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小说·故事·奇幻

小说·故事·奇幻

  • 单车恋人

    中学的时候,他家迁居到她家的隔壁,就这样他成了她的邻居。渐渐地她们相识了,她总是喜欢坐他的单车后面,上学看沿途的风景。偶尔她也会搂着他像对幸福的情侣似的,让温暖洒满心房。(插图来源于网络)上高中的时候,她依然坐在他的单车后面,此时的她已经长得娉婷婀娜,宛如出水芙蓉,令人心生羡慕了。他因为有她的陪衬,他的单车后面成为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面对那些羡慕的眼神,他觉得十分自豪,同时他也十分珍惜身边的她。上大学了,他以高分考上了名牌大学,但是他为了她依然放弃自己美好的前途而选择和她在一所普通大学。他认为爱情是值得牺牲的。但是她并不知道,骑单车的男孩一直暗恋着她,她傻傻地认为他只是把她当作妹妹一样照顾、呵护着。当她喜欢上另一个男孩向他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时,他的心里如同针扎一样,心也跟着碎了。大学毕业后,大家陆陆续续出去工作了,她再也不用坐他的单车上学了。她靠自己的美丽和智慧在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身边当了秘书。很快,她便买了车子和房子,她也成了老板身边的小情人。然而他却依然骑着单车上班,只是单车后面少了一个人而已。当她怀孕的时候,老板又跟另一个比她年轻的女人好上了,只给她留下了一栋豪华的别墅,让她一个人寂寞生活着。她看着眼前偌大的空屋子,泪水涌了出来,她才开始后悔,也才想到从初中到大学骑单车送她上学的那个男孩,她才惦记着他的好。她终于鼓起勇气打了一个电话给他,向他哭诉了自己的遭遇和痛苦。他十分同情她的遭遇,其实他也在盼望她能回到他的身边。于是,他按捺不住他这么多年的相思之苦,在电话里头说出了他的内心故事。他对她深情地说,我爱你,你爱过我吗?他想至少拒绝也比放不下重负好。没想到电话那头,她像婴儿一样哭了,她说,爱。她还问他,你现在还可以接受我吗?他说,可以。不久,她把别墅卖掉来到了他的城市,两个人办起了一家小工厂。她问他,上班的时候她还能坐在他的单车后面吗?他幸福地说,可以。就这样,上班她还是像上学一样坐在他的单车后面。每天早上,这辆单车上的恋人自然也成了这座城市里的另一道风景。

    2016-03-23 18:08:43 作者:榕树落叶
    • 0
    • 6315
  • 娟娟的梦想

    蜎蜎十岁住在大山岭的一个村庄里,她上学要绕到山脚下的学校读书,每天她都自己做好两顿饭带上学校吃,尽管上学来回一天要走30多公里路,但是她一点也不觉得累。甚至每个周末清晨天刚刚蒙亮,蜎蜎就要走到大山里帮妈妈干农活。蜎蜎知道她是个女孩,在家排名老二,生活在农村里,按照风俗习惯她肯定没弟弟受宠,一般女孩也是没什么上学机会,所以对于上学的蜎蜎,她觉得她很幸运。蜎蜎每当想到爸妈在日晒雨淋中干农活的样子,她心里都默默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在城镇买一套漂亮的房子送给他们,让他们安享晚年。然而事事不近人意,在那个漫天落叶凋零的季节,蜎蜎的爸爸周详却突发怪病,在干完农活回家的路上摔在了地上,双脚不停地狂斗,身子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最终在县人民医院确诊为多发病硬化脱髓翘疾病,医生说目前国内对多发病治疗仍在探索之中。蜎蜎的爸爸周详得知他得的是绝症,但他并不偏袒三姐弟对他的妻子说,心洁,你一定要三姐弟继续读书,他们都很优秀,都是我们的好孩子。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葬送他们的前途,我会永远祝福你和孩子的。自从爸爸住院后,蜎蜎就变得更加坚强了。蜎蜎每天五点钟就起来洗衣服,然后挑水到园子里浇菜,还做好饭菜给妈妈和弟弟吃。因为蜎蜎知道,自从爸爸住院了以后,生活的担子就落在了妈妈的身上。妈妈为了三姐弟承包了山下公路的打扫路段,尽管每个月只有400块微薄的收入,而且还要走一个小时下山,但她觉得能为三个孩子做点什么,即使再苦再累,那也是值得的。蜎蜎上学的时候看到有些有钱人家的女孩穿着好看的新衣服,头上扎着漂亮的蝴蝶结,她就打心眼里羡慕她们,但是蜎蜎知道她是贫穷家的孩子,她和她们是无法比拟的。有时候蜎蜎的衣服烂了,她就自己找针线缝好,有时候没钱买作业本,她宁愿帮妈妈一起扫公路要点零花钱,或者沿着学校的小路走2小时到镇上捡垃圾卖,她也绝不会向她的同学借钱。其实蜎蜎的妈妈也有顾虑:在她打扫的公路上车流量大,车速快,更加是转弯处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如果她哪天不幸车祸了,她们姐弟三人就没人管了。蜎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要帮妈妈减轻负担。蜎蜎并不嫌弃她的家庭,相反更加体谅妈妈的用心良苦,所以蜎蜎想到了缀学让姐姐和弟弟继续读书,然后她在家包揽所有的家务,这样妈妈就可以放心在外面打工挣钱养家了。而且家务忙完,蜎蜎也可以到镇上找个临时的工作帮人家搬搬货挣点柴米油盐什么的。可是蜎蜎的妈妈不肯同意蜎蜎的想法,她一直遵照她丈夫的嘱咐: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有次蜎蜎在帮妈妈干农活的时候,她在日记中写道:妈妈,我其实不想你为了我们姐弟三人那么辛苦,你可以卖了我,我已经长大了,而且什么活我都会干。我姐姐没我活泼,眼睛的视力不好,记性也不好,卖了姐姐怎么找回来啊。还有弟弟太小,做事又懒,受苦的时间肯定没我多,我读的书也比他多,所以卖了我,我肯定能找回来。周末每当同龄的玩伴还在院坝里做着游戏,蜎蜎就和弟弟各自带着铁锹来到山后的半亩地里帮妈妈挖水田,移植稻秧。蜎蜎曾经有过美好的梦想,但是因为爸爸的怪病黯淡了,但是她并不气馁,她总是不服输地告诉自己:并不是女孩子就成就不了事业,如果哪天我没有了上学的机会,我也一定会让姐姐和弟弟把书读下去,我不能让她们像我一样丧失了飞翔的翅膀,我上大学的愿望如果能在她们的身上实现,那我也觉得此生无憾了。生活是自私的,它并不会觉得你可怜就同情你。由于蜎蜎的妈妈每天起早贪黑在潮湿寒冷的大山岭干活,她妈妈渐渐患上了骨质风湿病,有时候她妈妈关节疼痛得不能下地干活,所以只能卧床不起。这样蜎蜎妈妈不能工作,家里的一切经济来源都切断了,年小的蜎蜎一再强调妈妈卖掉自己,但是她妈妈一直不同意。蜎蜎16岁的姐姐婷婷在县城读高二,成绩一直排名全校年级三十名以内,原本婷婷打算读完高二就直接参加高考,报考交通师专的。她想,如果考取能够早些毕业就能帮助爸爸治病供弟妹读书了,但她妈妈没有同意婷婷的想法。当婷婷得知10岁的妹妹一直劝妈妈卖掉她来减轻家里的生活负担和救生患罕见怪病的爸爸时,原本一直表现得很坚强的婷婷,终于忍不住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尽管她一直忍着忍着没有让眼泪滚出来,旁人还是感到这位16岁的少女内心极度的纠结、痛苦与无奈……不过现实是个魔鬼,他教会了人如何残忍。眼看着爸爸每天需要不少的医疗费,妈妈又经常卧床不起,弟弟才读三年级,姐姐成绩又那么出色而且面临高考,所以蜎蜎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她知道她是这个家唯一的顶梁柱了,所以她要肩负起这个家庭的重担,用谎言浇灌姐弟的梦想之花。有一天蜎蜎从大山岭的家里走了出来,桌子上留下了这么一封信:妈妈,请原谅蜎蜎您这个不孝的女儿,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家出走去找工作了,我知道我很自私没能告诉您一下,但我也知道您是不会同意我缀学的。每当我看到您为这个家,为了我们三姐弟日夜操劳的时候,我内心总是告诉自己,我长大懂事了,我已经学会照顾自己了。其实妈妈您知道吗?我虽然是个女孩,但是我也很想一直读书,可是我不希望姐姐大学的梦想支离破碎,我也不希望弟弟以后是个文盲,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娶不到媳妇,我更不希望,爸爸的心愿之花,全部凋零。遗憾我也不比姐姐大点,那样我能嫁个好人家的话,咱家的生活就不用担忧的。不过妈妈您放心,我什么都会做,走到哪里都不怕没有工作,也不怕会饿死,这次就当您卖了我吧。但愿爸爸、妈妈的病赶快好起来,也许我上学的梦想还能再延续下去……                                                          蜎蜎  

    2016-03-20 23:53:08 作者:榕树落叶
    • 0
    • 6280
  • 滴水藏海

    滴水藏海作者:榕树落叶第一滴水珠的伟大梦想      早上,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阳光还很弱,洒在河岸边的芋头叶上,三滴水珠被照耀得熠熠生辉,像颗珍珠。他们看着自己的美丽,非常高兴却也在叹息。     “太阳出来了,我们会很快蒸发掉的。”第一滴水珠说。     “生命如此短暂,但美丽过一次已经足矣。”第二滴水珠说。     “既然我们活着就要活得有意义,死也要死得有意义啊!”第三滴水珠说。“怎样才算有意义呢?”两滴水珠异口同声问。 “不知道。”第三滴水珠陷入沉默。这时第一滴水珠想出了一个好方法,他说:“不如我们掉到河里吧。这样阳光就奈何不了我们,而且我们还可以顺流直下,一路游玩和欣赏大自然的美丽风光。这不是很有意义吗?”两滴水珠点点头。“不过我觉得还是有点遗憾,我们在水里不会死,为什么不游去大海,去看看它的辽阔、壮观呢?”第二滴水珠顺便说了一句。他们觉得第二滴水珠说得很有道理,去看海的确是件最有意义的事情。“我们行动吧。” 第三滴水珠跳进了河里。第一,第二滴水珠也陆续跳下来。在水里他们三个顽皮的孩子,有时打水仗,有时你追我赶,有时侃侃而谈,有时翻跟斗比赛,顺着岸边的浓浓春意,他们脸上也染上了青春的光彩。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了。由于没出过远门,经过一番周折后第二滴水感觉很累了。到了一个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的地方,第二滴水已经深深地爱上了那里,再加上他的疲惫,他乞求他们在这里歇会。他们答应了。当他们该起程的时候,第二滴水珠却躺在一根伸到河里的树枝上,闭目养神了。“我们该起程了,这离海还很远呢。”两兄弟催促他说。可第二滴水珠谢绝他们俩的好意说:“这里太美了,是我所向往的理想住处。去大海那么远,你们不觉得累吗?何况你们能保证一路上不会遇到意外吗?我决定留在这里度过我一生宝贵而又短暂的生命。”听了第二滴水珠的话,其实第三滴水珠也很喜欢这里的。无奈“一山不能藏二虎”,他们继续前行了。他们来到了一个悬崖上,水像瀑布一样落到下面,溅起十几米高的水花,悬崖很陡,很斜。第三滴水珠看了,心冰凉冰凉的,他害怕地对第一滴水珠说:“我们回去吧,在原来那个地方真好,现在我很后悔,掉下去的话,可想而知了。”在第一滴水珠的眼里,“一个人绝对不可在遇到危险的威胁时,背过身去试图逃避。若是这样做,只会是危险加倍,但是如果立刻面对它,毫不退缩,危险便会减半。决不逃避任何事情,决不!”。他鼓励第三滴水珠说:“放心吧,我们这么轻一定会没事的,别往外想。”第三滴水珠还是游到岸边的水藻上黏着,不敢顺流而下。“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不是说过,要活就要活得有意义,要死也要死得有意义吗?”在第一滴水珠的劝说下,他们俩闭上眼睛,一起顺水掉了下去。当他们醒来时,发现自己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这里的大自然奇观美不胜收。山,奇峰罗列,怪石嶙峋,形态各一;水,清澈见底,晶莹透亮——“好美哦!”第三滴水珠欣喜若狂,恋恋不舍。“我们走吧,不要被假象所迷惑,后面还有更美丽的世界在等我们欣赏呢!”第一滴水珠好心劝说他不要放弃。“谢谢!这是我所向往有意义的生活。我想,虽然自己不会死得那么有意义,但是也不要活得太累。有青山绿水的陪伴,那也是我人生的最大幸福。我决定适可而止。祝你一路顺风!”第三滴水珠说。“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你若说服自己,告诉自己可以做到某事,假使这事是可能的,你便做到,不论它有多艰难。相反,你老是认为连最简单的事也无能为力,你就不能办到,而鼹鼠丘对你而言,也变成不可高攀的高山。’不要放弃,相信我们一定会到达大海的彼岸的。”第一滴水珠又劝他说。“人各有志,做自己生命中的主人最好。” 第三滴水珠说完,便去寻找自己心爱的暖窝了。无奈,第一滴水珠踽踽而行,继续上路。一路上,第一滴水珠经历过了许多接踵而来的挫折和磨难,但是他并没有被困难吓倒,他总是一直前进。因为第一滴水珠坚信:世界上没有人能真正帮到你,只有你才是自己的救星。看开点是好的,阳光总在风雨后,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如果他说放弃了,那他还对得起他们吗?还对得起自己吗?无论他那里的地理条件怎样陡峭,环境怎样恶劣,第一滴水珠,他都表现得很勇敢。他被大雨淋过,被洪水冲过,被太阳晒过,可他并没有被不可能吓倒过。因为面临最后关头时,没有那件事情比害怕自己可笑失败表现得更可笑的了。而且第一滴水珠始终相信,成功的彼岸,就是大海的终点。……终于有一天,第一滴水珠实现了他平生最伟大的梦想——他看见了如此辽阔,如此美丽的大海。不过他也为第二,第三滴水珠感到遗憾:他们目光太短浅了,大海上的无限风光,他们是永远无法欣赏的。读到最后,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那怕向前迈出一步,坚持自己梦想,总有一天你会到达成功的彼岸。

    2016-03-20 23:49:12 作者:榕树落叶
    • 0
    • 6258
  • 借书人

    “十万!”“二十万!”“二十五万!”偌大的拍卖场里叫价声此起彼伏,随着价格的不断抬高,肖林额上的汗珠也争先恐后的淌下,有一滴晶莹悬在他的睫毛上,颤颤悠悠,他却浑然不觉。还要喊价吗?这已经远远超过它的价值了吧。不买,可是要看它再次流失?肖林挣扎着,汗湿的手在笔挺的裤腿上攥出突兀的湿痕。“二十五万一次!”放弃吧。放弃吧。这个价钱实在太高了。这么多年的积蓄,难道就要花在这本书上?“二十五万两次!”痴缠他多年的那双眸子又出现了。没有情绪,只是淡淡地,在每个午夜时分,半梦半醒间,凝视着他,眼底是不见底的深潭。“三十万!”肖林用力闭了闭眼,狠狠咬牙出声,那一滴悬在睫毛的汗滴缓慢坠地,在寂静的会场上似乎能听到它碎裂的声音。肖林浑身哆嗦着站起,大声地重复:“三……三十万。”“这位先生出三十万,还有没有人想要竞价呢?三十万一次,三十万两次,三十万三次。成交!”小锤敲打在桌,声响清脆,肖林失了气力,颓坐在椅,眼底却难掩倾家荡产的疯狂和不悔的快意。十年前。正值下班高峰,繁华的都市车水马龙,四面涌来的声响是高温煎炸下的花生表皮,发出不绝于耳的碎裂声。谁知只一转弯,所有的吵杂便都失了声响,于是这条小巷便安静地躺在这座城市的深处,阳光懒懒散散地显出些轮廓,躺在陈暗的青石板路上乘凉,肖林一脚踩上去,仿佛能听到阳光吱呀吱呀发出生命的躁动。一些不知名的苔藓盘踞了大半个墙面耀武扬威,吐着舌头流出贪婪的口水,整条小巷蔓延着冰凉的湿意。多方打听才来到这里的肖林有些踌躇,他来回挪步,脚尖似乎要在地上磨出洞来,但还是冒着满身的湿冷,继续前进。步行直至巷尾,肖林终于看到一扇小门,木雕的花纹,悄无声息地融在黑暗里。他欣喜地小跑几步,握上门把。甫一开门,一阵烟雾便扑头盖脸地袭来,刺鼻的烟草味呛得肖林剧烈地咳嗽起来。随手抹去眼角因剧烈咳嗽呛出的眼泪,他这才能朦胧辨出屋内的摆设——一张三条腿的旧椅,一位看起来年过半百的阿伯和他手里仍在不断制造烟雾的老式烟斗。“请问……额,听说这里有免费、免费出借图书是吧?最近有好多地方的书店都倒闭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年轻的肖林腼腆发问,语无伦次,心里有一只小鼓在咚咚作响,眼睛小心翼翼地看向老人,却对上那双在以后的岁月里始终缠绕着他的双眼,历尽沧桑的淡然,洞彻人心。“你随意。”老人打量肖林两眼,又捧着一本书边看边啪嗒啪嗒地抽起烟来。烟雾渺渺中,肖林这才放心地打量起来。一摞摞线状书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人高的陈暗书柜上,页脚泛着昏黄,肖林仿佛能闻到那些书籍在岁月里陈晾的墨香,宁静致远。单手抚上那些书装订的线条,想像里面不同的景致,像是弹奏家抚摸在每一个琴键上,期待奏出美妙的音乐。肖林兴奋地涨红了脸。“这些书真的是免费出借么?”“嗯。”“什么时候要还呢?”“你随意。”难道不怕人不还么?肖林抿抿唇,有一丝疑惑。但那么多书在静候着他,他着实忍不住,静心挑选起来。天似乎暗的很快,肖林站起身锤了锤早已麻痹的双腿,这才发现夜幕四合,油灯点燃摇曳出整座屋子的明明灭灭,于是只好抱着书心满意足却又依依不舍地走了。临出门,他回头一望,老人那双眼睛依旧平静无波。辗转的多年时光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幻觉,肖林捧着公文包里的书在面目全非的城市里多方打听,终于再次站在那条小巷的入口,他一眼望去,除了他头上乌丝花白,一切似乎再没变化,他沉浸在时光交错的恍惚里,这种恍惚一直持续到他又站在那间小屋里。老人清明的眸子望着他,烟雾里他和十年前的他重叠在一起,为挑选一本书而专注的神情,抚摸每一本书脉络的热情,待夜幕四合才带着欣喜缓慢离开的心情一点一滴地流淌回他自十年前就干涸的庞大器官。“我……我来还书了。”肖林哽咽,眼睛早已泛红。时隔十年的复杂心绪在这一刻都得到了报偿。老人只微微地点了点头。前一刻肖林还在和蛋炒饭的老板争论蛋炒饭的价钱,他觉得只要不加鸡蛋,这炒饭就该便宜一半,老板大声地呵斥,用各种污秽的词语将他骂了个遍,于是他只能灰头土脸、腹中空空地溜走。回出租屋去?不行,今天是交房租的日子,房东阿姨一定等在门口。那能去哪?肖林摸摸口袋,好么,身无分文。于是只好正坐在路灯下,让那本借来的书静静地躺在他的膝上,忘了周围,埋头其中。年久失修的路灯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行将就木,勉强地发出微弱的光芒,他也不理,此刻他是一名耐心绝佳的父亲,亲切地抚摸着手中的书本,为彼此遭遇而欣喜若狂。全神贯注的他并未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天啊,这可是唐时孤本啊!”肖林被男子的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书啪嗒一声掉到地上,发出疼痛的响声。肖林还未反应过来,中年男子便飞快地拾起地上的书,仔细观察,神情疯狂,喃喃低语:“真是唐时孤本,天啊,这得值多少钱啊。”“我来还书了。”肖林红着眼重复。“书看完了吗?”老人问,一阵吞云吐雾。“没有”肖林低着头,望不见神情,“我曾把它卖了。”“哦?”老人从椅子上支起身,深深地吸上一口烟,似乎终于被这个话题勾起了兴趣。唐时孤本。肖林默念,声音回荡在脑海里,荡起无休止的涟漪。尽管他再三说明书本是他向别人借的,但中年男子的名片还是塞在了肖林手中,上面的镀金大字着了火似的烫红了他的眼。如果卖了这本书……可这并不是他的书!那又如何,那老人并不认识你。可我爱这本书,这并不是钱可以衡量的!可是你连房租都要交不起了,卖了它你可以买更多喜爱的书,你不必遮遮掩掩地借书而害怕他人嘲笑的眼神,你可以……肖林的脑海里有两个人在打架,那些卖书的念头疯狂蔓延,其中一个他被五花大绑,挣扎无力。肖林叹了口气,不是说书籍是人类共同的朋友么?朋友不是不能用钱买到的么?若是如此,他为何会在这里像个幼稚孩童一般问出十万个为什么?瞧,这又是个问句。肖林伸手再度把刚整理好的头发拨得凌乱无比。“我那时很穷,也很困惑。但我还是卖了它。”肖林想说很多,我实在走投无路,空空如也的口袋、胃和尊严压迫着他,他是多么不情愿,多么痛苦难耐,在那么长地岁月里辗转煎熬……可是他发现这两句话就可以概括所有。或许人生可笑的就是这一点,有一些背叛,对当事人来说都是整个宇宙的不得已,可在别人看来这也许只是一粒芝麻,你还要陈芝麻烂谷子地倒腾。可不管怎样,说出来,肖林还是感觉到了解脱。“我始终记得你的眼睛,在每个午夜梦回,静静地,深不可测地,望着我,折磨得我辗转反侧。即便后来我有很多钱,买了很多书,可是每当我翻阅,你那双眼,无时不在,让我无法静心。我寻找多年,今天总算找回这本书,也算对你有个交代。”肖林紧着眉头,事业的成功并没有消去锁在眉间的阴郁。“那不是我。”老人伸伸懒腰,平静作答。“不是你那是谁。”肖林被老人满不在乎的模样激怒了。“或许是那本被你卖了的书。”老人耸肩,好似随意猜测。肖林没了言语。是那本书?是那本书。在他杂念丛生的心里望出来。“你有那么多书,要是卖掉几本,你就不必居住在这么小的巷子里,你可以有自己的书店,拥有更多书,或是把书捐赠给博物馆,也许会被更好地保存着。”肖林心烦意乱,急速发问,想从其中找出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或许也是给他自己。“书不就是用来品读的吗?”肖林哑口无言。   “你现在看完那本书了吗?”   “没有,我急着来还。”   “那你拿回去好好看完。”  片刻后,肖林缓慢地从屋里踱出来,靠在墙边闭着眼呆立半晌。随后他大步迈开,神情轻松愉快。这本书接下来的情节是怎样的呢?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午后的阳光洗涮了整条小巷,阴暗不再。阳光明媚处,望见已要走出小巷的肖林,那分明还是十年前的的少年,乌黑而柔软的短发随着愉悦的步伐飞扬,那本时隔多年的书,被他捧在怀里,最接近心脏的地方。 

    2016-03-17 15:31:36 作者:
    • 0
    • 6311
  • 远方(二)

    二上了大巴,受了阿丫的启迪的我靠着窗看着我放在膝上的半瓶海水。恐怕这一别,就无法再次与阿丫相见了吧?“我可以坐这儿吗?”“可以。”说着我回头一瞥,“你怎么会在我们团的车上啊!”我瞪着阿丫——刚刚还在叹息分离,可是我现在又碰到她了。不对啊,什么“又碰到她”,根本就是是她粘过来了好吧!阿丫眯缝着眼:“你难道不知道西藏的背包客都喜欢搭顺风车吗?”她得意地说,“我打算搭你们一路的顺风车!”我不服气:“我们交了团费的诶,而你一分钱不用就可以跟我们走,凭什么?”阿丫鄙夷地看着我:“抠门。我不吃团饭不住团安排的旅馆不需要导游还付了50块车费,你行吗?”我弱弱地转过头,看风景。其实阿丫还挺漂亮的:黑褐色的齐肩短发,精致的五官,不浓妆艳抹,不花枝招展,她穿着藏族风格的长裙,戴着的草帽上有几朵花,脚上的铃铛叮叮响着。她就像一朵牡丹花。“相比牡丹,我更喜欢白莲。”我咕哝着。不料阿丫戳了戳我:“你是说我吗?”我惊诧地回头,“从小到大别人老说我像牡丹,可是我喜欢向日葵。”“简单啊。”我淡淡地看着她,“太阳在哪,你就把你那张脸转到哪。”阿丫笑嘻嘻的:“我的梦就是太阳,所以我现在在这儿。”“什么意思?”我不解。“我的梦就是旅行啊。我一直很喜欢走遍天下的那种感觉,所以我翘家出来喽。”阿丫解释道,“不过,想要实现这个梦,真的好难呢。”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参观了各式博物馆,阿丫就趁那时候跑到博物馆门口等大街上卖唱。她的歌声清清淡淡,让人不自觉地想留步听完。这歌声饱含故事,让人想探求。阿丫在唱歌的同时,会自己弹吉他伴奏。每次我从博物馆出来,都会看到阿丫捧着一堆零钱自豪地向我炫耀。“这才是真正的旅行啊。”阿丫感叹,“像你那样只是走马观花,我这样才能融入其中。”想想也有道理。我偷偷地和导游商量,退了回家的机票。我打算,跟着阿丫走完这个假期,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2016-03-14 00:44:55 作者:我叫墨某人
    • 0
    • 6297
  • 远方(一)

    一放假了。我带着行囊,跟团去了西藏。我在雅鲁藏布大峡谷徒步,在林芝摄影,最后来到了天蓝水蓝的纳木错。纳木错海拔高,团里有几个人没撑住买了几瓶氧气。我看了看价钱:“这里的氧气瓶可比云南的便宜太多了!这儿的饰品应该都比别的地方便宜吧。”这时候一个人闪了出来:“喂喂,别傻啦,纳木错啥都要钱,东西都特别贵!”我抬头,一个头戴草帽、身着防晒服和牛仔裤、脚上系着小铃铛的女生莫名其妙地挡住了准备拿起饰品摊位上的手镯的我。我有点恼火:“我认识你吗?请你让开一下。”女生固执地不肯移开:“你不买我就走开。”我好气又好笑:“你是不是其它摊位的人?”“不是。”女生一瞪眼,“还买不买?”“阿丫,你又来啦?”摊主抬头,冲着女生气急败坏地喊,“没事别老影响我们生意!”阿丫顽皮地吐了吐舌头:“徐大妈,不带你这样坑人的。”我心中默默汗颜:现在是谁坑谁啊喂!你看徐大妈脸都黑了诶!“徐大妈,我今天就要走了。”阿丫正色道。徐大妈竟然不舍地走过来拉着阿丫的收:“阿丫,你别忘了回你家看看爸妈。虽然我不认识他们,但我也是为人母,知道当父母的感受!”“我会继续走下去,完成我的梦的。”阿丫轻轻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徐大妈。我百无聊赖地随手对着旁边一只可爱的小羊崽拍了张照,正准备查看照片,却被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个中年妇女和两个脸红彤彤的小孩围住了。“你拍了我们的羊,就要给钱!”妇女伸出红肿的手,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150块!”我真是欲哭无泪啊!还以为那羊是随便在路上走来走去的那种,结果踩到别人睡会设下的陷阱了!“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要给钱的... ...”150块一张照片,我还是做不到啊!小孩愤怒地跳着脚:“不给钱,就删掉!”“好好好我删我删!”我慌乱地删了照片,妇女生气地甩手走开,蹲在不远处,死死地盯着羊。我长舒了一口气,然而我回头看到的是小孩那失落的目光和干裂了的、粘着鼻涕的红彤彤的小脸。“孩子,这算是我给你们道歉的钱。”我一咬牙掏出了80块零钱,“买点好吃的去。”小孩迅速抢过钱,就像怕我反悔一样,一溜烟跑掉了。我无奈地摇摇头。蚝牛哞地叫着。“这么好心啊!”我回头,是阿丫。“没办法啊。”我叹了口气,数了数剩下的钱,“将来只能靠旅行团的饭活下去了,这些钱要用来带手信的。”阿丫白了我一眼:“你是白痴吗?手信这种东西,不需要金钱换来的才珍贵!比如用玻璃瓶装的海水、风、泥巴,用手机录下的歌声,美丽的照片……”“你写诗啊。说话这么文艺。”我那不客气的语气让我自己也感到吃惊。后来想想,阿丫是唯一一个让我在第一次见的人面前就如此活泼的人。

    2016-03-14 00:43:00 作者:我叫墨某人 来源:广东校园文学网
    • 0
    • 6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