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主页

个人介绍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个人作品列表

  • 从化游—粤东脱衣团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生物科学专业黄文达2009.05.28-29赋诗一首:夏雨寻你轻轻的弹奏一曲,(从化之旅此刻开始)舞动的身躯,为我也为你,我们的露营之旅。美女家属,(队员相聚)初次相遇,销魂的微笑几许,勿望我,吾欲含羞而昏去。日出照屁股,(因看欧冠杯熬夜迟到的某某)闹铃不清楚,昨夜欧冠杯,忘酒有多苦。他欲狡辩诉,两闹钟皆哭,今日与昔非,蚂蚁锅上煮。急促,急促,酒后驾驶茅庐出,警察叔叔快让路。手持照相机,(北回归线上)笑却似机器,寻寻觅觅寻寻觅,谁人来救济,我们这一批,北回归线的傻逼。六十公里肚甚饥,(珠江学院吃饭)非洲难民头等事,民之天谁能决之?珠江学院山地师。端午节已至,(端午节哪能少粽子)怎能缺粽子,两袋十三只,众人笑不止。雨疏疏细细,(雨水湿道路,飞泥溅身)汗点点滴滴,那一片污迹,淤泥溅背衣。涓涓流水小河溪,(山水发电站下开始露营)隆隆作响发电机,忘君已有多么喜,三下两下帐篷起。飞流直下百来尺,(在瀑布下洗澡,冷。。。)天然蓬头将身洗,美不胜收醉如痴,他日再来必不辞。天昏昏,(吹水吃零食,损人也不忘损自己)地暗暗,你我来相伴,损损人,聊聊天,山蚊多疯癫。众山披雨雾,(翌日晨,上山赏景寻水库)青青叶托珠,小小泥泞路,怎挡我外出。瀑布顶上驻,(瀑布顶上的景,非一般的棒)腿软喘气粗,凉风微微拂,疲累化虚无。小霞起舞,(朝山下大喊美女,她没听见。。。)身姿娇妩,悠悠自转近忘吾,千呼万唤无回眸。山中湖,(那么小的湖,是水库么?)是水库?夸张度,太欺负。小狗也疯狂,(照集体相,准备走人)头盔多么爽,会旗出场,集体照相,那模样,和小狗真像。将离去,(告别屋主,走人)谢屋主,整装归途,推车徒步。山多阻,(进山)车难入,辛苦如,蚂蚁步。山重水复已无路,(山路,车进不去,原路返回)柳暗花明不见村,这帮家伙倒不蠢,迷途知返犹可尊。饱餐一顿,(八人坐车走,四人骑车回)人分两群,八人坐车迅,四人将路寻。若他日,(耐人寻味,值得回忆)谁人问起,寻何于此,必答之,雨水里的景致,美景中的笑意,笑意中的我你。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222
  • 伤痛的背后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生物科学专业黄文达因为不想伤害你,所以我选择放弃,因为不想失去你,所以我选择友谊,因为不想烦恼你,所以我选择躲避.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会放弃坦白,如果一切可以释怀,我会置若空白,如果一切可以不再,我会说声拜拜.请不要缘遇背向,否则我倍感迷茫,请不要燃我悲伤,否则我万分失望,请不要一声不响,否则我泪水千行.窗外的风轻轻地吹,延长我不断的泪水.窗外的雨细细地垂,冰冷的心难以入睡.窗外的夜慢慢地灰,期盼的爱逝不再回.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221
  • 脑虫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冯振伟做了这样一个梦。“你脑袋里寄生了一种叫新奥尔良烤翅的怪虫。”这句话,史生老死都接受不了。他抱着头,久久呆坐在生锈的病床上,几次用力戳自己的脸。他宁愿相信这是发梦或者医生儿戏把感冒头痛误诊,都不啃下这句鸟话。史生是个刚刚起步的作家,人生几十年来经历过的人、动物和事,已经变质成对于他,甚至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记忆。这几年他潜心写作,正将记忆付诸笔端。无奈前几天头开始发痒。起初以为这只是没灵感的衍生反应,搔搔就算了。但后来实在不行,痒是从头盖里面发出的。更奇异的是左腿开始渐渐变僵,右腿也有变麻迟钝的现象。发现这个不妥,史生去了当时号称全省最好的,医术与外国接了轨的一间医院求医。对于一个任人鱼肉的病人来说,鸟话,一旦出于医生之口,往往都是真理。“这虫中国还未出现过,只在美国新奥尔良有过类似病例。目前外国医学界正对这病全力研究。”负责史生的医生说。“那有救吗?”史生问。“目前还不清楚,但我们会全力以赴。”说完。全力以赴,这个词,出自医生的口里是最不踏实的,它的出现,常常暗示没有希望。想到这个,史生不禁唏嘘,感叹生命的脆弱。原来今天医生说的所谓高级安全隔离状态就是这个只有一张床的潮湿房间,除了蚊子就感觉不到其他生命。隔离,看不见自己的妻儿,加上治了几天头痒更是如初,使到史生身心俱痛。但他似乎始没有放弃写作。他用打点滴的时间眼望天花思考人生,晚上做完脑扫描后在病床上写下来。他决定把这些痛苦集结成书,叫《病隙随笔》。“我发觉自己的右手不太好使了,医生,头痒也没停。”史生说。“史先生,我们刚从外国得到研究的部分结果,这虫会啃噬人脑的运动神经。我们应该尊重病人的知情权,所以如实告诉你。”原来目前四肢的失灵,都是脑虫作怪。“但这虫经美国权威研究发现,它只喜欢啃噬人运动神经系统,不会波及它脑部分。啃噬完就会自动死去,所以您最多只是瘫痪,思考和智力应该没问题。”史生被隔离一个星期了,没机会与亲朋好友联络。他之前向医生提过要跟妻子通电话,但被拒绝了,理由是,暂时没有研究表明新奥尔良烤翅虫不会在人通电话时通过讲话者耳朵和话筒爬到接听者的脑袋。没办法,史生作为我国首例的新奥尔良烤翅虫寄生病病人接受重点看着治疗是理所当然的,他不知道外界已经把这事炒得沸沸扬扬,全部国内医学权威都关注他……这个病。无论外面怎样热闹,在史生眼前的都是一如既往阴暗潮湿的隔离房,来来往往的白色衣服。唯一说得上能与外面沟通的就是一扇窗。史生借小窗排遣孤独,看来这成为了他灵感和动力的来源。看几眼窗,就写下几句。与此同时,他手脚,身体,越来越生锈了。“我们正努力用研制的新药抑制这虫的活动。”医生说完,旁边的护士帮忙换点滴瓶。“那怎么我还是下不了床,有时连字也写不了?”史生昏昏沉沉的。“放心吧史先生,我们的研究与给你的治疗正与时俱进,我们相信,保持这样的治疗进度,怪虫很快就会停止活动继而死亡,您躯体的活动能力将不会继续恶化的。”史生双手已经钝得像是别人的,想提笔写几个字首先要用左手提起右手,提起左手又首先要用右手托,这是个多么完美的矛盾。史生将发现的矛盾存在脑海里。它始终相信,新奥尔良烤翅虫只会破坏他的活动能力,对思想不会有丝毫影响。并且安慰自己,哪怕全身瘫痪,只要有记忆,有思想,都会是一个完整的人,比行尸走肉要高尚得多。所以他依然努力思考,把这次苦难当作自己灵魂的考验。那天,史生从医生口中得知研究有了新进展。同时,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利用新开发的脑电波切割分离器将脑虫完全从脑里取出。二是继续现在的治疗方法,用药抑制脑虫活动。如果将虫取出,你会完全摆脱脑虫的折磨,躯体的活动也会自然的慢慢恢复。但是这个方法有副作用,会使你的记忆全部丢失。这是分离器的本能——消灭记忆细胞。但是你也可以继续接受现在的治疗,用药抑制脑虫活动,记住,只是抑制,长时间下去你的运动脑神经依然会被破坏。要活动,还是要思想,这是个问题。医生临走俯身对躺下的史生说:“记住,把虫取出来用作研究,探讨研制这病的疫苗,防止更多生命得病,这是大家的梦想,我想先生你,也能够理解。希望尽早听到你的答复,呵呵。”听完这番冠冕堂皇的话,史生脸上并没有出现应该出现的愉悦的神色,反而尽显木讷,被抽空似的,眼睛向着天花。他似乎在绝望什么。即使那扇窗也不能动弹他的状态。很显然,史生心中已经有了答复,保存记忆和思想,哪怕记忆有时比新奥尔良烤翅怪虫更加让人难受。另一点,他已经对这医院彻底失去信心,用恨之入骨的眼神扫视这阴凉的病房,现在没有东西比这间只会搭理病人躯体的医院更加值得鄙视。宁愿瘫痪也不愿意给这个医疗体制贡献点什么,就这样。史生看着窗户,坚定了明天的答复。我醒了睁开眼睛,回味刚刚模糊的梦境。在里面我只见到史生在家人的陪伴下出了院,这应该是几个月后。奇怪的是,史生是直立行走离开医院的,而且看见家人也没有些许表情,难道他真的以失忆换取了身体健全?这和他先前的态度无疑是相悖的。我趁着半睡再次合眼去续这个梦,寻找原因。我重新回到史生正在绝望看窗的时候的病房,发现,顺着他的视线,在这风尘已久的窗台上突然出现一只猫。我明白了原因。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216
  • 夏,夜,雨后

    华南农业大学绿窗文学社荐稿文/07生物科学2班,魏晓锋每次,无聊的闷热过后,总会有一场雨。来得安静?还是匆忙?有趣的是,这里的夜雨后,云总爱粘稠在一块。风,只能让它们腾出一小块空间,给予天上那一弹一弹的音符。墨兰色的夜,雨后,显得出乎意料的洒脱。路过的湖水,宛如作别往日的沉默,拨出阵阵的银色浪漫。夏,雨后,总留下单纯的粉彩。淡淡的,似乎可以透过一切,静静地,仿佛世界只有在此刻走过。一路上,似乎因此多了点幻想,少了些实在。好在,我们只作为路人,不会有过多的留恋。但,却因此留多了回忆。今晚,一定可以静静地入睡。

    2009-10-06 作者:绿窗文学社
    • 0
    • 6214
总42页,文章16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