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述梦

时间:2019-01-11 12:42:44     作者:陈婷婷      浏览:3405   评论:0   

述梦(一)


放学了,孩子们都一个接一个走出学校,走进雨幕中,他们要么自己有伞,要么有爸爸妈妈来送伞。

乌云布满天空,硕大的雨滴急促地敲打着万物,啪嗒啪嗒的声音配合着时隐时现的闪电。轰隆隆的雷声,冲走夏日恼人的暑气,带来一丝秋日的清凉。我是一名小学生,现在我站在学校的前厅里,目送着我的“朋友”们跟随他们的父母远去,并傻里傻气地跟他们挥手告别。请注意,这里的傻里傻气的确是指我。但是,这是为了配合“朋友”们的傻里傻气我不得已的伪装而已。说实话,我实在看不起这群“朋友”,他们太幼稚了,不会思考,不擅长想象,大人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他们是大人的小孩,而我不是。我虽然也是小孩,但我是自己的小孩。

我知道我一旦这么说,就马上会有人质疑我刚才傻里傻气地打招呼的行为。这实在是一个无奈之举。我虽然聪明,却不得不与这些“巨婴”虚与委蛇,这是因为我明白不能轻易与众不同的道理。人类总是比较喜欢和他们一样的人相处,党同伐异这个词总是适用于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我虽然不怕那些巨婴,却不得不畏惧这些野蛮的成年人的暴力,包括语言和肢体方面。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这种小孩是个异类。苍天为证,成年人总是喜欢自以为是,觉得小孩子没什么用。那句著名的“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实在是一句蠢得不能再蠢的话了。因为这句话,他们就失去了许多来自我们这些小孩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对,我们,我这样的小孩,远远不止一个。

我的朋友们马上就要来了,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诺,迎面走来一个女生,小小的个子,及腰的乌黒长发,穿着黑色镂空蕾丝裙外罩黑胶透明雨衣,脚蹬黑雨靴,浓密的黑睫毛挂着细细密密的水珠,这是她没戴帽子的缘故。雨水晕开了眼妆,搞得脸上淌满了黑色的雨水,偏还咧着嘴笑,搞得整个人神经兮兮的,过往行人皆敬而远之,一副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迅速瞟她一眼然后加速离开。她笑着走向我,然后挨着我坐下,趁着她雨衣上的水还没滴到我身上,我迅速跟她隔开一个位子坐。是以,她两边的位子都滴满了雨水,只她一人在中间坐得舒服。

 

“人怎么还没有到齐?”不,不是这个女生,是另一个声音,男的,充满磁性,有一丝丝性感的声音。说到这里,你一定认为此男有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容貌,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然而,不用回头我都知道此男拥有一张平平无奇的脸,戴着一副平平无奇的眼镜,留着平平无奇的寸头,穿着平平无奇的校服。哦,应该还带着一本奇奇怪怪的书,今天带的应该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不过,我从来都没看过他翻开过这些奇奇怪怪的书。

“双胞胎还没到。”我回了他一句。“这两个人总是神出鬼没。”的的确确,这两个家伙,要么比我们都早到,要不比我们都迟到,但是又一定会到。

“真受不了他们。”黑衣女孩难得开一次口。说完我们又安静下来等人。


 

述梦(二)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远处的两个手电筒晃得我眼睛疼,晃得眼镜男的眼镜反光,黑衣女孩还是闭着眼睛,不过是站着。我们早就被门卫赶出来了,只站在校门口的躲雨的走廊。那两把手电筒靠近了,一男一女,脸色发白带着一丝病态,却都生的俊美,脸上挂着讪讪的笑,男的开口说:“我们回去给手电筒充电了,待会怕没电了。”女的则是跟着点头。

“好像是很充分的理由,但是如果你们早点到,我们是用不上你们的手电筒的”我无情的拆穿。我刚说完,一男一女就冲上来解开我环抱的胳膊,一人抱一边开始撒娇:“小斯小斯,别生气嘛,我们只是喜欢手电筒照着我们讲故事嘛。”

“上次你们还说喜欢在落日的余晖下讲故事.......”眼镜男再次无情拆穿。

“呦,今天晴晴是黑色......”双胞胎状似惊讶地转移话题。

“好了,开始。”黑晴晴粗暴打断。

  

于是,我们几个开始围成一个圆圈,双胞胎双双拿着手电筒照着下巴,白色的天花板上放大了两人长长的睫毛,一时很有恐怖片的氛围。黑晴晴歪嘴一笑,我们就知道一定是个恐怖的梦。

“我梦到我爸了”晴晴如是说,我心里悄悄叹了口气。“他在一个精神病医院里上班,是个大夫来的。你们知道吧,精神病院都是一些疯疯癫癫的人。”我们点头如捣蒜,晴晴亮黑的眼睛环视了我们一圈,接着说“我梦里的那个医院里有一个特别麻烦的女病人,我的爸爸很头疼。因为这个疯婆子居然怀孕了,精神病病人怎么能怀孕呢?生下小疯子怎么办?我爸爸很头疼地跟其他医师商量,那几个医师也觉得很苦恼。他们就在那个女人的面前讨论。那是一个纯白的房间,白色的床上躺着一个黑头发的大肚子女人,白色的窗帘被风吹得哗啦啦响,白色的光从窗外面透了进来照在这群白色大褂们的秃顶上,阳光里的尘埃在秃顶们的头上打转。最后他们决定让疯女人的孩子流产。就在流产手术的那天晚上,医院里突然着火了,火势迅速蔓延,熊熊火焰,铺天盖地,冲天火光之上,一名婴儿从火焰里升腾而起,浮在了半空中。最后,梦境一切换,医院全部都被烧了,烧得面目全非,所有的人都死了包括我那个精神病大夫爸爸,只有那个婴儿活了下来,人们都说这场大火就是婴儿的复仇。”晴晴顿了顿,长舒一口气,“怎么样啊这个梦?”

“一般”眼镜男推了推他的眼睛,如是说。“我来讲一个我的吧,保证精彩绝伦!”

我有预感,一定是平平无奇。

 

述梦(三)


“我的梦可不像你的那么野蛮恐怖。”眼镜男特意看了一眼黑晴晴,黑晴晴冲他翻了个大白眼,黑眼珠都翻上去了,只剩个白眼球,怪恐怖的。“我梦见自己住进了一个农庄,农庄里养了许许多多的小动物,猪啦牛啦,鸡啦,那个农庄是我爸爸妈妈开的。可是很奇怪,他们却一起不见了。我就非常着急,一个一个去问那些小动物。你们猜,小动物是怎么说?”

“怎么说?”双胞胎举着手电筒异口同声问。

“怎么说?他们当然不会说话啦,笨蛋!哈哈哈哈哈”双胞胎同步把手电照向眼镜男以示不满,眼镜男嘴里碎念“对不起对不起,”双胞胎齐刷刷把手电移开“好了,继续。其实我没有问小动物我爸爸去哪里了,可是很奇怪,它们的目光是投向一处的。我很好奇就顺着它们的目光望去,除了蜿蜒不尽的山丘和白茫茫的天际,什么也看不见。等我回过神来,小动物们已经在我前头排成一队往那个方向去了。我急忙跟上去,害怕他们走丢。我想把它们抓回农场里,可是我却追不上它们,我只得一直一直地跑,梦里一会儿白天,一会儿黑夜,一会儿雨天,一会儿晴天,一会儿夏天,一会儿冬天。路是没有尽头,我只有一直一直跑,才能追得上那些小动物。”眼镜男推了推眼镜,接着道:“其实,爸妈在不在那个方向,我不知道,这不重要。小动物不要走丢就行了,是吧?”眼镜男末了突然发问,我们沉默了,思考着这个问题。

 

“没错,你这个梦有意思。”黑晴晴突然说道

“果然是平平无奇。”我接了一句,大家哄堂大笑。“双胞胎继续吧,别浪费时间了”

  

述梦(四)


“我们的梦可是最最神奇了!是关于恐龙的!”妹妹说完,以一种非常自豪的眼神环视了我们一圈,见我们没有给出反应,哥哥清了清嗓子,补充道:“是关于霸王龙的!”大家还是没有反应,

“哇哦~然后呢?”我十分敷衍地解围。“然后啊,还得从头说起。”哥哥很感激我的解围,眨巴着眼睛朝我抛了个媚眼。收到来自一名四年级小男生的媚眼,我不禁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我们家新建了一个房子,不,准确的来说那个房子已经建成有一年的时间了。我和妹妹都很喜欢这个新房子。它有一个前院,一个后院,是个两层小平房。”

“对啊对啊,那个小平房前院走出去就是一条小河,河水很浅很脏,所以我们修了一座小桥。那天是个早上,我和哥哥走出前门,看到小桥边上有一条扁担在那里悬着。我就想要把它拿上来,手指一碰到扁担,你们猜怎么了?”妹妹兴冲冲地问道。

“扁担变成恐龙了?”我,晴晴,眼镜男异口同声。

“!!!”双胞胎的表情变得很惊恐“你们怎么知道?”哥哥发问。

我们统一的翻了个白眼,晴晴摆了摆手,示意继续。

“对,你们说的没错,扁担在妹妹的手指下变成了一头霸王龙,硕大无比的霸王龙,一只脚就可以踩碎我们的房子。霸王龙嘶吼了一声,下一秒就把视线放在了我和妹妹身上。而我们则是紧张地看着我们的新房子,突然,我们看到我们房子的后院变成了一座原始森林。咳咳咳...”说到激动处,哥哥激烈地咳嗽起来。我一边帮着他顺气,一边从他的兜里掏出喷雾给他。

“然后,我们就决定把恐龙从侧面引到后院去。”妹妹接口道

“你慢点说。”晴晴提醒道,妹妹却瞪了她一眼,晴晴并不在意。“因为要保护新家,我和哥哥决定将恐龙引向后院,嗯..准确来说应该是原始森林。哥哥牵着我,我俩先向着侧翼狂奔,那恐龙立马就跟着过来了,那恐龙走得贼快,不一会就追到我们屁股后面了。情急之下,我和哥哥一个飞跃,在空中旋转360度后稳稳地落在了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接着几个跃步,我们就非常灵活地穿梭在树林间,我告诉你们,那恐龙可笨了,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哈,我先笑会儿.......咳咳咳...”还没笑完的妹妹就先咳起来了,缓过来的哥哥着急地递上喷雾给妹妹,刚伸出去的手立马被妹妹“啪”打掉。哥哥愣住了。我连忙捡起来,“逞什么能呢?!”晴晴呵斥道。妹妹此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但是却拼命捂住自己的口鼻,眼镜男已经强行掰开妹妹用手捂住的口鼻,我马上拿着喷雾凑近妹妹的口鼻,奋力摁了好几下。奈何妹妹一直犟着。“不要胡闹!”哥哥大声吼道,声音之大让人忘了他刚刚还是个病人。“你陪陪我,陪陪我,好不好?”哥哥的语气近乎哀求。妹妹眼角泛着泪花,这才渐渐努力地接受喷雾的安抚。

过了好一会儿,妹妹才缓过来了,大家都松了口气。“各位,”妹妹突然开口“你们刚才手忙脚乱的样子真的好好笑哦~跟霸王龙一样好笑....

“得了,您可别再笑了!”晴晴立马说道。

妹妹顿了一下,眨了眨满是泪花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我保证。”哥哥抬手揉了揉妹妹的头发,“你能这样想最好。”

“哥,你这样,我会长不高的。”妹妹搬走哥哥的手,以示抗议。大家都笑了。

“喂,你们的梦还讲不啦?”晴晴发问。

“结局就是,我和哥哥把恐龙引进原始森林,然后恐龙就在森林里迷路啦。我和哥哥就回家啦!”妹妹说了个大团圆结局。

“切,真没意思!”眼镜男鄙视道。

 

述梦(五)


“甭管有意思没意思了,最后还是来听听我的梦吧!”

“闭嘴!你的最没意思!”众人难得异口同声,我颇不服气,“我昨晚可是梦见了我到了天庭”

“然后在天庭里错过了玉皇大帝,遇见了来串门的上帝,”晴晴突然打断,说完很酷地转身就走,还不忘挥挥手。

“上帝还跟你说了一句话”眼镜男冲我挑了下眉,就屁颠屁颠地向晴晴的方向去了

“会有天使替我来爱你~们!!!”双胞胎来了个统一响亮的结尾,也携手而去,手电筒照亮了雨夜的路。

就剩下我一个人,朝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傻笑。“切,真没意思!”

 

 

我静静地发了一会呆,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呜~晚上十一点了。

“小斯!!!”远处传来熟悉的中年男女的声音,一道暖黄色的灯光透过雨夜穿了过来“就知道你还在这瞎玩!”女人的喊叫声由远及近,我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他们都回去了吧?”中年男子问道

“是的呢,爸爸。”我乖巧回答

“那还不快上车,回家啦!”女人在车里喊道。

“好嘞!”我愉快地应着。

  


责任编辑:汤炎忠
上一篇: 柏舟 回到列表
下一篇: 书中自有颜如玉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