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校园文学网

首页 > 原创 > 小说·故事·奇幻

小说·故事·奇幻

  • 理想与现实

    理想与现实高速列车上,李想专心致志地描摹着精致的妆容,从眉毛到眼睛,从嘴唇到脸颊,一笔一画,一丝不苟。不仅仅是妆容,就连发型和衣服都是出门前精挑细选过的。为了这次见面李想可谓是煞费苦心,只为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心中的他看。妆已经化好了,现在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时间在这种时候总是过得异常缓慢。手指不耐烦的快速敲击着桌面,隔几分钟就看一次表,现在李想恨不能马上见到冼实。是的,冼实就是李想在网络上认识的男友。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的,于是李想便开始回想跟冼实相识相知的日子。最开始吸引李想的,是冼实那独一无二的嗓音。他的嗓音淳厚而沉稳,磁性而魅惑,如同珍藏多年的葡萄美酒,一听见便令人沉醉。后来,在李想的威逼利诱之下,冼实把自己的照片发过来了。一米八五的身高,削瘦却有型的身材,干净出尘的气质,成功俘获了李想的芳心。本以为看了照片就可以万事无虞,没曾想这个世界早已人心不古。于是,他们开始了交往。靠着一根纤薄的网线,他们建立了日益密切而甜蜜的联系。过两天便是冼实的生日,借着这个由头,冼实邀李想见面。列车进站,温柔的提示音惊醒了回忆中的李想。麻利的收起了花痴模式,李想收拾好行李跟着人流走出了列车。果然,一眼,李想就在人群中看见了印像中的男子。一米八五的身高,削瘦却有型的身材,干净出尘的气质,嗯~跟照片中简直一模一样,居然还戴了一副墨镜。不再想这么多,李想迅速扑过去抱住他,还甜甜地叫了声:“老公!”。被抱住的人身体明显一僵,他手忙脚乱地推开李想,急急忙忙的说:“姑娘,你认错人了吧?”唉~声音不对。“怎么?你不是冼实?”李想问,“不,不是......”“老婆,老婆,你怎么在这里?”帅哥的话还没有说完,耳畔就传来了熟悉而动听的男声。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听,李想满怀期待地回头。天哪!!!这谁啊?!蛤蟆脸,三角眼,一字眉,厚嘴唇,身高撑死也就168。说好的大帅哥呢?这不科学啊!李想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欲哭无泪。“这是你老公?”帅哥发问,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是的是的。”蛤蟆脸忙不迭地接话,李想羞得无地自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灰溜溜的被蛤蟆脸牵走了。一出车站,李想马上甩开蛤蟆脸的手,怒问:“你为什么骗我?你这身高哪有一米八五呢?还有那照片,根本就是照骗嘛!”气得李想一阵发懵,如果长得不好看也实在是没有必要拿别人的照片骗人啊!“你生什么气啊?长得不好怎么了?长得不好就要被歧视?你就这么肤浅?!”蛤蟆脸理不直气还壮地说。“我......”李想被他噎住,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中闷闷地憋着一口气。“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们快去赶公交吧。”蛤蟆脸催促道。“什么!!!?你不是说开车来接我吗?”李想惊愕道,“车?难道你还想我骑车来接你吗?”蛤蟆脸成一脸惊奇。“我......”此刻李想已经彻底无语了。“那我们还是打车吧,你看,这么多行李呢。”李想想了想,妥协道。“打车?你这么败家真的好吗?”“好好好,我付钱好吧!”“这还差不多!我是为了你好,女孩子不应该这么败家的,会没人要的”蛤蟆脸教训李想说,李想向来是个小怂包,此刻只想着快点结束,就只是耸了耸肩,没有跟冼实争辩。 于是,李想和蛤蟆脸一起来到一处宾馆。这一路上,蛤蟆脸一直企图说服李想到他家去,李想觉得非常不对劲,留了个心眼,拒绝了他。然而蛤蟆脸一直臭着脸拉着李想的行李不让李想走,李想心里警铃大作,不对!这情况非常不对!正当李想准备打电话给家里人时。蛤蟆脸去接了通电话,回来就奇迹般的妥协了!来到宾馆后,蛤蟆脸就一直在埋怨这个宾馆。这里不好,哪里不好,哪里都没有他家好。最后,李想终于忍无可忍,“好了好了,你先回去吧!”边说边欲推蛤蟆脸出去,“我要洗澡了,你快回去吧。”“别呀,媳妇儿,我帮你洗吧。我可是会搓背的哦!”蛤蟆脸笑得一脸猥琐。“不要!!!”李想严词拒绝,心中有了一丝慌乱。“别生气啦,我开玩笑的,先回去了。”蛤蟆脸说完就挥手作告别状。答应得太快了吧?李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还以为要艰苦战斗一番呢!李想赶紧关上了房门,并且谨慎地反锁了。蛤蟆脸刚离开,李想便迅速打开了电脑想要订明天最早回去的票。接着,门铃响了。李想心中一惊,警惕地问:“谁啊?”“客房服务。”声音平淡却也有一丝熟悉。于是李想便试着透过猫眼观察对方。嗯。确实是服务员。一米八五的个子,削瘦却有型的身材,干净却.........呃~这不是今天早上那个帅哥嘛!他居然在这里做服务员?!李想赶紧打开房门,让帅哥进来,帅哥也同样十分惊奇,问李想怎么会在这里。李想感觉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便滔滔不绝地向他诉说李想的悲惨遭遇。帅哥听了李想的遭遇,笑得前仰后合。李想们相谈盛欢,谈得很投机,投机得房门是什么时候被关上的李想都不知道。“谢谢你啊。肯听我说这么多。”李想感激道。“想谢我呀?”帅哥突然凑近“那待会你要好好配合我哦!”李想一下子羞红了脸。接着,帅哥又说:“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叫冼实。”说着就钳住了李想的双手。李想的脸由粉红转为苍白,帅哥的脸此刻突然变得狰狞可怖。李想疯狂挣扎,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推,居然推开了!帅哥似乎不着急,也不来追李想,李想迅速窜到门口,手刚摸到门把手,却听见房门外传来了蛤蟆脸的笑声。绝望,在李想青白的脸上蔓延.........

    2019-08-17 17:53:01 作者:陈婷婷
    • 0
    • 109
  • 花样作死大赛

    花样作死大赛话说阴司最近新推出了一个俱乐部,名曰花样作死俱乐部。此部颇受欢迎,官博的关注度、点赞量、转发量一直都雄踞地府著名社交平台“围脖”的榜首,一时风光无两。俱乐部的管理层也颇具商业头脑,完全理解“一切要从人民群众中来”的道理,不断招兵买马。更是对历史上著名的花样作死当事人放宽要求,提高待遇,以尊贵vip的身份待之。工作人员接受了最严格的憋笑训练,无论多好笑,都坚决不在尊贵vip面前笑出来。(除非忍不住)这不,由于钱多事少有尊严,更重要的是能找到惺惺相惜的知己!许多著名花样作死当事人已经在俱乐部门口探头探脑。然而,要成为花样作死俱乐部vip会员却并不容易。作死当事人只有参加花样作死大赛,两两对决,由花样作死俱乐部裁判裁决比赛,获得优胜的一方才有资格享受vip待遇。现在,比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让我们把镜头聚焦到花样作死大赛一号现场,这场比赛精彩啦!参赛双方势均力敌,对决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一方是帝君武乙!武乙,子姓,名瞿,商王庚丁之子  ,商朝第二十八任君主。这位囊血射天的选手颇不信邪,虽然在位时昏庸无道,但是相信科学。 这天,子瞿同学想要做一个实验,科学地验证人定胜天的道理。于是。这位兄台命令手下做了个人偶,唤作天神。武同学一副凌云志,要与天神战!“咔、咔、咔”果然,天神不堪一击,几下就被武同学打趴下了。武同学还顺带脚将天神羞辱一番。这货于是更加自信,著名传说人物后羿,会射日,商君武乙不信邪,要射天。天说:你就嘚瑟吧。轻巧间落下一道雷,武乙就为科学献身,暴雷震死。武乙:作为花样作死代表人物,我也没啥好说的。一句话送给大家——千万别不信邪。希望大家看在我贡献了这么个精彩死法份上,支持我!谢谢大家!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命曰:“射天”后猎于河渭之间。暴雷震死。——《史记·殷本纪》另一方实力同样不容小觑,来自古希腊的著名悲剧诗人——埃斯库罗斯。埃斯库罗斯,古希腊最伟大的悲剧作家之一,著有《被缚的普罗米修斯》《阿伽门农》等作品,被誉为悲剧之父,死于高空落下的一只乌龟。事情是这样的,埃同学虽然是悲剧作家,但是热爱生命。他听预言家说自己会被高空坠落物砸死,就躲到郊外去避难。荒郊野地嘛,总不至于有谁高空抛物!然而这时一只老鹰抓着一只乌龟飞过,一个不小心,乌龟就掉下去了.......埃斯库罗斯就被乌龟砸死了..........场下:一片唏嘘,为了躲避死亡而被乌龟砸死.........埃同学掩面而哭:“我、我就一句话:拒绝高空抛物,万物有责!” 没有人能平安无事度过一生——埃斯库罗斯 裁判官憋着笑,发言:“鉴于,哈..哈”抿嘴,憋....“咳咳,鉴于埃斯库罗斯先生的死法还有命运捉弄的成分加持,我们认为武乙同学更加有花样作死精神,哈哈哈......咳咳。所以这一局:武乙先生胜出!”武乙,含泪状:“谢谢,谢谢大家的支持......我能走到今天........”(以下省略获奖感言一万字) 接下来,目光聚焦到二号赛场!这一赛场的一方是春秋时期晋国国君晋景公,及其太监;一方是秦国国君淫荡,咳,嬴荡。朋友们,这是一场春秋和战国的对峙!晋景公本来活得好好地,有一天他生病了,有个不要命的巫师跑到他跟前说:“景公景公,你吃不到明年的新麦啦!”晋景公同学不信邪啊,他请了秦国名医秦缓.....嬴荡:啥?我国的?嬴荡同学不要打断叙述!晋景公请了秦缓治病,结果在秦缓到来之前晋同学做了个梦....他梦到疾病变成二个小孩,一个说:“那人可是良医呀,恐会伤到我,需要逃跑吗?”另一个则说:“我们在肓之上,膏之下,他能将我们怎麼样?”秦缓来后,直言景公已是病入肓膏,无法医治。景公也非常理性,既然生产出了成语——病入膏肓,自己也觉得人生也圆满了。于是给人家赏了银子打发回去了。然而,景公同学还是不信邪,因为他活到了新麦成熟的时候!为了打巫师的脸,他特意把一碗新麦送给巫师看,然后把他砍了。晋同学得意洋洋地端起了那碗麦子,欲食,突发腹痛,如厕,掉粪坑,卒。此前,一太监放话说自己是背主公登天的人。于是,太监将晋景公从粪坑中背出来,赐殉葬,卒。公疾病,求医于秦。秦伯使医缓为之。未至,公梦疾为二竖子,曰:「彼,良医也。惧伤我,焉逃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医至,曰:「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公曰:「良医也。」厚为之礼而归之。六月丙午,晋侯欲麦,使甸人献麦,馈人为之。召桑田巫,示而杀之。将食,张,如厕,陷而卒。小臣有晨梦负公以登天,及日中,负晋侯出诸厕,遂以为殉。——《左传·成公十年》场下:唔,虽然不该笑,但是哈哈哈哈哈.......(此时工作人员已对晋景公及其太监施闭目塞听咒)接下来看到是嬴荡!秦惠文王之子秦武王,平蜀乱,设丞相,拔宜阳,置三川,力能扛鼎。本来吧,秦武王先生,一国之君,身份尊贵,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此君非不信邪,跟人专业选手比举重,还专门挑最重的鼎来举,结果鼎没举起来,卒。时年二十三岁。虽然这是花样作死,但是秦武王先生为我国的举重事业作出的不朽的贡献是不容置喙的。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表示对赢先生的感谢!赢先生:“不敢不敢,感谢大家的支持,举重事业的发展.......”武王有力好戏,力士任鄙、乌获、孟说皆至大官。王与孟说举鼎,绝膑。八月,武王死。——《史记·秦本纪》这一场比赛真是势均力敌,我们看到裁判官先生正拧着眉,憋着笑做出艰难的裁决。裁判官:“这场较量十分精彩,双方势均力敌,作死方法都非常出色。但是,哈...咳,由于晋景公先生外带了太监先生,所以人数上更优。所以这场作死比赛,让我们恭喜晋景公及其太监!”场下:“恭喜恭喜.....”晋景公:“同喜同喜,感谢大家的厚爱........”嬴荡:我、那我举鼎吧! 现在,我们将视线移到激战正酣的三号赛场。我们可以看到一方上场的种子选手是著名狂人——祢衡先生。祢衡先生,来自东汉末年,他的一生绚丽而璀璨!骂曹操,曹操说我怕了你了,于是送给了刘表;骂刘表,刘表怕怕地说我惹不起你,于是送给黄祖了;骂黄祖,黄祖说:我忍不了啦!于是,祢衡,二十六岁,卒。黄先生事后十分后悔,为了表达歉意,厚葬了祢衡同学,导致祢衡在地府富甲一方。祢衡,从鼻子里:“哼,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曹操: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鼠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今送与刘表,视当何如。刘表及荆州士大夫,先服其才名,甚宾礼之,文章言议,非衡不定。后复侮慢于表,表耻,不能容,以江夏太守黄祖性急,故送衡与之,祖亦善待焉。后黄祖在蒙冲船上,大会宾客,而衡言不逊顺,祖惭,乃呵之。衡更熟视曰:死公!祖大怒,欲加箠。衡方大骂,祖恚,遂令杀之。祖主簿素疾衡,即时杀焉。祖亦悔之,乃厚加棺敛。衡时年二十六——《后汉书》 另一方,司马曜先生并不服输,论才气他比不上祢衡,可是轮花样作死程度,你小子,靠边站!司马曜,晋孝武帝,淝水之战以弱胜强,后又削弱门阀势力,恢复司马氏皇权,跟女人开了句玩笑,卒。司马曜同学有个毛病——爱喝酒,喝醉了还爱吐真言。这天,司马同学在宠姬张贵人处醉了,醉了就开始胡说八道:张贵人啊,你老了,别白占着茅坑不拉屎了,哪天我就废了你,重新找个美......唔唔唔...张贵人重新拿开被子的时候,司马同学,卒,时年三十五岁。场下:啧啧啧,千万不要惹女人.....于时年几三十,昌明妙列妓乐,陪侍嫔少,乃笑而戏之云:‘汝以年当废,吾已属诸姝少矣。’张氏潜怒,昌明不觉而戏逾甚。向夕,昌明稍醉,张氏乃多潜饮宦者内侍而分遣焉。至暮,昌明沉醉卧,张氏遂令其婢蒙之以被,既绝而惧,货左右云以魇死。”——《魏书·僭晋司马叡传附昱子昌明传》裁判官,挠头:“这,如何是好,双方的作死方法都别出心裁,一时很难判断!”祢衡:“老子不要奖,老子有钱,就是凑个热闹而已!你给那个蠢人吧!哈哈哈哈哈,他的死法太好笑了。”(闭目塞听咒)裁判:“好,由于祢衡先生自愿退赛,那么这局的vip就属于司马曜先生!让我们恭喜他!同时祢衡先生由于表现突出,特赠与名誉VIP!掌声为这两位作死达人响起!”啪啪啪..... 裁判官:古今中外,花样作死一直作为一种行为艺术在大地上存在着,多少人为了这项事业争先恐后,前仆后继。(热泪盈眶,泪中带笑。)有些人是因为命运的捉弄,有些人是为了民族大义,有人是为了个人气节,有人就是纯粹作死,花样作死作为一项复杂而深刻的行为艺术,引发我们深思。为此我们成立了花样作死俱乐部,举办花样作死大赛,我们大赛的口号是:我花样!我作死武乙、埃斯库罗斯、祢衡,晋景公等(激动状):我花样!我精彩!主持人:谢谢,谢谢大家对本次大赛的大力支持,比赛未完待续,不期待您的下次光临!

    2019-08-17 17:33:52 作者:陈婷婷
    • 0
    • 103
  • 海的女儿后续

    海的女儿后续小美人鱼跳海之后意外来到了天国。原来,天国的王子被她感动出手救了她一命,并给予她人类的灵魂。天国的日子很快乐,但是小美人鱼始终放心不下她的家人和那个她深爱着的王子。于是她央求天国王子带她去看望一下家人和那个王子。天国王子意味深长地问:“你确定?”“当然。”小美人鱼愉快地答道。于是,天国的王子带着小美人鱼来到王子的宫殿,眼前的一切令小美人鱼目瞪口呆。此时此刻,她的五个姐姐正狼狈地躺在地上,身上被鞭子打得遍体鳞伤。漂亮的鱼尾没了鱼鳞显得脆弱又可怖。那个挥舞长鞭的人一边抽打着小美人鱼的姐姐们,一边尖叫:“快哭啊,怪物们,献上你们的珍珠给我们的王和王后吧!”凄厉的哭嚎一瞬间穿透小美人鱼的耳膜。此刻,小美人鱼曾深爱的王子成了国王,正搂着自己的皇后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小美人鱼不敢相信着一切,她张大了嘴巴,眼泪不停地从眼睛里流出来。她飞扑到姐姐们身上,想要为他们挡住鞭子,可是鞭子却无情的穿过他的身体抽打在姐姐们的身上,一下又一下。小美人鱼无助地哭喊着,可是没有人会听到。他跪着爬到国王身旁,抓着她的裤脚苦苦哀求。然而,他也无动于衷。小美人鱼又向天国的王子求助,王子笑了,说:“好孩子,你只要杀了这对恶心的人,我们就去救姐姐,好不好?”随后,王子便给了小美人鱼一把匕首。小美人鱼接过那把匕首,她很害怕,手在颤抖。心也在颤抖。她从没杀过人!但她现在不得不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姐姐们,也因为这两个人该死!他们不仅破坏了自己的幸福,还要伤害自己的家人,简直不可饶恕。“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吗?我还想把他们都剁了,一块一块的,这罪恶的灵魂....”她颤抖地握紧匕首,一步一步的爬向国王和王后。此时的国王正在开怀大笑,小美人鱼举起匕首,看着他曾经最爱的人。手起刀落,精准无比的刺进国王的心脏。国王死了,美人鱼笑了。小美人鱼再次被剥夺了灵魂。海平面上,这次连美丽的泡沫都没有。

    2019-08-17 17:29:10 作者:陈婷婷
    • 0
    • 82
  • 蒲公英实践7月26日心得

    黎明小学之行就要借宿,这次三下乡,在组织活动,到实践活动这方面讲,我还有以下几点收获:一、合理分配不论是做什么工作,总会有要分配的时候。通过这一次的社会实践,让我知道了合作的重要性如果没有了大家之间的互相合作配合,就不会使得每项工作能井井有条的进行。二、主动提问我们学生与社会接触不多,不好意思主动的去找一个提问,有点害羞。没有老师在,一切都需要我们自己去考虑,哪怕只是一根铁丝,一枚钉子,都要我们想到。活动中会有很多问题,或许是个人无法考虑全的,那就需要大家集思广益,把自己想到的提出来,把自己不懂的提出来,让大家一起解决。 三、关心他人以前都是有活动了大家在一起,开展结束了就自走自的了,从来没有说还要在一起那么多天的,通过这一次,我知道了原来关心他人也是交朋友的一种方式。四、不断的学习新知识在现在的社会知识时代,不能够快速的学习新事物就会落后,这次活动让我是亲历了一回,没有新的信息就不能够更好的开展活动。只有不断的学习才行,这一点是主点,能够在活动中得出这来,是我最大的收获了! 五、团队精神虽然这次我是一个普通的队员,但正是这样我看到了很多作为一个领导者所看不到的东西,这对我以后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可能真是应了那句旁观者清吧,让我将整个团队看的更清楚。从一个领导者的角度,一个队员的角度,不断的换位思考,仔细斟酌考虑每件事该怎样安排、处理。现在的位置虽然各不相同,但有一点相同,即我们一直在为他人服务。因为你我的岗位各不相同,岗位因人而异,所以我们的工作都不一致,所提供的服务就各式各样!有理论、更有实践、有讲总括的、更有求细节的。在前进的路上,我们坚定着信仰、把握住正确的航向,对理论知识相互学习,在社会实践中公共奋进,通过交流我们不断地完善。我们就是这样乐于帮助别人、互相帮助就是我们的精神所在,不断的学习实践让我们永远坚信,人生路上服务他人同样是服务自我。的确,我们的共同目的都是为人民为国家服务,这也是我们此次下乡的目的之一。 

    2019-07-26 23:20:43 作者:
    • 0
    • 79
  • 错爱

    错爱齐有次女,名曰文姜。后世冯梦龙《东周列国志》描绘其美曰:“生得秋水为神,芙蓉如面,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真乃绝世佳人,古今国色。”然亦有诗叹曰:“妖艳春秋首二姜,致令齐卫紊纲常。天生尤物殃人国,不及无盐佐伯王。”这其中一姜,便是文姜。一缕和煦的阳光悄悄穿过古朴典雅的窗牖,轻轻抚摸着文姜满是泪痕的脸庞。许是阳光有些突兀,文姜伸手去挡。繁复华丽的广袖之下,文姜明眸皓齿,肤若凝脂,当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温柔如水的眼眸,流转之间,勾魂摄魄。文姜微撑着藕臂起身,款款踱步至铜镜前,也不整理,反而伸手将自己的头发弄得更乱,连平日里的半点仪态也不见。接着轻声唤进自己的侍女来。“咣当!”铜盆应声落地,里面的水也撒了一地。丫鬟连忙匍匐在地,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连求饶也不敢。文姜不动声色,过了好一会儿,丫鬟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文姜才出声:“收拾好,出去吧。”“是。”丫鬟乖巧应声,麻利的收拾了残局,马上就有另一名丫鬟进来帮文姜梳洗。一顿早膳的时间,文姜女公子为郑太子忽以泪洗面的消息就在齐国的宫殿里传的沸沸扬扬。当然,齐僖公——文姜的父亲,也知晓了。于是,一大早齐僖公便风风火火地赶到文姜的寝殿中来看望女儿。文姜闻讯便迎出来,盈盈一拜之后,便一直低着头。“低着头做什么?”齐僖公问“女儿怕这副模样惊扰到父亲。”文姜回答,语气中有种委屈。“快,抬起头让寡人看看。”齐僖公有些着急。文姜于是抬起头,齐僖公一看顿时心疼得不得了。眼前的女儿此刻浑浊浮肿,脸白如纸,病恹恹的哪里有往日的神采。看到女儿这样,齐僖公就气不打一处来。“太子忽是个什么东西,本来答应得好好的,居然说什么‘齐大非偶’,就悔婚了!真气煞我也!”文姜赶忙一跪道:“父亲莫气,是女儿自己不争气,才让齐国颜面扫地。”“事已至此,太子忽既然如此不识抬举,令我齐国颜面无存,我看也就不用再争取了。文姜,你别怕。为父定会为你再择佳婿。”“只是这一时还没有什么特别合适的人选,唉~”僖公叹了口气“父亲,女儿只想常伴父亲左右。”文姜马上表态。僖公却只是摇了摇头,便离开了。齐僖公一走,文姜马上就露出大大的笑容,搞得那几个小丫头都莫名其妙的,被退婚了还笑得出来。 “公子,公子,您先等一下,待奴婢通报.....”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文姜微微蹙眉,“少废话,谁敢拦我?”是哥哥!!文姜噔噔噔跑下床跑出寝殿,兴冲冲地迎了出去,哪里还有半分伤心的模样。瞧见妹妹出来,公子诸儿着急的一把握住文姜的双肩,一脸愠怒地追问:“妹妹,你当真为那太子忽如此伤心?”“哥哥!”文姜嗔怪道“你就别取笑妹妹了!”“好好好!”公子诸儿答应着,眼眸里闪着光,他就知道!转头又吩咐丫鬟们,“你们先下去吧,本公子要和妹妹说些体己话。”瞧见文姜点头,丫鬟只好都行礼离开。公子诸儿关上房门,与文姜在房间里呆了一下午,直到这天傍晚才深色匆忙地离开。 是夜,齐僖公正伏案批阅奏章。突然,一内侍急急走进来,扑通一下便跪在地上。“何事慌张?”僖公问“启禀君上,据探子来报,公子诸儿又...又在文姜主子那呆了一下午。”“啪!!”僖公愤怒地将手中的奏折砸在地上,“先有宣姜,如今文姜也如此大逆不道!是嫌我齐国还不够还不够丢人吗?!”“君上息怒!”那内侍道。“唉,痴儿啊!今早寡人不揭穿她,她还真以为她那点伎俩可以瞒天过海了!不行,传令下去,将文姜禁足,对外就说是病了需要好好调理,没有寡人的允许,谁也不许去探望!”“是!”内侍答应道。 “为什么!?这次父亲又为什么要禁足我?”文姜大声质问,声泪俱下的样子让人好不心疼。“主子,您就别问了。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您就好自为之吧!别辜负了君上的一番用心啊!”“不要!!”文姜像疯了一般嘶吼着,双手妄图去扯住正要关上的宫门,但还是什么都阻止不了。泪水冲散了脸上的胭脂,在脸上流成了五彩,还是什么都没阻止。哭到没有知觉时候,文姜喃喃喊的只有一句“哥哥”,眼前脑后都是他们亲密玩耍的岁月。  春秋战国时期,天下四分五裂,战争频仍,时局动荡不安。诸侯彼此间征伐不断,他们或联合,或吞并,或对峙,天下风起云涌,每一个国家都有着朝不保夕的危险,齐国自然也不例外。公元前706年,齐国被北戎侵略,郑太子忽奉郑庄公之命前来援助齐国,解齐国于危难之际。齐僖公大喜,当即大宴姬忽,并将文姜,太子诸儿请到了宴席上。一时间三人目光相遇,有思念的,有愤怒的,有威胁的,有羞愧的。只不过碍于场合,不好发作。这些都被齐僖公看在眼里,有了然的,也有一时不解的。有些事情,还是去弄清楚的好。不一会儿,宴席开始了。齐僖公一门心思撮合太子忽和文姜。于是。在几番推杯换盏之后,齐僖公又重提文姜的婚事。“寡人之女文姜,生得貌美如花,倾慕公子已久。”僖公略顿了顿,才说“不知公子可愿取小女为妻啊?”“咳咳咳!!”太子忽还没出声,文姜就被吓得咳喘连连。姬忽看向文姜,眼神中带着说不出的厌恶,文姜羞愧地低下了头。公子诸儿见文姜吃亏,凌厉的眼神扫向太子忽,带着些警告的意味,太子忽这才重新收回了眼神。“怎么样啊?忽。”齐僖公又问了一遍。“君上,昔日我不娶令爱是怕世人说我高攀了齐国。今日,我虽奉父亲之命前来援助齐国,倘若就这样娶了妻子回去,岂不是拿郑国的军队换了个美妻,这让我如何向郑国的百姓交代?”姬忽这话说得是滴水不漏,齐僖公虽心生不悦,却碍于郑国刚刚才援助了齐国,不好失礼。“也罢也罢,既然如此,寡人也不好胁迫于你。”“哪里哪里,是忽不敢高攀。”姬忽答道。一场宴席不欢而散。文姜又回到了禁足的宫殿,不仅自己的思念泛滥成灾,哥哥也要另娶他人了。不免又要郁郁寡欢,以泪洗面了。 传闻,文姜又遭太子忽拒婚,终日郁郁寡欢,缠绵病榻,一病不起。谣言有一半是不可信的,但是文姜着实病的不轻,至于是为谁,就不得而知了。 “文姜,你这又是何苦呢?”僖公前来探望女儿,无奈地说。“咳咳,父亲既已知晓女儿的心意,何不,何不成全了女儿?”文姜恳求道,声音有些沙哑。“混账!难道你还要步你姐姐的后尘?难道嫌齐国还不够丢人?”“女儿与姐姐不同,姐姐谁都无所谓,我此生只钟爱一人!”文姜反驳道。“啪!!”齐僖公一巴掌打在文姜的苍白的脸上,活像在白纸上印了五个红指印,“可你爱谁不好,偏偏要爱你哥哥!!!”僖公大怒,拂袖欲走,文姜伸出手去抓僖公的袖子,苦苦哀求道“父亲,父亲..”僖公只是不理,依旧大步向前.扑通一声就把文姜硬生生从床上拖到了地上,那只瘦弱的手却依旧固执地抓得牢牢的。看着地上瘦骨嶙峋,泪眼汪汪的女儿,僖公是既心疼又气愤。“父亲,”文姜呜咽着说“女儿,女儿此生已别无所求,只要能让我再见见哥哥,你让我嫁给谁,都行,都行。”眼见文姜如此,僖公也于心不忍,叹了口气,道:“罢了,你记住你今日之言即可。”说完便拂袖而去。次日,文姜早早起来梳洗打扮,虽略有病容,却依旧美艳不可方物。这边文姜刚刚梳洗完毕,公子诸儿就风风火火闯了进来,进门第一句话便是质问文姜:“妹妹,你要嫁人了?!”文姜苦笑道:“哥哥既已有了新欢,怎又不许妹妹另择佳婿呢?你我本就是一场错误。”见公子诸儿沉默,文姜苦笑:“唉,谁叫今世我是你的妹妹呢?”“文姜!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你就不能等到我即位时,到那时,我看有谁敢阻拦我娶你为妻!”“来不及了,”文姜语气中透露着绝望“父亲不会让我等你的,如今他肯准许我二人见面已属不易。今后,妹妹怕是要另嫁他人了。”文姜说完便越想越伤心,,不禁滚下热泪来。公子诸儿沉默良久,半晌才道:“妹妹,不如你先嫁与太子忽如何?”“哥哥,你疯了?之前我们还威胁人家不能答应娶我,现在又要人家娶我,这......”“怕什么?他女人还在我们手上呢!他敢不答应?”略一思索公子诸儿接着说“你先嫁给她,有我在他不敢对你怎么样的。待我即位之后,我就接你回来,可好?”文姜听后转悲为喜,连声应道:“哥哥所言甚是,哥哥英明。”思忖了一会,又道:“只是还有一事万望哥哥多多留心。”“何事?”诸儿不解发问。“好生照顾忽的爱人。待我回来之后即刻送还。”文姜正色道。“好,都听妹妹的。”    于是,一边文姜着人去告诉齐僖公,说是要再嫁的话还是要嫁给太子忽。另外一边公子诸儿去找郑太子忽“商量”婚事。意外的是,两边都进行的格外顺利。于是文姜的婚礼很快被提上了日程,一切都在照计划进行。大婚当日,齐国举国欢庆,上下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齐国宫殿内张灯结彩,红成一片。“如意,来,帮我看看哪只钗更好看。”文姜在铜镜前拿着两只金钗比划着,今天她很高兴,因而显得更加明媚动人。“主子戴哪个都好看,主要啊是主子生得好看。”那名唤作如意的丫鬟奉承道。“你啊,就是嘴甜。”文姜嗔怪道“吉时已到,请新娘上轿!”红娘尖细的声音响起,文姜看了看自己的寝殿,心中念道:“我还会回来的。”便盖上了红盖头。齐僖公看着自己的女儿终于要出嫁了,不禁老泪纵横,千言万语积在心中最后也只吐出两个字:“珍重。”现在,他只希望女儿能体谅他的一番良苦用心。文姜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女儿不孝,也请父亲定要珍重!”齐僖公赶忙扶起文姜,说:“去吧,去吧。保重!”而与哥哥,文姜只说了珍重,再不敢多言其他。迎亲的队伍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热闹。红盖头下的文姜正想着如何应付姬忽,陪嫁丫鬟如意就从窗口递进来一卷竹简,说是僖公给的,看完了才准下轿。文姜于是拆开来看,一看,顿时心神皆散,魂飞天外。原来!原来什么都没瞒过父亲!他什么都知道,连姬忽被哥哥威胁都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父亲与姬忽计划好的!现在她文姜嫁的根本不是姬忽,而是鲁桓公那个糟老头子。可笑啊,可笑,也是,她和哥哥怎么可能斗得过父亲,是她,是她太天真!“天爷!!为何如此戏弄我,为何?!”文姜怒极反笑,刚开始是哼唧着笑,搞得如意几番掀开花轿的窗帘来察看他主子。只是文姜并不理她,只顾着笑,越笑越大声,轿外的人都只当是文姜为自己终于嫁出去了而开心。谁也没有发觉文姜手臂上的咬痕,静静地流淌着鲜红的血液。反正嫁衣是红的,流血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今后是行尸走肉,承欢与谁又有什么关系?文姜抚上自己那颠倒众生的绝世容颜,冷笑,滚下一滴清泪:人皆说我为红颜会祸水,那好,我便依他所言。  

    2019-06-02 16:40:17 作者:陈婷婷
    • 0
    • 2600
  • 土屋阳光

    土屋阳光 韶华易逝,土屋渐失。今天,我的时间一定要留给我亲爱的土屋,尽管她鼓萧齐鸣时静默如尘、霓虹闪烁时黯淡如灰。将我童年拥揽入怀的乡村土屋,没有福建土楼的大气,也没有广东碉楼的坚固,更没有安徽马头墙的艺术,然而,她以质朴自然的方式为我心灵珍藏了一枚温馨之光,照亮过往与前方。旧时小樟树像孩子般在土屋旁摇头晃脑地撒娇;如今,参天的大樟树下,土屋俨然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试图找到一份可靠的依托。触摸土屋之墙,土砖上的斑驳与沧桑犹如耄耋之年的外婆的手。轻拂细尘,光阴散落。稚嫩的撒欢的身影仿佛又尽在田地内一排排土砖的间隙里穿梭与躲闪。土砖是土屋的坚实依存。制造土砖需要将时间和空间融合好了,方才演变成理想王国。土砖的重,让孩儿们使出吃奶的劲也无法动它三分;土砖的实,让虚情假意的人望而生畏;土砖的方,让没有原则的人羞于启齿。从选田、整平到切割,然后排列好自然风干,将心思和技艺全都投入了,只有谙熟此道的人才有收获体会,正如谈一场恋爱才有特别感受。土砖是有情的。东家建房少了,去西家借,土砖架起了人际桥梁。南家缺了,北家主动奉送,土砖牵起了交际红线。情感本已深,或是借砖之基础。也许借了,感情就变深了,人情世故就这么微妙。遵循俗语“有借及时还,再借便不难”,在还砖中也尽显人之本色。土屋除了土砖围墙,其内另有木质支架的帮衬,大致分为柱、梁和牌。正中的房梁上去了,就像一个人有了主心骨。孩童时喜欢上梁的场面,皆因为了那份师傅在梁上撒播喜庆的物什和小吃。梁上红布一飘,就意味能够讨到好彩头,你当然要在下面占据好位置。师傅左右前后的分撒引导着下面人流的方向,在你争我夺的热闹中庆祝新屋的华丽诞生。有时和师傅套上近乎,可能收获更大,这也需看你在下面喝彩的劲头是否足。为自己喝彩需要自信,为别人喝彩需要胸怀。那时小小的我竟然高喊出“主梁升,人气旺,福气长”,迎来的是满满的欢喜,还有可以展现自豪的神情。支撑中间主梁的两根柱子高大魁梧,我幼小的心向往着日后的自己也能顶天立地。主梁能稳坐泰山,也得益于柱子下的石墩。石墩有四方体,也有圆鼓形,上面有阳刻吉祥图画和文字。我常常目不转睛地打量着文化使者传播的些许信息,而后小心将其拓在纸上好好学习,成为日后在书画艺林里漫步的启蒙。“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城中都会有那么一个人,是你牵挂这座城市的初衷。”一栋土屋也如此让人久别不舍。土屋中有养我亲我教我的外婆。外婆是近远闻名的接生员,不管寒冬酷暑,无论谁家有需必躬亲,往往在深夜或凌晨睡梦中被人喊醒请走。曾几何时,生恨外婆对他人关爱远胜于我。外婆总是一句老话抚慰我:“没办法,人家真的挺急。”走过许多路,写下很多文字,触及土屋和外婆二词,总有绕不过的情愫。那一缕缕土屋的炊烟,是外婆为我准备食粮的印证,镶嵌在我几十年的心画中成为永远的美妙绝笔。土屋前的那串红椒下,外婆让我和冬日暖阳在她怀里相伴缠绵。这样的怀抱投向岁月的长河,温暖我无论踏足何处的一生。土屋结构并不复杂,左右有东西厢房,中间有前堂和后室(大多用作厨房)。我的心早已住在土屋的每个角落。划过光阴,我自愿而自然地将土屋立在我真诚的想念里,这样的安放是踏实的,也是明智的,正所谓“生活需要留点空隙,阳光才能照得进来”。是的,土屋已老态龙钟,载不动日益丰盈的物质生活,却成就了片片精神家园的舒展。土屋——阳光,点亮人生。 (此文原载于海南省委《今日海南》杂志2014年第10期)

    2019-04-30 11:19:01 作者:段万义 来源:青年作家
    • 0
    • 3082