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小说·故事·奇幻

小说·故事·奇幻

  • 程占功:长篇小说 《往事》第九章

     再说,那个壮汉骑摩托车带着宁丫丫越过清水河大桥,在山根间的土路上飞驰。驰出约十七八里地后,便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往一座很高的山峰上驶。这座山峰因其像一个耸立的玉米,被当地人称为“玉米峰”,海拔最少一千五百米。摩托蹿到半山腰,宁丫丫才发觉不对劲,便大叫:“大叔,路错了!” “别叫,你抱紧我的腰坐好就是了!”壮汉边说,边继续开着摩托快速往上蹿。 宁丫丫扭头往下看,如临万丈深渊,令她头晕目眩。 “大叔,你是什么人?要把我带往何处?”宁丫丫带着哭腔,大叫。 “咱们先到我家歇会儿。你再喊叫,别怪大叔对你不客气!”壮汉说着,继续开着摩托疯狂地往山峰上行驶。 宁丫丫这才觉得遇上了坏人,可以前从未遇过这种事,吓得她不知如何是好。但她很快意识到,若到了这个“大叔”家里,危险更大,后果难测。与其成为“大叔”的待宰羔羊,不如放手一搏,或许出现转机。于是,她强压内心恐惧,立即松开抱壮汉腰部的双手,闭上眼睛,转身跳了下去。 壮汉很快发觉后座上没有了宁丫丫,调转车头要去追寻,由于转弯太快,摩托失控,在滚落山崖的同时,壮汉的右脚被他用作捆扎宁丫丫大包的绳索套住,壮汉被摩托拽着亦掉了下去。 宁丫丫闭着眼睛跳下摩托,滚落山崖,由于山坡很陡,无法自已。在滚下几百米之后,一群觅草的羊救了她。 飞滚而下的宁丫丫,一连撞倒五只羊,被第六只羊挡在了灌木丛中。 这群羊的主人是祖孙俩,爷爷七十岁,姓山名汉,孙子八岁,叫山宝。祖孙俩见状,便赶到宁丫丫身边。 山汉惊讶地看着腮边有血躺在灌木簇旁的宁丫丫:“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儿,要寻短见?” “老爷爷,我不是寻短见。”宁丫丫泪流两行,哽咽着道,“我被坏人骗到山峰上,怕他害我,冒死跳了下来。” “坏人呢?”山汉又问。 “还在山上。” “会不会追下来?” “会。” “那咋办呀?”山汉惊叫。                               已载《中国作家网》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子邮箱cjyyl@sina.com联系            本文作者程占功,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2-02-13 00:20:47 作者:程占功
    • 0
    • 8946
  • 程占功:长篇小说 《往事》第八章

     进屋后,许沁将饭篮放到床头柜上,旋与宁丫丫分坐在两把木椅上。 竹青望着许沁,指着饭篮,有些局促地说:“为给我做病号饭,劳驾你请示领导,麻烦伙房大师傅,真让我过意不去。” “你快吃吧,别让饭凉了!”许沁把盛饭菜的碗碟一一端到距许沁较近的床头柜边,并从篮里拿出一双筷子送到他的手上。 竹青饿了,不再言语,不一会儿,将饭菜一扫而空。然后,他拿起碗碟筷,道:“二位,先坐坐,我去清洗一下。” “不用,不用。”许沁急忙制止,说,“我带回去洗就可以了。”旋看着竹青,“你的感冒好点没有?” “吃过热饭,感觉好多了。” 竹青望着许沁,“我真不知怎么感谢你。培训班结束后,我请二位到街上饭馆吃顿饭,好吗?” “不用了。”许沁说毕,又问,“小竹,你身边有没有感冒药?” “没有。”竹青回道,“我觉得,不用吃药,感冒也会好。” “我带的有。”宁丫丫对竹青说,“还是吃点药,好得快!” “你是电影院新来的吧,我好像以前没见过。”竹青这才正眼瞧她:中等个儿,两条不长的秀辫搭在肩后,柳叶眉下的双眼皮大眼睛明眸闪亮,楚楚动人;端端正正的鼻子,小巧玲珑的嘴唇,镶嵌在白里透红的鹅蛋脸上精致得体,天生一个美人儿。竹青被宁丫丫的漂亮惊呆了,心里叫道:“没见过仙子,仙女大概就是这个模样!” “她不是电影院的人,是我妹妹。”许沁指着宁丫丫,说,“她叫宁丫丫,是省城到咱县野猪滩村插队的知青。” “我妈妈和她妈妈是亲姐妹,我是许沁姐的两姨妹妹。”宁丫丫指着许沁对竹青笑了笑,道。 “噢,明白了。”竹青觉得不能老看这个美人儿,便将目光移向别处。 宁丫丫从衣袋掏出一个小塑料瓶,从瓶内倒出两粒小药丸放到竹青手上,道:“这是治感冒药,你用水服下,感冒就好的快一些。” 竹青很感动,便拎起暖壶给一个杯子加水,边说:“谢谢丫丫的药丸。药费多少,我该付钱。”说罢,将两粒药丸用水服下。 “你别客气,不要钱。”宁丫丫说毕,突然想起什么,又拿起那个小药瓶放到眼前看,旋大笑起来,对竹青叫道:“错了!你吃下去的是治‘月经不调’的药丸噢!” “什么?”竹青闻言脸色大变,冲宁丫丫吼道,“你竟然给我吃‘月经不调’的药?” “对不起,我忘记带的感冒药用完了!”宁丫丫嗫嚅道。 “我是男人,我可不想有月经!”气急败坏的竹青瞪着眼对宁丫丫说罢,对许沁挥挥手,“我得赶快找自来水龙头大量喝水,把‘月经不调’药吐出去!”说毕,冲出宿舍。 许沁哭笑不得。 宁丫丫狼狈不堪。                               已载《中国作家网》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子邮箱cjyyl@sina.com联系            本文作者程占功,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2-02-13 00:19:52 作者:程占功
    • 0
    • 8252
  • 程占功:长篇小说 《往事》第七章

     许沁家,厨房。 许沁和宁丫丫一起动手,不一会儿,炒好一碟鸡蛋西红柿,煮好一碗挂面。 “姐,你不是说,请示领导,叫电影院伙房做病号饭吗?”宁丫丫问。 “我说过就后悔了。”许沁笑道,“这点小事用得着请示领导吗?可是我给竹青说过了,若办不到,那不是让他觉得我不讲信用嘛。所以,干脆我们自己做好饭给他送去!”稍顿,又道,“你不是想认识他吗,你一会儿跟我一起去送饭,一块儿说说话,不就认识了!” “我们给他说,饭是我们做的吗?”宁丫丫问。 “他若不问是谁做的,就不说了。”许沁边往一个篮子里放盛菜盛面条的碟碗,边接着道,“若问,我回答就是了!” 竹青宿舍。 竹青从一个塑料袋中取出换洗的衣服,把湿透的衣衫衣裤脱掉装进塑料袋,将塑料袋放在床板底下,旋穿上干净的衣衫衣裤,又打了两个喷嚏,躺在床上,他自觉浑身酸软,很快就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与他同住的一个放映员走了进来,问道,“竹青,晚饭吃了没有?” 竹青醒了,迷迷糊糊地回道:“我想早点睡。” “噢,那你休息吧,我去跟几个哥们打扑克!”那放映员说毕,转身走出宿舍,随手将门关上。 竹青又打了一个喷嚏,继续躺着睡觉。 稍顿,许沁提着饭篮和宁丫丫来到竹青宿舍门前。 “小竹,病号饭送来了!”许沁叫道,旋用手轻轻敲门。 竹青再未睡着,他觉得浑身酸软,很不舒服,但也感到饿了。他没想到,电影院会给他做病号饭,听到许沁来送饭,内心好生感动。他跳下地穿上鞋子,将门打开,恭敬地望着许沁,连说:“谢谢,谢谢!”旋请她二人进屋。                               已载《中国作家网》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子邮箱cjyyl@sina.com联系            本文作者程占功,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2-02-13 00:18:46 作者:程占功
    • 0
    • 8934
  • 程占功:长篇小说 《往事》第六章

     前面说过,宁丫丫想认识竹青,可在这年年初县电影院举办第一次培训班期间却没找到机会。八月上旬,县电影院举办第二次培训班期间,她与竹青认识了,但闹得很不愉快。 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次培训班为期一周。每天上午,电影院负责技术培训的两个师傅,一个给放映员讲授放映机的维修和养护;一个给放映员讲授发电机的维修和养护。下午,放映员们在俩师傅手把手指导下,对放映机、发电机进行实机维修和养护的具体操作。 培训班进行到第三天,上午,俩师傅继续给放映员们讲课。下课时,一师傅对大家说,下午休息半天,大家可以自由活动。 这天下午,有的放映员去逛百货商场,有的去新华书店买书,有的去爬山,竹青喜欢画画,便去清水河岸边写生。 竹青站在岸边一簇灌木丛旁边,用铅笔在画板上给一位钓鱼的老头儿素描,老头儿发现了,并未拒绝,还对他友好地笑笑。素描即将画成,突然,上游不远处传来“救命,救命”的呼叫声。 距这里不到一百米的岸边,一个也在钓鱼的老头儿,鱼没钓着,自己却失足掉进水里。河水约两米深,老头儿不会游泳,嚇地连连呼救。 竹青和另外两个中年人闻声迅速赶到落水者水边。那两个人都在脱衣服准备下水施救;竹青连衣服也未脱,一个猛子扑进水中,很快抓住挣扎着快要沉下去的老头儿的一只胳膊。竹青没学过游泳,只是救人心切。就在竹青的体力快要不支时,另外两个脱去衣服的人先后跳进水中,将竹青和落水者救上岸。被救的老头儿无大碍,他上岸后连连吐了几口河水,在草丛上躺了一会儿,便站起回去了。 竹青上岸后也吐了几口水,他在草地上躺了一会儿,觉得体力稍稍恢复,便起来去找他的画板和铅笔,未找到。他想休息,便朝电影院招待所走去,快走到自己宿舍门前,遇上了许沁和宁丫丫。 “小竹,你的衣服怎么全湿了?”许沁上下打量着他。 “我去游泳了。”竹青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游泳,穿着衣服游泳?”宁丫丫惊呼。 “谁规定,穿衣服不可游泳?”竹青瞥了一眼宁丫丫,旋回了自己宿舍,随手关上门。 “小竹,你是不是感冒了?”许沁在宿舍外边,向里边叫道。 “可能有点吧。”竹青回道。 “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竹青说罢,又道,“过两天就好了。” “你晚饭吃了没有?” “我不饿。” “我跟领导请示一下,让伙房给你做点病号饭。过一会儿,给你送来。”许沁说毕,和宁丫丫走了。                                已载《中国作家网》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子邮箱cjyyl@sina.com联系            本文作者程占功,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2-02-13 00:17:42 作者:程占功
    • 0
    • 8935
  • 程占功:长篇小说 《往事》第五章

     青石镇距县城十五公里,与野猪滩相反,这个镇在县城北边,亦在大山深处。镇革委会和镇政府所在地在一座大山脚下,一个平展展的长方形平台上、依山跟修建的二三十间砖瓦平房整齐划一地排列一排,从左到右,分别是镇革委会主任、镇长、武装部长以及会计、教育专干、计生专干等职员的办公室(有些还兼做宿舍)。右边一间房是电影放映员的办公室和宿舍,边上的大房子是镇机关的伙房和饭厅。 房前宽敞的院子有好几个篮球场加起来那么大,没有围墙,大院边畔上矗立着许多高大的杨树,有些树上茂密的枝杈间还筑有鸟窝。 电影队办公室兼宿舍。 队长游信义打量着竹青带回来的装有电影胶片的几个铁盒,问:“都是些啥电影?” “京剧《红色娘子军》,故事片《英雄儿女》,还有三部译制片,一部是苏联的《列宁在十月》,另两部是朝鲜的《南江村妇女》和《卖花姑娘》。”竹青神情落寞,说罢,躺在自己床上,再不说话。 “小竹,我看你情绪不好,为什么不高兴?”游信义瞅着竹青。 “没有哇。”竹青咕哝道。 “是不是你没参加电影院灭火,尚主任批评你了?” “尚主任没批评我。”竹青坐起来,道,“我是因为拉肚子,才没顾上灭火。” 游信义叹口气,接着道:“你这次怎么弄的?先是感冒,后又拉肚子。现在还拉不拉了?” “不拉了。”竹青望着游信义,“你没去参加培训班,怎么啥都知道?” “我是关心你呀,就给电影院打了几个电话。” “谢谢队长!”竹青笑了笑。 “我说竹青,往后你别叫我队长,好不好?” “那叫什么呢?” “叫老游。” “我觉得叫‘老游’不好,‘老游’后边容易让人联想到‘条’字,一不留神叫成‘老油条’了!”竹青苦笑道。 “不管叫什么,反正不要叫队长。”游信义也笑了,接着道,“咱电影队就俩人,还分什么队长不队长!” “我若叫你‘大哥’,可你比我大二十岁;叫你大叔,可你显得很年轻。”竹青又笑道,“我觉得还是叫你队长,比较合适。” “好,好。那就随你叫吧。”游信义说罢,问道,“你看过《卖花姑娘》吗?” “没有。” “我没去过朝鲜,但从一些电影看出,朝鲜女孩儿天生水灵,天生漂亮。那卖花的姑娘肯定养眼噢!” “我听说这是一部让人洗眼的电影,队长,你先准备好擦泪的手绢,再看《卖花姑娘》啊!” “既如此,明晚给镇机关和镇中学一起放电影,就放《卖花姑娘》,你放我看,我倒要看看,这卖花姑娘能不能让我掉下眼泪!”游信义叫道。                                已载《中国作家网》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子邮箱cjyyl@sina.com联系            本文作者程占功,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2-02-13 00:16:41 作者:程占功
    • 0
    • 8900
  • 程占功:长篇小说 《往事》第四章

     红星县城所在地红星镇四面环山,一条清水河由西向东蜿蜒流淌。河宽约一公里,一座大桥横跨两岸,把不长的南北街道连在一起。地处北岸东西走向的城区主街道虽然狭窄,距离却很长,至少也有三公里。电影院坐落在县城东头,跨河大桥却在西头。 竹青尽管一路小跑,赶到北桥头时,已是八点四十五分。却没见到宁丫丫。他站定向南眺望,也无她的影子。竹青看看表,想起托许沁请假也只有一小时,他不敢耽搁,有些失落地掉转头往回赶。 红星电影院旁边一个小院,一辆银灰色面包车燃着熊熊大火,浓烟滚滚。电影院革委会尚主任一边握着灭火器朝面包车喷粉,一边指挥全院职工和二十多个放映员用各种方式灭火。 许沁闻讯赶到这里,也投入到灭火当中。她见尚主任握着灭火器对紧挨面包车的仓库紧张地喷粉,仓库门窗全部着火,黑烟弥漫,便觉得已没有必要替竹青请那一小时假,也再未提此事。她找到一个灭火器,也向着火点喷粉,不一会儿,火全被扑灭,银灰色面包车只剩一副铁架子,仓库门窗全被烧坏,所幸仓库里堆放的一摞一摞装着电影胶片的圆铁盒与众多电影放映设备、发电设备等器材都完好无损。 尚主任抹着黑乎乎的脸庞从仓库走出来,打个喷嚏,对打扫火灾现场的电影院职工和各电影队放映员说:“若不是灭火及时,仓库里的胶片和设备就会被烧毁,后果不堪设想。”他盯着司机,接着道,“你平时怎么保养车的?车是怎么着火的,你要做详细深刻的检查!” 司机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为救火,头发都烧焦了几簇,他扬起乌黑的脸,嗫嚅着咕哝道:“我约莫着车是自燃,自燃。” “我们要深刻汲取这次火灾教训,举一反三,电影院各部门、各电影队,要各负其责,寻找火灾隐患,发现问题,立即解决。坚决杜绝火灾再次发生。”尚主任说罢,稍顿,又道,“原定八点半的全县电影放映员培训班结业典礼,推迟到十点半,仍然在电影院会议室举行。大伙儿先回去洗洗,参加典礼的人员不要迟到。”                               已载《中国作家网》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与本文作者电子邮箱cjyyl@sina.com联系            本文作者程占功,退休前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2022-02-13 00:15:23 作者:程占功
    • 0
    • 8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