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文/冯振伟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做了这样一个梦。这似乎是一个大喇叭裤刚刚过时,微叭裤悄然兴起的的时代。年龄的细节无从考究,只知道自己在上学。那时的学校里终日游荡着几个或一帮欺善怕恶的小混混。他们物以群分,低级的穿黑色衫,高级一点的染金发、穿喇叭裤配皮鞋。再高级的就没有了,都出外面混了。那时候我对皮鞋有一印象。在桌球室经常播的那些恶俗的警匪电影里,大哥总是那种翘着二郎腿坐着,任意指使人擦皮鞋的人。所以,皮鞋对于我这个只穿得起校服和凉鞋的穷学生,总有一种酸的感觉。仇视那种穿皮鞋上学泡妞,打架时还要用皮鞋跟人家凉鞋对踹,而且还要踹赢的人。我下课在操场时就见到过一个皮鞋的跟一个凉鞋的单挑,结果凉鞋的连鞋都被踢飞,脚板都血肉模糊了。对了,皮鞋的地位就是这样渐渐确立起来的,我想。后来,带着一点仇视和一点朦胧的崇拜,我鬼使神差地跟了一个皮鞋党混。虽然我穿的是回力。其实看清楚一点,是“同”力。老大就是那个踹王。他发明了口号:“穿皮鞋,走进你妈大道”。意思是要确立并巩固皮鞋在混界的地位,并早日让兄弟们穿上皮鞋,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然而当大伙儿问他的皮鞋是从哪里买的,他却说不出口,最后支吾着说是他爸送的。于是,我们一帮处男的精神就被这句口号引导着,这丝毫不逊于文革的口号崇拜。文革的拉红横额游行的景象霎时间闪过脑海,恍如梦境。我开始变得游手好闲。上课走神开小差,下课就跟在踹王后面混世。在单杠那边跟一帮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名字的竟然还能称兄道弟的人谈论,谁谁很拽,谁谁很欠扁,谁谁又被扁。在厕所里又讨论哪个女孩挺拔,哪个女孩被搞定了,又哪个漂亮的女孩原来他妈的是男的。因为有人发现他小便是站着的。在走廊遇见老师的时候,有个同学挺身而出拿着个装满水的避孕套,举到老师面前问这是什么。看见我们纯洁的女老师脸红得话也说不了,大伙儿哈哈大笑,我也在旁附和着,有那么白痴笑那么白痴。最后老师义正词严地掩饰:气球,不是这样玩的。以上就是我梦里的生活,没记住以前的事,未来也是个从来没有想过的鸟东西。虽然在他们打架的时候我只是在一边看,勒索低年级学生的时候又只是站在后面撑场面,一分钱也没收。但是我心里清楚,我不是做流氓的料,不是做大事的料,我的胆始终是小。我,只是穿十一块的假冒回力的料。我日复一日用玩世不恭的外表掩饰着本来也只能用显微镜才能看得到的胆。突然有个插班生插了进来,成为了我的同桌,一同坐在课室后面的角落里。我一看他就觉得他是个读书死的书呆子。戴眼镜就算了,偏要有条眼镜带挂在脖子,而且偏胖。那显然是弱智的象征。最令我不爽的是,他竟然穿皮鞋。我问他为什么有皮鞋,他一脸笑容说那是他以前在学校进合唱队时,他爸送的。我从小到大一直鄙视合唱队和鼓号队,觉得他们被老师操纵和利用着,张着大口歌颂祖国。其实准切点讲,所有的鄙视,都来自他那双印有米奇老鼠头像的,光灿灿的皮鞋。它甚至比踹王那双黑蜻蜓还要抢眼。我看看自己的同力,再看看他的,不禁感叹暴殄天物。有一天他问我,有没有听过《同桌的你》,我说没,只听过欠揍的你。他竟然问是谁唱的……我依然跟着踹王混迹江湖。上课时一边鄙视同桌抄得满满的笔记,一边等下课。下课一边在厕所进行集会听着踹王公布下一个勒索对象,一边等放学。总之生活丝毫没受到那同桌的既不时尚又不幽默的人格影响。又有一天他塞给我一包薯片,问我:“你是不是踹帮的?”我一把拿过薯片说:“是,你怎么知道?”那家伙这么笨也知道我们……他说:“是不是穿皮鞋就能进?”我看看自己那鞋帮快穿的同力,说:“不是,胆子大就能进。”“我想进……”那家伙为了能让我带他进去,每天帮我抄笔记,每天给薯片我吃。我从中找到不少便宜,例如,作业直接给他做,考试测验试卷直接让他替我写。他虽然样子笨,但考起来不差。有天他抬了个硕大的录音机回课室。并在下课时候把喇叭凑到我耳边。里面传来了一把有点沙的声音。这就是《同桌的你》,同桌说。我看到周遭同学传来厌恶的眼神,发觉喇叭实在太大声了,连忙说:“行了行了,小声点小声点……”同桌说:“呵呵……”我说:“擦鼻子滚蛋,哈。”我竟然觉得那歌也挺好听的,在梦里。想到这,我已经知道自己身处梦中,因为我察觉到耳边有一蚊子徘徊把我拽回现实。歌声与蚊叫声使我的知觉游荡在梦境与现实之间,我眼睁不开,只好在梦境里操纵着模糊的意志,搭着同学的肩膀,回到肮脏的厕所。我把同桌介绍给踹王,并指了指他脚上那双闪闪的皮鞋。踹王抽着烟,看着傻笑着的同学,目光下移到他脚上的皮鞋,漏出一脸坏笑,对着同桌说:“勇敢不?”“我勇……勇敢勇敢。”“证明一下。”同桌沉默了很久都找不到能在厕所里证明自己勇敢的方法。在这暧昧的包裹着烟味的空间里,我已经完全知道自己身处梦中,里面的所有人和物都是虚晃,在下一秒将任由我摆布。我可以上前给踹王一拳,就算他还手我也将感受不到痛楚。我甚至可以直接把自己的同力变成正版回力,或者直接过渡到世界上最昂贵的皮鞋。但是,以上所有方法,都似乎证明不了我自己的勇敢。我疯狂地渴望证明自己不是胆小,至少在梦里。在踹王面前,我突然向同桌伸了一脚,他哇一声趴倒在地。我飞快地从他脚上脱下那漂亮的皮鞋,当着踹王的面穿上。在旁边围观的小卒们,包括踹王都傻了眼,定着一动不动。在这个万人瞩目的伟大时刻,我终于觉得自己有偶像般高大。我想,还未完结。我拽起倒地的同桌,把他按进厕所。大伙都堵在门口围观。我大声地呼喊:“以后踹王混蛋去,你们都要跟我,谁不听话像他那样!”我按着同桌的脖子,把他的头塞进马桶里冲。水流疯狂地伴随着同桌的叫喊声旋转回荡。厕所整个空间都被声音撕烂得面目全非。同桌虽然哭得异常惨烈,但那始终是梦境。所有悲痛都是假的,假的。但我却看着脚上那双闪光的,明知是虚假的皮鞋,享受着这恍如真实的虚荣和羡慕的目光。之后我什么也不记得啦,好像被蚊子咬醒。回到现实,脱离了梦里的虚荣,总觉得空虚,特别是中午,每逢醒来空气都是粘稠得令人郁闷。到现在我倒怀念起梦中被我虐待的同桌。我想对他说声对不起。但是以后的梦都没有了他的踪影。这个梦是很久很久之前做的,之所以现在才记录它,是因为我的同桌——梦里同桌的原型,死于自杀已经有好几年了。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134
  • 齿轮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吴碧茵(笔名:璩瑭)定格一瞬间阴霾的潮湿房间里我反锁了自己裸露的心我洒满了机油将它放在齿轮上悖于停滞的时间企图走出可是我永远无法走向切线延伸的前方如魔爪的向心力让它被齿轮割得血淋淋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134
  • 我是北京奥运志愿者

    我是北京奥运志愿者——采访我校的奥运志愿者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专业林惠霞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推荐公元二〇〇八年八月八日,这一天在我们中国人多年的期待中到来了。祥云火炬从奥林匹亚到万里长城,从浪漫的雅典到古雅的北京城,从中国各省份到奥运场馆鸟巢,终于,运动员李宁奔跑着把它点燃了。奥运圣火划过如焰火般的晚霞,闪着璀璨而迷人的流动美,它熊熊的火焰如同我们汹涌着热血的激情。中国,一个千年古国,向着全世界发出最诚挚的邀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虽然,我不能亲临北京奥运的现场,但我依然对北京奥运充满了激情。我的学校——华南农业大学,有几位校友成为了北京奥运的志愿者,我特意采访了其中的一位,让他与我们一起分享他在奥运会期间的点点滴滴——“有一个梦,由我启动,把汗珠融化成满脸笑容。海阔天空我是阵风,把旗帜飞扬到南北西东……”这是奥运志愿者的一首歌曲。我校林学院05城市规划的梁伟臻同学正是一名奥运志愿者。他是一个志愿服务经验十分丰富的志愿者,从照顾脑瘫儿童,做春运列车乘务员,到服务国际旅游文化节,做世界乒乓球比赛志愿者,一直到今年的北京奥运会志愿者。有一个梦,由我启动2001年7月13日的晚上,当时还只是15岁的梁伟臻陪在婆婆身边,与她一起共度申奥成功的晚上。他傻傻地说:“婆婆,我2008一定要到北京看奥运!”当时的他并不知道奥运是什么,只知道那是全世界的盛会。婆婆说:“那太遥远了,还有7年多呢,说得太早了!”如今婆婆已故去,他想跟远在天堂的婆婆说:“我真的能去奥运了,而且是以志愿者的身份直接参与,实现了7年前的梦想。婆婆,你会为我感到高兴吧。”2007年3月底,梁伟臻在网上填写了申请做奥运志愿者的表格,而后经过表格审核、笔试、面试等等回合,他“幸运”地成为北京奥运会的志愿者。他回想起今年的1月初,在白云大道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里进行的广东省奥运志愿者招募的专家面试。经过了各地方、高校的筛选及笔试,终于产生181名志愿者候选人参加专家面试。今天的面试时他多年以来最紧张的一次,也是准备得最多的一次。他一直对自己面试都很有自信,但是这次机会实在太难得,而且去参加北京奥运会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当面试开始时他突然心里又平静了许多,他知道能够过来面试本身就是一笔很丰厚的财富,因此迅速进入面试状态,面试总体上是有条不紊的,同时他也看到几个评委都会意地点了几次头。服务奥运,有我一份从7月26日到8月26日,梁伟臻都在水立方进行他的志愿者的工作,主要负责竞赛组织综合事务及内部运行。他刚来到水立方时,那里的人没有因为他是新来的奥运志愿者而停下来问候什么,大家都是步履匆匆,各忙各的工作。刚开始他在办公室里不知道该做什么,不明确工作内容。他的志愿者主管李丽珊老师告诉他说:“每天早上进来第一件事就应该整理桌面东西,清理垃圾,创造良好的办公环境!”这就是他到了水立方后的第一项工作。其实他在水立方主要负责后勤工作,并且协助其他部门。据梁伟臻所说,后勤工作是极其琐碎的,但对于奥运会的顺利运行又是极其重要的。在奥运会服务期间,他上了20多天的早班,为了能做好工作,他甚至4点多便起床准备。分发用具到各办公室,为需要到比赛区的媒体办理升级卡……几乎每个过程都小跑进行,为的是尽快把事情办好。有人认为奥运会志愿者可以近距离接触奥运会,可以看到许多奥运明星,可以现场看到比赛盛况。其实不然,据梁伟臻介绍,奥运会志愿者在工作期间要留守工作岗位,不能擅自离开,就算空闲时,也不能随便从工作区跑到比赛区。他用自身的行动诠释着奥运会志愿者奉献的精神。放平心态,我是华农人这次北京奥运会志愿者中有许多“牛人”,有清华北大的大学生,有奥运火炬手,有广州十佳青年等。但他知道,在水立方,不管以前有多“牛”,现在都只是奥运志愿者中的一员,最重要的就是为奥运服务,因此,他很快就摆平心态,迅速进入工作状态。刚开始工作时,由于对工作的不熟悉,(来自广东的志愿者都缺乏测试赛的志愿服务经验)而老师又急于将事情办好,因此老师们常不耐烦,此时,梁伟臻耐心地听老师讲完,不明白之处便多问,之后快速并准确地将工作完成。熟悉工作之后,他能很快地理解老师们的要求,并迅速完成。有时候会有外国人用英文问他周边场馆的问题,梁伟臻说:“自已的英语口语终于用上了,虽不敢说十分纯正,可是至少能让老外们明白。Histhanksmakemefeelgood!”当有人问及梁伟臻来自哪里时,他始终自豪地说“我来自广州华南农业大学”,他称荣誉感越大,责任感越重,他自豪,他是华农人,他认真工作,因为他代表华农人。一直以来,梁伟臻都在回忆奥运的点滴。奥运所带来的精神财富,也是一笔珍贵的遗产长存在我们的心中。它就像一坛美酒,随着时光而越来越散发出独特的味道。

    2009-02-04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134
  • 娥姁叹

    艺术学院服装工程2班闫肖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推荐公元前241年,我出生在单父——吕姓人家,名之雉,字娥姁。我在父母的疼爱中长大,母亲勤劳能干,父亲懂得相面是一个精明之人。本以为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很快这种宁静被打破。那日父亲过生日,作为朋友的沛县县令也来祝贺。当时还有一个泗水亭长来庆贺,可他居然厚脸皮地虚报一笔礼品,大摇大摆入堂。父亲知道后很生气,准备将他赶走。但他这一去非但没赶走他,而且还留他喝酒后又为我定下婚约。父亲见我闷闷不乐便解释道:“我看他有天日之表,日后必大有作为……”作为女儿的我也不能多说什么,还是相信父亲吧!就这样,我嫁给了当时的泗水亭长刘邦,后有一子一女。婚后,他时常为了公务以及与朋友们周旋,三天两头见不到人影。于是织布耕田,烧饭洗衣,孝顺父母,养育孩子全都落在我一个人的身上。这些都是我的本分,也没什么好埋怨,只要有个人依靠这好过一切。一次,他醉酒后让犯人逃跑了,于是亡命芒砀山下的沼泽地区,我担心他身体受不了,便长途跋涉为他送去衣物和食品。一日,我领孩子们下地干活,遇到一位老者向我讨水喝,我看他年级已大,似乎很疲惫,又把午饭给了他。饭后,他对我说:“夫人您贵相,日后必定显贵,这与你的儿子有关,而你的丈夫就是你们显贵的原因。”我暗喜,想着自己也没嫁错人,但后来我发现是我太高兴了,也许这就是乐极生悲吧!秦末天下大乱,群雄四起。他先被拥立为沛公,进入咸阳后,又被项羽封为汉王,虽然我也有了尊贵的身份,却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楚汉之争开始后,项羽为了挟制刘邦,便将我和父亲抓起来,两个孩子幸免。路上,两个孩子遇见了他们的父亲,惊吓的心总算可以平复一下了,但项羽的追兵将至,刘邦觉得马车太慢,硬是要把孩子们推下车,两个孩子吓得眼泪汪汪,却得不到父亲的关爱,滕公夏侯婴不忍,竭力与刘邦相抗,才保住了两个孩子的性命。在荥阳之战时,项羽被刘邦包围,紧急关头,项羽押出刘邦之父相要胁:“你若不赶快来与我决一死战,就把这个太公剁碎煮成肉汤!”而刘邦却笑嘻嘻地说:“我与你约为兄弟,我父亲也是你父亲,你一定要把你爹煮成肉汤,有幸分我一杯!”天啊!这就是一个父亲,一个儿子所做吗?我跪在囚车中泪流满面,看着父亲绝望的眼神,而他那一副神态自若的样子更令我心碎。接下来的四年,我一直被囚在楚军之中做人质,受尽凌辱折磨,多少次我向天呼喊,盼望他能来救我,这个我唯一能依靠的人在哪?但我的眼泪已经哭干了,我心如死灰,不再对他抱有幻想。我恨他,也恨我自己,为什么我这么卑微?为什么要他来保护?我不是个弱质女流,我会证明给他看,这都是他一手造成的。项羽兵败,我被送回。刘邦称帝后,便封我为皇后,我的儿子为太子。为了保住刘氏江山,他以各种借口削弱异姓王的权利,迟迟未下狠心,我为了在宫中建立威望,当上了刽子手,杀韩信,诛彭越,除异姓王,我满足了他的心愿也达成了我的目标。刘邦病时,黥布反叛,他派太子去镇压,他自然知道太子仁弱,于是我想方设法将他推向了一生中最后一战。太子登基时才七岁,我借机掌政,逐渐扩大我的势力范围,清除障碍。刘邦在位时,得了一个二十岁的戚姬,她年轻貌美,善歌舞,很讨刘邦欢心,生一子刘如意,她处心让自己儿子当太子,这是她一生中最不该做的事。为了保太子,我求张良得到一计,让太子去请来了刘邦多年未请到的“商山四皓”,戚姬彻底失败。刘邦死前,特意安排人保护戚姬母子,但这无济于事。想和我争,她还太嫩了。为了报复,我毒死了刘如意,将戚夫人做成了“人彘”。惠帝看了后竟从此消沉。于是我就有了机会掌握实权。为了让吕氏不再受欺负,我将刘氏诸王赶尽杀绝,封吕氏为王,虽然刘邦曾立盟约“非刘氏不王”,但这已经不重要,吕氏不再是卑臣贱民。宫廷争斗本就是黑暗的,谁强大谁就能过得安稳。我独立掌政十五年,遵守高祖临终所作重要人士安排,相继重用萧何,曹参,王陵、陈平、周勃等开国功臣,实行轻赋税,工商自由,废除“三族罪”和“妖言令”,导正社会风气,百姓相安无事。这也是我在宫廷争斗中的立脚之根。我成功地制造了吕后时代,一个属于我的时代,让天下人都望尘莫及的时代。纵然我满手血腥,可谁能说哪一个君王不是满手血腥呢?只因我是一介女流吗?谁想过,使谁让我失去了女人的本性,是什么让我失去了心中的温情?我是阴狠毒辣,是嫉妒成狂,可是当初那个无情无义的刘邦他就没有责任吗?

    2009-02-04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134
总42页,文章16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