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火花

时间:2018-05-11 14:31:51     作者:肖辰星      浏览:5213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微刊


武汉的高楼如同二战后的大重建般平地而起。不管经过哪一条街,绿色的防护网与施工地嘈杂的撞击声先行一步刺激我的感官,这些还未竣工的建筑简直可以作为城市的标志。烟尘肆意弥漫在空气中,天空总是显得苍白无力。

偶尔一阵微风徐来,还要夹杂着数粒石子。和一只缓缓向我驶来的纸飞机。

它不偏不倚地一头撞在我的眉心,坠机了。

我把飞机捡起来拆开,不出我所料的,这是类似漂流瓶般的东西。纸上用铅笔娟秀地写着一段文字: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我环顾四周,在这片即将要拆迁的街道上,谁会将狄更斯的名言折成纸飞机扔下来呢?说不定他正看着我将飞机捡起,然后观察我的反应。

可是这地方已经人去楼空,四处散落着残垣断瓦,远处传来爆破或是楼房倒塌的轰隆声,根本就见不到任何活物存在的迹象。

但是细细听去,我好像能听到轻风摩擦着头发的“嘶嘶”声,随着风从远处缓缓而来。

进入办公室里总是我最尴尬的一刻。我时常忘记敲门,一头扎进教师办公室,倏忽间,老师们都拉上了嘴巴的拉链,所有人停下手中的动作一齐盯着我忙完工作,直至离开。沉默将那空当填充得满满的,叫人喘不过气。

我的大伯是这所学校的语文教师,他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我所能了解到的他也是个很有同情心,各方面都相当不错的男人。他班级里的大多数学生包括我,都很喜欢他。我记得他身上尤为特别的某股气质,在你开口坦白自己的错误之前,他的表情就好像在说:我相信你。

“试卷数好了没?我们班的试卷有限,你发给需要听我的课的人。”大伯小声对我说。

“我知道。”

“给宋雨霏发一份。”他特别强调。

“哦。”

这个叫宋雨霏的女孩,即使我不想关注她也难。

在我发卷子的过程中她一直紧盯着我手中的试卷,可是发到她时她又把头低了下去。

大伯的语文课下课之前我都在思索晚上放学后的娱乐活动,看着大伯转身离开的背影,恐怕到了办公室又是一阵唏嘘。因为那个女孩。

“宋雨霏,把你的卷子和我换换吧。”坐在宋雨霏后面的女生把卷子递到宋雨霏眼前说“我这张不小心被水给打湿了。”

宋雨霏看了看自己桌上的试卷又看了看眼前湿漉漉的废纸,迟疑的点了点头。

“给~谢谢!”那女生热情的道了谢。

宋雨霏微笑着小声地回了句不客气。

接着她在座位上好像坐立不安,更像是不知所措的样子,一会儿她就站起身往教室外走去。

这女孩也不是长得不漂亮,我只是不喜欢她现在的笑容。明眼人就能够一眼看出笑容里的虚假之处,除此之外她和人聊天时所散发的信息便是:我只想尽快说完然后离开。论谁也无法和她闲聊。

“看吧,果然有问题。”付碧莹在我同桌的座位上坐下,很自然的靠过来。“我敢说要是跟着她的话,她绝对去了老师办公室。难道她不知道李老师关于这事儿已经麻烦缠身了吗。”

付碧莹是我的女朋友,她今天穿了一件轻飘飘的短裙过来,大腿拼命往我这边靠。

“师生恋?”

“对啊。”

“我大伯倒是没什么压力吧。”我想了想他平常的状态,嘻嘻哈哈的傻笑不像是有压力的样子。

突然间,两个在教室里疯闹的男生撞到了宋雨霏的桌子,摆在桌上的书和试卷全都洒到了地上。从走廊经过的学生们视之为无物地踏过去,在书上留下一排排形状各异,尺码大小不同的黑脚印,像是犯罪现场的鞋模取证。

“为什么她就这么讨厌我们,不想和我们说话呢?”付碧莹假装深沉地叹了口气。

“谁知道,反正不关我的事。”我说。

令人讶异的是,当我伯父正处于刀尖浪口时宋雨霏还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跑到办公室和伯父在一起。尽管他们之间的谈话无非是学习内容,确实没什么好在意的,但是在这个极度紧张的时期,宋雨霏任何小小的动作都会在学校内掀起一股口水浪。更何况她去办公室的频率是每一堂课下课,固执地,执着地,不懈地踏进办公室。我无法理解她在想什么,但就结果来看,伯父的升职决定肯定是要取消了。

某一天我回家时忘记打招呼,我看见大人们围着一张圆桌坐在客厅中间。除了奶奶之外的女人都站在各自男人的身后,他们都盯着伯父。我站在走廊上偷听他们的话题。

“真是荒谬。”这是伯父的声音。“老师辅导学生又能怎么样,我说你们这些人哪有这么多好怀疑的?还说什么什么师生恋!荒唐!

“大哥,无风不起浪,不管这件事情的本质是怎么样的。”是我爸故意压低声音在说话“既然有这样的谣言传出,你就少和那孩子接触点。我家孩子也在你班,这些谣言让他听见他会怎么想?”

“我凭什么和她少接触点,她犯错了还是我犯错了?不可理喻!”伯父一拍桌子起身就走。爷爷吼了声站住,但是伯父头也没回。

我正想着如何解释我在这里,没想到伯父走过来摔门而出,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也省得我说谎。

黄昏的小区是我散步的首选,天气也不算太热,天空中挂着火红的火烧云,迎面走来的老头子和老太太们面容宁静而祥和,脚下的鹅卵石小道刚被小区物业打扫干净,走在上面实在惬意至极。

向太阳落下的西方看去,我可以看得到学校的楼顶,现在是星期天的黄昏,学校空无一人,楼顶上巨大的红色沉思者塑像孤零零地矗立在那。它以不可一世的姿态托着下巴俯瞰街道。

偶尔有微风撩拨我的头发,我闭着眼睛享受风拂过面颊的感觉。

——嘶嘶。

是风摩擦头发的声音。

睁开眼就看见不远处有个小黑点晃悠悠地向这里移动,速度不快,但是相当的平稳,有好几次我以为它要跌落进城市的怀抱,但是它又被一阵风托起。

是纸飞机。

它从我头顶上方三米的空中滑过,到了我这里它的飞行距离快要到达极限了,我觉得我可以抓住它。我跟着晃悠悠的飞机走动,忽然间一阵叛逆的大风吹过来。纸飞机颤颤巍巍的在天空转了个圈,往小区的树丛里扎去。我一心盯着飞机没注意脚下,结果摔了个狗啃泥。

这样就找不到了。但是这次我看清楚了——这只纸飞机的样子,它的材料完全就和那天戳中我眉心的飞机一模一样。

难以置信,那一天它飞越了十多条街道准确地向我发动攻击。

从飞机飞来的方向看,它恐怕是从学校顶楼向我这边滑落吧。难道是沉思者向我传达的某种信号?

好奇心驱使着我在黄昏中走进学校的天台。

通往天台的楼梯少有人上去过,连清洁工也懒得打扫。扶手上尽是灰尘,角落结满了蜘蛛网。我蹑手蹑脚地推开生满锈的铁门,在火烧云下的沉思者雕像静默而且严肃,它坐在石头上,脑袋朝向在天台边缘的女孩。

女孩扶在防护栏边,背对着我,头发的边缘勾上了红色的边线。清风撩动她的头发,我自觉的屏蔽了在高处所听到的施工地嘈杂的噪音,嘶嘶的声音原来就是从这里传过来的。

不用说,仅仅是看背影我就明确的知道是宋雨霏。

可能是听到开门时的声音,她正要回过头来,我赶紧三步两脚的从楼梯上跳下。从天台仓皇的逃走了。

几个月后家庭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大伯的儿子死了。我们为他办了葬礼然后守灵。

所谓的葬礼不过是买了几个花圈,放完了鞭炮,然后一家人都聚在医院的守灵室里坐着聊天。还没到凌晨三点,亲戚都睡着了一大半,只有我和大伯醒着。

他站在表哥的灵枢前,直愣愣的看着里面的衣服。

我走过去想要安慰他。

“警察已经破案了。那四个人全都被抓到了。”大伯看着灵枢先开口对我说。

“他们一定是死刑吧,杀人偿命。”

“我的律师告诉我他们一定是死刑。”

“恩。”

“我觉得悲伤。”大伯摸了摸发际线退到天灵盖的脑袋。

“我知道。我可以体会。”

“不仅仅是失去了我唯一的儿子。”

我盯着他的脸,在知道自己孩子死亡的十几天里,他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发际线以惊人的速度在后退,现在我见到的大伯已经和以前的大伯大不相同。

“我有些搞不明白。我儿子是个很好的孩子,我努力把他教育成社会上的精英分子,让道德和正义驱使他在这个社会上活下去。可是有些人让我感到困惑。他不过是在开车时擦到了对方的车门,对方车里的四个男人就提着刀下来将我儿子砍死。”

那些人追着表哥跑了二十分钟,他身中数十刀,最后在大街上死去。他们一直跑过了三条街,却没有人在看见这一幕后报警。

“我搞不懂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以前从来看不到这种事情的发生。”大伯说“我感觉困惑,他们说他们知道在杀人后一定会被抓住,但是他们还是这样做了。而且我所教育的学生们似乎在以这种人为榜样,即使孩子们知道这是不对的。每当我想到这里,我就感觉,力不从心。”

他舔了舔嘴唇,在说力不从心这个词时仿佛全身虚脱一般。

“大概我是跟不上时代的潮流才不能够理解孩子们的想法。”

守灵室惨白的灯光稳定地打在地板砖上。

“这是潮流。”我说“如果身边的男孩们都去参与暴力斗争,他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这么做?一股潮流足够强大时会扭转道德的界限。”

“我要离开武汉,我不再想当老师了。”

我有些在意他离开武汉后宋雨霏会怎么办,但是在这种时候终究是没问出口。

大伯疲惫的在椅子上睡着了,表哥的尸体应大伯的要求提前火化,他不想看到缝缝补补的尸体,何况表哥的脑袋差点被削掉一半。

我一人站在表哥的灵枢前,里面只有他摆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只是盯着衣服静静的看着,我就觉得它随时都有可能鼓起来。

大伯离开学校后,谣言便消停了。那以后没有人提起过宋雨霏和大伯的“师生恋”。但是宋雨霏在班级里的情况却不见好转。我有些明白为什么她要每堂课下课去伯父那里了。

这天天气阴沉,是秋老虎下山后的典型天气。乌云一层叠一层,不让一点阳光溜进城市。那个家伙被人打了,这是我所知道的起因。他是我们班外号大嘴的女生的男朋友,是个小瘪三,我曾经调侃他是“嘴夫”。他是个势利的人,没有什么真本事。

下课后他进来教室找大嘴,也就是坐在宋雨霏后面的女孩儿,他大大方方的在宋雨霏的座位上坐下,宋雨霏刚从卫生间回来就看见嘴夫坐在她的座位上,她如果不坐在座位上就没地方可去了。于是宋雨霏不知所措的站在座位旁边。

“你站在这儿干嘛呀?”嘴夫一脸不爽的问宋雨霏。

“拿东西。”宋雨霏小声的说。

“那你快拿呀!”

宋雨霏从桌子上拿走一本红色的笔记本,里面的纸张恐怕就是叠飞机用的。

“哟,这是日记吗?”大嘴问宋雨霏。

“不算是吧,应该是类似格言收集册之类的东西

“给我看看。”大嘴毫不客气的向宋雨霏伸出手。

就在宋雨霏还在矛盾要不要给出去时,嘴夫一把抢过来随手翻了一面大声读出来:

“第一:待人要微笑,不管什么情况,不要把不好的表情挂在脸上!

第二:多帮助别人,这是获得友情的最好方式!

第三:人的本性是人心向善,对人要保留判断意见!

第四……

宋雨霏条件反射似的一把抢过笔记本,嘴夫似乎就在等这个机会,将宋雨霏桌上的摞得高高的教科书一把掀翻在地。

“你老几啊你!看看你还就反应这么大,给你点阳光就灿烂了是吧!?”

嘴夫逼近宋雨霏,胸脯就快要贴上宋雨霏的头。宋雨霏把笔记本抱在胸前,闭上眼。

“妈的,还真不想和你这种人计较!”嘴夫说完后带着大嘴扬长而去。班上静默无声。

宋雨霏站在走道上仍然闭着眼,低着头一动不动。两个男生走过来对她说:

“你挡道了。”

宋雨霏回座位上坐下。

他们踏着书本走了过去,回头不忘看看宋雨霏的表情。她的表情越是痛苦,他们就越是开心。

我走到她座位的前方要过去,可是被书本挡住了过道。宋雨霏抬起头保持笑容的看着我说:

“这些书都是不用的,你先过去吧,我等会儿再清理

我听从她的意见大步流星的走过去,然后出教室去做我应该去做的事。

本来是应该这样,明哲保身才是我应该做的事。我不是英雄,无法去帮助每一个人。

但是我却在此时弯下腰把她的书都捡起来放回桌上。不知道背后有多少视线,不知道现在宋雨霏在想些什么,我什么也不去关注,只是有东西在驱使我这么去做,但绝不是我的思想。

我听到身旁有轻微的抽泣声。我明白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很高兴她在那之后找到了诀窍,她的存在感一步步变低,班上的人不再这么关注她,拿她寻开心,拿她出气。有时候我提起这个人付碧莹还得想想。

“宋雨霏是谁?哦哦!我知道了。”

我想她肯定在享受这段时光,一个人的时光。纸飞机有时候还是会从我脑袋上经过,可我却没有一次追到过它,久而久之,也放弃了对纸飞机里面内容的好奇心。

“她这个人啊。”付碧莹挠着脑袋说“又不喜欢和别人交流,又闷。难怪大家都不喜欢她,我也挺讨厌她的,你那天还帮她捡书。你真是个有同情心的人。”

“不是她不想和其他人交流,是她害怕而且不会交流吧。变成这个样子也不是她所喜欢的。”我说。

“你干嘛反驳我的意见,你不讨厌她吗?”

“你说说你讨厌她的理由,她有哪点惹到你了?”

付碧莹转了转眼珠“我就是不喜欢她这个人,你可要和我站在一边!”

“我可不想当成全班公敌不管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了。”我陪着付碧莹逛街,这个话题在我们之间就算结束了。

往后的一段时间里,要不是因为宋雨霏死了,班级差点就把她给忘了。

据嫌疑人自己描述是这样的。

宋雨霏在一个人回家的路上,这个家伙看上了她。他尾随宋雨霏直到一条快要拆迁的小巷子里,他知道这里没有监视装备,于是冲出来按住宋雨霏撕扯她的衣服。宋雨霏很快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没有反抗,而是直愣愣的盯着夜空,但是一会儿后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始拼命的挣脱嫌疑人,而且大声呼救——这声音其实不大,宋雨霏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力气——嫌疑人慌了手脚,叫她住嘴。宋雨霏仍然在喊叫,于是情急之下他拿起地上的砖头拍向宋雨霏的脑袋。谁知道这么一下宋雨霏就不动了。因为害怕,他又对宋雨霏进行了狠狠的攻击。接着就要毁尸灭迹,他把宋雨霏的尸体肢解之后分不同的地方埋在山上。如果不是几天来的大雨把手给冲了出来,又给野狗叼去了马路上,宋雨霏的死谁也不会察觉到。

我把这事说给了大伯听,大伯叹了口气说:

“是吗,我知道了。”

那个嫌疑人据说是某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想到这里,我也感到困惑,我能够理解大伯的想法,却是第一次切身的体会到这股令人哀伤的潮流。

但更多的感觉却是某一份东西随着宋雨霏的死被抽空了。我的身体现在是空荡荡的,脑袋感觉异常的轻。

晚间走在回家的路上。新开工的高层建筑顶层,工人们奋力地将锤子砸向钢铁,溅射出炙热的红色火花,火花在夜空下飞舞,还未落地前就失去了原有的颜色,冷却在夜色中。

小区的环卫工人在扫一堆枯黄的梧桐树叶,里面夹着一只纸飞机。

我跑过去将它捡起,险些就落在了下水道里。打开纸飞机,纸上用娟秀的笔迹写着:

“这世界很美好,我们值得为它去奋斗。

所以每一天的早晨都是新的开始,我要好好努力,不能辜负了世界对我的期望。”

我紧紧攥着纸飞机,在马路边捂着脸缓缓蹲下。

我一定是爱上她了。


      个人简介肖辰星,曾获第十八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三等奖、全国蜀江文学杯一等奖等二十余个奖项,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签约专业作家,LEA上海文学精英联盟成员。数十篇作品发表在新概念文集以及各杂志、新媒体上。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上一篇: 回到列表
下一篇: “骗”来的婚姻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