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时间:2018-05-07 10:01:28     作者:林美美      浏览:2486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个人简介林美美,笔名辰忆,诗歌散文爱好者,现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四川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江淮作家文集、青春文集《风华正茂》和《创新作文视界》等。曾获河南商丘“意林杯”作文比赛二等奖和“南边文艺”全国征文比赛三等奖。


谷雨,这一天的工作终于在跌宕起伏的键盘声中落下帷幕。余何从堆积如山的文稿中伸了个懒腰,长吁了一口气:“这个春天可真长!”

朋友间笑传:“广东哪有四季,只有冬夏。”谷雨刚过,而街上早已是斑斓的夏装,春夏交互转换的速度,大概远远超过了女孩的心情变化吧。陆续不断的项目让余何忘乎所以、情深难却,几个月的忙碌,唯有这节气,让余何确信现在还是春。尽管一个人一座城,但看着眼前梳理好的一沓沓报告,他笑了。

上百天的高压工作,高涨、低落、愤怒、平静,工作上的各种状况令人从大跌眼镜到司空见惯,慢慢磨着一颗坚定的心。他换上运动鞋,沿着熟悉又陌生的绿道前行,多久,没有再静静地与身边的草木对视。丝丝点点的雨滴渐湿了他的衬衫,隐隐勾勒出他仍旧健硕的肌肉。眼前飘扬的枝条上,随叶尖滑落的,是锁不住的娇艳。在春雨的浸润中,眼前层层叠叠的绿色,已让人无从分别其学名,只觉苍翠欲滴,让人心旷神怡。走着走着,街灯已经慢慢点亮,他绕回住处,院子里甜湿的空气,池塘中雀跃的蛙声,小小荷叶上闪烁的露珠,悠闲随住户散着步的小狗,这一切,让他猛然想起去年他作为志愿者看望的那个女孩,她现在还好吗?

余何迅速回屋,拿出记录他每一次参加志愿者活动的笔记本,找到了那张藏了一年的老照片,女孩眼睛里的澄澈,宁静的笑颜,如果只是萍水相逢,人群中丝毫看不出她其实是被抑郁侵扰了多年的女孩。照片拍于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在志愿队举办的一场聚会上,聚会由当地志愿者服务队主办,旨在帮助抑郁患者走出自我走进烟火气的生活,特殊的是,这场聚会没有拉横幅也没有工作服,你并不知道在你旁边的人是志愿者还是曾经的患者。女孩名唤何钰,让余何关注她的,是她胸卡上相似的姓名,而让余何记住的,是她唱歌时自信却又忧郁的目光。以余何的志愿者经验,他坚信,这位女孩,必定是一位坚强的患者。果不其然,余何在其表演结束后走到她身旁,一番交流下来,在众人前闪亮表现自我的何钰,显得有些许的不自然。她畏惧只有两个人的相处,她还是无法规避自己飘忽的眼神,但他们之间,却又有着一股莫名的热流,仿若看得清对方心里码出的字句。

“我有中度抑郁,还在持续的治疗中”,何钰说。

听到这句话的余何,心口颤了一下,“8年了,我的家人并不知情,因为我首先要做好自己才能够给她们带来好的生活,我独自选择来到这座城市,就是为了当淘气的心情不期而至时,我能够不费力气地隐瞒下去。”余何倒吸了一口气,眨巴着双眼看着她。“我以为我足够强悍,我把心情写在电脑上,然后再一字一句地回车,悲伤也就慢慢被我删除;我以为我足够坚韧,把郁闷宣泄在跑道上,没有力气的时候,就像全身换血一样,忘记了一切。可当我渐渐发现自己,原来看一遍就能记住的字句,听一遍就能明了的对话,开始需要细细勾勒、反复思考才能体会到其中的意思,需要至少3遍、5遍才能将信息输送到我的脑海;当我发现原本沟通还算顺畅的我,开始词不达意、吞吞吐吐地笨拙表达;当我发现走在路上我开始习惯性地靠着边缘甚至无法走直线,一次次撞伤手背,我开始担心。我在2年前的春天给自己放了个长假,约了这家医院的心理咨询医生,我欣然接受我已经中度抑郁,可我无法正视这几个字写在我眼前,所以我决定与它搏斗。”余何静静地听着她,慢慢地整理自己的思绪并组成一句完整有逻辑的话,一字一句,从略长的反射弧输送到空气中,进入他的大脑皮层。时光好像被定格。

余何仿佛可以看到女孩在2年前,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经过400多公里回到了家,为家里添置崭新的家具,陪爸妈做他们爱吃的菜,和他们散步在春日的傍晚,甜香的空气,清脆的鸟叫,以及走到田间时直击鼓膜的蛙声,草木随风摇摆的窸窣声,谱了一曲人间至纯的乐曲。阔别家乡后,何钰还是一个人生活,只是她更坚定了打败心魔的信念,尽管冗长的春天让失眠、注意力轻易分散、情绪阴晴不定等症状更加困扰着她,但她始终珍爱,父母给的躯体,以及从不放弃自己努力塑造的灵魂。

何钰回来后,通过悉心准备获取了心仪的工作机会,崭新的环境,重新造血的生活,她活得很好,也为公司创造了新的价值。他们也慢慢走散在人海。

余何在工作之余还是会继续参加各项志愿者活动,慢慢为记事本增添新的照片、记录新的故事。此刻突然走进回忆的余何知道,抑郁是一个令人厌恶却极难摆脱的基因,它潜伏在何钰的细胞里随时有可能被唤醒,而唤醒它的直接

因子,有可能就仅仅是某个日子里随风坠地的落花。余何不敢有太多的想象,毕竟还没收到坏消息之前,他始终相信,这就是最平静的最好的消息。

庆幸的是,何钰能够正视自己的问题,家庭的信任没有成为她的压力,社会的善待和关怀,让她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何钰不是个例,余何看着雾气氤氲的窗外,他明白仍有更多的抑郁者患者,还在一夜夜不停挣扎,还在每个凌晨煎熬着等待着阳光的救援。他的肩上仿若有了一副重重的担子,但这担子,却成为他生命中一盏永不会熄灭的灯,尽管它微弱,但永恒,尽管它微弱,但余何坚信,这条路上,会有更多温柔的力量加入,会有更多温暖的目光点亮。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下一篇: 火花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