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小站

时间:2009-02-05 00:00:00     作者:绿窗文学社      浏览:8419   评论:0   

07中文三班 李永雅

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推荐

 

 

 

 

 

 

随着久违的光照进茶色的典雅车厢,窗外的绿色逐渐由深转淡。伴着蓝天的扩大,葱郁的绿如退潮渐渐回落,终于倾泻成一片碧野。旋即,颜色艳丽的欧式小房零星地生长在原野上,化作一道道彩光掠过车中人的眼眸。渐渐地,田野的流动慢了下来,汽笛的声音传来,N可以想象火车冒出的白烟在蔚蓝的空中划出一道明明灭灭的线。然后,窗外出现了一座榛木搭的小站。

女孩子就站在那里。再近一点,才发现她不是站着的,而是倚靠在支撑四方型木棚的柱子上。她的身旁就是一排排木椅,但她固执地靠在那里。木椅另一边是无人看守的指挥室。像这种小站,若没有旅客上下车,司机是根本不作停留的。指挥室早已失去作用,于是理所当然地空了下来。

火车入站。精致的车门打开,三三两两的乘客下来,又匆匆离开。没有人上车。小镇居民安于现状。女孩也没有。她只是靠在那儿,看着。

N放下行李箱,在前排的椅子上坐下。田野吹来的风送来饭香。午时的阳光温而不灼。时间静静流动,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小站。

N舒服地闭上眼。一会,当他睁开眼,却见女孩的一头乌丝在眼前舞着。N只觉她长得一般,唯有那黑发和讲究的衣着让人眼前一亮。扬起的发,与纹丝不动的蕾丝边黑色洋裙,混合了活泼与严谨的魅力。

“你要去哪里?”他问。友好地。

女孩礼貌地笑笑,摇摇头:“不,我在等人带我走。”声音清脆。

“我带你走可以吗?”

“你要去哪里?”

“梦想国。”N本来想打趣她,不料她这样问,他倒愕然了。

女孩子笑笑,摇头。N也没再说什么。风又来,这次饭香淡了,取而代之是香草的味道。她厚重的衣裙仍纹丝不动,层层落到地上,简直像从地上生出来一般,衬得她宛如雕像。

 

 

约摸一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笨重的大火车靠了站。黑烟伴着尘土,侵略性地搅混了宁静,小站顿时染上了一层暗色水彩。

N向女孩子脱帽致意,上了火车。

有男有女,几个乘客下站了。F小姐拖着沉重的箱子,坐在木椅上。圃一坐下,就摘下巨大的羽毛帽,扇着风。同样地,她发现了女孩。惊喜地,她小心地向她靠近了点。

“你,也是去青春国度假的吧?那个地方真是年轻人的天堂啊,一看你这么年轻,就知道十有八九是去那儿!要不我们作个伴?我去过好几次了,对那儿熟得很呢。我带你去怎样?”

“……”女孩子笑笑,摇头。

“……好可惜啊。”活泼的声音黯淡下来。F小姐难掩失望。

日渐四沉。阳光慢慢爬上女孩的裙子,但她没有离开。F小姐却是停止扇风,站起来,去到月台后排的木椅坐下。

 

 

夕色如晕开的水彩,轻轻为小站笼上红纱。远处,依稀可见一辆有点破旧的火车驶进站。车身的红漆已经开始掉落,露出点点斑驳的棕色。进站时,火车尖锐、嘶哑的声音,如出自心有不平的徐徐老者。

门开的时候有一点卡,一只手从里面伸出。那只手偏向白皙,却显得莹润健康。它一用力,肢节有力地突起,毫不费力地将旧门掰开。奇异的是,老爷车上下来个朝气勃勃的青年。

他也看见了她。他也坐在她旁边。

“你好。你要到哪里去?”青年L的声音很开朗。

女孩子笑了笑。“我在等人带我走。”

像被那个笑容蛊惑一般,青年突然来了兴趣:“等谁?亲人?朋友?还是……”

“一个将带我走的人。”

青年L一阵语塞。良久,才用一种细软的声音探问:“那么,你想去哪里?”

少女笑笑。沉默。沉默是晚霞的颜色。落到她身上,成了脸上的红晕,成了眼里的淡伤。

 

 

夜色愈深。

远远可见升起万家灯火,又渐渐暗了下来。白烟被黑夜隐去了形迹,只有汽笛声昭示了火车的到来。看不到那是怎样的火车,只是,隐隐可感到在小站微醺的火光下,车身的金属反射着锐利的光。那么干净、澄明。

青年L站了起来。车门洞开,F小姐率先上了火车。女孩子淡然地看着车门另一端透来的光,一如既往。却在此时,听到青年有点期待的声音:

“我要去感情国。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望着女孩子的眼里有什么,她好像隐约懂了。然而,她还是摇摇头。

这次她没有笑。

青年L倒是笑了笑,转身上了火车。

门合上之前,只下来一个人。

D君提着轻便行李,徐徐来到月台。在女孩旁的木椅上坐下。

“你也是连夜赶路吗?”

女孩子没有出声。摇头。

“是吗。像我就不得不赶路了。我去的地方,是绝不能迟到的。”D停顿一下,又问,“那你要去哪里?”

女孩子说:“带我走的人去哪,我就去哪。”

“这样啊。你是等人等到这么晚呢。等的是什么人呢?”

“一个将带我走的人。”

“谁都可以吗?”

“不,他说过带我走的。”

D君头脑力掠过无数幻想,莫不是一个痴情女子在等情人吧?

“那他去哪里?”

“他答应过我,带我去梦想国、青春国、情感国、安宁国……总之,他说他会带我去各种不同的国家,看不同的东西,所有关于这个世界的奥秘。”

D君好奇了:“他的名字?”

“命运。”

D君讪笑。

“到底是他这么答应过,还是你以为他这么答应过你呢?”

 

 

天际开始现出鱼肚白。教堂的钟声在静谧中响着。田野的青菜、豌豆、玉米呼吸萱草飞散的香气,烟囱里冒出轻薄的白烟,露珠一路颠簸来到了小站角落的青草上。榛木棚又迎接了后方射来的晨光。

火车就是迎着晨曦而来的。

它有着青铜的车身,偶见一丝橙色的杂质。做工简单,但很美观。车头是轮回的圆,小巧可爱,兴许还有点神秘。烟也好像特别少,是融在晨雾中了罢。

D君缓缓走向小火车。

“他可能骗了你,”走到车门前,他回头,说,“不如你跟我走吧。我去的地方应该适合你。”

女孩子低下头,想。

汽笛在鸣叫,声声劝人。

这次她真的想了满久。

汽笛声断之前,D君没有等她回答,跳上了车。

车门关闭的一刻,听到他说:“对不起,重生国是不等人的。”直到车门掩去他眼里最后的幽光。

火车开走了。

它开走时也没什么声音。像是轻盈不着地的。但却刮起了风。一阵无气味的大风,像将小镇的宁静割裂成片的大风。

风终于撩起了少女的裙摆。

她靠着的地方,衣裙之下,是一个小小的十字架,笔直地插在地上。

风停了。火车青色的影子消失。重重衣裙又落下来,依然像从地上生出来一般。

女孩子看着前方轨迹,笑了笑:

“算了。”

向另一边望去。新的汽笛的声音。山的那边,另一辆火车正驶来。

责任编辑:
上一篇: 消逝 回到列表
下一篇: 心有双丝网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