忽视生命中的一切美好。他们忽视,是因为他们感受不到,感受不到人性的光辉,感受不到创造生命的自然的伟大与奇妙,感受不到人之为人的优越性。而因此,他们便容易轻视人文关怀,容易得意时张牙舞爪,失落时自暴自弃,容易把自己的快乐凌驾于他人的痛苦之上,以欺负弱小为快。这是一种生命的空虚。思想最深刻者,热爱生机盎然。当下是一个信息化,商业化的社会,人们很容易就把人性那些最需要的文化装备忽略掉,一味追寻商业利益最大化,物质程度最大化,而当到了想要的一切钱,楼,车,名,性欲全都得到满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力去支撑这个巨大的物质的快乐球。因为他们内心的那种能把这些外在的东西内化,美化,溶化,同化,消化的力量太薄弱了。这种力量来自道德力,感性力,仁爱之力。为什么?因为这种力量才是一个人真正的财富,有了这份内心的强大,才能对现实与理想进行融会贯通,才能接近生活的真善美,也才能过得自在快乐。有人认识到现代文明的这种弊病了,于是大量的复古产品接踵而来,红楼翻拍,赤壁,三国,哪一部不是打着传统的旗号,追述历史,拼命想抓住点文化气息。这是意识到现代文明水源枯竭的人们在寻根,想在老祖宗那里掏宝贝。远的不说,就说清末民国初的辜鸿铭,一位生在外国,学在外国,精通欧洲多门语言的学者,却拖者长辫,戴者瓜皮帽,一身师爷装行走在北大校园里,这用当下的说法叫行动力,他这样做摆明捍卫中华传统文化,凭它西风如何盛行,他辜鸿铭见过世面多了,什么法国,德国,英国,还是咱大中华好啊.后来的傅雷不也是学贯中西了吗,但还是中国的儒学,道学给他的人格影响最深.鲁迅骂传统礼教吃人,他是太了解华夏五千年的文化了,他是太了解中国人了,于是,他以一个怀着对中国文明的热爱的战士身份去捍卫她,保护她.深刻的批评源于了解,有多恨源是有多爱.而四十多年前那场大浩劫更让经历过的老知识分子看到民族与个体生命的连接,看到人性关怀的伟力,看到生命真正的美好。他们走过了大半人生,经历了风风雨雨,最后说,人生是一条道路,一步一步走下去,没有平凡与伟大。有情有感有体会,真正生命内在的体会,那才是你选择的人生,于是生命便因此而有价值,开始生长,像窗外的月桂树一样生机盎然。也许正像老子所说的物极必反,物质化到顶了需要来点精神文化调剂一下。有了调剂,希望在一片精神文化沙漠上栽树种草,梦想寄托在绿洲上。这种调剂可以是音乐,色彩,诗歌,舞蹈,让大家抽点时间放一放手头的工作,谈一谈争名夺利的热切念头。有了这种调剂,希望能让炸鸡食品店,我是指麦当劳,肯德基这些快餐店多一点鸡德,当他们杀鸡的时候也想想人性点的方法。有了这种调剂,希望旅游胜迹,文物古迹能少受点虐待,这种虐待可是多方面的,从不合理的开发到游客的无意识破坏,还有商业气息愈浓的炒作,令人恶心的装饰,把好好的文化活生生的埋葬了。有了这种调剂,希望家庭里的和家庭外的人与人之间少一点冷漠多一点交流与沟通,多一点体谅与关心。写这篇小文,也是因为积蓄已久的想法想要表达,也许粗陋的文笔并不能完全表达笔者的真正所想,但愿能抛砖引玉吧,让更多人思考这个问题。碧草

    2009-02-06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91
  • 蜕变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0805班冯晓云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师范大学海碰子文学社推荐(一)“这……”联谊会上,叶子微在回答师弟师妹突如其来的“师姐,经历过大一,你收获了些什么?”时,猝不及防,一时语塞,很是尴尬。如今,独自一人坐在地铁里听着MP3的叶子微想起半个月前联谊会上的困窘,那个曾经“刁难”过她的问题在MP3里悠悠的歌韵中徐徐走来,冲击着她的耳膜,直达她的大脑神经。叶子微闭上眼睛,作出闭目养神状,企图把自己融进曼妙的音乐气氛中,暂且搁浅那个刁钻问题。叶子微想凭借音乐达到的那种境界,就是像夏天里喝的那种加冰块的可乐,最终冰块不见了,只剩下被稀释了的可乐。MP4里正在播放的是子曰秋野乐队的《相对》,歌曲透过耳机,振动着耳膜,叶子微清晰的听到他们在唱:“如今,我又要与你相对。”倏地,她睁开眼睛,瞳孔微微放大,直盯着前方。在她的瞳孔里,有从前的自己,大一时的自己。“是的,如今又要与你相对。”叶子微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二)叶子微大一时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泡图书馆,有课的日子,挤时间泡,没课的日子,一上午一下午的泡。她钟情于图书馆的理由很简单,她说那里有书的气息,能让她陶醉。外人看来爱泡图书馆似乎是很正面的事情,是好学生该有的一大特征。然而,没有人清楚叶子微泡图书馆时都干了些什么,她从来都是背着个大得夸张的黑色背包一个人上去,一个人下来。叶子微上图书馆的时候总是全副武装,笔记本电脑,MP4,手机,手表。少了其中任何一件,叶子微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感觉像是地球上缺少了大气层,不是无法忍受,而是无法生存。对图书馆中各分类馆的期刊杂志的熟悉程度,除了图书馆管理员,叶子微恐怕是无人能及的。她清楚的知道各分类馆中有哪些期刊杂志,具体到第几个书架,第几行,第几列,丝毫不差。譬如说,她今天想看《人物周刊》,明天想看《共鸣》,后天想看《旅行者》,她都能第一时间找到,且能最快拿到最新一期的杂志。她自诩: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当别的同学问她为什么要把图书馆的期刊弄得比对自己的身体结构还要熟悉时,叶子微的答案只有一个:“方便自己。”因为,当图书馆座无虚席时,叶子微只能站在放杂志的书架前一边听音乐一边翻看自己喜欢的杂志。叶子微上图书馆做的第一件事是找到自己想要看的杂志,然后找个靠窗的座位,接着放下手中的杂志,打开笔记本电脑,连接网络,登录常逛的论坛,看别人发的新贴以及跟贴的情况,或者到各视频网站下载喜欢的视频,转格式拷贝到MP4里,心血来潮时拿着3.0寸大的屏幕饶有兴趣的细细品味。只有在笔记本电脑没电时又或者是挂在网上感到无所事事时,叶子微才会翻阅那被她搁置在桌上的杂志。叶子微大一时每天一有时间就背着她那大得夸张的黑色背包往图书馆跑。表面上看叶子微似乎在图书馆里住上了黄金屋,得到了颜如玉。然而,只有叶子微自己知道,她花了很多时间在图书馆的同时也浪费了很多时间在图书馆。(三)叶子微念高三时在杂志上看到哈佛大学社会心理学教授斯坦利·米尔格兰姆提出的“六度分隔”假说[①],她惊讶于所谓的六度分隔现象[②],同时又对此深信不疑。叶子微从知道米尔格兰姆的六度分隔现象即日起,就有一种近乎盲目的相信与追随。她在潜意识里认为最多通过6个人就能认识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是一件奇妙无比且轻易而举的事。基于此,她开始不把整理和经营好自身的人际关系网络当回事。大一时的叶子微特立独行,从不主动邀请同学同行或吃饭,不参加任何社团工作,也极少出席集体活动。班中的同学她认识的没几个,认识她的也没几个。甚至连储存班中同学的联系方式在手机里也是大一下学期班级春游后的事。关于春游,叶子微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一行人出游,中途掉队,找不着队伍前进的方向,弄不清返回学校的路线,公共汽车站牌上的站点陌生到找不着边际的程度。叶子微记得当时的情形,她本能的掏出手机翻看电话薄,拿着手机操作了很久才想起自己压根就没储存过任何一大学同学的电话,心底微微失落,头脑一片空白。无奈之际,抬头环顾四周,看见迎面而来的公车,随机挑了辆公车上车,然后随机挑了个站点下车,再随机挑公车上车,然后又随机挑站点下车。叶子微坚信如此兜兜转转,总会找到熟悉的站点,熟悉的路线回到学校。刚开始的前三趟公车叶子微尚满怀信心,坐在公车里嘴里哼着调调,双脚打着节拍。当她跳上第四辆公车再次出发寻找熟悉的站点时,她所有的信心顿时销声匿迹,巨大的失落感在心底里不断上涌,上涌,上涌,将她吞没,让她痛苦,害怕。她的眼神里除了疲惫,失落,还开始掺杂着焦急与不安。手表上的时针指针悄无声息的由下午3点转到了晚上8点,叶子微仍在公车上焦急的继续着她的寻找旅程,她已不清楚这是她的第几趟寻找归程的公车,也不晓得自己辗转了多少公共汽车站,越过了多少斑马线,行走了多少人行天桥,擦肩而过了多少行人。在叶子微即将要向下一站进军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慌乱中她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一连串的阿拉伯数字,陌生来电。习惯性的按下拒听键,屏幕还没暗下去时铃声再次响起,同样的阿拉伯数字。犹豫片刻,摁下了接听键,听到对方迫切的说:“是子微吗?我是班长,你在哪?”叶子微瞬间情绪崩溃,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半天说不出一个字。话筒里传出一声接一声的“喂”“喂”。叶子微咬了咬牙,遏力止住无意识下流的眼泪,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才支吾着说:“我……我正在XX站。”她害怕并拒绝别人知道她的窘态。晚上将近12点,叶子微拖着疲惫的身子,带着失魂落魄的神情和呆滞的目光回到了苦苦寻觅的学校。她站在宿舍门前,听到里面传出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从不习惯劳麻别人开门的叶子微有气无力地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进门后的叶子微一下子就黯然了,没有人意识到她的回来,也没有人关心她何故这么晚才回来。当天晚上,叶子微一反常态的没有打开MP4就躺在床上,呆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黑色,黑色大丽花?她忽然就想起了从前在杂志上看到的二战后美国加州历史上最耸人听闻的悬案——黑色大丽花谋杀案。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害人伊丽莎白·安·肖特,尽管自己不像肖特那样身体上被残酷地折磨得四分五裂,但精神上已被残酷地折磨到近乎疯狂的地步。杂志上写着:这个年仅22岁的受害者在失踪一个星期后既没有任何人向警察报案也没有任何人出席在她的葬礼上。她还记得当自己看到这一段文字时,曾对着书本傲慢的抛下一句:“这一切都是自找的。”“这一切都是自找的。”此时此刻,叶子微把这句话还给了自己。叶子微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很多时候从图书馆到宿舍楼的那段路程她会走得那么的孤独与空虚,尽管一路上都有她MP4里最喜爱的音乐陪伴着。音乐能给予人心灵安抚与慰籍的同时也会带来孤独与空虚。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需要融入团休去获得安抚与慰籍,仅靠虚无缥缈的音乐与空中楼阁一样的网络是徒劳无益的。虽然曾经有过150法则[③]的验证,但米尔格兰姆的六度分隔理论至今仍然是个假说,叶子微知道这一点的存在,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含义……(四)“列车即将进站,这是本次列车的终点站……”广播响起,同时,叶子微的MP4里也奏起了法国天后Alizee的歌曲《I’mnottwenty》的前奏,叶子微低下头,3.0寸的屏幕显示着:Lookingforparadise去寻觅一方乐土,Isalwaysonmymind总让我魂牵梦绕Morninglightshiningright当晨光轻抚大地,Singmealullaby请为我哼唱一首摇篮曲叶子微嘴角微微上扬,说了句“I’mtwenty。”然后摁下了关机键,整了整刘海,背起背包,从容地走出地铁。地铁的出口处,叶子微的大学同学在等候着她,与她一起前往必胜客庆祝她20岁生日的到来。[①]1967年五月,米尔格兰姆在《今日心理学》杂志上发表了“连锁信”实验结果,并提出了著名的“六度分隔”假说。[②]六度分隔现象,又称“小世界现象”,可以通俗地阐述为:“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6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6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③]最早看到150法则是在“TheTippingPoint”:从欧洲发源的“赫特兄弟会”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农民自发组织,这些组织在维持民风上发挥了重要作用。150成为我们普遍公认的“我们可以与之保持社交关系的人数的最大值。”

    2009-06-27 作者:海碰子文学社
    • 0
    • 6191
总28页,文章1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