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小说·故事·奇幻

警服

时间:2019-04-23 09:19:01     作者:五柳风      浏览:2326   评论:0    来源:青年作家

警服 


我第一次接到电话报警说李老局长家有人闹事是二零零四年的事了,那时我刚刚调到泽西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当一名普通巡逻警。

带班的王副主任名字叫王智勇。在单位上班的,只要有点头衔,都不会直呼其名,这是个不成文的规矩。为这称呼一事王副主任就劝导我说,小五,你趁年轻好好干,将来也当个所长、副局长之类的,不为别的,叫起来总要好听点吧。你到四五十岁还没有一官半职,人家怎么称呼你?直接叫你五柳风还是老五?叫的人别扭,你听着也窝囊。初听这话,我觉得很好笑,几年之后我觉得有些道理,人活在世上不就活个面子吗?于是依他的叮嘱努力给自己挣了个职位,这是后话。接警后我赶紧向王副主任汇报警情,王副主任嘴上嘟囔,不要说,准又是王小先。王小先是谁?我试问一句。先出警,回头慢慢说,可惜了,还是本家。王副主任说这话的时候轻轻摇了摇头,似有许多无奈。

烈日当头,云彩被晒瘫在天空一动不动。王小先头上戴顶大红帽,帽啄老长老长,像不耐热的狗伸出的又脏又长的舌头。他手上拿根木棒,像我们手上拿的橡皮警棍一般长,一般粗。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李老局长紧闭的窗门,嘴里嘟囔着他自己都听不清的话。小心他戳你,他这有点问题。王副主任眼睛盯着王小先,手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我顿时紧张起来,橡皮警棍被抓得吱吱响。

看见我们穿一身警服前来,王小先停下手上动作,用一种很轻蔑的口气说,又叫公安的来。叫公安来能解决问题吗?你们是要把我关起来吗?来,把我铐上!他一边说一边把双手伸出来,右手拿的那根木棒也没扔掉。

小先,你莫激动,我们就是过来看看怎么回事。王智勇很温和地回答他。

老东西,老不死的东西!王小先忿忿地说。见我们没有采取很威严的执法方式,王小先再次用木棒敲打铁质防护窗栏,只是这动静没一点蔡琴歌声里的温柔与美感。出来,出来!怎么不出来?你不是怕了我吧。

算了,小先。你都找了无数回了,有用吗?王副主任柔声劝说。

不行,我要他给我个说法。我错了吗,把我害成这样,我要他赔!我要让他不得安生!王小先圆睁双目,面色狰狞。嘣嘣嘣地继续奋力敲打。室内没一点声音,周边其他居户没有声音,连停在竹篙上的几只麻雀都没有声音。我也没有任何声音,只是握紧手中的警棍,两腿一前一后叉开,上身稍稍前倾,摆出一副准备格斗的架势。

想打架?别看你年轻,不一定打得过我。王小先拿木棒指了指我,他哆哆嗦嗦说这话的时候听得出外强中干的味道。我没有吱声,再次打量了一下他一米八多的个头。虽然有点瘦,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壮,不可小觑。真比划起来,我也不一定稳操胜券。敌不动,我不动,打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暗中对自己说道。王小先见我没理会他,又操起木棒继续敲打,嘴上恢复了听不清的嘟囔。

没人在家,你敲破了都不会理你。王副主任说道。

不在家,哪去了,躲我是吧,呵呵呵,你也有这种日子。王小先说这话的时候,面上洋溢着得意的笑,他认为这个回合他赢了。是啊,人生如棋,之前输的太惨,总得搬回一局弥补颜面吧。

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吧,我中饭都没地方解决。王小先发泄一通后静下手上的动作,眼巴巴地望着王副主任,那语气那眼神让我感觉心尖一颤。

哪能让你饿着呢?我这有点零钱,你拿去买点饭吃。小五,你身上带钱了吗,给点他。王副主任见警情缓解,迅速借梯子下楼。我们于是掏荷包,掏了上身掏下身,还把荷包兜往外翻,示意他就这么多。加起来几十块由王副主任递给他。王小先撇着嘴说,公安都这么穷?

你以为呢?可以了,再说你常打扰,不是在这,就是去别的地方,我哪有许多给你呢?

王小先接过钱,没说谢谢之类的话,看完王副主任后又看我,似乎要记住我的样子。把钱揣进裤兜,整了整大红帽,夹起木棒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你跟他很熟?望着王小先离去的背影,我问王副主任。

他曾经也是个警察。王副主任回答。

 

王小先第一次去大航山派出所报到的时候,演绎了一段评书中经常出现的英雄救美的经典桥段。

那天他从县公安局政工科拿到去大航山派出所上班的报到证,意气风发地坐上了公共汽车,颠簸了近两小时,才站在了大航山乡的街道上。心情好,沿途都是风景,颠簸亦是锻炼。人生第一站就这啦!王小先客气地打听并轻快地踏上去派出所的路径,兴奋地像只春天里的小燕子。他穿行到乡供销社不远处,突然看见前方一个年轻的姑娘哭哭啼啼,三五个小青年围着她起哄,不停地叫大嫂,其中一瘦高个还拉着姑娘的手不让她走,嬉皮笑脸的,活脱一副高衙内遇见林娘子的模样。王小先一看这阵势知道是小流氓在调戏姑娘。这还得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岂容此等宵小之徒猖狂!王小先放下行李,大吼一声,不准动,我是派出所的!一众混混比镇关西见了鲁提辖还怂,一下都没比划就吓得立即做鸟兽散。

王小先再见瘦高个的时候是在当晚所长为他们举行的接风宴上。说他们一词是因为同一天王智勇也来到大航山派出所报到。这个时候的王智勇就跟二零零四年的我一样是个普通民警,还不是副主任,所以我只能直呼其名。接风宴是乡供销社安排的。乡供销社主任主动到派出所给所长道喜,说来了两新民警,派出所增加了有生力量,一定要祝贺一下。所长把供销社主任肩膀一拍说,还是于主任懂我,好,恭敬不如从命!

酒量就是能力,放开喝,看你两小子能力如何。所长抓起李渡酒给在座的一人一瓶。两小时后,所长倒了,主任倒了,王智勇也倒了,其他在座的也都纷纷醉倒,只有王小先和瘦高个仍我自岿然不动。王哥,我真佩服你,英雄,海量!我叫于大坤,日里我和一帮兄弟就是和曾红玉闹着玩。曾红玉,就是你英雄救美的那女孩,她单身,我也单身,我就是追她,没想到她那么大反应,王哥你千万别把我当流氓。王小先没有阻止瘦高个叫自己王哥,而是打着饱嗝斜着眼睛看了对方半天,回了句,你酒量蛮大的。从那夜起他记住了这个瘦高个叫于大坤,是供销社主任的亲弟弟,那个姑娘叫曾红玉。

几天后,王小先同王智勇说起了他上班第一天的英雄壮举,期待着王智勇的赞许,不料王智勇冒出一句,说不定那夜的接风宴是于大坤叫他哥哥安排的。王小先撇着嘴说怎么可能呢,你也太会想了。王智勇说,你还是离他远点的好,我看他不像是什么好鸟。

 

酒量就是能力,所长说的这话在王小先身上算是应验了。王小先酒量大,能力也很突出,无论是治安纠纷还是刑事案件,他都能手到擒来。王智勇在业务这一块对王小先很是佩服。全乡方圆180平方公里范围,11个行政村,79个重点人口他三年间靠一辆破自行车摸得滚瓜烂熟,闭上眼他都能把每个村子里的治安状况说得一清二楚。为此所长没少在局领导那里表扬他,三年来的所先进个人也全票给了他。

这一天所长在所务会上布置了一个任务。他说,最近我所辖区内赌博盛行,有人组织“推牌九”,输赢很大,都举报到县局去了。县局领导很重视,要我们所摸准情况,掌握为首人员名单和参赌地点好一网打尽。所长布置时特地点了王小先的名,说他情况熟、底数明,一定要发挥好特情耳目作用,争取拿下这次县局交办的任务。

王小先会后立马找到了于大坤,要他三天内摸清情况。于大坤第一句话问有这个不?他抬起右手,大拇指与食指相互搓了搓。王小先明白他的意思,说,这个自然,按规矩场面款的百分之十。于大坤把胸脯一拍说包在我身上!王小先说你凭什么这样牛?于大坤说这大航山乡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这赌博为头的是县城里来的,他知道我在大航山是号人物,叫我为他组织人员,安排地点,我怎么能不知道?顿了顿,于大坤接着说,我到时安排一个兄弟放哨,你们摸岗会很顺利,不会惊动那些赌博的。到点你们抓人时,记得盯住我,我会紧紧跟着那为头的,他往哪跑,我就往哪跑,我往哪跑,你就往哪追,追得上追不上就看你的本事了。王小先说你他妈的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于大坤说这看着有好处的事,总得让我先捞一笔吧。你现在找到我,我决定反水,和你一起为民除害!

几天后,赌博案成功告破,王小先撩起大脚丫子把那为头的撵出十几里山路,最后累瘫在地上任由王小先铐上拽回。于大坤事后跑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交了二百元罚款,但带回了一千块的信息费。

王小先因为居功至伟被县局领导口头表扬,刑侦的来要他,治安的也来要他,连内保看守的都加入了抢人行列。所长一概推却,这个好苗子我得培养好做接班人呢。李局长说,那你就留着吧,你年纪也大了,是得准备个接班的,要不下次调整时给他安排个副所长吧。

所长把县局准备提拔王小先做副所长的消息透露给了王小先,王小先立马把消息透露给了王智勇和于大坤。当晚于大坤决定请王小先吃饭以示祝贺。王小先要王智勇同去,王智勇说我得回家,你知道我刚结婚。这周末所长和你值班,你请所长一起去咯。王小先说所长肯定不会去的,他不大喜欢于大坤。你不去,算了,曾红玉也懒得叫了,她去肯定要管我喝酒,没劲,我要和于大坤喝个痛快!

我真的要提醒你,喝酒别太使劲,于大坤真不是什么好鸟,你不要和他称兄道弟。你这人就是太直,太容易相信人。王智勇说,马上就要结婚的人了,别老惦记着酒,多惦记惦记你那对象。

 

要和王小先结婚的姑娘就是曾红玉。曾红玉从第一眼见到王小先时就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好感。那供销社街道上的一声怒吼,似声炸雷惊走了泼皮无赖,也惊动了她18岁的少女情怀。从那时起,想的、念的、盼的、激动的、害羞的、猫挠的统统来了。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我得找他去,要是他没有谈恋爱,凭我这副模样,不信征服不了他。

曾红玉以咨询户籍证明怎么开的理由来到了派出所。王智勇这时已经接手了户籍内勤工作。他答复了曾红玉不是问题的问题之后,看她半天没有走的意思,就问,你还有事吗?曾红玉支支吾吾说,你们所那新来的大高个叫什么?王智勇脑袋立马就转了过来,你是曾红玉吧?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我们又没见过?曾红玉一下子怔住了。

我猜的。你找王小先吧,他昨夜和于大坤两人一起对瓶吹,喝多了,还没起来。——要不我叫他?王智勇试探着补了一句,见曾红玉依然没有走的意思,他迅速起身到房间叫醒了王小先。

王小先迷迷糊糊地站在房门口问,哪个找我?

我,记得吗?曾红玉把脸一扬,脆生生的甩过去一句。

哦,你是——王小先敲了敲脑袋,努力地回想那个记忆按了暂停键的名字。依他的年纪本不应这么迟钝的,都是酒精惹的祸。

我叫曾红玉,那天你救了我的,忘了?曾红玉一脸难过状。

事记得,名字一下子没想起,于大坤说起过,酒喝多了,呵呵。王小先憨笑着解释。

我就是想当面说声谢谢。真的,谢谢你!曾红玉鞠了一躬,深情的盯了王小先几秒,欢迎以后来我家玩。然后红着脸像只蝴蝶飞出了派出所。

王智勇捅了捅王小先,怎么样?人家姑娘看上你了,我觉得不错耶,你觉得呢?

是不错,刚洗的头发真香。王小先眯起眼,使劲地抽了两下鼻子。

此后曾红玉来派出所的次数越发多了起来,接着王小先开始回访,回访到她单位,到她家,到花前月下。三年间王智勇也随同出访过几次她家,所长出访过,连王小先从未出过村庄的父母也出访过。双方家长在证婚人所长的主持下把婚事定在了腊月初八。

 

王智勇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返回大航山派出所的路上。已经三年了,他身上还有明显的军人作风,走起路来两手甩开檫着肥大的警裤欻欻作响。他钟情这种声响,迷恋这种声响。男人就该行如风、坐如钟、站如松,软软哒哒的还叫男人吗?从新婚后,只要周末不值班他都要赶回县城的家,家里除了爹妈还有娇妻。二十多年来从没碰过女人的他一旦尝了禁果,就像大烟鬼子离不了烟枪一样,他觉得那活越做越有劲,越做越带味。这三晚他把娇妻又侍弄了几回,他认为这是世上最快活的事情了,没有之一。王小先就是个傻蛋,现成的有得弄他都不弄,说非要等到新婚那一晚,好像这一晚行房破处才对得起祖制。他这么想着,洋溢着一脸笑就进了派出所。他的笑在踏进所长办公室那一霎跑得比傅红雪的刀还快。所长脸死阴着,鱼眼睛鼓出老高。这氛围像瘟疫一样迅速传染了他,他情绪一下子跌落谷底,想找个话题打破尴尬。所长,小先呢?他低声问。不要提小先,这个所里以后谁都不准再提王小先!所长咆哮起来,比景阳冈的猛虎声音还让人魂飞魄散,王智勇掉头箭一般地射出门。

小先清早被抓了,县公安局从武警调了几名战士来大航山派出所从所长眼皮底下带走了王小先。王智勇从炊事员的嘴里听到这个消息。小先怎么了?不清楚,好像和于大坤有关系。于大坤呢?昨夜就被抓了。为么事?不知道,你问所长咯,他最清楚。我问你个头!王智勇狠狠地瞪了炊事员一眼,作势欲打。

王智勇躺在自己的木板床上,头脑里像钵浆糊。他弄不懂好好的一个派出所民警怎么就被抓了,前几天不还说要提拔他做副所长吗?这个房间平时就是他二王的办公室兼卧室,对面那张空床,被子凌乱的堆在靠墙角的床那头,像个受惊吓的孩子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倚靠在墙左右九十度伸展开的宽厚的臂膀里。对于弱者来说,角落往往就是安全的屏障。床单向下斜斜坠去一大片,比乍起的风吹拂的池水还要皱、还要乱、还要脏,露出挨墙铺在木板上的灰黄色棉絮和一张曾红玉的黑白照片。不会是从被窝里拽出来的吧?他眼前闪过几名武警战士如狼似虎扑向醉酒熟睡牛一般壮实的王小先,三下五除二反背铐上。猛然惊醒的王小先大声喊所长,而早接到电话,在电话里被李局长训得晕晕乎乎的所长站在房门口只是涨红着脸说,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王智勇觉得还躺在床上是个错误,好像不一会也会有武警战士来和他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他感到恐惧极了。最起码站起来我还可以挣扎两下吧。他这样想着就翻起身,把王小先的被子叠整齐,床单铺抻抖,照片塞回枕头底下,他觉得他应该去问问曾红玉知不知道这件事了。

 

照片是曾红玉和王小先交往没多久曾红玉主动给王小先的,并要求王小先放在枕头底下。说照片放在床上,那个地盘就归她统辖了。我的地盘我做主,实际上她也成功完成了对王小先的确权管理工作。

王智勇找到曾红玉单位的时候她不在,单位人说没上班,请病假了。王智勇追到她家,曾红玉躺在床上没起来。叫了几声曾红玉后,她才歪歪倒倒地爬起来,见面第一件事就是哭,撕心裂肺地哭,好像只有哭才是她此刻唯一该做的事,也是唯一会做的事,更是唯一想做的事。到底怎么回事啊?王智勇问。都是那天杀的于大坤害的,曾红玉答道。王智勇蹦了起来,所长早就说了,不要跟社会上人走太近,哪天被拖下水了都不知道,他就不听,说是兄弟,什么狗屁兄弟,我呸!顿了顿,王智勇继续追问,于大坤怎么害的他呀?曾红玉抽抽噎噎说,昨夜于大坤来所里请所长和他吃饭,说什么王小先要提副所长,恭贺一下。

不对,不对,于大坤应该是——大前夜叫小先吃饭,当时小先还叫我一起,我是不值班要回家就没去,怎么是昨夜呢?王智勇急乎乎地插了一句。时间错,那事件肯定是错的。事件错那就是谣言了,谣言止于智者。王智勇一时间还有点办理案件中突然发现了疑点的激动。

鬼晓得,可能于大坤他哥哥临时把他拉到县城有事耽误了吧。反正是昨夜请吃的饭。所长说不去,王小先却五迷三道的跟着于大坤走了。你说这个人傻不傻,所长不去吃的饭,他竟屁颠屁颠的跑得一卵子劲。要你会吗?这个缺筋少弦的家伙,该当有事啊。五个人喝了六瓶李渡高粱,能不多吗?酒一上头,于大坤就王哥长王哥短的叫个不停,说什么王哥虎背熊腰,勇冠三军,今天是副所长,明天就是所长大人了,于某人等一定鞍前马后惟其马首是瞻。你看看,人家从头到尾就没说他聪明二字,拐着弯骂他,他还当是表扬,跟人家哥兄老弟,亲热得不得了。我真是瞎了眼,看上了这么个愣货!

不要这么说,小先他是实在人,为人热情讲义气。王智勇一旁劝着。曾红玉继而抽抽噎噎地说,还是你会说话,王小先要是有一半像你也不至于傻到那般田地。那于大坤趁酒兴找王小先借警服穿,说,警服就是屌,大航乡男人见了怕,女人见了爱。我也想穿着显摆一下。就一夜,穿着去泡泡妞,看能不能立竿见影,水到渠成。你知道我一开始是追曾红玉的,现在曾红玉成了大嫂,自然不能动念头了,但大航山还有美女,我最近看中了一个,差那么一点就可以追到手,你就帮帮忙好不好,我的亲哥。王小先一听于大坤借警服是为了泡妞,好像自己得到曾红玉还有愧于于大坤似的,当即桌子一拍,兄弟,这个忙我可以帮、一定帮!随手就脱下上身警服给于大坤,让他去实验功效。好,这一脱,还能穿得上身吗?那泼出去的水能收得回来吗,我问你?

于大坤不是穿着警服强奸了人家吧?王智勇头皮一炸。

没有,这小子他穿着这身衣服跑到林管站那拦木材了,以为外地人好唬,想发横财。“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这倒卖木材的家伙是有来路的,人家丢了一车木材会善罢甘休吗?后来告公安参与抢劫,一个电话摇到县公安局,当夜就把于大坤抓了。今天清早又把王小先抓了。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拐子说的,于大坤请吃饭时拐子也在,但跑去林管站拦木材,拐子推说肚子痛,溜掉了。是他跟我说的,不然我怎么知道。十个拐子九个怪,可惜王小先连个拐子都不如。

 

于大坤的案子定性了是抢劫。他是主犯,王小先是从犯。案子一个月没到就判了。于大坤死刑,立即执行,其他三个一起参与的无期,王小先判了十五年。上头对这个案子批了六个字:从重、从严、从快。比起古代女子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还要上纲上线。王小先从派出所喊冤喊到公安局,从公安局喊到看守所,从看守所喊到检察院,从检察院喊到法院,从法院喊到监狱劳改农场,但都于事无补。一天到夜嘴上话不断,像个现代版的祥林嫂,见到每一个都反复说:我真是冤枉的,我就借件警服给兄弟穿去泡妞,怎么说我是参与抢劫呢?你说说,我冤不冤?他一直把于大坤当兄弟,今生是兄弟,来生还是兄弟,即使阴阳相隔了也是兄弟。说的多了,那些人就烦,一烦就揍他。为此在看守所和监狱他没少挨揍,几次死去活来,尽管他身高一米八二,体壮如牛,毕竟好汉架不住人多。

王智勇找到所长,说这样判有点过,王小先毕竟没有任何犯罪的动机与实施行为,只是醉酒错借了警服,大不了叫他警察别当了。火焰山过不了,能怪孙悟空借错了扇子吗?还不是铁扇公主太狡猾,玩阴的?所长再次怒吼,你以为我没说吗?我说的有用吗?我听谁的?李局长听谁的?不都要服从组织,服从于方针政策吗?谁叫他赶上了!你这是打的什么卵比方,说谁是孙悟空,我看他猪八戒都不是,猪脑子,猪都不如!

翌日,所长向县局递交了一份长长的书面检讨,历数如何没有管好班子,带好队伍;如何安全防范意识不强,被奸人钻了空子;如何没有大局意识,只知道站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看问题,小农观念还没有丢弃;如何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没有改造好,不能看清国家形势,把握不准方针政策等等,并且带头保证做到以下几点:

一,彻查辖区内隐藏的违法犯罪分子,一经发现,从重从严从快处理,绝不姑息;

二,杜绝和社会上没有单位,没有正当职业的人一起吃饭喝酒扯淡;

三,决不和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称兄道弟;

四,决不外借警服。

所长这份书面检讨的落款时间是一九八三年十一月。

十年后,王小先出狱,瘦成了竹竿。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曾红玉,问她要孩子。曾红玉说哪来的孩子。王小先坚持说有,出事前一夜他们明明做了事,并且是曾红玉一再鼓励的结果。说都定婚了,生米已经成了熟饭,木已成舟,我生是王家的人,死是王家的鬼还能变么?早做是做,晚做还是做,为什么现在不做?并主动扒光衣服,彻底露出白花花的一团。王小先一想也是,我都要当副所长了,还这样怂,岂不让人笑话。再说我上的是自己的老婆又不是别人的老婆,怕什么?人家干革命是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我这有条件都不上,对得起我王氏祖先吗?一咬牙王小先扒光自己就骑了上去。既然骑了就应该有孩子的,别人的孩子不都是骑出来的么,为什么我们没有?有!我能要吗?一个人带他我活不下去;大着肚子,带个拖油瓶嫁人我丢不起那人。你进去了,不到一个月,就你宣判的那天,我决定也给自己做回法官,孩子拿掉,婚约解除。你要孩子,去医院茅坑里捞吧。曾红玉哭得昏天黑地,死去活来。王小先万万没想到自己十年前被刑事诉讼的同时还被附带民事诉讼了。听说孩子拿掉扔在了茅坑,他像狼一样嗷了一嗓子就背了过去,醒来后从此就有点头脑不清醒了。

以上故事是王副主任在出警回来后跟我说的,我听了整整一上午。王智勇的最后总结陈词是这样的:所以说啊,当警察千万不要和社会上的人称兄道弟,人家不就是图你手上那点执法权力,犯事时图你网开一面?你要脱了警服试试,人家理你个卵。另外,千万别借警服给别人穿,警服如妻子,概不外借!我点头之后问道,所长那份书面检讨是你写的吧?王智勇把眼睛瞪成了一元硬币,说,你怎么知道的?

 

二零零七年,王副主任调乡下派出所任所长去了,我接替了他的岗位。共事三年来我和王副主任这一班出过七八回王小先的警,不是在李老局长家,就是信访局、县委县政府、人大政协等地,除李老局长家之外的其他地方我们基本上是充当了接访员的角色。每次都看到他戴着那顶帽啄老长老长的大红帽,手中拿根木棒,这好像成了他的标签,专利产品,或是护身符。如金字塔之于埃及,四大发明之于中国,九阴白骨爪之于梅超风,《我的太阳》之于帕瓦罗蒂,睹物知人,见人思物。除了有人搭讪他口齿清楚,声音洪亮外,其余时候都是一个人嘟嘟囔囔,不知所云。每次他总是先拿木棒比划,虚张声势,后来又找单位上的人要钱吃饭,金额多少不限、不嫌,不像单位领导考量工作定指标数,他也永远不可能做上领导给单位来定指标数了。一开始大家同情他的遭遇也给点钱给他,但几次三番,大家就有点怨言了,政府不能解决的事,靠我们发这点慈悲有用吗?他再去就没人给钱了,不给钱王小先赖着不走时就报警。

“常举刀,少砍人”,苏某人说这话的时候估计是怕有一天刀会落在自己的头上,所以摆出一副“教育为主,惩处为辅”的姿态。“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毕竟我们的革命同志绝大部分是好样的,犯点事教育教育就足够了,何必挥刀杀人呢?人杀多了,谁来继续革命工作呀?王小先估计是从垃圾池的废弃报纸上看到这句话,他忠实地践行了这一指导思想,并自己功能升级变成“常举刀,不砍人”。不管到哪里上访他从不打人,只要钱,但我上任副主任没多久他却打了,这好像和他信守的理念背道而驰。

作为王小先刀俎下的第一块鱼肉也是唯一一块鱼肉是信访局新来的小胡。小胡是从乡下抽调上来跟班学习的。那天王小先为中饭打定主意去信访局解决,尽管现在难度越来越大,但再大难度也得去,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但这天恰好市领导要来信访局视察工作,王小先不合时宜地戴着大红帽出现了。他照惯例舞动木棒咿咿呀呀,要信访局给他恢复工作,恢复名誉,解决住房,解决李老局长等一大堆要求。小胡想在市领导来之前把王小先赶走,就推他出门。王小先一看小胡手上了他的身就更是虚张声势,中饭还没着落呢,怎么能就这样走呢?这个小伙子谁呀,怎么不懂规矩,不走程序呢?他一虚张声势,小胡手上劲就更大,嘴上还加了一句“你神经病吧”。这一句彻底伤害了王小先脆弱的心灵,也唤醒了他时来时不来的神经。他操起那根维护他最后尊严的木棒朝小胡头上挥去,朝一桌的办公用品挥去,朝地上的开水瓶、垃圾篓挥去,像孙悟空来了泼性,在凌霄殿上把如意金箍棒一顿好使,舞得一个酣畅淋漓。我带值班民警赶到的时候,小胡头破血流正要去医院。孙悟空也被如来收了,两手被向后拧起,两名信访同志一左一右地各抓一条胳膊。三个人一起耕牛一般的大喘气,同频共振。

王小先被我带回去交给派出所处理,当天被送到市五院诊神经去了,而那个小胡听说被放回原地去了,但医药费是信访局报销的。

 

王小先从精神病院回来后不久我也随王副主任的路数下乡当所长了,近十年都没打过照面。只是偶尔听起人家说他比以前更差了,好像除了神经之外还有别的病,依然没有工作,没有住房,没有老婆。他白天总是一步步地丈量这个熟悉的小县城每条街道,只有到晚上才找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倒头昏昏地睡去。别的城市他也不去,也不知道去,也不想去。生是泽西人,死亦泽西鬼,这辈子算是离不开泽西了。

一天,我走在回家的街道上,一个身影出现在前方不远处,带顶帽啄老长老长的大红帽,手中拿根木棒,嘴上依然嘟嘟囔囔,大热天还穿着又脏又破的黑棉袄。看身形是更消瘦了,看背影是明显的佝偻了。垃圾桶他去搜一番,泔水桶他也去捞一把。王小先!我心里叫了一声,但只有自己的心才听得到。意尔康的售货员热情地对我叫到,新到的皮鞋,要不要进来试试?老庙黄金的迎宾小姐甜甜地冲我微笑,有新款首饰,要不要看看?服装店里贴着大大的粉红告示,好消息,优惠大酬宾,买五百送一百似乎也在诱惑我掏出口袋里的钞票。水果摊主向我问好,熟悉的小车主朝我摁喇叭,我点头或微笑一一予以回应,眼睛却始终盯着王小先孤寂而缓慢行走的身影。

您回来了!濒湖小区门卫一声客气的招呼转移了我的注意,我回应一声“嗯”之后,无意识低头看见自己一身警服,我立定了,毕恭毕敬地整理下着装,一拐弯进了小区的大门,那里有我幸福的家。

这一天是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号。

 

(郑重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文中涉及“拐子”一说是出于曾红玉的口,人物形象需要,绝无不尊重身体有缺陷人之说。)


责任编辑:青年作协
上一篇: 蒹葭 回到列表
下一篇: 美女田蓉蓉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