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斗虫记

时间:2017-08-17 23:12:37     作者:王琦      浏览:3555   评论:0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王琦,男,1988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人,系运城市作协会员,山西省散文学会会员。

作品散见于《中华日报》、《中国安全生产报》、《山西农民报》、《燕赵都市报》、《河北钢城》、《黄山日报》、《银川日报》、《黄河晨报》、《乐陵市报》等报纸,部分作品入选《团队的力量》、《熔炉》等杂志。


斗虫记


周日与父亲回村看望奶奶。


奶奶院子里有两颗核桃树,紧挨着,一大一小。核桃树在今年应该是第九个年头了,大核桃树高约六米,宽约四米,树上有百十来颗核桃,甚是喜人、甚是茂盛!


奶奶说,今年的树长得高,核桃也多,就是毛毛虫满树都是,把大片大片的叶子都吃光了,没有了叶子的核桃失去了养分供给,变得发黄、干硬。说着奶奶便指着树上被虫子吃光的叶子和晒得发黄的核桃,心疼地说不出话来。


奶奶又随机翻开几片叶子,有些叶子背面有黄色的毛毛虫,奶奶双手将毛毛虫折进叶子里,使劲一捏,把叶子撕下来扔在地上。我和父亲也帮忙翻开一片片叶子找毛毛虫。


“啊!疼!被蛰了!”可能是手指无意间碰到了毛毛虫,我的右手中指和无名指中间瞬间发红,疼痛难忍。我赶紧跑进屋内取出风油精,滴了几滴,效果不佳。奶奶又急忙从厨房拿了块大蒜,掰了块,在两指头间擦拭着。


“这毛毛虫还蛰人?”我问奶奶。


“我也是第一次见这虫,不知道蛰人。”奶奶回答道。


“这么小的虫,毒性还挺大。”我嘀咕着。


“你看给你小手都蛰红了。树上虫还不少呢。”说着奶奶用她那略微弯曲的大拇指使劲地捏我的手指头,希望能将毒素捏出。疼痛已有好转,却渐渐发痒起来。


“奶,你和我爸把手套戴上,用剪刀把叶子剪下来,踩死,别用手了。”奶奶却不听,又找起虫子来。说来也怪,这几天虫子多,奶奶天天都捏几十个虫子,从未失手,这次刚捏了几个,也被蛰了一下。


我建议奶奶,捏不是办法,慢不说,风险还大,打药吧!


奶奶说:“现在各家都是喷枪电机打药,以前老式的手压式的喷雾器少有了,我想办法借一个。”说完奶奶又指示父亲去村大队农药店买瓶农药。


为了对症,我找了两个毛毛虫,给父亲拍了照,让他拿去按虫买药。


趁着奶奶、父亲出去,我快速用手机查了毛毛虫的真实身份——这种虫叫洋辣子,又称八角毛,是一种全身长满了带有毒性的刚毛的虫子,一旦与皮肤接触,刚毛就刺入汗毛孔,使毛孔发炎、肿胀,奇痒难忍。我参照蛰后处理的方法,用肥皂水涂到手指上,效果很明显。


奶奶借来了喷雾器,父亲买回了农药,在喷雾桶里按说明比例将药水配好。父亲不愿意我再受伤,就穿好秋天的衣服和裤子,戴上帽子,准备战斗!我则负责移动并扶好梯子。


父亲背着20多斤重的蓝色药桶准备上梯子,只见他瘦高的身躯在偌大的核桃树和背后的药桶下被比得低矮,我又依稀看见父亲那双鬓的白发,不禁心疼起父亲来,我要求背罐打药,被他拒绝了。只见他穿着布鞋踩上梯子,左手按压着摇杆,右手握着伸缩喷杆,喷口朝上,一下一下地打起药来。我扶着梯子,药水像雨一样从高处落下,洒在叶子上,洒在地上,洒在我的头上和脸上。


为了检验农药的对症性,奶奶捉了两只小虫,喷上药水,在一旁观察着。


两分钟后,小虫在叶子上一动不动。“这药真有效果!”奶奶不禁感叹。听奶奶一说,父亲打得更有劲了。很快,核桃树上上下下打了一遍,药水也打完了,为了一鼓作气消灭这帮可恨的敌人,我们又配了第二桶,决定再打一次。


父亲正准备上梯子时,地上已布满了一片片黄色尸体,看起来有些吓人。


离开奶奶家时,奶奶问我手还疼不疼,我强忍着疼痛说“不疼了”,奶奶说:“今天你我虽然受了点疼痛,却有核桃吃了,这就像日常的生活,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我看着奶奶被岁月磨得粗糙的皮肤和深陷的双眼,使劲地点了点头!


责任编辑: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