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小站

    07中文三班李永雅第四届“碧草杯”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参赛文章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推荐随着久违的光照进茶色的典雅车厢,窗外的绿色逐渐由深转淡。伴着蓝天的扩大,葱郁的绿如退潮渐渐回落,终于倾泻成一片碧野。旋即,颜色艳丽的欧式小房零星地生长在原野上,化作一道道彩光掠过车中人的眼眸。渐渐地,田野的流动慢了下来,汽笛的声音传来,N可以想象火车冒出的白烟在蔚蓝的空中划出一道明明灭灭的线。然后,窗外出现了一座榛木搭的小站。女孩子就站在那里。再近一点,才发现她不是站着的,而是倚靠在支撑四方型木棚的柱子上。她的身旁就是一排排木椅,但她固执地靠在那里。木椅另一边是无人看守的指挥室。像这种小站,若没有旅客上下车,司机是根本不作停留的。指挥室早已失去作用,于是理所当然地空了下来。火车入站。精致的车门打开,三三两两的乘客下来,又匆匆离开。没有人上车。小镇居民安于现状。女孩也没有。她只是靠在那儿,看着。N放下行李箱,在前排的椅子上坐下。田野吹来的风送来饭香。午时的阳光温而不灼。时间静静流动,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小站。N舒服地闭上眼。一会,当他睁开眼,却见女孩的一头乌丝在眼前舞着。N只觉她长得一般,唯有那黑发和讲究的衣着让人眼前一亮。扬起的发,与纹丝不动的蕾丝边黑色洋裙,混合了活泼与严谨的魅力。“你要去哪里?”他问。友好地。女孩礼貌地笑笑,摇摇头:“不,我在等人带我走。”声音清脆。“我带你走可以吗?”“你要去哪里?”“梦想国。”N本来想打趣她,不料她这样问,他倒愕然了。女孩子笑笑,摇头。N也没再说什么。风又来,这次饭香淡了,取而代之是香草的味道。她厚重的衣裙仍纹丝不动,层层落到地上,简直像从地上生出来一般,衬得她宛如雕像。约摸一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笨重的大火车靠了站。黑烟伴着尘土,侵略性地搅混了宁静,小站顿时染上了一层暗色水彩。N向女孩子脱帽致意,上了火车。有男有女,几个乘客下站了。F小姐拖着沉重的箱子,坐在木椅上。圃一坐下,就摘下巨大的羽毛帽,扇着风。同样地,她发现了女孩。惊喜地,她小心地向她靠近了点。“你,也是去青春国度假的吧?那个地方真是年轻人的天堂啊,一看你这么年轻,就知道十有八九是去那儿!要不我们作个伴?我去过好几次了,对那儿熟得很呢。我带你去怎样?”“……”女孩子笑笑,摇头。“……好可惜啊。”活泼的声音黯淡下来。F小姐难掩失望。日渐四沉。阳光慢慢爬上女孩的裙子,但她没有离开。F小姐却是停止扇风,站起来,去到月台后排的木椅坐下。夕色如晕开的水彩,轻轻为小站笼上红纱。远处,依稀可见一辆有点破旧的火车驶进站。车身的红漆已经开始掉落,露出点点斑驳的棕色。进站时,火车尖锐、嘶哑的声音,如出自心有不平的徐徐老者。门开的时候有一点卡,一只手从里面伸出。那只手偏向白皙,却显得莹润健康。它一用力,肢节有力地突起,毫不费力地将旧门掰开。奇异的是,老爷车上下来个朝气勃勃的青年。他也看见了她。他也坐在她旁边。“你好。你要到哪里去?”青年L的声音很开朗。女孩子笑了笑。“我在等人带我走。”像被那个笑容蛊惑一般,青年突然来了兴趣:“等谁?亲人?朋友?还是……”“一个将带我走的人。”青年L一阵语塞。良久,才用一种细软的声音探问:“那么,你想去哪里?”少女笑笑。沉默。沉默是晚霞的颜色。落到她身上,成了脸上的红晕,成了眼里的淡伤。夜色愈深。远远可见升起万家灯火,又渐渐暗了下来。白烟被黑夜隐去了形迹,只有汽笛声昭示了火车的到来。看不到那是怎样的火车,只是,隐隐可感到在小站微醺的火光下,车身的金属反射着锐利的光。那么干净、澄明。青年L站了起来。车门洞开,F小姐率先上了火车。女孩子淡然地看着车门另一端透来的光,一如既往。却在此时,听到青年有点期待的声音:“我要去感情国。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望着女孩子的眼里有什么,她好像隐约懂了。然而,她还是摇摇头。这次她没有笑。青年L倒是笑了笑,转身上了火车。门合上之前,只下来一个人。D君提着轻便行李,徐徐来到月台。在女孩旁的木椅上坐下。“你也是连夜赶路吗?”女孩子没有出声。摇头。“是吗。像我就不得不赶路了。我去的地方,是绝不能迟到的。”D停顿一下,又问,“那你要去哪里?”女孩子说:“带我走的人去哪,我就去哪。”“这样啊。你是等人等到这么晚呢。等的是什么人呢?”“一个将带我走的人。”“谁都可以吗?”“不,他说过带我走的。”D君头脑力掠过无数幻想,莫不是一个痴情女子在等情人吧?“那他去哪里?”“他答应过我,带我去梦想国、青春国、情感国、安宁国……总之,他说他会带我去各种不同的国家,看不同的东西,所有关于这个世界的奥秘。”D君好奇了:“他的名字?”“命运。”D君讪笑。“到底是他这么答应过,还是你以为他这么答应过你呢?”天际开始现出鱼肚白。教堂的钟声在静谧中响着。田野的青菜、豌豆、玉米呼吸萱草飞散的香气,烟囱里冒出轻薄的白烟,露珠一路颠簸来到了小站角落的青草上。榛木棚又迎接了后方射来的晨光。火车就是迎着晨曦而来的。它有着青铜的车身,偶见一丝橙色的杂质。做工简单,但很美观。车头是轮回的圆,小巧可爱,兴许还有点神秘。烟也好像特别少,是融在晨雾中了罢。D君缓缓走向小火车。“他可能骗了你,”走到车门前,他回头,说,“不如你跟我走吧。我去的地方应该适合你。”女孩子低下头,想。汽笛在鸣叫,声声劝人。这次她真的想了满久。汽笛声断之前,D君没有等她回答,跳上了车。车门关闭的一刻,听到他说:“对不起,重生国是不等人的。”直到车门掩去他眼里最后的幽光。火车开走了。它开走时也没什么声音。像是轻盈不着地的。但却刮起了风。一阵无气味的大风,像将小镇的宁静割裂成片的大风。风终于撩起了少女的裙摆。她靠着的地方,衣裙之下,是一个小小的十字架,笔直地插在地上。风停了。火车青色的影子消失。重重衣裙又落下来,依然像从地上生出来一般。女孩子看着前方轨迹,笑了笑:“算了。”向另一边望去。新的汽笛的声音。山的那边,另一辆火车正驶来。

    2009-02-05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280
  • 从化游—粤东脱衣团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生物科学专业黄文达2009.05.28-29赋诗一首:夏雨寻你轻轻的弹奏一曲,(从化之旅此刻开始)舞动的身躯,为我也为你,我们的露营之旅。美女家属,(队员相聚)初次相遇,销魂的微笑几许,勿望我,吾欲含羞而昏去。日出照屁股,(因看欧冠杯熬夜迟到的某某)闹铃不清楚,昨夜欧冠杯,忘酒有多苦。他欲狡辩诉,两闹钟皆哭,今日与昔非,蚂蚁锅上煮。急促,急促,酒后驾驶茅庐出,警察叔叔快让路。手持照相机,(北回归线上)笑却似机器,寻寻觅觅寻寻觅,谁人来救济,我们这一批,北回归线的傻逼。六十公里肚甚饥,(珠江学院吃饭)非洲难民头等事,民之天谁能决之?珠江学院山地师。端午节已至,(端午节哪能少粽子)怎能缺粽子,两袋十三只,众人笑不止。雨疏疏细细,(雨水湿道路,飞泥溅身)汗点点滴滴,那一片污迹,淤泥溅背衣。涓涓流水小河溪,(山水发电站下开始露营)隆隆作响发电机,忘君已有多么喜,三下两下帐篷起。飞流直下百来尺,(在瀑布下洗澡,冷。。。)天然蓬头将身洗,美不胜收醉如痴,他日再来必不辞。天昏昏,(吹水吃零食,损人也不忘损自己)地暗暗,你我来相伴,损损人,聊聊天,山蚊多疯癫。众山披雨雾,(翌日晨,上山赏景寻水库)青青叶托珠,小小泥泞路,怎挡我外出。瀑布顶上驻,(瀑布顶上的景,非一般的棒)腿软喘气粗,凉风微微拂,疲累化虚无。小霞起舞,(朝山下大喊美女,她没听见。。。)身姿娇妩,悠悠自转近忘吾,千呼万唤无回眸。山中湖,(那么小的湖,是水库么?)是水库?夸张度,太欺负。小狗也疯狂,(照集体相,准备走人)头盔多么爽,会旗出场,集体照相,那模样,和小狗真像。将离去,(告别屋主,走人)谢屋主,整装归途,推车徒步。山多阻,(进山)车难入,辛苦如,蚂蚁步。山重水复已无路,(山路,车进不去,原路返回)柳暗花明不见村,这帮家伙倒不蠢,迷途知返犹可尊。饱餐一顿,(八人坐车走,四人骑车回)人分两群,八人坐车迅,四人将路寻。若他日,(耐人寻味,值得回忆)谁人问起,寻何于此,必答之,雨水里的景致,美景中的笑意,笑意中的我你。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280
  • 剑酒红颜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外国语学院吴逸彬英雄,踏马随风剑,起了风尘遥望前事勿勿一曲听梅淡容笑谈中千骑旌旗连云破空赢得千秋武功素月花红繁华了红尘独酌处落寞忆佳人细嚼着寂寞的伤痕落红点点曾携手花丛却成空剑舞风不如归去舍得万呼千拥琉璃金钟一骑星夜驰骋中阑珊星火处恋上你守候的倦容执子之手伴你一生谨以此词献给我敬佩的武侠英雄。。。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276
  • 夏,夜,雨后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07生物科学2班,魏晓锋每次,无聊的闷热过后,总会有一场雨。来得安静?还是匆忙?有趣的是,这里的夜雨后,云总爱粘稠在一块。风,只能让它们腾出一小块空间,给予天上那一弹一弹的音符。墨兰色的夜,雨后,显得出乎意料的洒脱。路过的湖水,宛如作别往日的沉默,拨出阵阵的银色浪漫。夏,雨后,总留下单纯的粉彩。淡淡的,似乎可以透过一切,静静地,仿佛世界只有在此刻走过。一路上,似乎因此多了点幻想,少了些实在。好在,我们只作为路人,不会有过多的留恋。但,却因此留多了回忆。今晚,一定可以静静地入睡。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274
总42页,文章16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