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你相信阿婆茶会唱歌吗?

时间:2017-08-17 23:20:41     作者:黄荣秀      浏览:3855   评论:0    来源: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

黄荣秀,女,95后,广东韶关人,现居广州。广东财经大学编辑出版专业,曾担任校级刊物《广财图苑》栏目编辑和执行编辑,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曾获广东省第六届“我与茶”征文比赛二等奖。2015-2017年共在校级刊物《广东财经大学校报》《广财图苑》发表十余篇作品。


你相信阿婆茶会唱歌吗?




那个熟悉清淡的桂花糕味道,透过雕花的乌木窗,阿蒲婆婆捧着青花瓷杯,微微抬起折痕很深的额头,抿着那杯阿婆茶,目光越过小河,越过青瓦……


阿蒲是周庄上最勤劳漂亮的女子。茶树盛收最丰富的四月,不知有多少人羡慕阿蒲那双巧手,她总能采到最新鲜最嫩的茶,全部晒干给自己家喝,或者送给邻里,很少会听说她卖给其他茶商。很多邻里的婆婆婶婶就很是中意阿蒲采的茶,隔三岔五就会上阿蒲家讨茶喝,时不时还会说给阿蒲找户好人家,阿蒲每每都会羞得满脸通红,连忙退出去院子里不停地瞎翻正在晒的茶叶。


清明节前后,庄子来了一个收茶商,约莫五十多岁了,很是丰腴,看样子是个比较富裕的商人。他还带着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子,清秀的脸,反而不像那个商人一样丰腴,高高瘦瘦的,眉宇间倒也跟那个收茶商有几分相似,此人大概是商人的儿子了。由于这个茶商的收茶价比别的茶商高出了一些,人也老实公道,不像其他那些茶商钻着空子骗人,庄上的人也渐渐跟他熟稔起来了,打听到这个茶商姓陈,浙江人,家里从事收茶生意几十年了,这几年生意也渐渐冷淡了,就到外面找找,希望能找到一种挽回家族生意的茶。陈姓茶商说话期间,他瘦瘦的儿子就在一旁漫不经心地用脚踢着地上的沙泥,好像这些都无关紧要一样。


陈老板在庄子的人的指引下,手上拿着很多红色的盒子,来到了阿蒲家,阿蒲爸爸赶忙请客人到里堂坐,吩咐阿蒲去泡茶。


阿蒲在院子中,慢慢从古井里打上一盘清凉的井水,盛放在釉色光亮的小瓷缸里,接着阿蒲吃力地从屋子里面搬出陶器瓦罐,架在竹片树枝烧得正旺的火苗上,烧到一定的时间,就先点茶头,隔数分钟后,再用这些烧开的井水冲泡,透过那些氤氲的蒸汽,阿蒲的脸早就布满了汗珠了。


茶上来了,清淡的香气早就扑鼻而入了,迎着朦胧的烟气,品了一口之后,陈老板望着漂浮在青花瓷杯间的朵朵舒展的绿色茶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茶品起来甘醇中还透着点香甜之气,像极了湖水里冒着的脂粉味,酽香四溢的感觉,衬着古老的周庄的青瓦白砖,院子里那口似乎还踩着马蹄印的老井,陈老板早就忘了这是一个平常百姓的家,而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茶栈了。


“您……您这是什么茶?我好像这辈子都没有尝过这种茶。”


阿蒲爸爸微笑,“这是我们家阿蒲采的茶,用祖传的泡茶方法泡出来的,您当然没有尝过了。”


“您,您能把这种茶卖给我吗?我可以出……”


阿蒲爸爸一听到客人是来买茶而非品茶的,脸色马上变了。他一直认为茶是最高尚最纯净的东西,非常反感别人用金钱来左右茶,这是他一直不愿意与茶商接触的原因,那些茶商懂什么品茶呢,他们是在破坏茶的高雅,跨过大半个中国来抢夺茶乡本该有的宁静。


“对不起,如果你是来谈这个的,请回吧。”阿蒲爸爸毫不留情下了逐客令。说完就转身进了院子,“阿蒲,送客。”


阿蒲早就习惯了爸爸对茶商的态度,“不好意思,陈老板。”顺顺手请陈老板出门。陈老板面如菜色,带着儿子尴尬地欠身离开座位。“打扰了。”


第二天,阿蒲就忘了这件事了。还是清晨,天空还是深蓝深蓝的时候,阿蒲就醒了。昨夜下了一夜的春雨,是茶叶最新最嫩的时候,她得起床上山去采茶了。那被春雨洗涤过的山野格外鲜亮洁净,茶树从山脚梯形排到山顶,从这座山延伸到那座山,级级相叠,阿蒲背上背筐,嗅着洁净还很湿润的空气,哼着歌一步步往山上走。


来到自己家的茶园,阿蒲像和老朋友打招呼一样跟它们大声说了句“早上好”然后自己格格格笑了起来,清脆的声音像给这个还在沉睡的茶园一剂强心剂,天开始有一点鱼肚皮色了,阿蒲必须在太阳出来之前采摘完,不然茶的味道就变了。蹲下身子,阿蒲就淹没在一大片澄清的茶园中了,只听到簌簌的树叶摩擦的声音,或者看到阿蒲的手起手落,在茶树的叶子的最末端大概千分之一的位置宛然一转。突然,阿蒲吓得一个激灵坐在了地上,她好像摸到了一个硬梆梆又软绵绵的东西。“嘘……小声点。”一个男子的声音冒了出来,阿蒲看到了一个清俊、白白净净的脸,熟悉得让她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你是谁?你在干嘛?”


“别吵!安静点,你听,茶树在唱歌呢~”


阿蒲摸不着头脑,周围只有树叶摩擦和偶尔飞过的小昆虫的声音,什么唱歌?茶树在唱歌?


“你,你在说什么?茶树在唱歌?”


“对啊,每年这个时候只要下雨了,茶树都会唱歌,你听,啦啦啦啦啦啦~”哼完还一脸陶醉。阿蒲仿佛看到露水透过一点光反射在他的脸上。


“会唱歌的茶树产出来的茶都会特别香的,像它们唱的歌一样,婉转悠长,茶就甘醇,唇齿久久留香了。”


阿蒲惊奇地睁大眼睛,茶树,真的会唱歌吗?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听过呢。


天渐渐亮起来了,阿蒲想起她今天才采了半筐不到的茶尖叶呢,但是光已经布满大地了,再采也没有用了。


“我认得你,你爸爸不肯卖茶给我爸爸。”


那个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阿蒲旁边坐下,和她一起看着即将会升起太阳的东方,淡淡的粉橙色,一条条的白线分隔着那些很暖人眼睛的霞,越来越多的光洒在了茶树上,反射出一种特别的墨色,包围在他们身旁。


“原来是你,我爸爸从来不卖茶的。”像是在维护爸爸,又像是在谴责是你们的买茶行为。


“为什么不愿意把好的东西分享给别人呢?你爸爸会令茶树唱歌,我爸爸会令茶叶唱歌。”


阿蒲不想回答他,倔强地把头偏向东南方,背对着他。


太阳出来了,阿蒲直到再看下去就会刺伤眼睛了才转身,身边那个位置应该早就空了,阿蒲舒了一口气,有点泄气,她也不知道是因为采了太少茶叶?还是那个人走了?阿蒲驱赶着这些想法,怏怏不乐地回到了家。


雨一直没有停,阿蒲连续几天去采茶,不过再也没有见到那个人了。阿蒲越来越无精打采,有一次她竟然俯下身子用耳朵贴近茶树,去听是不是真的有歌声。


后来,陈老板离开了,当然,他儿子也离开周庄了。


周庄里的人都说,陈老板的儿子学会了阿蒲家的泡茶方式了。他们说当年陈老板的儿子偷偷跟着阿蒲上山,看着阿蒲怎样采茶,就像当时在阿蒲家的院子里偷看阿蒲泡茶的方法一样,把方法学到后,就走了,现在都富甲一方了。


阿蒲不信,阿蒲爸爸也不信,谁可以那么快就学会了呢?


再后来阿蒲病了,整夜整夜烧都退不了,急坏了阿蒲爸爸,后来听人说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神医,也许会治好阿蒲。阿蒲爸爸没有犹豫,打点好一切,就带阿蒲去找那个神医了。再后来,他们再也没有回来了,周庄少了一位采茶巧手,少了一个真正爱茶之人了。


而周庄那味“未吃阿婆茶,不算到周庄”的阿婆茶,却将他们永远系在了周庄。


陈老板的儿子在阿蒲离开了很久很久之后,又回到了周庄,在阿蒲家荒废了的茶园里重新种起了茶,周庄的人都看到他经常对着茶树贴着耳朵,嘴巴哼着“阿蒲阿蒲”。他还在阿蒲家原来的地方开起了茶栈,卖一种“阿婆茶”,味道像极了当年阿蒲家的茶,一如当年的阿蒲,煮水用陶器,燃料用年轻的竹片树桠,沏茶先点茶头。在松枝的香味儿和弥漫的水汽里,周庄的人应该看不到他眼睛里的悲伤吧,“阿蒲阿蒲,阿婆茶在等你。”


而现在,你会看到更多的人在茶馆里,用着古老的茶具,好些还有些裂痕了,配着一些菜苋、瓜子、酥豆、各式蜜饯和点心糕点,悠闲地喝着阿婆茶。也不知道是不是名字的原因,反而是更多的婆婆婶婶喜欢聚在一起喝阿婆茶。


阿蒲婆婆深情望着这个她小时候成长起来的地方而今早已认不出来的周庄,突然想在离开之前,去听听茶树唱歌。

本期编辑 | 楠木


责任编辑:
上一篇: 斗虫记 回到列表
下一篇: 药粥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