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写在人生马桶上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丁铨人少了一些对于生命的关照,就会变得有些行尸走肉。鉴于这样的状态,寄托于胡思乱想,于是想起钱钟书的《写在人生边上》,记得当时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书名居然有一种站在悬崖往下跳的感觉。人生太多令人感叹的地方,例如马桶。在马桶边上思索的东西往往很深刻。例如,对我而言,表现在马桶上背诵唐诗宋词,在马桶上完成我的现代诗,在马桶上看小说,在马桶边上的思索的姿势,仿如奥古斯特·罗丹的《思想者》。而这阵子我在马桶边上做这些事情少了,仅剩下把躯体排空的步骤而已,而没有在排空的过程中去思索一些东西,去填满自己的脑袋。于是就开始觉得人生有些空虚了。有时候我不能理解在马桶边上吸烟和讲电话的人。吸烟这不必说,吞云吐雾间,很多东西便揉在一起了,美好的和丑陋的,或是现实和虚幻的,只能被放在同一个空间里面被同化。有一次在听一个关于经济的讲座,中途小解的时候,在厕所里面,一个人在马桶上打着手机,畅谈生意,我在一旁对着小便器,心不在焉,听听能否把方才听到的经济理论去参悟那个人说的一些话语。结果是一无所获,因为一个人小便的时间和精力毕竟有限,可那个讲电话的人偏偏就在我这个有限的时间里面,把我这两方面的东西都给剥夺去了。这便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一心两用,而一事无成。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去感慨人生,我们总在不经意间丢失些东西,而自己都不知道丢失了什么和其之所以丢失,这不失是个悲剧。于是,我由此在想,不知世界上有没有一个记录名曰小便时间最长,如果有,我倒要好好崇拜一下那个人了。在厕所里渗透出来的哲理便是,人生就是这样,你不得已去上厕所,又出于欲望去吸烟,有时却不得不被动地去接电话,扰乱别人正常的亲近马桶的这些美好瞬间。于是乎,人是要时刻保持对于生命的关照和对于自身的思考,这给人以乐观豁达的心理。打个比方,大抵还是写在马桶边上,就像在厕所里那些留言一样,在很急的时候给人嘴角一笑。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8820
  • 亲爱的谢谢你

    李玲人文与法学学院07汉语言文学2班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推荐谢谢你。放心吧接下来不是好人卡。亲爱的,这是我最想对你说的话。几千遍,几万遍,都想这么一直地说下去。哪怕你会厌烦,哪怕你会捂住耳朵要我停下,我还是会不间断地说给你听。因为这片青空,你与我一同仰望着的,是属于你我的天地。「连眨眼都觉得可惜呀」一直都觉得与你相处的时间太短,刹那消逝,因此今天也忙著注视你。收到你回望的目光,我又感到懊恼。可你总是温柔又宽容地对待我的任性与散漫。因为你一开始就是一个亲切友好的大哥哥,对所有在身边的人都很好。只有我在意你这种无差别对待。看到你的笑容,是在对着这边笑吗?然后继续胡思乱想,其中没有人对你而言是特别的么?或者说,你是在对着我笑吗?或者说,我对你而言是特别的么?抱着如此令人害羞却又微微沮丧的想法,我还是尽一个后辈的本份,与你一同做好学院的工作,与你成为合作无间的同事。直到我上大学后参加的第一次圣诞舞会,以为我终于在众人面前,站到了与你匹配的身边。碰触到你的体温,让我的脸上都在发烫,多么想永远都不离开。你的笑容,在灯光流转中,更为令我沉醉。说吧,我决定要在舞会结束后对你说。然而,休息的间歇后你却答应担任别人的舞伴,虽然我知道是人手原因,但我确实忍受不住了。“是啊,我没有问题,你们好好跳舞去!”气冲冲的我离开了场地。为你而精心准备的服装即使有月光的陪衬也黯然失色,颓然抹着眼泪的我真是失败极了。要放弃吧,不想放弃,可是又能怎么办。身后突然出现你的脚步声,我惊惶想要躲起来,此刻我没有资格面对你,但你已经站到我面前,微笑问我怎么了。哭泣的容颜,愠怒的容颜,都不想被你看见。我选择低头沉默。“你的生气,是因为我不遵守诺言,还是因为,我跟别的女生跳舞?”恍惚有些什么我意想不到的光芒在闪耀。可是我又惧怕着不敢妄想,摇头继续沉默。“是我装傻的报应吗?”你的笑容转苦,“请原谅我以前没有勇气告诉你,只是我也不清楚你的想法……不过今天我总算有些把握了。”语气转趋暧昧,让我的心跳加快,“我,我喜欢你。”一瞬间我竟反应不过来。看着你明亮的眼睛,说不出任何话语。准是我发呆的样子很好笑,你微红的脸上也噙着笑容:“不出声,就是接受了哦。”突然间,嘴唇与嘴唇的接触。我想,那是幸福的滋味。「我喜欢“有灵性的犀牛角”」虽然只是平凡甚至是淡然的幸福。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我和你仍然是普通的大学生,但眼前的世界仿佛添上了更加绚丽的色彩,见到对方的笑容会觉得太阳更加耀眼,即使是下雨也会更加有朦胧美。我自己好像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会在看星座运程时也注意你的星座,我的天蝎和你的金牛这个星期会怎么相处?会在舍友们讨论服饰时记下她们无论如何都比我专业的意见,想象着如果我这样那样穿什么衣服你会有什么感觉。会想去学习完全没碰过的料理,看到那么繁琐的步骤又在放弃和坚持的两端中徘徊。心情就像一个人的独舞,起伏跌宕唯有自知。而你也会和我心有灵犀么。印象中你和大多数男生都一样喜欢体育运动,尤其是篮球。我在想那大概是天生的赋予,让男生是具有勇气和活力好动的物种。入学到现在见过你不少抱着篮球和朋友同学在场上无论艳阳高照还是细雨毛毛都一概不管一直打到天色昏暗才罢休的画面,有时会去帮忙打气,更多的是有那么微小的不高兴。无法捉摸你的内心里我排在第几位,会不会被篮球,或者其他的工作和爱好兴趣挤到剩一个角落摇摇欲坠。但在你面前从来没说过跟这些有任何关系的话语,极力不说,总是笑着为你加油。可能是我和你与所谓的“有灵性的犀牛角”有缘吧?在我为这个星期的相合度有五颗星而窃喜的时候,在我咬牙用所有兼职的钱买下那条连身裙准备这一次约会要穿给你看却又提不起勇气的时候,在我好不容易通过朋友介绍的料理教室千辛万苦做出那个并不太漂亮的蛋糕而犹豫是否要送给你的时候,恰好是你又和学院学生会里的同事约定打篮球的时候。从他们口中得知是同一天后,我有些茫然。心情虚恍,也不打算问你什么。因为我并不知道怎么问出来。“而且他最近都没怎么来打了。这可是一场重要比赛,他是我们的得分主将,不可以没有他。”啊?我更摸不着头脑,随后是你的到达,和他们谈了一会后传来男生们的抱怨声。和你独处,我还是没有问出我的疑惑,而后听到你先问的“那天我们几点见?”所以因为吃惊反应过度的我,引起了你的表情里有一丝小小的玩味。“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去……”反应过度导致的语无伦次,你也听懂了。“不为什么啊,人总是要比玩重要的。”你仍然明亮的眼睛,和煦而清澈的笑容,都扑进了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一片盛开的繁花似锦。我知道我笑得很幸福,在你的怀抱里比春天还温暖。原来我们都和以前不同了,在没有太大改变的生活轨道里,我们会为对方的心情着想,做出让对方高兴的事情。即使这是俗气的想法,但乐于如此。「我遇到你,把下下辈子的运气都用完了」很俗气的失踪居然会出现在我身边,然后居然是出现在你身上。其实也不是失踪,就偶尔的一天,你没有踪影了,跟老师打听后留下的讯息是——你回家奔丧,爷爷过世了。那为什么走之前不跟我说,为什么连声招呼也不打。电话不听,短信不回,有一瞬间确确实实地怀疑自己有没有认识过你,而你是否在这世界上存在过。最后一条凝聚着所有担忧和怒气的短信两天之后才得到你的回应。“如果你再不回复我,什么理由我不管,我们都没有关系了。”“我真的没事,很快回来。”有什么可能没事呢。普通的奔丧为什么能让你与平常不同呢。没事的话有什么可能对我置若罔闻呢。我在你心里仍然没有最基本的女朋友的地位吗,或者你始终认为我不值得信任不值得分享感受不值得为你分担一些东西即使轻如鸿毛!最后一句真的在你面前说出来了。应该说是吼出来,在我下定决心然后请假坐车只身一人经过一天一夜赶到你家站在你面前吼了出来。顶着星光,披着月色。消化了不相信我出现的惊讶后,你还是露出了熟悉的微笑,有条不紊地为我接风洗尘。看着你憔悴的脸色,我也不知道再能说什么。睡不着,走出客房坐到院子里,月色依然很好。身后的你说话也这般柔和:“让你担心真对不起。”“我……我还是任性了吧。”可抑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和担心忧虑,想见到你,亲眼见到你平安,这样自己才会放心下来——过于小女生的想法却对你说不出口。你坐在我身边,肩头相触,温热传递。“父母一直在外工作,我和他们不亲,只有爷爷疼爱我照顾我,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爷爷只要身体有什么小病我都紧张得要死,最大的愿望也是他能身体健康,起码要让他看到我有一番成就。”声线渐渐走低,你的表情更加哀伤,“可是……他这么早,这么早就离开了……我无法接受……”你侧头看向我:“告诉你,也只是多一个人愁眉苦脸,我也不希望这个人是你。谁知道让你更担心了,是我的错。”我握住你的手,仍旧没有出声。“半夜很冷,你还是回去睡觉吧,有什么明天再说。”你拉着我的手站起来。仰首看进你的眼眸,我抱住了你。“以后有什么事都告诉我,让我一起分担,好吗。不说什么坦诚的大道理,两个人走下去,靠的就是共同的回忆,不是吗。”久久地,你抚上我的头发,虽然看不见,但感觉到你在笑。“是的,小生遵命。”我也笑了出来,眼前的地面是我们的影子,合成长长的一个。我遇到你,把下下辈子的运气都用完了。突然好想对你说出这一句话,而你抢先了,虽然有些囧。“谢谢你。”什么?我抬起头,心想你不会给我发好人卡吧……“笨蛋。”你忍笑敲了敲我脑袋,转个念头,夸张哀叫果然引得你的赔小心。此时明月在,正照彩云归。「所以啊」其实应该是我要说:“谢谢你。”感谢你让我遇见,让我喜欢,让我依赖,让我牵挂,让我的人生出现了不一样的色彩。虽然仍旧没有对你说出过,搞不好你会笑我吧。但是仰望着这片青空时,我很渴望能说,不间断地说给你听,渴望得心都痛起来,可是都不可能了。永远没有可能了。我们都是普通人,而你也那么普通地离开,在去社区志愿活动的路上成为交通事故中的死者之一。追悼会上,我看着你仍然微笑着的照片,只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玩笑吧,却又这么真实,什么都不复从前了。你不再回来,不再说笑话逗我,不再出现于篮球场上,不再询问我约会的地点时间,不再吃到我笨拙的料理,不再看到我穿裙子的模样,不再和我披星戴月,不再和我的影子合在一起。放下鲜花,我想起曾经问过你的一个问题,如果谁先死了,对方会怎么做。那时你没有回答,而我固执地相信我们还有很久才会面临这一天,所以这问题很幼稚。现在你应该会说:至少我不希望你哭。对不起,只有这个要求我无法答应,亲爱的。

    2009-02-04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8820
  • 庸人自扰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外国语学院08级英语翻译2班邢楷纯爱不爱都受煎熬,同林鸟飞远了,谁不想暮暮朝朝?真心换来伤心,爱恨一肩挑,牙关紧咬。人生如粗饭劣肴,心中骂嘴里嚼,谁不想快活到老?茫茫人海渺渺,真情哪里找,岁月又不轻饶。一生得几回年少,又何苦庸人自扰?斩不断情思难了,爱人不见了,清醒还要趁早,乱麻要快刀。一生得几回年少,倦鸟终归要归巢,红尘路走过几遭,花开又花落,世事难预料,笑一笑往事随风飘。—《庸人自扰》缠绕耳边不断的旋律,经久未息的思绪。爱,是人世间不可能断绝的情愫。因爱生恨,爱恨之间,多少容颜老去,多少悲欢离合,多少千古绝唱。传颂的是故事,留在心间的,是对于爱执着的信仰。只是,不管海誓山盟,不管你情我愿,总是抵不过时间,抵不过人情世故,抵不过历史长河的洗涮,最终,唯有那虚无缥缈的信念留着,却不知何处是归处,何时是尽时。暮暮朝朝,是永远不能圆的尘世梦。因为是红尘的梦,逃不开世俗,躲不了情理,也终究难以成全。尽管如此艰辛,依旧情愿付出,情愿担当,即便没有“永远”的相守,仍然期许“永恒”的缠绵,却不知,我们都因为不知道“永远”有多远,“永恒”有多长,才有生生世世不停息的等待,和,生生世世不决断的相思。不过,不论是怎样的愁思,怎样的难以捉摸,期待拥有一份感情,期待有一种幸福,始终是我们不灭的想念。多少风雨,多少来往,只要曾经拥有,也就知足了。生命里,痛苦是长久的,而,快乐是短暂的。虽然不愿意,却不得不接受。粗饭劣肴也罢,残羹剩饭也可,来到世间,痛苦或快乐,是填饱生命基本的口粮。可是,“快活”是我们可以争取的。在痛苦里快活,在快乐里快活。谁都可以一辈子快活,即使在思想的世界里久久徘徊,即使时不时无名的煎熬,还是可以选择快活终老。没有谁可以剥夺一个人“快活”的权利,没有人可以为自己选择,更没有人可以替自己活着。因为,世间万事万物,表现千姿百态,选择成为欣赏者,还是哀悼者,在于自己。人海苍茫,几十个年头,总在不停地寻找,寻找属于自己的感情,寻找自己的归巢。都想踏实走完人生路,而归属,是当痛楚来临唯一的躲藏地点。可惜,茫茫人世间,哪里才是归处?哪里才是自己踏踏实实的一个家?漫无目的找寻,除了渺无希望,就是虚情假意。不由得感叹,知音难觅,无处安身。纵使自己曾经多少雄图大志,这一刻,当自己发现不知为何而活,为谁而搏的时候,还是落入俗套,庸人开始烦扰。想做超凡脱俗的人太多,多到滥竽充数,多到混淆视听,让我们都迷糊了关于“俗”的含义。难道它真的沾不得,要不得吗?活着,为了希望。为了活着而活着,就真的面对世情那么不堪一击吗?难道俗世里的我们就真的那么“俗”吗?世俗的道路是大多数人必走的,人的一生有很多欲望,很多希冀,不断地想扮好子女、父母、朋友的角色,而我们所做的,难道不是为了更好地存活在社会吗?为了融入社会,需要感情的滋润,需要金钱的填补,需要我们把自己装在“套子”里,老老实实地做“套在套子里的人”。这些就是“俗”吗?而标新立异、独树一帜的就是“脱俗”吗?不然吧。不得不承认,自己只是大多数人中的一个,套子里的人自己是做定了,我,并不为自己的“俗”感到不齿,更不会逃避。既然避不开,躲不了,何不,安心套着,享受俗世里点滴的感情,只要自己把握生活的底线,俗也可以活出精彩,或许,享受的会更多,毕竟,这是俗人的世界,是风尘的社会。红尘路只走这一遭。一晃而过是青春,是要不回来的时间。经历伤痛,经历苦楚,坎坷不平,反反复复。会在摔倒的时候,忍不住痛苦而大哭;会在失意的时候,忍不住压抑而狂叫......曲终人散终有时,花开花落终难免,充斥着感情细胞的自己,做不到坚强,更不善伪装,只愿意,在悲欢离合的时刻,传达属于自己的悲欢离合的情绪。世事难以预料是真,可,往事皆以笑过是假。快乐时笑出性格,痛苦时哭出眼泪。没有谁敢要求自己一定要潇洒人前,悲伤人后。所以,该哭的时候不要忍着,不会有谁认为哭就一定是懦弱,笑就一定是坚强。只要对得起自己的经历,对得起自己的心,对得起命运让我们承受的,就可以。无需趁早清醒,俗世的梦是一辈子的约期,无需快刀斩乱麻,俗世的情是一生的纠结。何不,好好做梦,慢慢品尝?梦醒情断终有时,庸人无须自扰,活出性格便是!

    2009-10-05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8819
  • 脑虫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冯振伟做了这样一个梦。“你脑袋里寄生了一种叫新奥尔良烤翅的怪虫。”这句话,史生老死都接受不了。他抱着头,久久呆坐在生锈的病床上,几次用力戳自己的脸。他宁愿相信这是发梦或者医生儿戏把感冒头痛误诊,都不啃下这句鸟话。史生是个刚刚起步的作家,人生几十年来经历过的人、动物和事,已经变质成对于他,甚至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记忆。这几年他潜心写作,正将记忆付诸笔端。无奈前几天头开始发痒。起初以为这只是没灵感的衍生反应,搔搔就算了。但后来实在不行,痒是从头盖里面发出的。更奇异的是左腿开始渐渐变僵,右腿也有变麻迟钝的现象。发现这个不妥,史生去了当时号称全省最好的,医术与外国接了轨的一间医院求医。对于一个任人鱼肉的病人来说,鸟话,一旦出于医生之口,往往都是真理。“这虫中国还未出现过,只在美国新奥尔良有过类似病例。目前外国医学界正对这病全力研究。”负责史生的医生说。“那有救吗?”史生问。“目前还不清楚,但我们会全力以赴。”说完。全力以赴,这个词,出自医生的口里是最不踏实的,它的出现,常常暗示没有希望。想到这个,史生不禁唏嘘,感叹生命的脆弱。原来今天医生说的所谓高级安全隔离状态就是这个只有一张床的潮湿房间,除了蚊子就感觉不到其他生命。隔离,看不见自己的妻儿,加上治了几天头痒更是如初,使到史生身心俱痛。但他似乎始没有放弃写作。他用打点滴的时间眼望天花思考人生,晚上做完脑扫描后在病床上写下来。他决定把这些痛苦集结成书,叫《病隙随笔》。“我发觉自己的右手不太好使了,医生,头痒也没停。”史生说。“史先生,我们刚从外国得到研究的部分结果,这虫会啃噬人脑的运动神经。我们应该尊重病人的知情权,所以如实告诉你。”原来目前四肢的失灵,都是脑虫作怪。“但这虫经美国权威研究发现,它只喜欢啃噬人运动神经系统,不会波及它脑部分。啃噬完就会自动死去,所以您最多只是瘫痪,思考和智力应该没问题。”史生被隔离一个星期了,没机会与亲朋好友联络。他之前向医生提过要跟妻子通电话,但被拒绝了,理由是,暂时没有研究表明新奥尔良烤翅虫不会在人通电话时通过讲话者耳朵和话筒爬到接听者的脑袋。没办法,史生作为我国首例的新奥尔良烤翅虫寄生病病人接受重点看着治疗是理所当然的,他不知道外界已经把这事炒得沸沸扬扬,全部国内医学权威都关注他……这个病。无论外面怎样热闹,在史生眼前的都是一如既往阴暗潮湿的隔离房,来来往往的白色衣服。唯一说得上能与外面沟通的就是一扇窗。史生借小窗排遣孤独,看来这成为了他灵感和动力的来源。看几眼窗,就写下几句。与此同时,他手脚,身体,越来越生锈了。“我们正努力用研制的新药抑制这虫的活动。”医生说完,旁边的护士帮忙换点滴瓶。“那怎么我还是下不了床,有时连字也写不了?”史生昏昏沉沉的。“放心吧史先生,我们的研究与给你的治疗正与时俱进,我们相信,保持这样的治疗进度,怪虫很快就会停止活动继而死亡,您躯体的活动能力将不会继续恶化的。”史生双手已经钝得像是别人的,想提笔写几个字首先要用左手提起右手,提起左手又首先要用右手托,这是个多么完美的矛盾。史生将发现的矛盾存在脑海里。它始终相信,新奥尔良烤翅虫只会破坏他的活动能力,对思想不会有丝毫影响。并且安慰自己,哪怕全身瘫痪,只要有记忆,有思想,都会是一个完整的人,比行尸走肉要高尚得多。所以他依然努力思考,把这次苦难当作自己灵魂的考验。那天,史生从医生口中得知研究有了新进展。同时,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利用新开发的脑电波切割分离器将脑虫完全从脑里取出。二是继续现在的治疗方法,用药抑制脑虫活动。如果将虫取出,你会完全摆脱脑虫的折磨,躯体的活动也会自然的慢慢恢复。但是这个方法有副作用,会使你的记忆全部丢失。这是分离器的本能——消灭记忆细胞。但是你也可以继续接受现在的治疗,用药抑制脑虫活动,记住,只是抑制,长时间下去你的运动脑神经依然会被破坏。要活动,还是要思想,这是个问题。医生临走俯身对躺下的史生说:“记住,把虫取出来用作研究,探讨研制这病的疫苗,防止更多生命得病,这是大家的梦想,我想先生你,也能够理解。希望尽早听到你的答复,呵呵。”听完这番冠冕堂皇的话,史生脸上并没有出现应该出现的愉悦的神色,反而尽显木讷,被抽空似的,眼睛向着天花。他似乎在绝望什么。即使那扇窗也不能动弹他的状态。很显然,史生心中已经有了答复,保存记忆和思想,哪怕记忆有时比新奥尔良烤翅怪虫更加让人难受。另一点,他已经对这医院彻底失去信心,用恨之入骨的眼神扫视这阴凉的病房,现在没有东西比这间只会搭理病人躯体的医院更加值得鄙视。宁愿瘫痪也不愿意给这个医疗体制贡献点什么,就这样。史生看着窗户,坚定了明天的答复。我醒了睁开眼睛,回味刚刚模糊的梦境。在里面我只见到史生在家人的陪伴下出了院,这应该是几个月后。奇怪的是,史生是直立行走离开医院的,而且看见家人也没有些许表情,难道他真的以失忆换取了身体健全?这和他先前的态度无疑是相悖的。我趁着半睡再次合眼去续这个梦,寻找原因。我重新回到史生正在绝望看窗的时候的病房,发现,顺着他的视线,在这风尘已久的窗台上突然出现一只猫。我明白了原因。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8819
总42页,文章16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