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藏冬

    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推荐李永雅07中三1那是场天作之合的爱恋。如果藏嘉河思想再浪漫点的话,也许会这样想。然而她虽然有少许花痴,毕竟还是个现实的人。2高一的冬天,是段不美的日子。天气还不算冷,高大的阔叶树却已褪去一身叶衣。嘉河阔步走着,感受在脚下缄默地死去的生命。踏着枯叶,被灰霾的天空裹着,她直觉今天运气不好。多么希望自己的直觉不要准。可是大风吹落了摇摇欲坠的窗框,终于还是正正地砸到上学途中的嘉河头上。血色模糊了视野,知觉飞离了那个冬天。疼痛贯彻了整个思想,葬送了藏嘉河平顺的时光。醒来的时候,是先感到很痛的。家人的劝慰使她厌烦。气恼吗?她承认的确有一点。但更多的是自嘲式的悲哀,忽略左眼上的纱布,她别过脸不去看右侧的家人。然后看见了隔壁床的他。“为什么会和个男孩子同一间病房?”据说这是她醒来或的第一句话。3那是个非常清秀的男孩,只是过于病态的痩白。脸形很尖,有俊美的影子;眉细且长,她一直好奇,他紧闭的眼眶装着怎样夺目的瞳。他却像冬眠动物似的,睡得很沉很安详。是个睡王子。藏嘉河却自知,自己绝不会是吻醒他的公主。因此她只是远远看着他,但即使如此,还是会生出藏起他来的冲动。藏起来,在心灵某处,真切地不着痕迹地,摆在心上。只是他一直沉睡。如果他没睡,会是个怎样的男孩?那些只能躺着,单眼瞪着天花板的时间,藏嘉河就是靠这些臆想度日。应该是个出色的人吧?至少容貌是如此。像那种一走出来就沐浴在女生的目光中,温文、尊师,同时又有一两样拿手运动的男生。也许他有很好的视力,射篮特准……不,是过去也许是。藏嘉河心里责怪自己粗心,怎么忘记了,那个男生右眼也是缠纱布的。她与他,一左一右,天赐的默契。这是藏嘉河想到自己视网膜损坏的左眼是,唯一的安慰。4藏嘉河除了伤着左眼,并没有受其他大伤,因此才躺了两天就下了床。与家人时间不长的交流中,她大概知道了自己的状况与一些同病房的他的事。据说挨年近晚,医院病房紧张,才让他们男女混住。据说嘉河很快可以出院,那个男生却已睡了半年,不用担心有什么不便。藏嘉河没有发脾气,也没多和家长说什么,甚至不觉得自己不幸了。虽然她知道这种幸灾乐祸的想法很卑劣,可是她很肯定她很高兴遇见可怜的他,在她最可悲的时候。而且,长得美的他还附送两个帅哥,让她大饱眼福。藏嘉河首先遇见他的三哥。眼神冷峻锐利,面容俊逸的男生,在看到嘉河时也难掩尴尬,嘉河只好翻身装睡。良久,才听到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听护士说,植物人的家属每天都来照顾病人,帮他擦身、按摩……嘉河头脑一热,感到不好意思。她觉得过了很久,终于听到男生松口气的叹息。嘉河感到有视线望过来,她一动不动。最后,她听到男生冷静却透着温柔的声音:“冬,今天校运会的排名出来了,那个××居然拿下MVP,如果我或你参赛,他根本没机会……”“冬,你小子醒来的话,我就和你继续打那个游戏,你和我赌的游戏机,夏都买好了……”“我之前和你说起的朋友,如果你在应该和他很合吧,又阴毒又粘人,比你的调皮更厉害……”虽然闭着眼,但嘉河感到光爬下了床。单眼的眼帘后,黑暗上涌。本来滔滔不绝的男孩沉默了。嘉河感到他不是个善于说话的人。可是面对那个沉睡的少年。那个也许很顽皮,爱打机,爱运动的男生。面对如今沉睡的他。为什么能说这么久呢。听到脚步声,嘉河忍不住睁眼偷看。冷峻男孩本该傲气的背影,在黑暗中收起了伪装的坚强,在门扉处一闪而过。嘉河扭头看沉静得过分的少年,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泪。5第二天嘉河在护士搀扶下回到病房,却看见另一个来照顾睡王子的男生。想着那个王子与家人的深厚感情,嘉河觉得自己不可介入。但这次来的男生是个活泼祥和的人,还主动和她说话。嘉河于是认识了杨琛夏,他的二哥。夏温和如融冰的光,与昨天的杨玝秋形成极大反差。嘉河告诉他自己对秋的印象时,夏也点头称是:“秋就是扮冷漠,其实他和冬最好了,都是顽皮小孩。”受夏的温柔感染,嘉河不自觉地笑了,又望向睡王子那边,“冬才有办法让秋变温柔,他是个顽皮的小子,笑起来像只可爱的小狗……啊,不,这不是我说的,是他们班上的女生说的……”嘉河忍不住,终于大笑起来,不过想想也对,睡王子咧开嘴笑,一定是灿烂而无忧,像照亮夜空的皓月。夏倒是很热衷于和她说话:“不过要说性子烈,冬才是我们四兄弟中最要强的。有次和春呕气,居然冷战半个月,苦了我拼命替他们周旋。”会吗?睡王子生气时,眉也会纠结吗?那时的他不像个男孩,而更像个男人吗?“他也很善良啊,除了扯扯女生的辫子,恶作剧地吓吓女生,也没干过什么坏事。”夏像忆起什么,眼神温柔地覆在冬身上,“而且,冬最喜欢我的画……”嘉河一下明白过来,刚才她就注意到了,病房的墙角放着一个四方形的东西,用布盖着。“那是你的画板吗?”夏微笑,掀开了画布。明明是冬天,却生生地流泻出一室温暖,那画的是夏天的景致,与嘉河记忆中的这个冬天,多么不协调。“这是承诺,我答应过冬要在比赛中胜出,我做到了。藏嘉河,画我放这儿,如果冬醒了,可以告诉他吗?还有,平时也请你和他说说话,或是照看他一下。我保证,冬很好相与的。”请你和他说说话。可是我可以吗?藏嘉河迷惑地看看床上的冬,才下意识地点点头。6“你好,我叫藏嘉河……可是我不知道你全名叫什么……”藏嘉河感到世事真神奇。昨天,她还对冬敬而远之,可现在,在她听到自己三天后可以出院,她首先想到的却是,她还没和他说过话。虽然他也不会回应。但自己介意。为什么?藏嘉河没有多想,但半夜睡不着的她,在床上翻来滚去,也只是加深了自己对冬的想象。于是在这个冬夜,她裹着厚厚的被子,摸索着来到冬的床边。城市的灯光从窗外照进来,病房并不显得幽闭漆黑,但单眼的嘉河却从心里感到一股混沌的黑暗。然后她对冬作了轻声的自我介绍。“听说你是个和我一样大的高一生。你在学校一定很受欢迎吧?我就只是个小市民。你打游戏吧?男生都打暴力游戏吗?我也玩,不过应该和你不同吧……”扯谈半天,嘉河一直紧张,又不懂自己紧张什么。面对没有反应的冬,她只觉得自己很可笑,但又挡不住对他倾诉的渴望。终于她也想不出说什么了。她在椅子上放松自己,感到风吹进被里,又连忙裹得更紧。突然,她意识到了时间。窗外本该漆黑的天色已泛起红紫。昏黄的灯光慢慢退出,让位给晨曦。大树在风中瑟瑟,但清晰起来的枝干总算淡却了笼在黑暗中的恐怖。良久,她才回过头。冷冷的,静静地,晨光漫进室内,沿着床脚,爬上冬的面庞。没有暖意的阳光,只是忠实地反映出男孩睡得死沉的面容。发觉冬的手臂落到被外,是护士的粗心吗?嘉河伸出了手。她让手臂抽离了保护的被子,挽起冬的手。冬天的温度,就如这个男孩手腕的冷意。可是,嘉河可以摸到生命的脉动。细微的触感在寂静中扩大,一下一下,心跳调成了相同的步伐。嘉河突然觉得,他们算是朋友了吧?哎,我和你,算是朋友了吧?7回家前,嘉河已经拆掉纱布,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也只是看上去而已。嘉河觉得自己在镜中的面容有点扭曲。她变得习惯歪头看东西,她变得步伐小心,她走楼梯学会了扶扶手。于是,走在学校里,她还是感觉到了投射身上的目光。可惜她只瞎了一只眼,还不至于连感觉也变钝。否则,就不用去知道被或嘲或怜的目光注视的滋味。那种事,“知道”就是折磨了,藏嘉河强迫自己不去“想象”和“了解”。入院前曾向老师申请但遭拒的,想坐的位置,安静地等待自己。举手也好,答问题不会轮到自己。开小差也不会被批评。男生们老是笑着问自己要不要帮忙,平时独行独断的自己,一下子多了许多姐妹。为什么现在才想到我。为什么在我残缺之时才关注我。平时我一个人坐在后排,艰难地看着黑板时,你在哪里。平时我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做作业时,你在哪里。缺了一只眼的我还是我,自尊却碎落一地。你不在这里,因为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以前不知,现在如是。一遍遍向热心的女生保证可以自己回家,藏嘉河才勒紧领口,踏上回家的路。从口中吐出的白气很快就散了,夕阳下光秃的树枝,星点落单的黄叶点缀其中,反而更显单薄。8我在过冬,不要理我。我把衣服口子勒得很紧。我将每个毛孔都关紧了,不顾血在皮肤下疯狂地流动。我甚至给自己筑上围墙,墙上没有一个洞,密不透风。在那里,我怎么怕冷也没人看见。我伤心、流血,也没关系,只要你们不要打扰,让我伤好了,走出来。所以,不要妄想靠近,不要自以为是地涉足我的冰屋。藏嘉河本就不是合群的人,就别人看来,瞎了一只眼后更怪异。不过她并没有在意,是的,她是自私的,自己之外,不想在意。听到曾经的好友黄裳对自己哭着说对不起时,她还是这么想。她觉得没必要在意。黄裳说那个男生一听到嘉河出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黄裳,但黄裳已经看清他了,不会和他一起了。黄裳说当初为了他和嘉河反目,她真的很后悔。嘉河很想嘲笑她,也很想怒吼: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那个人说喜欢嘉河,黄裳说喜欢他。可是嘉河连那人的名字都记不住。这么烂的三角剧目,嘉河只觉得无聊。偏偏有人用这种无聊事打扰她。当初是黄裳,将她给的友谊践踏脚下,而现在已被冰封。“对不起,我还要去复诊。”嘉河面无表情地从她身边走过。从过去的人情纠纷走过去。将它们全抛在身后。对了,如果是冬遇上这种事,他会怎么办?对于这件事,现在的嘉河只关心这一点。9例行检查后,医生只安慰几句:“耐心等视网膜吧。”嘉河不知该这么反应,对这个说破了大家都没好处的事实。等?一生?一世?还是一辈子?像爱情一样无法保证的承诺。然而嘉河不为此伤心。世上比她不幸的人太多了。譬如……嘉河不自觉地在那个病房前驻足。住院的日子,嘉河知道夏和秋是轮流来照顾冬,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来过。因此自己走后,房间只剩长期睡着的王子。冷冷的天,他却似没有感觉,丝毫没有瑟缩,犹如精致的木偶。嘉河想像着,男生下了床,一脸浅笑,习惯性地拢拢发,快步走过来拉自己到房里坐下,一开口就说不停,活泼好动会说得手舞足蹈,任你板着脸沉默,他才不懂所谓脸色和礼貌,任由嘴角上翘,直到逗得你笑了……嘉河抿嘴一笑,推门进去。花瓶上插着太阳菊,是夏买的吧?他说冬喜欢这种花,冬也像这种花。太阳菊一样的他,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厌烦吧?不会嫌弃自己吧?嘉河想。“冬,我来看你了。今天我上学,一看到物理就头痛,换作是你会很兴奋吧?”听说冬学习挺好的,尤其爱物理实验,常用实验用具整人。嘉河看着沉睡的他,却轻易地想象到,他的眼会变得非常灵动,他熟悉地玩弄电表,瑞士刀在他手指上翻飞,反射刺眼的阳光,一闪一闪地迷惑人。“我遇到过去的朋友。她很漂亮,如果你看见她,会欺负她吧。”黄裳是我见犹怜的女生,不过据夏说冬“没有怜香惜玉的意识”。“你也会欺负我么?不过我可不好惹。因为我不过是缺一只眼嘛,你和我一样,你一定理解吧?以前我还觉得你可怜,真可笑。”因为我们一样的。嘉河没有意识到自己始终面带微笑。10天气如杯里的融冰,去掉一层外衣遇见更深一层的冷意,直到冰中心的雪花。围巾手套都出动了,嘉河觉得自己是披了熊皮的刺猬,否则为什么穿这么多都不暖。一定是自己一身刺把衣服刺出洞了。风是冷冽的,没半点雾气,于是视野异常清晰。透过干燥的地面,踏在地上的轻快步伐,挂满彩灯的大楼,以及以举手向上的狂欢姿态摆动的树枝,春节在招手示意。虽然嘉河不卖春节的账,但喜庆是不需理由的,特别是刚考完试时。很让嘉河高兴的是,虽然躺了近一个星期的医院,虽然单眼,但并没有太影响她的学习。做卷时,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平静。不是太好,也不太坏,一如藏嘉河一向的作风。于是走在街上,心里还是又冷冷的雀跃。清劲的风会一直吹到春节那天吧?回家吃火锅好吗?然后烧个小烟火。有人陪我烧就更好。忽然,嘉河想到之前和夏的谈话。夏似乎很高兴有人和他分享冬的过去。他说他们四兄弟小时候回乡下过年,村里的小孩欺负夏和年纪最小的冬,结果冬顺手拿了一串烧着的大红烟炮,愣是把他们吓跑了。“不过那次之后,冬迷上了烟火炮烛,后来发展到每年跑去江边看烟花……只是今年也是没办法了。”夏遗憾道。烟火吗?嘉河站在马路边,看着一栋栋高耸入天的大楼,茫然地想象着在空旷夜空绽放的烈焰。11嘉河父母本来不愿意让她在这一天一个人待在家里,但嘉河极执拗,最终只好顺了她意。其实嘉河理解,今天是正月初一,走亲戚这些传统程序对嘉河没意义,但它还是又某种约束力的。但是今年不同。嘉河翻出数码相机,便踏着夜色来到人潮涌涌的江边。今年她想看烟火。以前她只是在电视前看。坐在喧闹的人群中,不时应答亲戚的问话,电视的声音被人声淹没,嘉河只看到烟火在小小的箱子里爆开,无声的。她觉得那很空虚,也很寂寞。难怪有“比烟花寂寞”的说法。可是他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东西。嘉河从夏的话语中知道的冬应该是好热闹的人,阳光男孩应该不会有这种愁绪。难以想象一个成绩挺好,但对学习不大上心,字也歪歪斜斜的毛糙男生,会有什么绮丽想法。人潮有了动作。烟火快开始了。嘉河抓紧了相机,不免有些期待。突然一道金光,伴着人潮惊喜的叫声,窜上了江面开阔的夜空。嘉河孤独的左眼上映出了那灵动的火光。然后火光爆开。“啪’的一声,巨大而清脆。顿时开出一朵花。花瓣优雅地陨落。“哗!”人潮欢呼的声音突然充满了整个江岸,千朵金、绿、红花柔和的黑夜绽开,声势浩大地压住了所有孤独寂寞。闪烁的彩灯活泼了整江流水,反射着金光的水面不时被金线划过,与夜空一同被割裂成千万块。巨大的声响惊醒了整个夜,竞相爆开的焰火充斥了整个视觉,浓烈的火药味叫醒了所有感官,兴奋剂一样造成人群狂欢!“Happynewyear!”人们互相祝福,不管认识与否,展开大大的笑脸相迎着。不时按下快门,不时又摇晃着手中的彩带叫喊着,嘉河觉得这里好多人,自己被这么多人簇拥着,整个世界都是满的。原来现场看烟火,是完全不会哀伤的。听着一浪接一浪的爆炸声,嘉河想,难怪喜欢嘈杂音乐的冬喜欢这里。天气还是冷的,嘉河却笑得很暖。他似在她身边,像孩子一样随人群叫嚣,笑容如烟花灿烂。他告诉她,我没骗你吧?嘉河回过头,向着不认识的人展开笑容。12到照相馆取出晒好的相片后,嘉河兴冲冲地回到家中,立刻窜入自己的房间,“嘉河,你同学打电话来……”母亲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又被嘉河打断:“告诉她(他)我不在。”嘉河对自己的摄影技术没什么信心,但她还是满意自己的表现的。选好了一套“佳作”,嘉河匆匆出门。“嘉河?你又去哪?今天是初三,你表亲们会来……”这次只有门关上的声音回答了嘉河妈妈,清脆决绝地。寒冷的天气洋溢着不协调的喜庆气氛,周围随处可见的国旗也没有冻住,而是张扬地翻动,自由之至。嘉河没心思留意四周,回过神来就在医院里了。冬还是安静地睡着。病房墙上多了一张小小的“福”字,花瓶上绕了一圈红绳,插着不知名的红花,应该是夏和秋自己种的吧?嘉河微笑着,迫不及待地掏出那组照片。13“噢,这样啊。”黄裳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伯母不用担心,我想嘉河只是一时不能接受,毕竟发生这样的事。相信她吧……孤僻也不一定代表她想不开,也许她只想静静。”可是这么说着的黄裳心里也是没底的。她和嘉河走到这一步,已经不能恢复如初了。偏偏伯父伯母记得她——嘉河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向她说了嘉河越发孤僻的性格,说了他们的担心。只是她还能怎样?走在医院的黄裳无力地叹气。今天探望完生了病的亲戚就没有其他行程了。本想约嘉河出来谈,可是连这个也成了妄想。到底那件事伤嘉河有多深?又到底,那只损伤的眼给嘉河带来什么?她发觉自己不了解。所以当她看到嘉河在一个病房里,对一个沉睡的人展露笑容时,她吓了一大跳。嘉河只顾着自己兴奋,进病房时连门也没关上,加上病房只有冬一人,她也不顾忌,大声地诉说自己看烟花的过程,神采飞扬,不是学校看到的冷漠与疏离,也不是嘲讽或讥笑。那不像藏嘉河。那个高兴的、自豪的少女,与藏嘉河根本不像。“那真的很棒——气氛像打碎的镜子,一下子激荡起来,然后很光很亮的烟火就升上天空……大家都在欢呼,冬,我想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去看呢?幸好遇见你!我没忘记你喔,这是我照的。”明明对方没有反应,嘉河却毫不在意,一瞬间,黄裳甚至以为病床上坐着一个俊俏少年,正热情地与她交谈。可是那个少年只是躺着,像陷入永远的冬眠,与嘉河形成太强烈的对比。忽然觉得心中一酸。为了谁?为了那个少年,还是嘉河?未及想清,黄裳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然后喉咙哽咽,再发不出声。沉痛的情绪将她紧紧勒住,没有呼吸的余地。然后她眼睁睁看着嘉河回头,高兴瞬间陷落,由惊愕变成愤怒。可是黄裳还从中看到一种哀伤。如同利器一样割开心。黄裳从嘉河唯一有神的右眼中,看到一种哀伤。14嘉河觉得呼吸困难,心潮涌动,满腔的不甘与愤怒被强压着,再体内灼烧理智。那是种被夺走重要东西的感觉。像时自己非常坚守的领地被侵占,又像珍爱的玩具被抢走,她拼命想把入侵者赶走,好宣示她的主权。小孩子一般的独占欲。只是她根本无余力去评价自己的行为是否太天真。出去。别进来。别看我。别抢我的东西。冬被发现了。藏嘉河发觉自己因此愤怒。好想将他藏起来。在围墙之内,小心翼翼保护着,永不被发现,只让他看见墙内的自己。你到底时什么时候来的?明明我将墙筑得密不透风。明明我得心没有一丝漏洞。可是冬,你还是来了。尽管只是一抹影子,但你还是来了。你看见了这个藏嘉河,既然这样,你就不要被发现,可是你还是被发现了。藏嘉河觉得潮水涌上了眼眸。她及时冲出病房,留下不知所措的黄裳。早知道会这样的。嘉河突然觉得心痛。她多么想藏起他,多么想藏起自己,却在那个冬天发现,自己在寒风中,伤痕累累。她跑着冲出医院,单眼出现幻想,她似看见冬,那个活泼开朗、顽皮恶劣的男孩,那个美好的身躯,一下子倒了下来。他像被冰封住一样,缠着洁白的纱布,陷入冬眠,像雪一样冷。嘉河保护不了他,甚至没来得及和他说上一句。偏偏他又给她曾经的希冀,以致她如今的心痛。围墙内,终于成了适合冬眠的季节。15单眼之后,世界变了很多。藏嘉河失魂地回到家中,她首先看到父母担忧的神色。以前不会的。自己一直很规矩,忙碌的父母也很少看自己几眼。后来她夜晚出来喝水,听到母亲在讲电话。她才知道自己被怎样形容。孤僻、怪异、自闭、想不开。然后她听到冬被怎样形容。“是吗?一个植物人……想不到嘉河只对一个植物人开启心扉。那个男孩我知道。他很可怜,听说是和父母一起出了车祸,他父母当场死了,他被他妈妈抱着,但还是受了重伤。家里又只剩下哥哥,靠救济过日。他这辈子是完了,听说他已经不可能醒过来了,只是在苟延残喘。甚至有说那场车祸是他爸爸惹上官非,而招来的谋杀……希望不会波及嘉河。”母亲放下了电话,又熄掉灯,回房间去了,没有发觉瘫坐在走廊地上的嘉河。怎么可以这么说你?你明明还生存,我记得你的脉搏。我听过你的事。我因为你才看见烟火。“他这辈子是完了。”不。本来你一直是夏和秋喜欢的弟弟,他们不放弃地每天和你诉说事情,希望你醒来。本来可怜、苟延残喘不适合你,应该用耀眼、幸福。本来你日子清淡闲适,没有什么伤你的流言。本来……如果你没有遇见我。对了,是我不好。把这些统统带给你。嘉河的痛觉在寒冷中特别敏锐。之后嘉河接受父母的建议,开始看心理医生。母亲劝她不要去看冬,她点了头。藏嘉河从此成为“因无法接受意外而轻度自闭的病人”。第一次去看心理医生时,嘉河撑这伞,觉得冬天在雨中更冷更冰。难怪他会睡着。难怪她在心里瑟瑟发抖,只敢悄悄藏起那个冬眠的影子。冬天是块锐利的小石,不痛不痒地击中藏嘉河的死穴。16眼睛还是要到医院复诊。但嘉河不敢去看冬。也许冬也希望不被打扰,嘉河受不了再带给他伤害,因为那也伤到自己。只是嘉河也清楚,现在自己做的事也没多大意义。例如看心理医生。她的孤僻被认定是眼伤后出现的,医生只针对这治疗,却不知问题一直存在。嘉河还是嘉河,造成她的问题的绝不会是那只瞎眼。就连她也忘了什么时候开始习惯隐于人群,对外界漠不关心,又是什么时候乐于此道。右眼受伤后,大家注意她了,才发现她古怪,然后恍然大悟,惊呼“她因为受伤心灵受创”!想道这,嘉河冷笑。春节过了,不久就道春天了吧。听天气预报说,今晚最后一股冷空气来袭,过后这个冬天就会结束。看着已经长出芽孢的树枝,嘉河想这个恶梦的冬天要结束了。可是。这个冬天,是遇见冬的冬天。不留恋吗?假的。经过冬的病房时,嘉河本想直接走过去,却被一个温柔的声音叫住。夏站在那里,身边是一贯冷漠的秋。可是嘉河看到夏一脸苦笑,顿时心里不踏实了。“藏嘉河,”夏扬了扬手中的照片,“谢谢你。”嘉河明显地感到他声音在颤抖。不安在扩大。是冬有什么事吗?突然的念头使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觉得自己站在冰冷的湖边,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她忘了顾忌,急切地问:“冬发生什么事了吗?”夏的脸色变了。勉强的笑容也挂不住了。最后是一直沉默的秋回答她:“冬病情恶化,医生说恐怕撑不过今晚。”17“怎么……可能?”嘉河扯开一个难看的笑。气氛凝重。冬要死了。这次不是睡在冰棺理等待醒来的吻,而是彻底的被大雪埋藏,哪里都找不到了。嘉河不算认识他,但心痛、无助和孤寂真切地折磨着她。三人都没再说什么。然后嘉河飞奔出医院。回到家,她把之前所有的照片拿来,又翻出几张CD,出门后又买了一大把太阳菊。嘉河不信。她不相信他就这样离开自己的生命。他明明在她心里,这么鲜活地活着。英俊的脸,飞扬神采,陪她过冬。她甚至不想分清臆想与现实,几乎要以为冬昏迷前认识自己。可是无论如何,现在她只有一个念头:不要他死。我的冬天还没完,陪我过冬的人却要早一步离开,留我面对最冷的日子。落光了叶的树枝会划伤我,红色的血白色的雪将我埋葬。可是我会不甘心,我会恨,为什么埋怨命运。你也会恨吗?半年的冬眠,等来的却是缄默地死去,如同枯叶?她再度回到医院时,夏和秋都面带讶色地看着她。她越过他们面前,坐再冬的床边,不断和他说自己的事。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黄裳和她的友谊到两人的决裂,从兴趣到琐事。藏嘉河三个字写出来简单,十几年的历程说白了不过几百字。但嘉河心里的感受,居然不是简简单单可以说完。她一直讲,连夏秋都离开病房,留给她空间。可是冬的双眼依然紧闭,不正常的热度也没退去。只有天气,越来越冷。“不要……”慌乱地低吟着,嘉河经历着从未有过的伤心。这是个比自己失去眼睛更可怕的事实。18睁着水朦朦的眼,嘉河看到冬的手指动了,立刻大声叫人,又按了铃。不一会,冬的病房变热闹了。夏、秋和一个高个子青年冲了进来,三人伏再冬床边,不断叫唤他,嘉河被挤到床尾。医生来了,看了冬的情况。本来嘉河燃起一线希望,可听到医生说“回光返照,准备见他最后一面”时,她觉得有什么崩溃了。漫天雪花再心中落下,一片片盖住冬在心中的影子。夏第一个止不住哭了。然后众人看到冬唯一的左眼,微微睁开。眼里开始是没神的,渐渐地才有了点焦距。受感应似的,嘉河睁大左眼,捕捉他每个神情。冬动了动嘴,像想说话,但久久不动的身体似乎无法控制,发不出声。秋急忙俯身去听,但还是听不到。终于冬也放弃了。嘉河看到他那星点的焦距也散去了,眼帘缓缓下垂,可是嘴角有了些微变化:一丝难以察觉的上扬。“你在笑吗?”嘉河不自觉问出口。三个男生听到,都有些愕然地看看她,又回过头去看看他。冬最后的目光放在了她身上。她清楚看见了,他舒展的眼眉,他试图向两边延伸的唇。未完成的浅笑,就这样随着他的眼睛闭上,冻结在他的脸上。“你在笑吗?”像没有反应过来,嘉河又低声问。男生低泣,病床被推走,一切像另一个世界,嘉河只是站着,直到感觉久蕴的泪无声地划落。围墙塌下来了。冬天的阳光照了进来,温度适中,并不燥热,只是暖暖地融了冰雪。水流因此暴增,冲破了她的围墙。心里的冬天化成水流涌出身体。她哭得忘了自己曾引以为傲的“坚强”。她曾以为所有的悲伤都会在冬天结冰,放在心里,她宁愿被冰冻伤,也不愿它们融成软弱的泪。但是这次她觉得哭得快要干涸了。她忽然想起过去她问过夏,为什么冬要起名叫“冬”。夏当时还是笑得开心的:“因为大哥是春天出生,四兄弟的名字就这么沿袭下来了。冬排行第四。”嘉河却不赞同:“可是我认为这个名字不适合他,他的气质不像冬天,更像夏天吧。”但现在嘉河觉得冬像冬天。醒着的他是冬阳,温而不灼,明媚雪亮;眠着的他像冬雪,厚厚地堆积,沉沉地埋藏,平静,悠然。最后一股冷空气离开了这个城市。冬消失在世界上。19夏微笑着替嘉河开了门。嘉河与秋打过招呼,就走进了他们的家。素净的客厅,有点乱但并不脏。嘉河立刻被窗前的画架吸引。是夏的吧。“那是半成品。”夏端了茶出来,说:“先别管那个,你最近还好吗?”嘉河笑道:“当然。我没再看心理医生了,他还劝我不要,但是我和他说,我刚真正认识了一个人,他会成为我的力量,所以我没关系了。”夏只是微笑着看着远方。秋在一边摆弄棋子。一时间屋子里只有风轻灵的声音。嘉河看着画架上的画。素描的底稿只上了一层色。可是画中垂死少年的笑容是那么安详。你在笑吗?“……嘉河……嘉河!”“啊?”嘉河这才回过神来。身边的好友魏莹追问着:“然后呢?”“然后啊……就是做了视网膜移植手术,休养了半年,现在在这儿重读高一啊。”“你喜欢那个男孩吧?你爱他吧?真的没有然后了?”嘉河向她吐舌头:“花痴!我没有爱上他啦,只是他对我很重要。”其实也没有然后了。只是偶然会像刚才想起他。只是有一次,为复学翻找病历资料时,无意中发现视网膜捐赠者叫“杨玙冬”。惊讶之后又觉得理所当然,且不论他与她一左一右的巧合,就凭夏秋都认识她这一点,事情就合理多了。我现在眼里看着的,有多少是你看过或想看的呢?我不知道,但我想,我要看见很多很多。总会看到我的,也是你的明天。望出窗外,是光秃的的树枝,清澈苍蓝的天空。这是新一年的冬天了,嘉河想,现在才过了一年。“魏莹,新年时我们一起去江边看烟火吧?”20这虽然不是一场爱恋。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2009-02-04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187
  • 冬季里的思念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生物科学专业黄文达这里,下起了,寒冬里的第一场雨,空气中,弥漫着冰冷的气息,窗外的路上,湿漉漉,伞花朵朵开,泡上一杯热茶,呆站在阳台上,慢慢地,尝一口,细细的,再尝一口,流连在这细雨,播放的旋律里,这首歌,就叫做,冬季里的思念。我是多么的想你,可是,此刻,只有雨知道。。。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187
  • 无眠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生物科学专业黄文达一个人的晚上,放弃了上网,往床上轻轻一躺,任思绪随意游荡。带着期望,游在他乡,孤独滋长,偶失方向。不为了把自己想,只念你是否睡香。你每写下一张,生活里的感伤,我捧在双掌,泪水湿眼眶。请你别心慌,我并不惆怅。只希望,花开越靓,健健康康。勿紧掩心窗,别把苦心藏。有我臂膀,泪水千行又何妨,有我在望,人海茫茫又怎样。苦别把乐装,痛勿将悦仿,忧能沧桑,愁可断肠。我不在身旁,愿我思念,化作药方,治愈你忧伤。欢歌为你唱,愿我开颜,化为柔光,唤醒你芬芳。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186
  • 给你的思念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生物科学专业黄文达一线光,穿过细孔,就会衍射不可计量的列列光束;一滴水,落在大海,就会散成永不消失的滚滚海水;一丝风,蝴蝶扇动,就会成为跨越海洋的呼呼飓风;一面镜,一击即碎,就会变成散落一地的尖尖碎片。一颗心,横跨大洋,就会幻化源源不尽的悠悠思念。思念成光,为你照耀;思念成水,为你漂流;思念成风,为你吹动;思念成镜,为你投影。愿,这份思念,漂洋过海,献给远方的你,牵动你的心,让你,不会寻到孤独,不会觅到寂寞。愿,这一首诗,穿越时空,捎给远方的你,唤醒你的情,令你,不再记起痛苦,不再忆起悲伤。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186
总42页,文章16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