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阿里索大爷

时间:2018-04-25 10:02:13     作者:亦林      浏览:2639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个人简介:亦林,原名志宏,黑龙江巴彦县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70年代生人。自小酷爱读书写作,作品散见军内外报刊杂志,出版诗集《遥远的回声》,开设个人微信公众号“妄谈宏论”推送原创文章,乐与八方朋友交流。


阿里索大爷


阿里索大爷在街上。四周一片清凉:太阳的热度恰到好处,照得他通身松松软软的,那种感觉,如同几位吞过药丸的小崽子私下议论的,“飘飘欲仙”,并且连内腔都感到舒舒贴贴。

其实,在这之前他的心灵已经被朝露沐浴过了(他认为这样的形容很贴切)。阿里索大爷称得上精明。据说,他并非纯正的汉族血统,其远远祖是那个神话般的阿里巴巴,强大的智慧基因遗传下来,体现在他身上是通过钻营、舞弊攒了很多银子。实际他年龄并不大,只是过分担忧财产显得早衰,大家出于对他脸皮的尊重都称他“大爷”。刚才,他去探望作阑尾炎手术的邻居李老妈,对自己出色的表现连番点赞。尽管知道她的子女几乎全是穷光蛋,他仍旧劝着“给你妈妈多预备些营养品。唉!这一般模样,过几天我带点鸡蛋和奶粉来!”那几个子女也乖灵得很,一劲恭维他慈悲。

“慈悲?休想从我这弄走一个子儿!”想到这里,阿里索大爷有些愤愤,轮起脚狠劲踢着路上的石子,又赶紧翘起鞋尖,看嗑坏了没有。

倒霉的石子骨碌碌,晕头转向成了泄火的对象。转眼却又被踩在一个小伙子的脚下。他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头发象自由生长的荒园,只要长不顾什么规则。他眼里含着笑,打着招呼:

“阿里索叔叔,你可是要去找我?”

阿里索大爷着实一阵惊骇。怎么是他,这个阴魂不散的魔头!对方是他的侄儿,他深爱过的侄儿,只要不提钱,他能满足他一切要求的侄儿。自从去年,出于对哥哥潦倒家境的深刻洞察,对自己盈亏的左右权衡,劝侄儿放弃娶黄花闺女的念头去纳位有钱的带着孩子的寡妇过活失败后,便恐怕、憎恨起这个侄儿,总觉得一只手在狠狠地(但不易察觉地)捏挤他的钱袋。就在昨天,他含混地应了句“明天去找你,借钱的事给你一个答复!”他竟盯上来了!

“噢,是的,我正要……”

“叔叔,我告诉你一件大事:全镇有头有脸的名人都去人民广场义捐了,你的名字也包括在内。”

“热热闹闹的无非为了钱!这是扰乱社会治安!对,应该给他们定罪!”

“不过,听说是以教堂的名义发起的。你不是信教了吗?主可是无处不在的呀!万一他知道你心不诚,会不会找你麻烦啊?”

“随便好了!哼!”阿里索大爷裹紧衣服,说着清松的话,却像逃避什么似的,赶紧走掉了。

可是奇怪的事情不幸发生了。

当天夜里,阿里索大爷上好门窗,抽了几袋烟,刚想躺下,门忽然被拍得山响。

“阿里索叔叔!不好了,不好了!”一听,原来是侄儿焦急的声音。

阿里索大爷犹豫了一下,终于把门栓解开。

“抽什么疯,有话不会明天再说?”

“呀,你倒坐得安稳,快来快来,你瞅瞅上面。”

阿里索大爷漫不经心地抬头,只见自家房顶涂着金黄油彩的鸽子头上,正在冒出一缕缕的青烟,经风一吹动,便时断时续,忽高忽低。他猛地一激灵,忙道:

“那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呀!”侄儿也显得非常困惑。

渐渐地,更多人知道了这件事,常常远远地围观。不知谁说了句,“不得了了!这是怨鬼呼吸的气!”坏事的传播速度,不需要用分秒来计算,短时间便妇孺皆知,搅得阿里索大爷皮惊肉跳。偏偏屋漏又逢连雨天。过了没到三天,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房内的顶棚上便常常传来“邦邦”的敲击声。这下,风言风语传得更厉害了,最普及的说法是“鬼打更呀!替人算计阳寿呢!”阿里索大爷脑袋都要裂开了。也是,无论你在世间拥有多少东西,一旦死去全部化为乌有。所以,人人都尽量争取活着。

阿里索大爷也不例外。他几乎觳觫在自己的影子里。

最后,他终于记起可爱的侄儿,又帅气、又懂事,能处理各种关系的侄儿。

“只好去请阴阳先生了!”侄儿征求性地答道。

“那就快,快去吧!”

“可是,必须得花钱呀!”

“不管了!花吧,花吧!”阿里索大爷咬着牙说。

年青人办事干脆利落。半小时后,侄儿领着一位戴着宽边眼镜的先生进门,介绍说是镇上鼎鼎有名气的风水专家,被称誉为“钟馗在世”,能够在白天畅游三界。

“阴气比较重,先得摸摸底细!”先生一脸深沉,似乎还打了个寒噤。连续几天,他或卧或坐或半夜里突然外出或白昼念念有词。折腾过后,他满面严肃,对阿里索爷俩说:“找到原因了。你们前世有孽缘未了,现在来报了,是劫数啊!幸亏有天地二煞保佑,我才敢给你们破这关。”

“那就辛苦先生了!什么时动手呢?”侄儿抢着问。

“今晚先收鬼气,明天打出原形。”

“多少堂子钱?我知道这事没有无偿的。”侄儿望了望他叔叔,转向先生说。

“看在熟人份上,就不要那么多了,一万块好了!”先生见阿里索大爷满脸灰暗中透出守财奴的忿忿,又冷笑一声,道:

“处理这种事我担了绝大的风险,弄不好连身家性命都得搭上!而且,钱我只收几成辛苦费,其余要还关里债。实话实说,不看你平日能够行善,我袖手旁观也会心安理得。”

“合适,合适!”阿里索大爷能够掂量出舍财和舍命,哪头轻哪头重,赶忙主动圆了场。

夜幕降临,先生舒展开一个五颜六色的带柄的网兜,双手擎着,向空中拜了几拜,在众目睽睽之下登上房顶。

“别犯傻呀!那是神鬼显灵,动了怎么得了哎!”一个老太太直嘀咕。

只见先生不慌不忙,自上而下,将青烟尽快收网里。后来,全镇的人都在讨论,《西游记》里的唐僧师徒偷吃了人参果后被吸进袖袍未必真实,有人收鬼这事却千真万确。

翌日,先生嘱咐阿里索大爷架起一只大铁锅,下面架上上好的干柴浇上汽油点燃,他把自带的豆油放到里面,待油锅沸腾时,伸手从中取出一把锃亮的片刀。

“这叫神力刀,传说是春秋时欧冶子锻造的,可斩尽一切鬼怪。”先生卖弄着学问,又让搬来一个梯子,自己爬上房梁,找到有蛀孔的地方,剥开树皮,用刀砍破木质部,就见一条条体白肥胖的虫子簌簌地掉落下来。

阿里索大爷看着这场景,不停地吁着气。

先生好吃好喝一通,被送出了门。

在街道僻静处,他深情地望着阿里索大爷的侄儿,说:“四六分成!”

从那以后,阿里索大爷又高枕无忧了。只是,想起那笔钱,也心疼一阵。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上一篇: 药粥 回到列表
下一篇: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