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较量

时间:2018-08-02 10:20:13     作者:罗彬      浏览:3857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

较 量


“铃,铃,铃”,嘈杂的闹钟声又把穆帅从睡梦中吵醒,不过这一吵却来得很及时,因为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梦,一个重复了很多次的恶梦,每一次都让他回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现在,一觉醒来之后,他终于告别了内心的恐惧,重新投入到他的计划当中。

洗刷完之后,他像往日一样照了一下镜子。“噢,我今天又帅了一些。”是的,穆帅人如其名,确实是一个很帅的人,但你不能再称他为帅哥了。因为他迷人的眼神中分明带有沉重的沧桑感,从他的外表你就可以看出他有不平凡的阅历。但他对自己的帅并不太兴奋,他只关心自己的相貌跟从前相比有多大的变化。

秀明区警察局重案组的办公室里,秦铁山刚刚破了一起大案,捉获了一个大型的抢劫犯罪集团,这个案子花了他很长的时间,费尽了全组人员的心力,历经磨难才终于成功破案,其中还有两位同事因此而中枪,好在因为身穿避弹衣,所以并没有危及生命,如今他们两个都出院了。秦铁山向同事们大声宣布,“手足们,我们花了这么多精力终于把案子破了,今天我们去乐遥阁大肆庆祝,不醉无归,好吗?同事们哪有不同意的理由,他们也的确需要宣泄这段时间的压力。于是,这晚,他们痛痛快快地庆祝一番。不过,庆祝完以后,秦铁山也不忘泼一下大家的冷水,”手足们,虽然今天我们可以高高兴兴地庆祝破了这个案,但还有更多的挑战再等着我们,大家以后可不能放松啊,要继续努力啊!这时小强偷偷对身边的阿兰说:“哎,这个老大啊,真是工作狂,现在又泼我们冷水!”公认的警花阿兰笑着对秦铁山说,“行了,老大,我们会的了!别扫我们兴了,继续吧!”

秦铁山确实是个工作狂,这个他认第一估计没有人会认第二。他每天24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几乎就只剩下工作,因此私底下大家其实都不太喜欢他,这次他肯请大家吃饭已是挺罕见的了。他已经两年多没有拍过拖了,他以前的女友就是因为他没时间理她而和他分手的。这也难怪,一个整天埋头研究案情,总是胡子拉扎的人,哪有女人会喜欢呢?虽然秦铁山确实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却一直没能再升职,反而以前和他同期进警校的郭天恒现在已经晋升为另一区——东河区的副局长了,这一直令秦铁山很不忿。他们从前是很好的朋友,后来不知为什么,他们的关系变得很差,现在已经基本没联系了。其中的原因大家都猜来猜去,但都没有统一的版本,真正的原因只有他们两个知道。

“铃,铃,铃”,穆帅又一次一脸惊恐地在噩梦中醒来,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时间去等待时机的成熟了。是的,我时日已经无多了,为了可妮,也为了我自己,我一定要复仇。我要他们,尤其是他,得到报应!


重案组的会议上,秦老大向手足们安排最新的任务。“昨天下午,一名不明男子混进光裕银行秀明分行,身携几个炸弹威胁要20万现金,起初银行的保安不肯就范,然后他就射伤保安的脚,然后向天花板连开几枪,最后更企图扔炸弹,

银行的职员被吓坏了,唯有从金库拿20万元给他,本来保安想拖时间后让我们的手足赶到,但最后还是让他走掉了。现在这个案子就交给我们处理了,大家有没有信心破案”?“有!”“好的,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调查吧,首先要找到该男子的身份。”小强不解地问道“老大,我觉得很奇怪,要打劫银行的话,20万好像太少了!”秦铁山严肃地说道:“小强,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难道20万不是人民币吗?”小强唯有苦笑,“对不起,老大,我向全国人民道歉!”秦铁山接着说:“不要轻视这个案!”“哦!”

这个神秘的劫匪究竟是谁?穆帅闪了闪他那对会说话的眼睛,认真地在数多一次这20万,在确定分毫不少后,又用验钞机验了一次。他的心定了下来,他的第一步计划成功了,现在他可以实行下一步了。“你听着,我回来了,哈哈哈!”笑完之后,他的表情却开始流露出强烈的痛苦,这和他的心情无关,而是因为他的身体。该死的心脏病,我讨厌你!”

他上个月看医生时,医生是这样同他说,“你的心脏病虽然是先天的,但本身并不是很严重,但因为你自己的心理问题,现在已经比较严重了,我建议你必须做手术,不过这需要比较大的一笔费用,而且手术存在一定的风险。“不,我不需要手术,你只要保证我再活三个月就可以了,三个月,只要你能保证我活三个月,手术费用需要几多钱,我就给你几多钱!”医生显然被他的话有点吓傻了,“你难道不想一直活下去吗?”穆帅厉声说道:“这不关你的事,总之事成之后你会有好处!”医生也不理那么多了,于是他按穆帅的要求,给了他一些镇静剂和尽量缓解心脏病痛的药,并要他尽量保持情绪平静,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样才能捱得过三个月。

的确,穆帅不需要那么多的时间,自从他的梦想连续破灭之后,他已经生无可恋了,唯一的心愿就是要完成这个蓄谋已久的计划,事成之后,他就可以微笑地离开人世了。

秦铁山根据大家向劫案目击者所录的口供,可以得知该犯案男子是一名年约30岁的中国籍男子,身穿黑色T-shirt和浅色牛仔裤,有一把飘逸的长发,大鼻子,身高180左右,但是他却带了一把墨镜,所以无法辨认他的相貌。正当秦铁山感到毫无头绪之时,重案组却受到了两封不明的信件,来信地址均相同。秦铁山打开那沉甸甸的两封信件之后,不禁大惊失色,原来这两封信装着的正是那劫去的20万元!劫匪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他为什么劫完之后又把钱送回来呢?

正在秦铁山万分不解之时,他发现原来在这些钱下面,还留有一封字条。秦铁山虽然遇到过很多案子,但他还是很紧张,他打开之后更加感到震惊。字条的字迹有些潦草,但仍可分辨出是一下这些字,“叫你们的郭天恒警察在明天下午2点准时带齐这20万,另外再带多100万在晴朗码头上等我,否则我会又新的行动!复仇者字!”


秦铁山虽然公认是一个智商很高的人,尽管他情商比较低,但这封信件仍然使他陷入一片迷雾当中。因为这次案子出乎了他的预算,原来劫匪根本不是为了钱,他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为了引起警察的注意,并想引郭天恒出来。这个人到底和郭天恒有什么仇呢?现在全个案子就系在郭天恒身上了。于是秦铁山立刻去找郭天恒。虽然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什么来往了,但是怎么说他们也曾经是朋友,而且事关生死,他必须要和他商量。“郭天恒,你看看这张字条,是给你的!”郭天恒看到后,确实是大惊失色,“他是谁呢?”秦铁山严肃地说道:“这个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啊!他去银行劫了20万又把它送回来给我们,只要求引你出来。很明显这应该是与你以前在我们区警察局工作时的案子有关,他以为你还在那里工作。”郭天恒吸了一口冷气,缓缓地说道:“你分析得也很对,但他究竟是谁呢?我明天还是要去的,你认为呢?”秦铁山说:”去还是要去的,依我的估计,你无论出现还是不出现,他都会有行动。他的目的不是钱,因此是不会真的收你的钱的。“对,那我明天就要引他出来,然后再集体行动捉他。”“那好吧,明天小心一点,我们会配合你的。郭天恒又说道:”我会叫我的手下加入行动,保证行动的安全。秦铁山有些不高兴,但这也没什么不好,便同意了,人手多点还是好的,虽然原本这个案不关他们区的事。

下午两点,郭天恒准时出现在晴朗码头,当然以秦铁山为首的便衣们也埋伏在人群之中,等待着劫匪的出现。虽然他们知道劫匪这样自己给机会等被人捉的行为是很匪夷所思,必定另有计划的,但没办法他们只好按绑匪的话行动。等了半个小时,劫匪依然没有出现,秦铁山皱了皱眉头,虽然这和他的预想一样,但他真的很害怕绑匪会有什么其他恐怖的行动。郭天恒也仍然坚持等下去。正当大家都陷入沉思之时,一把尖叫声响彻整个码头,“有定时炸弹啊!”郭天恒以及秦铁山都不有得打了一个冷震,立刻冲向发现炸弹的地方,计时器显示还有15分钟就爆炸了,郭天恒马上叫拆弹专家火速赶过来。15分钟,真的很悬,恐怕赶不及。郭天恒以及其他的警察都神色紧张,唯有秦铁山保持冷静,“别担心,我用人头保证这个炸弹肯定是假的!”郭天恒听后气得要命。“秦铁山,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的人头值多少钱啊!你不要命,我们大家都要命啊!秦铁山冷笑一声,”你关心的恐怕只是你自己吧!”郭天恒气得不想跟他再狡辩了。群众都被警察疏离,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郭天恒的心也一秒比一秒紧张。拆弹专家还是无法赶得及来码头,没办法了,郭天恒只能叫大家也撤离码头,希望这个炸弹的威力不要太大。秦铁山也只好同意,虽然他相信这个炸弹一定是假的。“十,九,八,七……三,二,一!果然不出秦铁山所料,这个炸弹果然是假的,只是劫匪拿来吓人而已。郭天恒这次也不好对秦铁山说什么了。于是,大家又是虚惊一场。但秦铁山却反而更加担心,他觉得这个人和普通的绑匪很不同。至于郭天恒就更不用说了,他嘴里说不知道绑匪是谁,但心里面,他其实已经基本料到这个人会是谁的了,虽然也不是太肯定。但这些年来只有那件事一直如阴云一样缠绕着他,使他无法挣脱。


第二天,警察局里接到了一个电话,小强去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一把很诡异的声音,“谁是这里的头,叫他来听电话。”小强对秦铁山说:“老大,这个人指明要你听电话。”秦铁山接到电话后说,“你好,你是谁啊?”“你不必知道我是谁,那个炸弹爽吗?没伤人吧!”秦铁山听后立刻紧张起来,“没有,你想怎么样?”

穆帅在电话那头不禁发出一声冷笑,“哈哈,也没想怎么样,我只想要郭天恒的人头而已!你听着,我现在绑架了一名女子,他现在的命就在我手上,准确来说,应该是在你和郭天恒手上。先听一听她那美丽动人的声音吧!电话那头变成了一把声嘶力竭的女声,“警察,救我啊!救我啊!”秦铁山知道情况不妙,便不得不和穆帅谈条件,“你别乱来,你到底想怎么样?”“很简单,叫郭天恒过来,一命换一命!”秦铁山吸了一口凉气后对穆帅提出了一个疑问,“你直接找郭天恒就是了,为什么要联系我们警察局?“只有他一个,就玩得不痛快了!而且我要对付得不只是他一个人,我要挑战你们整个警察局!”秦铁山确实是一个汉子,听后立刻严肃的厉声说道,“听着,警察局的权威是容不得你挑战的,你输定的!”穆帅笑得更大声了,说“哈哈,那你等着瞧吧,地址我现在告诉你,只能是郭天恒自己一个人来,如果你们也跟着来,那就等着好戏上演吧!

秦铁山把这件事及穆帅约定的时间地点告诉给郭天恒,郭天恒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他虽然破过不少案,但案情和自己的性命联在一起的,这是第二次。上一次是因为家人借了高利贷所引起的祸,而这一次他已经清楚恐怕还是和那件事有关,不过他不敢和秦铁山说出真相,因为这会让他声誉尽毁的。这么多年,他能够爬得上副局长的位置,靠的是自己的努力,其他真的没什么可挑剔的,除了那件事,确实是一个污点。郭天恒想了很久,还是不敢自己单刀赴会,他知道自己单枪匹马的话会很危险,他从来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这个决定让这一切暴露无遗。秦铁山肯定不想去保护他,倒不是因为他和郭天恒的私人恩怨,而是这件事本来就只和郭天恒有关,他们若是行动的话恐怕是打草惊蛇,下一次没准就会是真的炸弹,所以尽管他知道这样郭天恒会很危险,但还是不想去。但郭天恒毕竟职称比他高,他还是要求秦铁山加入到行动当中,和上次一样,在后方埋伏,以等待危机时刻及时来支援。


第二天十点,郭天恒果然来到了约定的地点,这是一个无人的旧仓库,看得出工厂已经搬走了很久,周围都是灰尘,那种气味真是难闻得要命,穆帅竟然选了这样一个地方,真是令郭天恒心里更感到害怕。郭天恒大声道:“我来了,只有我一个人,你出来吧!”过了大约令人窒息的半分钟,穆帅终于拉着那个被绑的女子出现了,“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很久了!”郭天恒一时间认不出那张脸到底是谁,这张脸是陌生的,但他的那双眼睛却是似曾相识,好像在何时曾经见过。这是一双很特别的眼睛,很有魅力的眼神。穆帅不等郭天恒的沉思继续,大声说到,“举起双手,慢慢走过来!”说完后,立刻用枪指着郭天恒,“不要动,你过来,我就放她。”郭天恒身上是装了监听器的,秦铁山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他知道是时候行动了,他向手下暗示,只要他一做手势,大家立刻冲进去。郭天恒毕竟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他早已穿了避弹衣,但穆帅更强,他身上绑着一排炸弹,这使得郭天恒不敢和他单挑枪法,只能按他的说法来做。终于,穆帅抓住了郭天恒,立刻放了那女子。

过了那更令人窒息的一段时间,秦铁山终于按奈不住了,立刻和手足们冲进来,“放下手枪,别乱动。”但他们终归还是慢了一步,给穆帅逃跑了,郭天恒却还在那里,身上却被绑着炸弹,是计时炸弹,时间还剩下10分钟。秦铁山被这个情景震惊了,这一次他真的不敢保证炸弹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承认这是他的错误,他不应该这么迟才冲进来。郭天恒的表情有些呆,事到如今他只能等待命运的审判,看拆弹专家能不能准时到来。秦铁山问郭天恒,说“他到底是谁,和你有什么仇?”郭天恒苦笑着,说:“我真的不知道。”然后换成了一个不满的表情,“你为什么这么迟才冲进来!”秦铁山只能承认是自己的错误,他对郭天恒的能力高估了,因为郭天恒真的只是一个徒有虚名的懦夫,他根本没有和劫匪决一死战的决心,正像他多年前的一宗案一样。还剩四分钟时,拆弹专家终于赶过来了,这次是因为秦铁山早有预备穆帅可能会再出此着,所以叫拆弹专家预先做好准备。秦铁山及其他警察唯有离开现场,他们只好相信拆弹专家。来的这两个拆弹专家都是身经百战的,但这个炸弹却有点令他们头痛。炸弹有两条线,是黄色还是红色的呢?一位说是黄色,另一位经验稍浅的则说是红色,但最后他还是相信同伴的决定,毕竟他水平更高一点。这个炸弹的设置和他们见过的都不同,到底剪不剪呢?剪的话剪哪一条呢?随着时间的推移,拆弹专家越来越紧张,郭天恒这个懦夫就更不用说了,他只能希望上天能原谅他以前的罪过。而秦铁山心中的不详预感越来越明显。上一次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炸弹肯定是假的,但这一次他真的不知道,他也只好祈祷上天。尽管他讨厌郭天恒,但他不希望看到他死,尤其这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他必须要负很大的责任。

“剪黄色吧,相信我!”时间只剩下20秒了,拆弹专家在生死存亡之际终于作出艰难的选择。他们掉了黄色的那条。但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时间并没有停,仍然在继续流动着。绝望的情绪充斥着郭天恒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知道这是天意,他只能遭到报应。拆弹专家没办法了,他们立刻用比博尔特还快的速度飞奔,逃离现场。“十,九,八,七……三,二,一!”一声巨响像一块沉重的石头撞击着秦铁山的心灵,他不禁罕有的怒骂一声,“XX 的!”这次炸弹是真的,郭天恒真的死了!秦铁山没有哭,他只是欲哭无泪,虽然郭天恒为人自私自利,是个伪君子,但毕竟曾经也一场兄弟,而且他的死和自己逃脱不了关系,所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火光照亮了整个仓库,但却使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变得异常地黯淡。这不是秦铁山第一次行动失败,但却是最令他感到沮丧的一次。郭天恒,这个伪君子,聪明一世,等待他的依然只是这样一个结局。


穆帅的心愿终于达成了,但他的生命依然在继续。于是他决定再跟这些警察玩一次。他觉得自己的仇还没彻底报完,他需要继续考验一下警察们的能力。于是,他和计划的第一步一样,从银行中偷了20万,当然这次他去了另外一间比较偏僻的银行,哪里没做好充分的防盗措施,才能让他这个大盗得手。他打算这是他最后一次干这种坏事了。有时他也很恨自己这种行为,但恨完以后,又无法阻止自己继续干下去。“上天,既然你继续要我活下去,那就让我继续考验警察了,我找到下一个对手了。对,就是他!”

警察局里,依然心神不定的秦铁山又接到指明要他听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还是穆帅那把特别的声音,“你好,秦组长是吧,郭副局长他还好吗?“好个屁!”“哈哈”,穆帅接着大笑着说,“我告诉你吧,那个炸弹其实你不剪的话,它根本不会爆炸的!”秦铁山愣了一下,也没心情跟他说什么了,“变态佬,你到底想怎么样?”穆帅有点愤怒了,“我是有些变态,但好过你们,你们是完全变态,一群警察,一点用都没有!”听着,我发现郭天恒他没资格和我单挑,我要你和我来完成最后一战。我知道你是谁,我之所以变态,和你也有关。来吧,明天上午10点,还是一个仓库,不过是另外一个,你来我就告诉你一切。旧规矩,你自己单枪匹马来,你赢了,我就死,那20万你拿回;你输了,那等着见郭天恒吧!秦铁山和郭天恒不同,他是条汉子,于是便爽快答应了穆帅,“好的,你听着,变态佬,我和郭天恒不同,明天我就和你决一死战!” 穆帅大笑一声,开心地说:“果然够爽快,我喜欢!”秦铁山也爽快的说:“好,明天你等着见阎罗王吧!穆帅听后一点愤怒和害怕都没有,唯一的感觉居然是兴奋!

通完电话之后,穆帅的心脏又是一阵剧痛,这些天来他就是在这种痛苦中度过的,一直以来他只能用这个计划来支撑他继续撑下去的信念。现在,再撑多一天就可以了。他想证明自己比警察要优秀。秦铁山,当年他在警校里唯一尊重的

人,虽然这次他的表现也不怎么样,但起码他比郭天恒要有勇气,所以他对明天的那一此殊死的较量十分期待。

这一夜,穆帅的梦中不再是可妮被杀的那一幕,而是回到他在警校时的岁月,他和郭天恒、秦铁山三人一起的情景,他发现其实他也曾经快乐过。但情景马上转向了最后体测时的情景,以及郭天恒幸灾乐祸的阴险表情,他立刻从梦中惊醒过来。别再想那么多了,现在是决一生死的时候了!


秦铁山从来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这次他真的是单枪匹马赴会的,他信得过自己的枪法,当年在警校他已经是神枪手。只有另外一个人,穆鹏良,水平和他不相伯仲,但他后来因为心脏有问题而未能毕业。这么多年,他还没中过抢,倒是很少有射失过。穆帅也带着一个箱出现了,这么多年,其实他只杀过两个人,第一个是因为可妮被杀后自己情绪低落醉酒驾驶失控撞死路人,那件事令他陷入奔溃,并不得不面临牢狱之灾,第二个就是郭天恒,那个令他失去一生挚爱的人,虽然杀人的那个不是他,但如果不是他忧游寡断,可儿是不会死的。穆帅笑着对秦铁山说:“你果然和郭天恒不同,有胆色,我没选错人。”秦铁山一下认不出他的对手是谁,但他的眼神却似曾相识,充满忧郁但又很迷人,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而且不止一次,但他又实在想不起他是谁。穆帅笑着说,“秦铁山,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谁?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秦铁山说:“是的,不过请在我打死你以后再说!”穆帅听后哈哈大笑,“你不想知道,好吧!”于是两人几乎以同时的速度拔出手枪,两支手枪都对准了对手的眉心。秦铁山冷静地说:“那就看看我们两个谁的枪法准!”

仓库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寂静得有点令人窒息。仓库里的两个人正展开一场生死较量,这种万籁俱寂的气氛只维持十秒,忽然,“嘣”地一声,两人都发出了那颗致人于死地的子弹,但是两颗子弹居然鬼使神差地相撞在一起。两个人居然打出了同样的轨迹!但是两个人的表情却大不一样,秦铁山显然感到非常意外,他本来以为这一枪以后两个人只有一个人活着。但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而穆帅则一如既往的镇定,甚至还面露笑容。两人在数秒之后再次同时瞄准对方的眉心进行射击。子弹射出去的同时,穆帅忽然对秦铁山作了一个鬼脸,眼睛眨了一下。秦铁山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对手的身份了,但没办法了,子弹已经打出去了。穆帅露出了他在世上最后一次的笑容,然后缓缓地注视着秦铁山,然后……轰然倒地!他中枪了,正中眉心!而秦铁山却一点事都没有,子弹擦着他的头皮呼啸而过!但是秦铁山并没有任何胜利者应该有的喜悦,他冲过去抱着穆帅说:“你是穆鹏良吗?”穆帅用尽全身最后一股力气,对秦铁山眨了一下眼睛,这是一个肯定的眼神。然后,笑着断气了!泪水立刻模糊了秦铁山的眼睛,他呆站着一动不动。本来杀了劫匪,他应该很兴奋,但此时心里却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他很清楚,穆鹏良是故意打飞子弹的,他明明可以打中秦铁山的。作为一个神枪手,秦铁山很清楚穆帅这一枪很有问题,举枪姿势明显不对劲。如果是当年的穆鹏良,枪法不可能这么糟!

确定穆帅已经死后,秦铁山回过神来,打开那个箱,不由得大吃一惊,里面全是白纸!秦铁山不禁感到很愤怒,“XX的”,忍不住又对穆帅的尸体踢了一脚。那些钱去了哪里呢?秦铁山不禁百思不得其解。他对穆鹏良可谓又爱有很,当年在警校他可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出了名的勤劳用功,对他也很好,也帮了他不少忙,他俩交情不错。可后来因为心脏问题,他最终没能成为警察,之后两人逐渐失去了联系。他真的想不通,当年的穆鹏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他既然杀郭天恒,又为什么又故意不杀我呢?这一连串的疑问,让他陷入一片迷雾之中。


第二天,秦铁山打开日报,看到这样一条新闻,“神秘男子以秦铁山警察名义向慈善机构捐赠二十万!秦铁山仔细看了这个报道,里面报道该男子带着墨镜,于前天,即他们决战前的一天到慈善机构捐款,并强调一定要用之于民,不能借给银行!秦铁山明白了,这20万很明显就是银行那被盗的20万,这个神秘男子就是穆帅,也就是穆鹏良!秦铁山笑了,大笑!他从心里佩服穆鹏良这个人,从来没有一个贼能让他如此摸不着头脑。他承认自己赢了结局,但却输了过程!

经过多番调查后,秦铁山终于查清楚穆帅的身份。穆帅确实就是穆鹏良。本来他和秦铁山和郭天恒是警校同期生,但因身体原因而没能成为警察,后来在银行工作。后来他的女友可妮在一次银行劫案中不幸成为人质,身为总指挥的警察郭天恒因和劫匪集团有高利贷关系,而迟迟不敢开枪。劫匪骗郭天恒说,只要让他们逃脱,就不追究郭天恒的债务。劫匪于是带着人质逃走,最后竟然撕票。穆鹏良从此对警察深恶痛绝,尤其是查清郭天恒原来同劫匪有金钱来往时。后来他又因醉酒驾驶撞死人而入狱,从此心情日益灰暗。出狱后,他就特意整了容,希望能以新面貌出现,并连名也改了。凭借他在银行从事多年的经验,他轻易打劫一间又一间的银行,然后又将劫到的钱捐给慈善机构。最后就开始了复仇计划,也就有了之后的故事。

警察局里,秦铁山和小强又谈起这个案子,“对,他其实本性不坏,但是他的心理有点问题。他放不开心中的结。”小强说,“真是可惜了,本来一个好警察,变成劫匪。”秦铁山笑着说,“但这是一个特别的劫匪,我承认我和他的较量中,我输了!”小强疑惑地说。“你输了吗?“是的,而且输得很彻底,他的死是自愿的,而我的生也是他决定的,这还不算输吗?”小强想了一阵,说:“总之老大你现在还活着就是了!”秦铁山哈哈大笑一声说道:“是的,小强你说得太对了,我还活着,所以我没输!”

一个月后,秦铁山接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升职信,他也升为副局长了。秦铁山自己心想,他一定能做得比郭天恒这个伪君子要好,他要用行动证明自己对得起这个职位!


个人简罗彬,男,1988年出生,2011年毕业于广州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现为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广东经济杂志社的编辑,曾在该刊上发表过多篇文章,并且都在中国知网、万方数据库等论文平台刊登,主要代表作有《实施创新驱动战略 加快广东转型升级》《粤东西北城镇化,产业支撑在哪》《中国足球梦,虽远必说》《广东制造:让“世界杯”变成中国主场》等,并编辑过多位省市领导及大学教授的文章。曾经在17K小说网发表过长篇小说《足坛巨星》,也有自己的自媒体《世界杯之路》。高中时曾获广州市芳村区作文大赛三等奖,并曾获海珠区优秀青年志愿者。

责任编辑:admin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