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用尽半生等待,只为与汝相见

时间:2017-08-17 00:08:31     作者:张加微      浏览:3509   评论:0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张加微女,95后,广东汕头人,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大一学生,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小学六年级开始在小说网站上连载长篇小说,并拥有一百多万点击率。初中在小说网站上担任过书评员和网编。高中加入了学校的励园文学社,成为一名“小记者”。曾获第十六届中国少年作家杯一等奖、第十七届中国少年作家杯一等奖、全国大学生诗歌•散文大赛优秀奖、冰心文学大赛预赛一等奖等。先后在《学生•家长•社会》中学时光版、《年轻人•魅力校园》、《花开不败》、《爱你》成长读本等刊物发表若干作品。


用尽半生等待,只为与汝相见

1)山盟海誓心轻许

那一年。

他是将门虎子,她是富家千金。她与他,原本就像两条平行线,无论怎么延长,都无法交集在一起,可一座名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之桥却把他们硬扯在一起。

他原不想娶她。匪帅之子,年少有为,放浪不羁,这些都是他的代名词,再加上他本身就崇尚自由,追求民主,又怎可规规矩矩地接受父亲一手操办的婚姻呢?况且,在他眼里,她只不过是一个大他三岁的有钱“村姑”罢了。

她本不想嫁他。她虽家住小镇,但她也是一个满腹诗书,才华洋溢的大家闺秀,举止投足中尽是高贵,优雅。而他,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一个骄横跋扈,仗势欺人的黄毛小子。

他们两个,一个不娶,一个不嫁,凤至更提出了不与他相见的要求,这可让张学良丢失了几分颜面。于是,在得知她要去买画后,他佯装成画店掌柜,打算挫挫这位父亲口中的“凤命千金”的锐气。

他拿出郑板桥的《竹兰图》,在她眼前晃了晃“三千块!”

“郑板桥画竹,挥浑洒洒,意味横生,初看轻俗,实则暗藏风骨。可是这张画,空有架子,却无神韵,显然是后人伪造的赝品!我看,三十块也不值。”

“不如你看看我这副《钟馗捉鬼图》吧,你定个价。”凤至扫了他一眼,莞尔一笑,轻轻拿出自己的画卷。

“好画,好画,这是吴道子真迹。”张学良连连赞道。

 “你说错了,掌柜。它出自吴道子门生黄筌之手。哎呀,你这画店掌柜,真假都分不清,怎么能做买卖啊。”凤至扑哧一笑。

张学良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可心里却溢满了欣赏之情。望着面前这位静若春水,雅若幽兰,风姿绰约,落落大方的女子,他久久不能晃过神来。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他更是怅然若失。

自此之后,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他思念疯长,而她却不以为意。为此,张学良不禁得了相思病,日思夜想,更赋词《临江仙》一首,只为女子能够懂他心意,与他相见。

古镇相亲结奇缘,秋波一转销魂。千花百卉不是春,厌倦粉黛群,无意觅佳人。芳幽兰独挺一枝,见面方知是真。平生难得一知音,愿从今日始,与姊结秦晋。

这首小词,轻轻撩动了凤至的心弦,冉冉点燃了她的爱火。她也回了一首《临江仙》:

古镇亲事为联姻,难怪满腹惊魂。千枝万朵处处春,卑亢怎成群?目中无丽人。山盟海誓心轻许,谁知此言伪真?门弟悬殊难知音,劝君休孟浪,三思订秦晋。

他细细品尝诗笺,心里早已起伏不平,爱意绵绵。这女子,他此生必娶。值得,值了。

于是,一见倾心,她已不是他心里的有钱村姑;再见结成连理,他已不是她心里的放荡少年。

 

(2)此生,只爱汉卿一人

那一年。

他是军阀少帅,她是少帅夫人。为他,她把张家打理得妥妥帖帖;为他,她忍受了他身边所有的莺莺燕燕;为他,她生了三个子女。直至第四胎,上天似乎要跟他们开个玩笑,她因大出血生命垂危,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而他,默默守护着。

“学良,不如娶了凤至的侄女吧。”家人怕万一出什么意外,三个孩子无人照顾,于是都纷纷来劝他再娶。

“不行!”他怒斥道。“我现在娶别的女人过门不是催她早死吗?即使她真的不行了也要她同意我才能答应。”他摸着凤至的手,眼神里尽是坚定。

于是,她奇迹般地痊愈了。

就这样,无需千言,无需万语,只一句承诺,足矣。自此之后,她用尽一生,全心全意去爱他,她的汉卿。

 

3)为你,倾尽一切又如何

那一年。

他是落魄司令,她是癌症患者。“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飞;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他坐在摇椅上,交叠的腿一晃一晃打着节拍,唱着哀怨的《四郎探母》。看着原本应该在战场上搏杀的军人,因一场西安事变,而被迫被软禁,日复一日地唱着哀怨小词,走不了,死不得。凤至心里一阵阵心痛,她为他担忧,她为他悲伤。他本不该这样的,他原本就是一个将军的命,他原本就该征战沙场,他原本就该保卫家国,杀尽无数侵略者的……

过度的悲恸与担忧,使凤至的身体日益变差,更不幸得了乳腺癌,再加上张学良的劝说,不得已,她只能奔赴美国治疗。

对凤至而言,在美国治疗的日子,是炼狱,是煎熬。可她却从不言放弃,不为别的,只因远方还有一个他。对她而言,张学良就是她的世界,她的全部,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凤至每天都在幻想,幻想有这样的一天:两个人可以携手漫步在乡间小路上,嗅嗅花香,谈谈小事,对视而笑。就这样,静然相望,默然相爱,仅此而已。

由于张学良常年被囚禁,凤至没有经济来源。病愈之后,她更是身无分文。而且,为了能够赚一笔钱让张学良自由后生活无忧,她咬紧牙关,闯进华尔街,开始炒股,炒房……后来,她凭着自己的智慧和胆识,成功地在华尔街闯出了一片天地。

她熬过了,终于熬过了。一切一切的事情仿佛回到了正常的轨迹,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与良人共度余生了……可她却万万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远,从此萧郎是路人。而她等来的,也只是一纸离婚协议书……

她攥着手里的一纸离婚协议书,终究是接受不了现实。“少卿,为,为什么要离婚。”她颤颤地打电话问他。而他,只回了一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还是我们,我现在依然每天都在唱《四郎探母》。”凤至知道,在宋美龄的介绍下,少卿加入了基督教,而基督教主张的是一妻一夫制,那就证明了少卿只能在她与伴了他四十年的赵四小姐中选一个。

而少卿,终究是负了她。

可她,终究是不肯放弃。为他,她等了大半辈子;为他,她熬了大半辈子;为他,她倾尽了天下……直至,少卿为她写了一首诗:

卿名凤至不一般,凤至落到凤凰山,深山古刹多梵语,别有天地非人间。

看到诗,她哭了。肯了。签了。罢了。

她深知,自己与他终是缘尽于此,他终成了别人的丈夫,他终是辜负了自己……

 

4)用尽半生等待,只为与汝相见

这一年。

他是自由之人,她是将死之人。虽然她已经和张学良离婚,但是她却处处为他着想,更为他买下了两幢别墅,以让他在自由后可以居住。在她弥留之际,她提出了最后一丝愿望,最后一丝幻想:“在我死去以后,可将我埋在洛杉矶城外最高的山上,我可以在那里随时望见我的故乡……还有,在我的坟墓旁边,请替我掘下一个空穴,那是……那是留给他的……”

他,便是她的汉卿。

五十年了,她一直等他到93岁,可至死也未曾见过少卿一面。

就连死后,她的墓碑上刻的也是:凤至·张。在她心里,少卿始终是她丈夫,至死不渝……而少卿,终究是负了她。因为他深爱的赵四小姐,也在死后为他留了个空穴。最终,就像生前的选择一样,他终是选择了她。而她,只落得独自长眠……

 

(5)生不同衾,死不同穴

原来,爱上一个人,真的可以卑微到尘埃里,在尘埃里开出花来。就像她一样,为了爱,不顾一切地守候在他身旁;为了爱,倾尽了天下;为了爱,用尽了半生等待……她深知,爱上了他,就注定了万劫不复,而她却心甘情愿。哪怕,哪怕她最终只换来了他待她如大姐般的爱,哪怕她最终成就的是他与另一女子的旷世之恋,哪怕她最终得到的只是一个生不同衾,死不同穴的结果……

她是于凤至,他是张学良


责任编辑:
下一篇: 缘的天空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