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长篇·连载·精品

长篇·连载·精品

  • 冰女的惧热丈夫第三章寻宝图(上)

    终南山。龙梓依双手抱脚坐到了地上,斜斜地倚靠在树干旁,看着眼前一丛熟悉灌木,全身酸软,实在是奔走不动了。作为一名逆时空的人类,要到地球上游玩是需要经过严谨的安检。她睡觉都能够睡到地球上的是否奇闻怪事?没有坐标,没有飞船,她回家无望了。希望她的姐妹能够找到她的行踪。既然来了,就得淡定。当然了,外星人来了,不淡定的应该是地球人吧。人生路不熟,如果说不担心那是假话,不过她为人淡漠,即使已经在这个古怪的地方呆了整六天时间,并且一直围绕着山转圈子,她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际情况大概只有她知道了。 “你妹——你究竟是谁?你并不是我弟弟杨正伟!是谁派你来的?说!”一把沉稳磁性的嗓音钻进了她的耳朵。龙梓依郁闷地把脑袋往后一靠,又是这一个人的声音。她整整听了几天几夜,虽然那个男人的话并不多,但是随时冒出几句话,也让人心烦。本来她以为,那个说话的人就在附近,结果,她找了大半天还是找不到人。即使是捂着耳朵,那把声音照样是可以钻进耳朵里。不过,这次的声音明显清晰了很多。龙梓依的秀眉一挑,站了起来,继续走下去。怎么说都要将那个扰乱她思绪的男人找出来。另一面:一个英俊健硕的男人将另一个清秀男人压在了地上,脸上带着不耐和烦躁,右手狠狠地在身下男人的脸上使劲地搓,下一秒却是针扎一样跃起倒退几步,蜜色的脸上闪过丝丝的不自在,画面透露着丝丝暧昧。杨宏鹰现在一万个后悔,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吃,他绝对是答应跟旅游团出游的,而不是假装被骗,跟这个长得跟自家弟弟一模一样的不明男人周旋,不,是女子!“你是女人!”杨宏鹰肯定地说,咳咳,他的身体刚才还紧紧地禁锢着对方的身体。“你刚刚触摸过了,不是吗?”‘杨正伟’见被识破后也不在假装了,一改之前散漫不羁的态度,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你究竟是谁?”杨宏鹰重复着自己刚才的疑问,他的眼里带着谨慎,女人有时候比男人更加可怕。如果他早知道扮演弟弟的人是个女人的话,他早就立刻识破她的身份,而不是一直试探并让那个变态的女人在自己的身上摸来摸去。“女人!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杨正伟’暧昧地说,她把手放到身后,踱着碎步慢慢接近杨宏鹰。“不要轻举妄动。你究竟是谁,我现在不屑知道。”杨宏鹰锐利的眼光实实地盯着假冒弟弟的女人,强忍着要作呕的冲动。还是弟弟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好看很多,想当初他弟弟的样子还被他批得一无是处。“你知道了?说来听一下。”‘杨正伟’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你是林氏的人!”杨宏鹰一字字吐了出来。 

    1970-01-01 08:00:00 作者:ljw小蚊子
    • 0
    • 6051
  • 冰女的惧热丈夫第三章寻宝图(中)

    ‘杨正伟’不觉撇撇嘴。“那是不可能的!”杨宏鹰留意着她的表情,林氏集团的高层为了自家的利益,不知斗得多厉害,没有可能将眼光放到自己身上去的。那么她百分之一百不会是林氏的人。‘杨正伟’的动作一愣。杨宏鹰趁此机会,出其不意地冲前几步,右手将对方的手臂一拉一扯,一个扫堂腿将‘杨正伟’弄趴到地上。“哎哟!”‘杨正伟’摔倒地上,吃痛地大叫起来。“躲在灌木里的人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们了。”杨宏鹰冷哼一声,大脚踩到了冒牌货身上,修长的手指指着对面的灌木。“哈哈,传闻杨大少机智过人,确实不简单。”三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走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穿着一身紧身衣服,悠哉地拍着手掌。“是吗?你更不简单了。找到了这样一个一模一样的女人!”杨宏鹰讽刺道。这个带头的男人的声音嘶哑,明显是故意压低所致,身材瘦长却不是纤细,带着隐隐约约的爆发力。“不过你还是知道她不是他了,不是吗?”带头的男人的语气里带着一丝隐约可闻的叹息。“少爷!”被杨宏鹰的脚重重踩着的‘杨正伟’弱弱地抬起头,发出声音试图将带头人的视线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可惜她嘴里所说的少爷却正眼都没有扫到她身上去,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废话少说。你们究竟想干什么?”杨宏鹰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好好的一个度假怎会变成这样子的呢?即使这个人目光端正,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我只是想帮你而已。”带头人耸了耸肩。“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戴着面具跟我说话的人吗?可笑!”帮我?杨宏鹰嗤笑,确实现在他需要帮助——指路。除此之外,他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了。而且很明显的是,那个男人并不是为了帮他指路而来的。“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们确实没恶意。”“恶意?”杨宏鹰冷笑几声,“说一下你的善意给我听一下?”“传闻终南山下有一个福地,里面有宋朝时期遗留下来的宝藏。不如我们联合一起去探讨一下?”“我很想知道你这个传闻在哪里听到的?”杨宏鹰嘴角弯出一弧讥刺的笑意。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觉得我们要像无头苍蝇到处寻找不知真假的宝藏?我难得有一个好的假期放松一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找其他人吧。”“杨大少,你不用试探我们了。”带头面具男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三大家族各自收藏着三分之一的寻宝图,而寻宝图的最终地点就在终南山脚处。”“啧啧,我没听错吧?就连寻宝图都出现了,你以为现在是古代啊。”杨宏鹰挑挑眉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面具男,仿佛在看怪物。“咳咳。”面具男捂着嘴咳笑出声,“如果杨大少不是知道了寻宝图的秘密,怎么独自一人来终南山脚?”

    1970-01-01 08:00:00 作者:ljw小蚊子
    • 0
    • 6046
  • 冰女的惧热丈夫第三章寻宝图(下)

    “我惧热,这是众所周知的。难得终南山出现了如此的冰爽之地,我当然来度假了。”杨宏鹰看了看还在脚下挣扎的某人,“难道这个家伙就是你们派来跟着我的人?我老实说一句,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藏宝图。如果你们觉得我知道的话,不妨跟着一起来。”杨宏鹰将话说完,就将长腿收了回去,拾起自己的行李,转身离开。“老大,他走了。我们是否——”站在后面的一个面具男问。“不必了。”带头面具男摇了摇头,“他的戒心很重。如果是你,发现了有人跟踪的话,你会继续探寻吗?”或者说,他也不知道有宝藏这个秘密。“老大,对不起。”冒牌货‘杨正伟’捂着自己的背脊,低着头。“其实我只想将信息通知他而已。”老大伸出右手打了一个响指,所有人再次回到了灌木丛中,似乎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边是无声无息了,杨宏鹰那一边却是刚好相反。“你,你们是谁?不要过来,我会报警的!”杨宏鹰带着一丝不耐烦地走了一段路,就发现有人跟着了,还是三个来至黑暗组织的人。围绕着他的面具男没有回话,而是一步步、小心翼翼地逼近收拢。他们的上衣上统一绣着一个张牙舞爪的骷髅,散发着丝丝阴冷气息。 “我,老大,我应该没有得罪你们啊。我只是一个游客,听说这里风景比较漂亮。”他微微地低垂着脑袋,任凭着一头乱发随风飘扬,刘海下掩盖了一双锐利无比闪烁的眸子,他故意弯曲着脊梁,脚步带着慌乱颤抖,一步步地往后退。“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现在来玩!”一个面具男可惜地叹了口气,声音很年轻。“嘘,小四,组织规定不能泄密的。”另一个面具男提醒。杨宏鹰嘴角一挑,原来对方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要对付自己,派一些虾兵蟹将来真的不够自己‘吃’。“老大,可不可以放过我啊。我把我的钱给你的,你们要什么都可以的。只要你们放我离开。”杨宏鹰继续祈求,声音颤抖得就像在打哆嗦。他暗赞:哎,自己的演技真的是一流水平啊。“不了,钱还是让你在下面好好地花吧。”面具男心里爽歪歪的,想当年当混混的时候还真没有如此之爽。他手一挥,一条东西顺着他的手臂滑了出来。 “啊,救命——”杨宏鹰只觉腿上一痛一凉,他下意识、快速地将脚一晃,那条东西抛物状地飞了出去落到了草丛中。是蛇!“你们的雇主究竟是谁?”杨宏鹰叹了口气,不再做无力的挣扎。他真的想不到有谁跟他有这么大的仇,要制他于死地。虽然他庆幸自己的裤子非常之结实。“能够聘请黑暗组织的家族又有多少呢?”小四反问,他的提示虽然范围比较大,不过却让杨宏鹰心一凌。“小四!”另一个面具男着急地叫了一声,阻止了小四想继续爆料的念头。“老三,他都快是一个死人了。让他死得安乐一点还好。”小四被自己人喝了一声,也反驳一句。杨宏鹰苦瓜着脸地看着三个面具男离开后,面色一变冷笑着翻开自己的裤脚看进去。“你们觉得我们刚刚表演得像不像?”面具男甲托了托面具。“嘿,我总是觉得刚才那个可怜的家伙比较眼熟。我不知道在哪里见到过。”“真蠢。一般的蛇怎么会有毒?只要好好睡一下就行了。又多了一个免费的宣传单。”乙哈哈大笑起来。“我们第一天工作也做得像模像样的耶。” “我们的工作只是阻止人深入内部,让人‘逃’出去而已。”“对象:杨宏鹰,杨氏珠宝集团的总裁。雇主要求绑架。”甲突然记起来,古怪地打开通讯仪器存下来的照片,将其递给了丙。“惨了,这个不是刚刚那个长着胡子的男人吗?”乙比较了一下。“他应该昏死过去了,我们现在回去看下。”三人对望一眼,惊喜地沿路跑回去。“人呢?”“不见了。”“快点向组织报道。”三个刚出茅庐的人慌忙地将情况汇报了。而杨宏鹰究竟去哪里了呢?还是说被谁救了一命?这时候只能说他的命运很好了。如果他不是碰到几个刚实习出来的小家伙,而是几个有经验的黑暗组织人选,他绝对会被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而没有了以后带着甜蜜的波折。

    1970-01-01 08:00:00 作者:ljw小蚊子
    • 0
    • 6067
  • 冰女的惧热丈夫第四章捡了一个‘人形热炉’(上)

    “嗯哼。”龙梓依身旁一个巨大的物体发出了不舒服的呻吟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遇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正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只顾着走路的她就被抓住了脚裸。当时,龙梓依一低头就认出了这个就是一直用声音骚扰她的男人。为什么呢?没有为什么,因为女人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就是那个人了。于是她就拖着男人走了。龙梓依侧了侧脸,看着被自己一时好心捡回来的男人。说没私心,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她还没有善良到在山边乱捡男人的习惯。不过,这个男人的热度很适合她,简直是一个人形热炉。再加上,她还在检查一下男人究竟是如何骚扰自己的。所以,男人就这样救回来了。正想着,龙梓依的小手就忍不住贴了上去男人的脸上,准备摇醒他。触感不错,好舒服哦!杨宏鹰是被冷醒的。滚烫的脸部多出了几块散发着凉气的冰块,虽然舒服,但是一直放到同一个地方也冷得厉害,于是他就下意识地实实抓住送到了自己赤裸的胸膛上。入手冰冷刺骨,却是柔软无骨,纤细小巧,这应该不是冰块的触觉吧。他后知后觉地想着。是了,寻宝图、黑暗组织。他一下子睁开眼清醒过来,一个女人就这样的映入眼帘。他的心从未有过的剧烈跳动起来,砰砰砰,仿佛就要跳出来,呈现在女人面前,这就是一见钟情么?细长的眉毛,水晶般洁净的蓝色双眸,面容如画,肌肤苍白,缺乏一层血色,清秀绝伦,神色间却是冰冷入骨,不可亵渎。除了一头乌黑亮泽的黑发外,全身雪白,披着一袭轻纱似的白衣,犹如在烟雾中漂浮的冰仙子。有人是冷,冷的只是外表,内心里温柔似水,但有的人却是能够从骨子里将冷意发挥得淋漓尽致。就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属于哪一种呢?就这样,两个人大眼对着小眼,定定地注视着。直到龙梓依将自己的手从杨宏鹰的大手里抽出来。杨宏鹰作为高富帅的钻石王老五,身边的各色美女太多了,就连看着都感觉腻味了。女人就是热气腾腾的阻碍物。他不理解为什么自家的老弟这么喜欢抱着女人在床上滚被单。对于他来说,抱着冰块明显比抱着女人舒服多了。不过如果是这样一个冰美人,他情愿尝试,并且甘之如饴。其实,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了。只是火山碰冰山,是很难撞击出火星的。“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吗?”杨宏鹰用着温柔似水的声音问。“龙梓依。捡。”女人的声音娇柔婉转,但语气却是没有丝毫的暖意。“谢谢,梓依。”杨宏鹰荡漾出一丝爽朗的笑意,“我姓杨,名宏鹰,中国人。是来此游玩的游客。”“你也是一个人么?”“嗯。”难道你看到其他人?“你家人不担心?”“嗯。”他们都不知道,担心啥?“你住得远么?”

    1970-01-01 08:00:00 作者:ljw小蚊子
    • 0
    • 6073
  • 冰女的惧热丈夫第四章捡了一个‘人形热炉’(中)

    “嗯。”废话,两个星球的距离!龙梓依心里有个小人在不断地唉声叹气,其实啊,她并不像外表那样的冰冷,只是冰系魔法师的性质让她的个性被深深隐藏罢了。“出去后要不要到我家做客?”杨宏鹰开着玩笑,眼神却带着认真。 “嗯。”龙梓依并没有继续聊天的热情,她只是用纤纤玉指挑起了杨宏鹰长裤下摆。“这是我的裤子?”杨宏鹰目瞪口呆地留意到自己那被撕裂得支离破碎的长裤,哦,不,应该说是几条长条形的装饰物。这条裤子还是他特意定制的,连蛇都只会咬破一层的,即使蛇毒厉害,但他只会昏睡几个小时而已。龙梓依将手放到正在不停抽动嘴角的杨宏鹰眼前晃了晃,再指了指包扎在他小腿上一条熟悉的布料。用我密不透风的裤子包扎伤口?杨宏鹰的脸色更加古怪了。“怎么了?”龙梓依问。“没事,谢谢!”杨宏鹰晃了晃受了一点伤的小腿,还在附近的肌肉上按了按,嗯,感觉没大碍。“这是哪里?”“不知道。”“原来你也迷路了。”杨宏鹰摸了摸鼻子,手掌触碰到了自己的下巴上那短短刺人的胡子。他摸了摸自己的背包才发现剃刀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一直注意形象的他尴尬起来。“怎么办?”龙梓依捕捉到了他说的‘也’字。“如果你想出去的话虽然麻烦,但是还是可以的。不过想进去的话就特别难了。”杨宏鹰解释着。他顺手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地图来看,这张地图还是专门找熟悉地形的人来设计的,没有理由出错的。奇怪的就是他怎么都不能找到入口。“出得来,进不去。”龙梓依看了看天空,“两天。”“两天?”杨宏鹰疑惑了,“什么意思?”“两天后进得去,出不来。”“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不在两天内走出去的话就会被困在里面了。”杨宏鹰咀嚼了一下龙梓依的话。“嗯。”杨宏鹰拿起手机准备找自家老弟商量一下情况却发现手机一点信号也没有。他沉默了,难道真的有人在这里布下了阵法?不过说到阵法的话,除了郭家的阵法闻名于世外,好像没有其他的人会钻研这样神奇高深的事物了。还有关于藏宝图的事情,这究竟是什么回事?难道这个终南山脚真的有宝藏这回事?不管怎么说,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要紧。“你一个人来的?”杨宏鹰问。“嗯。”当然是一个人了,难道还有另外的人跟着她睡醒来了地球?“有你的家人联系方式吗?或是我可以送你回家。”“没有。”即使有,你也没有能力送她回去。杨宏鹰又继续询问了几个问题,发现根本就是一问三不知的停下了口。龙梓依小姐,你这样子真让人怀疑你的目的啊。长得漂亮,符合标准,古怪之处恰好可以很吸引眼球。如果是有人故意派来的,也真是冒险里一击就中。咳咳,危险还是放在身边比较好。

    1970-01-01 08:00:00 作者:ljw小蚊子
    • 0
    • 6066
  • 冰女的惧热丈夫第四章捡了一个‘人形热炉’(下)

    “那我们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就立刻启程吧。”“嗯。”龙梓依看着杨宏鹰动手将将背包里面的食物拿出来,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摸了摸肚子,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这顿一定要吃饱。她的想法好简单:人是她捡到的,食物当然也是她捡到的。吃自己捡到的食物,有什么好让人尴尬的?杨宏鹰也没说什么,只是很专注地看着龙梓依吃得一脸的香甜。话说,龙梓依的脸一年四季都是目无表情,杨宏鹰怎能看出‘香甜’之色?不过,杨宏鹰却是感觉到了。“吃完好上路。”龙梓依盯着杨宏鹰手上还有大半个的面包,然后整个人倚靠在树干上休息了。这句话说得好像有点……杨宏鹰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咬下去,妈的,我吃东西吃得挺快的,怎么被这个女孩鄙视了呢。即使是吞,也没有半分钟就搞定一个大面包吧。龙梓依这时候却是没有她外面表现的如此悠哉。她的眼皮开始下垂,一丝丝困意涌上她的脑袋,让她这样的冷静的家伙也变得急躁起来。睡觉不是一件难事,只是睡醒之后的事情就麻烦大了。她用指尖深深地掐入自己的手掌心,用痛楚麻醉自己的困意。“走吧!”龙梓依一下子站起来,深呼吸一口气,再休息下去,她非常肯定自己的嗜睡症就会马上发作的。“嗯,等下我。”杨宏鹰狠狠地灌了自己大半瓶水,将面包咽下去。“梓依,错了,错了!”杨宏鹰看着龙梓依丢下自己越走越远,马上哭笑不得地赶上去拉着她往回走。如果再乱走的话,不要说两天内走出去了,即使是一个月都不知道能不能走出去。“你带路。”龙梓依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的路,只是她微红的耳垂让杨宏鹰暗自偷笑。杨宏鹰的背脊越挺越直,心情无比的好,只想高歌一曲。而龙梓依却是在后面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撅着小嘴,一脸的郁闷。什么冰美人的风范啊,现在全部没有了,只像一个邻居小妹,等待着哥哥的安慰。我又困了,怎么办,怎么办?龙梓依四十五度脸朝前方,用十分忧郁的眼神望着男人的结实的背部。多好的一个‘移动热炉’啊,被我捡了的不就是我的了么?杨宏鹰只觉背部凉兮兮的,侧过脸往后看,龙梓依又恢复了一副面目表情的样子。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讨厌,太敏感了一点了吧!咳咳,只能说你的目光凝聚成实体化了,让人无法忽视而已。杨宏鹰在前面带路,龙梓依打醒十二分精神地在身后跟着,两道一前一后的影子垂在身后,然后在阳光的照耀下慢慢重合,实现了从瘦子到肥仔的转变。

    1970-01-01 08:00:00 作者:ljw小蚊子
    • 0
    • 6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