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稿酬单像雪花片一样飞来”

时间:2019-01-16 10:52:18     作者:王晓娜      浏览:3622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

   应该是九岁,小学四年级的麦假(五六月份,农村因为收割麦子而放的假期),我坐在爷爷家那棵一百来岁的枣树下,倚着青石板桌子,读一篇游记散文。作者和题目都不记得了,唯记得那文章里的一句话,大意是作者长久旅行在外,想起家里的邮箱即将被邮件塞满,作者不无忧伤地说:“每个月,稿酬单像雪花片一样飞来……”

从此,这句话,连同那话里话外轻描淡写的忧伤,尤其是那藏也藏不住的炫耀,和着那个晌午从斑驳枝影间瑟瑟下落的枣花的芳香,一起在我心里住了下来。这话是有香味儿的。我常常想,作者应该是个女性,一年四季都戴着各种各样漂亮的帽子,穿青草绿色的格纹长裙,行走四方,偶尔停下来写作。她是倚在火车窗边看树影花姿一闪而过的那个,是光着脚丫踩过篱笆去摘草莓的那个,是迎着落日走进镜头和画作里的那个。我希望我可以是她。我希望我也可以眼含秋意,“忧伤”地吐出那句话,稿酬单像雪花片一样飞来。是的,稿酬单像雪花片一样飞来,我每天在心里默念这句话好多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兀自陶醉,仿佛她的香味儿正扑鼻而来。所以,从我九岁的那个夏月开始,我便开始幻想有一天,可以用稿酬养活自己,幻想着这么一件美丽浪漫的事情可以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这个冬天,已经和当年那张青石板桌子隔了太久的时光,那棵和曾祖父同岁的枣树,也被家人砍掉,摆到妹妹开的咖啡厅,做了布景,据说很有格调,风情至极,引得顾客竞相拍照。我也早离了做梦的年纪,只是会在某个清晨的街头,会在这个四季不分明的南方城市里,忽然忆起漫天飞雪的风情,想起凛冽北风的气味。我偶尔也写作,但不再对“稿酬单像雪花片一样飞来”这件事心怀盲目的神往。

因为随着年岁和阅历渐长,我开始觉悟,所谓写作,梦想中曾以为它是一个优雅的动作,是美妙的灵感,走近了才发现它更是阅读和岁月的积累,是一种习惯,这个习惯关乎脑力和体力,后者甚或更紧要。我有时为了赶一篇约稿,“废寝忘食”地写至凌晨,蓬头垢面和黑眼圈是常态,睡眼惺忪和颈椎病也是常态,身体因为长期熬夜也越来越病弱。我越来越羡慕那些精力充沛的人,恨不得一天能有48个小时,抱怨父母怎么就没有给我一个好身体,用以扛得住“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辛劳呢!

几个月前回河南老家,年近九十岁的外婆拉着我的手问,你平时工作,是握笔杆子的吧?得到我的亲口确认后,老人家竟然激动得眼含热泪。我这才意识到,在老一辈人的心里,握笔杆工作便意味着摆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的命运,是真正的“吃公家饭”的人了。其实,外婆哪里知道,钢笔正在被鼠标、键盘和更为先进的现代化工具所取代,就像我梦想中的像雪花片一样飞舞的稿酬单,也逐渐被微信支付、银行转账等更为便捷的稿酬发放方式所取代,一个时代悄然谢幕。可不管怎样,写作在老百姓心中的分量不会变,知识不会,文明更不会。

在看不见雪的南国的冬天,偶感阴冷,我便中了毒般怀念豫地的冬天,怀念梦想稿酬单像雪花片般飞舞的童年,雪花片落入泥土,散发着经年的况味儿。我幻想青春和时间可以从泥土里生长出来,如浪漫风情的雪花,铺满我前行的路。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